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二○回 病太岁巧言惑老僧 杨小玉咒语动情人

  且说济源、济慈让小和尚传令,命病太岁张方报门而入。什么叫报门而入呢?就是让你迈一步报一回名,迈二步,报两次名。这玩艺儿叫刁难人,也是下马威。张方一听脖子上就冒凉气!他知道自己已经进了龙潭虎穴。不过张方这小子的胆子也大,把牙关一咬,心一横,脑瓜一扑棱,道:“我说铁扇寺的当家人听着,下书人张方来啦!”迈一步,“下书之人告见!”又迈一步。咱们这么说吧,张方的嘴都酸了,这才进了大雄宝殿。

  病太岁张方进来偷眼往上一看,大雄宝殿里面,东西两廊下边,人全都坐满了,他都不认识。往正中央一看,放着两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两个和尚。在这两个和尚的背后,站着十八名罗汉,一个个呲牙咧嘴,跟庙里的泥胎相似。张方停身站住,问身旁的小和尚:“我说小师父,请问哪位是济源师父,那位是济慈师父?”“你的眼瞎了?往正座上看,那两位就是!”张方紧走两步,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冲着济源、济慈一抱拳,道:“二位师父挺好吧?下书人张方有礼了!”说着话,一躬到地。

  济源、济慈一看是张方,火就有点压不住了,济源两腿一飘,从椅子上跳起来,“呼!”一把把张方的衣领给抓住了:“嗯——张方啊,找你不着,抓你不见,没想到你送到门上来了,尔拿命来!嗨!”一使劲把张方举过头顶,对着柱子就要撞。张方手脚朝天,乱蹬乱踹,高声叫道:“哎哟!师父等等!有话好说,您这是何苦?我怎么啦?”在场众人也劝:“把话问清了再说!”济源把他放下,厉声道:“说,我徒弟杨顺是被谁害的?是不是你把他的鼻子、耳朵给割下去的?有没有这么回事?”“有。太有了!不过您得把杨顺叫过来,我们俩对对词。我为什么割他的鼻子,为什么削他的双耳,是有原因的。盐在哪儿咸?醋在哪儿酸?万事都有本,您说对不对?把话再翻过来说,我要没有充分的理由,我敢来下书吗?明知道你们不答应我,我还能往虎口里闯吗?再说,震八方紫面昆仑侠手下有的是人,为什么单叫我来呢?也是为了把这事说明白!”

  济源一听,心说:他还满肚子理!等我把事情查清,再找你算账!想到这儿他吩咐一声:“叫杨顺!”时间不长,杨顺上来了。仔细一瞧,这杨顺简直跟鬼似的。鼻子上贴着膏药,耳朵上贴着膏药,缠着药布。“参见师父!”杨顺说话的味都变了,好像从牙缝里往出挤字似的。“杨顺,你认识这个人吗?”杨顺甩脸一看:“嗯,这小子就是张方。我的五官就是叫他给损坏的!师父,您可得给我报仇啊,别放他跑了!”济源指着张方的鼻子就问:“张方,你还有何说?”“当然有词了。二位老师父容禀!杨顺前去甘家堡下书,我师叔童林及各位英雄对他甚好,热情款待他。杨顺,我说的对不?”“对。”“那就得了。我师叔童林看完信告诉你,由于时间仓促,修书不及,让你给你的两位师父带个口信,还给了你五十两银子,让你买包茶叶喝。对不对?”“对!”“对了吧?!后来你转身走了。我童师叔出于礼貌,让我领俩人送你,一直把你送到甘家堡外。可你这小子离开甘家堡就不干好事!你发现路边有个人家,家中二老带着个女儿。人家姑娘在门前洗衣服,你看人家姑娘长得有几分姿色,你就动了邪心。你探头缩脑,看看旁边没人,就钻进了人家屋里,动手打伤了人家老夫妻,把姑娘按到床上要强行无礼!有没有这事?”“嗯,没有!你胡说八道!”“什么,究竟是你胡说呢,还是我胡说呢?我一见到你就觉着你心中有鬼,贼头贼脑的,因此我们仨人才和你假告别,暗跟踪。没想还真让我给猜对了!我们看你如此野蛮,才闯进屋中把你拦住,救了姑娘。当时我是怎么对你说的?我说的是铁扇寺的门人弟子,你可不应当这么干,你要这么干,有损于济源、济慈师父的名声,他们二位师父脸上无光。当时你就把贼眼一瞪,说我多管闲事,还骂了一些不堪入耳之言。但我并没发火。我还一再和你解释:虽然我们不是一个门户的,但天下武术是一家,祖师爷总是一个吧?你这样做天理难容!后来你不但不听,还拽刀行凶。我是出于自卫还手。我本打算把你打败了让你认个错,哪知你比秃尾巴狗还狠,对我们仨人下了毒手。我一想,像你这种恶人,知错不改,早晚也得闯大祸,这才把你打倒,削了你的鼻子,割了你的耳朵,以作警告。要按你的所作所为,本应一刀结果你的性命!我是看在这两位师父的面子上,才给你留了两口活气。谁知你这小子贼性不改,隐瞒事实的真相,在你的两位师父面前撒谎,对我进行诬告!请问,我平白无故就能动刀割你的鼻子、削你的耳朵?天下焉有此理?真叫我可发一笑!”

