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三一回 铁扇寺张方杀二兽 比武台童林斗一禽

  且说逍遥大侠被(犭唐)(犭尼)龙甩在地上,它奔老侠客就扑过去了。逍遥大侠赶紧使了个就地十八滚,往旁边一跳,(犭唐)(犭尼)龙这爪子才抓空。老侠客第二次纵身,把它的尾巴给拽住,往怀里一拽,飞起来一脚,又踹(犭唐)(犭尼)龙的裆。那知这(犭唐)(犭尼)龙猛一掉屁股,老头儿这一脚正好踹在了它的腿上。哎哟,可把逍遥侠给疼坏了。(犭唐)(犭尼)龙的腿像铁柱子一样结实。就老头儿一愣这工夫,可坏了!再看(犭唐)(犭尼)龙倒身转躯,伸出爪子就是一下,正好抓在老头儿的肩头上,连皮带向被它抓下去半斤。老头儿疼得一声惨叫,脚尖儿点地就跳出了笼子,一溜歪斜败归东廊。刚一到童林的眼前,一头就摔倒了,面色更变,咬牙道:“童侠客,我败回来啦!”

  童林赶紧命人给老侠客上药。因流血过多,老头儿当时昏迷不醒。大伙儿急忙给他上药,喂药、包扎,然后扶老头儿下去休息。按下他们不说。

  单表安鞑,看罢此状哈哈一笑,道:“我再请一位怎么样?喂,童林,你是带队的,又是武当的掌门人。你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把式,你是活圣人。你怎么能在那儿看热闹呢?这事情就得你来办。童海川,你要不过来,你就是个匹夫!”

  他这一句话,就激怒了紫面昆仑侠童林。他剑眉倒竖,虎目圆睁,心说:这个东西太狂傲了!童林手持子母鸡爪鸳鸯钺刚要奔过去,张方过来说:“师叔,杀鸡焉用宰牛刀!您就把这事交给我吧!”说到这儿,咱得补一笔,张方跟童林怎么这么相称呢?因为这辈儿是从张子美那儿论起的。张子美和童林是把兄弟,所以张方应叫童林师叔。如果从张方老师那儿论,那就麻烦了。张方的师父是八十一门总门长欧阳修,童林得叫他太师爷,要从那儿论,童林就得叫张方师爷。闲言少叙。

  单说童林,一看张方要前去迎战,拍着他的肩头道:“你可要多加小心!”“师叔,我办这事您还不放心吗?我保证手到病除,马到成功!”张方说完就走到安鞑面前,嘿嘿一笑道:“我说你狂什么呢?弄这么个五不像来这儿欺骗人,它不就是(犭唐)(犭尼)龙吗?我们家光这玩艺儿就养了一百多条,我常领它们上街溜弯儿。这有什么可怕的呢?你在这儿等一等,看我去收拾它!”说话之间,张方飞身形跳上铁笼子,把盖儿一掀,“嗖”一声就跳下去了。

  再说这个怪兽(犭唐)(犭尼)龙,龇牙咧嘴,张牙舞爪,甚是凶恶。它一看又跳进一个人来,叫了一声,探鹰爪就掏张方。张方把脑袋一扑棱,闪身跳到一旁。(犭唐)(犭尼)龙用尾巴一扫,病太岁脚尖儿点地往空中一纵。(犭唐)(犭尼)龙这一下没扫着,它的脾气就上来了。就见它张开血盆大嘴,奔张方的大腿就咬。张方使了个张飞大蹁马,啪!一个跟头,又躲在了一旁。一人一兽,就展开了激战。

  在旁边观看的人,一个个屏息凝神,定睛看着。

  再说张方,躲来躲去,从腰间拽出三棱吕祖套风锥,双手一捧,奔(犭唐)(犭尼)龙的背便刺,这下扎得真准,耳轮中就听“咚”地一声,把吕祖套风锥就给弹了回来。张方就觉着手腕子发酸,结果没刺伤。(犭唐)(犭尼)龙也急了,吼叫着向张方扑去,张方蹦起来,照它的脑袋就是一锥。“当啷!”一声把吕祖套风锥弹起三尺多高,仍未伤着(犭唐)(犭尼)龙。

  张方现在才明白:这个东西善避刀枪。他还听说这种动物吃铁、吃钢。忽然间,张方眼睛一亮:我腰中不是还有鱼肠宝剑吗?我何不用此剑来试一试呢?想到这儿,张方装好套风锥,一伸手,又拽出了鱼肠宝剑。笼子里立刻打了一道闪电,张方双手捧剑,朝(犭唐)(犭尼)龙就过去了。

  这怪兽伸前爪向张方扑来,张方往下一蹲、(犭唐)(犭尼)龙扑空,它的胸脯正好来到张方的上方,张方一看时机已到,双手举剑,使了个冲天一炷香,用力往上一刺,“扑哧!”一声,一尺二寸长的小宝剑整个都扎进了它的胸膛。张方又用力往怀里一使劲,“哧”地一声,拉开三尺多长一个口子。再看(犭唐)(犭尼)龙翻了两翻死在了地上。

  再看张方,从头到脚全是血,他一骨碌从地上站起来,一琢磨:这也太便宜它了,不行,我干脆把它的皮扒了,做身衣服,这玩艺儿有多结实!张方就把(犭唐)(犭尼)龙的皮子扒下来,叠了叠,然后披在身上。脚尖一点地,“噌!”一下飞出了笼子,跳到天井当院,笑道:“哈哈哈,我说安鞑呀,你养着几头(犭唐)(犭尼)龙?都给我赶来!这张皮子只能做一套衣服,我师叔和我爹他们还没有呢,你多给我凑几张怎么样?”

