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二回 勇童林剑削妖道 双剑客大战燕普

  且说童海川噔噔噔下了台,分开人群到了正中央,飞身跳到台上跟杜清风见了面儿。杜清风一瞅童林真来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恨不能一宝剑把童林劈成两半。二话不说,捧剑就刺。童林亮双钺接架相还,跟杜清风就战在一处。哎哟!两个人这一伸手打的这个好看哪!你想想童林那是什么身份?施展的是子母鸡爪鸳鸯钺,把压箱底儿的绝招拿出来了。杜清风那是剑客的身份,了不起,拿出自己的绝艺丧门剑,因此跟童林打了个势均力敌,不分上下。别看这样,看台上老少的英雄提心吊胆,雍亲王这心就更没底儿了,急得他抓耳挠腮,一个劲儿问两边儿:“各位!各位!海川行不行?你们大伙儿看,海川能吃亏不?你们倒说话呀!”老洒海金元叹息一声,摇摇头,说:“爷!海川的功夫是不错,我看这样子,敌不住杜清风。”哎哟!雍亲王当时鼻子尖儿就冒了汗了。心里说,海川是我的心尖啊!这要有个马高镫短,叫我如何是好。雍亲王打算让别人去换童林,又一想那也太丢人了,我们海川从来就没打过败仗,要叫别人替换,显见丢人现眼。可怎么好呢?他心中着急就瞪眼儿看着。不但是雍亲王心里没底儿,在座的众人心全都提到嗓子眼儿上了,都看出来了,童林的功夫敌不住杜清风。

  说到这儿咱必须说明白,这杜清风确实了不起,人中的剑客。就因为他呀,人缘儿不好,手狠心黑,心肠毒辣,做事太过,而且,也不干什么好事,所以,人们不乐意管他叫剑客,给他送个绰号叫“羽士清风侠”。实际上要论他的能耐呀,在武林界当中那也是首屈一指的。为什么他瞧不起童林呢,也在于此。今天在台上跟童林这一伸手,他把绝艺全施展开了,童林就有点招架不住了,勉强对付到了六十多个回合,童海川鼻凹鬓角热汗直流。童林心里暗自着急呀!我要栽跟斗!这是打出世以来的头一次。想想在杭州打擂,掌打铁背罗汉法禅,月下会西风,我从来没使过这么大的力量,可见我的功夫是不行噢!海川又一想,难道我就认输了吗?今天我要栽到台上,几载的名声付为流水,我老师得到这消息,不定有多难过呢!将来我还怎么顶门立户?我还怎么别开天地,另创一家把式?哎呀!这可怎么办?

  童林这一着急呀,嗳!也不知怎么的,他想起一件事儿来,突然灵机一动,对!我师爷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在公主坟曾经传授我绝艺,我学了十八招桃花剑。今天,我何不抛钺亮剑,转败为胜?实在没办法了,不亮也不行了。童林想到这儿,“啪,啪,啪!”又打了几招,把双钺在手中一分,对准杜清风把钺就抛出来了,啪!啪!两道寒光扑奔杜清风的面门,杜清风一瞅,吓了一跳,哎哟!我说这童林怎么把双钺扔出来了?你不要命了?往旁边一闪,双钺落地。就在他一愣的这工夫,就见童海川一撩大衫儿,拽出宝刃“秋风落叶扫”,台上打了一道电闪寒光。说时迟,那时快,童海川亮宝剑劈面就砍,这一下出乎杜清风的意料之外。不但杜清风愣住了,就连雍亲王、震东侠,所有的众人都吃惊了。为什么呢?谁也不知童林还有这么一手。因为童海川在公主坟跟师爷学艺这是绝对的秘密,张洪钧不让他对外人讲,童海川也守口如瓶,所以今天抛钺这一亮剑,才把大伙儿震惊了。

  咱们单说台上,说时迟,那时快,宝剑就到了。杜清风哎哟一声往旁边一闪,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怎么的了?把道冠给削落了。不但把道冠削落,把社清风头顶上的肉皮薄薄地给劈下一片去,那鲜血“吱!”一下就冒出来了,杜清风就变成花花脸儿,把妖道疼得直念佛:“无量天尊!”单手提剑,另一只手捂住脑袋转身就跑,几步跳下台去,扎进人群回到永发镖局去了。

  书中代言,童林为什么没砍他的脑袋,还得说童林有恻隐之心。如果这宝剑往里头偏差一点儿,就把杜清风的脑壳给揭开了。就在这一刹那,童林想到,我不能下毒手啊!点到为止,再给他一个机会。如果此人恶习不改,继续为非作歹,我再要他的性命,也不为迟晚。再者一说,今天是亮镖会,喜庆的日子,我怎么能当场杀人呢?童林有多种想法,故此把那手腕微微往上一翻,才薄薄地给他劈了一片儿。

