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一八回 善姑娘拳打七雄 吕娩娘过招拔牙

  且说天灵侠王凤的话音一落,那姑娘就伸起手来了。这姑娘可真厉害,只过了几招,天灵侠就抵不住了。老侠客暗想:我也不含糊呀,怎么在这个姑娘的手下拳脚都变得不好使了呢?我干脆见好就收吧!老侠客想到了这儿,就打算走。他刚一转身,就见姑娘飞似地,“噌!”就蹿到他的背后,“啪!”一掌把天灵侠打了个跟头,骨碌到圈外。老侠客想起来,手按地三下,胸脯一热“哇!”一口鲜血喷出来了。童林等众人赶紧过来把王凤抬到一边,脱衣服一看,一个巴掌印,起红硃。童林赶紧派人把他架在一旁。

  就在这个时候,陆地飞仙娄瑞又蹿进去了。娄瑞心里明白:我绝不是姑娘的对手。但我跟王凤是生死的弟兄。哥哥挨了打,我能看着吗?明知不行我也得进去!就听娄瑞大喊一声,来到里边。

  姑娘丁字步往那儿一站,稳稳当当一笑,鼻子翅一扇忽,道:“哼,我说你肉头肉脑的是个谁呀?”“我乃安徽省庐州府的人氏,人送绰号陆地飞仙娄瑞是也!”“又来了个饭桶,没听说有你这么一号!”娄老侠闻听火往上撞,怒道:“丫头片子,少废话,接掌!”说着话他抡掌就砸。跟姑娘打了几十个回合,“啪!”一掌,被姑娘打在肩头,娄老侠客疼得“嗖!”一下就跑出去了。“哎哟,我的胳膊折了!”他见着童林就喊。等脱了衣服一检查,没折,是骨环脱落了。只要消了肿,再把骨环安上,一点事儿没有。童林安慰了娄老侠几句,让人把他抬到一旁休息。

  就在这片刻之间,铁掌李元又蹿进去了。你看李元能耐不太大,但是好斗。他有点不服气,心说:我们都是成了名的侠客,我就不相信打不过一个女孩子?!因此他来到里边,晃双掌大战这姑娘。十几个回合过后,被这姑娘一脚蹬出圈外。

  咱们简短捷说,丁瑞龙、铁三爷都让人家给打败了,幸好这俩人没有受重伤。震东侠双眉倒竖,按宝剑就想进去,被童林给挡住了。童林一想:人家说得清楚,在这儿等我五天了,指名点姓要跟我比武,我怎么能老让别人上去呢?要挨打,我去挨,不能叫大家受苦。

  想到这儿,童林分人群来到这姑娘的面前,道:“丫头,好男不跟女斗。我请你赏个方便,让你爹过来!”姑娘闻听,鼻子一扇忽,噗哧一笑道:“我说童侠客,你的口气可不小哇!怎么,小瞧我们女流?我问你一句话,你娘是不是女的?”这句话骂的可不轻呀。童林是红脸汉子,从不跟任何人开玩笑,当着众人的面叫一个姑娘把他骂了,他可挂不住了,不由得火往上撞,晃双掌奔这姑娘就来了。“既然这样,恕童林得罪了!”说完,“啪啪啪!”他就展出了八卦柳叶绵丝掌,跟这个姑娘战在一处。

  大家定睛观瞧,暗暗替童林捏着一把汗,为什么?因为这姑娘太厉害了。如果童林不是三次学艺,就凭原来那点功夫,白给!

  童林一看使柳叶绵丝掌不能取胜,啪拉!一换招,使出了大力昆仑掌。

  老头儿在旁边一看,有点沉不住气了,赶紧唤道:“丫头,回来!”说着话他一条腿噔噔噔就蹦过来了,你别看是一条腿,比两条腿的人还利便。

  这姑娘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吁吁待喘,心中突突直跳,她暗自寻想:怪不得童林成名呢,果真厉害!比那些人强的多得多了!我本想二十几个回合就要他那条小命,没想到四十多个回合也没成功。看这意思打长了我还得吃亏,不然的话我爹不能替我!按下这姑娘在旁边歇着不说。

  单说这一条腿的老头儿,蹦到童林的面前,用手捋着颏儿下的几根乱胡子,道:“哈哈哈,童林,行!小伙子有点出息,真是有两下子。但是,你要跟老朽我比,还差得远哪!大概你也不服气吧?童林,今天你要能在我的面前走过十个回合去,我就趴到地下拜你为师!看着我这姑娘没?我把她就送给你了!给你当个使女、丫环,你可乐意?”

