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八回 达摩堂藏盗国宝贼 众英雄破机关暗算

  话说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震东侠侯廷侯振远、风流侠张子美、飞行侠苗润雨,连赛方朔周伦、周文、周武老少英雄十几位,跟着大寨主陆昆来到清水潭烈焰寨的后山,居高临下往下一看,有一座建筑物,盖得是金碧辉煌,占地足能有三亩大小,不知道是什么建筑物。等来到近前,大寨主陆昆用手一指:“童侠客请看!”众人抬头一看,上边挂着块横匾,有三个泥金大字:达摩堂。“哦,闹了半天是达摩堂啊!”陆昆吩咐喽罗兵把门推开,他在头前领着:“各位请!”众人鱼贯而入。但见这里边又雅素,又清静,灯火辉煌,照得如同白昼。陆昆一直把众人领进达摩堂,来到中央戊己土,就见正中央有位达摩尊者的塑像。你别看是像,跟真人在那儿站着一样,所不同的是比真人还高还大。就见达摩尊者身高一丈挂零,膀阔三亭,大肚囊子腆着,连鬓络腮带卷的大胡子,耳戴金环,相貌凶恶,身披袈裟,手提方便连环铲,目视远方。陆昆站住用手一指:“诸位看见没有,这是达摩堂的中心。我呀想把这位韩宝、吴智广就押在这儿,镯子也搁在这儿。童侠客如果能进得了达摩堂,破了这些机关埋伏,你就把韩宝、吴智广押着走,我二话没的说。那么,您要救不走怎办呢?我也把他们二位奉送,我留着没有用啊,把镯子还照样给你们。咱们就以达摩堂打赌为戏,其目的就是给我赏赏脸,将来消息传出去有人一说:嗨,韩宝、吴智广是经过达摩堂打赌之后给的。你们也不丢人,我也不栽跟头。我叫两全其美。不知童侠客肯答应否?”童林微含一阵冷笑说:“寨主,不就这么点事儿吗?一言为定!”他这话也说出来啦,震东侠一听,坏啦,心说:海川哪,你还是年轻哪!你还没看出个子丑寅卯来,你怎么就答应啦?你知这达摩堂里怎么回事儿吗?把韩宝、吴智广搁在什么地方?你说你一句话就说出来啦!当着这么多的人,说话得算数哇!咳哟,这不成心找着栽跟头吗?陆昆他要没有十分的把握,他能提出这个要求来吗?不但震东侠这么想,张了美等众人也皆有此心理。但是已经明啦,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陆昆一听童林答应得挺痛快,心花怒放,心说:姓童的,我叫你栽个死跟头!你能从这儿把韩宝、吴智广救出去,你也配!慢说是你,就是成名的剑客他也不敢点头答应啊!这回我是胜利在望了,慢说你童林,就是跟你的那一帮一伙全得栽到这儿。陆昆想到这儿,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花。他怕童林反悔,马上把左手伸出来:“童侠客,君子一言,三击掌为准,好吧?”童林把左手也伸出来了,当着众人的面叭叭叭打赌三击掌。这就是古人的一个令,这就等于起誓,就等于立了文书、订了合同啦,谁也不能更改。哪一个更改了,将来不得好报应。击掌以后,童林就问:“那你把韩宝、吴智广搁在什么地方?”“咳,当然是达摩堂啦!童侠客请看,咱这戏请公开变。”就见陆昆身子往后一撤,在那明柱里一摸滑轮,明柱上吊下个环子来,像烧饼那么大,上有铁链。陆昆就拽这环子,就听这脚下嘎啦嘎啦直响。

