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三二回 童林挫八横平民愤 老翁伤二侠激秋田

  且说童林在比武台上和莫永忠相遇。那位说,童林认识他?童林为什么要那么想呢?

  原来,这莫家九横占据云南太华山莫家寨,专门抢男霸女,胡作非为。他们爷九个连一个好东西也没有。他们手下还养了六七百帮凶。附近的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就因为官府管不了他们,绿林人也惹不起他们,故此才得莫氏“九横”之称。

  这九横都是谁呢?老横叫莫天铃,长子莫永忠,次子莫永孝,三子莫永昌,四子莫永强,五子莫永仁,六子莫永义,七子莫永礼,八子莫永闭。莫天铃经常在外头吹牛,说谁要敢碰他们父子一下,就要谁的命。更可恨的是,他们的手段太残忍,动下动就杀人,因此被人们视为是云南的九害。

  就在童林众人来到甘风池家的第三天,甘风池家门外跪着数百名太华山人,要求见童林。童林得信,领着老少英雄就出去相见。童林就问他们:“父老乡亲,你们找我有何事?”“哎呀,童大侠,您给我们报仇哇!”童林不明白,又问:“你们让我去找谁报仇?”老百姓纷纷诉苦,这个说:“他们把我爹大卸八块!”那个说:“他们把我姐姐抢去先奸后杀!”那个又说:“他们先后杀了我家九口人!”这个又说:“他们把我娘当天灯点!”总而言之,人们是哀鸿遍野。

  童林听罢,气满胸膛。他就对老百姓们说:“各位父老乡亲们,你们放心,我现在要参加重阳盛会,暂时没时间赶奔太华山。等盛会结束之后,我一定前去给大家报仇雪恨!”

  从那以后,童林就把莫氏九横牢记在心。今天,童林在重阳会比武台与莫永忠相遇,心中十分高兴。童林心说:这是老大,剩下那几个肯定也来了。对他们我绝不能心慈手软!童林暗下决心,要给百姓除害!

  想到这儿,童林把脸往下一沉,道:“喔,你就是飞天魔莫永忠!童某耳有所闻。自从我来到云南就听说了你们爷九个的大名。你们九横占据太华山,为非作歹,糟踏百姓,无辜杀辱良民。你们抢男霸女,作恶多端,真是绿林界的败类!童林正想找你们算账,没想到你们今天给我送上门来了,来吧!你要是把我赢了,这件事我就不管了;你要赢不了童林,我就给死者报仇雪恨!”

  童林这一番话,气坏了莫永忠。就见他从背后拽出锯齿飞镰刀,奔童林就砍。童林一闪身,把双刀躲过去。两个人一来一往,就打到了一处。

  童林心说:跟这种东西就得速战速决!两个人打着打着,童林冷不丁撩衣服,“嚓嚓嚓!”拽出宝剑秋风落叶扫,一转身使了个撩阴剑,“扑哧!”一声,就结果了莫永忠的性命。大伙儿都没看明白。

  再看童林,把宝剑擦净,交于左手。他指了指莫永忠的尸体道:“罪有应得!”台下又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童林剑斩莫永忠,可气坏了台下莫氏八人。就见“噌”地一声,老二莫永孝就蹿上了比武台。他拽双刀奔童林就砍。

  童林一笑,问道:“你是谁?”“莫永孝!”“噢,你要找你哥去吗?我送你去!”说完,童林晃宝剑大战莫永孝。也就过了七八个回合,莫永孝的刀往下砍,童林“噌!”往起一跳,就来到他的上垂首。童林把宝剑一翻,压住他的双刀,使了个拨草寻蛇,叭啦一声,一道寒光闪出,剑尖直奔莫永孝的脖子刺去。

  莫永孝往下一低头,宝剑走空。他刚一抬脑袋,童林把手腕子一翻,宝剑又回来了。这一招叫回光返照绝命剑,快似疾风,如同闪电,莫永孝躲闪不及,耳轮中就听“扑哧!”一声,再看莫永孝斗大的人头从宝剑尖上甩到了台下。童林一抬腿,把莫氏兄弟的两具死尸就踢下了比武台。

