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四回 童林胤禛寻宝心切 周伦老侠献计意真

  话说童林保着雍亲王胤禛,爷儿俩边谈边往前走,遇上人就打听:“三叉河口太平庄在什么地方?”有人用手一指:“不远了,紧靠着清水潭的边上,不到三里地,您往前走就到。”“多谢,多谢。”三里多地还不快吗?一会儿工夫进了庄了。雍亲王一看哪,心说:还真没想到,这村庄还真漂亮。东西一条大道,全铺着白沙石。尽管下雨,道路也不泥泞;南北的铺户也非常整齐;还有饭馆子,有店房,有做买卖的,挺热闹。

  雍亲王这次跟童林出北京,长了不少见识。你别看他贵为亲王,从小娇生惯养,金技玉叶,吃尽穿绝,他还没开阔视野,不知道这世界有这么大,对各地的风俗民情也是一无所知。

  他跟童林这一溜达,从山东到河南,真是眼界大开呀,他瞅什么都新鲜,从心里往外就爱上这太平庄了,连指划带说笑,童林知道的就给他解释,不知道的呢就摇摇头。

  这时候到了十字街了,童林一想:我得打听打听呀,就跟旁边的一个住户打听,说这块儿有位姓周的叫周伦周老先生住什么地方?这人还真知道:“啊啊,就在那个门楼。”用手往左边一指。童林说了声谢谢,跟贝勒爷到门楼这儿了。一瞅大门关着,三层青石的台阶,大门左右还有一对石鼓,两溜拴马的桩子,挺气派。童林他们刚站在门前这儿,门开了,从里边走出一个家人模样的人,看这意思想买什么去,一抬头看见童林和贝勒爷了:“哦,二位找谁呀?”童林一抱拳:“请问,这是周伦周老侠客的家吗?”“嗯,不错,一点都不错。您是……”“在下姓童,我叫童林。”他这话还没等说完呢,就见家人一蹦蹦起多高来:“童侠客呀!我们侠客爷正念叨您呢!”说着转身就往回跑。片刻功夫,里边连说带笑走出不少人来。童林一看哪,震东侠侯廷、一轮明月照九州二哥侯杰、铁扇仙风流使张子美、铁掌李元、大判飞行使苗泽苗润雨等等,十来位都来了。

  从中呢,还有个老者,个儿不高,比二侠侯杰还矮着这么一拳,挺大奔颅头,翘下巴,瓦口脸,一对黄眼珠叽里咕噜乱转,花白须髯洒满前胸,一条小剪子股的辫子耷拉在背后;穿着米色的长衫,挽着袖面;手里拿着扇子,显得那么风流潇洒。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童海川就知道自己跟贝勒爷晚来了一步。

  二侠侯杰先跑过来了:“爷,您好。贤弟,你们怎么才来?按理说你俩先动身早应该到了。”童林一笑:“二哥,我们在道上管了一点闲事,故此耽误了。”“什么闲事?”“嘿,咱们到屋再说吧。”二侠侯杰一回身,把比他还矮的老头儿叫过来了:“老哥哥,来来来,我给介绍介绍。这就是新出世的英雄,我过去的好朋友,刚在杭州贺号戴花的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童海川。贤弟呀,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太平庄的庄主,称清风过柳柳夜猫赛方朔周伦周老侠客。过来叫哥哥。”童林整理衣服赶紧过来,躬身施礼:“老哥哥在上,受小弟一拜,”屈膝就要磕头。周伦赶紧用双手相挽:“请起请起,老哥哥担待不起呀!久闻兄弟大名,如雷贯耳。你在杭州可露了不少脸啦!我恨不能飞到杭州去见见兄弟,开开眼界。嘿嘿,没想到来到我家了。真是蓬草增辉,不胜荣幸!”童林一笑:“老哥哥您过谦了!”跟童林见完了,过来见雍亲王。其实二侠侯杰没有隐瞒,这地方用不着瞒着贝勒爷的身份,如实都说了。周伦跪倒给雍亲王磕头。胤禛把他给搀起来:“老侠客,咱们在这儿可不论什么官不官啊。咱都是朋友,肩膀头齐为弟兄。你既然跟海川,跟二位侯老侠客不错,那就跟我是朋友!”“哎哟,爷,您怎么说的啦,吓死我也不敢。天地君臣师,这君臣是有定分的,我哪敢胡来。爷您往里请!”

  众人说说笑笑到了大厅,分宾主落座。这正位自然是那胤禛的了。仆人献茶。震东侠才问童林:“海川哪,你说你管了点闲事,什么事儿呀?”嘿,还没等童林说话呢,雍亲王先说了:“让海川歇会儿,我给介绍介绍。”这雍亲王口齿还挺好,就把松林避雨遇上李英、白洁、金眼鹰孙亮的经过述说了一遍哪。你看胤禛这么一说呀,把大伙还全吸引住了。听了一段动听的故事之后,人人摇头叹息,哎,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这就叫冤、怨、缘。嗯?一片好心得了这么个结果。但盼着李英、白洁到云南昆明府顺利的把官司解决了。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好人解脱,过太平日子。童林说:“也但愿如此!”看来没什么事儿,大家说说笑笑。这童林才问侯廷:“哥哥您什么时候到的?”侯大侠说:“我们刚进屋连水还没喝呢,你跟爷就来了。我们是从另一条道来的。把镖局子的事处理处理,担心你呀也担心爷呀。所以我们积极赶来了!”

