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一七回 甘家堡童林收徒 帽儿山众侠迎敌

  且说甘风池命人把儿子带到面前,告诉他家里不要他了,甘虎瞪着爹爹没表态。甘风池又道:“再告诉你一件事,我给你找了个师父,从今以后你就跟着你师父走,你愿意吗?”“哪个是我师父?”甘凤池一指童林道:“他就是你的老师。今后你要听他的话。他叫童林童海川。”甘虎看这童林,把嘴一撇,道:“我当是个什么人呢,闹了半天是个种地的。我不干!”他这一句话,把屋里的人都逗乐了。甘风池挂不住了,“啪!”把桌子一拍,道:“胡说,这乃是堂堂的震八方紫面昆仑侠。要不看在为父的脸面,人家能收你吗?还不去磕头!”甘虎无奈,噔噔噔几步走到童林的面前,就要磕头。童林很喜欢他,心说:他跟牛儿小子正好是一对,童林欠身离座就要扶他。

  这下可坏了!童林不知道甘虎的脾气,谁要一伸手,他就认为是跟他叫劲。这家伙两臂一晃有多大的劲呀!童林不明白,一抓甘虎的胳膊道:“请起,请起,不必多礼!”甘虎翻眼一看,“嗨!”他把手腕子一翻,“啪!”就像两把头号的铁钳子似地,死死地钳住了童林的腕子,童林就觉得两臂酸麻,心说:我要吃亏!再看这甘虎,抓住童林的胳膊使劲一叫力,硬往上拽。一般的人要让他这么抓一下,胳膊早折了,起码骨环得掉了。

  甘虎这么一闹,把甘风池可气坏了,他站起来朝甘虎的屁股就是两脚,道:“畜生!畜生!撒手,撒手!”这两脚像踢到石碑上了似的,根本就踢不动。甘虎连理也没理,继续使劲。在场的人无不惊骇!童林心说:我的小名叫昆仑侠,要让你一个傻小子把我拽趴下,我今后还怎么顶门立户呀!他想到这儿,舌尖一顶上牙膛,使了个千斤力,就用上气功了。童林的胳膊当时就粗了三圈,他往下一使劲,简直有泰山之力,甘虎怎么掰也没掰动,他就觉着有点怪,心说:这个人怎么长到地上了!“嗨!”他二次叫劲,仍没拽动,甘虎心里就有点急了。他第三次把浑身的劲都使上了,仍没拽动。你说他使了多大的劲?他的两只脚踩碎方砖,陷入地中有三寸多深。再看童林,双脚踩碎方砖,都进了土里。

  童林一看老叫他掰也受不了。想到这儿他一叫劲,使了个狮子摆头万兽惊,两臂一摇,喊了一声;“出去!”双臂一抖,甘虎噔噔噔,扑通!一声,从屋里摔到院里,坐了个屁蹲儿。他这屁股可够硬的,坐坏了四块方砖。大伙儿“哗!”一声全乐了。这下甘虎可不干了,圆睁虎目哇哇暴叫:“好你个种地的,你敢打我!”说着话他又冲了进来。

  甘风池气得从墙上摘下宝剑,要阻止他儿子,童林一笑,把甘风池拦住道:“大侠,您甭生气,您也别管。我问问您,我要教训您这个儿子,您心疼不?”“不心疼,你把他摔死才好呢!”

  童林乐呵呵从屋里出来,用手一指甘虎道:“我说虎哇,你是要打我吗?”“我打死你!”“来来来,进来进来!”甘虎往前一冲,举拳就打,童林一闪身,来到甘虎的身后。抬腿“叭!”就是一脚,把甘虎踢了个趴虎。甘虎从地上起来,又扑过来。童林一闪身,“啪!”一巴掌,甘虎又栽了一个跟头。就直说吧,甘虎让童林一口气摔了五十个跟头,再看天井当间儿的方砖,全砸碎了。终于把甘虎给制服了。到最后他干脆不起来了,坐在地上又喊又叫:“噢!种地的好厉害,种地的厉害呀!”众人大笑。

