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八十二回 童海川扬名招是非 公主坟赴约探虚实

  且说众人随着来到了童林家里,让傻英雄回屋休息,海川把大家让到客厅落坐。众人刚坐下,雍亲王府的大总管何春来了,说是找童林。何春见着童林就说:“雍亲王不放心,请你们各位到王府谈话。”童林一看,这亲王爷还真行。本来么,他知道出了事儿了,能放心吗?童林带弟兄忙又赶奔雍亲王府。一到银安殿,见雍亲王正背着手来回溜呢。

  “海川回来了?”雍亲王问。

  “回来了。”童林答道。

  “怎么样?”“咳!完事儿了。”童林把经过讲说了一遍。

  “好!”雍亲王乐得一拍大腿,“海川哪,你是不是又留情了?你要不留情的话,这小子能活着出去吗?我没跟你说过吗,一路酒席对待一路宾朋,像这样的货,就往死里给我打!天塌下来有我给你接着呢!打死他这样的,跟条狗有什么区别!拉到沟里头一埋,不就得了么?”“爷,您放心,这一掌揍得也够重的了,足可以给于和报仇了。”“唉!你就是这么一个人儿,动不动就是但能容忍且容忍。你记住,打蛇不死,必要伤人哪!海川哪,你叫我怎么说你好呢!”

  震东侠一笑,道:“爷!海川这么做不是不对呀!非把人打死,那不就更结下仇怨了吗?”

  “哈哈哈!”雍亲王一乐,“行行行,你们有理,你们有理!刚才这饭也没吃好,咱们还得接着茬吃。来人哪,摆酒!”

  酒宴摆下,众人归坐,边吃边谈。震东侠喝了一口酒,然后对童林说:“海川,我看今天这事儿完不了啊。这野飞龙肯定不是一个人来的,倘若回去之后,搬弄是非,麻烦就更大了。这两天你切记紧加小心哪,如果稍为疏忽,就可能引出大祸。”“哥哥,您放心!我心里头有底,又都不是小孩子了。”震东侠也就是点到为止。酒宴吃完了,东侠、侯二侠起身告辞。人家有一大堆事儿呢,还得准备三月三亮缥会的事,说话儿天就到了,因此,不能在这儿久留。雍亲王通情达理,也就不勉强了。震东侠众人站起来跟雍亲王告辞,临走的时候向雍亲王说道:“三月三那天,我们来接您。”“不错。海川哪!你替我送送吧!”

  童林告辞出来,把大家一直送到前门外大栅栏儿,到了双龙镖局。一看,咳哟!这块儿热火朝天哪。镖局子基本就绪:门联儿、油漆彩画金碧辉煌,就等着最后挂名儿,鸣放鞭炮,这就算开了张了。一应的手绪都办得差不多了。黄灿出出进进,潘龙也忙得是手脚不闲。童海川在这儿没多待,因为他还惦记于和的伤,所以跟两位哥哥告辞,大家送出童林,这才拱手作别。

  童林急匆匆回到家里头,刘俊忙把师父接进去。海川急问:“你叔叔的伤怎么样?”“没事儿!刚才又吃了点药,这阵儿睡了。”“噢!”童林放轻脚步,进了屋,一看傻英雄盖着被子,面朝里,正在呼呼大睡。摸了摸头,摸了摸手,一切正常,童林这心才放下了。来到外头,告诉小弟兄加意在这儿服侍,他说:“你们大伙儿就放假先别练功了。”小弟兄点头称是。童林又抽了空到后院儿给爹妈问安,然后退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里头。童林坐到八仙桌旁边,心里头沉思,好不平静呀,想起自己的身世,童林轻轻打了个咳声:从表面上看,我现在是雍亲王府的御教师,在京里红得发紫,吃喝不愁,比当初在霸州童家庄强胜万倍。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件件一宗宗这些苦恼的事情,就拿今天野飞龙这事儿来说,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吗?今天野飞龙,明天就备不住野飞虎,没完没了,究竟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呢?想到这儿啊,童林心里很不痛快,吃这碗饭就有点儿吃够了,真不如伴双亲回到原籍故土,春种秋收,何乐而不为呢?但是现在这话又说不出,势在骑虎,想下也不是那么容易哪!想着想着,身体有点儿乏累,童林这才躺到床上。

  刚躺下,刘俊在外头轻轻叩门:“师父!您干什么呢?师父!”“进来!”一推门刘俊进来了,说:“师父,刚才来个人儿,给您送来个字柬。”童林接过来一看,写得简短几个字。上写:“明日早晨,请童侠客公主坟一会。”就这么几个字儿。童林就问:“谁送来的?”“不知道。门上的人给我递进来,说是好像个老头。递进来这个人转身就走了,当我出去一看,就没影儿了。”

