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回 慧斌一掌丧兄命 庙前宝鞭对宝鞭

  且说病太岁张方,五路派将捉拿慧斌,没想到慧斌这么厉害,掌中一条十三节墨骨鞭,谁也不能靠近,仗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来了一个细高条的老者,就这个人往慧斌面前一站,慧斌乖乖地把鞭盘上,跪在此人的面前,唰唰唰,眼泪掉下来了。那么此人究竟是谁?因何有这么大的威力?原来,这个人是慧斌的亲哥哥,名叫方奎,字伯令。可他哥哥怎么叫方奎呢?对,一点都不错。慧斌是和尚名,他原名叫方杰。

  说起来,他们兄弟乃是河南衬方集的人。慧斌自出生就家境贫寒,生活困难,他哥哥比他大十六岁,很小的时候就给送到外地去学医。就在那一年,他母亲生下慧斌,由于营养不良,这孩子从小就爱闹病,不到一周岁,又抽风又呕奶,饮食不进,时间不大就咽了气。他父亲一狠心,把慧斌一卷扔到树林之中,抓了几把浮土给他盖了盖,上面又盖了点草。哪知道,人一走,恶狼野狗上来了,把慧斌扒出来就想把他吃了,“咔哧”一口,叼住他脑门子,这就留下今日的痕迹。幸亏老剑客董乾董化一在此路过,把野狗赶散才救了慧斌。他看看左右没人,又不知道谁家的孩子,就把他抱回雷州半岛大树金钱庄。董老剑客花钱请来奶母,奶这个孩子,还真的把他救活了。董乾瞧他可怜,把他收养在门下,一直培养到七八岁。你看他从小又干巴又瘦,这一大了身体还发实起来了,长得虎头虎脑的,因此,董老剑客很高兴,传授他武艺。

  单说他哥哥方奎,方伯令,就在慧斌刚被扔进树林的时候,他哥哥回家了,他还真挂念这个手足同胞的,进门就找:“我兄弟呢?”爹妈哭着说:“刚扔了。”“什么病?”“我们也说不用白是什么病,反正就断了气了。”“哎呀!”方伯令一跺脚,“我晚回来一步。我是学医的,我学儿科,这小孩有病我都能看了,我兄弟不致于死呀!”他这一说,父母也着急了,他爹在头前引路,他们拿着鍬镐找到树林,结果到这儿一看,光剩下小坑,人没了。一家人大吃一惊,围着树林四处寻找,没有。方伯令哭了,不用问,不是狼拉就是狗叼,不知叼哪去了。他埋怨父亲做事草率,撒开人四下找开了。奇怪的是,踪迹不见。方伯令心中疑问:可能是我兄弟叫谁给救去了?始终哪,他就挂念这个事。老两口子一股急火,为慧斌这事得病死了。方伯令把父母安葬以后,到处找慧斌,找不着,这怎么办呢?他多了个心眼,拿张白条,写上了家住何处,他有个兄弟多大,他叫方杰,什么模样,什么什么时候死的,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失踪的,如有拾到者请到什么什么地方联系。你看写这玩艺儿不起眼,真起作用了,他往墙上一贴,就有人围着看,怎么回事这是?哦,是这么回事。后来金钱庄有人发现,就跟董老剑客说了,董乾一听,呀!这是他们家的人啊,这孩子叫方杰。好吧!老头派了个人就去找方奎,说我在什么什么时候拾了个孩子,这孩子我现在已经抚养到八岁了,最好你们家来个人看看是不是。

  方奎得信儿以后,真是喜出望外,带着川资路费,赶到雷州半岛大树金钱庄。他到这儿找着老董家的门,说明自己的来历,董乾叫他进来,双方一说,一点都不错,这才把慧斌给找来。慧斌不认得他哥哥呀,因为太小,可是他哥哥仔细辨辨他模样,他可认出来了。因慧斌左耳朵有块痣,这块痣长得好像梅花,所以方奎把慧斌搂在怀里放声痛哭!我那苦命的兄弟呀!咱们爹娘就为了你着急而死,哥哥我为了你就像病了一样,难道这是真的吗?咱哥俩还真能见着吗?兄弟啊!慧斌也哭了,那是骨血的关系呀。哭罢多时,董老把他劝住了。说:“我也是路过那个树林,这才把他救了。如今你们哥俩见着了,乐意领回去,就领回去。”