  济源、济慈闻听就是一愣!济源问道:“杨顺,他说的是真的吗?”“师父,您别听他的,他满嘴胡说八道,根本无有此事!”张方一瞪眼道:“呸,你小子真他妈的是个杂种!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为,难道你就不敢说个‘是’字?真是贪生怕死之辈!我说两位师父,我张方可是出于好心,为了维护你们铁扇寺的名誉,维护你们二位师父的尊严,代替你们处置这个人,没想到你们不但不感谢我,相反还向着这个败类!好啦,我张方不走了,在你们这铁扇寺说不出理来。你们愿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这一百多斤交给你们了!”张方说到这儿,扑通!往地下一躺,把胳膊一抱,大声道:“请便!”

  这一下弄得大伙儿是真假难辨呀!济源气得火冒三丈,过来把杨顺抓住,问道:“杨顺,你给我说实话,在佛前起誓,你干没干这个事?”这铁面伽兰佛心狠手毒,杨顺十分了解。杨顺本来想说“没这事”,可他一着急,舌头就不听使唤:“嗯——有这事!”把济源气得,心说:怪不得张方惩治你呢,闹了半天你是个败类,竟敢败坏我铁扇寺的山规!“啪!”一铁沙掌,把杨顺打了个脑浆迸裂。人死了,济源有点后悔,心中暗道:我怎么打得这么狠呢?这个事还没找着实据,只是他们嘴说的。济源是追悔莫及。

  张方一看杨顺死了,他的心也就落下了。但他仍装糊涂,手指着杨顺道:“你说,到底有没有这事?”说什么呢?人早就断气了。济源一摆手道:“把死尸撤下去!”然后瞪眼瞅着张方,心说:不管我徒弟怎么样,你他妈的也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能有意外的行动。因此他压火归座。

  话归正题。济源问张方:“少侠客你来干什么?”“回济源师父话,我奉紫面昆仑侠童林所差,前来给几位下书!”“书信何在?”“在怀里!”张方把信拿出来,往上一递。

  济慈接过来,展开一看,无非是些客气话。济慈又把信递给济源,济源看了一眼,然后把信往桌子上一扔。本来这事也就完了,可两个老和尚不甘心就这么把张方放了,觉着这么做就太便宜他了,他们也想把张方的耳朵和鼻子割下去,可又找不着什么理由,后来这老哥儿俩一商议,想出个毒辣的招数。

  “张方!”济源唤道。“在!”“本应当赏你纹银,送你出铁扇寺。不过天已晚,恐怕行动不便,如果你在半路上出点事,我们哥儿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为了保证少侠客的安全,请你暂且住到这里,把你安排在金庭馆驿,以便你好好休息休息!”

  张方一听,心说:怎么,想要把我软禁起来不成?他有心不答应,再看十八罗汉“呼啦!”就过来了,哪一个都比张方的个头儿高,拳头像铁锤一样。其中两个过来把张方的双臂抓住。济源一摆手道:“带下去!”

  那位说把张方带到哪儿去了?带到铁扇寺帽儿山的大后山,离铁扇寺能有十五里地,十分偏僻。这地方有一条水叫黑水,黑水在山底下转了个圈,形成了一个湖,湖当中有个岛,叫螺丝岛。这湖叫鲶鱼湾。这些罗汉乘船把张方送到了螺丝岛上,这儿是专门囚禁人的地方。铁扇寺的和尚,谁违犯了戒规,就把谁送到这个岛上。罚苦役,做苦工,不一定圈多长时问。这地方有不少房子,院墙特殊,足有好几丈高。房子的墙非常厚,门窗都是铁的,就跟那太监狱差不了多少。

  十八罗汉把张方从船上拽下来,推推拥拥,到了一个院子的跟前。张方一看这锁子可不小哇!能有十几斤重。一个罗汉把铁门打开,将张方推了进去。“放聪明点,别想要滑头!你要想要歪点子,我一掌把你的脑袋给拍碎了,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一个当头儿的罗汉边走边说。“明白了!”张方也不敢说别的。到了一排房子的前边,一个罗汉把房门打开,转脸命令张方道:“进去!”说着话一把把张方给推进去了。

