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三回 四剑客提刀斗燕普 雍亲王疑鬼染怪症

  且说云台剑客燕普大战何道源、尚道明,他一看俩打一个,气就不打一处来,脱口说出一句话来:“你们师兄弟一共几个?有种的都来!”这本来是一句气话,哪知道无巧不成书,他的话音未落,突然在人群中有人高喊法号:“无量天尊!无量天尊!尔休要猖狂,贫道来也!”说着话,“蹭!蹭!”蹿上两个人来,一个红脸,一个黄脸,两个人全是道装打扮;背上宝剑,手持拂尘。来者并非别人,正是九宫上人李道通、太虚上人庄道勤。你说多巧,江南四小名剑全凑到一块儿了,他们全是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的徒弟。庄道勤是四小名剑的头一位,当然能耐数他大。他的一生之中,收了两个徒弟:长门大弟子就是世界妙手九尾猔狸司徒朗,现在在云南玲珑岛。二徒弟就是叱海金牛于和于宝元。他对于司徒朗没什么感情,你别看是师徒,自从司徒朗满徒之后,很少来看望老师,日久天长,师徒的感情就淡薄了。他最关心的就是傻徒弟于宝元,因为这孩子出身贫苦,而且缺个心眼儿,吃饭不知道饥饱,睡觉不知道颠倒,无真烂漫,傻大黑粗。就因为这样,老剑客对他格外疼爱和关心,自从把他送下山去交给童林,打那之后爷俩就再没见面,他明知道跟着童林没有亏吃,仍然是放心不下。这一次邀着李道通,哥俩一块赶奔北京,有三个目的:一是看望徒弟,二是看望童林,第三是借助亮镖会,结识结识天下的英雄好汉。昨天晚上,他们就到了北京,住在南门里四合老店。哥俩一想,不用去找童林了,一个是天黑了,再者到那儿有诸多不便,明天就是亮镖会,反正都能见着,等亮镖会结束之后,爷儿几个再坐下闲谈。所以,他们哪都不去,童林他们当然不知道。

  今天亮镖会,老哥儿俩早早就来了,挤到人群之中看热闹。亮镖会上所发生的一切,老哥儿俩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有时候高兴,有时候生气。高兴的是,童林能耐比以前大多了,看着自己门户的能如此有出息,自然是高兴。生气的是,云台剑客燕普、杜清风等人,心想,你们也是出家的道人,怎么不分清红皂白,惹是生非呢?他们强压怒火,没动声气。后来,看到何道源、尚道明两位师弟跟燕普动手,他们也没想露面,没想到燕普口出狂言,让哥儿四个都上来,那就来吧,老哥儿俩一时心血来潮,这才挺身来在台上。

  师兄弟四个人见了面,这个高兴劲儿自不必说。太虚上人庄道勤紧走两步来到燕普的面前,道:“无量天尊!燕老剑客,认识我吗?”燕普一看:“嘿,闹了半天,这哥四个都来了,我还算说着了。看来今天我算捅了马蜂窝了。”

  太虚上人说:“燕普啊!当场献艺,不算不对,比武动手,也无可指责。你可不应该口吐狂言啊!不错,我们师兄弟是四个,你干什么叫我们都登台呢?这个责任在你可不在我们。既然你说了这话,贫道不能不从命啊!师弟,都过来,咱们哥四个跟他比比。”

  这四个人号称四小名剑,那都是有了名的剑客,四个打一个,燕普哪里是对手?这老哥儿四个东西南北一站,四把宝剑一齐向燕普进攻,可忙坏了云台剑客,把他累得道冠也歪了,大氅也开了,浑身汗也下来了,“吁吁”直喘,接应不暇,气呼呼地说:“啊呀!无量天尊!你们可损透了!要是单对单,个对个,我燕普毫不畏惧。你们竟敢以多为胜,这还了得,气死我也!”