  方奎一听,人家有七载抚养之恩,我给他领走,那可对不住董老剑客:“这么办吧,老剑客,我呢,现在孤苦伶仃一个人,带着我这个兄弟呀,也累赘,只要我知道他的下落,我也就放心了。我就把我兄弟托付给您了,求您老人家继续栽培,等我有了家了,我再接我兄弟来。”方奎一席话,正合董乾的心意。其实,董老剑客很喜欢慧斌,真要把这孩子领走了,怪舍不得,当时就慨然应允。方奎在大树金钱庄住了两个多月,哥俩个难舍难离,为生活所迫方奎告辞走了。慧斌照样留在这儿学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呀。眨眼之间,慧斌到了二十二岁,身体发起来了,身高九尺挂零,腰憨肚大,体格魁梧,就是相貌凶恶。同时哪,性如烈火,平生好斗,为这事董乾很不高兴。练完武就把他叫到旁边,嘱咐他,说:“人生在世,一是要厚道,要有长幼之分,不要跟人什么都计较,这好斗的本身就不是好事,你切记切记。”慧斌嘴头答应了,心里不怎么服气,心里说,你是个著名的老剑客,我是少剑客一份,学了能耐就为打人的,干什么让着别人呢?那别人都能让着我吗?他心里边是不以为然。就在这些年中间,方奎每年要赶奔雷州来两趟,或者春季或者夏季交替而来,每次来都住些日子,留俩钱再走。有时候董乾就把方伯令叫到眼前,把他兄弟的为人跟他说一遍,说你是当哥哥的,对着他,你要好好地规劝。哎呀!方奎一听挺着急,我兄弟怎么变成这么个人!谁的话你不听,老剑客的话你得听。那不单是你的救命恩人,而且是授艺的恩师,有这两重关系,你怎么能惹老人家生气呢!所以他没短了劝慧斌。慧斌表面上也答应,心里头还不以为然。到了他二十六岁这一年,又惹事了,董老剑客忍无可忍,这才把他撵出雷州,断去师徒之情。慧斌还不接受教训,离了雷州没地方去,找他哥哥。这时候,大爷方伯令,已经成家立业,就在原籍盖起了房子。一看兄弟来了,让兄弟到后院去住。慧斌游手好闲,什么事也不干,方大爷就白白地养了他五年。在这五年中间,保媒的很多,要按方大爷那意思呢,给他娶个媳妇,成家立业就算了,无奈慧斌坚持不成亲。慧斌说:“我就反对这个,哥哥您别为我操心,我光棍儿一个人,要过这一辈子。”方奎说:“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我呀,我打算出家,早晚得有个地方削发为僧,以了我的心愿。”

  不有这么一句话么,儿大不由爷。这孩子要大了,不听老人的话,何况是为哥哥的呢。方大爷也没有办法。到了后来,慧斌闯荡江湖,到少林寺受了戒,这才起名叫慧斌,没人再管他叫方杰了。他从少林寺出来以后,照样闯荡江湖,在数年前,就来到金凤山古刹玉皇顶,碰上金蝉长老。金蝉长老爱惜他,把他收留。因为他有病,又给他治好,一直到今天。他大哥方伯令,一直对兄弟不错,后来打探到他的消息,每一年来好几次看望这位胞弟,见了面就嘱咐他说:你年纪大了,和当初不同了,要磨练磨练你的性格,千万别再惹事。临走了,还给留钱,一年他最少来一次。今年又来了,因为路上耽误点事,半夜间才到了古刹玉皇顶。大爷就听这个院里头喊杀连天,怎么回事呢?他爬到墙上一看那,哎哟!老头,小伙,好几十个人把他兄弟围在当中,正打得激烈,方大爷因此大喊一声,这才跳到院里头。

  慧斌一看是哥哥,赶紧跪倒施礼。把方大爷急得,说:“贤弟呀!这是怎么回事?你又惹了什么事?还不对我言讲!”慧斌张口结舌,他有什么理由说呢?本来他一身不是。在旁边病太岁张方看出来了,噢!这是他哥哥,看这样是个正人。张方说话了:“老爷子,贵姓?”“噢!在下姓方,我叫方奎方伯令。”“你跟这和尚什么关系?”“他是我亲胞弟,我是他亲哥哥。”“哎哟!我说方先生啊,你来的正好,你要是个明白人,你就给评评这个理,是这么这么一回事。”病太岁张方那嘴跟枪子儿一样,“叭叭叭!”从头到尾这么一讲,把方大爷吓得魂不附体,呀!老头子手脚冰凉,眼泪都掉下来了:“你!你气死我也!慧斌,你怎么这么不听劝,远在几十年前你就好斗,只因你好惹事招灾,才被董老剑客赶出雷州,你还不接受教训。如今这么大年纪了,你还无故惹事,童侠客惹你没有?你因何把他扔进仙人洞?大伙惹你没?你把人家打成这么可怜,吐血的吐血,带伤的带伤,如今你犯了公愤了!故此,老少英雄数十人才拿你问罪。慧斌,知错必改乃为俊杰。你赶快悬崖勒马吧!要如能听大家相劝,你乖乖地服绑,该什么罪,就领什么罪,你还可能保住一口气;如果你要不听,悔之晚矣!贤弟呀,你打算怎么办?你快说个痛快话!”

