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一六回 甘家堡群雄会豪侠 空房前勇士窥囚人

  且说童林等老少众英雄从北京起身,赶奔云南昭通府帽儿山铁扇寺。这次,雍亲王又化了装,打扮成了个买卖人的样子。大家都称呼他“掌柜的”。从北京去云南,横跨好几个省,路途甚远。由于时间很充裕,所以大家还可游览一下各地的名胜。雍亲王离开北京,心里觉得特别舒畅,一路上和大家有说有笑。约有半个月的时间,童林他们进入了云南管辖的境界,又往前走了七天,这才来到昭通府。和当地人一打听,帽儿山铁扇寺离这儿还有一百二十多里地。要住到城里头,有点够不上,因此大家决定在前边找个下脚之处,离开昭通府继续往前走。哪知这儿的天气多变,早晨出发的时候,晴空朗朗,走到过晌,突然阴云密布;到了下晌,又下开了雨。虽说雨不太大,还挺麻烦。童林一皱眉,心说:我们倒没什么,雍亲王的病刚好,叫雨水一激,旧病复发了怎么办?应当及早找个下榻之处,他就让刘俊上头前去看看。刘俊撒脚如飞,向前跑去,众人照旧往前走。约有一顿饭的工夫,就见刘俊迎面回来了。他满脸的笑容,气喘吁吁地对童林说:“师父,闹了半天前边不远就有个大镇子。这个镇挺好,我已经跟一户人家打好了招呼,可以让咱们下榻!”童林点点头道:“头前带路!”

  众人来到镇子的跟前一看,嗬!真大呀!镇子的四围有一条护城河,镇子的南面是山,北面是水,东西一条笔直的大道,又宽又干净。刘俊领着大伙儿进了镇子,用手一指,道:“师父,就是这家。”这是一个坐北朝南的大庭院,黑油漆的门楼,二磴青石台阶,门口有两溜拴马的桩子,大院套,很气派。看样子这家不是当官的,也是个大财主。

  刘俊上台阶轻轻一叩门,有一个老头儿把门开了,问:“都到了吗?”刘俊说:“都来了。”“唉,里边请!”门户开放。众人陪着雍亲王走进院子,院子里方砖铺地,正中央上房五间,东西配房各五间,西边还有两个月亮门,从月亮门进去之后,直通后院,不知后面还有多少房子。这老头儿把大家让进厢房。幸亏人家院套大,要不然的话,还真装不下。

  几个仆人又搬来了凳子,让大家坐下。工夫不大,老头儿把大碗茶给大伙儿端上来,让大伙儿喝着。老头儿就问:“众位,是不是吃点饭呀?”大伙儿的确也饿了,就听童林说:“老人家,我们这里还有个病人,希望您多给搁点油,做得香一点!”“您放心吧!”老头儿乐叮呵地出去了。

  饭菜还没做好,就见有人进来看了大伙儿一眼,然后又出去了。童林觉得纳闷儿,心说: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探头缩脑的?又过了一会儿,就听外边有人咳嗽了一声,问道:“来客人了吗!”“员外爷,客人都在下屋!”“带我观看!”门一开,本宅的主人进来了。就见这个人是上中等的身材,长得漂亮。鬓如三冬雪,一根黑胡须都没有。再往脸上一看,通红锃亮,鼻子头儿闪光,面如三秋古月,目若朗星,准头端正,方海口,通红的嘴唇,腰板绷直。他一进来,屋里人全站起来了。

  震东侠一拱手道:“您是本宅的主人吗?”“不错,小老儿正是!”“给您添麻烦了!因为途中遇雨,故此到宝宅避雨。我们打算住一宿,明儿个早晨就走!”“哎,别客气,别客气。老夫宅院宽阔,闲房甚多。我请都请不来呀,欢迎各位光临!”

  仆人搬来把椅子,让老头儿坐下。他挨个儿看了看大家,就问:“各位从哪儿来呀?”东侠道:“我们从北京来。”“嗯,天子脚下。哈哈哈!既然你们从北京来,老朽想打听一件事,不知各位知道不?”东侠问道:“老人家,您问什么事?”“我听说北京出了一位了不起的英雄,在江西龙虎山学艺八载,之后奉师命下山。他还要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武术。在杭州,他威震杭州擂,双钺分双剑,北高峰献艺,人送绰号震八方紫面昆仑侠。听说皇上亲自见过他,还给他一枚金牌,并亲手题字:忠义可嘉。他奉旨在北京扬名三日,现为雍亲王的御教师。我想打听打听这个人!”老头儿一说完,屋里的人“哗!”一下都乐了。

