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八十五回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云台剑客威震众侠

  且说妖道杜清风,一见着童林和雍亲王胤禛,这家伙眼睛都红了,就像一条疯狗似地,拽出丧门宝剑,往上就冲,摆宝剑朝雍亲王就刺。童林见势不妙,拽双钺摆宝剑给它架住:“恶道!你敢行凶不成!”杜清风说:“你少说废话!贫道我跟你拼了!”因为杜清风啊,太恨童林了。自己活到七十来岁没吃过这亏。在公主坟差一点把性命丢掉。这个雍亲王胤禛是童林的后台,没有胤禛支持童林,这种地的伙计也没有今天。所以呀,他这才叫仇人见面,分外的眼红。他这两个人一打,把个雍亲王胤禛那儿闹懵了:走不能走,退不能退,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童林身后还跟着不少人哪!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风流侠张子美、飞行侠苗润雨、铁掌李元、穿云白云虎刘俊、傻小子于和于宝元、夏九龄、司马良、阮合、阮壁、泥腿僧张旺、左臂花刀洪玉尔。大家一看,各拉刀剑,就想往上闯。正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就见这永发镖局的后台,“啪!”帘子一挑,走出一个人来。这人快似闪电,来在杜清风身后,高诵道号:“无量天尊!杜清风,你还不给我住手!”杜清风偷眼一看,哟!吓得虚晃宝剑,跳出圈外,规规矩矩把宝剑还匣,垂手侍立,把脑袋低下了。这人指着杜清风的鼻子道:“你怎么了?平时我就告诉过你,酒要少吃,事要多知。吃酒过量是最耽误事的,你是不是喝多了?嗯?还不给我退了下去!”

  杜清风连连称是,转到这人身后回了席棚子。童林合双钺一瞅,说话的这个人儿也是个出家的老道。你别看是个老道,这人长得太威风了!身高九尺左右,宽宽的肩膀,细细的腰梁,面如美玉,在脑门子上长了三道竖纹,银白的须髯飘洒前心,大耳垂肩,眼角眉梢带着千层杀气,百步的威风,腰系水火丝绦,背背宝剑,手拿拂尘,圆领大袖,在眼前一站飘飘然,真好像神仙降世,这俩眼睛特殊地那么有神。童海川不认得他,心中纳闷儿:“这人是谁?他跟杜清风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说话杜清风那么害怕?就好像鼠避猫似地。”可童海川又一想:“这个人明明是袒护杜清风,您听他刚才说的话,什么酒要少吃,事要多知,你喝多了吧?这是打掩护,杜清风根本就没喝酒,他也不疯,他也不傻,是成心行刺。让他用这几句词儿给遮掩过去了,看来他们是一家人哪!”

  童林不服气儿,正想要质问这个人,震东侠偷着拽了童林一把,海川一回头:“大哥,什么事儿?”震东侠冲他挤挤眼儿,摆摆手:“贤弟,快过去,快过去!”说着话冲这老道一拱手,就离开了永发镖局。

  童林和东侠一走,别人自然就不能伸手了,保护着贝勒爷过去。海川不明白,就问震东侠:“哥哥,明明这个老道袒护社清风,您为什么不叫我问呢?”“兄弟,有话一会儿再说,这个主咱惹不起!”童林一听知道话里有话,就不便往下再问了。

  离开永发镖局往下走。这十三家镖局代表着全国南七北六十三省,十三家大镖局子。他们转了一圈,挨个儿地都看了。熟识的呢,就进去喝口水儿,说几句闲话;不熟识的,也就是一走而过。