  慧斌这小子“扑棱!”从地下站起来:“哥哥,你甭听他们的,他们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像那童林童海川,身为震八方紫面昆仑侠,无故来到我玉皇顶管辖地界,要赶到逆水寒潭去捞什么药,不经我准许,为什么闯入山?我拦着有什么不对?他的弟子当场变脸,和我动手,我一怒之间,这才把童林扔进仙人洞。这叫事从两来,莫怪一方。如今这些人仗势欺人,都归罪在我一人身上,实在叫我不服。哥哥,您是远道来的,您累了,赶紧请到屋中休息,等我把他们收拾完了,咱们兄弟再叙旧。”

  他哥哥一看,这家伙野性子又上来了:“不行!慧斌哪,会说不如会听的,我听出来了,就是你没有道理。今天我就不允许你打!”老头子说着话,过来就抓慧斌,慧斌一躲,没抓着。方大爷气急了,他那意思,我把我兄弟抓住,向大伙赔个不是,怎么大伙也能原谅他,不看他还看着我呀,我这兄弟就可能保住命。哪知道,这一抓慧斌,慧斌野性子上来了,心说,哥哥你干什么,你站在他们那一方面,跟他们一个鼻子眼出气,你怎么奔我来了?咱是亲兄弟,动的着这个么?慧斌一着急,往旁边一闪,用手一拨拉,他可不是成心,但是他手上多大劲儿,他叫双钢掌,这一下打到方大爷后背上,方大爷一个没注意,“噔噔噔噔!”往前一倾,正好这脑袋撞到宝鼎上了。那庙里头有宝鼎,三条腿的大铁香炉,上边像塔似的有好几层,那玩艺儿都是铸铁的,都有上千斤的分量,人脑袋撞上好得了吗?就听见“叭”地一声,大爷就躺倒在地上了。众人一看,哟!脑浆流出来了。

  方大爷这一死,把慧斌可急坏了,他把手一抖搂:“哎呀!哥哥!”心里说话,我可不是成心,哥哥呀!您可别怪我。不怪他怪谁!本来慧斌他应当接受教训,可他不但不怪自己,反而怪罪众位剑客。心说,你们要不逼我,我能这么干吗?我哥哥死不是死在我身上,是死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是催命鬼,我岂能与尔等善罢甘休!拉出十三节墨骨鞭来,他就玩儿了命。

  剑客们一看,火更大了,大家心说,慧斌!你还有点人性没有?掌打胞兄,灭绝人性,岂能容忍!“杀!上呀,别让他跑了!”“噼叭!”打得更欢了。慧斌一看,今天晚上这仗没法再打啦,人家来的人太多,干脆我去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我慧斌找到合适的地点,我找你们挨个地报仇。想到这儿,他把十三节墨骨鞭一晃,“呜!”众人往下一闪,他就飞身上了大雄宝殿,在大雄宝殿上又一晃身,跳到庙外顺山道就跑。大伙能让他跑吗?张方头一个就追出来了:“众位,使点儿劲,别叫他跑了,追!”老少的英雄在后边就撵他。慧斌倒拖十三节墨骨鞭,顺着山道,一直赶奔大森林。因为这个地理,他相当熟悉,大森林有一条道叫一泻天,从一泻天过去了,就是乱草荒山,在那里头一躲,谁也找不着。哎!等众人都过去了,我再逃。

  他想得倒挺好,他正往大森林前跑着呢,就见道上站着一个人,正好把去路拦住。慧斌一愣,心说,这是谁?莫非也是他们设下的埋伏?想到这儿,高声喊喝:“什么人?快把道路闪开!”对面那个人连动也没有,不但没动,反而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凶僧,此路不通!尔往哪里走?老朽等候多时了!”听他说话这声音哪,跟铜钟一样,当当的,慧斌闪目定睛瞧看,虽然是天黑看不真,大致的轮廓还能看出来。就见对面,是个干巴巴的老者,看年纪没有八十岁也差不多少了,鬓发洁白,真是发如三冬雪,鬓如九秋霜,干黄的一张脸膛,大鼻子头,小辫在头顶上盘着,身穿一身蓝布裤褂,腰裹扎着带子。再往手中看,手里提着一条十三节人骨鞭,今天这段书就叫宝鞭对宝鞭。那要说来者是谁呀?这个人可了不起,人称,头顶八卦、脚踏太极乾坤老剑客王十古。这三十古原籍是山西人,今年八十二岁了,那也是大清朝成了名的剑客。老头是大夫出身,妙手回春,善治百病,抽空学的武艺。不但掌法神奇,而且老头身上还缠着一条宝鞭,就是这十三节人骨鞭。就凭着这条鞭子,打遍天下没有对手,故此,大伙才给他送了那样一个美称。