  这些话把安鞑气得五脏冒火,两肋生疼,他暴叫道:“好小子,还我的(犭唐)(犭尼)龙!”说着话,这小子晃两掌直奔张方扑了过去。“呀喝,你还恼羞成怒了!安鞑,大概孔圣人没从你们那儿走过,你们不懂得什么叫‘仁义’!今天,天下武林界的朋友欢聚一堂,喜迎重阳盛会,这乃是一个喜庆的吉日。你看看你,弄这么个怪物放在这儿,玷污了佛门圣地!你想借助这只野兽大开杀戒,把我们置于死地,其险恶用心何其毒也!干脆,你也跟着(犭唐)(犭尼)龙去吧!”说完,张方晃鱼肠剑直奔安鞑刺去。

  安鞑光顾生气,忘了招法,刚过五六个回合,张方一宝剑从背后就给他插进去了。张方用力往上一挑,“哧”地一声,在安鞑的后背上就开了个“后窗户”。这小子连哼都没哼,就死于非命。张方在安鞑的死尸上擦了擦鱼肠剑,然后又往怀里一插。他冲济源、济慈一抱拳,诙谐地说道:“弥陀佛呀,弥陀佛!二位师父,咱一会儿见!”话罢,他蹦蹦跳跳又回归本座。

  济源、济慈气得腮帮子直哆嗦,怒道:“阿弥陀佛,把死尸撤下!”几个小和尚把安鞑的死尸抬下去掩埋不提。又过来几个小和尚把铁笼子抬下去,院里头又恢复了原貌。

  这时候,已近晌午。就见济慈站了起来,双手合十,跟众人说:“各位朋友,原拟上午大家聚餐,这本来是件快事。哪知道,席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这么多人,我看也在所难免。下午,众位请到后门白沙涧红燕落沙滩。那儿是正式比武之处,请各位光临!”他说完了,大家又坐了一会儿,酒席撤下。众人纷纷离开铁扇寺,赶奔白沙涧。

  这白沙涧就在铁扇寺的后边,相距不到十里地。大伙儿说说笑笑,时间不长就到了。

  再看这个地点,可太好了,不仅四通八达,而且环境也十分幽雅。三面环山,一面是涧,但见群山叠翠,树木葱茏,真使人耳目一新!凡是来到这儿的人,顿时就觉得胸襟开阔,无比的兴奋!

  在正中央,是一片平川。方圆有三十亩,坐北朝南,并排搭着三座高台。这三座台,高矮不一。靠左面的这个台,高有三丈三尺,上头有三个黄金大字:比武台。中间这个台,高有六丈六尺,上头也有金灿灿的三个大字:恩怨台。靠右边的这个台,高有九丈九尺。上头也有三个大字:圣人台。

  这三座台与众不同的是,都没有梯子。这就是说,上这儿来比武的人,得有真功夫。你要上不去,干脆也就别比武。就这三座台子来看,这就是一个考验,看一看哪一家子的武功出众。

  再看台下四周,人山人海、风雨不透。雍亲王胤禛从来也没参加过这种盛会。他一看这场面,乐得是眉飞色舞。就见他指手画脚,问这问那,童林在旁边给解释着。就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晌午。

  再看济源、济慈飞身形跳上比武台。别看三丈多高,对他们俩来说就像上一张高桌那么容易。济慈双手合十,高声诵经文:“阿弥陀佛,三教的英雄,九流的好汉,各界的施主,今天是九月初九重阳节。咱们就利用这个喜庆的日子,召开天下英雄大会。今天前来参加我们这个盛会的,有各门的门长,各派的派主;有侠客,有剑客,还有许多无名的隐士。真是盛况空前、前所未有!贫僧代表铁扇寺八百六十名师徒,向各位视以节日的问候!祝大家平安岁岁,岁岁平安!阿弥陀佛!”众人热烈鼓掌。济慈又提高嗓门儿道:“众位,为庆祝我们这个节日,贫僧特请来雍亲王府的御教师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为大家表演内家功!现在,就请童侠客登台献艺,大家欢迎!”“哗!”掌声排山倒海般震荡着群山,发出阵阵悦耳的回声。

  济慈说完了,哥儿俩“噌噌!”从台上跳下来,走到童林面前,微微一笑道:“童侠客,请吧!”雍亲王胤禛用手拍了拍童林的肩头,鼓励道:“海川哪,这可是你露脸的好机会!好钢使到刃上。现在可就看你的了,登台吧!”

