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一回 亮镖会师兄再交手 老洒海拍掌解冤家

  且说孙茂昌、王世伦两个人打了个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到了一百多个回合,突然四只手扣在一处,这就要分出高低来了,谁的力量大,谁就沾光;谁的力量弱,谁就要吃亏。就见他们两个人四臂用力,青筋都蹦起来多高了,围着台板,吱呀呀,嚓嚓嚓!滴溜溜乱转。孙茂昌把平生的精力全施展出来。您就听吧,那手腕子都嘎叭嘎叭直响。这下全场寂静无声,人们把眼睛瞪得多大,脖子伸得多长,定睛看着。啊唷!坏了!这俩老头啊,二虎相斗是必有一伤啊!究竟谁能伤,现在猜不透。就在这紧急关头,从台底下,“叭!”蹦上一个人来!这人一哈腰,来到他们两个人的中间,举起双掌从底下往上兜,这个劲儿比他们俩还大。为什么不从上往下砸呢?不行!一砸把他们四只手都打折了。从底下往上兜,就不至于这样。就见这人喊了一声:“开!”“啪!”结果把他们四只手给震开了。赛南极昆仑子,噔噔噔倒退十几步,王世伦也退出一丈多远,两个人身子一栽,好悬没摔倒。就觉这个胳膊,嗖!关节疼痛,骨环都发酸。心说,什么人这么大的劲儿?二人定睛观瞧,就见当中啊,有一位老者,脑袋也够秃的,后脑勺剩下一百多根儿白头发,梳成一个小辫儿,往上撅撅着。一部白须髯,稍微有点儿大酒糟鼻子头,一对蓝眼珠。周身上下穿青挂皂,半截白布高装袜子,一双洒鞋。两人一看全认识,来者非别人,正是清真贵教最出名的老英雄、老剑客金元,另外也有人管他叫老洒海,金元到了!

  原来呀,老洒海也来看热闹。老头一琢磨,我别公开露面儿,自己是个老大辈儿,在北京又有一号,一露面儿,这个请,那个让,还分散精力,反倒不自在,不如啊,就挤到人群当中,看个热闹,那有多好呢?所以,老洒海金元就挤到人群里了,离着台不远。孙茂昌和王世伦这一决斗,老洒海就看出不好来了。坏了!要分输赢,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啊!金元知道练武术这玩艺儿真不容易,特别是练成名更不容易。顶酷暑,战严寒,二五更的功夫,得付出多大的心血去,才练到这种地步。真有一个受伤的,可惜!老头动了慈悲心,因此,这才登台献艺,用清真贵教最出名的清真莲花掌,给他们分开了。这两个人哪,想当初在五台山上见过老洒海金元,知道人家清真莲花掌举世无双,所以见面认识。金元往当中一站,冲着孙茂昌和王世伦一笑:“二位!你我这把年纪,这是何苦呢?三月三亮镖会本来是个喜庆的日子,不反对登台献艺。但是这是留个纪念,而不是在这儿报仇决斗。你们二位有什么仇,有什么恨,应当找个没人儿的地方去解决,怎能在这个场合下分上下弄高低?这就显见得有些不好了。恕老朽冒昧,给你们两家解围,不知道你们二位可乐意?要不乐意的话,老朽奉陪,谁来我都欢迎。”啪!啪啪!金元这一拉架子,准备跟他们俩伸手。

  你看这劝仗的有多好。言下之意,谁不服,我就跟谁干。孙茂昌、王世伦都知道老洒海是一番好意,能跟人家打吗?人家要不给解围呀,还不定到哪个地步呢!因此两个人同时抱拳,道:“多谢老洒海一番美意,我等吓破苦胆也不敢以小犯上。老人家,我们俩的事算完了。”说着二人就抱拳跳到台下。金元弄了个满脸儿,老人家捻髯大笑:“哈哈哈哈!多谢二位赏脸!”您说还有比这再痛快的事吗?想花多少钱买,你也买不来呀!就这么一手,就可见老洒海金元的身份,比王世伦、孙茂昌要高得多。

  看他们俩下了台了,震东侠赶紧站起来,下台走进人群,去请孙茂昌:“老人家,您就是著名的赛南极昆仑子孙老剑害吗?”“啊!啊!闹了半天是东侠客。”“是我!老人家如不嫌弃,请到双龙镖局。”说着携手揽腕把孙茂昌请到台上。童林,雍亲王,所有众人都过来跟孙茂昌打招呼。众人一一见过,让孙茂昌坐下。震东侠一抱拳:“老侠客,请您来有点事儿啊!我们这儿有三个人全受伤了,中了九阴八卦掌,胳膊红肿粗大,现在治疗无法,您能不能帮着给治一治?”“咳呀!”孙茂昌说,“好吧!血捂住了,活动筋骨,掐掐穴道,就能复原。交给我吧!”