  张方进屋把灯点着,一看这屋里还不错,里屋有一张床,靠床摆着一张八仙桌,桌旁还放着把椅子,床头上还有灯,被褥全配套,外间屋放着个便桶,其它家具什么也没有。罗汉们临走时告诉张方:“这就是你临时的公馆。放心,一天三次有人送饭,大小便往那桶里头便。老实在这儿待着,我师父多会儿传下法典,我们就来放你。你要敢不听话,那可是自找苦吃啊!”说完话众罗汉退出,“咯蹦!”一声从外边把门锁上了。然后把院门也锁上,还加了双岗。

  张方一听人家都走远了,“噌!”就站了起来,来到门前,抓住拉手拽了几下,纹丝没动。往窗户上一看,大拇指粗的大铁条一根挨一根。张方用脚蹬着墙,双手使劲掰铁条,可掰了半天也没掰动,累了个满头大汗,心中暗道:这算完啦!他又看了看地面,如果要是沙土地的话,他就能逃出去,因为张方会钻地井的工夫,他会倒洞。但这地都是用山石铺的,根本就倒不动。张方叹一声,一头栽倒在床上,来回骨碌,翻身叠臂,心如乱麻。心说:这可怎么办呢?我童师叔一定得为我着急呀!我怎么出去呢?左思右想,他仍拿不定主意。折腾来,折腾去,再加上极度的疲劳,不知不觉他就睡着了。

  正在他熟睡的时候,门前有三个黑影一晃,嚓嚓嚓,轻如狸猫。这三个人先扒在窗上往屋里看了看,张方双手抱着一颗大脑袋正在那儿睡着。这三个人闪身来到门前,把万能钥匙拿出来,捅入锁子眼,钩住千斤,用手指头轻轻一拽,咯蹦,簧开了。打开锁,把屋门轻轻推开,三个人进了屋里,一直来到张方的床前。张方仍不知道,一则他睡得太死;二则这三个人的动作太轻。

  借着灯光,你能看清楚:两男一女。这俩男人都是小个儿,穿青挂皂,绢帕罩头。背后背着空刀鞘,手里头拎着刀。这姑娘浑身上下一身红,红色绢帕罩头,外头披着短斗篷,斜挎镖囊,手里拎一把宝剑。这姑娘长得不太好,在二十岁左右。她来到了张方的床前,掂了掂掌中的宝剑,牙咬得咯咯咯响。她想什么呢?她想应该从哪儿下手?是扎肚子,还是扎颈?是砍他的脑袋呢?还是剁他的双脚?再看姑娘脸刷白,浑身直哆嗦。

  来的是谁呢?机灵鬼杨顺的妹妹,叫杨小玉,外号叫阴阳颠倒粉仙姑。那俩男的,一个叫横江蟹张龙,一个叫踏雪豹李虎,他俩都是杨小玉的情人。原来,杨顺这个人一直不学好,他的妹妹杨小玉也不学好。她今年过二十二岁,不许配人家,跟这些绿林人胡来,谁有钱就跟谁过,花完钱就散伙儿,因此她的名声非常不好。但是,她是铁扇寺的门人,拜济源、济慈为师,每年都往铁扇寺送不少钱,所以济源和济慈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假装不知道。这次九月九重阳会,济源、济慈遍请天下的高人,杨氏兄妹能不来吗?他们也来帮忙来啦!白天在铁扇寺发生的事,她也亲眼看到了。杨小玉不敢报复济源和济慈,因此她就来找张方报仇。杨小玉一想:我哥哥肯定没做坏事,张方他信口胡说,他不但损坏了我哥哥的五官,而且还在我师父面前诬陷哥哥,所以我哥哥才死了。他死得太冤了!本来我师父应该把张方整死,可他们没这么做,却把张方押到了鲶鱼湾螺丝岛。

  就在天黑以后,杨小玉把两个情人拽到没人的地方,对他们说:“你们二位要真跟我相好,就得帮我个忙,为我死去的哥哥报仇。我哥哥死的太冤了!”这俩小子也不含糊,啪啪啪,把胸脯拍的直响。“小妹,你说该怎么干?”张龙问道。“怎么干?咱就到鲶鱼湾螺丝岛,把张方大卸八块!”杨小玉愤愤以答。“那两位师父要怪罪下来可怎么办呢?”李虎有点担心地问。“不会。你们好糊涂呀!我师父也不是不想整死他,是没找着借口。咱们要把他杀了,正称我两位老师的心愿,绝不会追究责任!”“那好吧!”就这样他们三人才来到了这里。

  接前文书,他们来到屋里,看见张方在那儿睡着,这叫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小妹,动手吧?”张龙催促道。“剁!”杨小玉一声令下,两把刀、一口剑就举了起来。

  欲知张方性命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