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四一回 老罗汉绝艺难韩希 病太岁秘着疑众人

  且说通天罗汉一声令下,五十多个小和尚用撬打和小车推进来一尊石碑,原来,这尊碑就立在铁扇寺的门前,是唐代流传下来的,因年久失修,这碑就倒了。他发现后,让小和尚们抬到车上,准备拉往比武场。闲言少叙。这碑有一人多高,半尺多厚,是青石的,碑上的字迹已然模糊不清。再看小和尚们用撬杠把石碑撬下车来,又拉到梅花圈的中间儿。这通天罗汉,围着石碑转了几圈,高诵法号:“阿弥陀佛,各位,大家看见了吧?这是一尊青石碑,八百多斤。今天,贫僧一掌要它断为两截!”

  书中代言,武术上有“单掌开碑”,但真要打这么厚的碑,实属罕见呀!通天罗汉把长大的僧衣闪掉,从小和尚手中拿过一根板带,这板带是生牛皮的,用三层牛皮纳在一起。通天罗汉把板带往腰中一系,一个骑马蹲裆式,就开始运气了。眼瞅着这和尚浑身的肉直起包,两胳膊当时就粗了三圈。他运足了气,噔,噔,噔!几步来到石碑的前面,摇头晃脑道:“开呀!”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响,再看那石碑的上半截已落地上。顿时,人群中爆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通天罗汉十分得意,他冲四外行礼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贫僧献丑了!”稍停了片刻,他又道:“今天武当派的人来了不少。我想请一位,跟我比掌法。哪位出来,也像我一样,把石碑打折!有没有?我请一位!”众人沉默不语。通天罗汉以为他这一掌把大伙儿给震住了,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怎么,众位是不想捧我这个场呢,还是不敢亮自己的相?童林,你最有能耐,你练的是柳叶绵丝掌和大力昆仑掌,还是你来吧。你打一打石碑,让我们开开眼!童林,你敢过来吗?”

  他这么一吵吵不要紧,就激怒了一位世外的高人。这人一阵冷笑后,道:“大和尚,说话要注意,不要太过分了。在下不才,我来试试!”话音一落,就见从人群中走出来个老头儿。此人穿着打扮非常一般,一身土黄布裤褂,又肥又大,扎着腿带,蹬一双便鞋,头戴马连大草帽,还系着帽带,身后背着个小包,脑后耷拉着一条白剪子股小辫儿,鼻子尖儿冒光,嘴唇通红。童林等众人都不认识。

  这老者笑呵呵来到梅花圈的当中,冲通天和尚一抱拳,道:“师父,请问您贵姓高名?”“某乃恨地无环铁达摩通天罗汉是也!”“哦!老朽在农村的时候就听说过您的大名。通天师父,您刚才练的那单掌开碑,我看见了。说实在的,老朽根本就没看上眼!”“阿弥陀佛,老头儿,难道说你也能练单掌开碑?”“不光我一个会练,在我们那地方,老的少的,赶车的、放猪的,都会练。三岁的小孩儿就能把这碑打折,一岁的小孩儿也能把这碑推倒。因此说您这两下子可太不新鲜了!”

  通天和尚闻听此言,气得浑身发烫,两眼发直,口诵法号道:“老头儿,你是谁呀?你的口气可真不小哇!来来来,你练一练,别要嘴皮子。你要能练到贫僧那种程度,我就服你了!”“是吗?你已经把这石碑打折了,我还打什么呢?”“没关系,我这儿有的是,来呀,抬石碑!”

  时间不长,几十个小和尚又推进来一尊石碑。这尊石碑比刚才那尊可大多了,高六尺半,宽三尺五,厚七寸,是花岗石的,小和尚把石碑置于平地之后,通天和尚嘿嘿一笑,道:“我说老头儿,敢来试试吗?”老头儿一看,乐呵呵道:“嗯,这碑才值得一打呢!”老头儿边说边围着碑转了三圈。他发现在石碑的下边压着像王八似的一个动物,身上有龟纹,抬头咧嘴,相貌凶恶,人们叫这种碑为“王八驮石碑”。老头儿转了三圈,然后站在碑后,道:“好吧,我今儿个就练一练,让你开开眼。我要把这石碑打折了,这就不新鲜了。咱们来点特殊的!”“阿弥陀佛,老朋友,你来什么特殊的?”“我要把它打得转个个儿,让它的前边来后边,后边转到前边。你看怎么样?”“老朋友,你说了可就得做呀!”“这叫什么话呀?!当着普天下的英雄,我岂敢大言欺人?咱们当场试验!”

  再看这位老人家,银髯飘摆,把胳膊一晃,往前紧跑了几步,叫到:“开啊!”再看那石碑,呜一下,正好转了个个儿。把王八跟石碑接触的那石头帽给震折了。凭这一下,就看得出他比通天和尚高的不是一点半点啊!四周众人掌声如雷,可见这老头儿不是一般的人。

  书中代言,这老头儿是谁呀?闹了半天,他是江南八大名剑中的第四剑,人送绰号神掌混元子,叫韩希。他练了五十五年掌法,打这种石碑,对他来说如同玩笑一般。他打完了不说,可臊坏了通天和尚,不悦道:“老头儿,你可真有两下!我再练一手绝艺,你看看,你要能练上来,我就拜你为师!”韩希一乐道:“是吗?那你就练一练吧!”通天和尚一转身,道:“来人,给我准备了!”