  等杜清风败下去了,童海川抬鞋底把宝剑上的血迹擦了擦,然后把“秋风落叶扫”往腰中一盘,拣起子母鸡爪鸳鸯钺。这时候台上台下爆发出海洋咆哮一般的掌声:“好哇!童侠客真高啊!这双钺带撒手的,好宝剑!好功夫!炒肉拉皮儿可真薄啊!这回给老道剃头变和尚喽!”你说童林这脸露的多大?这段书就叫,剑削杜清风。

  哎哟!把杜清风给气的,回到座席上坐下,气得他摇头跺脚啊!旁边有郎中过来,拿着止血药,给他糊到脑袋上,赶紧用药布缠上,以免再中了毒。杜清风简直是活不了啦,用手指着童林,把牙咬得山响,心说:“小兔崽子,你等着!我杜某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其实啊,永发镖局的人也有不少暗中发笑。有的人心里头还高兴呢:“活该!你这号的,就该得这结果。瞅你平日趾高气扬把嘴撤的,谁你也看不在眼里头,嗯!今儿个你遇着行家了吗?这是活该!”

  人们怎么想的都有。但是,杜清风这一败,不是他个人的事,代表着那么大的永发镖局呀!打一个和尚满寺羞啊!总而言之,大伙觉得脸上无光,就惊动了云台剑客燕普。燕普本来不想登台,方才杜清风跟他商议,打算上去把童林给废了。燕普一合计也行,打一打他的气焰也未尝不可。他以为,这杜清风到那儿不费吹灰之力,童林的能耐我看见过,杜清风胜他绰绰有余。所以他才答应了。他也没想到童林还有这么一手抛钺亮剑,冷不了地给来了一宝剑。你说这个结果弄的,烧鸡大窝脖,是人前丢丑啊!燕普觉着我是当家人,在这个棚里头来讲我是头了,我要袖手旁观,岂不被他人耻笑吗?所以,燕普站起身来,高声喊喝:“呀!呔!童林慢走!贫道来也。”

  燕普站起身来,晃着高大的身躯,迈着四方步来到台下。就见他身子微微一晃,噌!来到台上,脚上声息皆无,就好像一团棉花落到油盆里头。闪二目来到童林面前,不住地冷笑:“哼哼!童林哪,你还真有绝的!贫道不才,要跟你会武!”童林认识他呀,震东侠给他介绍来着。海川一看那么大的云台剑客燕普上来了,心里明白,绝不是人家的对手。看来我今儿个要凶多吉少,这跟头算栽定了。就明知道是这样,童林能走吗?燕普一露面儿,自己转身就走,岂不被天下众人耻笑?所以,童林进退两难,骑虎难下。如今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童海川又一想,我就豁出破头碰碰金钟,我瞅瞅你这云台剑客究竟有什么本领。哪怕我就死在你的手下,我也不算丢人。你是成名的剑客,都几十年了,我童林只不过刚出世一两载呀。

  书中代言,童林才三十岁挂零,血气方刚,抢阳斗胜,能受这一辱吗?就见海川把胸脯一拍,一阵大笑:“来者莫非云台剑客?”“不错,正是贫道。你认识我?”童林说:“我不认识,别人不是能告诉我吗?老剑客!你的名声可太大了,没有不知道的,童某早就想领教,没有机会。今天既然您提出要跟我比试,我真是求之不得呀!来来来!请您亮剑!”

  嘿!燕普一听,姓童的小伙子,真了不得,见着我毫不畏惧。哎!还真想跟我比。“好吧!童林哪!我不是拍老腔,跟你动手,我用不着亮剑。你只管使钺,也只管亮剑,贫道奉陪!”他没拽家伙,童林跟他就没有客气,晃双钺往上一纵身,着!头一招叫“二龙吐须”,奔云台剑客的两个眼睛。就见燕普往下一哈腰,左臂往上一拨:“来!来得好!”右手探出来抓童林的喉咙,那就是“鹰爪力”呀!掏上就完了。童林从脸上步,把这一掌躲过,撤回双钺一架他的胳膊。云台剑客把掌撤回去,滴溜一转身到童林的背后,使了个“丹凤朝阳”,叭!一掌奔童林的后脑海。海川往下一低头,这一掌走空了。跟着抬起腿来踢童林的腰眼儿。童海川垫步拧身往空中一纵,云台剑客一脚走空,两个人就打到一处儿了。

