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二七回 甘家堡巧装瞒众目 铁扇寺妄语醒贼人

  且说张方听罢罗错的话,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来到众人面前拱手说道:“师叔,师伯,各位,我倒想起一个办法来,可以为夏老英雄夫妻报仇。我打算化装改扮成张文礼,混入铁扇寺,用鱼肠剑刺死霍天章。大家以为如何?”童林摇头道:“不行,那样风险太大,你化装得再像,也瞒不住霍天章。这样岂不弄巧成拙?”张子美也直晃脑袋:“孩子,这个险可冒不得,咱还是另想它法吧!”在座的人没有一个同意张方这么办的。只有罗错没有言语。张方就问罗老剑客:“老剑客,您老人家的绰号叫幻术老魔,听说您有一种绝艺,叫做乾坤大挪移。您不是能把一个人化装成另一个人吗?今儿个咱就看看您的手段。您说我化装成张文礼行不行?”“哈哈哈!”罗老剑客一笑,道,“我也不敢说行,咱们先试试看吧!”说着话他站起来,把张方领到了厢房,关上门,不准任何人观看。

  罗错让张方坐在椅子上,在对面还放了个镜子。罗老剑客把小箱子往桌子上一放,打开箱盖儿,从里边取出十几样东西。都是什么呢?颜色,假面具,各种各样的胡须,还有其他应用之物。罗错端详端详张方的面部,沉思了片刻,就开始给张方化装。先给张方勾了脸,涂了颜色。张方这张脸太黄,像个病人似的,而张文礼是个红脸膛,因此就要在张方的脸上涂一层淡淡的红色,然后,又给他粘上胡须。罗错发现张方的鼻子有点塌,就又给他粘了粘鼻梁子。总而言之,罗错按照张文礼的样子给张方精心化了装。化完装以后,他让张方自己看看。张方对着镜子一看: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罗错又告诉他:“张文礼走起路来可不像你这个样子。你的腰再塌一点,走道再稳当一些。另外,张文礼的嗓子发嘶哑之声,而你的嗓子却尖了点,你得变一变嗓音。来,我教给教给你。”

  这爷儿俩一直折腾到天亮,众人都等不及了,该休息的就去休息了。张方一看天亮了,再想进铁扇寺报仇,已经晚了。好在离重阳节还有好几天,今天晚上再去也不为迟晚。他回屋和罗错睡了会儿觉。下半晌,爷俩继续练习。罗错一看,张方真聪明,一教就会,活脱儿就是张文礼。罗错又告诉了张方,张文礼这个人爱吃什么、爱用什么,有什么毛病,张方牢牢记在心上。

  晚上掌灯之后,酒饭摆好了,童林让刘俊请他们二人吃饭。刘俊来到厢房门口,捂着嘴直乐:“我说二位,该用晚饭了,你们俩歇一会儿吧!”门一开,罗老剑客出来了,乐呵呵来到正厅,大家起身让座。童林就问:“张方呢?”“张方随后就到!”言还未尽,张方就从厢房走了出来。他咳嗽一声,道:“这儿是什么地方?老朽怎么走到这儿来啦?我怎么一位也不认识呢?”

  众人一看,大惊失色!心说:这是谁呀?怎么来了这么个老头儿?挺大个脑袋,皱纹堆叠,年迈苍苍。眼皮挺大,须髯飘洒前胸。走起路来直哆嗦,可能这是因为他太老了吧!大家谁也没认出是张方。张方噗嗤一笑:“诸位,你们看我化装得像不像?”众人哄堂大笑,道:“太像了!”那位说大家认得张文礼吗?不认识。尽管如此,因为他不像是张方了,所以大伙儿才说“像”。

  张方入座,摇头晃脑道:“我要能把诸位瞒住,我就能瞒过霍天章。听罗老剑客说,霍天章跟他师父已经十二年没见面了。今天晚上,我保准能成功!”大家在开始的时候反对,现在一看张方化装得这么像,也就没有异议了。

