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七回 下火海童林救老侠 上刀山海川求国宝

  上回书说到三寨主被周老侠客打得大败而归,退下阵来,这一下五寨主不干了。恨天无把恨地无环赛霸王项永安,从兵刃架上伸手抄起那对兵铁压油锤。这锤脑袋有多大个儿,就像十斤重的西瓜那么大个儿,杆有三尺三长,磨得锃亮锃亮的。这家伙把双锤一分,蹀步拧腰跳到老侠面前是抢锤就砸。这大锤打时得悠起来,使得是流星赶月。老侠知道这家伙厉害,那是头排猛将,得多加谨慎,不然老命交待了。他闪身退在一旁,大锤走空。老英雄把大枪施展开,啪啪啪,挂着风声跟他战在一处。

  这五寨主有劲儿,以力降人。老英雄占着个巧字儿,叫一巧破千斤。现在周伦不希望别的,就希望拖延时间等着掌灯,这时间可真难熬啊,老头儿打来打去累得是臂弯鬓焦、热汗流淌,上了年纪了,心有余力不足了。那位说他俩儿子怎么不过来帮忙啊,原来他俩儿子伸不上手,在这个战场上俩人白给,爹没发话,不敢过来。现在两人一瞅他爹这模样就知道有点儿经不住了,哥俩一商议,干脆过去吧。两个人两把刀嗖……跳到战场:“爹爹不必担忧,儿助您一臂之力!”他俩这一过来,老头担心了,知道俩儿子白给。你看我在这儿招架着还行,你们两个人啊,伸手就得趴下。真不出老头儿所料,哥俩没五六个回合,耳轮中就听到嗖一声!怎么回事儿?两把刀都叫大锤给崩飞了。不但崩飞了,这五寨主上边用大锤一晃,底下使了个扫堂腿,正好挂到周武的肚腿上。周武哎哟一声,扑通摔了个仰面朝天。五寨主往前一跟步抡锤就砸。这可把周伦周老侠客心疼坏了,跳过去用枪往外一招架,你想他用的是软枪,能挡得住那大锤吗?这一招架锤正好挂在枪杆上,把锤脑袋给缠住了。老头儿往回一拽枪,人家五寨主往怀里一拽,老头儿就踉跄了一下,一下没站住摔倒在地,虽然把二儿子救了,他也失败了。喽罗兵往上一闯把老头儿父子给按住,拿绳子给捆上了。韩宝、吴智广也跳过来从老头怀里头把那小盒掏出去,看了看鸳鸯镯还在,没损坏,心里说话:阿弥陀佛!揣到怀里头了。周伦周老侠后悔不及呀,看着没?搬砖砸脚,弄巧成拙啊。一片好心得这么个结果,结归还是失败了,落了个鸡飞蛋打,嗨,完了!但落到这步田地后悔有什么用?二寨主吩咐一声:“把这老匹夫他们押到院里头,砍头!把脑袋给剁下来!”“且慢!”大寨主还比较仁义,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忍,来到周老侠面前,大寨主点点头啊:“老侠客,对不起。这可是你们父子仨自找的,对不对呢?您说今儿个这事儿怎么办?要论大伙儿的主意,你们爷仨没命了。但是我呢?还不想这么做。三位呀,这么办吧,你们受点委屈,把你们软禁在山上。我们哥几个好好商议商议,是放你们?是杀你们?那就看商议的结果了。来啊,押下去!”把爷仨押到空房里头。

  这帮人回到聚义厅收拾里边儿,怎么商议咱不说。单说周家父子被押到空房里头是唉声叹气呀。两儿子还劝呢:“爹爹,别着急上火。我想,童侠客、侯侠客决不能袖手旁观,一会儿就能来救咱们!”老头儿说:“我想的不是这个呀,我就是说我刚才料事不周全,捅了马蜂窝,镯子也没到手,把咱爷仨还搭进去了。但是想别的主意还没有,都怪我当时没主意,一着棋走错满盘皆输啊!我真后悔呀!把你们哥俩还搭上了,咱们老周家后代没香火了,唉——”老侠客说到这眼泪掉下来了。周氏弟兄一看爹难过,也哭了。此时此刻的心情,那就不言而喻了。