  不知是什么东西转动,这地轰轰轰直颤悠,就见这达摩尊者逐渐逐渐地沉下去了,脚下的地往左右一分。闹了半天,这方砖都是假的,是木头刷的颜色。这玩艺儿是活的。达摩尊者沉下去之后,紧跟着升上来一个笼子,这笼子能有半间房大小,全是鸡蛋那么粗的铁条,一根挨着一根。反正往里看能看得清楚,里头往外看也能看得清楚,上边有大锁。陆昆亲自拿了把钥匙把锁打开,咔嚓一声把铁门开开,让喽罗兵搬了两把椅子搁在里边。“来,把韩宝、吴智广推到里边!”这俩人还喊着:“大寨主留情,大寨主饶命啊!您可不能这么做呀!”陆昆心里想:窝囊废!你们俩懂什么呢?把你们俩搁在这儿就保了险了,比你们在外边晃荡方便得多啦,不然,你们的命没啦!不容分说,把这俩人捆在椅子上,然后陆昆亲自伸手从韩宝的怀里把翡翠鸳鸯镯掏出来,当着童林和各位侠客的面亮了亮,“看见没,这镯子在这儿哪!”然后嘎嘣把盒子扣死,塞到韩宝怀里,然后把铁门关闭,嘎嘣锁上了,钥匙给了童林。“童侠客,给你吧。你们只要破了达摩堂,到了笼子跟前,就把这人救了。”说着话,陆昆又撤到柱子跟前一拽这铁环,嘎楞咔啦,咔啦咔啦,地板重新分开,笼子缓缓下降,重新沉在地底下。时间不大,那达摩尊者又出来了,地板合并起来,恢复原位。

  陆昆说:“诸位都瞧见了吧?就是这么回事。只要你们打到中央戊己土,一拽这铁环子,这么一变化,笼子一上来,人就归你们啦。我二话不说,敲锣打鼓把众位送出清水潭。”众人看得明白,这阵震东侠不能不说话啦:“我说寨主,这破达摩堂以多长时间为限呢?”“那老侠客您说吧,这个时间我不好定。十天半月、百八十天,那都由你们说。”震东侠一笑,心说:你再给长点也没用,“咱们这么办吧,明天我们来破达摩堂,一晚上的工夫,你看如何?”“好哇,你们现在破了才好呢!那明天一天,咱们可说好,掌灯为始,天亮五更天为终。到了五更天你们还没破了,那就怕破不了啦。你们再请高人再破,也是无济于事啦,因为它过了约定的时间啦。就是这一天,咱们一言为准!”震东侠点头,时间先定下来啦。另外,张子美也说:“寨主,明天晚上我们来破达摩堂,你可不准设置障碍,比如说你在外面层层设防。我们甭破达摩堂啦,光在外边我们都进不来。你看这事怎办?”“各位侠客放心,明天晚上我不设岗,而且专门派船只接你们送你们。你看看,通行无阻嘛。如果在路上耽误了,是我的责任,我负责;是你们的事,你们负责。”“嗯,那行啦,这件事也决定好啦。”然后众人撤出达摩堂,再在这儿呆着没意思啦。童海川一拱手跟陆昆告辞,陆昆还假情假意送了一程,一直把他们送到水边,大家拱手告别。等回到太平庄,老少英雄就座,童林就问周伦周老侠一一经过。周伦说:“别提啦,我把镯子都抢到手啦,又叫人家得回去啦。现在想起来,我追悔莫及呀!我们爷仨进了山,是这么这么经过。”雍亲王一听,说:“老英雄,你这算做到仁至义尽啦,这就够不错了!”鼓励了周老侠客几句,大家开始研究破达摩堂的事儿。

  贝勒一听,挺感兴趣:“什么玩艺儿?达摩堂,那怎么回事儿呢?”童林说:“爷,您不知道,我跟人家打赌击掌,是这么这么这么回事。”好哇,你看,胤禛还高兴啦。“海川,明天破达摩堂可带着我去啊,我也开开眼,瞅瞅这新玩艺儿。”一句话把大伙都逗乐了。震东侠笑着说:“爷,谁去,您也不能去。”“为什么?”“这可看不得!这是一个战场啊!凶杀恶斗,凶多吉少,不定得打到什么程度哪!那达摩堂看表面挺平静,实则不然,布满了机关埋伏:翻板、转板、连环板、脏坑、净坑、梅花坑、冲天刀、立天弩、走枪、销簧,各种埋伏全啦。一不慎掉下去,轻者带重伤,稍微严重点把命就得搭上。您说这是好看的地方?再者一说呢,我们没破了达摩堂还则罢了。据老朽估计,真要破了达摩堂,真把韩宝、吴智广和翡翠鸳鸯镯弄到手啦,陆昆是不是像说的那样,暗地之中还有没有阴谋,也未可知。这就叫‘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人嘴两张皮,反正都是理。’咱必须是未料胜先料败,往最坏处去想,也许明天血染清水潭烈焰寨,有一场最大的战斗,您老人家能跟着去吗?风险太大呀!”大伙都跟着说:“爷,您不能去,您就在家听喜信儿吧。”胤禛还不高兴啦,把脸往下一沉:“各位,莫非我成累赘啦?搁在这儿你们不放心,搁在那儿你们还不放心,你说我这不成了多余的人了吗了今天我也不是说两句过头的话,我爱新觉罗胤禛也不白给,也学过几招粗拳笨脚。我跟海川也没少学呀,十八般兵器不说样样精通,哪样我都拿得起来。破达摩堂,破不了,我给你们助威还不行吗?怎么说带着我比不带着强啊!话又说回来啦,你们把我放在家,你们放心吗?还得派俩人在这儿陪着我。老侠客,对不起,您那美意我可不领。”雍亲王一席话说得大伙儿没词儿了。童林知道雍亲王这人非常任性,他要说东就是东,说西就是西,谁也很难改变,所以就没言语,把这碴儿撇在旁边,继续商议破达摩堂的事儿。