  要说燕普还真不善,换别人,早趴下了。云台剑客不愧有能耐,十几个回合之后,虚晃一剑,飞身跳出圈儿了,用手一指四位剑客:“你们等着!今日之仇我是非报不可!来日方长,咱们再见。”说完,跳入人群中不见了。

  气走燕普,回了剑山蓬莱岛。以后三打剑山,他们还能见面,暂且不提。四位老剑客一看把燕普气走了,哈哈大笑,把宝剑还匣。这阵童林、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风流侠张子美、飞行侠苗润雨、铁掌李元、老洒海金元、鼓上飞仙丁瑞龙、铁三爷……全都上了台,参见四位老剑客,又把他们请下台去,来到双龙镖局的席棚。雍亲王胤禛一听,童林的师父、师伯、师叔都来了,赶紧起身相迎,亲自把他们接到台上,大家落座,亲热得不得了。再往后又出来几个献艺的,直热闹了一天,三月三亮镖会才告结束。临结束的时候,又吹了一顿号,敲了一顿鼓,放了几挂爆竹,大伙儿在掌声和欢笑之中,散了会。

  十三家镖局各回各的地方,看热闹的人各回各的家,且不能一一细表。单表童林和侯廷众星捧月一般把四位老剑客接到雍亲王府。胤禛好面子,就在宝殿盛排筵宴款待四位老道长以及双龙镖局众人,参加者不下一二百号。在酒席宴上,胤禛频频敬酒,问四位老剑客从哪儿来,老剑客就把来意说明了。一说关心童林,关心于和,雍亲王乐了:“哈哈!真是是亲三分向。几位老剑容教出这样的好徒弟,真是耗费苦心,连小王都受益不浅。不过海川跟着我,不会有亏吃。再说,傻英雄于和在童林跟前,更不会受委屈。海川心真好啊!疼这傻兄弟简直比别人疼得入套。”几位道爷听了心中更是高兴。

  宴请结束之后,四位道爷又赶奔童林的家。童海川赶紧命人把上屋腾出来,让父母住到跨院,兄弟也搬家,给师父、师伯、师叔腾地方。一直到掌灯以后,侯廷、侯杰众人告辞。因为镖局在后头的事挺多,哪有工夫在这儿陪着。童海川把众人送到门外,这才拱手告别。等海川回来,这回没外人了,都是自己人,于和拉着师父的手亲近得不得了。爷儿几个坐下谈心,庄道勤就说:“海川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们看的是一目了然。第一,你不是杜清风的对手,就因为你抛钺亮剑钺,才转危为安。我且问你,这一招跟谁学的?”童林一笑;“我这招是我师爷教给我的。”

  “啊?!你见着你师爷了?”

  “是啊,他老人家前些日子就来了,在公主坟教的我。他老人家还说要参加亮镖会,但是今天没露面,不知到哪儿去了。”

  四位老剑客满心欢喜道:“海川,你的福分不浅哪!你师爷能亲手教给你能耐,足见他对你十分重视。”何道源、尚道明又说:“海川哪!第二,你不是王世伦的对手,如果再打下去,你今天非受伤不可,明显你的能耐不够使用。我们四个人已经商议好了:在此住十天不走,干什么呢?要轮流传授你武艺。”

  哎哟!把童林可乐坏了。这老哥儿四个教自己的能耐,花多少钱能买来?!这个机会实在难得呀!赶紧让刘俊、夏九龄、司马良等人把后院收拾得干干净净,这就准备学武。

  从第二天开始,这四位老剑客往后院里一坐,童林率领小弟兄们站立在两旁,这就开始传授童林武艺。那小哥儿几个在旁边也开了眼界了,虽然没亲手教他们,他们也长了不少的知识。庄道勤专门传授剑术:“你不是会抛钺亮剑吗?我再教给你几手宝剑,叫野马分鬃剑十八手。你把这种宝剑学在身上,就有了护身符了。”

