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六十一回 盗宝二贼水中落网 鸳鸯宝镯险境复得

  话说三寇一见童林追来,吓得魂不附体,玩了命地往前跑,忽然听见哗哗哗水声,闹了半天来到清水潭的水边上啦。三寇眼睛一亮,甩掉长大的衣服,连合计都没有,嘣嘣嘣,一齐跳进水里,打算借水逃命。

  可这个时候,童林就追到了边上。你别看童林能耐这么大,但不会水,干着急没办法,急得咣、咣、咣直跺脚,仰天长叹:“唉,眼睁睁瞅着三寇逃走,我童某无能为力,真正急死我也!”童海川正着急呢,正巧,顺着水面上来了一只快船。就见水打船帮,船压水浪,船上有十几个人。童林的眼睛好使,这阵儿的天气似亮非亮,东方稍微有点曙光,海川借着这点光往船上仔细一看,他高兴了。船头上站的并非别人,正是自己的宝贝师弟叱海金牛于和于宝元,就是那傻师弟牛儿小子。在他的身后有夏九龄、司马良、穿云白玉虎刘俊、泥腿僧张旺、阮合、阮壁、邵甫、徐云,还有几名伙计,一瞅,这帮年轻的都来啦。童林就喊:“船上是师弟吗?是于和于宝元吗?”一下子叫傻小子听见啦,把脑袋一扑棱:“谁呀?问你是哪一位?”“我是你师兄童林!”“咳哟!哥哥呀!我可想你啦!快点,快点!找我哥哥去?”这船是其快如飞,就靠了岸。小弟兄噌噌噌都跳下了船,呼啦一下把海川围住,叫师哥的,叫师父的,叫师叔的,行礼不迭。童林挨个儿把他们都搀起来。特别是那牛儿小子,抱住童林不撒手:“哥哥呀,我可想你啦!怎么不带着我呢,再见不着你,牛儿小子这条命都没啦!”咳呀!童林一看,这人真心实,心里头热乎乎的不是滋味。

  书中代言,这些小弟兄从哪儿来?一支笔难表两家的事。在前文书说了,穿云白玉虎刘俊带着泥腿僧张旺、阮合、阮壁、徐云、邵甫,押着一支镖赶奔北京。等他们到了北京,顺利地把买卖做了。

  刘俊知道杭州擂没结束,人手不够用,老师身边也没人,干脆快回去听候使用,为了快交接,小哥几个就往回赶。刘俊想了个办法,跟这小哥几个商量:“你看来时咱们押着一支镖,那玩艺儿赘腿,咱们回去轻松愉快,没有赘腿的地方,我们六个人比赛比赛脚劲,你们乐意不乐意?”

  “怎么个比赛法?”“看看咱们谁腿快,谁能跑回杭州,那才叫英雄呢!”其实练武的人都互相不服气,大伙心里话说:刘俊,别看你拳脚好,要讲究脚力,你未必占先。这哥几个都暗作劲,因此,都点头答应了。实质上呢,正好中了刘俊的计。