  因为孙茂昌练的是这个掌法,懂得诀窍,就给铁肩仙风流侠张子美、铁掌李元、穿云白玉虎刘俊这几个人,把伤全都治好了。真是对症下药,人家用手一搓擦,掐把掐把穴道,眼瞅着胳膊就见消。噢!不疼了。三个人谢过孙茂昌,童林说什么也不让孙茂昌走,非款留他,目的在于跟人家学学能耐,童海川要学九阴八卦掌。孙茂昌瞅着童林满脸都是笑:“小伙子,不简单!你练的功夫我全看见了。高!果然不愧是独创一家的英雄,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童海川也客气了几句:“老人家,您甭捧我啦。我这火候还嫩得多呢。我打算将来有机会,跟您学学九阴八卦掌,不知肯赐教否?”“哈哈哈哈!海川哪!只要瞧得起老朽,我是倾囊而赠。”雍亲王说:“你看这多爽快。我就爱惜你们绿林人豪爽,往后可得多亲多近哪。请坐请坐!”台上的人笑语欢声,暂且不说。

  单说台上的,老洒海金元用清真莲花掌给他们两家解了围,满心喜悦刚要下台,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我说老洒海,您先留步。我打算领教领教!”金元一听,哟!有人胆大包天,想要跟我伸伸手,这是谁呀!甩脸定睛观看,哎呀!就见台下晃晃悠悠上来一个主。这个人好像个搬不倒,走起路来一步三摇,上身大,下身小,可那有什么奇怪的?人都是上边大、下边小。但是这位特殊:上头太大,下头一对小短腿儿。往头上一瞅,光头不带帽,连一根毛都没有,闹了半天是个出家的和尚。大胖脸儿,月牙腿,小独头蒜鼻子,薄嘴片儿,一边肉脸蛋上带个酒坑,挺大的肉耳朵垂肩,就像那大肚子弥勒佛似地。他就是生气,你看着也像在笑。身上披着又肥又大的僧衣,外罩袈裟。两个小短腿,捣腾捣腾来在老剑客金元的面前:“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剑客请了。”金元一看不认识他,问道:“出家人,贵姓高名?把我拦住,难道说有什么话说不成?”“啊,贫僧有点儿小事,打算借此机会跟老剑客谈谈。我说老剑客,前些日子您在清真寺献艺,传授给震八方紫面昆仑侠能耐。您还记得,您丢点儿什么吗?”“哟!”金元脑袋嗡地一声,脸有点儿发红。

  前面已经说了,老洒海金元爱才,把童林叫到牛街大清真寺,传授他武艺。在场的有鼓上飞仙丁瑞龙、铁三爷。最后老剑客要练一手绝的,叫“八步登空草上飞”,把这掌中的铁条扔到空中,自己打算飞身上去站在铁条上练。没想这铁条扔上去就没影了,不翼而飞,被一个人给偷走了。为这铁条啊,金元伤透了脑筋,把北京九城都找遍了也没找着。童林为这件事儿也上了不少的火,为找铁条,也找了几日,但是如同石沉大海。哎!没想到今儿这笑和尚提出这事来了。金元脸就一红,道:“啊!出家人,你怎么就知道我那铁条丢了呢?”大和尚说:“您别着急呀!”说着话把肥大的僧衣撩起来,在后边掏了半天,“嚓啦啦啦!”把五斤的铁条给拽出来了:“你看这根是不是您的?”

