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一九回 杨顺投书失耳鼻 张方送信得难题

  且说旁边站起来的这位,面如恶鬼!她正是小西天八角台八角寺的红发女人魔空阴。这个空阴十分骄傲,打仗从来不使兵刃,伸手抓,谁要叫她抓住,脑袋盖也得让她给掀起来。她一听吕娩娘在山下,不由得火往上撞!哇哇暴叫着就要找吕娩娘比武,被铁面伽兰佛济源给拦住了:“阿弥陀佛,老剑客,这又何必呢?她吕娩娘还跑得了吗?九月九重阳会盛会,她是非来不可呀!您何必下去跟她比武呢?有能耐咱等到九月九再施展。我看算了吧!”大家苦苦相劝,空阴一想:这也对。她这才重新归座。按下铁扇寺的人不提

  单表山下。吕娩娘把千里独行一根钉善氏父女吓走之后,又把童林叫进了树林子里,再三叮嘱道:“海川哪,此次的盛会凶多吉少,你可要多加谨慎!”童林点点头。吕娩娘又说:“另外,我还要跟你提个事。我听说我徒弟奇剑坤元子无双女侠客于秀娘,业已许配给你!”童林的脸一红,道:“老剑客,我们只是定亲,尚未过门!”“噢,那就好啊!秀娘是我一手栽培的,她不但武艺高超,人品出众,而且这人还十分贤惠。希望你们成婚之后要相亲相爱,可不准你欺负她!”童林的脸又红了,道:“老人家,在下怎敢?我一定另眼看待!”“嗯,我相信你也不敢。海川,咱们先再见,九月九重阳会你我再相逢!”说着话吕娩娘把拂尘一摆,飘然而去!

  童林从林中出来,见着候大侠和侯二侠等众人。大伙儿这才离开帽儿山,回到甘家堡。

  到了甘家堡,童林先去看了看牛儿小子的伤,再看看天灵侠王凤、陆地飞仙娄瑞、铁掌李元、铁三爷、丁瑞龙。童林一看他们的伤都好了,心中十分高兴!前文书中已说过,甘风池是著名的大夫,内外两科全通,堪称妙手神医,家中藏着许多好药。就数牛儿小子的伤严重,他的前心换了一掌,离穴道只差一寸,这掌要稍微往左边一斜,牛儿小子就没命了。幸亏甘风池拿出最好的药给牛儿小子治伤,他才转危为安。

  老少英雄坐到一起谈论九月九重阳会的事。没过几天,请的客人都陆续赶到。来的都是谁呢?全国十三省总镖局,除了永发镖局和镇远镖局之外,另外那十一家全来人了。双龙镖局的黄灿和潘龙带着四十个伙计来了。紧接着,永昌镖局还来了八十个伙计,到这儿来助阵。云南怀远镖局来了五十多人,带队的是白马神枪赛仁贵薛尚。紧跟着,广东南洋镖局的逍遥义士欧阳子昆,领着两个徒弟,带着两个儿子,还领了八十名趟子手,也赶到了。紧接着,福建顺平镖局的霹雳狂风楚怀玉领着一儿一女也到了。再往下来的还有江苏定远镖局的钻天鹞子鲍国方,还带了一百多人。保定常泰镖局的神弹子活张仙董奎、天津天顺镖局的八大锤梁虎和金钱豹周能,也带了几十名伙计来了。

  又过了几天,甘肃玉门镖局的铁翅大鹏马延祥、漠北驼鹿马延广也来了。第二天,山东登州镖局的一盏灯鲁宝章、浪里飞蟹赵畅也来了,还带了一百五十多人。再后来,湖广镖局的中州侠夏五也来了,他是最后一个赶到的。

  人是一天比一天多,很快甘家堡都住满了,门口插着大旗,几十个伙计在外接待着客人。人要过了千,食宿都成问题了。甘风池拿出钱来,采买牛羊猪狗和米面酒肉,招待大伙儿。成了名的英雄全都住到甘风池的家。伙计、趟子手分别住到老乡的家里头。这回可热闹了,院里院外,镇里镇外,全都是被请来的客人。

  简短捷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很快就到了九月初四。这一天,童林、东侠、北侠大家正陪着雍亲王在房中闲谈,就见刘俊从外边进来道:“老师,铁扇寺来人下书!”童林道:“请他进来!”刘俊下去传话。

  弟子们往左右一闪,从外边进来一个人。虽说是从铁扇寺来的,可不是和尚,是个俗家。头上戴着过梁巾,身上穿青挂皂,披着英雄氅。此人昂首挺胸走入正堂,往那儿一站,晃着脑袋,东瞅西瞧,道:“请问哪位是童侠客?”穿云白玉虎用手一指童林道:“那就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哎哟,侠客爷您好,我这有礼!”说着话下书人冲童林一抱拳。

