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四三回 金元老将四阵连胜 三哭罗汉妖术逞凶

  且说病太岁张方,一看黄天黄恩祥十分地猖狂,真是又气又恨。他往人群里踅摸,心想:找谁上去把他收拾了呢?抬头一看,哎!在人丛之中,站定一人,正手拈胡须微笑着。他一看这人,谁呀?正是北京牛街大清真寺老洒海金元。原来金老剑客也来了,他可没到饮马河甘家堡,因为这老头挺古怪,自己又是清真贵教,跟大家凑合到一块儿,吃喝不方便。所以老头从北京到了云南之后,到昭通府找了个清静的地方租了间房子就住下了。每天他都上铁扇寺来溜达,今天是九月九重阳盛会,老洒海故此也来了。他挤到人丛之中,在这观阵,所发生的一切,金元全看见了。金老剑客也是大吃一惊。这次的盛会真是前所未有,高人辈出,一个赛似一个。他特别看着童林,掌打李华堂,威震天下。老洒海一挑大拇指,罢了!海川这能耐可长进喽,干净利落,看这样子,不在我之下。这次黄天黄恩祥摆下梅花桩,在桩上发威,老洒海金元好笑。他笑什么哪?心说话:黄恩祥你甭美,人哪,太高兴了就该倒霉了。别忘了,月满自亏,人满了必败。老洒海正在想的时候,被张方一眼给看见了。张方赶紧分人群来到老洒海面前一躬到地:“哎哟,老剑客,您老一向可好啊?我这儿给您行礼啦。”金元虽然跟他没有深交,但是对他的印象挺深,说道:“张方,免礼平身吧。”“老剑客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呆着?大伙都在东面哪,您请到东面得啦。”“不,不,一个人呆着清静。张方啊,不必客气,赶紧回去吧。”“哎哟,别个,老人家,您看梅花桩上这位多猖狂。别人呀,还真对付不了他,我看,还非您不可。老人家,您意下如何!”“哈哈!张方,你又跑这鼓捣我来啦。老朽上去能行吗?”“咳呀,您这是怎么说来着,就凭他那两下子,怎么能敢跟老人家您比哪。您要上去,是手到病除,马到成功,没问题,没问题。”张方说的话不多,金元挺爱听。闹了半天,人都爱听好的。尤其是金元,你别看这么大岁数了,谁要恭维他几句,老头可高兴啦。听张方说完,金元一乐:“好吧,那咱爷们就试试。不过咱把丑话说到前头,我要被人家打了,你可得把我背回北京。”“您放心,我套辆车把您拉回去。”金元笑笑,没再说话,手中拿着五斤的铁条,出了人群,来到梅花桩切近。

  金元用铁条一指:“哎,这位姓黄叫黄恩祥吗?”黄恩祥在梅花桩上一低头,一看站着干巴巴一个老头,秃脑门子,尖下颏,一对蓝眼珠瓦亮,看罢多时不认识;“啊,老朋友,您是哪位?”“嗨,我是从北京来的,在下姓金,我叫金元。”哎哟,黄恩祥闻听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说,您就是老洒海金元啦?”“嗳,不错,正是老朽。”黄恩祥也乐了:“老人家,常言说得好:‘既在江边站,就有望景心’。今天您下了场啦,难道说要与在下比试不成?”“对了,你算猜着了,老朽有这个意思。”“那老剑客您就请吧。”黄恩祥还是来者不拒。就见金元往地下一坐,把腿带儿解开,鞋袜扒掉,把裤腿往上挽了挽,穆到膝盖上面。老头把腰带子掖了掖,把五斤的铁条往带子上一别,先围着梅花桩转了两圈,运了运气,脚尖点地,噌,蹿上梅花桩。