  这时候,掌了灯了。他们这屋漆黑,别的地方锃亮。这爷仨正在这屋里呆着的时候,就听这后窗户有了响声。周伦耳朵好使,回头一看,就见黑影一闪,窗户开了,从外面一闪身跳进一人,声息皆无,来到周老侠的近前,低低的声音:“老哥哥受惊了!”“哎呀,童贤弟!”来的是谁?童林。不光是童林,外边好几位呢,除了二侠侯杰在家看家以外,剩下的全来了。就因为啊,周伦父子走了以后,大家在太平庄听信儿。这一天啊,太难熬了,干盼着天不黑,干盼着周家父子不回来。后来,童林就有点坐不住了。童林跟侯廷商量,是不是咱们派人探听探听,也不知出什么事儿了。震东侠说:“你先稳住气儿,不一定出事儿,路途不近,再在里边吃吃喝喝,难免耽误一会儿。再候一会儿不回来,咱们再想办法。”童林耐着性子又等了半天,眼看快天黑了,还没信儿。童林说:“这么办吧,你们沉得住气,我沉不住了,我打算到寨里去一趟,看看究竟!”大伙说:“海川,你说这叫什么话呀,那你要去我们就陪着呗,能让你一个人去吗?”经过商议,让二侠侯杰保护雍亲王,在家里听信儿,余者众人各带兵刃这才起身,也是坐只小船赶奔清水潭烈焰寨。

  他们来跟周家父子不同,周家父子是以祝寿为名,公开出入。他们来可是偷着的。这只小船到了僻静之处,靠到竹城边上。大伙儿爬上竹城,混过喽罗兵的耳目,又到了石城。从石城又进入了大寨。你看咱说的多容易呀,实质上难透了。这两边卡子那么好过吗?那人是那么好欺骗的吗?因为这些人都是侠客的本领,身怀绝艺,高来高去,飞檐走壁,要没这个那是根本进不来的。咱们为了节省时间,路上遇的困难就一笔带过。

  等他们进了石城,顺着盘山道往里走,又躲过众人的耳目,这才来到分赃大厅。童林呢,先抓住一个喽罗兵,大手掐住他的脖子,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喽罗兵就在分赃厅这站岗,发生的事儿他亲眼目睹,当然也不敢不讲了,跟童林讲说一遍。童林一听,噢,果然出事啦。问喽罗兵:“周家父子押在什么地方?”喽罗兵用手一指:“那边!”童林明白了,把喽罗兵嘴堵上,给捆上,往哪儿搁呢?哎,正好旁边有个下水道,就把他塞那里头了。童林心说:要想起来,就把你放了,你算捡条命;我们要把这茬儿忘了,你就闷死到里头,活该!哎呀,他是死是活咱不管。

  童林接着方向找到空房,把后窗户撬开,跳进来,果然周家父子在这儿。周家父子一看,是绝路逢生啊,对童林感激不已。童林把他们的绳子全解开,让这爷仨活动活动四肢。海川这才细问经过。这爷仨把经过这么一讲。童林说:“好好,咱们赶奔大厅。”他们从屋里出来,跟各位侠客见面。一直赶奔聚义分赃厅。童林走到最前边儿。喽罗兵一看,哎呀,这伙人从哪儿来的?天上掉下来的?没见过。“干什么的?”童林连话也不说,照直往前走。喽罗兵急啦:“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言语?干什么的?”过来一拦童林。海川把手伸出来:“别动!”嘣嘣!再看喽罗兵直翻眼,伸着脖子一动不动了。怎么这么听话?他不是听话,叫童林点到穴位上了,动不了啦。