  震东侠说:“呀,虽然咱没看见里边有什么奥秘,估计绝不是好破的地方,大家要作充分的准备。咱们都是谁去呢?”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童林童海川、风流侠张子美、大判飞行侠苗泽苗润雨、铁掌李元,一算计,就这六个人去。周家父子担过一次风险啦,不适合再去,在家里看家。这贝勒爷乐意跟着,那也没有办法,那就得保护前往。大伙把这事商议已定,开始休息。

  到第二天白天大伙继续商议,盼来盼去,太阳往西转啦。众人饱餐战饭,准备起身。童林问贝勒爷:“爷,您跟着我们去吗?”雍亲王一笑:“海川哪,昨天晚上我又合计了合计,还是不去为妥。我不是怕别的,怕你们受累赘。你说你们统共六个人,再出来两个保护我,还剩四位,人手就更不够啦。干脆,我在家听信儿吧。”童海川这才放了心,一听雍亲王是通情达理,就这样把雍亲王放在太平庄,让周家父子加意保护。其他众人带着兵刃起身。你别听陆昆说“专门派船接送”,我们最好不坐他的船,走漏消息多有不便,所以大伙自己准备船。各位侠客上了船,八名水手荡桨摇橹,缓缓起程。离清水潭烈焰寨不远啦,天也就黑下来啦。

  他们来到后山,小船靠了岸,船往旁边一停,藏到芦苇之中,等候消息。单说六位侠客到了岸上,顺着小路往后山走。因为来过一次啦,轻车熟路,掌灯之时就来到达摩堂。震东侠飘须髯四外观看,就见空山寂寂,连个人影也没有。陆昆说话真算数,这块儿没有布置岗哨,随便大伙出入。东侠这才把心放下,迈步来到达摩堂正门,一看,这回这门可没关着,大敞大开,一眼就能瞅着中央戊己土的达摩尊者。要这么着也没设机关埋伏,几步就到眼前啦。实则不是那么回事。老少英雄迈步进了大门,刚来到达摩堂头一层门,耳轮中就听见空中咕噜叽叽叽,地板盖往左右一分,蹦!站出一个人来。众人吓了一跳,就见这个人两眼发直,拉的是跨虎登山不用忙的架势,把门给堵住了。大辫在脖子上盘着,身穿蓝色服,短衣襟小打扮,仔细一看哪,不是真人,这是木头人。您别看木头人,肚子里头有机关埋伏,脚底下有走轮销簧。这玩艺儿研究得地道,跟真人一般不二。震东侠说:“海川,你看见没有,这虽然是个假人,他现在把门口守住了,我们还得真跟它比试,不把它打倒,我们这门口还真进不去。”大伙一看,真有意思,那谁过去呢?铁掌李元说:“我过去吧。头三出没好戏,我来对付这个假人。”其他五位站到后面给观阵。

  单说李元老英雄把袖面一挽,迈大步来到近前,就见这假人连动都不动。但是你不管怎么说,你可过不去。这李元正往前走着就觉脚下一软,踩动了机关。这玩艺儿研究得真到家,机关一动,销器就犯啦。就见这假人往下一塌身,左掌一晃李元的面门,正手一掌,这掌叫单撞掌,正打李元的脑门。李元赶紧往旁边一闪,就见假人把掌收回,叭一转身,使了一个童子祥佛,又叫双撞掌,打李元的华盖穴。李元滴溜一转身,把双掌躲开,使了个凤凰单展翅,打这假人的软肋。这假人怎么也不像真人似的,躲不那么利索,让李元这一掌打了个结实,耳中就听嘎楞、嘎啦啦啦啦,假人嗖一声沉入地下,地板咔一声合上啦,打在这玩艺儿的致命处,自然它就不打了。您别看它不知道疼,但它这簧正是它的致命之处,打上它就不战了。

