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九回 英雄不敌双钢掌 九宫上人战方丈

  且说鼓上飞仙丁瑞龙和独棍神佛铁三爷,带着坏事包孔秀,押送着车辆来到山口边上李家老店,就是童林他们来时住的这家店房,因为房间都挺大,院里都空着,很顺利地包了个后院。丁瑞龙让伙计们把车辆赶到院里,卸了牲口,添好草料。这铁三爷压住火,听说童林生死不知,几位小弟兄被人家生擒活拿,而且又打伤了陆地飞仙娄瑞、天灵侠王凤,他就想拼命,抄起大棍就要走。还是丁瑞龙办事老练沉稳,把铁三爷给拦住了:“兄弟,事情再急,不在这一会儿,咱们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你着什么急呀?”

  这才把铁三爷给拦住。丁瑞龙马上布置人把天灵侠王凤、陆地飞仙娄瑞搀进屋子里头,找两张床,让两位老者躺下,然后亲自给他们验伤。一看每个人后背都有一个巴掌印,红肿高大,伤势十分严重,仗着丁瑞龙精通医道,经常在外头保镖,身上都带着药,把好药拿出来,给二位老侠服下去,派专人在这儿照看。这二位老侠昏昏沉沉的,也不能多说话。丁瑞龙和铁三爷退到外间屋,把孔秀叫到跟前,从头至尾,详细盘问一遍,孔秀不敢说瞎话啊!把所知道的一五一十都讲了。丁瑞龙一皱眉,就知道这个金鸡好斗双钢掌慧斌不是个省油灯。童林都不行,两位老侠让他打得大口吐血,我跟三爷去也是白给。但是为朋友两肋插刀,死不足惜,明知不行,也得赶奔玉皇顶,哪怕把命搭上,也尽了朋友之责了。但是丁瑞龙料事料得比较远,沉思片刻,让店房的伙计把文房四宝拿来了,丁瑞龙亲自提笔写了几封信,一封信是给老洒海金元写的,上面大致的意思把童林他们的经过讲述了一遍,恳求老洒海金元见字后速来山口李家老店,见店家门口插的镖旗子,就是我们的下处,不见不散,让老洒海金元无论如何帮这个忙。另外几封信,一封信送到山东巢父林面请大侠侯廷,二侠侯杰,让他们见字之后,速来金凤山,也到李家老店集合。另一封信是给北侠秋田秋佩雨写的,让北侠见字之后,也到这儿来集合,这全是搬兵的书信。写完了,他把伙计们叫进来,专拨了四个棒小伙子,每人一封信,骑快马现在就起身,要用六百里加急的速度把人请来,办成了有功,耽误事儿,回来要你们的狗头。四个人领命,把书信背在身后,带好了川资路费,分四个方向投书去了。

  丁瑞龙想,就是我们上山不行,过几天援兵就能到,不能说一点后援都没有。光我们几个在这儿充好汉,那不就成了憋气牛了吗?这些事安排完了,丁瑞龙和铁三爷,还有孔秀,饱餐战饭,赶奔玉皇顶。可这一走,孔秀也挺担心,边走边对他们二人说:“哦呀!那秃驴甚是厉害,二位可要多加小心。”

  丁瑞龙一笑;“没关系,实在不行,我们把两条命扔在这儿,这还不够吗?”

  等日头往西压的时候,他们到了玉皇顶门前。孔秀有点急了,看见玉皇顶,他眼珠子都红了:“二位稍候,容我叫门,咱们打了进去。”

  说话间,孔秀是拳打脚踢,大声叫门:“哦——呀!有带胳膊带腿,带活气儿的给我滚出一个来,老子吾回来了!”