  童海川等迈大步来到天井当院,老少英雄都站好了,这时候周伦先说话了。周伦心说:可该我出气的时候了。老头子把腰一叉,肚子一挺:“我说陆昆哪,韩宝、吴智广你们请出来!我老人家不乐意在空屋里了,又回来了。有不怕死的滚出来!”他俩儿子周文、周武也来劲了:“出来!赶紧出来送死!”屋里边一阵大乱,哗啦——什么原因呢?他们把周家父子押到空房,果然开了个会,研究这个事儿。韩宝、吴智广极力主张把周家父子干掉,然后往清水潭一扔,永绝后患。其他寨主也同意这样做,但是陆昆不太同意。陆昆以为呢,虽然周家父子这么做事不对,还犯不到那个罪,咱们哪好就下手呢?再说呢,把周伦父子一杀事儿就完了吗?三岔河口太平庄离这儿这么近,能不知道吗?倘若勾结官府攻打咱们山寨岂不麻烦吗?再者一说,老周头儿也有三亲六故,得知他被害的消息就跟咱们结上仇了。是不是用好言相劝,把他们爷仁释放,化干戈为玉帛,他不追究这事就得了。有的说不可能,他不追究别人不答应啊,他不是说了吗,群雄聚会,来了十几个侠容呢,那姓童的也来了,姓童的能答应吗?临完的结果还得带着官兵攻打咱们山寨,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把他们杀了得了。大寨主犹豫不决。

  还正在他们议论这功夫,童林他们就来了,站在天井当院,这么一喊,屋里头一阵大乱,赶紧把灯光熄灭了,各拿兵刃。陆昆就问:“院里有什么人?”“周伦赛方朔啊,我还有几个朋友都来了,请出来吧!”各家寨主拉家伙跳到天井当院。喽罗兵点起灯笼火把,光芒如白昼一般,看得格外清楚。各家寨主一看,呵!来了老少十几位。为首站的一个紫面大汉,长得虎头虎脑,敦敦实实,二目如电。韩宝、吴智广一看,脑里嗡一声,赶紧躲到陆昆身后:“大寨主,这——这就是童林童海川”“噢!他就是童林?”“对,这小子可厉害了!”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一说是童林,大伙儿全有三分怕意。

  院子里沉静片刻,陆昆赶紧迈步过来,高声喊喝:“我说你就是童林吗?”海川一笑:“不错,正是童某。你是何人?”“嗨,我乃清水潭的大寨主花面阎罗陆昆是也!”“陆寨主,童某来的鲁莽,因为事着急,事先没能打招呼,请您见谅。大概我来的目的不说你也清楚。我就为你身后的韩宝、吴智广而来。咱们打开天窗说个痛快话,把人给我,把镯子交出来,我姓童的二话不说领人就走,尘土不沾。您仍然是这儿的大寨主。你们该怎么治理怎么治理,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不听童某良言相劝,庇护两个盗窃国宝的阴贼,我童林可翻脸不认人!”童林说话好似水萝卜就酒——嘎嘣脆。陆昆点点头:“童侠客,果然说话痛快。不过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的太轻巧了吧!你就没想想陆某能不能唯命是从?”“好啊,那么大寨主您打算怎么办?是文,是武?是水,是旱?你随便划道吧!”“好!我们不想别的,就想借此机会领教领教你震八方紫面昆仑侠!”说着话他一回头:“哪位弟兄把他拿下?”五寨主嗷一声就过去了,两把锤一碰,锵锒……“姓童的,今天我把你砸成馅儿饼!”他以为自己能耐最大呢,心说:刚才着了名的周老侠都不是我的对手,何况是你啊。他对童林是一点儿也没看起啊。

  再说童林,丁字步往那一站,瞪眼瞅着双锤,一看锤奔顶梁,把胳膊一横,往上招架。就这一招儿啊,把二位侠客都吓了一跳。震东侠侯廷一看,心里说话:贤弟你这是怎么了,你拿胳膊架锤呀,那能架得住吗?你就会十三太保、会硬气功,你也顶不住啊。别人也是这么想。尤其是这五寨主,心里高兴,心说姓童的,你是个二百五,你那胳膊碰我的铁锤能碰得动吗?我给你砸折了就得了,实拍拍就砸下来了。

  其实童林傻吗?不是那么回事儿。童海川这叫绝技。用胳膊一横,这是虚招,眼看锤要碰到胳膊上了,童林闪身把胳膊一竖,那锤呀顺着胳膊就滑下来了。童海川一翻腕子,啪!把锤杆给他抓住了,这时候,那锤也下来了。海川一转身,啪!把那锤也抓住了,微含一笑:“撒手!”五寨主一看,哟,我上当了,撒手,没那么便宜,你给我撒手。童林说:“你撒手!”往怀里一拽。五寨主说:“你撒手!”也往怀里一拽。这项永安以为呢,动力气你白给。我叫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天上有把我能把天拽下来,地下有环,我能把地球给你拎起来。我的劲儿有多大!你童林不白给吗?

