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二三回 铁扇寺枪打群雄 九凤庄巧遇恩妇

  且说病太岁张方,左手握着弹簧枪,右手举起混元胆,在大殿顶上大声喊喝。他一看人家的人太多了,心里就没底了。他又一想: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干脆跑吧!他往东北方向一看,那面的人少了一些。再看张方,举起手中的弹簧枪,对准前边的贼人,把眼一闭,二拇指一扣扳机,砰!一声枪响,惊天动地,就见天空中划出一道火线,弹簧枪里头一百零八颗铁砂子全喷出去了。把群贼打得嗷嗷直叫,死伤三十多人。“哗!”顿时就乱成了一片。

  张方就趁这时候,双脚一纵,噌!一下就跑出去了,连头也没回,尥蹶子就往甘家堡跑。

  过了片刻,群贼一看张方跑了,这才抖起精神叫道:“快追张方啊,别让他跑了呀!”紧接着锣声四起。群贼分四队在后紧追。

  张方心中着急,脚下加紧,慌不择路。他也找不着甘家堡在哪儿了,结果走错了道路,越跑山越高,越跑树林越密。张方心急如焚,不由得心中暗道:坏了,今天晚上我是离不开帽儿山了!我不知还能不能重回甘家堡,与各位侠剑客相见?他回头一看,山头上火光闪闪,像四条火龙一样就追上来了。张方没办法,一哈腰,继续往前跑。

  又跑出一程,他抬头一看:一堵大墙拦住了去路,这墙是顺着山势修的,随高就低,能有一丈多高。靠着道边,立有一块牌子,上头写着四个字:

  九凤山庄

  下边还有一行字:

  严禁入内!

  张方心想:这是什么地方?这儿呆着个什么人呢?他回头再一看,追兵越来越近。张方一着急,“嗖!”一声就蹦上了大墙。他两腿一飘,又跳到了院里。张方定睛一看,这院子里头全是树木,用鼻子一闻,还有一股香气。闹了半天这里边是一座大花园,什么花都有,被夜风一吹,花香扑鼻。病太岁张方站了一会儿,顺着一条小道就往里走。

  他正往前走着,抬头一看,眼前闪出一片空地,在朦朦月光的照射下,有一个少女在月下练剑。这女孩子身穿彩连衣,手拿一口宝刀,光华夺目。她正练在精彩之处,就见剑光闪闪,呼呼挂风。张方不敢细看,闪身躲到一棵树后,尽管这样,他也没有姑娘的眼睛快,这姑娘发现张方了。就见这姑娘,嗖一声收住宝剑,用手一指张方呆的地方,道:“呔,树后头那是谁?你给我出来!贼头贼脑,你一定不是个好人!”

  张方闻听,吓得一缩脖子,心说:好尖的眼睛呀!,我也别言语,趁早离开此地!想到这儿,张方转身想走。再看姑娘往下一哈腰,噌!一下就蹿到了张方的背后,上头一晃宝剑,下边就是一腿,这一腿正踹到张方的小肚子上。再看病太岁张方应声而倒,扑通!就掉了个仰面朝天。姑娘往上一纵,把宝剑举起来,道:“小贼,我要了你的命!”张方的嘴好使唤,就在这紧急的关头,张方就喊开了:“姑娘住手,你先别砍,我有话说!”姑娘听罢,才将宝剑收住,问道:“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张方一骨碌从地上站起来,嘿嘿一笑道:“姑娘,请你嘴下留德,别贼长贼短的。我脑袋上又没贴着帖儿,身上也没刻着字,你怎么就能断定我是贼呢?”“那你是什么人?”“咳,大丈夫坐不更名,立不改姓。我爹爹乃是铁扇仙风流侠张鼎张子美;我师父是八十一门的总门长老剑客欧阳修;我师叔乃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往下问,我乃是病太岁张方是也!”

  姑娘闻听此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沉默了半天,又问道:“你就是张方?”“唉,不错!姑娘你认得我吗?”姑娘点了点头,道:“我虽然没见过你这个人,但你的名字我早有所闻。张方,半夜三更,你来此何干?”“哎哟,姑娘,实不相瞒……”张方把事情的经过向姑娘讲述了一遍。

  姑娘听罢,大吃一惊!道:“噢,是这么一回事!”姑娘不由得暗挑大指称赞,心说:还是童林手下的人厉害,个个都是人物!就拿这个张方来说吧,虽然长得其貌不扬,但他胆大过天。他一个人竟敢搅闹铁扇寺,可见他有一股侠风,令人可钦可敬!姑娘想到这儿,冲墙外一指,道:“张方,你从这面逃命去吧!”“谢谢了!”张方挺高兴,转身刚要走,后边的追兵已经到了。整个儿都把九凤山庄给包围了,四外喊声不绝:“别叫张方跑了!”“他跑不了,他就跳到这个院里啦!”“跳进九凤山庄,把他抓回来!”

