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九回 擂台上二侠决雌雄 危急时童林分双剑

  单说北侠这把宝剑尺寸太大,从剑艄到剑尖算上,三尺八寸长,再加上宝剑把儿,就有四尺挂零啊。这把宝剑又厚又沉,在剑艄上铸着“秦王”二字。据传说这把剑是秦皇佩带的。当年秦始皇以暴力统一天下,故刺客甚多。怎么办呢?他内披衣甲,身上佩带宝剑,左右不离,特为请的造剑大师加了工,光这支剑称一称二十八斤。哪有这么重的家伙呢?这种剑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北侠就练这宝剑,才驰名于天下。今儿他觉得掌法赢不了南侠,故此非要提出用兵刃不可。他这兵刃又长又沉。再看北侠亮完宝剑,唰唰练了个仙人指路,亮开门户。南侠呢,把带子紧了紧,把自己的宝剑拿了过来。书中代言,这把宝刃名列上等,也是切金断玉的宝家伙,乃是南侠镇寇之宝,轻易不使用。今儿个是逼得没办法,才亮凶器。擂台之上,打了一道七彩光霞,也猜不出这宝剑是什么颜色。蓝、绿、红、粉、紫,总而言之这色都在一起混着。往脸上一照,把人照得青脸、红发,蓝一块、紫一块的。啊,老百姓一瞅,这是什么颜色?这宝剑怎么这么亮?就知道这场凶杀恶战可要开始了。

  单说南侠,唰把宝剑一晃,亮了一个冲天一炷香,身子往下一蹲,把宝剑一捧:“北侠,请吧!”北侠并不答话,把背手剑一晃,啪啪啪奔南侠面门便点。南侠手握流彩虹宝剑,用宝剑的脊梁背往外一磕。二宝相碰,必有一伤啊。这宝东西是命根子。刃子碰刃子,你知道哪个宝剑伤了?这要伤了,就得痛死。用这背儿往外磕,两把宝剑碰到一块儿,当嘟作响,龙吟虎啸,传出甚远。那清脆劲儿就甭提了。擂台之上是火光四冒,把北侠吓了一跳啊。他飞身形跳出圈外,撤回背手剑,定睛瞧看,宝剑没伤着。南侠也担心,跳出圈外横宝剑检查,也没损坏。两位侠客这才放心,然后往跟前一凑,两柄宝剑就搅在一处。南侠司马空把自己拿手的宝剑八仙剑六十四路施展开。北侠把自己最拿手的太极剑七七四十九招也都端出来了。但见光华缭绕,瑞彩千条。两个人杀了个难解难分。两柄宝剑,就像两条带光的长龙,照得人是眼花缭乱哪。寒光烁烁,冷气袭人。整个擂台上全是剑光。台上台下,所有的人都聚精会神,闭着气在这儿看着。很多人都明白,慢说这宝剑,就是一般的家什沾到身上也够呛啊。这玩儿又这么快,招数这么急,哪人一个不注意,就有生命的危险。所以看热闹的人也都冒了汗,替这两个人担心。

  再说东看台,以贝勒胤禛为首的老少英雄全都站起来了。为什么呢?坐着不解气了。不少的人抓着栏杆,摇头晃脑,替南侠司马空使劲儿。童海川更是着急,剑眉倒竖,虎目圆睁,连眼睛都不眨,在这儿瞅着。他一方面是认真地学,另一方面替南侠担心。西看台的也坐不住了,几百人哗一下全站起来了,把潘龙给急得是抓耳挠腮。怎么说他也是替老师北侠担心。有时候潘龙看着看着把眼睛闭上了,不敢看,心里头默默祷告:“苍天有眼,神佛保佑,保着我老师平平安安的,可千万别出事啊!我老师要有个三长两短,这罪责可全在我身上!啊,娘啊,可别出事!”到了现在,潘龙有点后悔了。这家伙良心发现了,真替他老师担透了心。其他的人虽然跟北侠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但都仰慕北侠的名誉,也盼着北侠别打败仗,哪怕两个人打个平手哪,这也是最为上策了。总而言之,众人想什么的都有。

