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一二回 仙人洞里绝处逢生 董乾授艺童林复仇

  且说这慧斌一惊,简直是魂不附体,借着蒙蒙的月光,他甩脸一瞅:呀!就见抓他的非是旁人,正是被他扔进仙人洞里的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书中代言,在前面书中没说,慧斌把童林扔进仙人洞,究竟这仙人洞里头什么样?有多深?是干还是水,连慧斌都不清楚。童林哪,就觉得进了洞以后,冷风透骨,大头朝下就栽下去了。就在这一瞬间,童林心里头想,我这条命保不住了。当然,海川是有功夫的,童林双手护住脑袋,两条腿往上一蜷,护住小腹和裆里头,元宝壳似地往下摔,同时,海川舌尖一顶上牙膛,运用气功尽量提气,这样能减轻分量,摔的不致太重。后来,终于到了洞底了,幸亏是干地,童林“嘭”地一声,摔这儿了。如果这地下什么也没有,把童林就摔死了,幸亏这地上,光树叶子也有二尺多厚。就因为洞口外头全是树,每一年到秋天落叶的时候,被风一吹刮进这洞里,也不知积攒多少年了,才铺的这么厚。即使是这样,把童林摔的也蛮疼的。海川在洞底,好半天没起来呀!后来他强忍着疼痛,慢慢扶着腰站起来,抬头看,仙人洞那个洞口就好像眼珠那么大,往四外看,什么也看不着,把童林急得躁汗就下来了。仗着他年轻,功底好,这腰疼了一会儿就不疼了。童林站起来活动活动四肢,关键是得想法上去。结果他用手往四外一划拉,心里头凉了。这四处像井桶子一样,溜光发滑,因为见不着阳光,这里头湿漉漉的,用手一摸,它打滑呀!说你功夫再高,这么深怎么上得去呀?童林试验了几次,全都失败了,海川口打咳声,心想我得死在此洞了。

  就这样,童林在洞里憋了一天一夜。后来,可把他憋急了,他在腰里头一划拉,想起来师爷给自己的那口宝剑,叫落叶秋风扫。他把宝剑拽出来了,心里说,拿宝剑我开条道,不知道砍石头能不能砍得动。童林就试验着,拿这宝剑砍砍这儿,砍砍那儿,最后在东北角,他砍来砍去,嗯?发现跟别的地方不同,他用手一摸,齐刷刷一道缝,这是什么呢?他把宝剑放下,把双钺拿出来,把钺尖子塞到缝里头,使劲往外别,三别两别,就听见“咯吱!”一声,被他别开了,用手一摸,原来是一道石门。这门有三尺宽,六尺高,一尺来厚,那也就是童林手中有两件宝家伙,别人连门儿也没有。与此同时,海川感觉到一股冷风,从外边吹进来,他心里明白这是活洞,顺着这儿可能出去。他心头一亮,把钺带起来,手中提剑,顺这石门就往外走。这里边仍然伸手不见五指,对面不见人。就这样,童林又在里边摸了足有一天一夜。你要在外边,白天干活儿,晚上睡觉,这一天不理会,可是在这里边,爬一天一夜,也不知道是黑天,也不知道是白天,真能把人憋死了。童林觉得像过了多少天那么长啊,哎!突然,觉得脚下有点往上走。海川就这样往上一步一步地爬着,爬来爬去,终于出现一个洞口,他往外一看,露着天呢,海川心里那个敞亮就甭提了,大步流星地出来一看,果然出了山洞了。回头瞅是大山,也不知道古刹玉皇顶在什么地方。往眼前一看,童林这心里头又凉了。凉什么呢?虽然洞口是出来了,可出不去,四外像刀削的一样,陡壁悬崖,高有数丈,连一棵草都不长。就像在眼前摆着个特大号的棺材,唯一的道路就是回洞。童林口打咳声,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活活将人憋死吗?

