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一○回 巧安排众囚得救 恶凶僧八面遭围

  且说慧斌就像疯了似的,晃双掌直奔病太岁。别看张方的能耐不算太高,但他的胆子很大,晃吕祖套风锥大战慧斌,“叭叭叭!”两个人打了十几个回合。张方暗中一挑大拇指:罢了!怪不得那么多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慧斌真够厉害的。这对双钢掌可以说没有对手哇!要工夫长了我哪行呀?非把我小命交代了!哎,怎么说的怎么办吧,我把你引走就得了。张方想到这儿,虚晃一招,“嗖!”上墙了,回过头来气慧斌:“秃驴!有种的你过来,咱俩在墙上角斗。”慧斌本来就好斗,能叫他给将住吗?飞身形上墙头就是一掌,张方往旁边一闪,慧斌跟过来,“叭叭叭!”又几掌。

  张方又上到厢房上来叫慧斌:“来来来!换个地方,这儿宽敞。”慧斌上了厢房,张方拔腿就往外跑,这追了一层又一层,这就到了玉皇顶的山门,张方“嗖”地一下,奔出去了。慧斌眼珠子转了转,不好!我可别上这小子的当啊!前边有个坏事包孔秀,这又来了个坏蛋张方,跟这种人打交道,就得格外小心。你看外边天这么黑,他要有伏兵,佛知奈何?我不能离开庙。慧斌冷笑一声:“无能的小辈,逃命去吧!”说着,转身要回去。张方一看他要回去,不就白费劲了吗?他停身站住,扭头就骂:“秃驴!你还叫金鸡好斗双钢掌呢!真徒有其名,无有其实,我告诉你!我在门口已布置下天罗地网,神兵天将,你敢出来吗?你要出来,你才叫真正的英雄,你不敢出来,我骂你的八辈祖宗!”

  “呀呀呀呀!”把慧斌气得五脏冒火,七窍生烟,不顾一切转身就追。张方一看成功了,抹头就跑。就这样打打停停,停停跑跑,把慧斌就领出去二里来地。慧斌一看这糟了!远离古刹,家里再出事怎么办?他回转身刚想走,哎!“嗖!”树林里奔出一个人,把单刀一晃:“呜呀!慧斌凶僧哪里走?天下第一的高人在此!”慧斌一看孔秀,把他鼻子都气歪了。心说,他妈这俩坏蛋,今天晚上我是冤魂缠腿呀!晃双掌直奔孔秀,孔秀虚晃一招,拔腿就跑。他刚要追孔秀,张方回来了:“哎哎,我说秃驴,有能耐的跟我打,你跟他打算什么能耐!天下的第一英雄在这儿呢。来!来!来!你要胆小就甭过来。”慧斌火冒三丈,直奔张方,“叭叭叭!”刚打几个回合,张方抹头又跑,慧斌刚站住,“得儿——驾。”孔秀又出来了。就这两个活魔呀,把慧斌是活活摽住。

  按下他们捣乱咱们不提,话分两头。单表北侠秋田秋佩雨,秋老侠客,按着分派,他是负责救人,他身后带着灯前无影阮合、月下无踪阮壁、泥腿僧张旺、徐云、邵甫,这小哥五个跟着他,趁着慧斌远离的时间,他们偷偷摸摸进了玉皇顶,先赶奔石牢。这石牢在什么地方,孔秀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们没费劲,等隐身到黑暗之处,抬头一看,靠着墙根那一排房子,能有六七间,铁门上头有锁,门口挂着红灯,在灯光下站着两个半大和尚,每人手中拿条棍,来回直溜。北侠让小弟兄们全趴下,由他自己来对付这俩和尚。再看秋老侠,迈步就奔这门口来了,这两个和尚同时都发现了,一看来个老头:“站住!干什么的?”

  “二位,不要误会,我是奉慧斌长老所差,找二位有事。”

  “什么事,怎么没见过你,你是谁?”