  童林拿这个字条翻来覆去地寻思,心想:看了没有?又来事儿了。“公主坟一会?”为什么要上那儿去?童林知道,那地方离城里挺远,非常荒凉啊。为什么要上那儿去呢?难道有什么圈套不成?刘俊壮着胆子说:“老师,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看这事儿有点儿名堂,老师切宜谨慎,但能不去,我看还是不去。要去么,也要做充分准备。”“嗯!我心里头有数。这件事儿,不要跟外人讲,听见没有?”“是!”“你下去。”童林向来是这样,说话干净果断。刘俊不敢再说第二句话了,轻轻地退出去,把门儿关好。童林一琢磨:这事跟野飞龙的事儿有直接的关系。我要不去,好像怕他们。我要一声张,弄得雍亲王他们也不安心,大伙儿也不安定,尤其我侯大哥、侯二哥最近正忙着亮镖会的事情,不能让大伙儿分散精力啊!要去就我一个人儿,我究竟要看一看是什么事情?谁找我去上公主坟?童林这一晚上也没睡踏实。

  第二天早上,童林早早地起来,吃完了饭,梳洗已毕,把兜里揣了点散碎的银子。为了防备万一,暗带上子母鸡爪鸳鸯钺。临走前把刘俊拉到一边,说:“我出去一趟,如果有人找我,你就说我师父出门儿了,不知道上哪儿去了。听见没有?”“哎!”刘俊想拦不敢拦,只好把童林送出门外。

  童林出北京,赶奔公主坟。这个公主坟哪,有人说是明朝崇祯皇帝的妹妹,有人说是崇祯皇帝的姑娘,有人说是万历年间的,总而言之,虽其说不一,但这块儿埋的是个公主,人们俗称就叫公主坟。因为它不是近代的事情,也没人修整,多年荒废,成了一片野地,经常有人在这儿路过,不是被人抢就是被人夺了,还有土匪出没,所以消息传出,行人罕见,就是白天也没人敢来这儿停留。童林呢,在北京住的时间不短了,对这地方非常熟悉,他没费劲儿就来到公主坟。就见这里古树参天,野鸟乱叫,荒草都长得一人多高。童林先围着公主坟的外圈转了一转,又走到门这儿。这门楼已经塌了,地下有汉白玉铺的雨路,童海川顺着这甬路就进了公主坟。他放轻了脚步,两只眼睛东瞧西看,走了有一段路,前头就是坟茔。高大的坟头上边长满了野草。前头有一块石碑,字迹清晰可见。石碑的前头有个石头供桌,童林往供桌上看,呀!在上边坐着一个人。这人把包袱皮儿展开,在上头盘膝打坐,旁边放着个长条包袱。童林看得清楚,这个人颇似二侠侯杰,但是比侯杰稍微魁梧一点儿。大秃脑袋是铮明刷亮,还剩下那么一百多根儿头发梳了个小辫儿,比筷子还细,用红头绳系着,上边还坠了个大钱儿。身穿蓝布裤褂,右大襟,白骨头钮,腰裹扎了根布带。往脸上一瞅,小脸儿不大,宽宽的脑门儿,窄窄的下颏,多少有点儿凹抠脸儿,大奔颅头含着一对眼睛,眼皮下垂,看不见目光。一对大耳垂肩,一部银髯洒满前襟,一动也不动。要不知道的,就像是木雕泥塑的一般。童林再看了周围没别人儿,他断定很可能是这个人给送的信,问一问吧。童林轻轻咳嗽了一声,迈步过来了,冲这老者一抱拳,道:“老人家请了!”就见这老头一动没动,好半天眼皮往上一抬,从眼睛里头放出两道光来。这老头打量打量童林,双腿一飘,从石头供桌上下来了:“您就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侠客吗?”“哦,不错!正是童某。请问老英雄是……?”“哈哈哈!童侠客,言而有信,好!我正等着你呢。你是不是想问,那纸条是谁给你送的?就是老朽!我只当童侠客不能来呢,还真赏脸,我太高兴了。哎呀,旷野荒郊,也没地方坐。童侠客,委屈委屈,请坐到石桌上一谈。”

  童林一抱拳,说了个“请”字,两个人就坐到石头供桌上了,面对面呆着谈话。童林二次抱拳,道:“请问老英雄仙乡何处?尊姓大名?”“啊!童侠客,实不相瞒。小老儿是四川剑阁的人士,复姓诸葛,单字名建。有个小小的绰号叫赛南极。”

  “噢!”童林听明白了,赛南极诸葛建。“请问老英雄,把我童某找到此处,不知有什么事情?请讲在当面。”“哈哈哈哈!童侠客,为什么把您请到这儿来,有个原因。出我的嘴,入你的耳,别人儿全听不见,这地方清静得很,我打算跟童侠客做次长谈。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童林说:“不知道。”