  这六个人这一比赛可了不得啦,全施展开“陆地飞腾法”,也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天,拼命往家跑。你想想,刘俊叫穿云白玉虎,又有劲又有能耐,脚底下又快,自然就抢在前边去啦。那几个人也不示弱呀!像泥腿僧张旺,那脚底下的功夫也正经有两下子。徐云叫“万里烟云一阵风”,你想这脚有多快?邵甫、阮合、阮壁都不含糊,可以说是齐头并进,谁也没把谁落下多远。就这么样他们一阵风跑回杭州,进了城到镖局子门前一看,嗬,字号改啦,改成“双龙镖局”。镖局子门口是悬灯结彩,油漆彩画焕然一新。哎呀,买卖这个兴旺劲儿就甭提啦。他们几个等进了镖局子,伙计们一看:“少侠客回来啦!少侠客回来啦!”他们赶紧相让。见着两位镖师,总镖师是黄灿,副镖师是潘龙。你看走的那时候还不是那么回事儿,刘俊就一愣,问黄灿这是怎么回事。黄灿说:“你不知道哇,这变化有多大!现在杭州擂已经结束了。我师父、侯杰师叔、童林和北侠秋田商议好了,为了使两家镖局子永远不发生纠纷,现在两个镖局子合成一个啦,叫‘双龙镖局’。你没看字号都改了吗?我跟潘龙两个人共同负责,最近还要派专人到北京去设立一个分号,由我跟潘龙共同执掌。现在一天云彩都散啦,大伙握手言和,全没事儿啦!”哎呀!大伙一听挺痛快。“那么,”刘俊就问,“我师父哪里去了?”黄灿说:“你别着急呀,咱们接茬儿往下说。现在你师父、我师叔特别着急呀,就想要捉拿韩宝、吴智广,早日把这官司了结,现赶奔清水潭烈焰寨了。不光他跟贝勒爷去啦,其他的侠客和我师父他们跟着帮忙去了。临走前留下话啦,说你们回来以后也赶奔三岔河口太平庄去找他们。”“啊……”刘俊这才明白了,洗脸、漱口、吃饭,小弟兄们打算忙活完了在后边紧赶。

  正在这时候,咣当一声门开了,从外边闯进一人,进屋就吵吵:“我说你们尽说瞎话糊弄我!我师兄上哪去啦?再不领我找我师兄,我把房子拔了,我把东西都砸了!”说着话把八仙桌子抄起来啦。刘俊等一看哪,非是别人,正是叱海金牛于和于宝元。刘俊赶紧过来啦:“师叔,您一向挺好哇?您快把桌子放下,别砸呀!咱们都是自己人。”牛儿小子把桌子放下,看了看刘俊:“喂!我怎么瞅你这么眼熟啊?”“嗨!怎么不眼熟哇,咱们不是在太湖见过面吗?您师兄童林不是我师父吗?我叫穿云白玉虎刘俊么!”“咳,对啦,咳,小虎,对对对,咳,对,他妈的,这几个小子都在这儿呢。”泥腿僧张旺、阮合、阮壁大伙都过来,都见过于和。于和伸手把刘俊抓住啦:“我说虎哇,快领我找我师兄去,都把我想死啦!找了好几天啦,我都没见着。”刘俊说:“我们要起身就带着您,咱们一块儿去。”问黄灿,黄灿说:“你们不知道,因为童侠客走的太着急啦,没带他这位师弟,这不是还有两位,一位叫夏九龄,一位叫司马良,让这三位在这等你们,说等你们回来以后凑在一块儿再去找去。”刘俊哪,这才听明白。咳,说话之间脚步声响,从外边进来两个漂亮小伙儿,哟,这俩小伙长得这个水灵劲就甭提啦。前边这小伙身量稍微高着一些,新剃的脑瓜皮锃明油亮,一条黑大辩儿当啷到屁股蛋下面,脸如银盆,宽脑门尖下颏,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瞅着那么透亮,那么潇洒。后面那小伙长得粉嘟嘟的面皮,一对水汪汪的大眼,还带着两个酒窝,像姑娘似的,但是眼角眉稍带着千层杀气,百般的威风。黄灿给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吧!这可不是外人,这就是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童侠客新收的两个得意弟子。前边这位叫司马良,后边这位叫夏九龄,二位呀!这就是你大师兄穿云白玉虎刘俊。”夏九龄、司马良赶紧过来给大师兄施礼,刘俊把他们搀起来,年轻人见面格外的高兴啊。刘俊说:“二位师弟我来再给介绍介绍。”这才跟其他的众人见面。还没等说两句话呢,牛儿小子又叫唤起来啦:“你们老叨咕什么呢?还不领我找我师兄去?”刘俊说:“师叔您别着急,我们说会儿话儿,马上领您就走。”后来弄了点吃的给于和于宝元堵住嘴,他算安定下来啦,说走也不能这么着急呀。刘俊得摸清情况,当天晚上跟黄灿详细打听,黄灿就把杭州擂怎么解散的,始末缘由说了一遍,告诉他三岔河口太平庄在什么什么地方,你们去找一个老侠客叫周伦。刘俊把这些情况摸清楚了,这才放了心。当天晚上无话,准备第二天早晨起来走。

