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一四回 得解药雍亲王脱险 定婚事童海川临危

  且说于和于宝元跳入逆水寒潭打捞解药,众人站在岸边定睛看着。这水跟粥一样,那么大个人跳进去连个浪花都没有,就见一溜水线,牛儿小子的踪迹不见。这团绳子可劲地抖,可见这逆水寒潭有多深哪!一直放了三盘绳子,不动了。可能已到了底。童林瞪着眼睛,提着心等着,一则为师弟担心;另一则怕捞不上药来。别人也都有此同感。牛儿小子什么时候下去的?天见亮下去的,一直都快到晌午了,还没上来。这下大伙儿可待不住了,童林心说:“一定是出事了!谁能下去看看呢?”泥腿僧张旺过来道:“弥陀佛,师叔,我下吧。我这水性也不错,只要腰里挂根绳子就行。”大伙儿又找了根绳子,泥腿僧张旺把衣服脱了,还没等他下水呢,就听病太岁张方喊道:“都别动,上来啦,上来啦!”人们赶紧往上拽绳子。

  时间不长,牛儿小子上来了。他把脸上的泥水擦了擦,冲岸上一招手,大伙儿使劲拽这绳子,把牛儿小子拽上了岸边。童林一眼就看见牛儿小子左手里抓了个东西,里头夹着些泥和乱草,童林便问:“贤弟,捞上药了吗?”“师兄你看这小瓶,这是怎么回事?”牛儿小子边说边伸手把小瓶子递给了童林。童林接过小瓶一看,上头沾满了沙土。他擦干净了,一看小瓶锃明刷亮,瓶口还用蜡封着,可见没有进去水。童林急忙把药塞拔下去,用鼻子一闻,嘿!一股仁丹味,真是清脑提神哪!童林对药是外行,他不知道这药是真是假,能不能给雍亲王治病?

  虽然宁五死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但是谁能保证没有变化呢?这时候头顶八卦脚踏太极的王十古过来道:“海川,拿来我看看。”王十古可是内行,他就是坐堂先生,治病的大夫,对各种草药,各种丹药,非常精通。老剑客过来,接过药瓶,把药面往手心上倒了一点儿,用唾沫研开,伸舌头舔了舔:“哈哈哈,海川,各位,放心吧!真正的好药,这就是鸳鸯露,专治雍亲王的眼睛!”

  童林这才放下心来。他拿过小瓶掂量掂量,心中暗想:为了这瓶药,死伤了多少人?!就为了取这药,费了多大的周折?谈何容易呀!所幸的是,尽管伤了人,总算把药弄到手了,雍亲王的眼睛和命也总算保住了!

  大家拿着药回到了古刹玉皇顶,重赏牛儿小子。有了药,就不能再在这儿待着了,得即刻起身。把庙交给谁呢?当然是金禅长老和霹雳狂风吴霸。金禅长老原来就是这里的主持,和尚全部拥护。金禅长老谢过了童林,谢过了各位侠剑客,但他又想到一件事,就跟童林商议:“侠客爷,老僧可以主持古刹玉皇顶,你能不能把我这个孩子带走?他又不能出家,是不是您就把他带到身边,让他长长见识,如有空闲再教他点能耐。要守在老僧的身边,就把他废了!”吴霸闻听,非常高兴,赶紧给童林跪倒,说:“童侠客,干脆就把我带上吧。如果您愿意的话,那我就是您徒弟了!”说完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响头。童林一看情面难却,另外自己也挺喜欢吴霸,就这样点头答应了。从此以后,童林又多了个徒弟。吴霸收拾东西准备跟童林起身,暂且不说。

  单说于家庄的老剑害于得福,一看没别的事了,把四位老剑客扯到旁边,于老剑客就说:“你们忘了,咱干什么来了?还不是为我女儿的婚事吗?你们得跟海川提一提呀!”一句话把四位道爷提醒。

  何道爷来到大殿的门口,冲着童林一点手。童林知道有事,赶紧出来了,跟着何道爷到了西胡同,一看师叔、师伯和于老剑客都在这儿。可他不知道是什么事呀,赶紧上前施礼。李道爷一乐道:“海川哪,我跟你说点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不成家立业怎么能行呢?你不着急,你的爹娘还为你着急。别忘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童林的脸一红,道:“师叔,您看现在这么忙,哪有工夫想这种事呢?”“哎,忙里抽闲嘛!婚姻大事比什么不重要?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兄弟四人路过正定府于家庄,遇上这位老剑客于得福。他有一个女儿,名叫于秀娘,今年二十六岁,人样长得比你强得多,论功夫,也不次于你。她乃是著名的女剑客吕娩娘之徒。你们两家真是门当户对呀!我们哥儿四个经过商议,认为这门亲事是天作之和,非常合适。你就答应了吧!”

