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二六回 夫妻惨死忧群心 罗错片言亮双眼

  且说霍天章扣动扳机,朝夏九霄就打出一支飞天弩。夏九霄是专门研究这类东西的,他一看来者手中端一暗器,就加了防备,所以这弩箭一到,老剑客使了个金钢贴板桥,腿往前蹬,身子往后仰,“嗨!”这支飞天弩就打空了。夏九霄刚往起一站,“咔吧哧!”一声,第二支弩又到了。老剑客甩脸往旁边一转身,这支弩贴着他的鼻子就过去了,还没等他转过脸来呢,“咔吧哧!”一声,第三支弩就到了,夏九霄的身子再快,哪有弩箭来得快呀。

  这支弩箭正扎在了他的肩膀上。由于离得近,再加上这弩箭的劲也大,这一下子扎得深可见骨。弩尖儿都扎到骨头上了,把夏九霄疼得大叫一声,噔噔噔!退出十几步去。他甩头一看张方他们已经跑远,老头儿不顾一切,抹头就跑。

  霍天章啪啪又打出两支飞弩,都落空了。他有心继续追,抬头一看离甘家堡不远了,心说:算了,这一下就足以出气了。我这弩箭上有毒,打上你就活不了哇!就是放你走,你还能活吗?因此,霍天章才收弩回去。济源命令一声,群贼回寺,按下他们不说。

  单说夏九霄,勉强追上张方他们。大家一看老爷子受伤了,赶紧围拢过来。再看老英雄疼得缩成一团,面色更变,都不会说话了。张方哈腰把夏九霄背上,沈三娘、夏莹莹前后保护,就进了甘家堡。

  刚一进堡子口,就碰上站岗的庄兵。这些庄兵都是甘风池手下的人。他们一看对面来了几条黑影,全把箭搭弓上,举起来说道:“站住!干什么的?”张方赶紧回答:“自己人,张方是也!”庄兵一听是张方,紧忙把灯笼点起来,迎接张方。有人回去报信儿。大家帮着把夏九霄抬回到甘风池的家。

  童林等众英雄得信后,全都出来迎接,众人一瞅张方这个模样,就知道遇上大事了。他们忙把夏九霄等人接到屋里。张方进屋就吵吵:“诸位,救人要紧!老剑客身受毒弩,生命危险,大家快帮忙!”

  大伙儿把夏九霄放到床上,一看肩头扎着支弩箭,鲜血把衣服都染透了。老头儿上牙紧咬下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童林问张方:“你怎么才回来?”“哎哟,师叔呀,一言难尽!”张方扼要地把自己的经过前后说了一遍,众人闻听,无不惊讶!童林代表诸位侠客和雍亲王谢过沈三娘和夏莹莹。这娘儿俩也顾不得许多,哭哭泣泣地为夏九霄的伤势着急。童林唤人把名医找来给夏九霄调治伤口。大夫用钳子把弩箭拔下去,把刀放在火里烤了烤,消了毒,将烂肉抠下去,又用手挤里边的黑血,挤净了血,又敷上止痛药,拔毒膏。后来又给老头喝了几粒灵丹妙药。

  时间不长,夏九霄就明白过来了。他睁开失神的眼睛左看看、右瞧瞧。沈三娘过来,关切地问道:“老头子,你觉着怎么样?”“爹,您倒是说话呀!”夏莹莹急忙叫道。夏九霄长叹一声,有气无力道:“老伴儿,你我这般年纪,现在已经到了分手的时候,我要先走一步啦!丫头,爹爹要跟你永别啦!”老头儿说罢,潸然泪下,屋里的人都哭了。

  张方一边抹泪,一边道:“老人家,您可别往坏处想,受点伤没关系,您能活一百三十岁。您只管安心养伤吧!”“唉,少剑客,多谢你的宽慰。我自知这条命保不住了,因为我中的是毒药弩,没法治。现在毒气就要归心,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我这条命!”“您现在觉着怎么样?”张方问。“我心中烦乱,四肢无力!”老头子就在临终前把该交待的事都交待清楚了,该说的话也都说了。童林众人围在床前,无法再安慰他了,大家是干瞪眼,伸不上手。

  夏九霄对老伴儿说:“夫人哪,你我夫妻一场,所生二男六女,如今两个儿子都已成家在外地,五个姑娘也都找了人家。唯独这老丫头莹莹还没许配人家,为夫死了也闭不上眼哪!老伴儿啊,你一定要给孩子找个年貌相当的男儿,我就是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沈三娘哭道:“老头子,你放心,咱的这么一个骨血,我一定让你满意就是了!”姑娘也哭了:“爹爹,您不要担心我的事,您还是将养贵体要紧!”

