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四四回 梅花桩上金元重伤 忠臣遗女千里投亲

  且说金元老将摔下梅花桩,所幸一点,没摔在刀尖上,差半寸没扎着。尽管如此,似乎命也难保,金元老将顿时昏死过去。张方、童林、震东侠、北侠、南侠、雍亲王胤禛所有众人无不惊骇,心说:这位是什么能耐,大嘴一咧,他哭什么?他这一哭,让人身上寒毛根都发奎。张方马上领一帮人扑上去抢救金元,想快点请人进行调治。张方用手指着桩子上的三哭和尚:“哎,弥陀佛!我说老和尚你先别哭,我可不是来打仗的。”张方一个劲地跟三哭和尚说好话:“和尚你先别哭,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打仗的,你先等一会儿。”说着,七手八脚把金老剑客抬回本队。众人围拢过来一看,就见金元面部青紫,嘴唇发黑,奇怪的是,金老剑客满嘴的牙齿全都脱落了。这是怎么回事?鼓上飞仙丁瑞龙、独棍神佛铁三爷抱住老师放声痛哭,简直难过死了。大家苦劝之后,这才上住悲声。童林说:“你们二位先不要参战,先把他老人家送到肃静之处紧急疗伤,单等重阳会结束,再把他老人家送回北京好好将养。”丁瑞龙和铁三爷领命带了几个伙计去办这事了。

  张方既感到惭愧,又感到害怕。惭愧的是,老洒海金元登上梅花桩,是他给鼓的火儿,错在他身上,也可以说,金元这一伤与他有直接关系,他觉得内心发愧;害怕的是,三哭和尚太吓人了,见谁跟谁哭!这不要命吗?谁也伸不上手对付他这哭啊。你看张方害怕,可也有不害怕的。沧海变桑田老剑客王阴在旁边直冒火,心里说:哪来的妖孽,这都是什么战术?王阴挤出人群,扒掉鞋袜,飞身登上梅花桩,用手一指:“呔,恶僧人,你从哪里学得妖术邪法,你哪是凭真本领?来来来,你冲我哭三声,我试一试,你要能把我给哭死,我算你真有两下子。”三哭和尚哈哈大笑:“我说老匹夫,你是谁?”“沧海变桑田王阴是也。”“哎哟,听说过,听说过,你老师是江南八大剑侠头一位,李晚村李大先生,号称天下第一剑,你是他的高徒,想必是有两下子。不过王阴,我可警告你!这个场合莫说是你,就是江南八大剑侠来了,他也白给。你呀,还是别激怒老僧,甭说哭三声,哭一嗓子你小子就受不了。”王阴大怒,跳过来就是一掌。三哭和尚往旁边一闪身,用左手往外一撩,正手掌打王阴的前脑,王阴用掌往外一挂,滴溜一转身,转到三哭和尚背后,探膀臂就是一掌,这一招夜叉探海定身针,打上就骨断筋折。三哭和尚纵身形往前跳,跳出去一丈多远,一掌落空。两个人转来转去,又碰在一起,啪啪啪,互不相让。张方一看把心都提到嗓子眼啦,心说:最好给这三哭和尚灌点哑巴药,叫他别哭出来才好哪。正在担心的时候,就像夜猫子叫唤一样,三哭和尚又哭开了。哦嗬嗬嗬,随着他的哭音就见王老剑客“啊呀!”一声摔下梅花桩,正掉在刀尖上,当场毙命。全场的人全吓傻啦,一看今天这比武神啦,这和尚不但能耐大,还会妖术邪法,你说这是怎么回事?童林即刻派人把王阴尸体抢回,紧跟着上去的就是赛南极昆仑子老剑客孙志孙茂昌。孙茂昌和王阴的关系至厚,又是亲如兄弟。一见王阴的死,老剑客痛不欲生,飞身跳上梅花圈,大战三哭和尚。