  时间不大,有人把门开开了。出来个和尚,刚往外一探头,让孔秀劈胸一把把前襟给抓住,按在地上一顿狠揍,丁瑞龙和铁三爷利用这个机会,各晃兵刃闯入庙中。孔秀打了一阵,跟在后面也进来了。有些和尚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探头往外一看,被铁三爷一棍打翻在地,虽然没死,也打得不轻。再看铁三爷像疯了似的,见人就打,见屋就砸,和尚们哭爹叫娘,四散奔逃,把窗户也砸掉了,门也拍碎了。铁三爷是一边打着一边骂:“慧斌,秃驴!你给我出来!今天爷爷要扒驴皮。”

  早有那腿快的,跑到后面给慧斌送信儿去了。慧斌闻听,真是火冒三丈啊!心说,这臭豆腐真能搬兵,一转圈儿就能领回俩来,我这庙可热闹了,我看你这回搬来的是谁?慧斌迈大步,带着法通、法广来到前院,刚走到大雄宝殿,正好遇到孔秀三人,慧斌大喊一声:“弥陀佛!尔等休要猖狂,老僧在此!”

  孔秀一看是慧斌,吓得一哆嗦,知道这家伙太厉害了,赶紧一拉丁瑞龙和铁三爷:“哦呀!二位,这东西就叫慧斌。”

  丁瑞龙拉剑,铁三爷一横掌中铁棍,定睛瞧着。一瞅这和尚真够凶的,身高过丈,膀阔腰圆,面如淡金,脑门子上耷拉着一块肉,显得更是凶恶。铁三爷看罢用棍一指:“秃驴!你可是慧斌?”

  当着矮人,别说短话,和尚最不爱听“秃驴”两字,这简直比骂他的祖宗都难听。慧斌一瞪眼:“不错,正是贫僧。来者为谁?”

  “铁三爷呀!”“丁瑞龙!”

  两个人报通名姓,慧斌听说,一阵冷笑,说道:“哼哼哼!无名的鼠辈,我从来还没听说过你们这两个名字,就凭你们两个凡夫俗子,还能给童林报仇不成?真是自不量力,这就叫做天堂有路尔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贫僧要结果尔等狗命!”

  说着话,慧斌晃双掌直奔二人,话不投机三个人就战在一处。怎么是三人呀?丁瑞龙知道,我和铁三爷,能耐不差上下,我们要是一个人打慧斌绝打不过,俩人还许有希望,故此,哥俩双战凶僧。一个摆宝剑,一个抢大棍,这都是急茬的,就见丁瑞龙的宝剑光华缭绕,铁三爷的大棍呼呼挂风,慧斌毫不畏惧,他没拿家伙,就凭着一对肉掌接架相还,力敌二人。孔秀拄着刀在旁边观战,这孔秀你别看能耐不大,经验比较丰富,他一看哪,就一咧嘴,心说坏了!这两位来了也是白给,两个不敌一个。他心里想到这儿,战场上也分输赢了,铁三爷的大铁棍往下一砸,被慧斌一闪身,用手给抓住了,往怀里一拽,铁三爷本想不撒手,但是没人家力气大,只好一抖手撒开了。就见慧斌把大棍子拿过来,一叫劲儿,像捋面条一样,把大棍围成一个圈儿,“当啷啷!”扔到地上。丁瑞龙宝剑往里一立,慧斌闪身!“啪!”这一掌,正打在丁瑞龙手腕子上,丁瑞龙一哆嗦,“啊呀!”一声,“当啷啷!”宝剑落地,再看手背全肿起来了。慧斌那手臂不愧叫双钢掌啊,比铁的还硬。两个人见势不好,转身就走。慧斌哪里肯舍,在后头紧紧追赶。铁三爷是练硬功的,没有丁瑞龙跑得快,落在后边,让慧斌给撵上了,上头一晃,底下一腿,把铁三爷兜出一溜滚儿去。铁三爷收不住脚,“叭!”这一脑袋正撞墙上,好悬没把他撞死,当时脑袋上起了一个包,比馒头还大,鲜血直流。铁三爷“哎哟!”一声,双手一捂伤口。丁瑞龙见势不好,扭回头来,照慧斌就是一掌,慧斌一闪身,“啪!”就是一巴掌,用手指头尖扫到丁瑞龙肩头上了,您看就扫这一指头就受不了,丁瑞龙“噔噔噔!”斜着退出一丈多远,好悬没趴下。这阵铁三爷从地上站起来,两个人一溜好跑,就逃出玉皇顶。出了玉皇顶就拼了命跑,跑着跑着就听身后喊:“哦——呀!等一等,还有我哪!”