  震东侠一指童林,对老头儿道:“老人家,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就是!”老头闻听大惊!上一眼,下一眼,看了童林七十二眼。起身躬身施礼,道:“哎呀,恕老朽眼浊!您就是赫赫有名的童侠客?失敬,失敬!快走,快走,请到上房一坐!”人的名,树的影,一介绍童林,老头儿把大伙儿从厢房让到了正房。

  他忙乎了一阵儿,分宾主落座。老头儿吩咐一声:“把我那小茶叶盒打开,沏香茶!”香茶也沏好了,老头儿这才问童林:“请问童侠客,您不是在北京雍亲王府吗?怎么万水千山来到云南?”童林看出这老头儿不是一般的人,心说:既然人家诚心实意地问,我就不应隐瞒。因此,童林就把九月九赴重阳会的事说了一遍。老者不听则可,一听说他们要去铁扇寺赴重阳去,吓得他是魂飞魄散!为什么?因为这老头儿住的离铁扇寺不远,有关里边的秘密,他略晓一二。他知道会是假会,酒无好酒。他们业已布下天罗地网,要把童林众人一网打尽!故此老头儿非常吃惊。他又问:“就您一个人赴会?”“不,来的这些人全去。”“那请问在座的都是——”老头儿的意思是想问问这些人都是谁。童林一一向老头儿作了介绍。老头儿一听,心中暗自惊喜道:今天我们家是侠客大聚会!来了这么多高人。他真是喜出望外!老头儿吩咐一声:“来呀,杀牛宰羊,招待各位英雄!”他这一句话传出去,整个院子就开了锅,比过年还要热闹。

  童林一看老头儿这么热情,心中十分感动。他就问老头儿:“请问老人家尊姓高名?”“哈哈哈,老夫乃无名小姓之辈。我姓甘,叫甘雨甘风池。”老头儿话音刚落,在座众人都不由得为之一惊!为什么?甘风池可不是一般的人呀!他乃是隐逸大侠。以前听说这人失踪了,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流落到了海外,也有人说他成仙了,总之是众说纷纭。今儿个大伙儿可得到实信了,闹了半天甘风池隐居到云南了!

  众人纷纷进来见礼,甘风池更高兴了。大家落座之后,东侠就问:“您老人家怎么流落于此呢?”“唉!”甘风池口打咳声道:“我看透了,在江湖绿林道上混,没有什么好结果。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是心灰意懒。这中原,乃是乱世之地。为了图个清静,我就搬到这里来了!”“噢!”东侠点头,大伙儿也恍然大悟。童林一看老头儿是个正派人,就把雍亲王介绍给了他。甘风池听罢,心说:噢,闹了半天这位就是雍亲王!他赶紧跪倒在地,叩见雍亲王。

  胤禛乐呵呵把老头儿搀起来道:“老侠客,您可别这样,我也是好交人的。海川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在北京咱们可以这么称呼,来了这儿,咱们就是弟兄!”“哎哟,王驾千岁,小老儿可不敢呀!”见过雍亲王之后,甘风池吩咐快摆酒宴。

  众人落座,酒菜也上来了。甘风池在洒席宴前说起了童林赴会这一件事:“海川贤弟,咱们哥儿俩初次见面,不是老哥哥我多嘴,这个会你们不应当参加!”童林问:“为什么呢?”“贤弟,我们这儿离铁扇寺不远,他们庙里的和尚经常上我们这儿来买东西,所以老朽听到了一些消息。据说,那济慈和济源遍请天下的高人,把一般人想不到的人全都请来了。并且布下了天罗地网,暗藏十条绝户技,要把贤弟和你这些朋友都一网打尽。明知道吃亏,我们为什么还要去?明知道是计,我们为什么还要赴会呢?所以我劝你不要赴会!”海川一笑,道:“话虽如此,但我已经答应了人家,岂能言而无信?这么老远我们这么陪着王爷来了,能半途而废吗?”甘风池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又说:“贤弟,如果你执意要赴会,必需得有充分的准备。那么,你们就在座的这些人吗?”甘风池没往下说。言下之意,就你们这些人,白给!