  咱们再说台上,两个人斗到一百个回合设分输赢。南侠司马空有点着急了。道爷一边打着,一边偷眼观瞧,一看秋佩雨也见汗了,暗自挑大指称赞:罢了!北侠不愧为独占九州笑鳌头,名副其实。别看七十多岁了,筋骨强壮,威风不减当年。果然这柄剑有独到之处。也就是我司马空在宝剑上有四十几年的经验,不然的话,早就败在他手下了!南侠又一看赢不了北侠,就是从现在打到掌灯,甚至掌灯打到半夜,也未必胜得了人家。南侠一想:怎么办呢?嗯,有了。南侠可有一绝招,轻易不使用,也可以说从来都没有使过,这是他自己研究的。因为自己名声大,身份在那儿摆着,没事的时候,他也考虑这些事,万一来个强手拜会自己,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怎么办?那南侠那牌子就得摘了,英名就扫地。为了预防这手,他自己琢磨来琢磨去,在各家武术之中取其精华,研究了一招,叫“回光返照绝命剑”。这招可够厉害的,但是得担风险。说为什么叫“回光返照绝命剑”?首先必须把对方给迷惑住,假意败了摔个跟头。掉这跟头也有名,叫“卧看巧云式”,得叫对方看不出马脚来,要是露了就不好使用了。对方乘势一进攻,倒了霉了。南快可以使一个燕云十八翻,从地上一跃而起,转到对方的背后,用宝剑把对方置于死命或打伤。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使对方束手待毙。南侠就练这宝剑。三五更的功夫,就这几招也练了几年的时间。今天是实在没办法了,他要使用这剑。但是这宝剑不是说使唤就能使唤它,必须看观定式,瞅准了部眼,在适当的时候才能使用。尤其他面对的是北侠,经验丰富哪。自个儿无缘无故就往地上一躺,那不整个就暴露了吗?因此现在还不能使用,得找机会。南侠就打定主意了。与此同时呢,北侠这脑子也没闲着,因为他也见了汗了。北侠心里暗想:这南侠真难对付!司马空名不虚传哪!就这把宝剑,本来没有我这宝剑尺寸长,没有我这宝剑分量重,能和我打个平手,可见人家的功底只在自己之上,不在自己之下呀!看这意思我们俩分不出高低来,如果再打长了,谁胜谁负还不敢说一定啊。万一我要败在他手下,名声扫地。怎么办呢?唉!北侠灵机一动,心里想:我有一种绝招啊,这叫“起死回生绝命剑”。我何不用此剑赢他呀?你听这名起死回生,北侠闹了半天跟南侠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叫独占九州笑鳌头,倘若有个主儿指找鼻子一问:“你怎么就独占九州?你冲什么要起这个名字?我不服,跟你比一比!”一伸手,自己趴下了,那不就被天下人耻笑了吗?再则一说,人后有人,天外有天,长江水后浪推前浪,尘世上一辈新人换旧人哪!我不说这牌子永远保住,但是要想保住这个牌子,立于不败之地,必须得有绝招。满足于当初,就吃那点老本,不行,必须有新的东西。别人都没有的我有,我才能保住自己的名声。该怎么办呢?他在宝剑上下功夫。他就利用这宝剑尺寸这个长劲儿、分量这个重劲儿,也研究了一种败中取胜的办法。假如打不过人家,我就用我这种宝剑,叫“起死回生绝命剑”。嗯!我迷惑南侠,南侠一个不注意,我一乘虚而入,他就倒了霉了,我就能绝处逢生啊!但他这个剑路跟南侠大同小异,也得采取败势,在对方没发觉的时候,突然发起进攻,才能取胜。但是,他面对的是南侠,久经大敌,那不是简单的人。自己要过早地使用这种剑术,也怕露了马脚。因此北侠也加着十二分的谨慎,在这儿寻找机会。两个人各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他们高就高到这儿了。想心事是想心事,动手依然是动手,从外观上你看不出来,仍然是聚精会神地在这儿进行决斗。啪啪又有二十几个回合过去了,两个人虽然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能同时都行动。南侠真抢了先了,南侠虚晃宝剑,拉势子一走,故意一绊右腿,咕咚摔到台上了。摔得真像啊!慢说老百姓看不出来,连东侠一伙人全都给蒙住了,铁扇仙风流侠张子美、铁掌李元、鼓上飞仙丁瑞龙及老少英雄这儿一看,好悬没喊出来呀,脑子一闪,想到了:老侠客你是怎么了?你说你这跟头摔的,唉呀!心急之下,忙中有错呀!完了!有很多人把眼一闭,不忍再往下看。