  此时,张方已吓得不知所措,急忙向姑娘说道:“姑娘,这可怎么办呢?我想走也走不了啦!”就见姑娘柳眉倒竖,杏眼圆翻。她稍微想了一想,道:“张方,你先躲到树丛之中,由我来对付他们!”“唉,多谢!”张方心里说:今天晚上我可遇上贵人啦!这个姑娘是谁呢!想到这儿,张方就躲了起来。

  再看姑娘飞身形跳上墙头,她往外一看,全都是铁扇寺的人。领头的正是铁面伽兰佛济源。在济源的身后,站着五个大个儿,一个老头,四个年轻的。这五个人每人掌中握一条槊。这五个人是谁呢?

  书中代言,他们是从口外沙雁岭来的。这四个年轻的是金咕都、银咕都、铜咕都、铁咕都;这老头是他们爹爹,叫叽哩咕都。这次追拿张方,他们爷五个显得比谁都积极。在他们爷五个的身后,也是各山各户的高人。其中有一个小子叫九头神雕霍天章。他手中提一条木头棒,腰里头带着五毒飞天弩。他是海外派的,也是济源、济慈的好朋友。再往后看,还有一声长笛震九霄巴德高。在巴德高的身边还有一个大和尚,这就是万教寺的老方丈,叫大慈大悲赛如来金光长老。再往后看,全是铁扇寺的罗汉僧,一个个高擎火把,各拿棍棒,龇牙咧嘴,满脸杀气。

  姑娘站在墙上,冲济源深施一礼,道:“这不是二罗汉吗?”“喔,姑娘,原来是你!”“是我。请问您这是找谁呀?”“姑娘,刚才跑到这儿一个人,你看见没看见?”“跑来一个人?哟,我可真没看见。鸟飞还有个影,怎么我连个影子也没瞅着呢?”“是啊,既然如此,来呀,咱们继续找!”济源说了声继续找,人们呼啦一声全散了。

  张方在院里也听得清清楚楚,心说:“这姑娘的威力可不小哇!看样子她跟济源他们还挺熟悉。”张方正纳闷儿呢,姑娘转身回来了,他朝张方一笑道:“没事了,你逃命去吧!”张方多了个心眼,心说:人家要是埋伏在四外,我照样出不去。在这儿呆着有这个姑娘挡着,我要出去谁还管我呢?想到这儿,张方深施一礼,道:“姑娘,你真是大慈大悲,菩萨的心肠啊,多谢你给我解围。我是个有心之人,必将铭刻肺腑,永远不忘!不过,我想把事情弄清楚,请问恩人尊姓大名?”

  姑娘噗嗤一笑道:“要问我的姓名?我可以告诉你。人送绰号九凤仙女,姓夏,叫夏莹莹。”张方听罢,脑子里一琢磨:怎么,她也姓夏?我得打听明白了:“姑娘,在铁扇寺后山住着一对老夫妻,老头儿名叫妙手震西洋夏云夏九霄;他的夫人叫厌世婆婆沈三娘。请问他们跟姑娘你是什么关系?”姑娘听罢,又乐道:“少侠客,他们非是外人,乃是我的父母!”“哎哟,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啦!”“少侠客,你认识我的爹娘?”“哎,可不是吗?我们也是今天晚上才认识的。我从鲶渔湾跑出来,误走你家,让你娘把我给救了。现在又让你把我救了。你们老夏家对我有两次救命之恩,实在让我无以为报。姑娘啊,我一定要把你们娘俩的这份好心带给我童师叔,我还要禀报雍亲王。早晚我一定携带重礼前来报恩!”“少侠客不必客气。此地不可久留,你快些逃命去吧!”“好啦,姑娘,咱们后会有期!”

