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九回 擒贼寇心切闯险关 被埋伏成功过七门

  话说他跟童林这一客气不要紧,二侠侯杰飞身已经跳过去了:“二位,你们都不用伸手了,交给我了!”震东侠一看二弟过去了,没别的说的啦。大家站住,给二侠侯杰观战。就见二侠侯杰晃着秃脑袋,满脸笑容,一边捻着胡子往里走,一边说:“哼,这回可好,我来对付个新鲜的,以一比五,戏戏这五只猴,我看你们有什么特长!”别看嘴是那么说,可特别注意,走来走去,踩到销器上啦。嘎啦啦啦,脚下一动,就见这五只猴子叭、叭、叭,按照东西南北中这五个方向站好了。“哟!”二侠一看,“变换队形啦,给我摆了个小小的五虎群羊阵。哈哈哈哈!今儿个我就破破这座阵,看看究竟怎么个厉害法!”二侠这也叫艺高人胆大。就见他把秃脑袋一晃,小辫一甩,脚尖点地,噌地往里边一纵,他奔正中央这只猴子来啦,左手一晃,右手翻掌,使了个二龙戏珠,用俩手指头抠这猴子的眼睛。您别看是假猴子,唉,那机器、销器都按真武术设置的,你怎么来,它会怎么躲。就见这猴子往旁边一闪,搭左爪子抠二侠的手腕。二侠刚往下一撤掌,它那只爪子就过来掏二侠的裆。二快使了个张飞骗马,嗖往旁边一闪,正好蹦到那只猴子的近前。那只猴子往前一纵就是一爪,二侠低了腰刚一转身,那三个嗖嗖嗖就上来了,叭叭叭就是六爪。二侠吓得直晃脑袋。“哟,不好!”他噌噌噌,左躲右闪,跳出圈外。咳,这玩艺儿有一个好处,你只要跳出圈外,销器一起来,这几只猴子就归回原位,纹丝不动了。

  再看二侠侯杰秃脑袋上汗下来了,吁吁直喘气。震东侠侯廷忙走到二弟近前:“兄弟,受伤了没有?咳哟,好玄好玄哪!二弟,你呀,就是不沉稳!你怎么能打正中央的猴子呢?你要这样一打,你腹背受敌呀!看来你还是没有经验。”“哥哥,那不这么打?怎么个打法?”“你在旁边歇歇,看我的。”震东侠疼爱兄弟,都这把年纪啦,一巳二弟有个三长两短,怎么能叫自己过意的去呢?危险自己来承担。震东侠把长大衣服甩掉。这老英雄稳稳当当来到几只假猴子近前,仔细看看先打哪个。先打东北角这个,以这个为突破口,然后继续往里进攻。震东侠有能耐,往里一纵身,脚下踩动销器。五个猴子滴溜一转,仍然摆好了五虎群羊阵。震东侠呢,不打正中这个,因为一碰它,腹背受敌,双拳难敌四手,咱靠着边上来。他奔东北角这猴子,往前一蹬步,探掌一打,猴子往旁边一闪身,操双爪抓东侠的前心。东侠滴溜溜一转,躲在这猴子背后,飞起来一脚,正蹬在这猴腰上了。就听见咔嚓一声,这猴子不动地方了,因为踢中要害,把销器给踢断了。与此同时,第二个猴子往上一蹿,奔东侠的后背。震东侠使了个黄龙大转身,哧溜躲在这猴背后探手一掌,奔这猴的后脑勺叭一声。震东侠使的是大力金刚掌,就这一掌,把猴头打下半拉去,猴也不动了。

  现在还剩下三只。那三只猴子往上一蹿,震东侠转身躲开,跑着打,别在当间儿叫包围了。这就是震东侠高明之处。接连着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全被震东侠击倒在地。那五个人在旁边看着,无不竖大拇指称赞。童林心里说:“我老哥哥手底下真干净利索,看来我得好好跟我侯大哥学习,人家发招稳练,比我经验丰富得多。”童林现在感到自己刚则有余,柔则不足,在这方面还不如震东侠。您看见没有?这就是童海川的长处,这人非常虚心,发现别人比自己高,就得服人家,跟人家学。

