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六回 见国宝周伦萌愚念 为童林老侠陷囹圄

  花面阎罗陆昆,当着周老侠客的面儿,让韩宝、吴智广把翡翠鸳鸯镯拿出来让人看看。这韩宝一愣,从心里往外不痛快,寻思着:大寨主,你这可不对呀!我有言在先,这东西能轻易往外拿吗?你摸摸脑袋就是个朋友?你知道这儿哪位不可靠?倘若走漏了半点儿消息,不但我们哥儿俩得担风险,连你的清水潭烈焰寨也保不住了。你这人儿怎么这糊涂呢!要不就是喝多了。你看看这姓周的这老头眼珠子叽哩咕噜地直转悠,决非善类。今晚不能拿。他这一愣不要紧,吴智广在后头儿捅了他一下,那个意思呀:这大寨主得罪得起吗?他说话就是命令,他让你拿你敢不拿吗?况且说现在咱哥俩没有投奔的地方啊,要没这座山寨的保护,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给官府抓着,哥哥,你心疼这个干什么呀?这是吴智广着急的地方,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还没法儿说,所以呢,他捅了韩宝一下。当然韩宝心领神会,稍微一迟疑,马上又改变了态度:“啊啊,好好好,不过这镯子没在我身上,我去拿,我去拿!”

  其实,在他身上呢。他们哥俩个人一出来,找没人儿的地方又商量了一阵儿,吴智广就埋怨韩宝:“哥哥,这是什么场合,大寨主说话你就痛痛快快儿拿出来让他们看看不就完了吗?你说,一旦把他惹怒了,往后咱们哥俩还呆着不呆呀?”“贤弟,我觉着风险太大了,尤其是姓周叫周伦的那个老家伙,我猜他就不是好人,你看那一对黄眼珠子叽哩咕噜直转悠,他为什么非问这事儿呢?这要拿出来倘若有个一差二错,咱们追悔不及呀!”“哥哥,你怕那干什么呀!他就不是个好东西.他敢把咱哥俩怎样?再者一说,大寨主也不能答应他。换句话说,在这一亩三分地,他也不敢。你说是不是?”“也对!”“我说你痛痛快快拿出来吧,看完了再收起来。倘若万一有变化,咱哥俩随机应变,实在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咱们离开这儿。总而言之,不能吃眼前亏!”“好!”

  他们俩商议了半天,这才打定主意,二次又回来从怀里把那包儿拿出来了,“来,取来啦,取来啦!”说着话把这包袱往桌上一放,把外头的包袱皮打开,里头牛皮纸,把牛皮纸再打开。好吗,里八层外八层的,最后露出那个金色的小盒儿。这盒儿是黄金的,一足赤金,四四方方,见棱见角儿,那上还刻着花,镶着宝石。咱也甭说这镯子值多少钱,就光这盒子就价值连城。可惜一样,没有钥匙,锁头已经拧坏了挂在上头。韩宝轻轻把这小金锁拿下来,把盒儿盖儿打开,里边用黄绫子包的,把这黄绫子再轻轻打开,里边才露出来翡翠鸳鸯镯。

  谁见过这个呀。国宝。大厅里面上百人全都围拢过来,跷脚儿的,伸脖子的,瞪眼看着。特别是周老侠,眼球儿不转地盯着,一看这镯子呀,太漂亮了,那是最上好翡翠,玲珑剔透呀。把锅子拿起来一瞅呀,那里面好像有两条龙,你稍微那么一晃荡,那龙在里边来回转。你说这玩意儿怎么雕刻的,要不怎么叫稀世珍宝呢。这韩宝呀,轻轻地把这镯子拿起来,一只手一只,在众人的面前一晃,就想搁起来。

  这阵儿呀,周伦周老侠心里头一动。周伦一想:我这一伸手就能夺过来。我要能夺过来,我可解决大问题了。海川贤弟、雍亲王,那不得乐坏了呀!就说抓不着这两小子,起码国宝还朝了,皇帝能高兴啦。转念又一想,还不能这么干。我这一抢捅了马蜂窝,我连屋都出不去,岂不耽误了大事。但是他心里头还搔搔挠挠,还想这么干,也不能眼瞅着国宝流失。怎么办呢?