  三哭和尚打了几个照面,往后一退,道:“等等,我说您是哪位?如果贫僧猜得不错,你就是赛南极昆仑子孙志孙茂昌。”“对,正是老朽。”“哈,白太官白老剑客的高徒,我听说你跟王阴形影不离,有他就有你,有你就有他,今天一看果然不假。孙茂昌,你瞅着你师兄这一死你眼热啦,是不是要找你师兄作伴儿去。好啦,贫僧成全你。”说着话往前一纵,跟孙茂昌战在一处。二十几个回合之后,就见三哭和尚把大嘴一张,又是一声长嚎。孙茂昌一见不好,翻身摔下梅花桩,顿时气绝身亡。他也没摔在刀子上,五尺多高,一个跟头摔下来,至于把人摔死吗?但是童林大伙儿抢救回来一看,孙茂昌面色发青,嘴唇发黑,满口牙齿脱落,你说死得奇怪不奇怪?大伙儿都皱着眉,看来三哭和尚包打梅花桩,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张方急得晃着脑袋直叫:“唉呀呀!这,这可怎么办呢?”他抬头往人丛里一看,嘿,瞅着那辆车啦。就见那女道士蹬着车辕,打着凉棚往里看着,还真没走。张方一想:这人管我叫老徒侄,跟我老师欧阳修是师兄弟,可见功夫低不了。我得想法请她出头露面。想到这,张方挤出人群,来到车旁,双膝跪倒:“师姑在上,小侄有礼了。”“孩子!起来,起来!你找我什么事?”“师姑呀,您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和尚太不好惹啦。他哭一声,人家就毛发倒竖;哭两声,神不守舍;哭三声,绝命身亡。现在他哭一声,就能把人哭倒一个跟头,当时就得没气,这仗该怎么个打法。望师姑大发慈悲,为我们作主啊。”“嗯,好吧!不过张方呀,你知道我是个女人,在梅花桩上跟他比武甚不方便。我能扒掉鞋袜吗?如果你能想方设法叫他下来,我要动手不费吹灰之力。”“啊呀!师姑您早说多好,把他请到下面这有何难?您包给我啦。”说着话,张方挤进人群,嗖!一蹦跳到梅花桩下,把脑袋一晃:“哎,秃驴,你滚下来!”三哭和尚一看张方,太认识了:“张方,你敢和我比吗?”“当然敢啦,不然我来干什么?你会哭,难道说我就哭不了吗?人有七情六欲,这算什么新鲜的事。你哭得声大,我比你哭得还声大。但是,有一样,你下平地来,你在这上不算能耐。咱们换个地方打,你要把姓张的赢了,我算你真有两下子。”三哭和尚一合计:别人把我叫号能叫住,就凭你这个熊色,还能叫得住我吗?大和尚一赌气,嗖,跳下梅花桩,直奔张方。张方一看,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堵耳朵,怕听到他的哭声。

  正在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叫道:“各位施主,乡亲们,请闪一闪。”大伙儿回头一看,哟!又是那位女道士。众人忽拉往左右一闪,那女道士稳稳当当走进人群,一直来到三哭和尚面前,用手一指:“孽障,你做到头啦,我特来取你的狗命。”三哭和尚把大脑袋一甩,圆睁二目,仔细打量,看罢多时,一阵狂笑:“我当是什么样的高人,闹了半天是个年青的女子。丫头,有道是好男不跟女斗,贫僧偌大年纪,岂能与你交手,你少管闲事,快把那张方给我叫回来,我俩要决一输赢。”张方这阵跑得挺远了,回过头来还直犟嘴:“你胡说,有我师姑在这儿,还用得上我吗?师姑,快把他嘴堵上,可别让他哭,您老先下手。”他在旁边还直助阵。这个女人不慌不忙,往背后一伸手,嚓啦啦,拽出一口宝剑。这把宝剑这个亮哟,整个梅花圈那就像打了一道闪电。人们再看这把宝剑,七彩光芒,红黄蓝绿紫白黑,照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不知道这是一件什么宝物。书中代言,此剑名字叫佛光剑,这宝剑乃是兵刃中之祖师。凡是使这种宝剑的人,可想而知是最了不起的。张方一看,把大腿一拍,嘿!就冲这把宝剑三哭和尚也得倒霉。算叫张方猜着啦,三哭和尚是恶贯满盈,今天可遇上了刽子手。

