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六十回 过八门全力战达摩 揭骗局火速追贼寇

  话说童林等六位侠客大闹达摩堂,过了七道险关,再往前走就来到第八道门。

  大家定睛一看,仍然跟前七道门一样,表面上什么也没有,可不知道这儿埋伏着什么。铁掌李元心疼童林,从后边走了过来:“兄弟!你连上了几阵,够瞧的啦!老哥哥替你打打下手,你到后边歇歇。”童林一笑,退在后边。李元稳稳当当的往前紧走几步,用脚探着,两只眼睛滴滴溜溜乱转,防止两边有什么机关埋伏。他突然觉着脚底下一软,嘎吧、嘎啦嘎啦直响,果然销器犯了。就见地板往左右一分,扑噜一声,从下边跳出一条金花大蟒。这条蟒足有碗口粗细,摇头摆尾把去路挡住。这玩艺儿跟活的一样。李元明白,蛇这种东西最厉害,武术当中吸收了它不少特点,比如人身如蛇形,腿如钻。还有一种蛇拳,都是从它身上吸收的。李元精通掌法,因此心里有底,往前一晃身,一捻蛇的面门。再看这条蛇,喳啦啦,像旋风一样,就地一转圈,把尾巴扬起来,奔李元腰部便打。李元脚尖点地往空中一纵,尾巴走空。但是铁掌李元明白:不管怎么打,你别让尾巴把你卷上。一给缠上,那就算完,所以他身形转动,左右躲闪。这条蟒,叭叭叭叭,连缠带统没缠上。后来李元使了个单凤朝阳,使足了力量,这一掌正拍在蟒头上耳轮中,就听叭、扑噜噜,大蟒倒地,一动不动啦。因为这一掌打中要害,把脑袋给打碎了。要不怎么叫铁掌李元呢!那手上铁砂掌是够厉害的。李元跳出圈外,销器一响,大蟒进了地里头,地板合严。咳呀!众人长出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总算过了八道险关。

  再往里走,就是中央戊己土达摩堂。谁也没言语,但是心中都有数。这是中心,最难过的就是这一关。倘若把达摩尊者再给制服了,这就是彻底的胜利,韩宝、吴智广、翡翠鸳鸯镯就算到手儿啦。但是要过这一关谈何容易,因此人人面色严肃,心情紧张。利用这个机会大伙儿平平气,定定神,运用元功准备决战。咱们说过,中央戊己土这儿站着达摩尊者的塑像,虽然是假的,但跟真的一般不二。就见达摩尊者身高过丈,膀阔三亭,碧眼红髯,散披着衣服,露着大肚子,赤着脚,带着耳环,手持方便连环铲。这条大铲就像现在的特号大铁锹一样,铲头长一尺八,宽一尺二,三面是刃,连錾大月牙带在一块有一丈三尺多长,光这条铲的分量就够瞧的啦。老少英雄明白,这动拳脚不好使,必须得动兵刃,因此一撩衣服全把家伙拉出来啦,怎么个打法谁心里也没底。震东侠把大伙叫到眼前:“几位商议商议。”东侠说,“我先试试,我要不行再换你们哥几个。”这就是震东侠的长处,有危险他头一个儿,不能让朋友出了事。大家明白东侠的心情。童林不答应:“老哥哥,还是我来吧,您老人家也够累的啦!在旁边给小弟观敌叫阵。”“不行,海川哪!你刚过了三关,已经够乏的啦。我都缓过劲来啦,没事。我不行,兄弟你再接着。”东侠打定主意,拽出宝剑“小庭锋”,浑身上下紧衬利落,飞身形,就过去啦,谁也拦不住。东侠脚一落地正好踩在销器上。这块儿的销器可复杂,因为方圆也比较大,分成八面,就见达摩尊者这尊像嘎啦一响。这一响不要紧,登楞、忒儿……先转开啦,转的速度就像飞车轮一样,人转铲也转。那要碰上不就完了吗?东侠往下一哈腰,等转动的差不多啦,就见达摩尊者把铲向空中一举,奔震东侠顶梁便拍。那要是拍上就拍成馅儿饼了。东侠赶紧闪身往旁边一躲,没敢拿宝剑接,因为这兵刃的分量相差悬殊,这小宝剑怎么能接得住呢?只能闪、转、腾、挪,这一铲走空了。就见达摩尊者后把一分,前把一抓,倏!拦腰斩,奔震东侠的腰部扫来。震东侠垫步拧身往空中一纵,大铲走空。老侠客刚落下去,就见达摩尊者扳铲头现铲转,明晃晃的月牙奔震东侠的前心便扎。东侠一看,来势甚猛,躲闪已经来不及啦,只好咬着牙把宝剑一立,双手抓住剑,用力往外一拨,说声“开”,宝剑平着正碰在大铲上头。但见火星四冒,把震东侠震得膀臂酸疼,噔噔噔退出圈外。这达摩尊者嘎吱一响回归本位,原来什么架势还是什么架势。