  甘风池过来对儿子道:“虎啊,我是管不了你了,今后我就把你交给你老师管了!还不进去见你老师?!要不然的话他还打你!”傻小子也真害怕了,赶忙从地下爬起来,瞪了童林两眼,扑通!跪到童林的面前道:“老师在上,我给老师磕头!”说着话嘣嘣他磕个没完。童林哈哈大笑,用双手相挽,这回甘虎也不敢拧童林的胳膊了。童林把他拉起来,因虎儿小子个儿高,童林仰着脸问道:“你愿意跟着我吗?”“愿意,您上哪儿我跟在哪儿!”“能听我的话吗?”“能听,您别摔我就行!”“只要你听话,我就不摔你。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介绍!”童林把几个年轻人叫进来,一一给甘虎介绍。甘虎瞅着别人没兴趣,唯独对病太岁张方和牛儿小子感兴趣。他跟牛儿小子比了比个儿,比牛儿小子猛了点,粗实还差不了多少。“你叫什么?”“我叫牛儿小子。”“我叫虎儿小子。”“哎,看看是虎厉害,还是牛厉害!”“来!”“来!”两个混人往一起一纵,就要决战!童林把眼一瞪,厉声道:“住手,哪个不听话也不行!”他们俩怕童林,都乖乖地把手松开,又手拉手跑到旁边唠扯了起来,众人看了没有不乐的。

  书说简短,童林他们就住在了甘家堡。下一步他们就要奔铁扇寺,赴九月九重阳盛会。

  童林在甘家堡收傻英雄甘虎为徒。现在,童林已有六个徒弟。大徒弟是穿云白玉虎刘俊,其余按顺序排列为:夏九龄、司马良、左臂花刀洪玉尔、霹雳狂风吴霸,再加上甘虎。看来童林这门户的人是越来越多,大家都为他高兴。老少英雄住在甘风池的家里,就等着九月九的重阳会。因为现在大伙儿待着没事,各路的朋友也都没到,有人提议:到帽儿山蹓跶蹓跶,看看铁扇寺的形势。童林也认为可以,就嘱咐小弟兄们不要惹事。甘风池看家,老少英雄三十口人就赶奔帽儿山。

  几十里地的路程,时间不长就到了。你看这名字起的“帽儿山”,还真名副其实。这山圆圆的,没有什么悬崖峭壁,但也不矮,像一顶帽子扣在那儿似的。在帽儿山的半山腰就是古刹铁扇寺。从山口到寺跟前也得走六七里地。帽儿山下面是一条大道,纵贯昆明和北京。附近还有一百多个村庄,所以这条路上的行人不绝。这儿的大部分人都知道要设立英雄会,有不少买卖人都想发个小财,就跑到这儿来摆摊床,支棚子,卖小百货和吃喝。这么一来,招的人就更多了,无形中就在这儿形成了一个集市。大伙儿护着雍亲王逛逛这儿,看看那儿,买点吃喝。转来转去,大伙儿就发现在一片树林的旁边围着一大群人,足有四五百号。大伙儿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所以信步就到了人丛之外。童林背着手,跷着脚,往里头一看,就是一愣!不但童林发愣,连老少英雄也全都愣住了!

  就见这人群中间的地上,铺着块绿毛毯子,这毯子都飞了边了,看样子使用的年头不短了。在毯子上坐着个大姑娘,盘膝打坐,腰板绷直。这姑娘头上挽着发髻,用簪子别着,还用一块手帕罩在头上,浑身上下是火烫红,脚上穿大红弯弯旦鞋,鞋尖儿上还绣着两个蝴蝶。往姑娘的脸上一看,长得十分俊俏,眉似春山,眼似秋水,鼻如悬胆,口如桃花,戴两个耳坠子儿,看年纪不过十八。这姑娘一句话不说。别看这么多人围着这儿看她,她的脸上不红不白。在姑娘的旁边还站着个老头儿,这老头儿是个大身材,宽宽的肩膀,厚厚的胸膛,脸色黢黑,上面全是朱砂痣,显得很不干净。两道又宽又厚的浓眉,大狮子鼻头,鲶鱼嘴,满嘴的大板牙,尤其这两个门牙,还往外呲呲着,断梁的胡须,看样子能有六十多岁。穿的衣服也不怎么样,补钉摞补钉,还是一条腿,胳肢窝下架着根铁拐。要再背个葫芦,就跟那铁拐李差不了多少。旁边放着包,还有个笸箩,笸箩里头有几个铜钱。这老者的手里还拎着个口袋,看那样子好像沉甸甸的,但不知里头装的是什么。他正在里头跟众人瞎讲呢,童林等众人站住,侧耳倾听。