  金元一看就是自己丢的:“啊!不错,是我的。”“咳咳!实不相瞒,您那铁条就是我拿走了。”“好啊!”把金元气的,哪儿来个野和尚!没事儿跑到大清真寺溜弯儿,偷走我的铁条,叫我当众丢丑,这还了得!老洒海脖筋蹦起来,双掌一晃,就要伸手。和尚往下退了两步:“且慢!我说老洒海,您可别着急啊。我把话说清楚:我一不是贼,二不是盗,我家呀住在北口沙雁岭。那个地方风高沙大,人烟稀少,塞外荒凉之处。老僧久想到北京溜达溜达,上这儿开开眼,瞅瞅皇城四门,九门,八点一口钟,瞅瞅怎么样的皇城。另外也想会会各界的朋友。那一日我心中好奇,路过牛街大清真寺,我发现这座建筑物富丽堂皇,实在是了不起,抱着好奇心我就进了清真寺。哪知道您正在天井大院传授童林武艺,把铁条扔起来了,我一高兴就接到手了。我怕您生气找我的碴儿呀,我就只好把铁条拿走了。拿到破烂市上去卖吧,还没人要,您说这玩儿又不值钱,怎么办呢?我就想给您送去。要到清真寺把这铁条往上一献,您不容分说再跟我翻脸怎么办呢?把我愁的实在没办法,幸好今天三月三亮镖会,当着天下这么多的英雄,我把铁条给您,说明原委,望求老洒海原谅,过去的事儿就叫它过去了,您看怎么样?”和尚说着话,嬉皮笑脸,把老洒海气的,胡须直颤抖,一伸手把铁条抢过来,用手点指他道:“疯僧,你好不知礼!就我这支铁条,价值连城的宝物,你拿到破烂市上去卖会,显见得你是拿我取笑啊。大和尚体走,招铁条!”“嗖!”轮起来就砸。金元的能耐都是特殊的,人家那是清真贵教独门的传授。拿他这根铁条来说,打人是次要的,主要是点穴。专点人的三百六十个骨头节,前后心的穴位。点上你就算完了。金元的能耐也就在于此。“啪!啪!啪!啪!”下了绝情了。就见那和尚说了声:“来得好,来得好,来得好!”左躲右闪,怎么也没点上。

  书中代言,这和尚是谁呀?啊!这可是了不起的人物。他刚才说了一半,他是北口沙雁岭大昭寺的老方丈,人送诨号叫“嬉皮笑脸哈哈僧如意和尚”。中国之大,高人众多,在北口外那是头一把。今天在台上拿老洒海金元一开玩笑,金元挂不住了,因此这才下了绝情。

  咱们单说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林一看这铁条,忽然想起来了:“唉哟!闹了半天是这和尚偷的,怪不得我没追上,可见这个人是个了不起的人物。看这意思他没有恶意,老洒海有点火气太暴了,不允许人家说话。一旦失手把自己人打伤,岂不后悔呀!”童林想到这儿,急忙站起身来,顺着梯子下来,分开人群挤到台前,低了腰,上了台,高声喊喝:“老人家,暂且住手,童某到了!”童林这一露面儿,金元这才把铁条收住:“海川哪!帮着我揍这猴崽子!”童林一笑:“老人家,您先压压火。我看都是朋友,用不着生这么大的肝气。您在旁边等等,容童某有几句话讲。”

  童林说完,来到嬉皮笑脸哈哈僧面前,躬身施礼道:“大和尚请了,童某有礼。”就见这和尚嬉皮笑脸地看看童林:“哈哈哈哈哈!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原来是昆仑侠驾到。小僧有失远迎,当面恕罪。”“老人家您太客气了,我看您也是武林的豪杰,恕你我相见甚晚,请老人家到双龙镖局看台上落座,不知意下如何?哪怕您喝口水呢,也略尽我的寸心。”罢了!还得是侠客,说出话来,真叫人爱听。“我说童侠客,我倒可以答应。你得问问这金老洒海答应不啊?他要跟我没完,这事儿可怎么办呢?”“不能,咱们都是自己人。”

  童林来到金元面前,说:“老剑客,您消消火吧。看这意思不是外人。武林之中耍笑者大有人在,您又何必认真呢?”您看这玩艺儿,童林一说话,老洒海还真听。因为童林说的在理,金元也不愿意把事情弄大,因此,顺坡下驴,就点了头了。就这样童林把二位请下台,赶奔“双龙镖局”席棚。老少英雄都知道这是高人哪,急忙下台迎接,把他们接到上面。哈哈僧过来先奔雍亲王胤禛,双手合十:“弥陀佛!小僧参见皇家千千岁。”