  童林一看,不好,忙问:“老哥哥,您受伤了没有?”“咳呀,受伤倒没有,这家伙劲够大的。”“还是交给小弟我,您在这儿歇歇。”还没等童林过去,铁肩仙风流侠张子美晃铁扇子上去了:“我试试!”他脚下踩动销器,就见达摩尊者呼呼呼带柄把铲,不容你缓缓空儿。风流侠闪、展、腾、挪,施展小巧的本领,用铁扇子遮、拦、弹、架,也就是七八个回合,累得浑身是汗。大判飞行侠说:“看我的吧!”这苗老侠客上去啦,替换了张子美,十几个回合也有点招架不住了。这阵童林就把双钺准备好啦。童林想:人家这些人为什么?还不是为我帮忙吗?倘若人家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居心何忍呢?自己的梦干脆自己圆。童林想到这里,高声喊道:“各位哥哥,你们本领高强,无须跟一个假人动手!看小弟我的,别人退下,给童林观战!”还得说是童林,一个是年轻,血气方刚,也是功夫深厚。童海川施展开双钺的本领,脚下使的是转大树的功夫。嗖、嗖嗖,身形如同闪电一般,跟这假达摩尊者战在一处。也就是二十几个回合,就见童海川飞身往空中一纵,双钺一并,往里便递,正好扎到达摩尊者的两眼睛上头。呜,咔吱一声,把童林吓了一跳,飞身形跳出圈外,定睛观看,就见达摩尊者仰面摔倒在地,嘎啦脚底下销簧一响,一动不动了。震东侠哈哈大笑,说:“贤弟呀,还是你行啊!我等老矣!”童林一笑说:“我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我这能耐比几位老哥哥那差得多得多!”众人知道,童林这是客气。震东侠说:“妥啦!闯过八关、力胜达摩,咱们卸掉千斤债,赶紧动手捉拿韩宝、吴智广。那达摩尊者沉下去,出来个铁宠子,韩宝、吴智广全在那里头呢。咱们干脆按人家那方法办。”震东侠来到柱子旁边抬头一看,果不其然,上头有个铁链吊着个环子,能有烧饼那么大小。震东侠用手指头抓住铁环子,用力往下一拽,咯噔一声,脚下销器动啦,嘎啦、嘎啦、嘎啦,脚下地板裂开了,那个假达摩尊者沉下去了。时间不大,一个笼子在地底下升起,里边捆着俩人。童林一看,心花怒放,总算盼到了此时此刻。等笼子停稳当了,童海川打怀里把钥匙拿出来,嘎蹦一声,把锁拧开,把铁门拉开,来到里边用手指点:“韩宝、吴智广,你们二人也有今天!”啊!一下把童林惊呆了。什么原因?捆着的两个人不假,不是韩宝、吴智广,是另外的两个年轻人。他俩嘴堵着,捆在椅子上。童林能不吃惊吗?这时候,各位侠客也看清了,不由得人往上撞。心说:“陆昆哪,闹了半天你是个小人啊!你把我们大家都给欺骗了!你把韩宝、吴智广搁到哪儿去了?像这样说话不算数的人可杀不可留。”二侠说:“先别着急,把这两人放开,问问就知道了。”把这两个人放下来,把嘴里堵着的东西掏了出来。童林就问:“你们两个是谁?韩宝、吴智广到哪里去了?”“这……”这俩小子吞吞吐吐还不想说。二侠侯杰急了,提溜着他们两人的耳朵问:“说不说?不说我把你们俩的耳朵给扯下来!”“老侠客,我们说,我们说!”“快说!”“是这么回事,昨天你们跟大寨主打赌击掌,今天破达摩堂是不是?这……这儿的人也都听到这个消息啦。四寨主古利古元吉专门负责在这儿监视着各位的行动。你们在明处,他领着我们在暗处盯着。原以为你们破不了达摩堂,也可能就是一道门、二道门,至多三道门,你们不死即伤。哪知道你们本领高强,把八道门都破了,最后还力胜了达摩尊者。我们四寨主古利大吃一惊。当时他想了个招,领着我们顺着地道就到了这下边,把铁笼子打开,把韩宝、吴智广放了,让我们哥俩在这儿顶替。您说,寨主爷的话我们敢不听吗?就这样把我们哥俩给捆这儿啦。这就是以往的实情。”众人听完了,气得火冒三丈,心说:这贼就是贼,到什么时候这贼性不能改呀!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岂能与你等善罢甘休!侠客们大伙商量一阵,带着这俩喽罗兵离开达摩堂,转身奔分赃厅。