  那位说,这女人究竟是谁呀,她怎么有这么大的本领?书中代言:这位女道士有个绰号叫冷面观音,姓怨叫怨子归。怨老剑客一般的人很少知道她。什么原因呢?她总不出头露面。要是露一次面,那就是办大事,不然,你见不着她。你看上去,怨老剑客好像二十岁左右,实则不然。她练的这叫返老还童,今年怨老剑客整整九十岁。她练功练到三十五年的时候,头发由灰白变黑,越练越年轻,这就是练武术的好处。怨老剑客是潼关人,父亲名叫怨魁怨焕章,是潼关的总兵,保的是崇祯皇帝。他上边的主将叫袁崇焕。要提起这段历史来,大概有人很熟悉。明末的时候,崇祯坐了北京,他一登基天下就不太平:山海关外,女真族作乱,三番五次闯进长城,要夺大明江山。中原内地,义军风起,大小十八家,最厉害的有两大股,一个是李自成,一个是张献忠。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冲击了明朝江山,动摇了它的统治。再加上满人的入侵,加速了大明的灭亡。这位崇祯皇帝还性骄气傲,耳软心活,对手下文武百官既信任又不信任。不然的话,他怎么能中了皇太极的离间计,把大将袁崇焕给杀了。袁崇焕一案牵连了怨老剑客的父亲怨焕章,有人指控怨焕章就是袁崇焕的同党,把他在潼关给抓起来,投进了监狱。唉呀,临抓的那天,家里可惨哪。夫人、女儿洒泪相送,这女儿就是怨老剑客怨子归。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哪?就因为怨焕章盼子心切,老夫妻成亲多年没儿没女,到五十岁了,夫人开怀,生了个姑娘,就是怨老剑客。希望下一回来个小子,所以给老剑客起了名叫子归。儿子归,儿子归,就是借个吉利话。那时候,怨子归正好十八岁,一看父亲遭了不白的官司,被锦衣卫的官人抓拿,姑娘心如刀绞,跪在囚车的前面,和父亲洒泪告别。怨焕章长叹一声道:“恐怕我到北京,这一回朝圣凶多吉少,扔下你跟你娘,你要孝顺你的母亲,不必等爹啦,我是有去无回啊。”另外,他把老伴叫到眼前,告诉老伴:“丫头已经定了亲,她未婚夫名叫万喜良,住在山西蒲州。我这官司没有头绪,你们娘俩别等我,最好让丫头和她丈夫成亲,了却我的心愿。你不能独立生活,就跟着姑娘一块儿去。喜良那孩子挺好,也能养你们娘俩。万一我能得救,官司完了,我去蒲州找你们。”这人哪,到了这个时候,什么话都想起来。后来锦衣卫的人不准再说了,这才把怨焕章押到北京。

  咱们简短捷说,袁崇焕一案,株连了五百多人,包括着怨焕章。到北京的第三天就惨遭毒手,被锦衣卫的太监用毒药给毒死。多黑暗的朝代!为什么清兵入关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摧枯拉朽之势,推翻了明朝?就因为它不得人心。这也说明历史的潮流也是往前流动的,任何人也阻挡不了,新鲜的事物都要代替旧事物,新统治要接替旧统治,这个道理一点儿也不假。就因为崇祯皇帝无道,听信谗言,不纳忠告,把大明朝二百七十六年的江山统统葬送了。最后他也没得好结果,出了神武门,跑到景山,一看哪也跑不了啦,这才痛哭一顿,悬梁上吊而亡,这就是明思宗殉国之地。

  咱们撂下这个不说,单表老剑客怨子归,父亲被带走了,剩下母亲,兵荒马乱的,娘俩这日子可怎么过呀?在潼关没法安身了,干脆按着父亲嘱托,奔山西蒲州去投亲吧。怨子归想,早点完婚,衣食不愁,老娘也有个安身之地,然后等父亲的消息。哪知走到半路,不是遇上土匪,就是遇上强盗,把她娘俩带的东西抢劫一空。老太太又惊又吓,走到半路就一命呜呼。她娘这一死,就剩下怨老剑客自己。身大袖长,一个姑娘家,怎么办呢?她恐怕遇上意外,在一个农户家里讨了顿饭吃,给了人家一只镯子,然后用锅底灰把脸抹了。这回再看,跟黑老包差不多了。又把头发破开,抓了把草,揉到头发里头,再把衣服故意撕坏几处,手里拄根棍子,活鬼一样,山大王见她都得跑。就这样化装改扮,要着饭来到山西蒲州。

