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二八回 过三关病太岁斗智 中一计霍天章生疑

  且说在酒席宴上,有一个人对张方产生了怀疑。这个小子在第八张桌子上坐着,离得较远。就见此人手端酒杯,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张方,上一眼,下一眼,看个没完。书中代言,这是谁呢?这小子叫阴阳术士谢天机,是峨眉派的。谢天机也是应约而来的,他跟张文礼的关系不错,两年以前还到过海外颠池岛,并拜访了张文礼。张文礼还让他在颠池岛住了半个月,因此,他十分熟悉张文礼。方才张方说自己就是张文礼,这就引起了谢天机的怀疑。他怎么看,怎么不像;不像吧,还有点儿像。谢天机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呢?谢天机长得两只鹞鹰眼,他这双眼睛可太好使了。看来看去,心说:这哪是张文礼,他分明是病太岁张方。这小子涂了脸,粘了胡须,跑到这儿来假装张文礼老剑客,胆子可不小哇!

  谢天机想完刚要说,又咽了下去。他一琢磨:事关重大,谨慎为妙,我还得好好地看一看,没有十分把握,我不能胡来。谢天机想到这儿,端着杯酒,就来到了张方的面前,笑着说道:“哈哈哈,老剑客久违了,您还认得我是谁吗!”这是试探。谢天机心说:我在你家住了半个月,咱俩早晚共事,处得非常熟,这事情才过了两年,你说什么也不能不认识我。今天你要认出我来,你就是张文礼;你要不认识,那你就是张方。

  谢天机这么一问,还真把张方给问住了。张方抬头一看,对面站着的这个小子,个头儿比自己高了点儿,长得尖嘴猴腮,骨瘦如柴。脸发青灰色,断梁胡须,一对黄眼珠子直往外放光。背后背一对分火蛾眉剑。张方看了半天也不认识,心说,看此人面带奸诈,是不是来对我进行考验?我要叫不出他的名字来,当场就得露馅。叫他的名字,可我又不知道呀!张方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不亲假亲,不近假近,把酒住桌子上一放,故作惊讶道:“哎哟,哈哈哈,是你啊,我说你还挺好吧!”“啊——啊——”谢天机一听,心说:这是模棱两可的话,但我又没法问。

  想到这儿,谢天机又道:“来来来,老剑客,我敬您一杯酒!”说着话他拉了把椅子,坐在张方的身旁。一对眼睛不时地打量着张方。病太岁够多聪明呀!他一看这小子的言行举止,就知道他安心不良。心说:这小子大概瞅出我的毛病来了。我要稳重,霍天章没看出来,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了,张方心里头这么想,表面上高高兴兴,海阔天空地说个没完。

  谢天机就问:“老剑客,您是从家里来的吗?”“对了,我从海外颠池岛来。”“您家里那盆花还在吗?”谢天机又试探道。因为张文礼爱养花,他家里有一盆十分珍贵的花,叫七色黑牡丹。张方一听,赶紧顺杆爬,道:“在的,在的!我平生就爱养花,临行时我还委托专人看管。他们要把我那盆花养死了,我可不答应。”“是是是。哎,老爷子,您那盆花叫什么名来着?挺好听的,我就是想不起来!”“——”张方心说:坏了。这小子刨根问底,我怎么能答出来呢?

  张方想到这儿,假装打了个嗝儿,又道:“哎哟,走道走急了,怎么喝了这酒肚里头不舒服呀!天章啊,搀我到外边过过风!”张方故意岔开话,想借机会躲出去。

  谢天机一看,全明白了。他把椅子往旁边一放,噔噔噔,回归原座。他冷不丁喊了一嗓子:“诸位,大家静一静,他不是张文礼,他是奸细张方!”他这一嗓子,好像一颗炸弹似的,把在座的人都震惊呆了!“哗!”大雄宝殿就开了锅了。

  张方闻听此言,惊恐万分。他怕什么,就来什么,但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张方心中一翻个儿,反倒镇定下来了。心说:你认出老子,又怎么样?爷爷大不了是个死呗!我张方出生入死几十次,我就不信这回你能把我如何。张方心情稳定,手捋假须,瞪眼盯着谢天机。心说:小子,你这模样,我记住了。今天我要不死,我必报此仇!