  “这个——”童林犹豫了一下,心里说:这件事该怎么办?雍亲王的眼睛还没好,我这儿乱事还这么多,你说要答应了,这不是个累赘吗?要不答应,师叔已说了,师伯、师父都在场,于老剑客也在场,这不是给人家下不来台吗?童林想罢多时,一拱手,道:“师叔,我看是不是这样,我的命是雍亲王救的,这个事我得跟他商议商议,只要他老人家乐意,我二话没的说!”几个人一听也对,心说:海川不忘恩哪。如果雍亲王同意了,那自然他就是大红媒,有这么个人给当红媒那显得多光彩呀!连于得福老剑客也赞成。这才跟童林把这个事定下来。李道爷又说:“听你的信儿。如果婚事成了,你派人赶奔正定府于家庄前去下彩礼。”童林应声称是。他刚一转身,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在旁边叫他。他们哥儿俩又把童林拉到了东胡同。童林一看今儿可够忙的啊!便问道:“两位哥哥,什么事?”震东侠一笑道:“贤弟呀,跟你说点事。为什么我们上北京找你呢?就因为你的婚姻大事。我有个好朋友,叫金刀震八方,老英雄的名字叫马松坡。他有一个女儿叫马秀姑,她本领高强,相貌出众,跟你配到一块儿,那真是郎才女貌!人家托了一回,我们情面难却,连那个姑娘都跟着到北京,可惜没见着你。马姑娘现在住在咱们的双龙镖局,就等你回去相亲呢!海川,你看怎么样?”

  童林一听这倒好,一上来就是两份。便道:“二位哥哥,可不是我驳你们的面子。方才你们也看见了,我老师跟我师伯、师叔把我叫过去,说的也是这个事。他们要把于秀娘许配给我,我都没敢答应。您提这事要我怎样答复?”“哎呀!”东侠一抖手,心说:我还晚了一步!“海川哪,那我们怎么回答呢?”东侠问道。童林道:“请您转告老侠客,就说此事不妥,让他的女儿另找旁人!”二侠侯杰把秃脑袋一晃说:“海川,你这叫什么话?人家又不是卖不出去的货物。人家爱你是个英雄才准备把女儿许配给你,你这倒好,推出去不管了。这要传到姑娘的耳朵里头,人家是活是死呀?”童林一听怎么这还沾上了?就问二侠道:“二哥您说该怎么办呢?”“我说就这么办,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个放。这个事,你也要请示一下雍亲王,只要他老人家点了头,你娶俩媳妇不就行了吗?”童林实在没办法,只好说:“好吧,容我回京请示王爷之后再说!”侯氏兄弟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三个人一同回到了大雄宝殿。

  这时候,四小名剑和于老剑客都一一告辞,因为人家身上也都有一大堆事。童林带众人把他们五人送到山门之外,这才拱手告辞。五位高人下山走了。

  他们刚一走,王十古也起身告辞。王十古可是个忙人,人家一不当官,二不当差,赶上事了管一管,赶不上也不管。童林千恩万谢,王老剑客也起身走了。总起来说吧,凡是跟童林关系密切的人都没走,余者众人纷纷告辞。童林料理完善后,离开古刹玉皇顶,赶奔李家店。又把店饭账算了,把东西带上,老少英雄起身赶奔北京。路上无话。

  这一天,他们进了北京,来到安定门里富贵巷雍亲王府。童林大步流星往里就走,迎面正碰上何春和何吉,他们俩人一看童林回来了,惊喜道:“哎哟,我的教师爷,您可回来了!”童林握住他们的手就问:“王驾的病如何?”“不见好,也不见坏,整天迷迷糊糊,不时地说梦话,等清醒过来就叫你的名字!”“待我观看!”童林直接赶奔内书房。老少英雄也跟进来了。