  这十三家镖局子都是谁呢?镖主叫什么字呢?第一就是“双龙镖局”,震东侠和北侠合伙儿开的,双龙镖局的两个镖师:一个是黄灿,一个是潘龙。第二家叫“永昌镖局”,就在北京西河沿儿,两个镖师一个叫鼓上飞仙丁瑞龙,一个是清真教的铁三爷。第三家就是刚才出事儿的“永发镖局”,镖主叫吴永发,也就是剑山蓬莱岛设在北京的暗线,就是坐探。第四家是“镇远镖局”,就是如今的辽阳市,镇远镖局有三位镖师,就是马老奎、于老寿、边老成,号称“辽东三老”。第五家是云南的“怀远镖局”,总镖师是白马神枪赛仁贵薛尚。第六家是“南洋镖局”,也就是现在的广东,总镖师是逍遥义士欧阳子昆,跟震东侠是好朋友。第七家是福建的“顺平镖局”,总镖师叫霹雳狂风楚怀玉。第八家是江苏的“定远镖局”,镖师叫钻天鹞子鲍国方。第九家是直隶保定的“常泰镖局”,总镖师是神弹子活张仙董奎。第十家是天津的“天顺镖局”,一共有两位镖师:一个叫八大锤梁虎,一个叫金钱豹周能,跟震东侠关系都不错。第十一家是甘肃来的,叫“玉门镖局”,一共有两位镖师:铁翅大鹏马延祥、漠北驼鹿马延广。第十二家是山东“登州镖局”,也来了两位镖师:一个叫一盏灯鲁宝章,一个叫浪里飞蟹赵畅。这第十三家是武汉的“湖广镖局”,总镖师叫中州侠夏五,人家都管他叫夏五爷。算起来是十三大家镖局。

  因为这次“双龙镖局”在北京设立分号,今儿个要挂匾披红,庆贺开张典礼,所以把这十二大家全请来了。大家欢聚一堂,举行这个亮镖会。这些人都来捧场,不管多远同时到达。另外也不光是这十三家镖局,谁没有点儿朋友?所以来呢,还带了不少的朋友。况且这种事儿又是公开的,大家随便参观,因此天下来的英雄、高人就不在少数。加上老百姓,把这整个桃花庄亮镖会的会场围得是风雨不透!

  震东侠陪着雍亲王和童林把这十几家都转完了,回到“双龙镖局”看台。雍亲王归座,众人按次序坐好,仆人献茶。雍亲王还惦记刚才那危险的事儿呢,就问童林:“海川,刚才那老道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嗷嗷怪叫,拿宝剑要刺杀我?难道他认识本王?”“爷!您算猜对了。那个老道是剑山蓬莱岛的,官拜站殿将军之职,叫羽士清风侠杜清风。挨着他那俩人,您没瞅着有个大奔颅头的吗?叫赛南极诸葛建,在旁边那个黑大个儿,叫野飞龙燕雷,他们都是从四川来的。前者我在公主坟跟他们见过面,好悬没死在他们手下,多亏我师爷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出了面,这才转危为安。把他们三个人给打跑了。可能是这三个人怀恨在心,今天见了爷、见到我,这才动手行凶。”“噢!混账!海川哪,拿我的名片到顺天府、九门提督衙门,调人把他们几个给我逮起来!”童林一乐,道:“爷!您甭生气,他们一个也跑不了,这阵儿切莫打草惊蛇。”大伙儿都捂着嘴乐了,心说,真不愧当官儿的,动不动就打官腔,动不动就调军队。这些人儿怕军队呀?都是高来高去陆地飞腾的手儿,你军队还没来呢,他就没影儿了。但这话谁敢跟雍亲王还嘴呀?他那么说大伙就听着。

  哎!童林想起来了,就问大哥侯廷:

  “大哥,刚才您说待会儿再跟我讲,什么事儿?那个人为什么那么大的威风?杜清风那么听他的话?”

  震东侠一笑:“贤弟!你不认识那个人儿吧?”“啊,不认识。”“哎呀;他也是剑山蓬莱岛的,就是赫赫有名的云台剑客燕普!你惹得起吗?”童海川一听这,脑袋嗡地一声:“噢!他就是云台剑客燕普?怪不得杜清风那么怕他!”