  黄天黄恩祥在东北角,金元在西南角。嘿,两个人这个好看哪。脚尖踩着梅花桩的桩子头,两臂伸着,不住地摇晃,因为站不稳当,不来回移动,就掉下来了,就跟如今那踩钢丝绳差不多少。两个人晃来晃去,围着梅花桩直转圈。只听得哧哧哧哧,冷不丁往一块儿一蹦,就来了个面对面。黄恩祥来了个先发制人,左掌一晃金元的面门,右手使了个单掌开碑:“金老剑客,我可得罪了。”“啪!”就是一掌。金元往下一缩脖子,掌走空了。他把双掌在底下一并,使了个推窗望月,奔黄恩祥前胸便打。黄恩祥往后一退,噌!跳到另一棵桩上,这就叫一个回合。围着梅花桩,哧哧哧哧,又转开了。转去转来,两人又往跟前一凑,老洒海不等他动手,自己先动手了,把掌一晃,直劈黄恩祥的面门。黄恩祥用左手往外一架,正手掌奔金元的软肋。金元往旁边一闪身,滴溜,躲在另一棵桩子上,这是第二个回合。哧哧哧哧,又转开了。咱们简短捷说,转两圈往一块儿一碰,啪啪,打几掌,接着又转。就这么样斗到二十六个回合。黄恩祥一慌,心中暗想:这老洒海金元不好惹呀,快似猿猴,急如闪电,怎么打也打不着,不由地心中起急。而金元有金元的想法:这二十几个回合,他是要试试黄恩祥究竟有多大的能耐。蹦过来打两招,蹦过去打两招。通过这二十几个照面,金元一看,嗯,黄恩祥也就这两下子,没什么新鲜的招数,他把心就放下了。等两个人再往一块儿一凑,老洒海就使出绝艺,上面使了个盖顶三掌,黄恩样往上一撩,上了当了。手在上面,底下来了个大敞门,把脖腔下面全交给金元了。就见老剑客使了个阴阳童子腿,这一招不易使用。就见他左脚一蹦,右腿抬起来直奔黄恩祥的小肚子。黄恩祥躲闪不及,啪!这一脚就把他蹬出去了。这可不是在平地,这是在梅花桩上,而且两人还在中问。黄恩祥往后一退,一脚蹬空,从桩上掉下来。咱们前文书说了,地下净尖刀,一尺半长的尖刀,尖都朝上,那半截埋在地里。黄恩祥一屁股坐在尖刀上,噗!一下子,就给扎透了。他往旁边一滚,旁边还是刀子,正从软肋上扎进去了。就见这家伙翻了两翻,死于非命,全场的人一看,无不惊骇。一方面赞赏金元的本领高,另方面一看黄恩样死得太惨了。

  铁扇寺的人也是一阵大乱,济源、济慈高诵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唉呀,黄老侠客死得太惨了!”“南无南无……”这二人念起了金刚经,意思可能是替黄天黄恩祥超度。然后命令小和尚过去,把死尸从刀子上起下来,用门板抬回铁肩寺,然后再进行处理。

  黄恩祥这一死,可疼坏了海外三怪的头一怪——神棒无敌搅皤桃公孙越。公孙越大叫一声,翻身栽倒,顿时人事不省。过来一帮人,把他扶起来,扒拉前胸,捶打后背,趴到耳根呼唤:老剑客醒醒,老剑客醒醒。这么呼唤,也没把公孙越叫过来,因为这家伙气性太大了。济源、济慈掏出最好的灵丹妙药,让人给公孙越灌下去,然后扶到旁边的椅子上,让他慢慢苏醒。