  何道源、尚道明继续传授童林掌法,在柳叶绵丝掌的基础上,又教给童林大力金刚掌。李道通传授童林气功,什么硬气功,软气功,舒筋通络,各种奥妙,童林这回记得非常扎实。但是十天的光景转眼就过去了。到了十一天头上,四位道爷告辞,跟童林讲:“不必惊动雍亲王了,他老人家好客,我们一去又得惹得人家不安,你替我们四个人致意,就说我们告辞了,日后有机会,再给他老人家问安。”童林点头,他知道想挽留也挽留不住,真是恋恋难舍。童林带着徒弟们把四位剑客送出北京,这才分手。

  按下四位老剑客走了不提,单表童林送走师父,真好像失魂落魄一般,回来正好路过前门大栅栏儿和西河沿,顺便到这看看双龙镖局的事。等来到这儿一打听,震东侠、侯二侠、铁掌李元、张子美等人都走了,临走时给童林留了封信。童林把这封信打开一看,大致的意思是说:“知道你正在学艺,不便打搅,所以我们提前走了。往后有事通信,别忘了跟我们联系……”

  童林一看都走了,霎时之间觉得十分孤单,万分的凄凉,在镖局里坐着没事,童林就起身告辞。回来正好路过雍亲王府,到亲王府里给亲王问安。雍亲王一看童林的样子,就知道有事,便问道:“你怎么眼窝都塌了?是这几天累的吧?”童林点点头。

  “你那几位师父都好吗?怎么没到我这儿串门来?”

  童林一抱拳,道:“爷,我先赎个罪,他们几位已经走了。临走之时,让我转达向爷问安,不便来讨扰。”

  “哎呀!你说这事弄的,本来还准备着给他们接风,大伙好好热闹几天,你看怎么走了?”

  童林说:“不但他们走了,连震东侠、侯二侠等众人也全都走了。”

  “唉——!”贝勒爷闻听,不住地摇头叹息:“这些人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来无踪去无影啊!海川,往后再有这个机会,千万把众人请到府里来,他就不让送信儿,你也给我送信儿,要不,这显得我多不礼貌!”

  童林客气了几句。打这以后,童林天天就呆在雍亲王府。你要问那是干什么?因为,他是雍亲王的御教师,保镖护院的头领,负责雍亲王府里以及他个人的安全,这就是他的职业,他能不来吗?待着没事,除去传授徒弟们武艺之外,跟雍亲王就是闲谈。这雍亲王心血来潮,说;“海川哪,通过这次亮镖会,我对武术更发生兴趣了。咱们爷俩待着也是这么待着,你干脆传授我能耐得了。”

  童林一听,也好,利用这个来消磨时问。海川说:“行!爷,咱今儿就开始,不过我可要求你严。”雍亲王一乐:“海川,现在咱们是爷儿俩,练起武来,你是我师父,我是你徒弟,该怎么要求怎么要求,该怎么对待怎么对待,你甭给我留客气。我知道严师出高徒,你对我要求的不严,那我的能耐就没法进展。”

  童林在这儿天天教雍亲王练剑,另外,也教给他练习拳脚。你还别说,这雍亲王真聪明,童林一教就会。时间虽然不长,这能耐长得真不少。一晃,童林在雍王府待了二十天没回家,这雍亲王一想:“人家家里头也是一大家人,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就留他在这儿,连个假都不放,实在于心不忍,也于理不合。”

  这天,他把童林叫到跟前,说:“海川哪!一晃学了一个来月,我觉着身体也挺累的,把你也忙得够呛,这么办吧:放你两天假,回家好好歇歇,见见你的父母,等过几天之后,再来教我。”

  童林一听:“爷,我这离家才几步呀!用得着吗?而且我兄弟童森常来,说我父母挺好,家中有吃有喝,平安无事,您何必惦记。”

  “不,海川,我这人最懂人情,你越这么说,我越要放你的假。现在你就回家,两天之后你再来,有事我再找你去。”

  你别看童林嘴上这么说,也是惦记父母,因为他们年纪不小了。从心而论,两位老人不愿意童林远离,你看离得这么近,不回家看看去,爹妈能不挑理吗?雍亲王既然给了假,自然满心喜欢。所以,这才向雍亲王告辞。