  童林又在这地方困了一天一夜,这就三天三夜了。童海川觉得肚腹里头把抓揉肠,前心都贴到后心了,三天三夜水米未沾唇。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谁受得了呀!海川就觉得头重脚轻,有点支持不住了。童林一琢磨:算了!我不活了,干脆死个痛快。现在谁知道我在这儿呢?我要饿死那是什么滋味?不如抹脖子痛快。他看了看掌中的宝剑,心中一阵难过呀,心说,师爷,您这宝剑给谁不好,您怎么单给我呢?放在我童林手中没有用啊!我是个命苦的人,这宝剑跟着我受了罪了。童林思前想后,最后把牙关一咬,把眼一闭,宝剑就横到脖子上了。往往人自杀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且想呢,童林闭着眼睛横着宝剑又想起爹娘和兄弟来了,鼻子一酸,眼泪险些没掉下来。现在他的脑袋,呼呼呼呼,像走马灯似的。就在童林胡思乱想的时候,觉得这肩头子“叭!”有人拍了一掌,把童林可吓得不轻啊!心话,这里边非神即鬼,哪来的人哪!这是谁?扭回头一看,在身后站着个年迈苍苍的老者。再看这老头,长得干巴巴一团精气神,这俩眼睛像金灯一样光华闪烁,童林不敢跟他对眼光。老头紫红面,白胡,头上戴一顶草帽,身上粗布蓝色裤褂,腰里系根绳,腰里还系一个小包,手中提着龙头拐杖,挺大鼻子,嘴角往下耷拉着,嘴唇通红。海川还发现,别看这老头子这么大的岁数了,小牙是刷齐,一个不缺。看了半天,他不认识。就见这老者,点指着重林:“年轻人,你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抹脖子?”“老人家您是谁呀?”“你甭问我,我问你呢。为什么抹脖子?”“哎呀,老人家,因我被困在此地,欲逃不能,欲死不得,故此才寻此短见。”“噢!没路可走了?你倒往上上呀!”

  童林一听,你说得倒轻巧,我要能上得去,我抹脖子干什么?想必这老者有办法,他怎么下来的?童林正在疑惑之间,就见这老者伸手把童林的腰带抓住,说了声:“走!”把童林往胳肢窝里头一挟,赶奔前边的悬崖峭壁。这位老者,登山比猿猴还快,不知人家怎么上来的,“嚓嚓嚓嚓!”把童林挟上悬崖,“扑通!”往地上一放,童海川就觉得荡飘飘,忽悠悠,好像在五里雾中。睁开眼一瞅,上来了!往下一看,“哎哟!”那不是刚才我出来那个洞吗?一看那洞,倒显得挺小了。这老者怎么上来的?他是个人吗?海川是无限的惊讶!赶紧跪倒,谢过老头。

  这老头一点儿都不客气,往石头上一坐,理着胡,面沉似水,瞅着童林,等童海川行完了礼了,老头才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姓童,叫童林童海川。”“噢,有送外号的吗?”“外号叫震八方紫面昆仑侠。”“有老师吗?”“我老师是何道源、尚道明。”“你师爷呢?”“我师爷是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噢,都是名人。怎么这么多的名人教出你这么个饭桶来呢?我问你,学艺几年?”“学艺八载。”“你师父都教给你什么了?”“教给我三年挑水,三年转树,两年练子母鸡爪鸳鸯钺。”“八卦名师长,还教你什么了?”“还教给我刀枪棍棒各种武艺。”“还教给你什么了?”“还教给我各种气功,都教了。”“教给你抹脖子没有?”“那倒没有。”“没有,你为什么抹脖子!嗯?你就没想一想,你死得起死不起?你有家吗?”“我有家。”“都有什么人?”

  “我有父母,还有个兄弟。”“糟了!你要一死,你爹娘是什么心情,你兄弟是什么心情,是不是就得疼个半死?你要一死,你师父跟你师爷又是什么心情,栽培你容易吗?让你顶门立户,把心血倾注你的身上,你这一转身不要紧,得坑了多少人哪!呸,真没出息!”

  童林在这儿跪着,脸一红,心说话,你倒说得轻巧,谁乐意死呀!我这不头一回吗!这叫走投无路。童林心里是这么想的,没说,但老头给看出来了:“怎么,不服气?你还有一肚子理由?上不来,走投无路,你才抹脖子。你为什么上不来呀?可我怎么就上得来呢?你看看你什么岁数,我什么年纪,看来还是你功夫不好,要你好好练练武艺,就这么一个石崖,能挡得住你吗?”

  童林一听,对呀!我要有你能耐大我不就早上来了吗?海川一想,这是谁呀?仗着胆子问:“老人家,请问您尊姓大名,您能不能把名字赏给我?童某铭刻肺腑,终生不忘!”“哈——!好啊,既然你把话说到这儿了,我再考问考问你,大清国有没有四大名剑?”“有!”“都是谁?”“雷州大树金钱庄的镇古侠老剑客董乾董化一;碧目金睛佛姜达姜本初;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珍珠佛董瑞。”“说得对。四小名剑是谁?”“那是我师伯庄道勤,我老师何道源、尚道明,还有我师叔李道通。”“噢,这些人你都熟悉,你怎么就不认识我呢?你好好想想我是谁?”