  “哗!”台下又是一阵骚动。莫永孝一死,他弟弟莫永昌又跳上了比武台。这小子使的是一双压把拦龙锤,他疯了似的,边往过冲,边喊:“童林哪,且慢走,我要给两位哥哥报仇哇!”话音未落,“呜!”就是一锤。童林一闪身,用宝剑压住他的双锤,道:“等等,来者何人?”“三爷莫永昌,人送绰号闹海魔,招锤!”说着他抡锤又砸。

  其实他们哥儿仨的能耐都差不多。两个人打了六七个回合,莫永昌就有点吃不住了。他用锤一砸童林的脑袋,童林闪身上步,立宝剑砍他的锤把。当啷啷!一阵声响,莫永昌吓得一哆嗦。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再看童林把手腕子一翻,宝剑奔莫永昌的嗓子,“扑哧”一声,莫永昌的人头落地。童林飞起一脚,把死尸和人头踢下比武台。

  刚把莫永昌的尸体蹬下去,童林就觉着脑后有恶风扇来。他知道有人想暗下毒手,飞身形往外一纵,此人一棍落空。童林回头一看,背后站着一个大个儿,手中擒着一根牛筋大棍。童林冷笑一声,问道:“你是何人?因何暗下毒手?”“童林哪,连我也不认识吗?我是你家四爷,名叫莫永强!”说着话,他抡棍就打。童林不敢用剑碰人家的根,因为锤棍之将,不可力敌。因此童林就闪、战、腾、挪,施展小巧功夫。

  莫永强认为童林怕他,因此就频频发动进攻,左一棍,右一棍,棍棍打童林的要害之处。童林往下一蹲身,“噌!”一下跳到他的身后,把手腕子一翻,朝他的脖子就是一宝剑。莫永强躲闪不及,“喀嚓!”一声,人头落地。童林一口气剑斩四横。其实,童林斩这四个小子没费多少时间,按现在的时间来算,也就是八九分钟。

  再说剩下那五横,这时还躺下一个。老魔莫天铃疼儿子疼死过去了。手下人把老寨主扶住,捶前胸打后背,正趴在耳边呼唤。

  就在这个时候,莫永仁和莫永义哥儿俩各拎一把大刀,蹿上了比武台。哥儿俩齐声暴叫:“童林哪,拿命来!”说完,哥儿俩双战童海川。五六个回合后,童林的剑光一闪,直奔莫永仁。莫永仁躲闪不及,宝剑尖儿正扎在他的嗓子上。莫永仁的脑袋刚一落地,莫永义又奔过来了,双手抢刀砍童林的后脑。童林飞起一脚,使了个倒踢紫金冠。这一脚正好蹬到莫永义的裆内,把莫永义蹬起一丈多高,“啪!”一声又摔下来,七窍流血,当时丧命。

  刚把他们哥儿俩放倒,莫永礼和莫永闭哥儿俩哭喊着就蹿上来了。每人掌中握一把大宝剑,四目燃烧,奔童林就刺。也就过了五六个回合,童林使了个左右开弓,“扑哧,扑哧!”两颗人头落地。这是童林出世以来,头一回大开杀戒。

  童林把宝剑擦净之后,长出了一口气。飞身形,跳下比武台。

  那位说八横都被重林宰了,怎么老魔莫天铃不上去给儿子报仇呢?因为他还没缓过来,大夫还在那儿抢救呢。按下他不说。

  单表童林,分人群来到各位侠客的面前,冲各位一拱手,道:“我现丑了!”这时张方跳过来道:“师叔,今儿个我可开了眼,您这手真漂亮!真好比削瓜切菜一样!”雍亲王胤禛拍着童林的肩头道:“海川哪,这才对呀!我一向主张就这么打,可你就是不听。你看这多过瘾!你先歇一歇,一会儿再给我接茬儿杀!把这些王八兔息子全给我斩尽杀绝!”