  童林一笑道:“老哥哥请放心,我们请了一百二十几位高人,陆续都要到。”“那么,在哪儿集合?”“尚未决定。”甘风池说:“这么办吧,我是好交朋友的,难得把众位请到家里。我把宅子全腾出来,我们一家人搬到后山去,这儿就作为你们的驿馆,各路朋友都到这儿来聚合不更方便吗?我手下也有不少的仆人,你们说话出入都很方便。你看如何?”大伙儿一听可乐坏了!按下他们不说。

  单表下屋里的小年轻们,穿云白玉虎刘俊、灯前无影阮合、月下无踪阮壁、泥腿僧张旺、坏事包孔秀、病太岁张方、夏九龄、司马良、吴霸、牛儿小子,这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夸夸其谈。人家别人都谈铁扇寺的事,唯独这牛儿小子光顾闷头吃。他吃得太多了,双手一捂肚子,觉着不得劲,就想上茅厕。他捂肚子在地下转了两圈,问:“他们这茅房在哪儿?”病太岁张方一笑道:“你看看你,上头还没完事,下头又来事了。来人哪!”他这一喊,进来了个仆人。“我说你们家的茅厕在哪儿?快领我们这朋友上厕所去!”“唉,好,好。跟我来!”仆人先回屋拿了几张手纸,就把牛儿小子领进了茅厕。他这么大个人了还用人家等着吗?因此仆人转身就回来了。

  牛儿小子便完了,出了厕所,走着走着就走转向了。瞪小眼睛一看:嗯?我们吃饭那个屋在哪儿呢?怎么找不着了!他一拐弯又进了跨院。跨院有个角门,出门奔跨院的后院走去。这小院不大,正中央有两间房子,铁门,窗户上有铁条。牛儿小子心说:这是什么地方?牛儿小子个儿大,不用蹬什么东西,一跷脚尖就看见里头。不看则可,一看把他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原来这屋里锁着一个人。这人的脖子上挂着锁链,旁边有个石头桩子,这锁链就锁在这桩子上。地上铺着草,就见这位蓬头垢面,正在那儿摆弄那铁链子。“哎哟!”牛儿小子吓得惊叫了一声。他这一叫不要紧,把屋里这个人给惊动了。这人抬头翻眼看着牛儿小子,道:“你他妈从哪儿来的?野种!”说着话他蹦起来朝牛儿小子就扑来了。幸亏这铁链子短,又把他拽回去了。牛儿小子抹头就跑。不知怎么正好还走对了路,又回到了屋中。他进屋里往那儿一坐,不住地喘气,大伙儿一瞅:这是怎么回事?

  张方一笑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拉了这么长时间?”牛儿小子略平静了一下,就把他刚才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事情说了一遍。刘俊赶紧制止:“吃饭,吃饭,别听他胡说八道!”“真的,不信你去看看!”牛儿小子坚持道。病太岁张方、坏事包孔秀、泥腿僧张旺,三个人把筷子放下,叫牛儿小子带他们去开开眼。刘俊制止不住,这四个人就来到了那个屋前。牛儿小子用手一指:“就那个屋!”他们三个人个儿小够不着,就让牛儿小子抱着他们往里看。几个人轮流一看,他们一叨咕,让屋里这人听见了。这位火撞顶梁,怒吼道:“好哇,都是他妈从哪儿来的杂种,我把你们撇了!”他边喊边咯吱咯吱拽这铁链子,恨不能冲出去把他们几个杀光。

  把张方他们几个可都吓坏了,心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好一条汉子,怎么用铁链子给拴住了?他们几个边说边想,就往回走。走出不远,张方的小眼睛一转,他想把这事弄明白。回到屋里又把仆人叫过来问:“我跟你打听一件事。”“少侠客,有话您请说吧!”“你们那后院怎么锁着个人呀?他是谁?”“我——”“别害怕,你就只管说,我们是客人,有什么关系呢?”这仆人回头看看没有旁人,就壮着胆子说:“他是我们老爷的老儿子,姓甘叫甘虎,绰号叫虎儿小子。这个人疯疯癫癫,一天就惹祸。他没事就上铁扇寺蹓跶去,把人家和尚的脑袋都给打破了。后来人家庙里的当家人济源、济慈不答应了,来找我们老员外。最后老员外包赔了人家一千两银子,说了无数的好话,才把这事了结。老员外怕他不听话,就用锁链子把他锁到后院了。你们没看着他那疯劲吗?见人就打,连我们送饭的都不敢进屋,从窗户上往里扔!”

  “噢,就这样对待他,将来还不把他憋疯了?”“谁说不是呀,现在他就是半个疯子!但我们老爷子不让放他。有时还打他老人家!”

  这时候大伙儿也吃完了饭。酒菜撤下,仆人端上茶来,大家喝茶闲谈。病大岁蹓蹓跶跶就进了上房屋。众人让他坐下,他来到童林的身边,在童林的耳边把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童林听完一皱眉,便问:“这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假!”甘风池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事,认为他们是想借点东西,又抹不开说,甘风池就问:“童侠客,有事吗?”童林一抱拳道:“老人家,方才我手下几个人上茅厕走错了路,在后院发现了一个空屋,说里面挂着个人,而且是您儿子。因此大家觉得奇怪,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把亲生的儿子锁起来呢?您能不能跟大伙儿说说?”

