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七回 英雄船驶逆水寒潭 和尚霸道寸步难行

  且说童林爷儿几个上了小船,飘荡荡,荡飘飘,顺流而下,直奔逆水寒潭。童林站到船头,倒背着双手,往两岸观瞧。这船虽旧,其快如飞,两岸的树木,山石,很快就闪在身后,就见两岸青山叠翠,怪石横生,这儿的风景太美了。但是童林心里杂乱如麻,哪有工夫欣赏这自然的景致,他就盼着快到逆水寒潭,派人下去把解药捞上来,给雍亲王治好眼睛,这是当务之急。小兄弟们谁也没言语,各想各的心事。时间不大,离着逆水寒潭还有三里多地,突然船不走了,童林一愣,就问这梢工老刘头:“怎么不走了?”

  “哎!我这不能走了,你看前边有人给拦住了。”

  童林定睛往前观看,也不知道是谁,在水面给拦了一条大铁锁,在岸上还站着一群和尚,指手画脚,不知说什么。正中央有两把椅子,坐着两个年纪大的僧人。就在这时,才听清和尚说的是什么,他们正喊:“咳,站住!船只不得往前进,不然我们要开弓放箭!”

  这时看清了,他们手里都拿着弓箭和火铳。火铳就是鸟枪,到了清代,火器相当发展了,这种火枪打铁沙子,扣上子母帽,点着火绳,一撸机子,“砰!”一打一大片。那打到人身上,人就变成筛子了,所以这船不敢往前走了。童林一看,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这山还有人管辖?最好这事能顺顺当当,别发生矛盾。他告诉船家,赶紧把船靠岸,船家听话,把船靠到岸上。童林纵身跳到岸上,小兄弟们也跟着上来了。海川走到这群和尚面前一抱拳:“各位师父请了,你们是跟我打招呼吗?”

  这些和尚一个个晃着秃脑袋都挺横,走过一个半大和尚来,把眼珠子一瞪:“你们是哪儿来的?为什么无故跑到挡僧岭东游西逛,你们驾只船想干什么去?”

  童林说:“我们想乘船去逆水寒潭捞点东西。”

  “捞东西?哎呀!你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你鼻子底下没个嘴,你不懂这儿的规矩,还不会打听打听吗?我告诉你,凡是这一带,都属于古刹玉皇顶管辖,是我们的庙产。一山一河,一草一木都归我们管理,你们想上哪儿就上哪儿行吗?经我们当家的允许了吗?回去,回去!不行,不行!”

  童林一皱眉,真是一处不到一处迷呀!闹了半天这地方归人管哪!不是荒山野岭,那就把事儿讲讲吧!海川一笑:“各位师父,实在是对不起,怪在下鲁莽,不懂此地的规矩。我们打算请各位师父行个方便,到逆水寒潭去捞点东西。”

  “想捞什么?鱼,这儿没有,虾更没影子,你们去找死吗?”

  “师父,有一个人哪,把一瓶药扔到里边了,我们打算捞这瓶药,去解救一个人,您行个方便,大慈大悲。”

  “咳咳咳咳!我说你这庄稼人真能瞪眼胡说八道,那药怎么能扔到逆水寒潭呢?我们没看见,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就这么告诉你得了,这儿归人管理,没有我们师父的话,不行就是不行,走走走!”

  这和尚比秃尾巴狗还横,任凭童林怎么哀求怎么解释,就是不答应。促英雄于和生气了,于和一听心想,哪有那么多废话跟他说?他也没经童林的允许,从后面转过来了,瞅着这和尚傻笑:“嘿嘿嘿……”

  和尚一看,这是什么意思?于和冷不了抓住他的耳朵,一下子扔水里了。这和尚没注意,这顿喝呀,好悬没灌死。等他从水里爬出来,哇哇直吐,那些和尚都掩嘴而笑,这和尚一回头,喊道:“你们还乐呢!还不过来给我打他!”

  这些和尚闻听往上一闯,围住于和就打。于和还在乎这个吗?这些天都闷坏了,就爱打仗,一看打仗,乐得眼睫毛都开花了:“哎,小秃驴来喽,来喽,来喽!”揪耳朵扔一个,揪耳朵扔一个,像下饺子一样,全给扔水里了。小和尚“爹妈”的一叫,就惊动了椅子上的两个僧人:“阿弥陀佛!”这一诵法号,像打雷一样,山谷都应回音。这两个和尚迈步过来了:“徒儿,闪退一旁。”

  “师父,可把我们打苦了。”

  小和尚闪到一旁。童林一看这俩和尚,一个黄脸,一个黑脸,长得相貌凶恶,非同一般,看着岁数和身份,断定他俩是头头了。海川赶紧赔礼:“二位大师,千万原谅!这是一个傻兄弟,有点少心眼,方才动手,归他不对。我这厢替他赔礼了!我愿意包赔损失。”

  “哼!”黑脸儿的和尚瞅瞅童林,“你是谁呀?这些事儿先别提,报通名姓再讲。”

  “在下姓童名林,字海川。”

  “弥陀佛!你再怎讲?”