  就听老头儿说:“众位,我说了半天,各位都听清楚了吗?我看刚才又来了好几十位,刚才我说的话这些人都没听见,老朽再重复一遍。我不是本地人,千里迢迢从海外而来。为什么从海外来这儿呢?我要给我女儿找个女婿。这是我的老姑娘,今年十八岁,尚未许配人家,高门不娶,低门不就,因此一直耽误至今。当爹娘的能不担心吗?可我招婿跟别人不一样,什么找媒人说媒呀,那太庸俗了,咱们换个新鲜招,我这个姑娘在这儿坐着呢,哪一位要能把我姑娘抱起来,我就把姑娘给谁!”

  大伙儿一听这个招婿的方法可新鲜,亘古未闻!

  老头儿接着说:“但是,你如果抱不起来,我就罚你白银二十两。你还得先交钱,我还依靠这个活着呢!看见没,我这个口袋里头没别的,全是银子。谁要把我女儿抱起来,我连女儿带银子全给你!大家都听清楚了吧,哪一位想试一试?”老头儿在里边相让,可围着的四五百号人,谁也不敢上。你说一个花枝招展的大姑娘,谁敢上去抱人家?即使有个小流氓,他也不敢上。

  病太岁张方听得很清楚,他这坏水就冒上来了。心说:这老头儿可真是个怪人,办的事也是怪事!哼,今儿个我试一试!他又一想:不行,我要一出面,我童师叔非骂我不可。他一回头,看见牛儿小子跟虎儿小子了。张方一拉牛儿小子道:“来来来,我跟你说点事。”“二什么事?”“刚才那老头儿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嗯,听见了!”“他说什么来?”牛儿小子把老头儿的话重复了一遍。“哎,对了。你兜里带没带钱?”傻英雄摸了摸兜,道:“带了点。”“那你就进去给老头儿二十两银子,把他姑娘抱起来,抱起来就归你了!”“我不要那玩艺儿!”“不要姑娘没关系呀,老头儿那口袋钱都归你,你花二十两银子,能换回二百两!这有多好哇,这机会你能错过吗?”

  他这么一番话,还真把牛儿小子给说话了,道:“行啊,我去!”他也没跟童林大伙儿商议商议,就闯进去了,把众人吓了一跳。他道:“喂,老头儿,你别说了!”老头儿一看这位可够分量呀!“请问,贵姓”“姓于叫于和。”“哎,于壮士。怎么,您想试一试?”“哎,对啦!”“好,谁来我都欢迎!懂得规矩吗?得先交定钱!”“钱带来了!”傻英雄从兜里把银子掏出来,往前一递。老头儿用手掂了掂,差不多有二十两,哗啦一声,老头儿把银子倒进口袋中:“好吧,去抱吧!”“哎,老头儿,老头儿,咱们可把话说清楚,我不要这个大姑娘,只要你手中的那袋银子!”“哈哈哈,好好好,看起来你还是个正人君子。两样都要也行!你就来吧!”“来啦!”

  再看牛儿小子,把袖面挽了挽,把腰里的带子掖了掖,转到姑娘的背后,心说:这姑娘上称称一称也就一百多斤吧,我要抱你不像抱个小孩儿似的吗?牛儿小子用两只手把住姑娘的腿,往上一端:“起来吧,姑娘!”再看姑娘,纹丝没动!不但牛儿小子愣了,在场众人全都愣住了!单说牛儿小子,端了一下没端动,他重新站好,二次哈腰把姑娘的双腿搬住:“嗨——起!”这次也没搬动。牛儿小子累得呼呼直喘,没法子只好退了出来。他指着病太岁张方埋怨道:“都怪你,她那屁股长到地上了,能抱动吗?”张方说:“你小子真混!你干抱抱不动,你得想办法呀!”“什么办法?”“你得捅她的穴道。我告诉你,你捅她的两个胳肢窝,她一痒痒,就要泄劲,你不就把她抱起来了吗?”“我才不去呢!哪能捅大姑娘的胳肢窝呢?”“你要不去,二十两银子不是白扔了吗?你怎么那么混呢?快去!”牛儿小子一听也对,那二十两银子能买多少东西呀?因此他转了个圈,又进去了。

  于和来到老头儿的面前道:“老头儿,我不认输,还得抱!”老者一听乐了:“你方才不是说不抱了吗?哪有三番五次地这么干的呢?要抱也可以,再拿二十两银子!”