  饭后,张方又跟罗错打听了些事情,这才起身告辞。夏莹莹一直把张方送到庄子外面,并且一再叮咛:“少剑客,你要多加谨慎,能报仇就报,不能报仇就回来。千万别出事!”“姑娘,你放心,只要我张方认为能办到的事情,不管如何,我也得把它办成。你就听喜信儿吧,我非把霍天章这小子活擒来不可!不过,你转告我童师叔和我爹,四更天左右,你们要布置一番!”姑娘点头答应。张方摸了摸腰里的鱼肠短剑,然后就奔铁扇寺而去。

  夏莹莹回转甘家堡,见着童林,把张方的话转述了一遍。童林点了点头,大家行动起来,就作好了准备,张下天罗,摆下地网,就在这儿等候霍天章。按下老少英雄如何,暂且不提。

  单说病太岁张方,迈大步来到铁扇寺的山下,惊动了守卫山口的罗汉僧。这些和尚一看从山道上走来一位年迈苍苍的老人,赶紧晃齐眉棍把道路给拦住了:“弥陀佛,站住!老头儿,你是干什么的?”张方直了直腰,反问道:“这是云南昭通府帽儿山铁肩寺吗?”“对呀!您找哪位?”“我有个徒弟在这儿,我打算要见见他!”“你徒弟是哪一位?”“我徒弟叫九头神雕霍天章。烦劳各位给捎个信儿,就说他师父张文礼来看他!”“您老叫什么?”和尚又问了一句。“我叫张文礼。”“您等一等!”一个和尚到里边去报信儿。

  单说铁扇寺里的两个当家的,正在屋里款待客人。现在他们请到的客人是一千四百八十二人。这一千多人还有的带着仆人,实际不下三四千号。庙里庙外,前山后山,全都住满了,不用说别的,光做一顿饭,也够忙活一阵子的。今天晚上,济源和济慈在大雄宝殿之中,盛排酒宴,款待来宾。院里院外、走廊、大殿、左右厢房,人们叽叽喳喳,耳鬓厮磨,擦肩碰背。小和尚们出出进进,准备荤素两样酒席,那真是热气腾腾,香味扑鼻啊!大殿之中笑语欢声,人们高谈阔论。在正当中的一张桌子上,全是些高贵的客人,由济源济慈亲自陪伴。在座的人都是些谁呢?有陕西麒麟山的铜头铁背矬脚佛灵空长老;有安徽黄山登云一线天大佛寺的望月谈经壁和老方丈;还有大西天天山派的三佛:血手轮回再生佛海潮、取命追魂再造佛海江和露骨佛海方;另外还有西藏拉萨太阳城布达喇嘛宫的乱世飞魔西尧达措。往下数:还有小西天八角台八角寺的黄袍法王空空、绿袍尊者空心,红发女人魔空阴。这些人都坐在上垂首,面前摆的都是素席。挨着他们这张桌,还有一张桌,四周坐的人也都了不起,头一个是金头寿星霸台湾独角铁达魔五空和尚;声震台湾力贯中原羽化三次不老仙清水真人;一目了然佛莫空;千里独行一根钉善恶虎和卧云彩凤善王莲。再往下就是九头神雕霍天章,其他的人咱就不一一细表了。

  这时候,人们纷纷过来给霍天章敬酒,祝贺他打死夏九霄,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了仇。霍天章还觉着挺美,冲人们直说客气话。正在这个时候,报事的小和尚进来了。他来到济源、济慈的面前道:“弥陀佛,禀报二位方丈,门前来了位老者,自称叫张文礼,说要见他徒弟霍天章。”“噢,他老人家怎么也来了?”济源、济慈放下酒杯站起来。霍天章也听见了,他拉开椅子站起来问道:“我说小师父,你说的那个人是什么模样?”“小个子,长胡须,大嘴叉,走起路来有些吃力,说起话来声音嘶哑。他说是您师父!”“可不是嘛!”霍天章真是喜出望外,心说,我老师可是好静不好动的人哪,他老人家露一次面也不容易!莫非这九月九重阳会把他老人家也打动了?