  “我叫童林。”

  俩和尚彼此看了一眼,把童林上下瞅了半天,这才说:“难道你就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雍亲王府的御教师?”

  “不错,正是在下。”

  “喝!哎呀我说童林哪,都说你眼空四海,目中无人,都说你成了名了,忘了老祖宗,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就拿眼前这事儿来说,你们无缘无故闯进宝山,不经我们允许,就胡作非为,刚才你还让人动手把我的弟子给打了,可见你这个人多么专横跋扈。姓童的!今天这事完不了,我一定把你扭送官府,到官家去评理。来,把他逮起来!”

  小和尚往上一闯,要抓童林,那这帮小弟兄能答应吗?穿云白玉虎刘俊、夏九龄、司马良、洪玉尔、坏事包孔秀,全冲上来了,这顿打啊!把和尚一个个揍得鼻青脸肿,这俩当头的师父可不平了,把外衣闪掉,拼了命。每人从怀里拽出一条竹节钢鞭,抡鞭就砸,傻英雄一看:“全交给我了,我都包下喽!”

  于和蹿上去了,这顿大巴掌给打的,你别看这俩和尚挺凶,分跟谁比,要跟于和比就差的多了,这傻子今天也不知怎么这么高兴,上去就一拳,把那黑脸和尚打个乌眼青,“啪!”一脚把黄脸儿的和尚踢掉两颗门牙,打来打去,让于和一手抓住一个,全给扔水里去了。

  童林一想:这事是完不了啦,这和尚是必有来历。他琢磨捞东西时间短不了,和尚又横加干涉,这事就不好办,最好见见他们当家的,把道理讲清,得到人家的允许,那不就两全其美了吗?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在这干活。想到这里,跟刘俊商量,刘俊说:“师父,这事儿不好办,刚才都打了半天了,恐怕他老师父不能答应,干脆咱就下手。”

  童林说:“这不行!那么做不妥贴,干脆,我一方面到庙上去赔礼,一方面见见他们师父,把道理说明。我想,他们会通情达理的。”

  就这样,再跟船家商议:“你在这儿等等,我们到古刹玉皇顶,去去就回,等回来再乘你这只船。”

  老头答应了。拿了人家的钱了,就得给人干活,把船只靠到岸边,爷儿仨在这儿等着。不过船家告诉童林,说古刹王皇顶有个老师父叫慧斌,这老师父通情达理,人缘可好呢!经常施舍些好东西,像我们家困难,庙上也给不少好吃的。您要跟他讲讲肯定能行。童林这心就有底儿了,就这样带着刘俊众人,顺着盘山道赶奔玉皇顶。这地方真难走啊,足足有两个时辰,才到了古刹的前面。童林一看,这座庙太古老了,不知什么年代修的,头前是石头牌楼,古香古色,从底下过去就是山门。再看这山门,刷着红油,铮明瓦亮的菊花顶,门前有一对石头狮子,风吹雨打,这狮子也显得古旧些。庙上横挂一个大匾,“御赐古刹玉皇顶”,两溜石牌,山门关着,角门开着。童林众人在角门前停住脚步,海川问:“门上有人吗?哪位师父听视?”

  刚问了两声,角门一动,出来一个人,这和尚看了童林一眼,又往他背后看看:“找谁呀?”

  “请问庙上的老师父可曾在家?在下要求见一面。”

  “你姓什么?”

  “在下姓童,我叫童林。”

  “哟!你就是童林,找到门上来了。你等着!”