  两个人停身站住,回头一看,坏事包孔秀尥着蹶子往这儿跑,好不容易把他俩给撵上了:“我说你们二位可够损的,要想逃走,为什么不叫我一声!”

  铁三爷捂着脑袋说:“你看我们还有那时间吗?顾命都顾不过来了,你跟出来就不错,快点走!”

  三个人败回李家店,到店房往这儿一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悬没乐了。一看铁三爸这大脑袋上长个小脑袋,跟开花馒头一样,虽然没伤着骨头,可是难看哪!伙计们赶紧过来,擦抹伤口,上了止疼的药,用药布给铁三爷包上了。丁瑞龙的肩膀疼痛难忍,把衣服扒开了一看:好家伙,上头有两条指痕,拿手指头扫的,比铁条抽的都厉害,有两道紫檩子。丁瑞龙明白,这不开刀不行,要是捂住血,里边就得化脓。他让一名趟子手把匕首刀擦干净,两刀就把伤口挑开,挤出里边黑紫色的血,敷上止疼的药,吃了定心丸,这才松了一口气儿。再看孔秀,蹲到门口,双手托着下巴,不住地唉声叹气:“哦呀!哎——年年有饭桶,没有今年多。”俩人一听,气得够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吾说这话太对了!先有天灵侠、陆地飞仙的失败,后有你们二位,时间不大就败回了两对儿,这两对儿还不够一堆饭桶吗?要是有一个有能耐的,把慧斌打趴下,不是一片云彩都散了吗?吾孔秀的命怎么这么苦,专门遇上饭桶?”

  这俩人听了气这个大呀!你还不能和他抬杠,本来就是不行嘛!丁瑞龙低头不语,铁三爷唉声叹气。正在这时,只听伙计和掌柜的说话:“仙长里边请,请到西跨院!”

  “无量天尊!这屋子可要干净。”

  “仙长,咱这屋子没有不干净的。”

  这院里门开着,天还没黑,伙计在前,掌柜的在后,陪着一个道人往后面走。丁瑞龙、铁三爷正好脸对着门口,一抬头正好看见这老道,不看则可,这一看,俩人就蹦起来了,把孔秀吓了一跳,寻思这俩人疯了哪?这两位跟一阵风一样扑到外头,把老道给抓住了:“哎哟!剑客爷,您从哪儿来的呀?”

  “老剑客,您来的太好了!”

  孔秀不认得,书中代言,这老道是谁呀?咳!是童林童海川的亲师叔,九宫上人李道通。您看这事儿多巧,这是金凤山群雄大聚会呀!不次于三月三亮镖会。李道爷来了。李道爷一瞅丁瑞龙、铁三爷都认得:“无量天尊!你们二位怎么在这儿?”

  “哎哟!道爷,您快请到屋里头,有话跟您说。”

  李道爷就不忙于找房子了,赶紧到屋里头落座。丁瑞龙先把孔秀叫过来:“道爷,给您介绍介绍,这是海川新收的徒弟,叫孔秀,孔春方,外号人称坏事包。孔秀,过来叫你爷爷,这是师爷。”

  孔秀说:“这是哪来的师爷?”

  “这是九宫上人李道通,正经是你们门户的师爷,你还不磕头!”

  孔秀听了,心里一亮,赶紧趴在地上磕头:“哦呀!师爷呀,快帮忙吧,大事不好了!”

  你说他这么一喊啊,把李道爷弄得懵头转向。李道爷说:“起来,起来!怎么回事儿?都把我弄糊涂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孔秀就把经过讲述了一遍,铁三爷、丁瑞龙做了补充。事情刚说完,就见道爷霍然站起,慈悲眉倒竖,双边眼圆翻;“无量天尊!气死我也!”李道爷眼望金凤山古刹玉皇顶,用手点指:“慧斌哪,慧斌!孽障啊,孽障!想不到你学了六十年武艺,你就干这种事儿啊!恨我师伯瞎了眼了,收了你这么个败类,传授你一身绝艺,你不走正路啊!你打别人不说,把咱们本门本户的人给害到这种田地,你小子于心何忍啊!贫道岂能与你善罢甘休!”