  可再说北侠,打着打着,一看南侠一转身没转利索,咕咚躺下了,他心就一动。他也想到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难道他想让我上当?义一想:不见得,人有失手马有漏蹄,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也许他真的躺下了。我不乘此机会进攻,等待何时呀!坐失良机,悔之晚矣!时间紧迫,不容他多想。就在这一刹那,他想到这许多,可心里还没拿定主意,但是这身子已经过去了。北侠双手捧大剑奔南侠肋下便扎。一道寒光,宝剑就到了。南侠一看,心中高兴。为什么呢?正是自己需要的。早了,他可不躲,躲早了露馅儿了,躲晚了扎上来了,那就来不及了。掌握这个分寸,这是要功夫的时候。

  还得说南侠,这几十年来二五更的功夫,一刻也没耽误,真是经验丰富。那身体就像小孩那么软乎。眼看宝剑那尖都碰到衣服了,就见南侠左脚一蹬右脚的脚面,两条腿一别,这身子平地一卷,咕噜噜燕云十八翻。要讲这个能耐呀很平常,练过几年武术的都会。会可是会,那程度可差多了,简直是天壤之别呀!人家这个燕云十八翻真快,急如闪电,快似狂风,就跟旋风一样唰就起来了。北侠这一宝剑戳空,剑尖正碰到擂台的台板上。幸亏北侠心里头疑惑,这宝剑是扎还是不扎呢?所以宝剑用力不大,如果用力过猛,这一剑嚓一声就捅到地上了。这宝剑没扎那么深,宝剑尖刚把擂台的台板点破。与此同时,南侠就到了北侠的身后,把“流彩虹”宝剑双手一捧,奔北侠的后助就挑来了。这宝剑发出去,南侠心里想:无量天尊!造孽呀造孽!贫道要开杀戒啦!我真不愿意这么办呀!但是今天骑虎难下,事情把我逼得没办法了!他心里想这个,所以宝剑的速度也不那么急。

  单说北侠一剑扎空,心里明白:哟,我上当了!那北侠也不是好惹的,就知道南侠在自己身后必定下手。再说北侠双脚点台板,叭一个倒弯儿的跟头脸转回来了,晃大宝剑奔南侠就来了,把南侠也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北侠还有这么一手。这一着急的功夫,两把宝剑正碰到一块儿,当啷!南侠双手握剑,往后一压,压北侠的宝剑。北侠双手托剑往上一挑,他打算把南侠的宝剑给崩开,结果势均力敌,两把剑战到一块儿了,谁也没把谁压住。南侠一看,不敢撤宝剑了。为什么呢?人家宝剑长,自己往下一撤,北侠顺势往里头一递,当时自己就得失败。就得叫这个劲儿了,非得把北侠的宝剑压下去,自己才能取胜。那北侠吃着亏,宝剑在下边儿,往上托的劲儿跟往下压的劲儿那是两回事,老侠客右手握剑,左手托着右手的手腕子,骑马蹲裆式往台板上一站。北侠使足了全身的劲儿,心说:可不能撒手啊,一撒手,宝剑落地了,我还不能撤剑,一撤剑,“流彩虹”跟进来了,我是凶多吉少啊!因此他攒足周身的力量,托这宝剑往上一挑,这回两位昆仑叫劲儿了。