  当韩宝把镯子搁盒里的时候,周老侠说话了:“好,太好了!哎呀,可惜我年老昏花,没看清楚,这玩意儿拿在手里是什么滋味?哎呀,可惜可惜!”他说这话呀,是给大寨主听的,他眼睛不好使,没看清楚,那意思要亲手拿着看看。

  陆昆一听,跟韩宝讲:“兄弟呀,老侠客没看清楚,你递过去让老侠自己看看!”“啊——好,遵命!”哎呀,韩宝这个不痛快:这老头儿怎么找别扭,你非拿着看什么呀?又一想得罪不起大寨主,硬着头皮把盒子捧过去。“老侠客,您好好看看吧!”“哎,多谢,多谢!”周老侠客把这盒托在手中,仔细看这镯子,看完了还问:“这玩意儿不是假货呀?”韩宝一听就不乐意了:“我说老英雄,您真会开玩笑,就这种国宝它能假的了吗?您看看那成色,您再瞅瞅那光泽,您再瞅瞅那工艺,您再瞅瞅那——”他正往下说着呢,周老侠打定了主意,心说呀:我还不给他了呢!到他手不定又落到哪里去了。我豁出来冒点儿风险,归我了!老头儿打定主意之后,把盒盖儿扣上,往自己怀里一揣。大伙一愣,心说这老头儿什么毛病?怎么揣他兜呢?连他俩儿子周文、周武也愣了,心里说话:爹,您这是开玩笑还是真的,要是真事儿,这风险可太大了,现在这是什么时候呀,谁也不能帮咱爷儿们的忙,这不找眼前亏吃吗?可这话又不能说。

  韩宝一看周伦把这镯子揣起来了,噌!就站起来了:“老侠,您这是干什么?您喝多了吗?快把镯子还给我!”

  周伦手捻须髯微然一笑:“嘿嘿,韩寨主,你要这么说就错了。国宝国宝,人人有份,怎么能说是你的呢?你又不是花钱买的,又不是朋友所赠,你不就是偷来的吗?你玩儿了这么多天了,我玩儿几天又有什么关系?哎,这么办吧,让我玩儿几天,玩儿够了,我再还给你!”啊?这像话吗?连吴智广都站起来了,马上问陆昆:“大寨主,这,这什么意思?这是……您给断一断!”一开始呀,陆昆还认为周伦在开玩笑,心说:老头儿真有意思,哪有这么吓唬人的,后来一看,不是玩笑,是真的,周伦的脸都沉下来了。陆昆也有点下不来台,你看这本来是自己出的主意,哪想到有这么个结果呀!陆昆一想,他备不住喝多了,我劝他:“老侠客,哈……您要喜欢这镯子,没关系,过三过五,我跟他们哥俩商议商议,就借给您玩儿几天,不过今天可不行。今天事出突然,尤其你们是初次见面,您这么一弄呀,引起他们的怀疑,连我都下不来台。您看,刚才我也没那么说呀,是不是?老侠客,您把镯子就给了他,您要喜欢,过两天我让他们给您送到太平庄,您看怎么样?”