  童林就不爱听这样的话,心说:这老头儿怎么这么狂呀?我就不信我在你面前过不了十个回合!想到这儿,他一晃大力昆仑掌,使了个双风贯耳,奔老头儿打去。掌落下去了,再找这老头儿,踪迹不见。“啊!”童林大惊!人哪去了?怎么眨眼看着就没了?

  忽听头顶上有人乐道:“哈哈哈,童林,我在这儿!”大伙儿一看,他上了树。全都惊呆了!就看他脚蹬手指头粗的一根树枝,在上面站着。可见他的轻功有多高。童林大惊失色!再看这个人单腿一飘,“噌”地一声,跳落尘埃,对童林说:“童林哪,一个回合了,你可没打着!”童林的脸一红,又新变换招数,使了个老君关门,用双掌砸这老头儿的华盖穴,“呼!”一声,掌就到了。打完了再看,老头儿不见了。童林一愣!就听老头儿在他背后说话了:“姓童的,老爷爷我在这儿。你小子差得远哪,再来!”

  童林心头一凉:完了,跟人家伸不上手。这就叫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童林暗想:就凭我海川三次学艺,遇的高人也不在少数,从没见过有这么快身法的人!鸟飞都有个影子,可他声影皆无,眨眼就不见,可见比我童林高得多!不用赴九月九重阳会了,干脆今儿个我就在铁扇寺的山下头吧!脸面丢尽,我们还赴什么会呢?我们还登什么台、献什么艺呢?

  就在童林刚要第三次会老者的时候,就听人群外头有人诵佛号:“无量天尊!海川哪,闪退一旁,把这孽障交于贫道!”这声音非常清脆,像个女子的声音。童林闪退一旁,定睛一看:从外边走进一位女道姑。就见这道姑细条条的身材,头上戴鱼尾道冠,鱼头朝前,鱼尾向后。两根飘带洒在左右肩头。身上穿酱红色八卦仙衣,上边绣着并蒂莲,一看那绣工,就知不是一般人所为。只见她腰里系着丝带,两根飘带飘洒在右腿,脚下边蹬白袜云鞋。背后斜背着个大草帽,手拿拂尘,身背一把宝剑。往脸上看,是张白脸,由于上了年纪,鱼尾纹、抬头纹,都比较浓密。两道苍眉,一对阔目跟金灯一样,放出两道寒光,满嘴整齐的银牙。可见这道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等的人物。

  童林不认识。这位是谁呢?叫童林叫得还挺亲切。不但童林不认识,就连东侠、张子美等众人也全不认识她。

  书中代言,这道姑究竟是谁呢?太了不起了!她正是大清国著名的女剑客九圣魔母吕娩娘。她爹是本套书中最了不起的老剑客吕留良。吕娩娘自幼出家,她那座庙就在剑山蓬莱岛九圣莲花祠。她出家四十余年,练就一身绝艺。因为她手狠心毒,所以人们给她送了个绰号叫九圣魔母。你要是正人君子,她就是掉脑袋,也会帮你的忙;你要是奸盗邪淫,遇上她是定斩不饶!