  胤禛一看,他什么都知道,连我都认得,欠身离坐,以礼相还。然后让这老洒海金元和哈哈僧坐下。大家一边吃着茶,一边谈论以往的经过。胤禛说:“这么办吧!老洒海看在小王的分上,隔过这篇儿,您就别计较了,不打不成交嘛!如意和尚,你远道来的也不容易,希望在王府多呆几天,跟我们海川亲近亲近。有什么绝艺,您给留下。”童林一看,这爷多会说话,真有勾勾心哪!替我揽活。心里头也挺高兴。

  这场风波过去,接着是十三家镖局献艺。这十三家镖局就是双龙镖局、永昌镖局、永发镖局、镇远镖局、怀远镖局、南洋镖局、顺平镖局、定远镖局、常泰镖局、天顺镖局、玉门镖局、登州镖局和湖广镖局。这十三家纷纷派出能手登台献艺。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西河沿儿永昌镖局,打得最响。因为永昌镖局这两个人有名了:一个是鼓上飞仙丁瑞龙,一个是独棍神佛铁三爷,果然能耐出众,非同一般。就拿丁瑞龙来说,献了手绝的。未曾献艺以前,先让人往台上抬了一面大鼓,这鼓都是特号的,能容下八个人转圈儿敲。鼓是驴皮的,用手指一碰,嘣嘣直响。把这大鼓架好了,丁瑞龙周身上下紧称利落,拽出宝剑,飞身形跳到鼓上,在上头练了一趟八仙剑,您再听这鼓,连一点声都没有,要不怎么叫“鼓上飞仙”?证明丁瑞龙轻功术练得是一绝啊!这一练是压盖全场,掌声如雷。丁瑞龙练完了轻功,从鼓上跳下来,擦了擦脸上的汗,回归原位,伙计们把鼓也抬走了。第二个就是铁三爷,练自己的大棍。铁三爷练的是硬功,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练,没两下子能行吗?铁三爷就把平生所学,全施展出来了,泼风十六棍、罗汉棍、太极棍、行者棒,全都练出来了,也博得众人喝彩之声。等人家西河沿儿永昌镖局的练完了,别的镖局显得有点逊色,就激怒了妖道杜清风。

  杜清风是永发镖局请来的。杜清风大三角眼睛转悠转悠,没安好心,跟云台剑客燕普咬了咬耳朵,他上了台了。来到台上,诵法号:“无量天尊!各位子弟老师们!英雄好汉们!贫道乃四川人,姓杜叫杜清风。今天代表水发镖局,在这儿练趟宝剑,练不到好处,请大伙儿原谅。”杜清风说完了,把宽大的道袍款掉,拽出七星丧门剑,练了一趟宝剑。这个家伙是剑客呀,在剑山蓬莱岛英王手下官拜站殿将军的头一名,他的武艺能简单得了吗?这一练就压过了丁瑞龙和铁三爷。就见满台子上剑光缭绕,夺人耳目。等练完了一收招,“好啊!好!”爆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杜清风没下台,把宝剑单手一背,道:“众位!贫道一个人练,没意思。您说这一个人能练到什么好处?我打算请一位跟我接接手,不知众位意下如何?”“道爷您说吧!您请哪位?”“唉!请别人我不敢,我打算请双龙镖局的朋友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林!你听见没有?贫道打算跟你分上下论高低,有胆子的你上台!”

  童林一看是杜清风,这火就不打一处来。心说,这个妖道,三番五次找我的碴。前者在公主坟,你们三个人跟我一个人动手,把我童林累得好悬没吐了血。要不是我师爷张洪钧赶到,焉有我的命在!我师爷曾经要把你一掌打死,是我童林苦苦地哀求,他老人家这才把你饶了。实指望你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没想到你是知错不改呀!今天三月三亮镖会,又跑到这儿来,想要行刺雍亲王,被我们给拦住了。哎!一点儿教训也不接受,指名点姓要跟童林比武,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打算在众人面前把我童林废了。童林又一想:“这种人不能留他,就是出家人有一句话,杀恶人即是善念。把这种人铲除了是有好处的。起码我得教训教训你,往后叫你不要再为非作歹!”童林想到这儿,“嚯!”就站起来了:“爷!您先坐着,各位!童某告辞!”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