  什么叫昆仑?就是力大无边的意思。他们两位都有这个外号,一个南昆仑,一个北昆仑。他们不但武术高强,而且都有劲儿,都力大无边。两把剑这一绞到一块儿,现在不凭别的了,凭力气了,谁力气大,谁沾光。这真到了生死关头啊!再看两个人,四目相对,都咬着牙关,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看咱们俩谁能挺得住。他俩脚下可没闲着,围着擂台噎噎直转,跟走马灯相似。这两把剑搭在一块儿,发出龙吟虎啸的声音,当啷当啷,剑身都颤抖着。再看两个人这汗顺着脑门子全下来了,这回把众人看得都傻了眼了。哎哟,这怎么办?眼看要分上下了。哎,这回可得有一个现眼的,有一个露脸的了,谁现眼谁露脸说不上。震东侠侯廷汗都出来了,侯廷一想:南侠可是为我,人家根本摊不着这个浑水,是我派人把人家请出来的,你说南侠栽了跟头,我怎么补报?东侠一看到了生死的关头了,干脆我挺身而出吧。震东侠一伸手拽出“小庭锋”宝剑,就打算上擂台。

  正在这个时候,就见童林站起来了:“老哥哥且慢,让与小弟。”东侠话还没等说完,就见童林双手把子母鸡爪鸳鸯钺一分,而今再下梯子、再分人群、再上擂台,已来不及了,时间不允许。童林干脆来个抄道儿。童林双手一按桌子,脚尖点地,噌一下蹦到桌子上了。他用眼睛一量,离着擂台也就在五丈左右,便飞身形往上一纵,嗖嗖嗖就像个飞人似的。怎么这么几声呢?燕子使的是三抄水,轻功提纵法。今天童林可拿出拿手的招儿来了。这燕子三抄水,就像真小燕,在水上飞着,看着水里头有东西要吃,小翅一拧,唰下去了;小头一抬,嗖又升到空中了,发现有东西,又往下来,就像那燕子一样。当然,燕子不一定三抄水,也许得着东西转身就走了。童海川根据这距离必须得三下,所以叫三抄水。他不可能五六丈嗖一下平着就蹦上去了。他没那能耐。他是人哪,也没长翅膀,凭的是真功夫。中间他得着两回陆,也就是脚得沾两回地,缓缓气才能到。下面都是人,往哪落脚?干脆借路而行,就得蹬别人的脑袋。看热闹的正全神贯注往台上看着,就觉这脑袋上就像拍了一下似的。因为这有气功在这提着气呢,所以分量非常轻。这位用手一摸脑袋:“哎,我说这是谁?”再一回头,童林过去了,连蹬了两个人的脑袋,最后双臂一悠,噌地上了擂台。童海川豁出去了,往两个人当间儿一站,把双钺往里头一探,左手钺分流彩虹,右手钺分背手剑。童林使上劲儿了,喊了一声“嗨呀”,当一声,把两把宝刃给分开了。再看南侠噎噎噎往后退了一大多远,身子一晃,好悬没摔倒。因为破了劲儿,这劲够大的,要不是功底深,南侠这回趴下了。北侠也是如此,噎噎往后退出一丈多远,他把宝剑往台板上一扔:“什么人?”这才看清楚,在正中央站着一名紫面大汉,一条大辫儿盘到脖子上,身上穿了一身儿土黄布的裤褂儿;腰里系着带子,半截白布高靿袜子,上蹬踢死牛豆包大洒鞋;此人剑眉、虎目,鼻直口方,三十左右岁儿,太阳穴鼓鼓着,二目如电。你别看长得土头土脑的,但北侠一眼就看出来,这位是练武术的尖子,不然那眼睛没有那么亮。哎呀,北侠心中暗想:多亏了他!要不是他把双剑给分开,嘿嘿,今天也许我就在台板上血溅擂台了!南侠也是这么想着,他一看是童林,心里说话:无量天尊!童海川你积了德了!你不来,也许有人就得上这儿来收我的尸体,我下不去了!

  再看童林,冲着南使一抱拳:“老人家,你请回去休息!交给我了!”“无量天尊!童施主多加谨慎!”南侠倒提宝剑下了擂台,回到东看台上,累得直哆嗦。

  童林登台何意,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