  “我毫不隐讳,我现在在剑山蓬莱岛,英王富昌驾前称臣,官拜站殿将军之职!这一次奉英王所差,到北京来办事儿。一共我们来了三个人,一个是我师兄羽士清风侠杜清风,一个是我师弟野飞龙燕雷。没想到昨天进了京,屁股还没等坐稳当呢,我这师弟野飞龙就犯了野脾气了,非要找童侠客比武较量,结果搬砖砸脚,弄巧成拙。咳咳!不但没赢了童侠客,相反被你打得大口吐血。咱这么说吧!燕雷回去跟我们哥俩都说了,我们得问问什么原因哪,他把经过讲说了一遍。这事儿,别看他是我师弟,我说他做的不对。为什么这么说呢?童侠客不认得他是谁,也没找他去,是他找得童侠客相会,还把童侠客一个师弟叫什么和的给打了。可你打了别人,别人就许打你,童侠客把他打吐血,是应该的,我作为师兄绝不怪你。这次把您请来,替我师弟向您赔礼认错。”

  童林一听,这个人还真懂人情,在世上并不多见哪!童海川一听人家直说客气话,自己当然也得客气客气了:“老英雄!事从两来,莫怪一方。我童某也有不对之处。昨天一学可能打得太重了,请您把地点给我留下,童某必当过府认罪,我去探望探望。”

  “不必不必!有您这句话,老朽心就领了,等我回去定把您这话给带到。”老者看了看童林,又道:“童侠客,名不虚传哪!老朽在四川就听童侠客的名声,不亚于一个雷天下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真是武林界后起之秀,佼佼的人物哪,老朽非常佩服!这一次到北京,能跟童侠客促膝谈心,也足慰平生,老朽觉得脸上增加了光彩。”童林一笑,道:“老英雄,您过谦了。童某无非是一武夫,粗拳笨脚,没什么了不得的。望求您老人家不要这么高抬我。”“哎!不对!不对!有能耐就是有能耐。童侠客,还有一件事我打算跟你说。”“噢!那有话,您请讲吧!”“请问,你现在居什么官职?”童林觉着这话问得有意思,他说:“老英雄,我现在是无职的白人。”“噢,没当官?”“没有,我就是雍亲王府的一名教师。”“可惜可惜呀!就凭你这么大的能耐,这么好的武术,还是普通的老百姓,叫人看得太不公平了。童侠客,想当官不?想发财不?要愿意的话,老朽给你介绍介绍。我把你荐举到四川剑山蓬莱岛。如果你能保了我们英王,就凭你这能耐和才干,最次跟我一样是站殿将军。好一点,你就许能闹个副元帅之职。吃香的,喝辣的,穿绸裹缎儿,使奴唤婢,那有多好!何必非要给人家当教师,服侍别人呢?童侠客!如果你愿意的话,请把话赏下来,今儿这个事儿就算决定了。我诸葛建不是说句大话,在我们英王驾前,可以说是说一不二。我给他老人家荐举的人,他绝不能驳我的面子。童侠客,愿意吗?”

  童林一听,颇有反感。为什么?他虽然不知道这个英王富昌究竟是何许人也,但是他起码知道,富昌是大清国的叛逆,是反对大清朝的,也可以说是反对皇上的。另立为王,这犯下的是不赦之罪啊!保富昌的这些人,全是国家的要犯。要抓住,一个都不能活呀!童林心想,我既不想当官,也不想参与这两方面的事儿。你聘我不聘我,与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想把我拉进去,那我可不能干。所以,童林听完了马上摆手拒绝道:“老英雄,我童林就是个练把式的,一不想当官,二不想发财,您的美意我非常感谢,恕我不能从命。”

  “噢!哈哈!唉呀,像你童侠客这样的可不多呀。好吧!我也不必勉强,既然童侠客拒绝了,这事儿就放到一边儿,咱们不谈了。还有一件事儿,我听说童侠客奉师之命,下山要别开天地,另行一家武术。这话果然是事实?”

  “老英雄,这事是真的!”

  “噢!既然童侠客雄心这么大,敢于另行一家武术,想必有特殊的能耐。老朽好不容易进京一趟,见着这样的高人,我能不开开眼学一学吗?我打算在童侠客面前领教一二,不知童侠客可赏脸否?”老者说到这儿,把脸往下一沉,两眼睛放出两道凶光来。童林明白了,他刚才说那些话都没用,目的就在于此,就是想给野飞龙燕雷报仇。童林也准知道,今儿个不比也不成了。海川一笑:“诸葛老英雄,我这两下子平常稀松二五眼儿。如果老英雄非要跟我比试,童某只好奉陪,望求老英雄见我哪点有不到之处,多加指点。”

  “好!痛快,痛快!童侠客,别的都甭说了,您脱衣服请过来!”老头说着,啪!跳到宽敞之地,把袖面一晃,亮出了门户。童林一看,事到如今,想躲也躲不了,只好决一雌雄了。童林一蹁腿从石头供桌上下来,这才要大战诸葛建。

  欲知童林胜败与否,请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