  牛儿小子又出来了,他对张方说:“人家还要钱,不然就不让抱!”张方觉着奇怪,心说:这个姑娘绝非等闲之辈!今天我非把这个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宁愿多花钱。他从包里拿出二十两银子递给牛儿小子道:“拿去给他!”牛儿小子接过钱,三次进里边。

  他对老者道:“老头儿,给你钱,我非抱不可!”老者把银子接过来掂了掂,二十两只多不少,哗啦!又倒入口袋。傻英雄又站到姑娘的背后,运了运气,一只手搬住姑娘的腿,另一只手就捅这姑娘的胳肢窝,哪知这手还没沾到姑娘的身上呢,姑娘把脸往下一沉,忽一转身,照牛儿小子就是一掌。牛儿小子光顾耍坏了,没注意这一手,所以这一掌打得十分结实,正拍到牛儿小子的前胸上,耳轮中就听“啪”地一声,再看牛儿小子“哎哟!”叫了一声,噔噔噔!退出去一丈多远,摔了个仰面朝天。牛儿小子就感觉脑袋比牛头还大,眼前发黑,胸膛发热,双手一按地,“哇!”一晃脑袋,鲜血就喷出来了。那也就是牛儿小子,换个旁人这一掌就得被打死。牛儿小子从地上爬起来,分人群就往外跑。

  老少英雄上前把牛儿小子拉住,再看他呼呼直喘粗气。童林一把把他按到地上,把衣服解开一看,在他的胸脯上有一个巴掌印,巴掌不大,上头起红砂,一个红点挨一个红点,就像出疹子似的。童林明白:这是朱砂掌。心说:想不到她小小的年纪还会这种功夫!这是谁呢?童林就吃了一惊!他知道,朱砂掌打到人身上有毒,毒气归心,师弟的性命难保!必须马上进行调治。谁会治?甘风池。童林是在谈话之时听说的。凡是成了名的剑侠,多数都精通医道。童林派刘俊、夏九龄、司马良三人抬着牛儿小子赶紧回甘家堡治疗。童林为了把事情弄清楚,就没走。就在他一转身回来的时候,又出事了。就在海川大伙儿光顾忙乎牛儿小子的时候,病太岁张方又出了个损主意。

  牛儿小子被打,张方觉得问心有愧,又无法向童林解释,怎么办呢?他一看身边还有个虎儿小子。虎儿小子刚要走,被张方给拉住了:“唉,别走哇!既然你是牛儿小子的好朋友,你就得给他报仇!进去,接茬儿抱这姑娘!”“牛儿小子都抱不动,我能抱得动吗?”“你比他劲大,肯定能抱动!实在要抱不动,你就抠她的胳肢窝,捅她的穴道。听见没有?”“嗯——好吧!”你说这张方有多损,专门使唤傻小子。

  甘虎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一看自己的好朋友被打了,就觉着心疼。心说:你这个黄毛丫头,我今儿非收拾收拾你,给我好朋友出出气!他怀着这么一种心情闯进人群。那老者一手拄着个拐,不露声色。一看人群外头又进来一条大汉,比刚才那位的个头儿还高,就一笑:“哎哟,这云南可尽出大个儿啊!壮士,有事吗?”“我也要抱这个丫头!”“噢,是这么回事。带钱了吗?”“带了!”甘虎顺手从腰里摸出块银子往前一递。老者接过去掂了掂,道:“不够!”甘虎又一摸,拿出一大块来,递了过去。老头儿又一掂量,多了,便道:“还得找给你!”“不用!抱起姑娘就行了!”他来到这个姑娘的后头,骑马蹲裆式站好,把劲运足了。心说:“我就像拔萝卜似地,非把你拔起来不可!”他伸出两只大手,把姑娘的两条腿搬住,冷不丁往上一使劲,“起呀——嗨!”劲使的不小,姑娘纹丝不动。你说这姑娘到底会什么功夫呢?甘虎连使三次劲,全白费了。他就想起了张方为他出的那招,用左手的中指捅这姑娘的胳肢窝。他的手指头刚往过一伸,姑娘坐在那儿一转身,“啪!”又是一掌。甘虎注意了半天也没躲开。这一掌正拍到他的前心上。把甘虎打得栽了个跟头,把地都砸了个坑,但甘虎没吐血,蹦起来就往外跑。