  老头儿拉着姑娘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方哭得比谁都心痛,就像个大孝子似的,连晃脑袋带跺脚。夏九霄又道:“老伴儿,你们要记住我的遗言,谁要给我报了仇,谁要能把我的仇人置于死地,谁就是我姑爷。哪怕他是八十岁的老叟,五六岁的顽童,我这姑娘也给他。你记住了吗?”“老头子,我全记住了!”

  这工夫老头儿紧咬牙关,眼睛直往外翻,五官挪移。大伙儿就知道事情不好,纷纷呼唤:“夏老爷子!”“老剑客!”就见夏九霄一蹬腿,脖子往后一挺,七窍流血,死在了床上。他一死,屋里的人全都哭开了。夏姑娘哭得背过了气,沈三娘也哭得死过去了,张方哭得用脑袋直撞墙。他为何这么伤心呢?因为夏九霄一家是他的救命恩人哪!老头儿要不救他,人家能死吗?

  童林一看这个场面,赶紧劝大家:“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是抓紧给老爷子操办后事吧!”甘风池马上派人把自己那口寿材给抬来了。寿材是什么?就是棺材。在封建社会,有这么个讲究,有钱人家的人,到了一定的岁数,就把棺材准备好了。每逢过年和自己的生日,还要把棺材摆出来。他们认为这是个喜事。那意思是说:我死了以后有安身之地了。所以甘风池也不例外,他也准备了一口大棺材。这口棺材的质量还不错,是用金丝木做的,外头还有柏木套,用大漆走了十几遍,比镜子还亮。

  众人帮忙给老头儿整了整容,找出新衣裳给他穿上,这才入了殓,把棺材盖儿盖好,用钉子钉上。人们又在院里架了两条长凳,把棺材放到凳子上面,摆好香案,点着素蜡。以雍亲王为首,童林等人在后,大家轮流祭奠。老太太和夏姑娘身穿重孝,在旁边陪灵。大家祭奠完了,又过来苦苦相劝她们母女二人。

  单说沈三娘,哭得眼睛发直,腾一下站了起来,把大伙儿吓了一跳,都认为老太太疯了。张方过来道:“老干妈,您怎么了?”“童侠客何在?”老太太问。童林赶紧过来道:“老人家,我就是童林!”“童侠客,老身有几句话,想跟童侠客你说!”“您请讲吧!”“我老伴儿死得太惨了!我看见追他的那个人了,名叫九头神雕霍天章。这个小子太毒辣了!他当初跟我老头子还是好朋友,哪曾想他翻脸成仇,帮济源夺去了我老头子的命。我真恨透他啦!我想找他报仇,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尤其老头子一死,我更无力气了。现在我打算跟老头子一起走!”“别这样。老人家,您要保重身体!人死不能复生。您老的身子骨还挺好,应当好好地活着,抚养女儿。至于报仇的事。您就交给我吧,童林我说话算数!”“童侠客,我相信你。不过,我还有个要求,我死之后,只留下我这个苦命的丫头,我就把他托付给童侠客你啦!我老头子说得明白,谁要给他报了仇,谁就是我姑爷。老也罢,小也罢,我们愿意把女儿给他。童侠客,你要切记莫忘!”老太太说着话,噌一下从腰里拽出一把小宝剑。

  大伙儿一看这小宝剑,太亮了,放出七彩的光芒。明白的人都认得,这叫鱼肠剑。这把宝剑失踪了几百年。在宝剑之中,它排头一个,百宝之首。它怎么落到老太太之手的呢?原来,这把宝剑流失到了国外。十二年前,夏九霄出国发现了这把宝剑,花了三千两白银买下了它。

  再看老太太把宝剑往脖子上一横,圆睁二目,道:“童剑客,我要跟你们告别了。谁要能为我们老夫妻报了仇,就将此剑相赠。丫头,娘走了!”大伙往上一闯,想夺她手中的宝剑,可是已经晚了。就见老太太一转身,噗嗤一声,红光喷射,老人家死于非命。

  众人又抬来一口寿材,把老太太入殓,将夫妻俩的棺材并排而放。大家轮流参拜。夏莹莹把嗓子都哭哑了。她也想死,但被大伙儿给拦住了。前有车,后有辙。别让老太太的悲剧重演。因此,人们看得姑娘很严。因为别人跟夏莹莹都不认识,所以都站在较远的地方劝说姑娘。唯独张方和姑娘认识,他抓住莹莹的胳膊劝道:“姑娘,你可不能寻短见哪!二老死得这么惨,你要再死了,谁给他们报仇呢?你要死了,正称霍天章的心愿,你们老夏家死绝了,他们才高兴呢!就这一点,你也不能死。你要有志气,等把霍天章置于死地,开膛摘心之后,你再死也不晚!”