  书中代言,三十二家剑客当中,云台剑客燕普排到上首。那是剑客之中的佼佼者,谁惹得起呀!他掌中那口宝剑能杀惯战,谁见着也惧怕三分。童林在龙虎山学艺的时候,两个老师尚道源、何道明就跟自己说过,将来不管在什么地方,要见着云台剑客,你千万要躲。因为什么呢?你不是他的对手。慢说是你,就是为师我们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千万可别去吃亏。

  在杭州擂的时候,人们坐在一起谈论武术,谈论这八十一门的高人,有人一提起燕普来,无不树大拇指称赞。一个是人家真有能耐,二一个是“人的名、树的影”,这叫先声夺人哪!因此给童林留下深刻的印象,没想到今天在亮镖会上见着云台剑客了。

  “噢!”海川点点头。震东侠说:“我要不拦着你,兄弟,话一说差了,一动手,没你的便宜。咱也不是长他人的威风,灭自己的锐气,也慢说是兄弟你,就把咱们这一帮人掐把掐把,捏在一块儿,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童林听完了觉得有点刺耳,但又一想:震东侠这个人不说玄话,肯定我们这些人不是燕普的对手,这没闹翻算对了。你看要没有雍亲王在眼前,这事儿好办,还有个雍亲王呢,这一混战摆阵格斗,王爷要出点儿差错,谁能担得起呢?童林感激震东侠料事料得周全,不由得两个眼睛一转就转向“永发镖局”,眼睛就盯在云台剑客身上了。就瞅这老道在头一排坐着,上垂手就是那杜清风,下垂手是诸葛建和燕雷,身后站着一大帮,指手画脚也往“双龙镖局”这儿看。因为离得远,说什么也听不清。海川心里头琢磨着:“你燕普再厉害,你是个人不?你是个人,我童海川就要找个机会,碰你一碰!即便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也开开眼,长长见识,瞅你厉害在什么地方,我也能多学几招,可这阵儿,不行!”童林心里头不服气儿,就暗做劲儿。说起来这也不奇怪,童林三十岁左右,正在中年,血气方刚,那么大的名望,那么大的能耐,难免也有些骄傲,这也不能怪他。

  按下童林心里怎么想暂且不说,大家归座喝了两碗茶,时间就到了。什么时间?该祝贺亮镖会的时候了。黄灿顺着梯子上来,来到震东侠面前,说:“师父!时辰已经到了,是不是现在宣布亮镖会开始?”

  东侠点了点头,黄灿喊道:“来呀!击鼓掌号!”那乐队呀,早都在这儿准备着啦。一共请了一百二十名鼓乐手,鞭炮准备得就更多了。东侠一声令下,只见那炮竹齐鸣,火光闪闪,硝烟弥漫,震动桃花寨。老百姓都往“双龙镖局”这儿看着,一时之间,整个会场就沸腾起来了。炮竹响过之后,紧跟着就奏乐。他这镖局子也像变相的军队,奏的这些乐曲,全是军中的战乐,什么冲锋乐、攻城乐、凯旋乐,轮番奏了三遍。等乐奏完了,整个会场全安静下来了。

  黄灿陪着震东侠,站起身来下了台子,来到正中央的梅花圈。这个梅花圈跟一般的不一样,就在这会场的正中,搭了个台子,高有五尺,全是用大厚木板铺成的,然后找木匠把缝全都拼好了,用刨子都刮光了,就跟一块整板一样,在上头再铺上毡子。这大台子是四楞四角,每一面儿长都有五丈,方圆是二十丈。另外转圈还有一尺多高的栏杆,刷的红油子、绿油子、黄油子,显得五色缤纷。准备这个台子干什么呢?这就是准备登台献艺。镖行有这么个规矩:开张典礼这一天,做为东道主的,得练练武艺,酬谢远方来的朋友,可来的朋友表示祝贺也要献献武艺,看热闹的人打算凑凑趣儿,也不能反对,故此不惜重金,建了这么个台子。