  甘风池脸一红,心说:光顾忙乎大家,把这事给忘了。早知道这样,就给他挪个地方。雍亲王也好奇,他刨根问底,非要问清楚不可。甘风池口打咳声:“唉,各位,你们可别见笑呀!我跟我老伴儿一共生下六男一女。现在姑娘也出阁了,五个儿子也都成了家。唯独剩下这么个老儿子。这孩子从小不傻不呆,就是有点愣呵呵的。七岁身高五尺,八岁身高过丈。两臂一晃,力大绝伦。按理说这是好事,咱练武的还欢迎这个呢。可是这孩子就给我惹祸呀!经常在外头打人,把人打了,我还得出去给人家赔礼。要是打得轻还行,可他一伸手,不是胳膊,就是腿。后来他又上铁扇寺捣乱,把两位当家的济源、济慈给得罪了。我花了好多两银子,又说了许多好话,才把这事给了啦。后来我一说他,他还跟我瞪眼,不服气。现在居然跟我分庭抗礼,还要跟我动武。你们说这不是大逆不孝之子吗?因此老朽才把他锁将起来。唉,真是家门不幸啊!”老头说到这儿,又摇头又叹息。

  童林说道:“老哥哥,挺好个人,您要把他锁起来,日久天长还不把他憋疯了吗?我看锁住不是个好办法。”“童侠客,以您之见,看该怎么办呢?”童林说:“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甘风池一听,脑袋一转个儿,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他发现童林也领来一个大个儿,这个大个儿一说话憨声憨气,虎头虎脑的,他叫牛儿小子,我那个儿子叫虎儿小子。干脆,把他给了童林得了,你看他在我眼前不服管,到了童林手下也许就学好了。想到这儿,甘风池冲童林一抱拳道:“童侠客,我有一事相烦。您既然提到我这孩子了,我有意把他放出来,拜在你们的门下,助童侠客一臂之力。您也帮帮忙,教训教训他。不知童侠客意下如何?”童林心说:看看,不管不行,一管把我也给沾上了。

  大伙儿鼓掌喝彩。童林说:“这么办吧,先把他放出来让我看看,究竟能不能让我带。”甘风池点头,转脸又唤道:“李贵!”“有!”“给你钥匙,打开后边空房,把少爷领到这儿!”“嗯——老爷子,他不得把我撇了?”“没关系,给他拿点吃的,拿吃的引他就得了!”大伙儿一听,差点没乐出声。心说:敢情这位也认吃的!

  再看这李贵,一手拎烧鸡,一手拎羊腿,就到了后院。没开门以前他就喊上了:“少爷,少爷,给你送吃的来啦!”甘虎在里头一听,“呼!”就站起来道:“在哪儿呢?”“在这儿呢!你随便吃,前屋有的是。你是不是跟我去前屋呀?”“嗯!”甘虎好多日子没去前屋了,一听李贵要领他上前屋,可高兴坏了,他又问:“你真带我去吗?”“真的,我敢说瞎话吗?不过你可别打我呀,要打我我可不领你去!”“你要领我去我就不打你!”“唉,那好吧!”李贵先拿羊腿和烧鸡把他哄住,这才战战兢兢地把门打开,又到跟前把铁链子打开,对甘虎道:“少爷您跟我走,里头可好了!”甘虎啃着羊腿,拎着烧鸡,大步流星来到前院。

  来前院一看,甘虎就愣了!心说:我们家今儿个怎么来了这么多人?老的少的足有三十多号。再一看,他爹也在里头坐着。甘虎跟他爹是死不对劲,当时他就不吃了,虎起两只眼睛瞪着他爹。甘风池一看,高声喊喝:“孽障,畜生!你在那儿愣什么?还不进来见你众家叔父?过来!”甘虎这才进屋。

  大伙儿一瞅这条大汉,比牛儿小子还高一拳,大着一圈。虎头虎脑,黄脸膛,黄眼珠,浓眉阔目。这要好好收拾收拾,人样子还真不错。甘风池一一介绍了众人,甘虎作了个罗圈揖,道:“给各位叔叔见礼了!”甘风池一看挺高兴,心说:今儿个这日头大概是从西边上来的,这浑小子还挺明白,趁着他明白,干脆把事情和他说清楚。想到这儿,甘风池便说:“虎啊,爹跟你商量个事,咱这个家不要你了,你乐意不?”

  欲知甘虎如何回答,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