  按下公孙越在这慢慢苏醒暂不说,单表铁肩寺的人群之中,站起三个大和尚,“阿弥陀佛,老匹夫金元,你可忒手狠心毒,贫憎与你岂能善罢甘休!”这三个和尚走出人群,他们仨一商议,先派出一个来。就见这位一边走一边扒袜子,一边走一边脱鞋,把裤腿往上一挽,露出尺半长的大脚丫子。那大脚指头跟烤地瓜差不多少。就见这位身高一丈挂零,膀阔三停,面似镔铁。一张大麻子脸,两个大扇风耳朵,耳坠着金环,看年纪也有七十岁挂零。飞身形跳上梅花桩,直奔老剑客金元。金元一看认得。谁呀?四川青楼山蝉骨寺的三僧,上来这个,叫笑面如来燃灯佛了空,是这三僧的第三位。想当初,在蟠桃会,他们曾经相遇过。老洒海金元把他打过。这小子一口气,苦学苦练三十余年,今天想要借机报仇。再说了空,来到梅花桩上用手一指:“金元还认识贫僧吗?”“哈哈哈,扒了皮也认得你的骨头,你不就是那了空吗?”“正是。金元哪,三十一年前,咱们在山西万里的白树林蟠桃大会之上,曾经比过武。咱俩无冤无仇,贫僧被你一掌打得口吐鲜血。为了你,我一口气隐居在四川青楼山,三十一年我没露面啦。二五更的功夫,勤学苦练,这才练就了金砂掌。老匹夫,来来来,咱俩再比一比,我叫你知道知道贫僧的厉害。”“啪”地一掌,奔金元就打。老洒海往后一退,没还手。了空往前紧跟了几步,这叫鸡蹬步,啪啪啪,就到老洒海面前。啪,又一掌,金元滴溜一转身,又躲开了。大和尚得寸进尺,跳起来又一掌,金元往左一拐,他又打空了。了空不解其意,把眼珠一瞪:“金元,你因何不还手?”老剑客手捋须髯一乐:“了空啊,方才你不是说,三十年前咱俩在山西蟠桃盛会,我一失手打了你一巴掌,把你打得口吐鲜血。我觉得很对不起你,所以让你这头一掌。这第二掌,这次是九月九重阳盛会,这是大喜的日子,咱们应当乐乐呵呵的。为了庆祝这个喜庆的吉日,我让你第二掌。”“弥陀佛,那么第三掌怎么解释?”“哈哈哈哈,要说起这第三掌嘛,我觉着你离死差不远啦,临死以前,我给你留个纪念,让你这第三掌。”“咳,老匹夫休要大言欺人,接掌!”了空跳起来就是一掌,这回金元可不让步了。就见老剑客把身形往下一塌,二臂齐摇,接架相还,跟了空战在一处。童林大伙在底下看着,童海川一瞅没问题,金元稳操胜券,了空根本就不行。童林猜得真不假。两个人动手十五六个照面,就见金老剑客使了个旱地拔葱,嗖,从了空的头顶上蹦过去了,正好落到了空背后。大和尚一转身,正好跟金元来了个面对面,还没等他还手,就见金老剑客使了个抽梁换柱,这一掌正打在了空小肚子上,啪!这么大的个了空,二百五十多斤,让金元这一掌打得脚离梅花桩,身子起了三尺多高,脑瓜朝下,栽下梅花桩,正好碰在尖刀上,“噗”地一声,把脑瓜瓢给穿漏了,了空七窍流血而亡。众人一阵惊呼,看这老头可真够狠的,一打就是个死的。济源、济慈赶紧命人过去,把了空的尸体抢回,用一领凉席把他卷起来,送到铁扇寺。

  刚把他送走,二当家的银面如来自在佛脱尘,跳上梅花桩,用手一指,哇哇暴叫:“老匹夫,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要给我师弟报仇雪恨。”说到这,往上一闯,劈面就打。金老剑客也让他三招,银面如来自在佛不懂是怎么回事,就问:“老匹夫,因何也让我三招?”“哈哈哈哈,我说脱尘哪,你怎么还不知道老爷子我的脾气哪?我向来是礼貌待人。别看让了你兄弟三招,对你也是一样,绝不另眼看待。因为你是三宝门下,出家的和尚,苦修苦练,实在不易啊。看在这个分上,我才让你头一招;第二招,咱俩全是一个祖师爷留下来的,别看教门不同,但武术相似,都是武圣人的子孙,冲这一点,我让你第二招;说这第三招吗,你跟你兄弟差不多,好像是临别纪念,在我送你上西天以前,给你再留一招。”“哇呀呀,老匹夫,我叫你信口胡说。”啪!就是一掌。金元等说完了,唰,把脸往下一沉,金老当时就变模样了,眼球都是红的,眼眉都立起来了。金元最好斗了,就跟脱尘战在一处。交手十六七个回合,老洒海往后一转,正好躲在脱尘背后,把单掌正好对准他秃脑袋,“啪!”就这一下,把脱尘打了个脑浆迸裂,死尸栽下梅花桩。金元连胜三阵,底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张方比谁看得都欢:“老剑客哟,你可真有两下子。我猜得不错吧,今天是非您不可。老剑客再卖点力气,照这样打下去,把这些秃驴全给我打光了。”他这一喊,金元精神抖擞。第三个上来了。就是死者的大师兄,金面如来逍遥佛如意和尚。如意哭着就上来了,脸蛋上的肉直蹦,一边擦眼泪,一边甩鼻涕:“嗬嗬嗬,师弟哟,你死得太惨了。金元,你往哪里走!”金面如来真比那俩师弟厉害,跟金元老剑客打到四十多个回合未分输赢。金元一看,有主意了。打着打着冷不丁一转身,头朝前脚朝后,使了个倒踢紫金冠。这一脚正蹬在如意和尚裆里头,人武艺再高,也架不住这一手。金元腿上有踢紫柏木桩的本领,对一抱粗的硬木,一脚就能踢折,何况他的肉裆。叭!一下,尿泡子就给蹬裂了。如意和尚“哟”地一声,大头朝下从梅花桩上掉下去了,正摔到尖刀之上,顿时毙命。金元连胜四阵,老洒海一想:差不多了,见好咱就得收。常言说:出头的椽子先烂。到了一定的时候就得功成名退,不然的话,就得出差错。金元想到这儿,转身跳下梅花桩。