  童林一看这位长得小鼻子,小眼,小嘴,小脑瓜,小耳朵,小胳膊,小腿,小脚,小屁股蛋儿,全都小到一块儿去了,但是也很精神。童林问:“来者何人?”“我有个小小的绰号叫机灵鬼,姓杨叫杨顺。”“噢,那你见我有什么事?”“奉铁扇寺两位当家人之命,前来下书!”“书在何处?”“在我怀里。”杨顺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双手往上一递。刘俊接过来,转给童林。

  童林把信展开一看,大致意思是:九月九眼看要到了,听说童侠客等众人业已住到甘家堡,我们非常欢迎!希望童林说话算数,九月九准时赴会。童林看完了,又把信转给其他众人传阅。雍亲王看完把信放到桌子上,就问:“杨顺哪,信我们收到了。由于时间仓促,我们就不写信了。请你转告济源、济慈两位当家的,你就说童林说了,九月九日准时赴会,绝不耽误!”“好啦,要这么可就太好了!各位,我告辞了!”机灵鬼杨顺转身就走。童林把他拉住道:“你等一等。到账房支五十两银子!”白花花的银子拿来了,童林接过来,递给杨顺道:“杨顺哪,买包茶叶喝吧!”“哎哟,侠客爷,初次相逢,我怎么好拿您的钱呢?”“拿着,不要客气!”“多谢侠客爷的赏赐!”杨顺挺高兴,心说:没想到今儿个还能发个小财!他把银子揣起来,转身就走。

  来到院里头,瞅瞅刘俊,看看这些小弟兄,把鼻子眼一扇忽,冷笑一声:“哼哼!”那意思是:你们甭跳,九月九那天我们就要收拾你们!然后他一甩袖子,扬长而去。这下可激怒了病太岁张方。张方把大脑袋一晃,心说:这小子太得意了。你刚才冷笑什么?你笑我们没人?你哪里是下书呀,分明是来刺探情况,看看我们都请来些什么人。我不能便宜你!前者你们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今儿我也要给你们个下马威!想到这儿,他一捅坏事包孔秀和泥腿僧张旺,这仨坏小子就出来了。

  张旺就问:“什么事情?”张方说:“我说,你们看见刚才那小子了吗?”“看见了。”张方接着道:“你瞧他那个模样,那个狂妄劲,眼里都没人了!童师叔还给了他五十两银子。这口气我实在出不来!我打算给铁扇寺个下马威!”“你说吧,怎么办?”“追上去,把银子夺回来,再揍他一顿!让他们知道知道,咱爷儿们也不是好惹的!”要换个别人,肯定会拦住了张方,可是这两位呀,唯恐天下不乱,他们喜欢热闹,听张方这么一说,俩人眉飞色舞。孔秀就问:“我说张方,咱可别惹出事来,我老师一瞪眼可够呛啊!”“咳,放心吧,有我担着呢!你们甭怕,有事只管往我身上推。抢回那五十两银子来,咱哥仨分,你们看如何?”“行,行!”三个人离开甘家堡,绕道而行,在前边等着杨顺。

  杨顺哪知道呀!他边走边得意,心说:二位老师父叫我来,一则是下书;二则看一看甘家堡的形势。童林请的人也不少哇,屋里都坐满了。回去把情况一说,老师父一高兴还得给我二十两!他哼着小调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前边是一片树林。正这个时候,就见“噌,噌,噌!”从树林子里跳出三个人。再看张方把路一拦道:“站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给我留下买路财!”把机灵鬼杨顺吓了一跳!心说:在铁扇寺的鼻子底下,有人竟敢劫道!你们也没打听打听从这儿出入的都是何许人也?杨顺再仔细一看:这不是在甘风池家见到的那几位吗?“三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杨顺就问。张方嘿嘿一笑道:“请问你就叫机灵鬼杨顺吗?”“是呀。”“恭喜,恭喜!走一趟就赚了五十两银子!”“那是童林侠客赏给我的!”“拿出来!”“拿出来?您这是想干什么?”“拿出来!美死你了,下一趟书你就挣五十两,我们天天伺候童侠客还没赚着呢!讲不了,说不起,归我们了!”杨顺一听,这叫什么行为?我刚挣下的钱,转身就让你给劫去?他有心不服,一看人家是三个人,手里都有家伙。要不怎么叫机灵鬼呢?杨顺一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就算我倒霉,就当童林没给我钱!想到这儿,他一赌气把五十两银子拿出来,道:“三位高手,银子归你们了!”张方把银子拿过来,揣入怀里。又把手伸出来道:“拿!”“都给你了!”“你给我的是童侠客的。你自己的呢?都拿出来!”“啊!还得伤老本?我说张义士,这可有点不得劲了!咱们都是参加重阳会的,再说我无非是个跑道送信的,你们应该劫那些有出息的,而不应该劫我呀!你们就是把我的银子抢光了,又算什么英雄?”