  “哎,你看看这是什么。”北侠说着话,在兜里摸,其实什么也没有,故意引他们俩。可这时间,并行几步就到了两个小和尚的面前,北侠把手伸出来,“别动!别动!”点穴,全给点住了,俩和尚翻白眼,吐白沫,一点也动不了啦。北侠一伸手,从他们腰里头,把钥匙摸出来,捅开大锁,“哗啦!”一声,把铁门开放了。这个工夫,小哥五个也过来了,先把门前这俩和尚拖到没人的地方,然后冲进石牢。这石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北侠呢,从百宝囊中拿出火扇子“唰啦!”一晃,见风就着,这玩艺儿就好像现在的打火机,不过它是用油脂做的,里头包着硫磺硝,一晃,空气一摩擦,火呼一下就着了。借着这光亮,北侠进屋,定睛瞧看,靠着西山墙上绑着一溜,其中有穿云白玉虎刘俊、夏九龄、司马良、左臂花刀洪玉尔,还有牛儿小子。这边绑着俩人,正是霹雳狂风吴霸和金蝉长老。他们一进来,这七个人也发现了,都瞪大眼睛,仔细观瞧,当刘俊发现是北侠、阮合、阮壁他们,真是惊喜交加:“快救我们!”北侠并不说话,把掌中大宝剑一顺,把绳索给他们拉开,七个人马上得救。捆了这么些天了,一个个手脚发麻,动转不灵啦,北侠让他们在屋里头好好活动活动。这时候,阮合、阮壁就把这话全告诉他们了,今天晚间群雄大聚会,要捉拿慧斌。他们听完了,是又高兴又解恨哪!一个个摩拳擦掌,都想要报仇出气。那金蝉长者赶紧谢过了北侠,谢过各位小弟兄。北侠说:“此地并非讲话之处,随我来!”

  他们大家出来了。现在北侠只办了一件事,还有第二件事,那就是破八卦亭,解救李道通。他领这帮人按照路线来到八卦亭,北侠他们一看,就知道有消息儿埋伏,一步走错性命攸关。他让众人在下边等着,由他自己去破亭去。可是金蝉长老说话了:“阿弥陀佛,老侠客,是不是到亭里救人?”“是啊!”“交给我,这亭子是我修的,我会破。”

  哎,太好了!闹了半天,金蝉长老原来就主持这座庙,因为老和尚爱练功,在后边就修了一座八卦亭。这八卦亭里头,有翻板、转板、连环板、脏坑、净坑、梅花坑。没事,老和尚领着徒弟换好衣服,在里头练功。但是慧斌当家以后,就把八卦亭变成国人的地方。因为这亭子是金蝉长老一手修建的,所以对里边的消息儿、埋伏一目了然。就见老和尚迈步上了九级台阶,来到南方正南门。今天这日子,南门是申门,他一抬手,按住了匾下头的八楞疙瘩,往左边拧了三扣,然后身子往旁边一闪,就见这门“咯嘣!”一声,往左右一分,从里边“叭叭叭!”射出三支刀来,这三支刀全都掉在地上了。刀过去之后,老和尚一招手:“跟我进来!”大伙放心大胆跟着进去了。来这里边到第二道门,老和尚仍然用前边的方法用手一摸这八楞的疙瘩,往左边拧三扣,二道门又开了。

  话要简说,金蝉长老一共打了三道门,这才到了中央戊己土,也就是囚禁李道通的地方。这李道爷可受了罪了,被囚在这地方,两天两夜了,水米没沾牙,你说这慧斌有多损,硬把人给干起来。仗着李道爷浑身有绝艺,所以他也不大活动,在里边盘腿打坐、五官朝天,运用气功。这气功就有这么大的好处,为什么?能解渴解饿。当然了,这是暂时的,时间长了是不行。李道爷正发愁呢,怎么把我困在这儿也没人来救我?我干瞪着眼出不去呀!难道说外边一点也不知道吗?他这心里七上八下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见有声音,门一开空气透进来了,他借着灯光一看,进来的正是北侠爷呀!李道爷高兴得赶紧腾身站起:“是秋老侠客吗?”

  “哎哟!道爷,我们正救您呢!快点随我出去。”李道爷心花怒放,跟着大伙出了八卦亭,好好地伸伸懒腰,长出了一口气。呀!他这才想起来:“老侠客,你们众人都在?”秋田点头:“老剑客,今天晚上你们瞧好,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要捉拿慧斌。”

  李道爷点点头:“这个孽子是恶贯满盈了!要不早点把他除掉,必是后害!”大家说完了彼此经过,全都埋伏起来了。

  可正在这么个时候,慧斌回来了。他刚才在外头,跟两个坏事包纠缠了半天,慧斌突然脑筋一转,觉得不好!心说,我要久在外边呆着,备不住家里就能出事,法通、法广到时候捂掐不住,我得回去看看。但是他回来晚了一步,人都被救出来了。这慧斌刚走到院里头,有个和尚撒脚如飞跑来送信儿:“老方丈,您上哪去了?八卦亭和石牢的门都开了,里边的人都被人家救走了!”