  说话之间,饭做好了。就在大厅之中摆开桌案,大家落坐开怀畅饮。在饮酒的时候,震东侠就跟周伦说:“兄弟,刚才我说了半截话,这次我们诸位可就是冲你来的呀!”“噢,真赏脸。那么大侠有什么你就吩咐吧,只要有用我之处,我尽力而为。兄弟你也别客气!”“但你也别为难。你跟清水潭离得这么近,跟烈焰寨的几个寨主关系怎么样?”赛方朔的眼珠一转:“大哥说关系呀,这怎么说呢,见着面拟脖子抱腰还挺亲近。说心里话,他是贼,咱们是老百姓,根本是水火不相容。我们就是这么个关系。”“噢,那就行了。跟你这么说吧,有两个盗宝的贼寇韩宝、吴智广夜入皇宫盗走国宝翡翠鸳鸯镯,现在这俩小子可能落到烈焰寨里,让山上的几个寨主包庇起来了。不把他俩抓住,童贤弟这官司解决不了,雍亲王也难以回京,而且皇上给一百天的时间眼看要到了。说起这件事来我们大伙心如火烧哇,大家都是为帮海川的忙来的。你手眼通天,跟这山寨里的人又有一面之识,我们就想着跟你打听打听,你这儿有这方面的消息没有?山上来没来俩贼?有没有镯子的下落?”大伙全听着!“哎呀,没有。”周伦说的挺果断哪。“诸位,方才我没说吗,我跟山上几个贼头啊,也就是点头哈腰的交情,像这种大事他能跟我说吗?再说我经常也不去呀。消息隔绝,我是一无所知!”

  童林这心里头就系了个疙瘩。你看那么老远的来了,心里抱的就像一团火似的,结果冷水泼头。他把酒杯放下了。连雍亲王胤禛也有点儿不痛快的意思。他不是不痛快周伦,人家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呀?就对这个事情他生气。在坐的人都是干什么的?一看就看出来了。周伦说到这儿呢,理着胡子合计合计:“海川贤弟,爷,诸位这不都来了吗,看得起我姓周的,这就往我脸上贴金。我是这样想,假如这俩贼真要落到清水潭烈焰寨,他就跑不了。在咱们众人的眼皮底下他跑得了吗?就怕没在这儿,现在关键的事得把这个问题弄清楚。这俩贼究竟在没在烈焰寨。”是啊,大伙听罢觉得有理。但是怎么能调查清楚呢?“好吧,我看这样,派几个得力的人,去了解了解。”震东侠一摆手:“不行,不行,你派什么得力的人?一旦走漏风声,打草惊蛇,反为不美!”“可也是,那要不咱们大家吃完饭之后好好休息,晚上夜探清水潭。要知心腹事,单听背后音。那么一探听不就清楚了吗?”大判飞行侠也乐了:“老哥哥我看你说的跟笑话一样,谈何容易呀。你别看我没到过清水潭,我听别人说过,这个地方铜帮铁底儿,固若金汤,防备得森严。如果韩宝、吴智广真落到这儿,他们还要加强防备,能那么轻易就进得去吗?若一时不慎动起手来,还是打草惊蛇。我们是海底捞月一场空。我看这主意不妥!”大伙说这怎么办呢?人们也顾不得吃饭了,大家就议论。议论来议论去也没议论出个头绪来。

  正这时候外头轻轻有人咳嗽了一声,周伦明白,有人找他有事。“进来!”帘栊一起,外面进来一个小伙子。大伙一瞅这小伙细高条大个儿,黄白眸子尖下颌,宽脑门儿,浓浓的两道眉,大大的豹子眼,鼓鼻梁儿,方海口,酸黑的大辫儿,穿绸裹缎,堂堂仪表。一瞅就是练武的,双眼绷亮,能有个二十二三岁吧。这小伙是谁呀?是赛方朔周伦的长子叫周文。老头儿一共俩孩子,还有个次子叫周武,都跟着老头儿学能耐,好功夫,高来高去陆地飞腾,除了这个之外,还会料理庄园。周伦这点财产都由他俩儿子负责经营。

  这周文进来了往爹身后一站,没敢言语。周伦把脸往下一沉:“畜生!没看着有客人吗?”“是,爹,我都不知道是谁,没法儿称呼!”“都得叫好听的!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谁,那位是谁,挨个的介绍。周文呢,成了磕头虫了,一人磕四个头,这些人得磕多少个头,磕完了站起来了,鼻子尖都见了汗了。周老侠客这才问他:“找我有事啊?”“啊,爹,有个事向您请示,清水潭烈焰寨来了个帖子。”“噢,现在何处?”“我给您送来了。”说着从袖筒里掏出来了,双手呈上。