  这于和于宝元睡到半夜他起来啦。“走哇,走哇!天都亮了!”拽这个辫子,拧那个鼻子,把大伙全给折腾起来啦。众人哭笑不得,走就走吧,就这样大家草草地梳洗已毕,跟着于和于宝元,各提家伙跟黄灿告辞,离开杭州赶奔三岔河口太平庄,一路无话。

  他们在半夜前儿,到了太平庄啦,也不能蹲街头哇,按照地点打听吧。后来把周家的门砸开,这才找到老周家。家里头,老周家一家人都没睡觉,正陪着雍亲王胤禛闲谈呢。什么原因呢?胤禛心着急呀,童林六位侠客赶奔清水潭烈焰寨,破达摩堂,捉拿韩宝、吴智广二寇,是成功是失败,心里头没底,把他急得在屋里来回乱转。周家父子在这陪着他闲谈散心,紧给他破解。

  正这时候刘俊他们来啦,雍亲王一看见刘俊他们心里还痛快点:“哎哟!你们都来啦!”“爷,我们都来啦!”大家彼此见过,刘俊就问:“我师父他们呢?”“咳,别提啦!早就走啦,赶奔清水潭烈焰寨破达摩堂去啦!是这么这么,这么回事。”“噢!”刘俊一听,就去了六位!万一出了事,是不是孤掌难鸣啊。后来跟雍亲王一商议,胤禛说:“这么办吧,你们哥几个别在这呆着,给你们准备只船,赶紧进岛看看。万一你师父他们有用你们之处,那不就方便多了吗?”“爷,您说得有理。”您看这些人连闲着都没闲着,马上叫周伦准备一只快船,配备六名水手。小弟兄们全都上了船,起身赶奔清水潭,这就叫无巧不成书,偏赶上快靠岸啦,遇上个童林。童林一喊,大家登岸相见。咱们闲言少谈,众人彼此见过,刘俊就问:“您在这儿干吗?”“咳呀!”童林说,“刘俊你不知道,韩宝、吴智广跑啦,落水而逃,身上还带着国宝哪!一共是仨人,还有个小子叫古利古元吉。”刘俊一听:“从哪跳的水?”“就这儿。”童林用手一指,会水的小弟兄把衣服脱吧脱吧,各拿家伙,嘣、嘣、嘣嘣,都下水啦。特别是牛儿小子于和见水比谁都乐。你想想,他的绰号叫叱海金牛,就喜欢水呀,听师兄这么一说,傻英雄把衣服脱掉,把辫子往脑袋上一盘,拉出独脚娃娃槊。“师兄,你等着我去抓他妈的坏蛋!”说着话就奔水来啦。你看别人跳水都有个架势,这位不,往里走,迈着大步走、走、走,一脚蹬到水上,嘣一下没影啦。童林对他十分喜爱呀,站在岸上听信儿。

  说话之间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风流侠张子美、大判飞行侠苗泽苗润雨、铁掌李元等全都赶到了。在他们身后就是大寨主陆昆,手托钢叉带着一伙喽罗兵,现在已经言归于好啦。陆昆答应,帮助捉拿二寇,惩治古利古元吉,一定把这脸找回来。一瞅童林身边站着几个小伙儿,这怎么回事儿呀?海川给作了介绍,大家放心,就瞪眼往水里看着,瞅瞅能不能把二寇抓住。陆昆说:“童侠客你放心!我对不起你,我说话算数。他只要在清水潭烈焰寨,在我这范围之内,他就跑不了。”陆昆马上传令让喽罗兵坐着快船进行包围。很多喽罗兵都下了水啦,一体严拿,这三位还跑得了吗?如同笼中之鸟,网中之鱼呀。耽误了一会儿工大,毕竟不是太长啊!清水潭这么大,一半会儿他们就跑得了?所以等到日出东方之时,就见水一翻,穿云白玉虎刘俊、夏九龄、司马良、阮合、阮壁、泥腿僧张旺、叱海金牛于宝元哗从水里出来啦。俩揪一个,俩揪一个,一个没剩,把这三个全给揪上来啦。童林这个乐就甭提啦。“你等这厢来!”刘俊等分水破水,乘风破浪到岸边上,上头有人一搭手把他们拽上来,这才把韩宝、吴智广、古利古元吉往地下一扔。