  到了未婚夫家,这模样能见面吗?她找个河沟,把脸洗净,缝了缝衣服,把头发拢好,赶到门前,轻轻一敲门,出来个五十来岁的女人。别看岁数挺大的,满脸抹的都是香粉,涂着红嘴唇,穿着花衣服,拿着水红绸子大手绢。这个女人未曾说话,眼珠乱转,就看出是个风骚的人物。她看了看怨子归,问:“找谁呀?”怨老剑客就问:“这是万喜良的家吗?”“是啊,你跟他家什么关系?”子归脸一红,没办法,只好自我介绍说:“万喜良是我未过门的丈夫,我俩早就定亲了。我叫怨子归,我秉奉父母之命,前来投亲,跟他早日完婚。”“哎哟,闹了半天是我儿媳妇,你看看,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啦。我的儿呀,快进来吧。”子归一看,这人虽然长得妖艳,待人挺和蔼的,心里踏实了一些。跟她到了里边,她把门关上,子归就发现院子虽不小,可是冷冷清清,一点生气都没有,叫人看着那么凄凉。又一想,兵荒马乱的年头,万户萧条这也难免,所以也没多想。这个女人把她让到屋里,接过包裹,让子归坐下,给她打了净面水。子归净了面,然后就问:“您是哪一位?”“哎哟,我呀,免贵,姓苟,我就是苟氏。”子归一想:不对呀,听我父亲讲,是周氏,未过门的婆婆姓周,怎么姓苟了呢?她觉得有些差头,所以就没吭声。这苟氏看出来了,道:“哎,我说姑娘呀,你是不是觉着奇怪啊?其实,说穿了没有什么奇怪的,你那老公爹在世的时候,他的原配夫人姓周,后来得了暴病死了,又娶我续弦,我就当了这家的女主人。”使子归吃惊的是,她刚才言语之间,只说我公爹在世的时候,难道他老人家也不在了吗?所以就问:“娘啊,我公爹怎么啦?”“哎哟,孩子,不提此事,还则罢了,若提此事,让娘我痛断肝肠。两年前,他得了个心口疼的病,死了。”子归闻听,掉下了眼泪。这时候,苟氏端上了饭菜,让子归吃饭。子归吃着就想要问问自己的未婚夫,还没见着呢,怎么苟氏不叫他过来见见呢?可话到舌尖抹不开问,又咽回去了。后来一看不问不行,这苟氏也不提这茬儿、鼓了鼓勇气,她这才问:“娘啊,那么喜良上哪去了?”“唉哟,我那苦命的孩子啊,不提你那未婚夫还则罢了,提起来,这孩子死得惨哪!”“啊,怎么他也不在人世了?”“唉,今年春天他就死了。”“什么病死的?”“唉,也是心口疼,和他爹是一样哟。”这一说不要紧,当嘟一声,子归的饭碗落地,新盛的一碗饭全撒了。为什么呢?万水千山干什么来了,不就是投靠丈夫来了,现在山西蒲州老万家就是自己的家啊。到这却扑空了,公爹公爹不在,丈夫丈夫死了,依靠何人哪?又不认识这苟氏,长期在这待着吗?这儿要不能容身,外头兵荒马乱的年头,上哪去呢?想到这里,子归眼泪成串儿往下掉,泣不成声。这苟氏还不错,把饭都收拾干净了就劝:“唉,子归姑娘啊,别难过了,一生一世就是这样,有想不到的事,没做不到的事。你难过,我比你还难过。你知道吗?就在我们家出事后,我这眼泪流了三水缸啊。可是怎么办呢?八字造定,谁也改不了。姑娘呀,你别太难过了,就先住我这儿。将来你要是住不下去,想走,我给你准备川资路费。可你要不想走,想陪着我在这儿住,我是非常欢迎。这凭咱娘俩这四只手,干点什么咱还不能活呀?你看着办,可千万以身体为重。”话是开心的锁,苟氏这么一劝,子归才止住了悲伤,跟苟氏要求,到坟前一祭。苟氏说:“今儿个晚了,明儿个我陪你去。”一宿无话,次日天光见亮,娘俩吃完饭,拎了个小竹筐,带了一对素蜡,一叠烧纸,一盘供果,苟氏领着,出了蒲州的东关,直奔荒郊。就在这老万家的坟地里头,找着公爹和未婚夫的坟头,把素蜡点着,烧纸烧着,子归在这儿痛苦,苟氏也在旁边掉眼泪,一直哭够了,子归这才起来,红着两只眼,跟苟氏回家。打这一天开始,子归是茶饭懒用,觉着头发昏,身上发冷,就病倒在苟氏家中。

  一开始的时候,苟氏不错,煎汤熬药,把饭菜做好了,端到床前。可是过了几天,就有点变样了,饭不做了,药不煎了,甚至连这屋都不来。子归就仗着自己年纪轻,火力壮,正在好岁数。如果说上了年纪了,那可就活不成了。这一天晚上,子归昏昏沉沉,觉得口渴得要命,想喊,喊不出来,想忍,忍不了。子归一想,我自己摸到前屋吧,门后是水缸,我舀口水算了。就因为怨子归找水,才引来了杀身大祸。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