  童林一笑道:“谢王爷的鼓励,我就献丑了!”

  再看童林,迈大步,分人群,来到比武台下。他把大衫往腰里一掖,脑袋一晃,使了个旱地拔葱,“噌!”一下就跳起一丈八尺多高,再看他用左脚一登右脚的脚面,继续提气,“噌!”一下就跳上了比武台。众人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童林站在台上,冲台下四周的人们一抱拳,道:“哟——呔,父老兄弟们,各位师父们,在下就是童林童海川。我是京南霸州童家庄的人。奉师之命,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武术,以振兴内家拳。不过,我是粗拳笨脚,很拿不出手去。蒙济慈、济源两位师父看中,把我请来,我不得不现现丑。如有不到之处,请各位师父多加指教!”

  童林说完了,往下平了平气,定了定神,又在台上转了几圈。然后一拉架式,走行门,迈过步,就练开了无形八卦柳叶绵丝掌。台下鸦雀无声。

  济源和济慈是头一回看童林练掌法,因此他们俩就十分注意。一边看,一边低声耳语:“师兄,童林这个娃娃果然名不虚传!他这掌法是按外伤内,含有鹰爪力、铁砂掌、大力金刚掌、大力昆仑掌的功夫。打山山开,打地地裂,横推八马倒,倒拽九牛回。出掌真有千斤之力!好,确实是好掌法!”

  不只是他们俩称赞,就连正宗十三派八十一门来的门长,也全都挑大指称赞。

  再看童林,把六十四路柳叶绵丝掌练完了,一收招,台下又是一阵掌声。童林就想下台,就听台下有人喊道:“童侠客,给我们练一趟子母鸡爪鸳鸯钺吧!”童林一看盛情难却,伸手从鹿皮套中拽出双钺,冲台下众人一抱拳。“嗨!”镗啷啷,就练开了子母鸡爪鸳鸯钺。但见钺光闪闪,童林身形转动如飞,呼呼挂风。台下赞声四起,久久难落。

  童林练完收招,气不长出,面不更色。他把双钺一并,插入鹿皮套,冲台下众人一抱拳,含笑致意。他就准备要下台。

  就见从台下蹦上来一个人。来者高声喊到:“童林,你先慢走!”童林一惊,回头观瞧。嚯,就见身后站着个大个儿。平顶身高九尺挂零,宽肩膀,大肚子,粗胳膊,大长腿,大脑袋瓜子,大眼睛,大鼻子、大嘴,真是五大三粗哇!一张脸灰中套紫,紫中套青。两道大抹子眉,一双大花眼,称砣鼻子、一字嘴,两个虎牙齜出唇外,满头卷毛红发,穿一身古铜色的短靠,背后背着一对锯齿飞镰大砍刀。

  童林看罢多时,并不认识。他冲来者一抱拳,道:“朋友贵姓?拦我童林所为何故?”这家伙听罢,大嘴一咧,笑道:“哈哈哈!童海川,你的名声也太大了!听说你一出世就掌打铁背龟雷春。还在杭州擂上掌打了铁背罗汉法禅。双钺分双剑,北高峰献艺,人送绰号紫面昆仑侠。皇上还亲自接见了你,并且还在北京扬名三日,你还得了一枚御赐的金牌。童林哪,你这脸从地上都露到天顶上去了!武林之中没有一个超过你的人。我以为你的武艺有多高、多神。方才我看罢你练的内家功,真是大失所望啊!闹了半天你这点能耐也太平常了,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你这算什么能耐呢?这就叫内家功夫?就你这两下子,还敢口出狂言,要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武术?童林,我真替你害臊!可能你听了我这些话会不服气。来来来,咱两个比一比,你要能把我赢了,凡是我这个门户的人都承认你是个大武术家!你要赢不了我,你就把‘震八方紫面昆仑侠’这八个字给我抠下去,你还回家种地去!”

  童林微微一笑道:“朋友,我方才说过,我这两下子名不符实,空有其名,没有其实。我也没敢在人前显耀。朋友,既然您说我不行,那么请问,我哪个地方练错了?请您指出!您若能指出来,我就拜您为师!”

  “这个——嗯——”这位被童林问的没词了。再看此人把脑袋一晃,眼睛瞪得老大,反问道:“童林,我指什么呢?都不怎么地!哪一招都不行!你是不是不服气?休走,招掌!”话音未落,这小子往上一冲,奔童林劈面就是一掌。

  童林一闪身,用胳膊一挡,道:“且慢!朋友,想比武吗?”“对!”“好,谁来我都欢迎!但我得弄明白您是哪一位?贵姓高名?仙乡何处?您是哪个门户的?”“哈哈,闹了半天,你还不知道我是谁!某家乃云南太华山莫家寨的,我们父子九人,号称莫家九横。我乃是老大,人送绰号飞天魔莫永忠是也!”

  童林听罢就是一愣!他又问道:“你叫什么?”“飞天魔莫永忠!”莫永忠重复了一遍。再看童林紧咬牙关,心中暗想:“这小子恶贯满盈,该着他死,今天就送到我面前来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