  童林近前一看,这三个全叫水给灌昏迷过去啦。海川弯下腰在韩宝身上一摸,咳,真行,硬帮帮的有个小盒,拿出来赶紧打开一看,是国宝鸳鸯镯。童林对天作了揖,可盼到有今天啦!他把鸳鸯镯包吧包吧,揣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吩咐:“把他们仨抢救过来!”说怎么还抢救他们呢?有用啊!古元吉不算,韩宝、吴智广是国家的要犯,皇上指名点姓,要他们俩死了不好办哪!得活着送往北京。嘿!经过喽罗兵的抢救,三寇这才缓醒过来,把肚子里的水吐净了,还没等明白过来呢,就拿绳子给捆上啦。陆昆走到古利跟前,用手指着:“老四呀,你太对得起我啦!嘿嘿!你做这些事,你跟我商量了吗?你是吃里扒外呀!你居然背着我敢带着韩宝、吴智广逃走!看来咱们不是弟兄,咱们是冤家,我留着你有什么用?我宰了你!”用叉就扎。震东侠在旁边给拦住了,“大寨主不要如此。”一边说着一边把古元吉从地下搀起来。古利咕咚就跪在大寨主面前啦,“您消消气!小弟一念之差,做错了事儿啦,哥哥手下留情啊!”童林也给讲情,怎么的呢?冤仇宜解不宜结呀!尤其今个儿是好事儿,把韩宝、吴智广抓住了,再叫陆昆把四寨主给挑了,这不就不好了吗?所以童林等大伙一讲情,陆昆火才消了,用手点指着古利:“要不是几位侠客求情,我焉能容饶于你?还不谢过童侠客,侯侠客!”古利趴在地上磕响头哇。童林把他搀扶起来,换衣服,言归于好,押着韩宝、吴智广回到聚义分赃厅。

  陆昆越想越对不起各位侠客,吩咐一声,赶紧给打洗澡水,让那些入水的年轻人洗澡换衣服,然后在分赃厅盛排筵宴赔礼认错儿。大家吃喝完毕,震东侠说:“不可久留哇!”“大寨主我们可致谢啦!要把韩宝、吴智广押走!”“好好好,我不挽留。来呀,排队欢送!”这事儿弄得真不错,收场结果弄得挺圆满。尽管有某些人心里不痛快,大面上还过得去。陆昆带着几家寨主把各位侠客亲自送出清水潭,拱手告别。

  按下陆昆领着弟兄们回去不提,单表童林和震东侠,押着盗宝二寇一直凭舟登岸,回奔三岔口太平庄。这时候是日正午时呀,贝勒爷正着急呢。大伙回来啦,一进门,雍亲王就问:“海川哪,怎么样啊?”“爷,托您的福一切成功!”“啊!国宝呢?”“就在我怀内,把两贼也抓住啦。”“海川!海川,我可真为你高兴!”贝勒爷乐得直鼓掌,众人说说笑笑往里走。童林吩咐一声:“刘俊呐!把韩宝、吴智广推进空房,要加意看管。该给吃给吃,该给喝给喝,不可难为他二人。”“是!”刘俊带着夏九龄、司马良、阮合、阮壁等小弟兄把他二人推进空房。

