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十六回 仗义相助庙会显威 天飞灾祸就地遭擒

  姓李的走啦,姑且不提。单说这白洁白凤如,回到家里一坐呀,失魂落魄,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老太太也是唉声叹气,觉着空了半拉天,一直过了十几天之后,才恢复了正常。白洁一想:可别耽误了练功啊!将来姓李的大哥回来一检查,没长进,那叫人家多失望呀!

  就这样天天起早贪黑,在院子里练拳脚,练五虎断门枪,确实有进展。

  也该着有事,正好是四月初八赶庙会,左邻右舍都去逛庙会。有人就约白洁:“咱们到虎丘逛逛庙会吧,溜达溜达。”白洁平常老关着门在家里呆着,很难有机会出去溜达溜达,所以这大伙儿找他,他心里挺高兴,跟母亲一说,老太太也同意了,“哎,那你去吧,早去早回,别在外头惹事儿。”“哎,娘您放心吧!”

  老太太就这么顺嘴一说。自洁长这么大,十八九了从来没惹过事儿。白洁换了套衣服,跟着大伙溜溜达达,到了虎丘,看看这儿,看看那儿,又到庙上烧烧香。这庙会上,做买卖的很多,热闹非凡。白洁找了个摊儿吃了点东西,请请大伙儿。人们挺高兴,吃完了继续游逛。白洁看别的都看不进去,走马观花,惟独对练武的有所偏爱,偏去找这把势场,心说:过去我崇拜这些人,现在我看看,究竟通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我比他们强多少。这会儿我能看出他们糊弄人不糊弄人了。光这庙会上,把势场这有十几个,有的地方围的人多,有的地方围的人少。白洁找个人不多的地方,因这地方不热闹,在庙西,不是靠着庙会通枢,人不是特意走到这儿,看不清。白洁走到这儿,往里头一探头,一看里头有个老头,穿的衣服还不怎样,有六十岁上下,高颧骨,缩腮帮,大奔颅头,深眼窝,黄眼珠挺亮,腰裹扎着个带子,蹬双洒鞋,旁边放个包,地上插着两条花枪,有一把单刀。这老头呢,刚把场子打开,正在这儿说:“乡亲们,我是远处来的,初到贵宝地,因为求亲不遇,访友不着,困难到这儿了。怎么办呢?正赶上庙会,所以我打算把武术放在地上,换俩零钱花。我知道苏州乃大王之地,藏龙卧虎,打一拳、踢一脚的子弟老师有的是。我这两下子,平常稀松二五眼儿,我练呢,您就别管好不好,只当我是随便练练罢了。看着我这年纪,看着我这辛苦,您就赏我一文两文的,我一定忘不了您的好处。您看别的场子的人真多,您看我这儿才几位,别看几位,我请也请不来。说练就练,请诸位站脚助威,您可别走哇!”

  老头儿挺客气,说完了在里头练开了。开始白洁没注意,以为他说的是真的,等老头练上了,白洁一看,吃了一惊,刚才老头说话是谦虚呀!他真有能耐,按姓李的说的,人家练的归路,伸手似挖米,蜷手如卷饼,身如蛇形、腿如钻,拳似流星、眼如电,猫蹿、狗闪、兔滚、鹰翻,人家这套拳脚里都有了,练得也干净利落。等老头练完了,鼻洼、鬓角见了点汗,卖了力气了。老者一抱拳:“乡亲们,大家莫笑我现丑了!我现在开始求帮,求众位赏赏吧!”结果,这一要钱呀,太惨了,没几个给钱的。围着这一百来人,才三四个人给了三四个铜钱。这老头瞅瞅铜钱,冷笑了几声:“哎呀,我折腾这半天,就值三四个老钱!各位再帮帮吧!看哪位再赏个脸?这……这点钱都不够俩烧饼的,真的能让我白练吗?”说完了还是没人给钱。

  白洁一看,心里不是滋味。咱们苏州是大邦之地,怎么这么不懂人情!

  白洁一看,练武的这个老头儿太可怜了,练了半天没人给钱,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年轻的人哪都好胜,旁边的几个人看出白洁的意思了。“白少爷,你也到里头显显身手,你不没事儿也老练吗?帮帮场子,可怜可怜这老头儿。你看怎么样?”白洁点点头,说:“好吧!”说完,拨开人群进去了,冲老头儿一抱拳:“老先生请了!”

  老头儿一看进来个小伙子,长得细皮嫩肉,挺漂亮,看年纪已超过二十。老头儿赶紧还礼:“哎哟!这位少爷,你有事?”白洁说:“老先生,我瞅你练了半天真不容易,要不到钱,连我都替你着急。可能咱们苏州人有毛病,见外地人来了就眼生,连钱也舍不得给怎么办呢?我打算帮帮场子,我替你练两趟,要下钱来,我分文不要,全都给你。怎么样啊?”

  “哎哟!好心的少爷,我感恩不浅啊!我谢谢了,我谢谢了!那敢情好!”