  震东侠在大徒弟黄灿的陪同下,顺着梯子上了台,站在会场的正中心。老英雄冲着南七北六十三省天下老百姓,做了个罗圈揖,然后提高声音说:“呀!呔!十三家镖主,同行们,朋友们,各位老师们!今天我们‘双龙镖局’开张典礼,蒙大家的台爱,全都赶到北京,给我们镖局祝贺,老朽是非常感激啊!本应该我和北侠秋田一起向大家致谢,无奈老侠客秋田哪还没到,可能因为某种事情耽误了一会儿,我只好代表北侠,给各位见扎了!大家来可不能白来,好吃好喝好招待,所有的花费都由我们‘双龙镖局’支付,欢迎大家到‘双龙镖局’作客。今天,三月初三,是我们镖局子的开张典礼,人来的格外多,老朽是非常高兴。没别的说的,我给众位练趟宝剑,以做酬劳。”

  震东侠要练宝剑,会场就沸腾起来了。谁不知道震东侠的名望啊!侯氏弟兄威震山东九州十府,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光知道震东侠的名望,有很多人没见过他的能耐,知道震东侠宝剑占了一绝,所以众人都想开开眼:“好!欢迎!好啊!……”掌声如雷,就像大海狂涛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震东侠频频招手向大家致意,同时把小辫卷好了,用簪子别上。东侠把外衣款掉了,黄灿赶紧接过去。再看震东侠,周身上下,紧衬利落,抬胳膊抬腿,没有半点绷挂之处。把气往下平了平,从腰间伸手就取过宝剑,叫“小庭峰”。咱们说过,震东侠这宝剑尺寸挺短,连剑把带剑苗才二尺四寸长,比别人的宝剑短一大截。您别看尺寸不长,这乃是宝中之宝啊!东侠佩带多年,爱如生命,不在一定的时候,老侠客舍不得使用。今天为了祝贺,一高兴把宝剑拿过来了。再看他大拇指一捺,嘎嘣!宝剑自己就蹦出来了。东侠把剑匣交给黄灿,把宝剑在手中一提,冲四外一作揖:“各位!老朽可献丑了!”说了“献丑”,往下一蹲身,叭叭叭!亮出门户。先使了个“冲天一炷香”,又使了个“仙人指路”,紧跟着走行门,迈过步,就施展自己的绝艺。

  会场上静悄悄的,成千上万双眼睛全盯在东侠的宝剑上。就见震东侠细条条的身材,高颧骨,尖下巴,宽脑门儿,面白如玉,一对大耳朵。老头长得是慈眉善目,你看不出是一位武林高手。要平常走在大街上,你就以为他是个教书的老先生,稳稳当当地,可是一练起武艺来,变了!什么叫生龙活虎啊?今天老侠客就变成了活虎生龙!只见剑光缭绕,老英雄身形滴溜溜乱转,真是满台飞呀!一开始,一招一势看得清清楚楚,大伙儿在底下还评论,可后来,这速度就加快了,光见剑光,不见人的模样,就见一团白光滴溜溜地在台上乱转哪,把大伙儿都看傻了。

  震东侠练了青龙剑一百二十八手,这是老侯家弟兄压箱底儿的绝艺。等练完了一收招,气不长出,面不更色,冲着四外一抱拳:“各位!请多原谅,我献丑了。”

  好半天底下没动静,什么原因呢?都看傻了。停了一会儿,这才醒悟过来了.“好!练得好!哗……”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震东侠把衣服拿过来穿上,黄灿把宝剑接过来还匣,爷儿俩走下中央大台,回奔“双龙镖局”的看台。等归座之后,有人把毛巾递过来,震东侠擦擦脸。

  雍亲王乐得是眉飞色舞,笑道:“老侠客!您这功夫可太高了!您看看,大伙儿多么欢迎啊!嗯!真不愧是东昆仑哪!今天我也算开了眼了。好!练得是真好!”那位说,雍亲王懂吗?真懂!他可不是外行。这位未来的雍正皇帝,那也不简单哪!受过名师的传授。另外,最近一个时期,他一直跟童林在一起了,童海川没事儿,就向他讲解武术和兵刃,所以说他对这些东西并不外行。这就应了那句话了:“近墨者黑、近朱者赤”,挨着什么人学什么,这一点都不假。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