  童海川陪着雍亲王进了待客厅。大家落座之后,就把这次破达摩发生的一切事情向雍亲王胤禛禀报一遍。胤禛听完不住地赞叹:“好险,好险,好险呐!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感谢神灵的保佑,这案子就算了结啦!海川哪,我心也放下啦。海川哪,咱爷俩尽早回北京,向当今万岁禀明此事,叫国宝早归还朝,恶人早日正法!”“爷,您放心!咱们一两天就起身。”这时候呢,周伦尽主人之道,杀牛宰羊,大摆宴席,在这儿热烈祝贺。小弟兄们划拳行令,有说有笑。这些老英雄们坐在一起就商议下一步的事儿。震东侠就说:“爷,贤弟,夜长梦多,迟则生变,我看外地不可久留。我不是催爷,你们最好及早起程。”“老侠说得对,本工也是这么想的。”至于怎么押送这两人,大伙商议一阵,决定请官府出面。因为什么呢?童林他毕竟只是个教师,这帮人都是开镖局的,有什么权力押送犯人呢?所过的州城、府县得遇上多少麻烦?故此,得请官府出面。

  怎么个请法呢?雍亲王被逼无奈,让周伦准备文房四宝,自己写了个便条,然后把金戳拿出来卡上了,让刘俊亲自到本地官府跑一趟。刘俊拿着便条,骑着快马赶奔余杭县。到了本地跟官府一打招呼,县官一看这便条,吓了一大跳。雍亲王在这呢,我的娘呀!我也不知道哇!把这官吓得好悬没尿了裤子,领着刑名师爷八班六防,赶紧坐大轿赶到三岔河口太平庄。进了村庄,他咕咚一跪,拿膝盖当脚走,就爬进周府。众人看着都不敢乐,一瞅,这官什么毛病?发疟子是怎么的?怎么直打哆嗦?众位,在那封建年代那还了得!小小七品县令,要见雍亲王,那是谈何容易呀!在这大人物面前,他哪有不害怕之理呀!雍亲王披着斗篷站在台阶上看了看,说:“贵县免礼平身。”“多谢千千岁!”“贵县贵姓啊?”“啊!小人免贵我姓李。”“李大老爷,你知道本王这次出了北京是为的什么?”“唉,小人一概不知。”“好吧,也用不着详细跟你说,我就是帮着童林出来的,捉拿两个贼。如今两个贼已经落入法网,打算让贵县派一伙人帮着我们押送犯人,赶奔北京,你看看,你乐意吗?”“哎呀!卑职道命!你用多少人,我给您准备。”童林说:“用不着多少人,你派八个就行,还有两个车老板,一共十个人,两辆囚车就全解决啦。”“你手下这些人到了北京,交了差,就可以回来。”“是是是,回去我就准备。”这李知县退出周宅,带八班六防的人,人抬轿起,回到余杭县,刘俊骑马跟着。回去他就雷厉风行地准备,挑了两名最好的车老板、八名捕快。这都是余杭县有名的马快班头,不管抓差办案,捕盗捉贼,都是够硬手,然后交给穿云白玉虎刘俊,刘俊带着他们回三岔河口太平庄。这也就是一天,就把这事儿办完了,然后把韩宝、吴智广从空房里提出来,咔吧咔吧给带上脖索,手脚钉上镣铐,装入囚车,一辆车一个。童海川一看把他们都押到车上啦,这心才放下,回到屋跟雍亲王和众人商议,只有骑马了,因为时间不多,是越快越好。周伦全包下来了,“贤弟呀,马匹我这儿有的是,全是快马,我奉送了。”雍亲王、童林、穿云白玉虎这么些人呢,一共准备了九匹马。震东侠一瞅,一切就绪啦,就打算跟几位侠客一直护送进京。童林觉着很不忍:“老哥哥,您哪,够帮忙的啦!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收圆结果很好很好的啦,兄弟我决不能叫您再受累啦!包括其他各位侠客,该回家的回家,该办事的办事,有我们这些人足矣!”侯廷不放心;“贤弟呀!去北京万水千山,倘若半路上出事儿怎么办?”童林说:“您放心,即使有点小风波,我也不惧。”震东侠还是不放心哪,商量结果,让泥腿僧张旺、阮合、阮壁、徐云、邵甫全跟着进北京,多一个人多一分劲。童林是再三称谢,一切事情料理完了,海川这才押送二寇进京。

  后事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