  想到这,霍天章冲大伙儿一抱拳,道:“各位,失陪了,我去接我老师!”说完他高高兴兴就往外走。济源、济慈一想:这么高身份的老剑客到了,我们也得出去接呀!让众人吃喝着,他们俩也跟出来了。十八罗汉僧在后相随。

  单说霍天章,一溜小跑来到盘山道上,手搭凉棚往下一看,正是老师啊!“师父,师父,哪阵香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啦?徒弟我在这呢!”霍天章边喊边往这边跑,工夫不大,就来到了张方的面前。

  此时张方心跳作一团,不由暗道:输赢胜败就在此一举了!罗错说我特别像,那都没有用,主要是能瞒过霍天章。张方一看这意思还有门儿,霍天章还真没认出自己来,张方这颗心就稳当下来了。他把腰往下一塌,手捋假胡须,轻轻咳嗽几声,假喜道:“哎哟,天章哪,十二年没见你了,你可变老了!”“师父,十二年的光阴可不短哇。您也老多了。请上受我一拜!”啊呀!霍天章趴在地上磕了四个响头。他刚站起来,济源他们就到了。他们没见过张文礼。只闻其名,未见其面。

  霍天章刚给他们介绍完,就听济源道:“阿弥陀佛,老剑客,欢迎欢迎。您老人家大驾金身,光临敝寺,真使铁扇寺生辉,是我们师徒的福分。贫僧迎接来迟,当面恕罪!”张方心中暗笑:行了,把这两个老秃驴给瞒过去了。张方想到这儿,点头道:“不敢,不敢!请问二位师父是谁?”霍天章又向老师介绍了他们二位。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你们这是少林正宗,有出息,有出息。不然的话,老朽也不来了,我就是为了开开眼!”“老剑客您太客气了,您往里请!”霍天章还真孝顺,用胳膊搀扶着张方。张方心说:你别套近乎,一会儿我就收拾你!说话之间,转过盘山道,越过山门,就来到了大雄宝殿。

  在场的人,呼啦!一下全站起来,纷纷让座。张方频频招手,点头示意。济源、济慈把张方让到正中央的那个桌上。张方仔细一看,这桌上的人他全认识。张方心说:这桌上的全是硬茬儿,一旦要认破了我,就得把我捏扁了!他现在横下一条心,往椅子上头一坐,咳嗽了几声,霍天章过来给老师捶捶背,又问:“师父,您怎么还咳嗽?”“老了,不中用了。路上受了点风寒,所以就不断地咳嗽。”“您老没带着药吗?”“忘了带啦!”济源、济慈命人拿来最好的丹药,给张方吃下去。霍天章又问:“师父,您是从家里来,还是从别处来的?”“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为师一向好静不好动,有什么热闹我也不想看。前些日子我正在海外颠池岛练功,孩子们给我捎信,说九月初九在云南帽儿山要开英雄大会,看一个叫童林的登台献艺,这是大清建国以来的头一次。听说还惊动了三山五岳的英雄、五湖四海的朋友,八十一户十三宗内外两家的高人都来了。为师一听,百年不遇,因此也就动了这个心。这次我是从家里头来的。”霍天章大笑一阵,又道:“师父,您应该来。正像您刚才说的那样,这次的盛会非同寻常。咱甭谈童林那面。您就看看这铁肩寺,请来了多少高人。能数上名的,就不下三百多位。师父,您来参加盛会,真是为大会增光啊!”“哎,可不能这么说呀,混蛋东西,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不怕叫人家笑话吗!这么大年纪了,说话还一点也不注意!”

  济源赶紧解释道:“老人家,您别生气,霍师父说得完全对,一点儿都不过分。老英雄,您就别走了,就住在我们这儿吧!”“不行,不行。我还有点小事,到九月九重阳会再见吧!”霍天章听罢一愣:“师父,您怎么还要走?眼看就到重阳节了,您就在这住下吧!有什么事情等重阳会完了再说。”“哎,小子,你哪知道,这个事非办不可。因为关系到我师徒的命运!”霍天章闻听就是一愣。但他又多了个心眼,当着众人的面,就没往下问,怕老师有为难之处。

  这时候,济源、济慈过来给张方满酒,张方也不客气,一扬头,就是一杯。他连饮了三杯,不敢再多喝,他知道,拖的时间越长,对自己就越是不利。想个什么办法把霍天章骗出去呢?

  哪曾想,这会儿已经有一个人对张方产生了怀疑。这个人是谁,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