  周老侠一看呢,大红的请贴烫金的大字,打开一瞅,明白了,闹了半天是清水潭烈焰寨大寨主花面阎罗陆昆寿辰之日,明天全山要隆重祝贺,特请周老侠参加,去赴席去。周伦不看便罢,看完了两个黄眼珠子叽哩咕噜地转悠,哎,天赐良机,有主意了。他明白怎么回事,别人儿不知道啊。周老侠先把这请帖给雍亲王看,雍亲王看完了给震东侠,大伙轮流过目,都知道怎么回事了,问周老侠客:“你刚才说有主意了,这主意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当众说明?”“可以。诸位,方才咱们正发愁呢,夜探烈焰寨呀,不保险,派年轻的人去打探不保险,你看这机会不是来了吗。我打算利用陆昆祝寿的这个机会,我送点礼到山里头去,这是名正言顺哪,他请的咱们,到里边之后,席前席后我看一看,有没有盗宝的贼寇,他只要在那儿,我肯定能把他查出来。诸位你们看这主意怎么样?”雍亲王听完了直乐呀:“周老侠,这机会可太难得了,好计策!”众人一致称赞。二侠侯杰就说呀:“老哥哥,那你可得担点风险哪,你这个祝寿和一般的不一样,倘若你见着韩宝、吴智广,那怎么办呢?”“这,这我现在不敢下决定,就得见机而做,见景生情。我看看再研究研究,明天一早我带我俩儿子就进烈焰寨,假模假样地给他祝寿,然后探听韩宝和吴智广的下落,如果没有,算咱们大家猜错了。掌灯以前我们爷仨回来了,那就是没指望了,肯定不在;假如说掌了灯了我们爷仨没回来,这就是信号,说明我们已经探听出来二寇的下落,就在清水潭。你们诸位呢,就得赶紧准备赶奔烈焰寨,咱们里应外合捉拿贼寇。”“对,好主意!”

  雍亲王就问:“清水潭烈焰寨铜帮铁底,咱这儿没船也不行,这怎么个打法?”周伦说:“这事好办,我的庄子别的没有,船有的是,大渔船小渔船,要打仗就变成了战船。庄兵也不少,这您别发愁。但是啊,据小人观看不能打那么大的仗,到里边也就解决了。但能不得罪陆昆咱就不得罪,跟他讲说道理,让他把贼寇交出来,这样最好不过。实在不行,咱们再另行商议。”“妥了,就这么办吧。”大家高兴得不得了。吃完后残席撤下,众人呢分头休息。雍亲王也累了,本来这感冒刚好,又走路又乏累躺下就睡着了。童林仍然练了一顿功夫,练完了在外屋也休息了。

  当晚无话。到了次日早晨,二侠侯杰先起来了,把大伙都招呼起来。众人梳洗完毕,到厅房落坐吃茶,用早点。再看周老侠从外边进来了。原来呀他早起来了,今儿个要进山,他不得做点安排吗?找船只、送礼物,全都安排停当了,转身回来进大厅一看,大伙都起来了,打过招呼给雍亲王请过安。这胤禛呢,还挺认真哪:“老侠,你上哪儿去了?”“啊,小人把船只都安排好了,打算跟诸位辞行,我这就要走。”大家这一听:“那咱们就按着昨天的主意办吧!今天掌灯你要是不回来那就有事了。我们大伙赶紧去帮你的忙,如果掌灯以前你回来了,就说明你这一趟是白跑了。”“对,对对对!一言为定啊!爷,您好好休息。各位,咱们回头再见!”老侠换好了一套新衣服,带着俩儿子,起身赶奔码头,为了遮挡别人的耳目,所以也没用人送。

  再看这船上,有二十只羊、五头牛、一匹骏马、花红彩礼,带了不少。老头儿坐到为首的一只船上,八名水手和俩儿子站在背后,后面那只船上坐的都是伙计,再后边那只船上押的都是礼物。一共三只船,离开三岔河口太平庄,飘飘荡荡直奔烈焰寨。

  人家爷仨一走啊,童林这头哇跟铅砣子拽着似的。为什么呢?童林有点害怕,有多少回了,抱着挺大的希望,结果失败了。这一次也不例外,心里说:你看看吧,这劲全奔着这清水潭烈焰寨,很可能得个结果是白去空回,下一步怎么办?上哪儿找韩宝、吴智广去?去哪儿找回国宝翡翠鸳鸯镯呢?我童林怎么这么倒霉呀!看看人家李英,看看人家白洁,不管受了多大的屈毕竟人家的官司出头了,可我得何年何月呀?海川想到这里紧锁双眉,低头不语。大家呀,也没法安慰他,其实不光童林这么想,众人皆有同感,谁也不愿意把这窗户纸捅破了,都还抱着挺大的希望:快得着喜信儿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