  “啊!阿——弥——陀——佛!哎哟!”慧斌一跺脚,知道上了当了。可正在这么个时候,突然发现正东方“噌噌噌!”蹿进仨人来,为首的是个干巴巴的小老头,大秃脑门子,酒糟鼻子头,花白的小辫在后边盘着,穿青挂皂,手中拿着根五金的铁条,上垂手的人五大三粗,手中拿着条大棍,下垂手一人白净子面皮,长得干净利落,手中拿着一口宝剑。慧斌认识旁边那俩人,铁三爷、丁瑞龙,可不认识当中这老头。现在慧斌就像疯了似的,谁来他也不在乎了,他用手指点丁瑞龙、铁三爷:“当中这老匹夫为谁?”其实来的正是老洒海金元,金老剑客领着俩人,受张方的分配守着正东方。这头一仗该着他们打了,老洒海往前紧走两步,把脑袋一扑棱,用铁条点指:“慧斌不认识我吗?老朽家住北京牛街大清真寺金元是也。”

  慧斌一合计,坏了!这是回教之中最高的高手,闹了半天金元都来了:“金元,难道说你也想给童林当走狗,与贫僧为仇不成?”

  “呸!慧斌你给我闭住臭嘴!童林走的正,行的端,正大光明,那是个男子汉大丈夫正人君子,我自然要帮他的忙。你是个什么东西?身披着佛家的衣服,口中诵着佛号,尽做一些男盗女娼的事情。今天晚上,你恶贯满盈了,你还有什么说的!还不束手被擒等待何时?还等着我老人家费事吗?”

  慧斌晃双掌,直奔老洒海金元。金老剑客见他如此,抡起掌中铁条,与慧斌战在一处。可这一打呀,老洒海金元大吃一惊!怪不得天灵侠王凤、陆地飞仙娄瑞、丁瑞龙、铁三爷这些人都挨了打了,这慧斌可真够厉害的。这对双钢掌上下翻飞,挂定风声,别看空手,比有武器都厉害。老洒海心中暗想,也就是我,要换个旁人焉能对得过他呀!可丁瑞龙、铁三爷在旁边一看:“各位兄弟,今儿晚上可是决战,咱甭在这儿看热闹了,干脆上吧!”“上!上!上!”“噌噌!”哥俩蹿上来,一个晃刀,一个晃宝剑,加入战群,三个人力战慧斌。要说老洒海金元的能耐跟慧斌本不差多少,再加个铁三爷,丁瑞龙,这慧斌就有点吃不住劲了。慧斌一看不好!扭头就走,奔正西方。

  慧斌跑出来还没有几步呢,突然有三个人拦住去路:“无量天尊!慧斌,此路不通!”啊!慧斌一看,为首的是个老道,鹅黄色道冠,鹅黄色道袍,圆领大袖,手持宝剑,身后背着拂尘,五官端正。他一看,认识,正是大师兄庄道勤,当初在一块儿学过武艺。这慧斌一愣,“噔噔!”倒退两步,庄道爷用宝剑一指慧斌:“孽障!你为非作歹,作恶多端,今日恶贯满盈,你还有何说?我要代替我老师处置你个孽障!你哪里逃走?”说着话,庄道爷抡开宝剑就劈。慧斌晃动双掌,大战庄道爷,二十回合,没分输赢。慧斌真有能耐,要说庄道爷身后还有俩帮手呢,一个是东昆仑震东侠侯廷,一个是一轮明月照九州二侠侯杰,受张方的分配,在此堵截慧斌。两个人一看,别看热闹了,咱上去吧。震东侠摆开宝剑,二侠摆开一对双钺,三个人就战住慧斌。要说那庄道爷就够慧斌呛了,再加上那俩侠客,他哪能抵得住呢?慧斌一看不好!抽身就走,奔正南方。慧斌刚到墙根下头,就听墙头上有人说话:“无量天尊!慧斌站住!此路不通。”啊!借灯光一看,墙上四个人,为首的正是何道源何道爷,在身后跟着铁掌李元、风流侠张子美、老剑客于得福,四老在这儿挡着呢!何道源摆宝剑直奔慧斌,咬碎钢牙道:“孽障啊!可惜我师伯瞎了眼,收你为徒,传授你绝艺在身,你一点好事也不做,今天代表我师伯清理门户!看招!”何道源一伸手,李元上了,晃铁掌打慧斌。风流侠张子美呢,拿着大铁扇子扇慧斌,于得福拽出铁鞭砸慧斌,这四个老头一动手,慧斌可招架不住了,抽身便走,奔北边。