  咱们简短捷说吧。轻车熟路,时间不大就到了,大伙跳在天井当院,童林把双钺一分,高声喊到:“呔!姓陆的你出来!姓古的你给我出来!童林在此!”屋里头干什么呢?大寨主陆昆正在埋怨老四古元吉,正在这儿拌嘴呢。刚才那喽罗兵说的不是瞎话,古利这家伙怪不得叫老妖精呢,真不是东西。他跟韩宝、吴智广有特殊的关系,这小子受了重贿啦。韩宝他们把多年的积蓄都给了古元吉,同时还向他许愿:“只要保着我们哥儿俩平安无事,这一对镯子给你一只,我们哥俩留下一只。你看怎么样?”古元吉贪心太甚,就这么答应了。表面上他在这监视童林等人的行动,暗地之中他做好了准备,心说:“你们破不了达摩堂最好,一旦破了,我就抽梁换柱,把这哥俩救了。我大哥不答应,我再顺说他,用理用话把他给套住,他也得帮忙。”您说这小子多坏,他干这事儿背着陆昆,所以他把韩宝、吴智广带了回来。见着陆昆一说这经过,陆昆勃然大怒:“四弟,你怎么能办这事儿?背信弃义,这是我们江湖人最反对的一条!人无信不立,红嘴白牙都跟人家说好啦!你没看见我跟人家童林都打赌击掌了吗?你这么做,要叫人家找上门来叫我怎样回答?”古利还说:“大哥您心眼太实啦,跟这帮人讲什么信用啊?说个不好听的话,咱们是贼,他们沾着官气,跟咱们是水火不同炉哇!像这些人都是翻脸不认人的人,咱就是把韩宝、吴智广交给他们,他们还得有下文。看见没有,紧接着领兵带队攻打咱们清水潭。哥哥您心眼别太实了,一不做,一不休,扳不倒葫芦洒不了油。童林他们不来则罢了,他们要是来了,干脆您把脸一翻,就把他们乱剑分尸,永绝后患。您说这有多好呢!”大寨主说:“不行!这么样做,太不够人味儿了!”正在这儿叽咕的时候,童林他们来了。