  他们是什么关系呢?你想想,大清朝康熙年间有四大名剑,这四大名剑头一个镇古侠董乾董化一;第二个碧目金睛佛姜达姜本初;第三个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第四个珍珠佛董瑞张洪钧有四个徒弟:庄道勤、何道源、尚道明、李道通。董化一有一个徒弟,就是这个金鸡好斗双钢掌慧斌。要这么一论,李道爷和慧斌还是亲叔伯师兄弟,童林还得管慧斌叫师叔,所以李道爷才生气。你别看童林不了解内情,李道通明白,慧斌这点儿事,都在他心里装着哪!李道爷说:“慧斌哪!你小子最没良心,你怎么跟我师伯学的能耐?你不是没人要的一个孩子吗?想当年,不知什么人把你生下来,扔到旷野荒郊,让野狗过来,一口咬到你脑门子上,好险没把这块肉给咬下去,幸亏我师伯董化一路过坟地,把野狗给赶散,这才把你给救了。如今你脑袋上的伤就是这么落下的。我叔伯把你抱回原籍,派人请来个奶娘,一直把你喂养成人。虽然说是徒弟,可比亲儿子都疼,在你懂事儿以后,就传授你武艺六十年。你不娶妻,你不想传宗接代,你说看破红尘,非要出家,你才在古刹玉皇顶出了家。哪知你能耐学到身上,眼里没人,翅膀硬了,不把老师看在眼里,老师一怒之下,这才断了师徒之情。难道说你憎恨老师了吗?你拿恩人当仇人了吗?童林是你什么人,你就没想想吗?你从哪方面讲,都不能把童林扔到仙人洞,从哪方面讲都不应把几位小弟兄扣押在玉皇顶,把这么些人打成重伤。你小子简直是一条狼啊!贫道岂能与你善罢甘休!我师大爷不在眼前,我替我师大爷教训教训你!”

  李道爷说完了,站起身来,转身往外就走。孔秀专干这个:“哦呀!老人家,您等一等,我给您带路。”

  “好吧,前头引路!”

  孔秀连窜带蹦在头前引路,李道爷也没工夫理他,光想着见慧斌以后怎么办。那位说,李道爷打哪儿来的?他怎么这么巧上这儿来了?这就叫无巧不成书。原来三月三亮镖会结束之后,这江南四小名剑庄道勤、何道源、尚道明、李道通都住在童林家里头,这老哥儿四个轮流传授童林能耐,一共传授他十天,传授完了,四位剑客告辞,要回江西龙虎山。老哥儿四个离开北京,连说带笑往前走,可巧,要看正定府的大佛寺。这正定大佛寺闻名全国,建筑最好,有人传说这大佛寺是唐朝大将尉迟恭在这儿监工修盖的,是唐王李世民为了纪念当初的战功,捐款修造的古庙,工程浩大自不必说。四位老剑客打算到这儿来看看,可是走到正定府,一进城遇上熟人了,是正定的于家五老。要提于家五老,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在正定是首户,一共哥儿五个。都是谁呢?于得福、于万福、于天福、于乐福、于全福。就住在正定北关外于家庄,光良田有千顷,是本地的富户。你别看有钱,乐善好施,冬舍棉、夏舍单,二八月开粥场,修桥补路,尽做善事。这哥儿五个念书不多,都爱习武艺,你说多巧,这哥儿五个都是剑客,因此江湖给送了个美称,叫于家王剑。这于家王剑还不说,大爷子得福,老伴儿邹氏,给生了个女孩儿,这女孩儿的名字叫于秀娘。要提起这于秀娘来,长得太美了,是康熙年间第一美人。不但人样长得好,于秀娘自幼跟父亲和四个叔叔学的能耐,基本功扎实,以后又拜了大清国头一个女剑客叫吕娩娘的为师。那吕娩娘杀人不眨眼,就是成了名的剑侠,见了吕娩娘也得惧怕三分。于秀娘就是跟吕娩娘学的能耐,人称无双女侠。

