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二四回 夏莹莹挺身送张方 沈三娘举杖战济源

  且说正在沈三娘左右为难的时候,女儿夏莹莹过来道:“娘啊,您甭着急,我倒是有个好主意!”“莹莹,你有什么好主意?”“娘,不行我送他得了!”“哎呀,莹莹啊,那太危险啦!如果被济源发现,你怎么回答呢?”“娘,您放心。他要说好的,咱也说好的;他要不讲理,我比他还狠。实在不行就用武力解决!”“哎,你错了。济源、济慈都不是好惹的,而且他们党羽甚多。慢说是丫头你,就是为娘和你爹,也不得不畏惧三分哪!”“哟,娘,瞧您说的,我们头顶上还得压着个铁扇寺吗?连大气也不敢出,大话也不敢讲,连送个人的权利都没有,这还活着个什么意思?!”姑娘的脾气挺暴,在母亲面前大理大论,把老太太说得也没词了。

  “好吧,既然你愿意送,也可以。但一定要多加谨慎,千万不可惹是生非!”“是!我又不是个小孩子,能给您随便惹事吗?少侠客,随我来!”张方乐得把鼻涕泡都挤出来啦!心说:有福不用忙,无福跑断肠。今天该着我张方走时运,外加桃花运。我看这姑娘对我挺有意思。这次赴英雄会,我没白来,还弄了个花枝招展的大姑娘!张方又一想:我可不能往这上头想。我是上三门,要守正克邪。如果往这上头一动心,我非得让火烧死!原来,上三门有个规矩,寻花问柳,调戏妇女者,不但处死刑,还得用火往死里烧。

  再看姑娘把宝剑带好,披上斗篷,过去跟母亲辞行。沈三娘不放心,拉着姑娘的手一再叮咛嘱咐。姑娘就有点不耐烦了:“娘,您别唠叨了,我全都知道!”说完跟张方飞身上墙,出了九凤山庄,直奔东走。

  简短捷说,两个人行走如飞,眨眼就走出二十几里地。张方抬头一看,眼前闪出一个山口,张方现在才辨出了方向。他又往山口外边一看,靠山口有一片树林子,张方心说:这不是我们大伙看练武的那个地方?喔,看来我们已经出了帽儿山。想到这儿,张方是心花怒放。他冲姑娘一抱拳道:“夏姑娘,多谢你护送,请你留步吧,我可以自己走啦!”姑娘一笑道:“我再送你一程!”“不必了,请回,请回。咱们今后再见吧。我一定忘不了你的救命之恩!”说到这,张方刚一转身。可不好唆,就见对面伏兵四起,灯球火把把大地照得亮如白昼。山口已被封住了。

  夏莹莹和张方不由得一愣!夏莹莹仔细观瞧,为首的正是铁面伽兰佛济源,他身后是沙雁岭的五位寨主,以及众位高人。周围全是铁扇寺的僧兵僧将。就听济源一阵冷笑:“哈哈哈!阿弥陀佛!夏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呀。你不是说你没看着张方吗?那你怎么还亲自护送呢?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爹娘的意思?”两旁的人也跟着帮腔:“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吃里扒外,罪该万死!”

  夏姑娘一想:看来不说实话不行了。你别看夏莹莹是个女的,她的胆非常大。事到临头,她是毫不畏惧。再看她手按宝剑,迈大步走到济源的面前,道:“二当家的,您说的这叫什么话?谁没个朋友哇?我告诉你,我和张方早就认识,我爹和他爹是老朋友,你说我能不送他一程吗?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哈哈哈!丫头,你真能巧言狡辩。其实我已看见张方跑到了你的院里,你说没见着,因此贫僧就给你留了点面子,我们没进去搜。但是我派人暗中监视,听得明明白白,看得清清楚楚,你跟你娘合谋定计,护送张方出山。丫头,你是个孩子,我不跟你计较,等见着你的爹娘,我跟他们算账。眼前来说,你把张方给我留下,你还回你的九凤山庄!”

  夏姑娘一听,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道:“二师父,您言之差矣!方才我说的话您听明白没有?张方是我们家的客人,我有权负责护送。至于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你们将来再算。眼下你给我个面子,我必须把张方送出去!”“弥陀佛,你知道张方是什么人吗?为什么贫僧要抓他?这个小子作恶多端,可杀不可留。一夜之间,我们有一百多人丧命在他的手下。贫僧为了给死者报仇雪恨,我是非拿他不可!岂能允许你护送?不要多说,你赶紧门退一旁,让张方给我过来!”济源还想往下说,他身后五个咕都的火都上来了,说道:“老师父,哪有那么多废话跟她说,把她打死就得了!”