  这次老剑客远离家乡,是到这附近会一个朋友。从这个朋友嘴中得知,金凤山古刹玉皇顶,这儿有战事。那个人了解的挺清楚,说现在北京来人了,越来越多,要跟玉皇顶的老方丈慧斌决一雌雄。听说这慧斌不走正道,把一个姓童的侠客扔到什么仙人洞里边了,庙上还囚禁了不少人,就这样激怒天下的剑客,听说早晚要把这座玉皇顶踏平。王十古听了一愣,因为在这一路之上,他这耳朵都灌满了,童林长童林短,都是童海川露脸的事,他很羡慕,也有意到北京去拜会拜会童林,怎么这童林出了事了?可见这个慧斌不是好东西。既然我赶上了,我要把这个事调查个水落石出。老英雄抱着一颗好奇的心,赶奔金凤山,还正好遇上这个战场,大伙连喊带叫的他能听不见么?故此,拉出十三节人骨鞭在这儿等候,结果把慧斌给堵上了。现在的慧斌哪,眼都红了,他也不打听打听对面是谁,以顺我者生逆我者亡,拦着我就不行,摆鞭就打!王十古一看这家伙凶野,你倒问我是怎么回事儿呀!他赶紧往旁边一闪身,用掌中的宝鞭,“哗啦!”往外一拨,两个人就战在一处。正在这时候,剑客们追到了,病太岁张方一瞅,呀呀!这是谁呀?真是我们的朋友到处都有。咳,这老头也有这样的鞭哪,便问:“喂!对面的老英雄,你是哪一位?”“啊!老朽姓王,王十古是也。”

  “哟哟!”大伙一听,也是一愣,“哎哟!王老剑客在这儿,那太好了!”张方又喊:“老剑客,可不能放他走了,这家伙是个罪行累累的凶僧,一定要把他抓住。”王十古一听没错了,今天既然我拦住他,坚决不能放他过去!但是王十古也发现,慧斌这个小子能耐够大的,就凭自己的能力,二十四个回合战不倒他,老头这脸上可有点挂倒印了。心说,我这前半生闯荡江湖六十余年,没遇上过对手,没想到,今天竟遇上这样的凶僧。我要赢不了他,有什么脸面再回山西。老人家一着急,把平生所学的全拿出来了,哪知道,打去打来,“哈哈——!”两条鞭绞在一块儿了!因为他这鞭是十三节,每一节都有环子连着,软东西一碰它就抹圈,故此,两把鞭绞到一块儿。王十古吓了一跳,慧斌也吓了一跳,两个人握住鞭把,各往怀里头拽:“你撒手!阿弥陀佛!你撒手!”

  老剑客王十古和慧斌的鞭绞在一处,两个人全都叫上劲儿了,把这两条鞭拽得咯咯直响。您说慧斌多大劲,两臂一晃,一千斤的力量,王十古是出类拔萃的剑客,更是力大绝伦,三拽两拽,就听见“嘎叭!”一声,怎么回事儿?把慧斌的墨骨鞭给拽折了,铁环子崩裂了,给拽下三节去。看出来三十古的鞭比慧斌的要强得多呀。突然这一折,两个人收不住脚,全都退出十几丈远。三十古身子一晃,险些没坐下,慧斌身子一栽,也好险没趴下。等慧斌把鞭撤回来一看,哟!心头一凉,疼得要命哪!这是一条宝鞭哪!我视如生命,今天此鞭一断,莫非我的寿数到日子了?他心里头很不是滋味,这时候,他一看腹背都是敌人,心想还是逃跑吧。斜身子下了小道上,直奔大森林。王十古跟大家见了面,也顾不上说别的,兵合一处,在后头又撵上了。慧斌仗着轻车熟路,怎么走他心里有数,他就往大森林口跑。这个地方有一条道,宽的地方不超过一尺,窄的地方只能容一只脚,立上立下的,这地方叫一泻天,除了这条路,别的路走不了。这就给群雄带来困难,别看人多,不能一块儿上,得一个一个的上。病太岁张方头一个,紧跟着慧斌后面,他晃着吕祖套风锥当先攀上,后边老洒海金元,再往后庄道勤、何道源、尚道明、东侠、二侠、李元等,大家鱼贯而行。现在众人都下了决心,今天要不把慧斌抓住,决不收兵。

  单表慧斌,拖着这半节鞭,气喘吁吁,好不容易爬上大森林。这阵他心里盘算着,只要我先上去,我守住那山口,你们谁也上不来,上来一个我抽下一个,上来一个我打翻一个,这叫一人把关,万夫难过。他心里想着这阵儿已经到了山头了,刚一上,“叭!”就觉得脖子上有一只大手,像铁钳子一样把他牢牢地抓住,“别动!”

  欲知是何人一把抓住慧斌,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