  一说这个,大家热烈鼓掌。又有那逛庙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儿干什么叫好?”逐渐地就围拢过来了,越围人越多,足能有四五百号人。老头儿乐了,说:“少爷,看您这人缘儿多好!现在您还没怎么练,就往这一站,大伙儿都来捧场了。我就不行,命浅福薄,练了半天,大伙也不捧场。”老头儿又面向大伙说:“乡亲们、各位,我不练了。现在由这位公子练,人家是帮我的忙。”说完,他问面前这位公子:“公子贵姓?”“免贵姓白,白洁白凤如。”“啊!是是,白公子。那您什么时候练?”“现在就练。”

  白洁把长大的衣服脱掉,挽了挽袖子,把大辫唰啦一盘,走行门,迈过步,练了一趟五祖点穴拳。这个拳,就是姓李的那个人教给他的,他特别喜欢它,越练越得意,越练越得意。看热闹的人一看,热烈鼓掌喝彩,有本地认识他的,更给他鼓掌了。“好!练得好!比那老头儿强多了!”白洁练完了,一收招,说:“各位,大家甭光叫好,你得动真的!给钱给钱!”叮当,叮叮当当,说玄了,就跟下雨似的,地下的钱一层啊!白洁一看有这么多人捧场,非常高兴。老头儿对他说:“哎哟,我谢谢了!”这老头儿把那筐拿过来,在地上捡钱。您甭说这钱有多少,捡完了,把老头儿累了一身汗。他把沉甸甸的筐放回原处,对白洁说道:“少爷,您帮了我的大忙了,叫我怎么谢您啊?”白洁摆了摆手说:“别谢了。老朋友,人不亲地亲。不管怎么说,咱俩都是练武的,祖师爷还是亲的呢!我帮忙是应该的。我看这点儿钱是不少,但是还不是那么特多的,再帮你练一趟吧!”“哎哟!哎哟!叫我于心何忍啊!”“别别别,说练就练!”年轻人头脑一发热,光顾了高兴,把别的都忘了。白洁一看,旁边戳着俩枪,先操起一支,抖了两抖,觉得枪有点轻,把另一支枪拿过来,嘭嘭嘭,看了三看,摇了三摇,心想:比方才那条强得多。我练套枪吧!一说练枪,人们热烈鼓掌,比拳脚有意思,动家伙了。白洁往正中央一站,冲四外抱拳:“乡亲们,今天我练趟枪,说明白了,这枪我可练不好,因为我是新学的。教给我的那个人,人家练得好。今儿个,我就当众现丑,好与不好,我不是为我自己,是为这个老先生的。希望诸位多多捧场!说练就练!”白洁往下一哈腰,嗨,先来了个狐步,鸳鸯诀一合,紧跟着往前叭叭叭迈了个三紧步,把大枪一晃,砰砰砰,来了个“金鸡乱点头”。据说那高手,凭着手腕子上的功夫,把枪杆子这么一抖,能有十三个枪尖,再高能有十八个枪尖,明明是一个,为什么看得那么多呢?就是把这枪玩儿活了。白洁还不到那种程度,一晚上也只能有四五个枪尖吧!那红色的枪缨一抖洒,就这么两下,便有人喝彩:“练得好,真好!”白洁一高兴,把姓李的人告诉他的话全忘了。前文书说过,姓李的对他讲:“我教给你的这套枪,不到万般无奈,你别瞎使。再有一个,在众人面前你别练。”千叮咛,万嘱咐,可白洁以为,你大概是怕人偷艺,我练练,他就能学去?多余!他今儿个一高兴,早把这话抛到九霄云外了。他练的是五虎断门枪。老百姓鼓掌喝彩,那叫起哄,既叫不出名儿,又不知道好在什么地方。

  单说这练武的老头儿,不看则可,一看则傻眼了,一愣神儿,蹲在地上,手捻着胡须,瞅白洁练。他都看傻了。白洁练完了“五虎断门枪”,哗啦一收招。众人齐声赞道:“好,太好了!”接着是“好——”的声音。随着热烈的掌声,众人踊跃扔钱,比刚才练拳的钱又多了一倍。白洁乐得厉害,把头上的汗一擦,砰的一声,把枪一戳,说道:“老先生,捡钱吧!”老头儿拿簸箕把钱全捡光了。这老者笑呵呵地来到白洁的面前,说:“少爷,你这份心可真好!要没你帮忙,我上哪弄这么多钱?累折我的腰,我也办不到呀!”白诘问老头儿:“嗨!别客气了。看看这点钱够还店、饭账和路费的吗?”老头儿点头说:“够够够,绰绰有余。少爷,我有点事要跟你说。”“说吧!”他往左右看看:“我不乐意叫别人听。”“那你就压低声音说。”白洁往前一凑,鼻子尖对着老头儿的鼻子尖,哪知道老者利用这一机会,上头一晃,底下就使了个扫堂腿,把白洁打翻在地。“啊!听说那老头是疯子!公子帮他的忙,他还打人呢!”众人喊喊喳喳地说。

  与此同时,在人群当中窜出四个彪形大汉把白洁按倒在地上,咔嚓一声,拿锁链把白洁的脖子锁上了,紧跟着,咣咣把脚链子给钉上了。白洁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再看那老头儿换了一副面孔,这阵儿是冷若冰霜,说:“白少爷,知道我干什么的吗?练武是假,抓人是真!我是官面的八班都头,捉拿一个采花贼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哎!今儿个真叫我遇上了!对不起,跟我打官司去!”白洁一听,惊呆了:“什么?你都说的哪国话?我听不明白。什么‘采花贼’?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抓错人了,屈枉好人,咱们到衙门去说。这块儿讲没用。”“带走。”有两个牵着白洁,另外两个拿着地上的钱和衣服,赶奔苏州府。老百姓这会儿可乱了。“这事儿没遇着过!”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老头儿不是练把势,他是装相的。他是官面的官人儿,来抓人来了。”“跟白公子有什么关系?”“谁知道呢?”“白公子可够冤枉的了!有时候官府把人抓错了!”“话可不能这样说,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看这小孩儿表面上挺老实,谁知道他暗地捅了什么娄子。不然的话,官府怎么不抓你我,专抓他呢?”“这话可对,咱们到官府去看看。”就连白洁那些邻居全都在人群后跟着。

  欲知白洁下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