  说着话,这金咕都就蹦过来了。他晃着掌中的槊,奔姑娘的脑袋就砸。夏姑娘正愁没有理由伸手呢!就见姑娘拔出宝剑,和金咕都就战在了一处。这金咕都真厉害。他身大力不亏,兵刃沉,呼呼挂风。俩人打了二十几个回合没分输赢。

  银咕都一看,怕哥哥有失,也晃槊前来助战:“哥哥,你一个巴掌拍下响,我来了。这叫事从两来,莫怪一方!”这叫什么词呢?弄了半天他学汉语还没学好,说汉语说得是词不达意。就见这家伙抢槊朝夏莹莹打去。他们哥俩双战夏莹莹。过了十几个回合,他们仍战不倒姑娘。

  铜咕都和铁咕都一看,也上来助战。四条槊就把莹莹围在中间儿。

  张方在一旁一看,心说:我得过去帮忙,人家姑娘为的是谁呢?不是为了我吗?我怎么还能在身边袖手旁观呢?!想到这儿,张方伸手拽出吕祖套风锥,垫步往上一纵,加入战团。他跟姑娘来了个背靠背,这样就不用防备后边,两个人都受到了保护。几个人转圈打了一阵儿,四个咕都仍打不过他俩。

  济源在旁大怒,吩咐一声:“给我上!”一伙儿罗汉兵就上去了。他们手中都拿着齐眉棍、三节棍、七节鞭,这都是少林的家什。“哗!”往上一闯,把一男一女就围在了当中,这下子张方他们可受不了了,把夏莹莹累得吁吁待喘,张方累得张着个大嘴直喘粗气。张方一边打,一边对莹莹说:“我说莹莹姑娘,你受了我的牵连,要没有我,你何至于摊上这个危险呢?莹莹,你能逃的话,你就赶紧逃,走一个是一个,咱俩不能都死到这儿!”

  夏姑娘回笑说:“少侠客,你别往下说了,为你而死,我心甘情愿!”张方一听,心说:哟嗬,这是什么意思?他一高兴,噗嗤!噗嗤!当时就捅倒两个。捅倒两个能解决什么问题?捅倒两个又上来四个,他俩照样跑不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厌世婆婆沈三娘领着一伙人顺大道而来。本来老太太同意姑娘护送张方出山。姑娘走了以后,老太太回到屋里。刚一坐下,她就预感到不好,因此她又站起来。心说:我好糊涂哇,我怎么能答应姑娘送张方出山呢?那济源、济慈生性狡黠,最不好惹,如果他们布下天罗地网,不但张方走不了,连我女儿也得惨遭毒手!老太太这个后悔就甭提啦!就这样,她带着两个老妈、两个丫鬟、两个仆人和两个家人,在后就追。来到这里一看前头打得正火热,沈三娘大喊一声:“济源师父,手下留情,老身到了!”

  济源手搭凉棚一看是沈三娘,他还真给了个面子,冲僧兵们一挥手,“哗!”众人往左右一退,把张方和夏莹莹给露出来了。两个人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跑过去见沈三娘。老太太摆了摆手,让他们到身后休息。沈三娘硬着头皮来到济源的面前道:“二当家的,一向可好,老身有礼了!”“弥陀佛,沈三娘,我正想找你呢,你来的太好啦!我且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让你女儿莹莹护送张方?你知不知道张方是我的仇人?”老太太装糊涂,道:“二师父,您这是哪里话来?张方跟您是怎么回事,老身我怎么能知道?我们跟风流侠张子美都是老朋友,他的孩子来了,我们能不招待吗?张方也没跟我们说实情,老身怎知道?我派女儿送他也是人之常情。请二师父莫怪!”

  “哈哈哈!沈三娘,你真是老于世故,瞪眼欺骗人哪!好吧,就当你不知道,现在我告诉你,张方削了我徒弟机灵鬼的耳朵、鼻子,害得他人不人鬼不鬼。后来张方又跑到我铁扇寺下书,在我面前搬弄是非,我一时糊涂,把杨顺给打死。后来我又把他圈到鲶渔湾螺丝岛,没想到他晚上又继续行凶,打死杨顺的妹妹杨小玉和张龙、李虎,夺门而逃。不知这小子从哪弄来两个宝贝,又爬到铁扇寺大雄宝殿上行凶,炸死我们一百多人,血染丹墀啊!像他这样的人,我能饶了他吗?现在你听明白了吗?我抓他就是为了给死者报仇,给受伤者雪恨。你把他交给我吧!”