  童林进屋一看:雍亲王都变模样了,脑袋胖得像个水斗,两眼好像铜铃。旁边站着十几个御医大夫,轮流在这儿守候着。人们一看童林回来了,不由心中都升起一线希望,御医大夫赶紧围拢过来问道:“侠客爷,把药找回来了吗?”童林点点头,从怀中掏出那瓶药,根据王十古老剑客指导的方法,把这瓶药分成两份,一份呢,放到干净盆里,用温水泡开,搅匀了,再用这药水给雍亲王洗眼睛。另一份,用温水给他服下。这会儿里屋外屋都是人了,一切备齐之后,由御医大夫亲自动手,先把药给雍亲王灌下去,然后再用棉花球沾上药水往眼睛上擦。大家连气都不敢出,在旁看着。

  约摸过了有半个多时辰,雍亲王喝的药,发挥作用了。就听他的五脏六腑,咕噜咕噜直响,紧接着他张嘴又吐。人们把痰盂拿过来,哗哗吐了有半桶绿水,腥臭难闻。大夫一看可笑了,道:“童教师,这回可好,王爷把肚子里这些苦水一吐,证明火全出来了,毒全散没了!”等雍亲王吐完,众人又扶他躺下,把被子给他盖好,又继续给他洗眼睛,大伙儿到外间屋休息。

  第二天天一亮,里屋传来喜讯,雍亲王的病好了!这药真是神仙一把抓呀。童林头一个到了里边,东侠、二侠紧跟进屋。再看雍亲王已经坐起来了,脑袋也恢复了原样,眼睛也消了肿,而且还睁开了。雍亲王一看见童林,乐得就喊:“海川,咱爷俩又见着了!我只当今生今世咱们见不着了呢!”说到这儿,雍亲王的眼泪掉下来了。童林扑过来把雍亲王的手拉住说:“爷,您这是造化呀,是洪福!不然的话,怎么能恢复得这么快呢?”说着话大家都进来,纷纷给雍亲王贺喜。雍亲王一看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心里说:在我有病期间,海川又交了这么多朋友。童林逐一介绍,特别当介绍到张方这儿,这张方把脑袋一晃,夸夸其谈,说我是铁扇仙风流侠张子美的儿子,我叫病太岁张方。我老师是八十一门的总门长欧阳修。我乃是天下第一的高人。惹得雍亲王捧腹大笑。童林就说:“爷,您病了多日,身体虚弱,最好先将养将养,等复原之后,咱们再闲谈。”“海川哪,不用,我现在就好了,你不信,我给你下地走走。”说着话他就下地,好悬没坐到地下。大伙儿劝他又上了床。这一天云彩就算散了。

  因为雍亲王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所以老少的英雄也都没离开北京。东侠、二侠带着铁掌李元、张子美,起身赶奔双龙镖局,照顾一下买卖,另外把童林的婚事再告诉马家父女,让他们暂时先别走,听个信儿。童林也利用这个机会,回家看望了父母和兄弟。全家人见面的这个高兴劲,自然不必细说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半个月之后,雍亲王的身体彻底康复。雍亲王这才在王府设摆酒宴,款待众人。酒席宴前雍亲王问起取药的经过,童林长叹一声,把大闹玉皇顶之事述说了一遍。雍亲王听罢不胜惊讶,就听他惊叹一声道:“哎哟!为了本王我的眼睛牵连了这么多的人,不容易呀!海川哪,代替我向这些人好好地致谢吧!我是有心的人,一定对得起大家!”众人闻听各个欢喜,频频举杯,一醉方休!

  又过了两天,大伙儿一看雍亲王没什么事了,身体已完全恢复,精神非常好,说说笑笑,读书习文,和往日一样。众人在高兴之余又想起了童林的婚事,把童林臊得躲进了下屋。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把两门亲事都跟雍亲王说了,请雍亲王胤禛作主。雍亲王听罢哈哈大笑,道:“这是好事呀!我怎么不见海川呀?刘俊,去把你老师找来!”刘俊应声去把童林找来,雍亲王让座,然后就问他:“你的婚事,我已经听你两位哥哥讲了。现在你看该怎么办呢?”童林沉吟片刻,反问道:“爷,您看怎么好呢?”“嗨,这算个什么呢?海川,大丈夫娶多妻呀,既然是两门婚事,那你就都答应了呗!我看都挺合适。行了,这门婚事就这么定了。来呀,从账房给开五百两银子,买花红彩缎,分别给两家下定礼!”

  雍亲王一作主,童林不敢不答应。喜讯传到童林家里,童老爹和童老妈以及童森不断鼓掌称快!全家人都十分高兴。老实说,父母二人早就为此事愁上了,现在一下子来了两个媳妇,你说他们能不高兴吗?但是,定亲是定亲,成亲是成亲。什么时候洞房花烛?这还不知道,还没定下来。雍亲王又吩咐何春、何吉,给童林收拾粉刷新房,准备家俱。又说:“如果允许的话,今年年底就成亲!”