  童林领着徒弟们走了,雍亲王府显得非常静。白天还不觉得怎么样,到了晚上,雍亲王睡不着觉了,觉得童林在跟前,心里头踏实,有说有笑的有奔头;童林这一走,跟空了半拉王府似的,没抓没落,闷得要命,有心叫童林去,又、想,我都给人家假了,刚走我就叫,这像话吗?忍两天吧!反正我也待着没事,练练吧,借着练武消磨时光。他到院里把衣服脱了,何春、何吉在一边侍奉着,他把童林教给自己的拳脚练了一套,练得满头大汗,等练完了,又练了一套宝剑,觉得筋骨挺好受。告诉何春、何吉:“你们下去吧,一会儿派人给我送点水来就行,我需要安静休息休息。”

  雍亲王回转书房。其实他有三房福晋,这福晋就是老婆,雍亲王不贪恋女色,很少到内宅去休息,常常一个人宿到书房。今晚上也不例外,他一个人在书店里坐着,觉得没事可干,拿一本闲书在这儿看,觉着嗓子有点渴,心说这何春、何吉也是,让你们给我送点水来,怎么还不来?好半天听到外面脚步声音,嗯!来了。

  “拿水来。”“是!”

  门一开,走进一人,手中托一方盘,上头一碗茶,把这茶举过头顶,一步一步来到茶几前。雍亲王胤禛在床上坐着,借灯光一看!这人是谁呀?我怎么瞅着眼生啊?我府里好像没这么个人。又一想:哪能有外人呢?也可能是新来的,或者谁有病了代替谁,也未必,所以没往心里去。接过这碗茶来,把盖儿掀开,吹了吹茶叶沫,开始喝水。这人就在这儿跪着,方盘在脑袋上顶着,胤禛看了看,说:“下去吧!用你的时候你再来。”

  “是!”这人往后退了一步,把脸儿抬起来了。雍亲王吓了一跳:怎么这么难看!这人怎么长得鬼似的!因为盘在上面罩着,灯光显得很暗,也没有看太清楚,就在他心里想这个事儿的时候,人已经退出去了。雍亲王想:不对劲儿!这事我得查查,我手下的书童有的是,怎么这么难看的人让他进亲王府呢?想着在地下转了一圈,何春、何吉来了,手里托着盘儿,上面沏着水,来到屋里往上一递:“爷,您渴了吧?今儿这火也不知怎的,这么不好烧,好容易烧开了一壶水拿下来,把煤添上,结果一拎这壶是空的,你说怪事不怪事?我们又灌了一壶坐上,好容易烧开了拿下来,一转眼的工夫又是空的。您说这水哪儿去了?这是闹仙呢?还是闹鬼?吓得我们也没敢说别的,烧第三壶,我们就壶不离手了,水也就没丢,这才给您泡了香茶。大概您等急了吧?”

  “嗯?”胤禛一愣,“你们再说一遍,怎么回事?”

  俩人又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胤禛“啪!”把桌子一拍:“混账的东西!这里边有事!刚才有个人给我送水来了,那人长得三分不像人,七分好像鬼,他是哪儿来的?他为什么来给我送水呢?你们怎么不来呢?!”

  “哎呀,没这么个人啊!”俩人相互看了一眼。

  雍亲王一瞪眼:“胡说!不是,这水谁拿来的?嗯!要不怎么能进得来雍亲王府呢?给我查查!”