  这一打呀,可把震东侠、侯二侠、张子美、雍亲王、刘俊等众人全吓坏了。都知道童林不是人家的对手,那不得吃大亏吗?说这抛钺亮剑,那玩艺儿瞅冷门行,没事儿老扔钺,老亮剑,就不新鲜了,童林也不能那么做呀!老洒海金元急得秃脑袋直冒汗,心想,我别看热闹了,干脆我去把海川换回来,我不能眼瞅着这孩子吃了亏呀!金元双手扶桌案就想站起来。正在这么个时候,就听台下有人高诵法号:“无量天尊!无量天尊!燕普休要猖狂,弟兄我在此!”“嗖!嗖!”两条黑影蹿到台上。众人一看,又上来两位出家的道士。一个白脸儿,一个红脸儿。这白脸儿的头上戴九梁道巾,金管别顶,身披八卦仙衣。那红脸儿的头梳日月双抓髻,末梢系着黑头绳,身穿灰布道袍。每人背后都背的一把宝剑,飘飘然,真好像两个神仙降落到台上。

  童海川虚晃双钺,跳出圈外,把双钺交单手,甩脸一瞅,哎哟哟哟!来者非别人,正是自己受艺的老恩师何道源、尚道明!打童林毕业以后,离开江西龙虎山,还没见过老师的面儿呢!没想到今天三月三亮镖会上师徒在此相逢,童林心里真是喜出望外,赶紧把双钺别好,“噔,噔,噔!”过来给恩师磕头。就见两位老剑客把头点了点:“海川哪,起来吧!”童林起过一旁,见着师父无限感慨,有一肚子话想说。两位老剑客一摆手:“海川哪,你不要说了!有了工夫,咱们师徒再细谈。你先退在一旁。”

  “是!”童林垂手往旁边一站,就见何道源迈步来到云台剑客面前:“燕老剑客请了!贫道何道源礼过去了。”哎哟!燕普的脸一红,心中暗道:“今天这事儿怎么这么巧哪?嗯?我刚要胜童林,他老师来了,童林事先是有准备呀!呀哟!我可得多留神。”

  其实他猜错了,这两位老剑客的出现连童林也没想到。那他们两个人是从哪儿来的呢?从江西信州龙虎山。这次来呀,主要是看童林。教个徒弟不容易,当师父的挂念。童林自从下山之后的所作所为,俩老剑客都知道,因为不断有人向他们耳朵里吹风。一听童林露了这么大的脸,老兄弟非常满意,这徒弟没白教。但是,俩老剑客也知道,人越露脸越担风险。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呀!尤其童林所处的地位,是雍亲王的彻教师,皇上亲自接见,赐金牌一面,扬名三日,无人不晓。这就等于树大招风。大清国那么大,藏龙卧虎,什么高人没有?想找童林比武的大有人在,仇人也越来越多。者哥俩一盘算,根据童林的能耐,已经不适应现在的情况了。你别看当初刚一学艺下山,掌打雷春,掌打法禅,一震杭州擂,双钺分双剑,脸露那么大,可是现在惊动了全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知道哪一个找童林的毛病?照此下去,海川非吃亏不可。因此老哥俩十分担心,打算到北京见见徒弟,找个机会好好教给他本领,让他提高一步啊!就这么着,他们下了龙虎山。沿路之上,用耳朵一扫听,没有不谈论童林的事的,他们是又高兴,又担心。走到河南的时候,听说亮镖会的消息,老哥俩更着急了。这么大的盛会,聘请天下十三家镖局武林好汉。北京啊,肯定得热闹一番。两个想到这儿,脚下加紧,紧赶慢赶,昨天晚上进的北京。他们就住到无量寺,因为无量寺的主持跟他们俩不错。二位到了,也没露面儿,住了一夜,赶了今天的正日子,来到会场,也挤到人丛之中暗中观看。发生的这些事情,老哥俩全看到了。别的不说,唯独童林,抛钺亮剑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老哥俩互相看了一眼,心说,海川从哪儿学的这个能耐?哎!这宝剑是桃花剑的招数呀,不是咱老师教的,他不会呀!难道说童林他见到咱师父了?这是怎么个茬儿呢?把俩道爷闹糊涂了。燕普上来跟童林一动手,二位道爷沉不住气了,准知童林不是对手,故此这才登台。

  等来到台上,何道源先迈步过来见燕普:“无量天尊,道兄请了。”燕普勉强一笑:“啊!闹了半天是何道爷!”“不错,正是贫道。没想到云台剑客大驾精神,也来到亮镖会上。”“啊,我乃应朋友之约。”“噢!方才小徒多有得罪,还望云台老剑客海谅。”