  张方说完了刚要走,就听身后有人大喝一声,“张方,站住,先把账算完你再走!”张方吓得一缩脖子,心中暗想:这声音好熟呀!想到这儿,他回头一看,就见灯光闪出,站着两个老妈子,两个丫鬟,还有两个仆人。再看从中间走出个老婆婆,此人正是厌世婆婆沈三娘。张方的脑子里“嗡”地一声。什么原因?张方被沈三娘救了,人家老夫妻谈话的时候,谈到两件宝物:七星九瓣混元胆和八宝弹簧枪。后来听说铁扇寺出事了,老头起身赶奔铁扇寺,老太太相随而送。张方趁此机会溜进屋中,把二件宝物给偷走了,来了个不辞而别。所以张方一看见沈三娘便傻眼了,人家要追问起此事,自己怎么回答呢?无奈,张方厚着脸皮,假装没事,乐道:“哎哟,我当是谁呢,闹了半天是老干娘哪!您真比我亲娘还疼我。要没有干娘您哪,我这条命早没啦!老干娘在上,干儿子我给您磕头了!”谁认他了?这真是不亲假亲,不近假近,有意套近乎。

  老太太面沉似水,手拄龙头拐杖来到张方的近前。她用拐杖一戳张方的脑袋道:“你少跟我套近乎!张方,我那两件宝物是你拿去了吗?”“我——干娘啊,是这么回事,您这两件宝物太吸引人了,当时我一高兴,也不知怎么就揣进了兜里!”“喔,还是你拿的吧?快点还给老身!”“唉,唉!”张方伸手在兜里一摸,当时就傻了眼!原来,他扔出去一颗混元胆,炸死了三十多人,伤了一百多人;他又放了一枪,打死十七八个,受伤好几十人。然后他带着一支空枪和一颗混元胆就跑。一路上他光顾跑了,不知道把这混元胆丢在哪儿了,连八宝弹簧枪也不见了!“这,这……老人家,怪事呀!刚才还在我兜里,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呢?!”

  老太太一咬牙,骂道:“混账东西,忘恩负义!我救了你的命,你不但不报恩,反而还偷我的东西。你算什么少侠客?今儿个我非打死你不可!”说着话,老太太抡起龙头拐杖奔张方就来了。

  夏莹莹过来阻拦道:“娘,您先别打!”“丫头,你还要替他求情不成?”“娘,您先消消气。我也不是替他求情,有道是: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他拿您的宝贝,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您想一想,他身在虎口之中,生命没有保障。为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他才把您的宝物偷走。话又说回来,如果他要向您要,您能舍得给他吗?娘啊,这叫情有可原,您就饶了他吧!”

  厌世婆婆沈三娘一听,不由得心中奇怪:莹莹这是怎么啦?怎么把胳膊肘往外拐,架炮往里打呢?她因何袒护张方?难道说——

  老太太不敢往下想了。她要想什么呢?女儿身大袖长,该找人家了。莫非她看上张方啦?老太太又一想:不能。张方长得那么丑,三分不像人,七分好像鬼。我姑娘能看得上他吗?既然看不上,她为什么又要袒护他呢?

  张方在地上跪着,又说话了:“老干妈,您看您这个姑娘多通情达理呀!她说的这些话真叫人钦佩,她把我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就是这么回事!我要向您借,您肯定不借给;我朝您要,您更不能给我。因此我一着急,就偷去了。老人家,念在我偷这东西不是做坏事,是为防身之用,您就高高手,饶了我这条性命吧!”老太太执意要张方之命。张方急得也没着了,他又道:“老干妈,这么办吧,我给您抓个挠,晃个头得了!”说完,张方是连晃脑袋带抓挠,这下把老太太弄得是啼笑皆非呀!“不行,我还得打!”“怎么,您还打呀?干妈,要不这么办得了,您就把我当做是你们一个屁,您把我放出去就得了!”

  张方这句话把大伙全逗乐了。老太太手一软,打不成他了。便骂道:“咳,蒸不熟,煮不烂,你的脸皮可真够厚的。好啦,饶了你吧!”老太太这才把张方给饶了。张方紧忙给老太太叩了四个头:“多谢老干娘!多谢姥姥!”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啦。老太太让他站起来:“张方,站在一旁!”老太太往左右看了看,十分关切地说:“张方,此乃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你快些逃命去吧!那济源绝不会轻易把你放过,在别的地方找不着你,他还要回来。到那时可就不好办了!”张方一听老太太要撵他走,心中就有点害怕,便说:“老人家,您老人家圣明,半夜三更的,您让我往哪儿跑?更何况我对这儿的地形一点也不熟悉,万一要遭了他们的毒手,您老人家就不心疼我吗?干脆,您就叫我在这呆一会儿得了!”

  老太太听罢此言,一皱眉。她有心把张方留下,又觉得不像话,因为身边还守着这么大个姑娘,多有不便。万一要让济源他们知道了,对自己和老头子都大大的不利!如果逼他走,的确也够危险的,一旦出了差错,岂不前功尽弃?

  欲知沈三娘如何对待张方,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