  众人定睛瞅着。不多时,几十个小和尚又用小车推进来一个大磨盘。这大磨盘的直径有三尺五寸,厚有八寸,中间儿有个眼儿,能有千斤左右重。小和尚们把大磨盘放到平地上,把它垫稳当,然后又端来一盆豆腐。这豆腐是刚做好的,热气腾腾。大伙儿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几个小和尚把那盆豆腐扣在了磨盘之上。通天和尚把袖子卷了卷,对韩希道:“老头儿,我再给你练个绝的,这招叫隔豆击石。我要隔着豆腐打石头,保证豆腐不烂,石头开!”韩希听罢,不禁一愣!心说:他还会这种功夫?韩老剑客有点不相信,便道:“通天和尚,那你就练吧!”“好啦!”就见通天和尚围着磨盘转了三圈,然后把手往豆腐上一放,就运上了气功。“开呀!”通天和尚大叫了一声,就见豆腐颤了三颤。小和尚们把豆腐拿下,再看磨盘,已化为两段。人们看罢,大惊失色,赞叹声顿时响彻上空。

  通天和尚看了看韩希,又问:“老头儿,你敢来试试吗?你要能练到我这种程度,我就拜你为师!怎么样?”这可难住了韩老剑客,心说:我该怎么办呢?不行,我得试试!想到这儿,他就让通天和尚为他准备。工夫不大,几十个小和尚把一切都准备好了。韩老剑客来到磨盘之前,挽了挽袖子,把手放到豆腐上,运足了气,高喊一声:“开!”这下可热闹了,就见豆腐渣四溅,韩老剑客的胡子都变成了白的,上面挂满了豆腐渣,再看磨盘也断了。

  通天和尚一笑:“哈哈哈!我说老头儿,这可不行啊!‘隔豆击石’,要求豆腐不烂,石头断。你却全打坏了。可见你的功夫还差得多哩!”韩老剑客的脸一红,一头扎进人群之中,认栽了。

  再看通天和尚,背着手,晃着脑袋,一边踱步,一边说风凉话:“众位,你们知道我练这功夫练了多少年吗?我练五十余载!故此才这么精彩、特殊、出众!否则人家能叫我‘海外三怪’吗?在你们之中还有敢与我比试的吗?童林,你敢比吗?”

  童林闻听此言,脸一红。为什么呢?因为他也同样练不了,他没学过。不读哪家书,不识哪家字。正在童林左右为难的时候,病太岁张方说话了:“喂,秃驴!你叫唤什么呢?不就是要练这玩艺儿吗?这算个屁!洒家到了!”话音刚落,张方就蹦进了梅花圈。

  大伙儿看罢全乐了。童林气得一跺脚,心中暗道:“张方,你这孩子可太不像话了!该出头的时候,你也出来;不该你露面的时候,你也要露面!你怎么能行呢?别人我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吗?你怎么能会这种功夫?你要是当场现丑,岂不丢了咱武当派的脸吗?”童林的心中十分着急。再看张方,谈笑风生,来到通天和尚的近前,一拱手,道:“大师父,阿弥陀佛!”通天和尚一看是张方。那位说通天和尚认识张方吗?当然认识,因为张方在众人面前出现已不是一回二回了。“你是张方吗?”通天和尚问道。张方一乐道:“对呀!”“张方一就凭你那两下子,也想比一比这个?”通天和尚用手一指大磨盘道。“瞧你说的这话,刚才你叫我童师叔,他能上来和你练这个吗?他作梦都不爱梦这个。你这隔豆击石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都为你脸红!”“张方,休要胡说!我不管别人,就问你敢不敢练?”“当然敢了!通天师父,我可把话说到前边,假如我要练得上来,你怎么办?”“弥陀佛,方才贫僧说过,谁要能练上来,我就拜谁为师!”“是吗?”“贫僧焉有戏言?”“诸位,大家都听见了吧?他当众发誓,我谅他也不至于反悔。通天和尚,你现在就磕头吧,你这个徒弟我是收定了!”“阿弥陀佛,你休要胡说八道!你得先练!”通天和尚吩咐一声,小和尚们又推进来一个大磨盘和一盆豆腐。一切准备好之后,张方又道:“诸位,咱得看一看这磨盘,别让他们给掺了假!”

  几个小和尚用撬杠把磨盘撬着立起来,张方让四周的人们观看。四面八方的人都看过了,张方又让小和尚去打一桶水来。小和尚提来一桶水,张方把袖子挽了挽,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鼻子,又擦了擦手,然后又把手帕掖在腰里,他开始洗手。一边洗,一边往磨盘上撩水,他边撩边说:“众位,我得把这磨洗得干干净净的,为的是让大伙儿看得更清楚些。”他把磨盘两面都洗干净了,又吩咐小和尚把磨盘重新放好,把一盆热腾腾的豆腐往磨盘上一扣。一切就绪,张方站到磨盘的旁边,用嘴吹了一下,道:“行了,用不着动手,有这一口气就得了!来来来,把豆腐搬开,看看磨盘怎么样?”

  通天和尚一听他说练完了,心里就觉着不对劲儿,心说:这不是胡说吗?通天和尚让小和尚们把豆腐搬开,再看磨盘,已裂为八瓣儿。四周众人都不胜惊讶,议论纷纷。童林更吃惊了!但他知道张方不是凭真功夫,而是用其他方法弄裂的磨盘。可张方究竟用的是什么方法?童林不明白。

  单表张方,他哈哈一笑,问道:“通天和尚,我是吹牛吗?你怎么办?”通天和尚口诵法号:“阿弥陀佛!”张方又道:“你念‘佛’也没用了,你这个徒弟我是收定了!磕头吧!”通天和尚实在没办法了,一咬牙,一横心,道:“好啦,我认了!不过我要问一问,你这种功夫是怎么练的?”“你先磕头吧,我慢慢会告诉你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