  等甘虎跑出来了,正好赶上童林他们回来,甘虎跟童林把刚才的事一说,童林的火往上撞,心说:张方啊,你可真能惹祸!要再这样我非把你撵走不可!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幸亏甘虎没被打吐血,否则,咱们回去见着甘风池老侠客怎么交待?我把人家孩子领出来,又让人家给打伤了,咱们还能在人家家待下去吗?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但童林也恨上了这个独腿的老头儿。心说:你什么替女儿招婿呀,满嘴胡说!不用问,你们一定是铁扇寺的党徒,故意在山底下示威。今天我童某要会你一会!

  那位说童林是不是也想抱一抱这姑娘?不。就凭童林的身份能干这种事吗?童林说的“会”,是比武。

  再看童林分人群,迈大步来到里边,冲老头儿一抱拳:“老先生,请了!”老者一看童林,就笑了:“哈哈哈,哎哟,今儿个老朽没白来呀!我一看就知您不是一般的人物。您是北京雍亲王府的吧?您是不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呀?”童林一听,怎么,他认得我?可我不认得他呀!童林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童某!”“童侠客,听说你九月九要赴重阳会。怎么,今儿个没有事出来蹓跶来了?老朽我已说过,想给姑娘找女婿,谁抱起来就给谁!怎么,童侠客也有这个兴趣?那么你就交二十两银子抱一抱吧!”“呸!老头儿,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这么做可太不应该了!男女授受不亲,你怎么能让人随便抱你的女儿呢?就是不抱起来,沾衣裸袖那也为失节呀!你这个当爹的怎么能这么糊涂呢?不用问,你绝不是为女择婿。你到底是什么人?能不能通报名姓?”

  “哈哈哈,童林哪,你可真聪明!一句话点中要害,把我这戏法看穿了。不错,我为女择婿是假,等着你童林是真!告诉你,我在这儿等了你五天了,今儿个果然把你等来了。二话别说,过来吧!今天我这一条腿,要会会你这两条腿的!我瞅瞅你童海川究竟有什么能耐!”老头儿说完话,用拐杖一拄地,噔噔噔,向前蹦了几下,要跟童林伸手,童林摆手道:“老头儿你先等等,刚才我说得明白,比武,可以,但我得弄清楚你是谁?报出名姓再战也不晚!”“他——这——我——”老头儿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怪哉,他怎么不报名呢?关系重大,他一报名怕把童林给吓跑了。所以这独腿老头儿一阵冷笑,道:“童林,我有名有姓,但现在不能跟你说。咱们得先伸伸手,你把我赢了,我不但告诉你名姓,还要告诉你我为何而来!”童林点点头,道:“如此说来,老人家请!”“不用我伸手,我能伸手吗?丫头呀,起来!”

  再看地上坐的那个姑娘,“腾!”就站起来。“去,把童林给打趴下!”“遵命!”姑娘答应一声,周身上下收抬个紧衬利落,直奔海川。童林一看,大大不悦!因为童林是正人君子,不愿意跟女孩子斗,他想打这瘸腿老头,没想到老头儿不打,让这个姑娘上来了。童林就犹豫了一下。就在这时候,忽听身后有人高喊:“童贤弟,杀鸡焉用宰牛刀?把她交给我来!”天灵侠王凤飞身形就跳进来了。

  要说王凤这老头儿,可有意思了。这人好诙谐,他跟什么人都开玩笑。天灵侠王凤来到里边,站到姑娘的面前,嘿嘿一笑道:“我说姑娘,你的脸皮可挺厚哇!你爹爹口口声声为女择婿,叫别人随便抱你,二十两银子就可以抱一抱,真叫我可发一笑,哈哈哈!不过我已看出来了,你们绝不是等闲之人,你赶紧报通名姓,然后再战!”

  就见这姑娘柳眉倒竖,二目圆翻,道:“呸!臭豆腐,你是什么人?”“广东汕头人士,我叫天灵侠王凤是也!”“哟!原来是无名的鼠辈。招掌!”

  欲知此父女为何人,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