  老头儿刚走了两三步,就听背后有人高声喊喝:“金元,给我站住,老匹夫,有种你别走!”金元一愣,谁这么大口气?老爷子转回身观瞧,就见后面追来个出家和尚。金元就一愣,什么原因?这个和尚与众不同,小个儿长得不高,横宽,这一张大脸出了号啦,眼角往下耷拉着。再看眼泪,一对一对,唰唰!往下掉,眼睛都是红的。那位说,他跟死者什么关系,哭得这么惨呢?死那仨和尚和他没关系。他为什么哭呢?原来这位和尚老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断。因此,大家给他送个外号叫三哭罗汉。什么意思?谁也架不住他哭三声。他哭一声,你魂飞魄散;哭两声,浑身发软;哭第三声,你就地身亡。这和尚就有这么大能耐。出家在华山修罗刹。金元可认得他,想当初在山西蟠桃盛会上——也是八十一门英雄盛会,三哭和尚大显身手,就在台上连哭了九声,哭死了三位老剑客。盖世无双老剑客邱壁影就是叫他哭死的。谁一见他,都毛发倒竖。老剑客一瞅,哟,他还活着。这这这……可怎么办?他公开指我名姓叫我的号,我要不和他伸手,当时就算栽了。和他伸手。我可不如他的本领。老剑客鼻子尖就有点冒汗了。就见三哭和尚来到近前,连哭带笑:“嗬嗬嗬,金元哪,你太狠啦,你干什么接二连三打死四条人命?这几个人刚才我算了一下:八十四的、八十六的、九十一的、七十九的,加到一块儿就四百来岁,让你一顿巴掌全给消在这儿了。未曾作事你就没想想后果吗?再者一说,我们都是三室弟子,佛门的门徒,你未曾打他们,没想想贫僧我答应不答应。金元,我也不是吓唬你,现在也到了你的末日。来吧,跟我上梅花桩吧。说着话,三哭和尚飞身跳上梅花桩,点首唤金元。老剑客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大丈夫宁死阵前,不死阵后,我能叫你把我吓住吗?”金元想到这,两脚点地,拧身跳上梅花桩,道:“我说三哭和尚,久闻你的大名,我也看过你的武艺,心服口服。既然你指名点姓,非叫金某奉陪,老朽只好奉陪,你请吧。”两个人各不相让,互相晃掌,就战在一处。啪啪啪,三个照面,三哭和尚把自己的能耐拿出来了。他把大嘴一咧,“哦嗬嗬嗬……”金元就觉着脑袋嗡地一下,眼前金灯乱冒,头重脚轻,几乎摔倒在梅花桩下。哎哟,这是怎么个茬呢?他这一哭,怎么身子就不得劲,勉强应战,打到第二个回合,就见三哭和尚两手一抖搂,“哦嗬嗬嗬……”就这第二下,金元在梅花桩上,栽两栽,摇两摇,好险没摔下去。金元老剑客仗着有能耐,舌尖一顶上牙膛,把气血往下一压,没摔倒。刚站稳当,三哭和尚第三声出来了,比鬼叫还难听。就见那大嘴一张,舌头吐出老长,“哦嗬嗬嗬嗬……”金元老将说声“不好!”翻身摔下梅花桩。

  欲知金元死活,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