  周伦闻听沉着脸,冲陆昆一摆手道:“大寨主,我不能给他!”“啊?这是何意?”“嗨,还是我刚才那句话,这是国宝,从哪儿来的就得回到哪儿去。是韩宝、吴智广从皇宫偷出来的,必须还得交还当今陛下!”“老侠,您要这么一说,难道说您还要到官府去揭发此事不成?”“嗯,大寨主,说的有理,现在看有这种可能!”一听这话,陆昆火了,啪,把桌子一拍道:“周老侠客,我拿你可当朋友,拿你一点都不见外,把你接到我的分赃厅待如上宾,待如老前辈,你可不应当这么对待人呀!噢,这么一说你跟官府勾搭连环,想要攻打我的清水潭烈焰寨吗?要这么说,你就是我的仇人,我把你看错喽!”“寨主,且息雷霆之怒,休发虎狼之威,老朽我还有话要说。”“讲!”那些寨主全站起来了,抬胳膊挽袖子,把门就堵了,拉出打架的姿势,那意思大寨主一句话,众寨主呼啦往上一闯就能把周家父子乱刃分尸。但是赛方朔周伦毫不畏惧,在原来那地方坐着,谈笑风声啊:“大寨主,你错了,你错解了我周伦的意思。我问你,你在清水潭烈焰寨这十六年来,我勾结官兵没有?”“没有啊!”“哎,对,咱们经常来往,我做过对不起你们山寨的事吗?”“没有哇!”“哎,是啊,为什么今天我要说这话呢?这叫事出有因,祸打根头起,就从韩宝、吴智广身上来的。大寨主,像你这座清水潭烈焰寨,对周围的老百姓一不抢二不夺,自给自足,公买公卖,官府也就因此睁一只眼睛合一只眼睛,并没让众兵来打你。话翻过来说,如果你经常抢男霸女,骚扰百姓,弄得地方不安,国家早就派军队来了。你小小的清水潭烈焰寨是弹丸之地,架得住官府一打吗?也慢说是你呀,想当初连大明朝二百多年的江山不也丢了吗?何况你这万把多人呢?就因为你走的正,行的端,没有民恨,所以官府对你也就忍让了。如果你把韩宝、吴智广收留到你的山上,他俩是盗宝的贼寇,罪在不赦,岂不引来飞灾横祸?我看你的大祸不远了!寨主,正因为咱俩有交情,今天我推心置腹,我跟你说这几句话,你若是明白事儿的,愿意保存清水潭烈焰寨,你干脆传话,把他俩抓起来,把镯子、人交给我,我把他们送往官府治罪。官府要究问原因,我一定袒护寨主,不使你山上受半点儿损失,你还在你这儿当公道的大王,但这俩小子该什么罪就领什么罪。你不就化险为夷了吗?如果大寨主忠言逆耳,就要袒护他们两个,镯子也不交、人也不抓,我看灭顶之灾就在眼前。另外我再告诉大寨主,现在群雄聚会,都在三岔河口太平庄,其中有东昆仑老侠客侯廷侯振远、二侠一轮明月照九州侯杰侯敬山、铁扇仙风流侠张鼎张子美、大判飞行侠苗泽苗润雨、铁掌李元,还有个最厉害的英雄振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哪个是好惹的?他们就为韩宝、吴智广和这只镯子来的,要按人家的意思,调动官兵就攻打你的山寨了,我多加了美言把大家给拦住了。我说我进山寨给大寨主拜寿,一来是朋友的往来,二则我劝劝他,他要通情达理听了我的话,把人家的东西往这一交就过去了,那些侠客全都同意了,你说难道咱没交情吗?要没有我从中横着,这些人一怒之间,领兵攻打清水潭,还有你的好结果?寨主啊,你现在才四十岁呀,血气方刚,年富力强,正是好时候呀,你何必没事惹这种事儿呢?这韩宝、吴智广是好东西吗?跟童林有仇你就说有仇,你可以立擂台,设立英雄会,摆刀山置油锅都可以,你们要把童林杀了,大伙儿也没有别的议论,最不应该做这种事儿呀!偷镯子给人家安赃,留人家童林的名字,这不是小人所为吗?这不是缺德冒烟吗?就冲这一手大寨主你也不能收留他们两个呀!我觉着跟你不错,今个儿把成败利害我可都讲了,不知道大寨主以为如何?”“这个——”花面阎罗陆昆这么一愣,眼珠子来回直转悠,心里琢磨:周伦说这话不是没有道理。是,我们俩相处十六年了,没红过脸儿,他从来没做过危害山里的事儿。可我也没得罪他,为什么今天老头儿这样呢?显而易见,他确实为韩宝、吴智广而来,这这这,我应该怎么办呢?他犹豫起来了。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四寨主银面仙狐老妖精古利古元吉,一拍桌子站起来了。你看这老家伙,不是个人物呀,用手指着周伦一阵冷笑:“老匹夫,你是两行伶俐齿、三寸不烂舌呀!跑到这来说我们大寨主来了,拿我们这帮人儿都当孩子啦!闹了半天你是官府的走狗,你是童林这帮人的狗使奴才,你不是给我大哥祝寿来了,你跑到这儿卧底来了!你威胁谁?!又是侯廷,又是童海川的。活该!他失败怨他没能耐,爷们儿成立这座大寨就没怕官府,怕官府就不敢在这儿独立为王。再告诉你,你拿童林这帮儿人当回事儿,在我们的眼里头他狗屁不是!侯廷卖多钱一斤呢?张子美算哪号人物?你跑到这儿,振振有词,夸夸其谈,长这些人的威风灭我等的锐气,实在是可恨之极呀!今天就冲着你,镯子不交,人也不抓,你们还走不了。