  “咣当!”把门关上,小和尚走了。等了好半天,才听见里边脚步的声音,“吱呀呀!”角门开了,刚才挨打的那几个和尚也出来了,一个个圆睁着怪眼,怒视着童林,往两旁一站,后头闪出一位高大的和尚。不但是童林,包括小弟兄和孔秀在内,一看就吓了一跳,这和尚长得太凶恶了,身高过丈,虎背熊腰,比于和的墩儿还大,上磅称一称,没有三百五十斤也差不了多少,肉乎乎的大脑袋,光脑门受着戒,大耳垂肩,面似淡金,就像用金纸贴到脸上似的,两道浓眉斜立着,一对大眼圆翻,二日如电,狮子鼻子,鲶鱼嘴,脸蛋子上刮得溜光,最使人发瘆的是他脑门子上有块肉,这块肉连着不多,能有拳头大小,在脑门上扑扑乱蹦,因此显得格外发凶。身上穿着灰布僧衣,披着紫色道袍,腰里系着核桃粗细的丝绦,白布袜开口僧鞋,手里拿着拂尘,脖项上挂着素珠,往外一走稳如泰山。童林一想:甭问,这就是慧斌长老。他算真猜着了,慧斌刚在禅房落座,正口述经文,俩徒弟回来了,一个法通、一个法广,就是让于和扔到水里那两位。这两位回来跟落汤鸡一样,哭拜在师父的面前,把方才的经过讲述一遍,正说着,童林他们来了。慧斌心中大大地不悦,领人接出来,见面前站着紫面大汉,用拂尘一点:“施主,您就是童海川童施主吗?”

  童林向前施礼:“不错,正是在下。敢问老师就是慧斌长老?”

  “哈哈哈!不错,正是贫僧。童侠客,里边请,有话到里边说。”

  童林一看,还行,你别看他相貌长得凶恶,很通情达理。示意小弟兄们守规矩,大伙跟着童林到里头,一直到禅堂落座。慧斌吩咐一声,小和尚备茶。这才问童林:“请问童施主,来在我的古刹玉皇顶所为何事?”

  “啊呀!师父啊!”童林没隐瞒,就把贝勒如何受人陷害,如何抄了永发镖局,怎样审问独闯江湖老魔头宁五,怎样得知解药被扔到逆水寒潭,怎样跟踪而来的经过讲述一遍,最后童林要求:“请老师父大发慈悲,容许我们前去捞取解药,如能把雍亲王的眼睛治好,必不忘慧斌长老的大恩大德。”

  和尚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脑门子上的那块肉,“扑,扑!”直动弹,等童林说完了,他才开口:“童侠客,这要是换个别人来,慢说是取药,不管干什么,我二话不说,应当行这个方便,这算个什么呢?唯独你童林,这个事儿就不好办。”

  童林想,怎么这个事落到我头上就麻烦了呢!“师父,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我说童侠客,你怎么明白人装糊涂呢?拿方才的事儿来说,你要先跟老僧打招呼,这算个什么,你捞不了,我派人帮你个忙,你不应该不打听一下,驾船往里就闯,我徒弟法通、法广一拦,你便唆使手下人给打成这样儿,这不是叫人难堪吗?有道是:打一个和尚满寺羞,我徒弟挨打了,我脸上能有光彩吗?结果你们还来求我,我若行了方便,答应你的要求,知道的,说我慧斌通情达理,不知道的,说我慧斌惧怕你童林哪!人们会说:你们看,童林把和尚揍了,和尚还得老老实实听童林的摆布。我这个跟头栽不起。”

  童林一看麻烦了,人家把口儿封上了。但这个事儿还得往下说,海川一抱拳:“慧斌长者言之差矣,我童林已经承认做事鲁莽,我跟你两位徒弟再三解释,无奈这两位是执意不从,而且是你们先动手伤人,所以我这师弟没办法了,这才伸手。这事从两来,莫怪一方,我童林知错必改,今天登宝刹拜见者师父就是赔礼认错而来,你还叫我怎么样呢?望求老师父大慈大悲,网开一面,行个方便才是。”

  “哼哼!童侠客,没那么容易,要想进寒潭捞东西不难,我得领教领教,你要胜得了老僧,二话不说,你随便;要不是我的对手,慢说不让你们捞东西,你们来的这几个人一个也休想出去。”

  和尚一句话,就见大和尚、小和尚“嗷”地一嗓子,“咣当!”把院里的门全插上了,各拿刀枪棍棒拉好了架势,这就要行凶。童林身后的小弟兄“镗啷啷!”把钢刀全拽出来了,也要动武。童林没动,沉思了片刻,海川把火往下压了压;“大师父,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您乃是一个出家人,讲的是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慈悲为本,善念为怀,您怎么能大开杀戒?今天提出无理的要求,真叫童某可发一笑呵!恕不能奉陪。”

  “童林,这么说你怯阵了?”

  “不!”

  “你怯战!”

  “非也!”

  “那为何不敢跟老僧动手?”

  童林一笑:“咱俩没这个仇,不应当过招。”

  “童林哪!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动手,那好,今天想捞东西,没那么容易。来人!准备一间空房子,让他们到里面休息。”

  言下之意,是要把童林他们软禁起来。这童林可不干,海川一瞪眼睛:“慧斌长老,咱们远日无冤,素日无仇,你今天这么做,可有点欺人太甚!”

  “嗨嗨嗨!那除非我们二人比试高低,你把我赢了不就好办了吗?”