  童林觉得,老者话出有因,根据他刚才问的话,脑瓜一转个儿,四小名剑我都见过,这四大名剑我见过一位,那就是我师爷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我这把宝剑就是他老人家给的。只有三位我没见过,那三位呢,其中我二师爷是个出家的道人,四师爷也是出家的道人,看这位的装束不是,哎哟!想起来了,难道说他就是我大师爷镇古侠董乾?童林是越想越对,赶紧一展身,带着笑容:“要我猜的话,您是我大师爷镇古侠对不对?”“哈——!罢了,罢了!孩子,你算说对了,老朽正是董化一。”

  这四大名剑四小名剑主要是董老剑客有能耐。童林意外与师爷相见,急忙趴地下磕了四个响头,往前跪爬了几步,可亲热的不得了。受了好几天气了,一委屈眼泪掉下来了。董老剑客用手相搀:“儿啊,起来吧,我有你这么个好徒孙,我非常高兴。见着师爷诉诉委屈吧!”让童林扶着他坐下,详细问真情。童海川就把所遭所遇之事讲说一遍。董老剑客眼望古刹玉皇顶,二目圆翻道:“慧斌那!慧斌!孽障,孽障,这算你恶贯满盈了!该报不报,时候未到,时刻一到,一切都报!这一次我真算没白来。”

  书中代言,董老剑客怎么来了呢?原来董乾好动不好静,你别看这么大年纪了,在家呆不住,遍踏三山,险走五岳,到处访高人。他在外边这么一蹓跶呀,到处都传说童林的名字。老头听完了,心里这高兴劲,就甭提了。心说,都夸我徒孙,可见,我们选的继承人算选对了。将来我死之后,何道源、尚道明也不在了,童林那就是掌门人。可是哪,他蹓跶到关里境内,也听到有关慧斌的消息。这慧斌打的人可太多了,老头子心中就发怒,心说,这慧斌当初是我教的,我要不教给他那么大的能耐,他惹不了这么大的祸。我在早就教育他,他一直不接受教训,这么大年纪还为非作歹。董老侠客一想,我呀,到古刹玉皇顶蹓跶蹓跶,我看看这小子什么毛病,他要能听我良言相劝,一笔勾销,没有话说;要不听,我一掌就把他打死,给江湖除害。老头子怀着这么一颗心来的。

  在这后山哪,有个不大的小山村,他找了一家猎户就住下了。董老这个人办事稳当,他想好好查访查访,得有一定的根据再处置慧斌。闲着没事,他在这儿蹓跶,巧遇童林,因此施展绝艺,才把童海川救出悬崖。那么说,那个洞哪来的,是干什么用的呢?原来在明朝的时候,这个洞就有。乃是一个高人叫吴机智花钱修的,人家这个洞可不为困人,这是吴机智本人为练功用的。从仙人洞跳下去,再往上跳,穿这洞出来,再跳绝壁崖。后来这吴机智死了,谁也不知道这个奥秘,一直保留到今天。童林有幸,在这里走了一趟。

  这件事先不说,单说董老爷子,听童林讲述之后,火往上撞啊!有心找慧斌去拼命,又一想犯不上,我把他打死,没地方涮我这巴掌去。这不童林在这儿吗?干脆由他代替我就得了,反正早晚他是掌门户的人啦,由他出面处置慧斌,这不是名正言顺吗?再者一说,海川受了委屈,让慧斌扔进仙人洞,我看也该叫他把这面子找回来。老剑客想到这儿,这才传授童林武艺,教给童林一套大力昆仑掌。童林一看啊,可开了眼了。大师爷的功夫他是第一次看见,就见老爷子走行门,迈过步,伸手抬腿,真有独到之处,那功夫是炉火纯青,脚尖点地往空中一纵,跳起了两三丈高,往下一落身,身轻如燕。等练完了这一套大力昆仑掌,你再看,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就像没那么回事似的。童林童海川心里是无限地赞美。老剑客不但交给他掌法,而且还给他讲述里边的奥妙,这掌应当怎么用,什么样才到火候,如果对方要那么用,你应当怎么使。童林一听,茅塞顿开,就觉得自己的能耐比以前又高了一大截。董老剑客练完了,让童林练,童林够多聪明哪,举一反三,一教就会。按照董乾老剑客教给他的,“唰唰唰!”一练,一点儿不错。董乾乐了,不住地点头:“孩子,有出息!哎哟!就是咱爷俩没常在一起,要在一块儿,我手里这点东西,全得叫你给掏去!哈哈哈哈!海川,你记住这掌法,没事就好好练。”“哎!”

  董老剑客除了教他这掌法之外,又教给童林如何用气,童林又学会了气功。时间太短暂了,也就是学了两天的工夫。董乾说:“孩子,时间不能够耽搁,你应当回古刹玉皇顶去看看,找慧斌去算账,可不能让他走了!如果走了,将来我拿你是问。抓住他,叫清理门户,绝不宽待,我可要死了的。”

  童林跪倒受命。这就是老爷爷把这权力给了他了,他能不接受吗?海川磕完了头,董老剑客告辞而去,童林这才回古刹玉皇顶。说来也巧哇,童林在往回急匆匆赶路,正好到了挡僧岭上,就听见下边一阵大乱:“别让慧斌跑了哇!别让他跑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