  那么吕娩娘怎么到这儿来了呢?原来,她知道九月九重阳盛会。她一听到这个消息是大吃一惊!心说:为了这么个童林,如此兴师动众,看来在这次重阳会上又得死不少人。后来她又一打听,大吃一惊!这济源、济慈请人请老了,全国各地的名人,让他请了八百多位。那一般的人,吕娩娘不担心,可她听说西藏的乱世飞魔西尧达措也要参加,她就知事情不好。她知道,不用别人出面,就这个西尧达措一露面,童林准死无疑。另外,她听说小西天八角台八角寺还来了三个人。一个是黄袍法王空空和尚,一个是绿袍尊者空心和尚,还有个最厉害的叫红发女人魔空阴,她会打五阴掌。要有这几个杀人的魔鬼参加,慢说是童林,就是江南四小名剑来了,性命也难保!所以,吕娩娘就呆不住了。她一琢磨:干脆我也去铁扇寺溜达溜达,开开眼。能帮童林的忙,我就帮一把。她为什么要帮童林呢?一方面她出于善心;另一方面,她跟董化一、姜本初、珍珠佛董瑞、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都是好朋友。她知道童林是张洪钧的徒孙。就这样,老剑客起身离开剑山赶奔云南帽儿山。

  今儿个她刚来,一看前头围着一大帮人,她就躲在树后观看。童林等人的所作所为,她都一目了然。后来,她认出拄拐这老头儿来了。此人非是旁人,他从台湾来,叫千里独行一根钉善恶虎。坐在毯子上头的那个姑娘叫卧云彩凤善玉莲。这善恶虎是台湾三缺里的第三缺。他是济源、济慈请来的。

  吕娩娘不看则可,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心说:坏了,童林非吃亏不可!还没等赴会呢,就先给来了个下马威。我要不扶助童林,他栽了跟头怎么办?吕老剑客想到这儿,她才分人群到了里边。

  吕娩娘慈悲眉倒竖,方便眼圆翻,命令道:“海川哪,闪退一旁!”

  童林不认识她。一听她的口气,再一瞅她的气度,童林就知这人可了不起呀!因此童林赶紧躬身施礼道:“请问道姑贵姓大名,仙乡向处?从何而来?”吕娩娘一笑道:“童海川,既然你非要问,我就告诉你吧!我姓吕,叫吕娩娘。”“哎哟!”众位侠剑客一听,呼啦!一下全进来了,跪下一大片,给吕娩娘磕头。什么原因?人家辈儿大,童林得叫她师奶奶。别看大伙儿都没见过她的面,耳中早已灌满了她的大名!董老剑客跟童林讲过:“将来你在江湖上闯荡,要是遇上九圣魔母吕娩娘,你可得尊敬人家。她的武艺太高了,我们都无法与人家比试!她要能教给你几手,孩子,那你可就要露大脸喽!”这些话童林一直铭记心中。今儿个他遇上吕老剑客,像是作了个梦似的,童林是心花怒放,忙跪倒施礼!

  吕娩娘一摆手道:“各位请起!咱们有工夫再谈。我先收拾收拾这魔父女!等我把千里独行一根钉那条腿给他掰折了,把他这钉给拔了,然后咱们再说!”

  吕老剑客说完,迈大步来到善家父女的面前,把拂尘一晃道:“无量天尊,孽障,我看你们还能猖狂到几时!”那么,吕老剑客猜对了吗?一点都小错,对面这俩人真是善氏父女。他们早就来了,济源、济慈把他们视为上宾,安排到上宾馆,热情款待,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在酒席宴前,他们就谈论重阳会的事,济源就说:“您来的太好了,我非常欢迎!”另外,济源又向善恶虎父女叙说他都请了些什么人。善恶虎听罢,噗哧一笑!认为济源、济慈未免小题大作,有点兴师动众。所以,他就在济源、济慈的面前说下了大话。他说:“二位主持,不用费那么大的劲。不就是对付那个童林吗?他是个小毛孩子,初出茅庐,他有多大的本事?不是老朽说大话,慢说对付童林,就是对付四小名剑,乃至四大名剑,也用不着费这么大的劲。我可等不到九月初九,我还有事。我看这么办得了,我先领我姑娘下山去溜达溜达,不遇上童林便罢,要遇上他,我就先把他收拾了,然后我就离开此地,回台湾阿里山!”这老头儿非常骄傲,谁也拦不住,说下山就要下山。济源、济慈心说:你太狂了,眼空四海,目无一切。童林要是好惹的,我们还摆这么大个盛会干什么?虽然他们这么想,但这话又说不出去,所以只好点头答应了。从打那天以后,善恶虎领着女儿善玉莲就来到帽儿山下,借口为女择婿,在这儿等着童林。今儿个吕娩娘要是不来,童林这个跟头是栽定了。这就叫吉人自有天相。