  这时候,济源站起来问道:“谢老剑客,你方才说什么?”“二位师父,他不是张文礼,他是张方啊!”谢天机手指张方道。“弥陀佛!”济源听罢此言,拽出十八节铜球鞭,济慈一撩衣服,从腰间拽出十三节龙骨鞭。他们俩一拉家伙,其他众人也都各亮兵刃,呼啦一下,把张方就围在了当间儿。

  此时此刻,张方是插翅难逃哇!他不由得暗自叫苦!我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如果我那七星九瓣混元胆在的话,那该有多好哇!但现在我束手无策,只能假充镇定。

  单说济源、济慈,来到张方近前,翻了几眼,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张方咳嗽了几声,不解地问道:“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呀?无缘无故,平地起骨朵儿。方才那小子是谁呀,你怎么能说我不是张文礼呢?你刚才还说什么?说我像一个张什么方、张什么圆的,真叫人可发一笑!天章,这是怎么回事呀?”

  霍无章也是一愣!虽说他十二年没见着师父,但也不会不认识。他又看了看张方,心说,他确实是我师父,这怎么能错得了呢?张方一问他,他赶紧起来道:“老师,这个事也不奇怪,有的人没见过您,难免认错!”说罢,霍天章又来到谢天机的面前,道:“谢老剑客,能这么开玩笑吗?你怎么就说他不是我老师呢?”“哎呀,霍英雄,你师父什么模样,你难道不认识吗?二年前,我在海外颠池岛呆了半个多月,跟他老人家食则同桌,卧则同榻,行则并肩,坐则促膝。我们俩形影不离。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我无一不熟。这个人肯定不是你师父,而是奸细张方。他那脸是抹出来的,胡子是粘上去的!”

  “啊!”霍天章也是一愣,圆睁二目,瞪着张方。

  张方假急发威,也来了脾气,把酒杯往地下一摔,霍然站起来道:“唉,人还是不贪热闹的好。我在海外颠池岛呆着有多么自在!为了看热闹,我才来到云南。没想到刚到铁肩寺就遇上一条疯狗!他娘的,我还让狗给咬了一口!我说方才叫唤的这位,你是谁?”“阴阳术士谢天机!我是峨眉派的。你连我都没认出来,你哪里是张文礼!”“我说谢天机,你算个什么东西?虽然你到我家去过半个多月,我也热情款待了你,但事后,我就忘了你的名姓,因为你不是显赫的人物。如果你是济源、济慈师父,或者是在位的高人,我还能忘得了吗?你是野鸡没名,草鞋没号。你只不过是个扛旗的小卒,我记你有什么用?这又有什么惊奇的呢?方才你还说我是抹的脸,粘的胡子,你可欺人太甚!”

  “哈哈哈,张方,算你能说。咱们这么办行不行,当场试验,用水给你洗洗脸,等把你的脸洗干净,把胡子洗掉,看你还有何说!”

  大伙儿一听,齐声赞成道:“对!”“同意!”“好办法!”

  张方听罢,腿肚子都转筋了。心说:坏了!我这脸上涂的是颜料,那还能洗不下去吗?事逼此处,我如果不洗,就等于认输。哎,罗老剑客对我说过,他说这种颜料不怕洗。我干脆就试一试!想到这儿,张方一笑:“哈哈哈,好吧!有道是,好货不怕试验,真金不怕火炼!”

  济源、济慈点了点头,吩咐道:“拿水来!”工夫不大,两个小和尚端来一大铜盆热水。另一个和尚又拿来了牛油肥皂。这种肥皂专去油腻。

  张方挽了挽袖子,掖了掖领子。一哈腰,用手搅弄搅弄盆里的水。他边搅弄边想:只要我脸上这颜色一掉,我就把这盆水先扣到济源的脑袋上。然后我火烧铁扇寺。张方用手往脸上撩了一把水,滴下来的水清澈如故。他又撩了几把,盆里的水仍然没变色。张方的心里就有了底儿。他用水洗了一遍,然后又打上肥皂洗了一遍,脸上仍然没掉色。他又拽了拽胡子,还挺结实。张方乐呵呵道:“诸位都看看,洗一遍不算,咱洗三遍!”又洗了两遍,张方脸上仍未掉色。

  大伙儿看罢,都泄了气,不约而同都把目光投向了谢天机。谢天机心说:怪呀,怎么没洗下来?“几位师父,这不算,他这种颜料是特殊的,用一般的水和一般的肥皂是洗不下去的。不信您再拿来点矾,用矾水肯定能洗下去!”谢天机得意道。济源一听,十分赞同,吩咐一声:“拿矾来!”