  闲言少叙,震东侠把第三道门的五只猴子打翻之后,地板一开,猴子沉入地下。地板合好,众人进了四道门。谁心里都揣小兔子,不知这四道门是什么玩艺儿。东看西看什么也没有,可是众人往前没走了几步,就见前面地板咔吧一声,嘣噎蹦出两位来。一看这两位可好,左丧门、右吊客,是两个吊死鬼儿。在那年头都讲迷信,这机关埋伏也按着神鬼打扮,左边这个一身黑,大尖帽子,能有二尺多高,脸也是黑的,眼圈是红的,舌头能有二尺多长,手拿哭丧棒,哭丧棒上全是马牙钉,叨在人身上受得了吗?右边这个一身白,高可过文,也是大尖帽子,脸儿煞白,舌头耷拉着,腰里系着麻绳,往手里一看,也拎着个哭丧棒,二鬼把门,正好把第四道门给堵上了。

  震东侠手捻须髯一看,真有意思啊:“各位,哪位过去比试比试?”铁扇仙风流侠张子美过来啦。“老哥哥都够辛苦的啦,把它交与小弟吧。”就见张子美在后边一伸手,把铁扇子拿出来了。他这铁扇子长二尺四,这玩艺儿可不是扇凉快的,看着像扇子,实则是兵刃,一共是三十六个股,要把它抖落开就变成三十六把飞刀,挂在一块儿就是一把折叠的扇子。这种兵刃是属于二十四路外五行的家伙,无论是招数,一切一切都与众不同。张子美人长得漂亮,面如银盆,浓眉大眼,花白胡子,个头儿、身条都标准,一看年轻时就是漂亮的美男子。就见张老侠客一不慌、二不忙,拿着铁扇子迈步过来,脚下踩动销器。就见俩吊死鬼滴溜一转,两根哭丧棒交叉着就砸了下来。棒上挂风,一个砸风流侠的左肩,一个砸风流侠的右肩。风流侠心想:我不躲,我拿扇子架一架,我看看这假玩艺儿有多大劲。老侠客这可叫冒险哪,把铁掌中扇子一横,这叫横担铁门闩。单臂用力往上一架,叫声“开!”把众人吓了一跳。就见张子美噔噔噔倒退了几步,正好出了这销器圈,机器不动了。两个吊死鬼回归原位,刚才怎么站的,现在还怎么站。“咳哟!”张子美就觉着膀臂酸麻的像坏掉了似的,把扇子拿到左手,活动活动胳膊,回头说:“诸位,别看是假的,劲头可不小,掌中那哭丧棒比铁鞭还沉,分量加重,这下可够我瞧的。”二侠客侯杰就喊:“张老侠客别发傻!你架那玩艺儿干什么?还得使小巧的招数。”张老侠客说声“知道了”,二次进了销器圈,俩吊死鬼咔啦一转身,哭丧棒又砸下来了,跟张老侠战在一处。虽然都是侠客,这能耐不能都一样,都是剑客也分三六九等。为什么张老侠客那么大名声呢?就是老头人缘儿好,他人品、道德、情操、义气各个方面都不在其他人之下。他仗义疏财,为朋友两肋插刀。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有涵养,有容人之量,日久天长名声便传出去了。大伙赞成,给他送了个绰号叫“铁扇仙风流侠”。

  咱在这儿得补述一句,张子美将来有个儿子,这儿子叫张方,人送绰号叫“病太岁”。将来张方可得出世,这小子手使一把三黄吕祖透风锥,能打三支脉门弩。张方是叱咤风云了不起的人物,比他爹可高得多得多。您看张子美是正人君子,又不开玩笑,老头又和蔼。他这儿子“病太岁”张方可不是东西,一肚子坏水专门调理人,能耐大,坏主意还多,那也是童林的左膀右臂。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单表风流侠。

  风流侠一个人一把扇子,力战两个假丧门,打来打去,转到黑色的吊死鬼背后,探左臂点它的穴道:“嗨,呸!”正戳到穴道上,咔嚓一声,黑色吊死鬼不动了。那白色吊死鬼往上一纵,风流侠往下使了个大哈腰,蹲下去,把手指头伸出来,在小肚子上戳了一下:“别动!”咔吧一声,真听话,不动啦。咱没说过吗,当初之时,研究达摩堂的这个主不但武术高,而且讲理。你别看是假人,打中要害它就不行了。风流侠飞身跳出圈外,地板一开,两个吊死鬼退回去,地板咔吧一声又合上了,恢复了原样。张老侠客捻髯大笑:“哈哈,我也算过了瘾啦!”大伙起身过了四道门,奔第五道门。