  单说这千里独行一根钉,他也知道有吕娩娘这一号,但他从心里不服她。心说:“一个女子,你有什么能耐?你也只能在中原逞强,你要到了我们台湾,肯定得趴下!”因此,今天在这儿遇见日娩娘,善恶虎一点也不害怕,他拄着拐,走到吕老剑客的面前,用手一指老道姑,说:“哎哟,幸会,幸会!闹了半天您就是吕老剑客!”

  “无量天尊,不错,正是贫道!”“哈哈哈!难怪童林露脸呢,捧他的人可真不少哇!我说吕老剑客,就您这个身份,也给童林抱粗腿,捧臭脚,顺风接他的屁?真叫善某可发一笑!”这句话可太伤人了。吕老剑客闻听,双眉倒竖,二目圆翻,怒道:“善恶虎,你少出口伤人,今天我掰了你的牙!”说着话她把拂尘往后一别,挽了挽袖面,闪身形直奔善恶虎。

  再看这千里独行一根钉,架单拐往上一蹦,就跟吕老剑客战在了一处!别看他缺一条腿,蹦得比谁都灵巧。

  童林在旁边定睛看着,也就过了十几个回合,就见吕老剑客左手一扬,右手“啪!”一翻,往空中一举,道:“善恶虎,你看这是什么?”善恶虎就觉着嘴唇发麻,他仔细一看:“哟!”他的门牙被掰下去一块。“好哇,你敢掰我的牙!”吕老剑客一笑道:“还有呢,一会儿我把你的牙全都要掰尽!”“哗!”大伙儿全乐了。又打了十几个回合,吕娩娘连招都没变,她把大袍袖“啪!”往上一甩,一伸手又给他掰下一颗牙。善恶虎大惊!心说:我的妈呀,今儿个我要吃亏!想到这儿,他冲女儿一使眼色,大喊一声:“走!”爷儿俩飞身行跳出圈外,笸箩、毯子都不要了。

  善恶虎父女跑进树林子,用手一指吕娩娘道:“哎,姓吕的,你记住,你摘了我两颗门牙。我要不报此仇,我就不叫台湾的三缺!现在咱别算这个账,有能耐你就上铁扇寺,我们在那儿等着你!”说完了一哈腰,顺山道回铁扇寺去了。

  回到铁扇寺,可把善恶虎臊坏了!济源、济慈一看老头儿回来了,便问:“您这满嘴是血究竟是怎么回事?”赶紧叫人端来一杯水,让老头儿漱了漱口。济源这个人还挺实在,就问:“您的牙怎么拔下去了?”“哎呀,别提了!”善恶虎气得直晃脑袋。他就把刚才在山下所遭所遇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这一讲述不要紧,把个铁扇寺都搅乱套了。济源、济慈拍桌子站起来问道:“老人家,您怎么不给我们送个信儿?您要早送个信儿,我撒下人马,把童海川乱刃分尸!”善恶虎一摆手道:“不必。咱不是定好日子了吗?先让他多活两天。重林倒无所谓,关键是这个吕娩娘,她可惹不起呀!我不是自夸,我练就了几十年的好功夫,打遍天下没对手,想不到这次把两颗牙都丢了!回到台湾我怎么交待呢?你们哥儿俩得想法给我报仇!”

  话音未落,旁边又站起一个人。这主长得可怪吓人的,八卦仙衣,九梁道巾,散发披肩,往脸上一看,跟鬼似的!满脑袋红头发,上头都带着光。长着个饼子脸,挺大个下巴,还往外探探着。性如烈火,嗷嗷直叫!

  欲知此乃何许人也,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