  李元一收招,回过头来捻髯大笑:“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诸位咱们往里请吧!”大伙过了头道门,直奔二道门。说到达摩尊者近前一共几道门呢?嗨,八道。一面就是八道门,一共八面,八八六十四门。这就是按照八卦摆下来的,八八六十四卦。每道门都有埋伏。六位英雄刚到二道门,就听嘎啦一声,销簧这一响,从旁边蹿出一只老虎来。咳哟,这只老虎摇头摆尾,眼赛金灯,毛色光亮,跟牛犊子似的。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其实一看是假的。就见这只虎前爪往地下一按,尾巴立着,瞪着前边这六个人,正把道路给横住了。震东侠说:“看见没有,这玩艺儿研究得真好,不光有人,还有野兽。哪位过去战过猛虎?”飞行快苗泽腆着大肚过来了。“哎,把这家伙交给我吧!我这肚子也不小,它也够肥的,我来对付。”老少五位在后头等着。就见飞行侠把大带紧了紧,把头上的软包巾按了按,迈大步奔老虎。苗泽还爱开玩笑,一边走着还一边说:“喂,爷们儿!瞪我干什么?来来来,咱俩亲近亲近!”越来越近,脚下就踩动销器,就听嘎楞一响,销器犯啦。这只猛虎把大嘴一张,好像火盆似的,前爪一立,奔大判飞行侠便扑。这一招叫虎扑子。老虎那两只爪子都是拿皮子做的,外头毛都是真正的虎皮,但是爪子里头暗藏十把钢钩,比刀刃还快,打在身上,那是皮开肉绽哪!飞行侠说声“不好”,往下闪身,滴溜一转,老虎扑空,还没等飞行侠变换招数,就听嘎吱一声,老虎尾巴一摇,奔飞行侠的后背便打。书中代言,这尾巴是九节鞭制造的,外边包着虎皮,分量都重有百余斤,那家伙要抡起来抽在身上,骨断筋折。老虎的尾巴挂着风就到了。呜一声,飞行侠脚尖点地往空中一纵,老虎的尾巴抽空了。等飞行侠往下一落,脚尖刚治地,老虎一调脑袋,屁股过来啦。这一招叫胯打,正是老虎的三绝艺。这胯里头是铁碗,这要撞到人身上受得了吗?不死就伤啊!飞行侠点地往空中一纵,这一屁股没碰着这行。这时候飞行侠跳在圈外,老虎归回原位。老虎还瞪着眼睛瞅着他,飞行侠一看这玩艺儿,觉得有意思啊。这玩艺儿研究得真好,跟真的一样,给我使了个老虎三绝,我看你下一步还能怎么的。飞行侠又往前凑近,等来到销器的范围之内,老虎又动啦,把大嘴一张,奔飞行侠的头部便咬。飞行侠往下一哈腰,老虎没咬着。这阵苗泽可就进了招啦,左臂一晃,右臂攒足了力量,使了个掏心掌,奔老虎的小腹打去,别看对待假东西,比真老虎动的劲还大。这一掌打得结结实实,咔嘣、嘎啦啦直响,老虎肚子里的销器一犯,就见四肢一软,尾巴也耷拉下来啦,眼珠也闭上啦,脚下的地板盖往左右一分,老虎回归原地,地板嘎嘣合严。嗬,飞行侠乐着一转身:“各位看着没有?这玩艺儿有意思啊!看来这两道门没费吹灰之力!这八道门岂能挡住咱们哥六个啊!来,随我来!”

  老少英雄往里走,来到第三道门。童林童海川闪目一看:“哟,不好!众位注意!”为什么注意呀?就见第三道门那儿一拉溜站着五只猴子。这五只猴子金眼圈、黄眼睛,黑毛、白脖圈,比人这个头矮不了多少,爪似钢钩,面目狰狞,往那一站,正好把第三道门给挡死。童林一看,把别人都拦住:“我过去!”震东侠这人真不错,特别关照童林,怕兄弟脾气暴躁,有个马高蹬短,一摆手说:“不必!你用不着过去。”

  后事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