  童林一笑,没言语。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跳上比武台。此人平顶身高五尺挂零,相貌一般,但胡须长得好看,条条透风,根根露肉,墨里藏针,在胸前飘摆,有二尺六七寸长。两鬓斑白,后脑勺上系着个小辫,用簪子别着。一身青布衣服,圆领前襟,腰中系一根绒绳,下穿扑腿的便裤,系着腿带,脚登一双洒鞋。背后背一个小包,手里拎着一条大枪,这条枪有六尺五寸长,溜尖的三棱透甲锥,后边还有八棱透金镗,戴着斗大一团红缨。这条枪的枪杆特别粗。再看老者眼赛金灯,把大枪往台上一戳,单手持须髯,发出一阵冷笑:“哈哈哈,天下的英雄,各门的好汉,各位父老乡亲们,老朽我算开了眼。方才童侠客施展神威,剑斩八横,果然名不虚传!我正想跟童侠客比试,没想到他下了台。也罢,让童侠客在旁边喘喘气,缓缓劲儿,我先请一请童侠客的朋友,哪位上来跟老朽比一比枪法呢?”

  铁三爷一听,火往上撞,他分开人群来到比武台下,双脚点地,“噌!”上去一丈二尺,又用左脚一踩右脚的脚面,“噌!”又上去一丈二尺,他又一用劲,才跟比武台并齐。他用胳膊一按台边,腿一飞,这才上了台。就冲这手就不行。咱前文已说过,上台本身就是一次较量。你连台也上不了,你就没资格比武。再看铁三爷,累得吁吁待喘。他平了平气,才道:“老朋友,你是哪位?”“小伙子,你呢?”“独棍神佛铁三爷!”“喔,你就是铁三爷,久仰久仰!哈哈哈,你来干什么?”“老英雄,我特来陪你走上几趟!”“喔,是这么回事。我说铁三爷,你这两下子,还差点,我听你的名声挺大,刚才你这一登台,我就发现你差得太远了!因此我也不打算跟你比了。你从哪儿来,就哪儿去吧!”

  “废话少说,你接招吧!”铁三爷是红脸汉子,能招架住他这样奚落吗!就见铁三爷抡棍就砸。老头儿一闪身,又道:“嚯,我说小伙子,听人劝,吃饱饭;不听人劝可吃亏在眼前啊!你要是非打不可,咱这么办吧,只打三招。我就在你的大腿根儿穿个眼儿就行了!”把铁三爷气得抡棍就砸。这老头儿把掌中的大枪一抡,啪啪啪,到了第三招,他用枪就扎铁三爷的面门,铁三爷用棍往上一撩。他这可上当了,就见老头儿的枪一滑,又奔下边来了,对准铁三爷的左大腿根儿就是一枪,老头儿把枪往出一拽,铁三爷大腿根儿上的血就喷出来了。

  铁三爷惨叫一声,栽栽晃晃跳下比武台。众人一看,无不惊骇!铁三爷是丁瑞龙的老朋友,三爷一栽,他就觉着自己脸上也无光。他一晃大宝剑,飞身上了比武台。

  到了台上,丁瑞龙冲老头儿一抱拳道:“老朋友,您是哪个门户的,请报个名吧?”“哈哈,年轻人,你先别问我,我先问你是哪位?”“鼓上飞仙丁瑞龙。”“喔,你就是丁瑞龙,失敬、失敬!你这外号也不错,就冲你刚才一上台那两下子来看,你比铁三爷的功夫可强得多!不过,你还是回去吧,不然的话,我在右腿上给你穿个眼儿!你信不信?”“我信。不过我请问,您是谁呀?”“咳,你别问,老朽乃山村野人,不值一提。你要想知道我是谁,也可以,你来看,你得赢了我掌中这条枪!”

  丁瑞龙怎么也问不出他的名姓,不由得火往上撞,他晃宝剑大战这老头儿。打到第三招,老头儿晃枪扎丁瑞龙的小腹。丁瑞龙用宝剑往外一挂,他也上了当,就见老头儿往回一撒手,把枪尖儿一转,正好点在丁瑞龙的右腿根儿上。丁瑞龙疼得大叫一声,一手捂伤口,一手提剑,跳下了比武台。大夫给他包扎伤口不提。

  单说台上那个老头儿,连胜两阵,没费吹灰之力。这才叫老叟戏孩童。老头把胡须一捋,笑道:“哈哈哈,众位,方才老朽略施小技,就赢了两个人。其实也不算赢。为什么呢?因为丁瑞龙和铁三爷都是些毛孩子。我得战几个大人物!我说哪位还上来,秋佩雨,你敢上来吗?”

  北侠一听,大大不悦。心里说:难道我北侠还怕你不成?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