  “哎!哎”俩人一听,今儿个王府要出事儿!真是怪哉!出去把全府一百多人都集合起来,借着灯光,两个人换个儿查看,都是认识的,没有雍亲王说的那个人。回去跟雍亲王胤禛一说,胤禛还挺生气,亲自来查看。从头看到尾,从尾看到头,就是没那个人,真来的怪哉!雍亲王让大伙解散,回到屋里,闷闷不乐,心想过两天海川回来,我非跟他说说这事不可。是不是眼前遇见鬼了?难道我该死了?献茶那人我问他一句就好了,真是怪哉怪哉!想到这儿,他心里不痛快,把眼一闭,突然之间,他就觉着心里头忙乱,这心不知怎么那么难受,像油烹似的,烧得他有点坐不住了。说着发烧,耳朵眼、鼻子眼、嘴,似乎往外喷火,这还不提,最后全攻到眼睛上来。哎呀!他就觉着两眼开始往里缩,简直疼痛难忍,转眼之间,眼睛又往外鼓,要不用手按着,眼珠能蹦出来。疼得雍亲王“哎约!”叫了一声,把两眼捂住了,“来人啊!来人!”

  何春、何吉,当班的家人全跑进来了:“爷!您怎么了?您哪儿难受?”“哎呀!我的眼睛呀!可把我疼死了!”这阵儿,他汗珠子顺着脑门子滴滴嗒嗒往下直淌,脸也变色儿了。何春、何吉忙把贝勒爷扶到床上,把手给他拿下来一看,哎呀!说个肿就肿,两眼肿得就跟大铃铛一样。何春赶忙吩咐一声:“快找大夫!”

  那么大个雍亲王府能没大夫吗?专门给福晋给王爷看病的就有六个先生,而且都是北京城有名的高手。这六个大夫闻听此信儿,马不停蹄赶到书房,来到这儿先给雍亲王请了安,有搬脑袋的,有扶手的,这主治大夫,四品御医,把眼皮给撩开了,不看则已,一看,把大夫吓得吸了口冷气,心说,这叫什么病啊!就见贝勒爷这俩眼睛跟血葫芦一样,看不见白眼珠,看不见黑眼仁,全是血线。您看过那蚕没有?蚕的外头长着丝,叫茧蛹,就像那茧蛹似的,但它不是白的,是红的!就像极细极细的红丝线把眼珠牢牢地罩住。御医大夫吓得一撒手:“爷,您这阵儿觉着怎么样?”

  “哎呀!我就是疼痛得难忍,快给我看!”

  “哎,哎,哎!”几个大夫下去一块儿会诊,研究一通,开了个药方,让人抓来煎好给雍亲王喝下去,仍然不见好。前半夜还好说,到了后半夜,雍亲王疼痛难忍,满床乱滚,三位福晋闻声也来了。这福晋就是他夫人,围着床头滴溜溜直转,把福晋急得捂脸大哭,束手无策,怎么办呢?第二天,马上派人进宫,奏知此事。康熙听了大吃一惊,心说,我四儿这是怎么了?他没有这种病呀?父子之情,焉有不关心之理?但是在封建年代,那是有制度的,皇上不能过府探病。康熙赶紧传旨,把太医院的几个太医宣上殿来,告诉他们,即刻赶到雍亲王府,给雍亲王治病。治好了有功,治不好你们可要小心着!几位太医慌忙来到雍亲王府。这里边几位大夫,把太医们接进去说明病情,说这真是怪事,我们哥几个就是看不了。太医心里也没底了,到里面给雍亲王、给福晋施完了礼,过来轮流给看着,看完了都瞠目结舌,束手无策。但是也不能不管啊!下去之后,十几个人进行会诊。会诊之后,开了个药方,全是好药,一个是给他去心火,另外一个想法止疼,只有这两个办法。药煎好了,服下去,这些大夫在门外守着,嗳!见点功效。雍亲王觉着不像刚才那么疼了,可以稳定住了。可这稳住了,也不是说一点都不疼了,那脑筋“嘣嘣嘣”直蹦,心里也乱成了一团,甚至连说话都有点费劲。大伙谁也不敢走哇!有在屋里待着的,有在窗前听声的,轮流守候,连大气儿都不敢喘哪!有一个太医进到宫里见到皇上,不敢说真情,就说经过他们医治之后,略见起色,请皇上宽心。康熙皇帝这才把心放下,他哪知道事情这么严重。

  欲知雍亲王病情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