  于家哥儿五个刚从正定街上买东西出来,一出城门正好遇上四位道爷,都是老熟人,相见之下,五老赶紧过来:“哟!四位仙长这是从哪儿来?怎么你们老哥儿四个凑到一块儿了?欢迎啊,欢迎!请到家。”

  本来四位道爷没事儿,一看五位弟兄如此热情,只好答应,就这样赶奔于家庄。一到了家里,在大厅落座。家里人一听四小名剑来了,简直把四位道爷奉若神明,比过年还热闹。备茶的,倒水的,准备素斋素饭的,老于家哥儿五个环坐在两旁,陪着说话。一问,庄道勤你们这四位从哪儿来的?庄道勤就把去北京参加三月三亮镖会的事情说了一遍。说我们已经参加完了,往江西走,从这儿路过,顺便到正定看看大佛寺。

  “噢!我们也知道这次盛会空前,本来我们哥五个也想去看看,怎奈家中事情繁忙,始终没脱开身。四位道爷在我们这儿多住些日子,四位道爷别走,咱们好好团聚团聚。来人哪!快收拾屋子去。”

  四位道爷一见,干氏弟兄待人太热诚了,没法谢绝呀!只好点头。头一天他们住到这儿,晚上作彻夜的长谈,他们谈什么呢?无非是亮镖会的事儿,因为于氏五剑没参加亮镖会,很好奇,让这四位仙长给介绍。这四位道爷轮流给讲这些精彩的节目,把五个人给迷住了:“哎哟!这么好!可惜我们几个人懒惰没有参加,错过了大好的时光。”

  他们谈话的中心,自然而然地涉及到童林的身上,就见这哥儿五个对童林格外的有兴趣,一听童林双钺分双剑,掌打铁背罗汉法禅,威震杭州擂,怎么样奉旨扬名,怎么样在三月三亮镖会上抛钺亮剑,剑削杜清风,简直听迷了。就问:“今年童林多大岁数了?”

  李道通说:“这孩子岁数不小了,三十有二。”

  “噢!媳妇多大了?孩子也不小了吧?”

  “哈哈哈!你正猜错了,童林现在尚未娶妻,更没有孩子。”

  “那是为什么呢?像他这种人,中年得志,娶媳妇还愁吗?为什么没成亲呢?”

  李道通说:“童林这孩子,光顾事业,不想成亲。保媒的踢破门槛,什么样的姑娘没有啊?远的不说,就拿北京来讲,想把姑娘给童林的,都得排大队,但是人家海川有志向,不要老婆,等到过几年再说!”

  “噢,好好好!”

  这哥儿五个为什么这么问呢?有原因。现在这姑娘于秀娘,二十六岁没找婆家,什么原因?和童林差不多。这于姑娘的眼光太高,想给于姑娘提亲,但高不可攀。人家是女侠客,长的又漂亮,家里又有钱,得找个什么女婿?后来保媒的都不敢登门了,保哪个都不行,所以,后来就没人给提亲了。这姑娘今年耽误到二十六。在封建年代,二八就得成亲,二八才十六岁,现在都过了十年了,这老姑娘谁还能要呢?把这哥儿五个给愁的就甭提了。于氏五弟兄,家有良田千顷,老哥儿五个就守着这么一个姑娘,顶着怕歪了,嘴里含着怕化了,那是夜明珠,不钻眼儿的瞎宝贝呀!今天一听他们介绍到童林头上,老哥儿五个不约而同就想到于秀娘,心说:这可不错呀!真把我们姑娘给了童林,这可是门当户对呢!但是还抹不开在这儿说。事情也真巧,正在这时,就听外面娇滴滴女子的声音,环配叮当,有一女人说话了,就好像一串银铃响似的:“爹,叔叔,听说咱们家来了贵客,我来问安来了。”

  大爷于得福一听姑娘来了:“快点进来!”

  欲知这进来的是何人,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