大寨主,传话!把这老东西爷儿几个抓起来得了!”花面阎罗呀,没词儿了,不知道哪头炕热,怎么坐好。这儿,他还没等发话呢,五寨主蹦过来了。恨天无把恨地无环赛霸王项永安呢,哗啦——把桌子就调了,朝着周老侠当胸就是一拳。动了武啦。老侠客赶紧往旁边一闪身这一拳走空了。周老侠探出手一掐他的脉门,就见项永安往回一撒手,底下就是一脚,老侠客往空中一纵,这一脚正蹬在柱子上了,咔嚓——您说多大的劲呀,把分赃厅里边的柱子愣给蹬折了一根。这要蹬在人身上骨断筋折呀。刹那间,分赃厅就一阵大乱,哗啦——这回这首堂多热闹啊:桌子也翻了,碗盆家伙满地全都是。周老侠一看不动手是不行了,冲着他俩儿子一努嘴儿:出去!爷儿仨蹀步流星,噌噌噌,跳到天井当院。那位说不是门都堵上了吗?怎么叫他们出去了?大寨主没话啊,谁敢堵上?一旦大寨主怪罪下来呢!所以大伙儿的眼神都盯着陆昆,看大寨主对这事儿怎么决定。其实呀,陆昆心里为难呢:看现在这个形势,都袒护韩宝、吴智广,我单独要不袒护,这玩意儿会引起公愤,我们兄弟之间就离心离德了,人家就得骂我吃里执外,别看是大寨主,也许叫人给掀翻喽!否则对周伦又不利,周老侠说的也不是完全没理,现在伸开手了,怎么办?陆昆一合计呀:干脆我再劝劝这老头儿。他迈大步到天井当院,各位寨主都站在他身后。韩宝、吴智广急得抓耳挠腮:“大寨主,这这这,这镯子,你得把它要回来呀!”陆昆就跟周老侠说:“老侠客,咱别翻脸,刚才我几家兄弟出口不逊,望您把待。可这个事呢,也难免他们这么做。我看您这么办好不好,您把镯子给交出来,物归原主,咱们坐下来好好商议,看看究竟怎么完满解决这个事情合适。如果真抓破了脸儿,我相信对您没什么好处。我不能把您怎么着,弟兄们也不能答应您,您这不是自找苦吃吗?老侠,您看?”“大寨主,我不怕,我不怕找苦吃呀!刚才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你愿怎么就怎么办。韩宝、吴智广你可以不绑,暂时把他们软禁起来,你把我送出清水潭烈焰寨,我回去跟各位侠客们商议,给你留个脸,将来致于韩宝、吴智广怎么发落,咱们再另行商议。但有一样,要放跑了他们俩,找你要人,你看怎么样?”陆昆一笑:“您说得太轻巧了,啊?把镯子带着走,恐怕这事难办!”二寨主紫面天王周佩,一伸手,从喽罗兵手里头把这条金顶张扬塑操起来了:“大哥,您别跟他费唾沫星子了,这老东西他不识恭敬,我一槊把他拍面糊了就得了。老匹夫,着家伙!”扑哧——泰山压顶就是一下。这二寨主怎么叫紫面天王呢?紫脸,身高八尺,高人一头。这家伙有力气呀,就拿这条大槊来说,生铁制造,重八十二斤半,那拍到身上受得了吗?老侠客赶紧蹀步拧身往旁边一纵,一撩这上衣,噌噌!拽出自己应手的家伙儿,鹿筋螣蛇软藤枪。你瞅周老侠腰里头就围着这家伙。这枪啊能有五尺八长,可以在腰里头盘着,不知道的以为是裤腰带,到用的时候,一摁绷簧,它就能展开,是用鹿筋制造的,这种兵刃小巧玲珑。老侠客在下边曾下过几十年的苦功啊,今天没办法了把家伙亮出来了,用枪一指二寨主:“我说周佩,咱们可没仇是不是,我不乐意拿枪扎你,也不乐意跟哥们儿翻脸,你让韩宝、吴智广过来,我不愿意跟你动手!”“你胡说八道啊,你呀,老匹夫,你着槊!”啪又一下。周伦连躲了三次,他是连扎了三次。周伦没办法了,最后点了点头:“二寨主呀,你姓周我也姓周,五百年前咱可是一家。今儿个既然你得寸进尺,老朽我可要得罪了!”说着得罪,双手一摸枪往前一弓身,啪啪啪就同周佩战在一处。你别看周佩有能耐,劲大兵刃沉,但是要讲究武术的精华,他比周老侠差得很远很远呢。周老侠枪下可留着情呢,不乐意跟清水潭的人抓破脸。但是他打起来还没完,老侠没办法,最后使了个虚招,往前一跟步,反手一枪,这枪可以当棒使唤,在二寨主肩头上抽了他一下,啪!虽说没使劲,这玩意儿丢人呢。二寨主身子往前一抢,知道败了,气得嗷嗷直叫,翻回头来就要玩儿命。三寨主分水蚊赵广蹦过来了:“行行行,下去下去,二哥你闪退一旁,把他交给我,我看他怎么厉害的轻风过柳柳夜猫!”嚓嚓嚓,探臂膀拽双刀,大战周伦。周伦一看呢,反正今儿个够呛,他一瞅这天气,日头儿还没压山呢,离掌灯还早呢,跟童林他们约会得清楚,等掌灯以后我不回去他们才能来呢。你说这段时间怎么办呢?我就勉强在这儿支持着。唉,耗时间吧,耗到掌灯时分,帮手一来,这镯子就算保险了。老头儿想到这块儿,晃鹿筋膛蛇枪大战二寨主。俩人打了二十几个回台。其实这三寨主也是白给,根本不是周老侠的对手,让周老侠在他腿肚子上点了一枪。那枪尖刚碰破肉皮,噗!这玩意儿也够疼的。把三寨主疼的嗷的一声,蹦起来二尺多高,败回本队。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