  他想错了。童林叫紫面昆仑侠啊,要劲儿,那劲太大了。他连抢了三次那锤没抢回去。海川微微一使劲儿:“撒手!”往怀里拽锤,底下就是一脚,正蹬在五寨主小肚子上。五寨主哎哟一声撒手扔锤,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是就地翻滚。

  童林这一脚呢,还留了情呢,要不留情把尿脬给他踢破了,膀胱都碎了。就是没使劲儿,这一脚也够重的啊。大伙把五寨主抱了下去,中医一看这肚子,好吗,当时就肿起来了,一个脚印在肚子上印着。大伙一看,多悬哪,这脚尖往里头一歪,一条命没了。实质上,童林这就是给留了情了。经过紧急抢救,五寨主才缓过气来。

  再看五寨主,连看也不敢看童林了,心说这老赶真他娘的厉害,一伸手我就趴下了。

  二寨主紫面天王周佩晃大槊过来了,砸童林。几个照面儿让童海川一闪身把架杆抓住了,往怀里一带:“撒手!”紫面天王挺聪明,心说这招真厉害,不撒手底下就一脚,我跟老五一样,干脆撒手吧。他两手一抖搂,把槊撒手了。

  童林把大槊拿过来在手中掂量掂量,就这玩意儿还打仗?这叫什么兵器啊,一只手抓住槊把儿,一只手抓住槊头,往膝盖上一垫,哎!把这条槊撅了个对头弯儿,再看不是槊了,成了哪吒使的那乾坤圈差不多了。童海川把槊往地下一扔,当啷一响啊。就这一下不要紧,全给镇住了。谁不服童林啊。八十二斤半的大塑在童林手里头跟面条一样,要人叫他抓住了,还好得了吗?不但说清水潭烈焰寨的人服气,连后面各位侠客无不伸大拇指称赞:“海川真行!”童林把槊扔到地下之后就问:“哪个不服?过来。童某奉陪!哪个不服?”连问了三遍,无人回答。有几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哧,肚子一瘪把腰都塌下来了。心说够呛。

  四寨主银面仙狐老妖精古利古元吉,这小子最奸,一看形势不妙,来到大寨主近前,交头接耳秘议了一番。大寨主这才点点头儿,迈步过来了:“童侠客,高!我服你了,真高!今天我算开了眼了,才得知童侠客本领这么大,我是心服口服外加佩服。您不就是要韩宝、吴智广吗?”“对呀!”“来人啊,拿下!”喽罗兵往上一闯,不由分说把韩宝、吴智广摁翻在地给捆上了。

  这两小子一见,吓得颜色更变:“大寨主,大寨主你可不能啊!大寨主留情!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陆昆没理他们,一伸手从怀里头把镯子拿出来,合盖打开,往空中一举:“童侠客,您是不是要的这个?”童林一看,可不是。“对,这就是国宝!”“好!童侠客,现在人赃俱在,我打算把人交给你,这镯子也交给你,看来是最为上策。不过呢,好说不好听,这话要传到外边儿去,叫大伙说童林威震清水潭烈焰寨,就两阵就全给吓趴下了,我这脸儿呀没地方搁,人前我抬不起头来,饭碗子我砸了。可怎么办呢?童侠客,咱们来个小小的赌斗,不知道你意下如何?”童林一听,小小的赌斗?这话什么意思?“大寨主,请你说明白一点!”“哈哈哈,他是这么回事儿,这镯子和人呢,我不能这样给你们,要想要不难,你们随我来,咱到个地方看看,然后再讲!”

  童林能叫他给镇住吗?点头答应说了声:“尔前头引路!”“好好好!”喽罗兵打着灯笼火把在头前引路,大寨主陪着童林,众人在后头相随。其实呀,童林心里明白,这小子要耍花招,但究竟是什么花招自己心里不清楚,又一转念:陆昆哪,嘿嘿,就是刀山我也上!真是艺高人胆大!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