  张方心说,这小子真够缺德呀!还让我用矾水洗脸。可不是吗?颜料一见矾,互相溶解,肯定能洗掉。但是,张方又不能不洗。这时候,就见两个和尚拎来两木桶水,一桶热水,一桶凉水。他们又扔进水中一把矾,搅拌搅拌。

  济源用手一指木桶,道:“老剑客,请净面!”“咱把话说到前头,这玩艺儿可是矾水,一旦要把我的面皮烧坏,我可要找这小子的麻烦,也要跟你们铁肩寺算一笔账!”张方来到桶边,哈腰往脸上撩了几把水,面色没变。又洗了一阵子,仍然如故。

  “谢天机,你还有什么主意?”张方乐呵呵道。“嗯——”谢天机心想:他明明是涂的颜料,怎么就露不了相呢?不行,我不能善罢甘休。想到这儿,他又有了主意。谢天机来到济源、济慈的面前道:“二位师父,再用老醋洗!”“弥陀佛,拿醋来!”济源又吩咐了一声。

  两个和尚又端来了一大盆醋,让张方洗。张方一咬牙,又用醋洗了一遍,面色未改。这也说明人家罗老剑客的技术高强。那位说这洗不下去可怎么办呢?人家自己有解药。

  张方洗了三次,脸色不变。谢天机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往那儿一站,低头不语。

  张方用手一指谢天机道:“喂,你还有什么招哇!我看你干脆来一根根地把我这胡子拔下去得了,你干脆过来把我这张脸皮也撕下去得了!混账东西,我看你鬼头蛤蟆眼的就不是个好东西!老朽我岂能答应于你?!”说着话张方拉架子要过去拼命。济源、济慈赶紧给解和道:“老剑客息怒,老剑客息怒!谢天机也是好心,他怕有奸细混入我们铁扇寺,故此来出了这么些招。这也怪他多心了。咱们都是一家人,老剑客,您消消气,呆一会儿让他给您赔个不是!老人家您看如何?”

  “算了,算了,算了!听你们这一说,你们就是向着谢天机,对老朽还有疑心。我也不参加这个盛会了,这哪是个英雄会?这是是非坑哪!我哪儿来哪儿去吧!天章哪,送送我!”“唉!”其实霍天章也生气,心说:谢天机,你算个什么东西?哪有你说话的地方?你硬说我老师是假的,还搬出个张方来吓人。等我把老师送走再说,咱俩得算算账!要没有你在这儿捣乱,我师父能走吗?

  霍天章背好了五毒飞天弩,挎好了兵刃,跟张方往外走。济源、济慈留不住了,不断地在旁边赔不是。张方一回头道:“算了,算了,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我要不死,咱们还有见面的时候。二位师父请回,招待别人去吧!老朽告辞了!”

  济源、济慈把张方送到半山腰才回去。

  霍天章边走边说:“师父,您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大人不见小人怪。因为他不懂事,您就走了,是不是不值得呢?”“孩子,我这个脾气你还不知道?你师父我向来不容小人!他有一,就有二。我何必要受小人的气呢?回到家里呆一呆,那多美呀!”“噢,也是!”霍天章把师父送到帽儿山的山口,他就站住,道:“师父,恕弟子不孝,我不远送了。您老人家路上保重!”

  张方一想:那哪儿行呢?我在这也不能伸手,因为山上这儿还有不少罗汉兵。我得把他领到没人的地方去。想到这里,张方接茬儿说:“天章哪,你我十二年没见,怎么连一点师徒之情都没有?再远送我一程不行吗?”“唉,行,行!”霍天章照样往前送。张方唠唠叨叨,脚下一拐弯儿,直奔甘家堡。

  一开始,霍天章没觉察出来。走着走着,霍天章放眼往四处一看,就觉着不对劲儿,便问:“师父,您这是上哪儿去?”“到前面办点事。”“师父,别去了。您知道前面是哪儿吗?”“什么地方?”“前边是甘家堡。童林他们都在这儿住着,走来走去,不就走到人家家里去了吗?应当顺这条道走!”“你说谁在这儿?”“童林童海川。咱们的仇人都在这儿!”“哎,这也值得大惊小怪?那咱就去溜达溜达,我倒要瞅一瞅这童林长得个什么模样,他怎么就能有那么大名望,他究竟有何本领?我还不服他,我得和他伸伸手,一高兴我非得把他的脑袋捎走了!”

  “师父,那可太危险了,那里不只童林一个人。他们党羽甚多,而且大部分都是成了名的剑侠,就凭你我师徒,怎能打得过他们?老师,还是不要冒险的好!”“小子,你要害怕,你就回去。反正我是不怕!”张方嘴上这么说,手却抓着霍天章不放。

  眼看就要进甘家堡了,张方就加快了脚步。霍天章左右为难,嘴说不去,脚还往前挪动着。一边走,一边劝张方:“师父,不行啊!到时候您老人家悔之晚矣!”“哈哈,我说无章,你怎么越活越胆小?慢说是个童林,就是四大名剑,我也不怕!”俩人说话的工夫就进了甘家堡。霍天章的心里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他对张方产生了怀疑。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