  刚一转身,就听北边有人说话:“无量天尊!慧斌,这儿也走不了。贫道等候多时!”他一看,面前这老道,头梳日月双抓髻,末梢系着红头绳,穿着一身灰色道袍,面如晚霞,手中持剑,一看,认得,尚道明,也是师兄弟。在尚道明的身后,是天灵侠王凤、陆地飞仙娄瑞。这三老拦住去路,不容分说,三人往上一闯,围住慧斌就打。这阵儿,慧斌脑门上的汗可就下来了,他一瞅东西南北,四面八方都走不了啦,就知道今夜晚间大势已去。这小子嚎叫一声,撩衣服,“咯蹦!哈哈哈!”就亮出十三节墨骨鞭。

  方才已经说了,这慧斌有两件宝物护身,一个是鱼皮甲,像坎肩似的在里头衬着,刀剑不能伤身,另外的一个宝物就是十三节墨骨鞭。再看慧斌眼睛都红了,“扑棱!”把宝鞭一抖,一转圈,三丈之内不准人靠近,这么多人围着他围不住。这家伙像狂怒的野狼一样,横冲四面,力挡八方,“叭叭叭叭!”把鞭甩个圆,鞭山相似,庄道勤、何道源、尚道明,大家一边看着,一边心里头埋怨镇古侠,心说,师伯呀!您把能耐可都教给他了,不然的话这小子能这么猖狂吗?能这么难抓吗?如今他把您所持的宝鞭也亮出来了,让我们如何是好哇!大家干着急不能靠近。

  正在这时候,大雄宝殿的后面,“噢”地一声,又冲出一伙人来,为首的正是李道通李道爷,背后北侠秋田秋佩雨、牛儿小子、金蝉和尚以及阮合、阮壁、徐云、邵甫、泥腿僧张旺、夏九龄、司马良、穿云白玉虎刘俊等,这些人各晃兵刃器,加入战群。他们怎么才来呀?找兵刃去了,要没有北侠帮着找,还真找不着。闹了半天,慧斌把他们抓住之后,所有的家伙没收,统统锁在藏经楼了。没有家伙怎么打仗?北侠费了九牛二虎的力,这才把家伙找着,众人领着各自的兵刃,这才赶到前院,因此,迟来了一步。如今,几十个人把慧斌围在中央,正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突然听房上有人喊话:“众位,手下留情!慧斌哪,我看你还不住手!”啊!这是谁?众人一愣,虚晃一招,跳到圈外,全站到东边。慧斌一晃墨骨鞭站到西边,也往墙上观瞧,他不看来人还不要紧,一看来人,这慧斌就打了一个冷战。再看来的这个主,细条条的身材,窄肩膀,稍微有点弓腰,一张长脸,宽脑门方下巴,颏下一部严髯,飘洒前胸,头上顶着宽边大草帽,腰里头背着个小箱子,手里拿着龙头拐杖,一对蓝眼睛。就见这主轻飘飘地跳在天井当院,冲着各位作揖抱拳:“各位,哎!怪老朽迟来一步,引出这么多的麻烦,望大家高高手,暂时等待片刻,容我叫慧斌服法认罪。”

  大伙一看,不认识。这是谁呀?他怎么那么大的口气?他叫慧斌服法认罪,慧斌就能听吗?可大伙谁也没动,就见这个人一转身,来到慧斌的眼前,用拐杖一指:“慧斌哪,你还钻到哪去?难道说你疯了,六亲不认,连我也不认吗?”慧斌赶紧把十三节墨骨鞭往腰里一盘,“扑通!”跪倒在地。

  欲知此人是谁,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