  “噢,是这么回事呀!小小的年龄,他怎么捅了这么大个娄子呀?!他从哪儿弄的这宝贝呢?”老太太装糊涂。她沉思了片刻,又冲济源一笑道:“二当家的,我看这样办吧,等到九月九重阳会那天再算账也不迟。今儿个呢,您就把面子赏给我,念在咱们两家的情分上,把张方暂时先放了吧。我们一定报答二师父的大恩大德!您看怎么样?”“不行。沈三娘,你也别往下说了,你要这么替他说话,那你就是张方的帮凶,你就是童林的走狗,我连你也不放过!”

  老太太闻听,把眼睛一瞪,道:“济源哪,不怕风大扇了你的舌头?怎么,连老身也不放过?你没想一想你配不配?要不是看着咱们有连山之好,老身我一怒之下早就打到铁肩寺,把你们这些秃驴杀的是一个不剩!今儿个你还来吓唬我来啦。来吧,今儿个老身就跟你较量较量,我看看你用什么来跟老身算账!”

  再看沈三娘,把长大的衣服甩掉,举龙头拐杖“嗖!”往前一蹦。

  张方一瞅,心中暗道:老太太好凶啊!沈三娘手中的龙头拐杖呼呼挂风,把济源打得一个劲地往后退。济源从腰中拽出十八节钢球鞭,他这条鞭可厉害啊,一共十八节,都是大圆铜球。这一个铜球就有一斤八两,十八个大铜球连在一起。鞭把子上头还有个环子,可以用手攥着,要甩开这条鞭,那真是纵横四面,力挡八方。再看济源把鞭子住空中一挥,呼呼挂风,两个人就战在一处。俩人打了三十几个回合,没分输赢。

  就在这时候,从山上跑下一个老头儿,他边跑边喊:“二师父,不要动手!老伴儿,别打啦!老朽在此!”

  张方和夏莹莹甩脸一看,来的正是妙手震西洋夏云夏九霄。

  原来,夏九霄正在大雄宝殿的后院给他们装消息儿。这都是准备在九月九重阳会那天对付童林他们用的。老头儿正在这儿安装着呢,一个小和尚过来对他说:“老剑客,您还干什么活儿呀?您老伴儿和您姑娘跟二师父在山口打起来啦!”“哎呀!”可把夏九霄给吓坏了。老头儿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呀!所以他就向山口跑去。到了半山腰往前一看,果不其然,老伴儿和二师父打得正热乎呢!因此老头儿才大喊一声,冲到众人的面前。

  沈三娘一听老伴儿来了,虚晃龙头拐杖,跳出圈外。铁面伽兰佛济源哗(口楞)一抖十八节铜球鞭,也跳出圈外。

  夏九霄来到老伴儿面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人跟自己人交上手了?”沈三娘闻听,把眼珠子一瞪,道:“呸!瞧你说的这个热乎劲!谁是谁的自己人哪?这都是咱们的仇人!咱们被人家欺负到这种程度,你连管也不管,问也不问!咱们还是夫妻吗?你还念夫妻之情、父女之义吗?”老太太这一番话把夏九霄弄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哇!

  “老伴儿,你把话说清楚一点行不行?到底是为什么?”老太太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夏九霄一听大吃了一惊!“哎呀,你们怎么能干这种事呢?张方是咱的仇人,少林寺两位当家的才是咱的朋友。你们母女怎么能吃里扒外,干出这种事来呢?还不过去向济源师父赔礼认错?只有捉拿到张方,才能解除这个误会!”张方闻听,吓得把脖子一缩,脑门子上直冒凉气。心说:这个该死的老头儿,怎么跑到这儿给泼冷水来了!

  老太太听罢,把脑袋一扑棱,道:“我说老头子,你甭往下讲了。谁是谁非,你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明白。我问过你没?当时你说怨铁扇寺。怎么现在你又改了口呢?老头子,我明白,你是惧怕济源、济慈!你怕,我们娘俩不怕!我不管你怎么想,你也得帮着我们娘俩把张方送出去。你要是不听,咱们就断去这夫妻之情!”

  夏姑娘也过来道:“爹,我娘说得太对了,您就赶快帮我们把张方送出山口吧!”

  欲知夏九霄答应女儿否,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