  可来到五道门近前仔细抬头一看,跟别的地方不一样,没有埋伏啊。二侠客说:“这怎么回事?”往前又走了两步,还是没有。难道说第五道门没有埋伏?怪哉,怪哉!眼看都要过了第五道门啦。二侠脚尖刚一落地,就听脑瓜上咔啦咔啦咔啦咔啦地响,把大伙吓得魂不附体,全都甩脸抬头定睛观看。闹了半天头顶上飞下来两只鹰,您看这销器研究得妙不妙!在上头呢。那大鹰的膀子一扇呼,有三尺多长!浑身发着灰褐色,那嘴大钩子探出半尺多长,眼赛金灯、爪赛钢钩,两只鹰扑一打旋,把五道门挡住了。二侠侯杰一想刚才人家都露脸了,就我失败了,我好悬没叫那猴把我猴到那儿。相比之下我都不如这几位,不行,我得把脸儿找回来,两只鹰啊干脆我对付得啦。二侠侯杰没商议就过来啦,一掌奔左边这个鹰。这鹰一转身,哧啦一声,飞起来啦,探钢爪就抓二侠的秃脑袋。二侠脑袋往左边一纵,右边那鹰一打旋探爪奔后背,二侠刚一转身,那只鹰又下来啦。这玩艺儿可不好打,也该着这一轮明月照九州侯杰不走运。你看,别人遇上哪都好办,他遇上哪个都麻烦。您不说五只猴子不好对付吗?这两只鹰更难对付,它在顶上转悠,你还得仰着脸、抬着脖子,两条腿有劲使不上哪。时间不大,就见二侠大汗淋淋,秃脑袋上的汗珠子直往下淌。

  童林一看,别叫我二哥受罪啦,我二哥这人心肠最好,他又没打招呼。童海川一下就过来啦,喊声:“二哥,你闪在一旁!”他一拉老头儿的胳膊把他甩出去了。二侠知道童林是热心肠疼自己,也就不必再争了。

  再看童林转身躯,两只手一划啦,把两只鹰的爪同时给抓住了,用力往下一拽,咔啦往左右一分,咔吧咔吧给拽折了。童林甩膀子往地下一扔,叭叭把两只假鹰给摔扁啦,那还动弹什么劲呀!二侠一看:“海川的能耐比我大得可不是一点半点,想当初在地坛之时,我们哥俩相遇,海川的能耐不如现在,曾几何时比我差了一大截。可长江水后浪推前浪,上年纪的人赶不上年轻人喽。”二侠是心服口服。

  过了五道门,来到六道门,童海川仍然在头前带路。冷不丁的,从门旁边哧溜站出一条大汉来,六个人吓得赶紧站住了,借着墙壁上的灯光一看,嗬,这大汉高可过丈,膀阔三亭,粗胳膊大腿,下身穿着蹲裆滚裤,扎着腿带,蹬双洒鞋,光脑瓜剃得倍儿亮,方面大耳,浓眉大眼,上身穿着褡裢,就是像那大帆布坎肩,腰里系着麻绳,就是摔跤时特制的那个服装。“嗬!”摔跤的这位叉着腿往那儿一站,攥着两只拳头盯着几个人。当然啦,这位也是个假人。童海川一看,说:“这还真能研究啊,连摔跤的都来了,我得对付它!”童林紧走两步,奔这假人而来。童海川心想:别看我会武术,这摔跤还是外行,究竟我看这假人有什么能耐。他脚下踩动了销器,就见这假人倏一探臂,身子一摇,伸出两只手奔童林的肩头,抓童海川的衣服。童林赶紧往下一蹲身,用两只手往下一拨拉,拨云观日。“嗨,开!”,它往外一拨拉,海川又两手一并,这一招叫“老君关门”,奔这家伙前心。您别看摔跤的这假人身子还挺利便,滴溜一转,童林双掌扑空,叭一声,让这摔跤的一巴掌揪在童林的后背上,一转身,腿一个别子就要使倒背口袋,比真人还快当。震东侠吓了一跳:“海川,意思是什么,你注意!”其实童林早有防备。童海川一看被人家把后背抓住了,赶紧一伸手,按住他那只假手,屁股往下一使劲,使了个千斤坠儿,那个假人连背三背没背动。