  童林一看不打不行了,这才叫没事儿找事儿哪,海川忍无可忍,最后站起身来:“好!恭敬不如从命,童某奉陪。”

  “噌!”跳到天井当院。小弟兄们都气坏了,撸胳膊挽袖子都想伸手,心说,把这大和尚抓住,脖子上绑根绳,上面坠个石头,干脆把他扔水里喂王八就得了。你瞅他长得那个烦人劲儿。等到了天井当院,大和尚丁字步往童林面前一站,双掌一晃,“呼,呼,呼!”把童林吓一跳,他这掌还挂风,明白此人决非等闲之辈。

  书中代言,今天童林遇到硬茬子了。这个慧斌是谁呀?江湖上给他送了个浑号,叫金鸡好斗双钢掌,历胆侠。这个人生性好斗,不但是这样,他跟童林还应不错呢,门户还相当近。他乃是镇古侠董乾董化一的徒弟,童林应当叫他师叔。董乾为什么没跟大伙讲这个事儿呢?有个原因,因为董老剑客收下慧斌,教给他六剑的好武术。慧斌下山之后闯荡江湖,得了金鸡好斗双钢掌的美称。后来出家在金凤山古刹玉皇顶。就为这事儿,董老剑客没少说他:你是个出家人,你不应该好杀,另外你好斗也不好,你再要不改,我断去师徒之情。慧斌一点儿都不接受劝告,该怎么的还怎么的。董老剑客一怒之下不理他了,他不承认门户之内有这么个人,所以就没往外张扬,童林也就不知道。其实,他俩是本门的亲叔侄。

  咱们闲言少叙,单说这个慧斌,好斗到什么程度。他听说现在出了个童林,怎么的了不起,童林所有露脸的事,都在他耳朵里灌满了。他后来打听童林是哪个门户的,有人告诉他说,童林是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的徒孙,何道源、尚道明教出来的。慧斌一笑:“闹了半天是我两个师兄传授的,一共他才学了八年,有什么了不起?江湖上就这么捧他,他还大言不惭,要别开天地,另创一家把式,未免太过分了。连我慧斌都不敢说这话,他怎么就敢?有朝一日我要碰上这个童林,我非得叫他栽个大跟头。”您瞧这人有多毒啊!但是他没等到北京找童林去,童林登门了。这事儿有多凑巧。方才他一见童林,就把主意拿好了:今天在古刹玉皇顶非得撅童林个对头弯,我非叫他心服口服,往后把这震八方紫面昆仑快这个外号去掉,江湖上没有你这号。所以他一晃过双掌,“呼呼!”挂风,他练的是双钢掌,鹰爪力,太厉害了。童林哪知道这些情况啊!

  海川还没有过去,穿云白玉虎刘俊就过去了:“师父,杀鸡焉用宰牛刀,有事弟子服其劳。哪里去!”刘俊往上一纵,劈面就是一掌,慧斌心里好不高兴,心想,就凭我这身份能跟你交手?你也不配呀!这小娃娃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胆了,真是可恶之极!他往旁边一闪,“啪!”就是一掌,连劲儿也没费,把刘俊打了一溜滚儿,正好摔到法通、法广面前,两和尚往前一闯,拧胳膊把刘俊就捆上了。夏九龄、司马良一看不好,双双往上一纵,刚一照面就被慧斌俩胳膊一抢,“啪啪!”打翻在地给捆上了。洪玉尔着急了,抡刀往上一纵,一个回合也被慧斌打翻在地抓住了。一眨眼小哥儿四个让人给抓住了。现在就剩下室林爷儿仨,童海川刚想过去,傻小子于和过去了:“噢,好小子咱摔一跤。”说着往上一纵,拦腰就抱。把慧斌气得鼻子都歪了,心说,这傻东西,我叫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慧斌往旁边一闪,伸出两个手指头一戳这傻英雄的后背:“别动!”

  傻英雄这洋相大了,手往前,屁股撅着,眼睛瞪着,一动也动不了啦,让法通、法广过来也给拥上了。童林看得清楚,点穴,就知道慧斌能耐太大了。现在就剩下童林和孔秀两个人。再看孔秀,一瞅师兄弟几个人全都叫人抓住了,气得他直叫唤,随后“刷刷刷!”自己练了半天,纵三纵没敢过去。孔秀知道,那些人都一个照面就趴下了,我就更不行了。但又一想,都过去了,我要不过去,显得我畏刀避剑,贪生怕死。想到这儿,刚要过去,被童林一把给拦住了:“且慢!孔秀,你留下,附耳过来。”

  “哦呀!师父有何话说?”

  欲知童林与孔秀耳语何言,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