  云台剑客一听这话,更觉着脸上发烧了:“唉!这这这,何老剑客,请你不要误会,我看童侠客是个人才,武功也不错,故此呢,想跟他伸伸手,看看这孩子本领如何?没有别的意思。”“哈哈哈哈!老剑客不要隐瞒了,我看得清清楚楚,您分明是要给杜清风报仇雪恨。道兄啊,别人你不清楚,杜清风是什么人,我想你心里有数。他虽然口念道家的经文,身穿道家的衣服,他做事儿都不配做个三清弟子。他是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像他那把年纪,那个岁数,怎么能在亮镖会上下毒手,要废童林?我们童林哪点得罪他了?可见他安心不良,嫉贤妒能啊!童林没有办法这才抛钺亮剑,这也是被迫不得已而为之。我想别人不清楚,您这么高的身份,应当看得清清楚楚。您就不应该帮着杜清风助纣为虐,您这何必呢?事儿让我们弟兄赶上了,道兄!消消气儿吧!你我这般年纪,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岂不被他人耻笑吗?嗯?请回吧!”

  何道爷说话之中,也带着责备的口气。云台剑客燕普一想,我就此下台不好办。不行!想到这儿,嘿嘿一笑:“何道爷!刚才的事儿您甭提了。您说我向着杜清风,难道你不袒护童林吗?你也是喜欢你徒弟。童林和杜清风这一篇揭过去,贫道有意,趁着今天的盛会,跟二位老剑客过过招,我长长见识如何?”“噢!道兄,这么说你要想跟贫道较量高低不成?”“正是!”

  燕普心说,不打两下子我就走,我回去怎么说?你看我跟童林伸手,我失身份,跟你们伸手我不丢人。你是江南四小名剑哪!我何不乘此机会露露脸呢?何道源一看,云台剑客主意已定,知道这仗是非打不可了。便道:“好!我久闻云台剑客的大名,也早想领教,恨没有这个机会。既然老剑客愿意跟贫道比武,我是高兴得不得了啊!你稍候片刻!”

  何道爷回来,告诉尚道明:“你跟海川在这儿给我观战,看我会斗燕普。”尚道明也挺担心哪:“师兄,燕普可不是好惹的,你要多加谨慎。”“哎!你放心吧。”

  再看何道爷,把宽大的长道袍款掉,把拂尘交给童林,捺一捺头上的九梁道巾,把袖面儿一挽,飞身形直奔燕普。燕普也利用这个机会,周身上下紧衬利落。他要跟何道爷动手可不能跟童林相比呀。因此,他加着十二分的小心。这阵儿他也收拾好了,一看何道爷过来,当场不让步,两个人就战在一处。

  这亮镖会您听听多热闹,群雄大聚会,从前没见过的事情都发生了。像这种人物、这种身份,轻易地不伸手,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在这比武较量,真是千金难买呀!人们看得眼都直了,哪见过这种武术?就见两个老道须髯飘摆,身形晃动,就像走马灯相似。不过呢,有的人不爱看。这些人都外行,一瞅这俩老道伸手是光转悠,很少过招。有时候互相一比量,招又变了,打得不过瘾。不像旁人似的,真刀真枪,这两位打得显得有点文气。他们两个人为什么这么打呢?身份在那摆着呢。我一亮招,噢!那个看出来了,我用什么招破他。那个刚一亮招,这个懂了,噢!你下一招想怎么的,马上给迎住了。所以两个人又改变招数。您看着呢,就是光比划,不动手,这玩儿就显见得不过瘾了。但是,童林他明白,童林两只眼睛瞪得一般儿大,他不能错过这学习的机会。但是三十个回合过去了,童林害怕了。为什么呢?他看出来了,何道源不是云台剑客的对手。就见燕普越战越勇,频频发动进攻,“啪!啪啪!”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老师就不同了,闪展腾挪,不断地退让,让人逼得满台转,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童林急得抓耳挠腮呀!这怎么办?有心跳过去助老师一臂之力,又怕老师不乐意。这种场合似乎自己不应该过去。旁边尚道爷也沉不住气了。尚道爷一看,得了!什么叫以多为胜?童林是我们哥俩的徒弟,我师兄不行,还有我呢!干脆我们哥俩双战于他。想到这儿,他把衣服甩掉,周身上下紧村利落,高喊一声:“无量天尊!燕普果然厉害!来,来,来!我们弟兄双战于你!”尚道爷往上一纵就加入战群,把燕普气得鼻子都歪了。心说,你们江南四小名剑就这样啊?你们有几个?都上来!他越想越火,肚子里想的事儿,他说出来了:“好啊!何道源、尚道明!你们真不够意思。你们不是一共弟兄四个吗?有能耐的都上来,俺燕普也不怕!”他这句话刚出口不要紧,就听有人喊:“呔!”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