  正在这个时候,扑楞又蹦出个假人来,穿着打扮及模样跟刚才那个一样。它从后边扑上来,嗨地一声把童林腰给抱住了。这下子把大伙可给吓坏了,心说:这到底几个呀?海川这不要吃亏吗?童林又觉着腰这一抱住,力量非常大。童海川用力往下一沉,舌头顶上牙膛,使了个老龙抖甲。这招可真厉害,两个肩膀一抖,屁股一晃,嗨,把这两人全甩开啦。刚甩开,扑楞、扑楞左右又出来俩,像钳子一样,把童林的两臂给夹住了,甩出的那两假人又返回来,一个抱脖子,一个抱腿,就像四把钳于一样把童林给夹住了。二侠侯杰实在沉不住气啦:“海川,怎么样?不行,哥哥我帮帮忙!”童林心说:您吵吵什么哪?用得着吗?慢说是假人,就是真人我也不在乎呀!就见童林使出了丹田气,肩膀一晃,脑瓜一扑棱,晃动双臂,这招可够厉害的。这叫“野马狂飆风势”。他把混身的功夫全运用到两臂和腿上,叭一转身,把四个假人打翻在地,仰面朝天,纹丝不动。童海往下一撤身,脚底下销器咔啦啦一响,地板裂开,四个假人沉下去,然后地板又慢慢合在一起。第六道门算闯过去了,童林那鼻凹鬓角也见了汗啦,刚才使的是真劲儿,不然的话就很难摆脱。

  童林明白,这玩艺儿得利在速战,脑袋反应迟钝,动作一迟慢,今儿非吃亏不可,让这四个假人就得把自己分了尸,因此才使用了自己的绝艺。大伙定了定神,稍微喘了喘气,这才赶奔第七道门。震东侠也知道大伙儿都累坏了:“海川,你在我后面站着,这七道门不管是什么,交给哥哥我了!”“哥哥,不不不!”童林一想:哥哥是好心,我硬逞能老在头前,让大伙看了也怪不好的,这才退了下去。震东侠来到第七道门,刚踩动销器,就见出来俩人,左边这个细高挑儿,白净脸。你别看这是假人,跟真人一般不二,手里头捏着一条花枪,枪尖子长有一尺三,一团红樱,枪杆是白腊杆子的,上面用花布缠着,手握大枪,骑马蹲裆式,往那儿一站。在右首有一人怀抱鬼头刀,是个矮胖子,目视前方,把刀举得挺高,拉着架子把道路横住。震东侠明白这种招数叫单刀群枪,一个人要对付两件兵器。其实东侠腰里头佩戴宝剑“小庭锋”,要拉出宝剑来对付这两个那毫无问题呀。因为他这把宝剑太快了,切金断玉,削铁如泥。但是震东侠没那么办,那显得多丢人哪?对付假人还用宝家伙?今天我就看看单刀群枪的厉害,我要徒手搏斗。老爷子飘须髯往前一纵,两臂交叉,目视这两个假人,可这阵儿就进了销器圈了。只要你到这个圈之内,假人才能动;你要退出去,销器没犯,人家不动。可话又说回来了,不动你也过不去呀,正堵在这儿。震东侠觉着脚下销器一迈,就见没枪那个假人扑楞一抖,一道寒光奔震东侠肋下便刺。东侠滴溜闪身往旁边一躲,脑后摘瓜又是一刀。这假人是机械的动作,虽然拙笨,可速度却比真人快得多。震东侠觉着脑后生风,就使了个缩颈藏头,咳哟,往下一撤身,枪又到了,啪一声,直奔东侠的后腰。东侠刚往旁边一躲,倏一声,刀到了,这叫拦腰斩。震东侠脚尖点地,滴溜往空中一纵,刀枪全躲空,纵身跳出圈外。这就叫一个照面。咳呀!东侠定定心神,先沉了沉气,就见两个假人咔啦咔啦两声恢复原位。震东侠一想这玩艺儿真厉害呀,你看是假的,比真的还快。这回我算有了底啦,二次再对付你们。老英雄沉稳了之后,二次进入销器圈,来到里边会斗两个假人。打来打去震东侠一伸手把花枪的枪杆抓住,用另一只手把假人的腕子卡住。东昆仑双臂较力喊了一声:“嗨!”就这一下不要紧,把两假人的胳臂都给拽下来啦,咔啦啦,嘎啦啦,俩假人一摘膀子不动地方了。后边几位侠客一齐鼓掌喝彩:“好,打得漂亮!”东侠把两只假胳膊往地下一扔,转身跳出圈外,就见地板嘎吧一响,两个假人不见了。地板闭合,过了第七道门。

  盗宝贼寇究竟抓到与否,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