  张方闻听,“啪!”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然后骂道:“兔崽子,我劫的不是你,我打的也不是你,我打的是紫面伽兰佛济慈、铁面伽兰佛济源!我告诉你,我给你留口活气,你回去告诉他们,冤有头,债有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九月九那天,你让那两个大秃驴把脖子洗得干干净净的,等我去摘他们的秃驴头!你再给他们带个信,你告诉济源、济慈请来的那些帮凶,让他们全把脖子洗干净,我要挨个儿宰,该下汤锅的下汤锅,该扒驴皮的扒驴皮!”

  “哎哟,你敢骂人!”“骂你怎么着?打!”再看孔秀、张旺往上一冲,三个人把机灵鬼杨顺就给按在地下了。把个机灵鬼打得嘴歪眼斜,鼻子蹿血。张方觉着不解恨,又从靴子里把匕首拽出来,“噌噌!”两下把杨顺的耳朵给削下来了。他还不解恨,又把杨顺的鼻子头儿给削下来了。孔秀又抓了把土,给杨顺撒到脸上。机灵鬼疼得嗷嗷直叫!三个人把杨顺打了个半死不活。张方又告诉他:“记住刚才跟你说的那些话!滚吧!”哥儿仨把银子一分,高高兴兴,扬长而去。

  再说杨顺,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捂着耳朵和鼻子跑回到铁扇寺。一进大殿,放声就哭。济源、济慈都不认识他是谁了:“你是何人?”“我——我是杨顺呀!”“弥陀佛!”俩和尚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整个大殿里一阵大乱。济源就问:“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快说!”杨顺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济源不听便罢,一听气得差点儿没把眼珠子迸出来,怒道:“你还学这话,滚下去!”说着话一脚把杨顺踢出老远。屋里的人全不干了,众人咯咯咬牙切齿,恨不能把童林撕碎扯烂!他们认为是童林唆使他们三人干的。按下他们不提。

  单表张方他们哥儿仨,回到甘家堡,刚一进甘风池家的院,迎面碰上了刘俊,他正找张方呢:“张方,来来来,我师父童林正找你呢!”张方听罢吓得一缩脖子,心说:是不是把刚才那事给露了?不会吧?哪能这么快呢?

  他进屋一看,不像有什么不好的事,震东侠和童林在那儿坐着。张方赶紧上前施礼道:“师叔,师大爷,有事吗?”童林说:“张方哪,刚才我们大伙商议了一下,决定让你去铁扇寺下书。人家给咱们送书,咱也给人家回书,这叫礼尚往来!大伙儿认为你去最合适!”张方一听,吓得放了个屁,心说:我的妈呀,早知这样我就别捅这个漏子。我把机灵鬼的耳朵、鼻子全都削下去了,而且还大骂了铁扇寺的人,现在叫我去铁扇寺去下书,这不是去送命吗?但是张方又不敢说这个事,真是有苦难言。童林已作出决定,谁敢违背?

  再看童林把信往前一递,道:“张方,你马上就起身。这儿离铁扇寺也不远,掌灯以前就能回来。”“唉——唉,好哇!”张方是暗中叫苦哇!他把这封信接过来,迈步往外就走。出了甘家堡,找了片树林子,蹲在里头犯愁。心说:到了铁扇寺我该怎么说呢?人家能饶我吗?最轻也得把我打个半死,把我这鼻子、耳朵也割下去!要知现在何必当初!张方又一想:军令如山。现在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当家,他说一句算一句,叫我下书,我敢违背吗?就是刀山我也得爬,油锅我也得跳啊!

  他边想边走,时间不长,就到了铁扇寺。守山的和尚一看对面来了一个人,过来就把张方给拦住了,问道:“找谁呀?”“嗯——弥陀佛,无量佛!我奉童侠客所差,前来给你们当家的下书。”“你叫什么名字?”“病太岁张方。”“略等片刻!”“哎!”和尚回去送信。

  济源、济慈跟请来的各路英雄正生气呢!屋里的气氛十分紧张,划根火柴就能燃爆!张方偏赶这个时候来了,真是火上浇油哇!报信儿的和尚说完了,整个屋子就开了锅:“老方丈,太好了,这叫一还一报!叫他进来!”“剁他!剁他!把他剁成肉馅!”“哗!”顿时乱作一团。济源、济慈点头吩咐一声:“来呀,叫张方报门而入!”“是,叫张方报门而入!”“是——呔!下书之人张方听着,我们当家的传下法典,让你报门而入!”

  何为报门而入,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