  童林这才写了书信,派人送到正定府于家庄。与此同时把定礼也下了。这两门婚事就算定了。大伙儿一看,这是喜上加喜呀,应该多待几天。他们谁也没走,每天凑到雍亲王府谈笑风生,高高兴兴在一起团聚。

  单说这一天,童林跟雍亲王正闲谈,老少英雄都在座,何春进来点手唤童林。童林出来一问:“什么事?”“回侠客爷话,门前来了个出家的僧人,他非要见您不可!”“把他领到我家去。”“嗯,他说他去过了。因为扑空了,这才找到雍亲王府。”他俩在外头一说话,让雍亲王听见了,就听他在屋中高声问道:“何春哪,什么事?”“回爷的话,外头有个出家的僧人,要见童侠客!”“嗯,叫他进来!”

  何春转身去领人,童林回房等着。过了好长时间,就见何春领进来一个和尚。这和尚平顶身高六尺挂零,细腰宽膀,身段长得挺苗条,溜光锃亮的脑袋,顶梁门受着戒,往脸上一看,五官清秀,三十岁左右,身穿灰布僧衣。再往脚上一看,就知这位是走长途来的,鞋袜上挂的满是尘土。

  童林看罢多时,这才问:“出家人,你要找童某不成?”这位抬头一看童林,道:“哎哟,童侠客,小僧就是为了找您。请受我一拜!”说着话进前过来施礼。童林赶紧把他拦住,问道:“师父贵姓?从哪儿来?”“小借名叫智能,我是从云南昭通府帽儿山铁扇寺来的。”大伙儿一听可不近啊,从云南昭通府来的。童林也感到奇怪,又问:“请问智能师父,见我何事?”“阿弥陀佛!我给您送个请帖。”上面烫着金字,智能呈上请帖,童林展开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字:

  铁扇寺英雄会聘请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届时参加,敬请光临。

  里边还夹着一封信。童林把这封信展开仔细一瞧,不由得就是一愣!这信上大致的意思是这么说的:昆仑侠童林台见,小僧乃是铁扇寺的两个主持,久慕童侠客大名,十分敬仰。为了观看童侠客登台献艺,表演内家功,因此我弟兄决定在九月重阳节,在铁扇寺设摆重阳盛会,请童侠客务必参加,千万千万!落款是:铁扇寺主持紫面伽兰佛济慈、铁面伽兰佛济源百拜。

  童林看完了,不解其意。又把这封信呈给雍亲王胤禛。胤禛看完了,又给了北侠,北快看完了又给东侠,屋里的人传阅了一遍。等大伙儿都看完了,这封信和请帖又落到童林的手里。他让刘俊搬了把椅子,让智能和尚坐下,对他十分尊重。童林就问:“请问智能师父,究竟这是怎么回事呢?”“阿弥陀佛,那信上不写得很清楚吗?”童林说:“不错。不过我只知其表,不知其里呀!请问,这二位老师为什么要摆这重阳盛会?他们怎么就想起来让我表演内家功?智能师父能不能对我讲一讲呢?”“阿弥陀佛!侠客爷请原谅,小僧无非是个跑道送信之人,究竟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童林怎么问,智能和尚也不说。童林命人把智能带下去,准备素斋饭。智能下去吃饭的时候,病太岁张方过来道:“师叔,我说两句行吗?”童林知道他鬼大,别看刚出世,已经显露了他的才能,这孩子一肚子心眼。童林道:“张方,那你就说吧。”“唉,我是这么看,方才咱们看信的时候,我就注意这个秃驴子。我发现他眼球子滴溜溜转悠,在察言观色。因此我敢断定,他什么都清楚,只是不说罢了。另外我也发现,酒无好酒,会无好会。请您去赴会,他们绝没安好心,一定设下天罗地网,想要加害师叔。我看您还是不去为妙!”张方话音刚落,二侠侯杰也说话了:“海川哪,张方说得有理。方才我想起件事,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咱们大闹太湖那件事?太湖的五大寨主,特别是三寨主金毛海马袁德亮,就是这个济慈的徒弟。清水潭烈焰寨有几个寨主也是铁扇寺的人。是不是这有坏人从中挑拨?济源、济慈暗中放下机关,要把贤弟骗去,加害于你呢?”

  欲知重阳会因何而设,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