  这几句话还真起作用,姑娘不死了。她擦着眼泪对张方说:“我父母死得这么惨,就没有一个人给他们二老报仇!”张方的火也大了,脑袋一扑棱,道:“姑娘,我给报仇,你放心。我说话不算数,就是你养的!”这句话说走板了,大姑娘能养孩子吗?把童林气得“啪!”就给了张方一个嘴巴子。张方知道自己说走嘴了,又赶紧解释道:“姑娘,我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我也要给老人家报仇。我再求你点事,你把那小宝剑借给我,我就用这把宝剑去给霍天章开膛,摘心挖眼睛!”

  姑娘点头答应,就把鱼肠剑借给了他。张方把宝剑收起来,冲大伙儿一抱拳,道:“童师叔,各位师伯、师叔,兄弟们,我张方告个假,我要回铁扇寺给恩公报仇。这叫礼尚往来,我不给人家报这个仇,我就不够男子汉。没人家我哪有活命?没人家我哪有现在?诸位,我告辞了!”说完,他转身要走,二侠侯杰把他拽住了:“等等,张方,就你这个模样能报仇吗?你能打过济源还是济慈?如果那个霍天章用弩箭打你,你怎么办?”“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还不是胡来吗!光凭一时血气上涌,只能白白送命。咱不能干这种傻事。孩子,你别忘了,‘逢强智取,遇弱活擒’,你得拿出个办法来!”张子美听罢也道:“孩子,你鬼点子多,你不能想个招吗?”“爹爹,这阵儿我方寸已乱,我也没招了!”

  正这个时候,刘俊进来报告:“师父,门前来了个客人,说要求见您老人家!”童林一想:怪事,半夜三更还有客人?又一想:备不住是我们邀请来的人,赶路走晚了,这会儿才走到。想到这儿,童林对刘俊说:“把他请进来!”

  时间不长,刘俊把这个人请进来了。来人是个年迈苍苍的老者,一部银髯飘洒前胸,一根黑胡子都没有,这白胡须足有三尺多长。这老者长得活像个老寿星,身上还背着个箱子,一只手里拿着一对铁球,另一只手拄着弯弯的拐杖。大伙儿都不认识,谁也没见过。

  童林起身过去施礼道:“老人家,您是哪一位?”“嗯——这是甘家堡吗?”“对呀!”“这是甘风池的家吗?”“是啊!”“请问哪位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一指自己的鼻子道:“在下就是!”“哎哟,侠客爷,那就错不了啦。我是来找您的!”“老人家里边请坐!”老头儿手捋须髯,歪着脖子往院里看了看,又问:“童侠客,这是怎么回事?”

  张方心说:来的这个人眼睛锃亮,绝对是个世外的高人!所以他过来道:“老爷子,您甭问了。死的这两位是夏云夏九霄和他的老伴儿沈三娘。”“哎呀!”老者闻听,大惊失色,手中的一对铁球落地,砸碎了两块砖。见这老者扑进了灵棚,拍着棺材就哭开了:“兄弟、弟妹,你们死得太惨啦!”张方过来拽了拽老头儿的衣襟,道:“您到底是哪一位呀?”老头儿一听,心说;对呀,你看我光顾哭,连姓也忘了报了。老头走出灵棚,冲众人一抱拳道:“各位,怪我老糊涂了。要问老朽,祖居甘肃人氏,有个绰号叫宿命神医,罗错罗景尧,还有个绰号叫幻术老魔。”大伙儿都知道有这么一号,罗错罗景尧是活神仙,气死华佗,不让扁鹊。他是当世的名医,可惜他晚来了一步。

  原来罗错跟夏九霄交情至厚。三十年前,他们磕头拜把,结成生死的把兄弟。罗错听到重阳会的消息后,动了好奇之心,故此才来参加这个盛会。一路上,他马不停蹄,路宿风餐。罗错哭罢多时,跟众人一一相见。

  “老爷子,您先坐一会儿,我出去有点事。”张方对老头儿说。“什么事?”罗错又问。“我去给夏九霄夫妻报仇!”张方这一句话,把罗错给弄呆了,便问:“你给报仇去?你凭什么呢?”“就凭我浑身的本领!”“少侠客,慢说是你,就是老朽我也白给!”“老人家,那么您说该怎么办呢?”罗错沉思片刻,心生一计:“诸位,你们知道夏九霄死在何人之手?”“知道。杀夏老的那个小子叫九头神雕霍天章!”“噢,原来是他!是用五毒飞天弩给打的吧?”“对!”“哈哈哈,对霍天章这个人我太熟悉了。我跟他师父也有交情。他师父就是转眼不见三千里、踏破日月震山河张文礼,他长得跟你差不多,也是个小个儿。”老头儿这么一说,忽然打动了病太岁张方,他眼睛一亮,问道:“我说老剑客,您刚才说什么?他师父张文礼跟我这个模样差不多?”“对,差不多。你只比他年轻了些,你要上了岁数,长了胡子,活脱儿是张文礼!”“哈哈!”张方的眼球子一转,计上心来。

  欲知张方有何妙计,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