  在院子里一喊,叫大寨主真是左右为难。二寨主紫面天王周佩同意四寨主的意见:“大哥,事到如今,不打也不行啦!干脆别为难啦,把脸往下一撂,跟他们翻脸得啦!”众贼人拉家伙,呼拉一声拥到天井大院。你说陆昆怎么办?虽然说自己身为大寨主,可是孤掌难鸣啊!不能因为这种事把弟兄们给得罪了,只好厚着脸皮,手托钢叉来到童林的近前:“啊,童侠客!”“呸,陆昆!你还是个人吗?你鼻子下头是嘴还是粪门?你我二人打赌击掌时怎么说的?时隔一两天就变卦啦!看来你是贼性难改!你为什么要偷梁换柱?为什么言而失信?怎么回事?!”“我的……我的……他我的……”陆昆没词儿回答了。本来吗,理在这儿摆着呢。后来他没办法了,只好厚着脸皮恼羞成怒:“哇呀……童林哪,你别往下说啦!这是清水潭烈焰寨,我是这儿的大寨主!我想怎么的就怎么的?你管得着吗?干脆告诉你吧,韩宝、吴智广是我的朋友,我就是不给你!”童林一听,实在压不住火了,分双钺往上一纵:“好啦,既然你不讲信义二字,咱们就以武艺论短长广!”嗖一声,就是一钺呀。这大寨主呢,太怕童林了,准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今天是没办法,硬着头皮晃钢叉应战。也就是七八个回合,童林滴溜一转身转到他背后,抬起脚来就是一脚,正好蹬在他屁股上。大寨主咕咚摔倒在地,童海川用双钺逼住他的脖子:“别动!”童林手颤了颤,往里一推,他脑袋就会掉的。但是,童林又一琢磨,不能这么办,我看陆昆这人还不是罪大恶极的,可气倒是可气,但还不至于掉脑袋。“陆昆!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多大的英雄到这会儿也不英雄啦!

  陆昆一瞅童林两眼珠瞪得一般儿大,满眼睛挂着血丝。他是真急啦,我要是说个不字,他手腕子往下一挫,脑袋就搬家啦!我活到四十岁啦,活得上挺高兴呢,没事儿我找死于什么?干脆我说两句软话吧。陆昆想到这儿,一着急还说错啦。“啊,人生在世,哪有想活之理?”说完了,自己一琢磨,这话不对,我说错了,马上改口道:“人生在世,哪有想死之理?”“好,既然想活,你看今儿个这事儿怎么办?”“哎呀!童侠客高抬贵手,我把韩宝、吴智广交给你就得了!”“那你马上发话!”“是!”陆昆在地上躺着,回过头来喊:“二弟、三弟、四弟、五弟,你们听哥哥的话吧!快捉拿韩宝、吴智广,交给童侠客!”二寨主一看,大哥要丢命,也改变了主意。“好大哥,小弟马上照办!来人哪!把韩宝、吴智广拿下!”“是!”喽罗兵闻风而动。回头再一看,韩宝、吴智广踪迹不见,刚才还在这儿呢,一转眼就不见了。不但这俩贼没啦,连银面仙狐老妖精古利也没有啦。二寨主周佩马上明白了,他们仨跑啦。“大哥!老四领着他们俩跑啦!”“啊!什么时候跑的?”“我看,刚才还在这儿呢,大概跑不多远。”童林一看这是真的,二寨主没说瞎话。事在紧急,不容他再考虑,童林一拉腿让陆昆站起来。海川飞身形就上了墙,然后再一弓身上了大厅,手搭凉棚定睛瞅看。他突然发现在西北角上有几条黑影闪动,根据经验判断,一定是韩宝、吴智广和那个古利古元吉。事到如今,童林不顾一切,哈腰就追,时间不大就要追上啦。童林定睛仔细一看,真的就是韩宝、吴智广,便高声喊喝:“你们给我站住,尔等往哪走!”韩宝、吴智广、古利回头一看是童林,吓得魂不附体。“我的娘啊!”嗖嗖嗖……拼着命往前跑。

  书中代言,这件事坏就坏在古利古元吉身上啦。这个小子真狡猾,他原以为把韩宝、吴智广救出来,顺说大哥,全山寨的人一心一意对付童林,要那样、来也没有什么危险存在,因为山上人多呀。可是他发现,大哥陆昆摇摆不定,倘若他要倒向童林那一边,那可就坏啦!方才他带着韩宝、吴智广在旁边观阵,一看大哥躺下了,就知道完啦,大哥肯定得变。因此,他一拽韩宝、吴智广,趁着别人没注意,他们仨跑啦。往哪儿跑呢?他们自己都不清楚,反正先离开清水潭烈焰寨,他们另想出路。没想到童林追得这么快。童海川的武艺,他们是清楚的,就是三个人也不是童林的对手哇。

  贼寇下落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