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六回 收新徒童林返镖局 显威风众侠上擂台

  上回书咱说到大家对庄道爷、牛儿小子的来历不明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大家急着问海川,让他快快把事情说明白。童林把以往的经过讲叙一遍,后来就把震东侠叫过来介绍。东侠撩衣服要磕头,庄道爷没让。庄道爷知道震东侠是东昆仑,别看是侠客、剑客的身份,但跟自己的年纪不相上下,能让人家磕头吗?赶紧过来,拉住震东侠的手,说了几句套话。东侠也简单地介绍介绍经过。庄道爷对童林说:“我此行没别的事,就把这孩子给你送来了。这是我徒弟,你师弟,你们是本门本户,将来可以辅佐你闯荡江湖,不过此人性情愚昧,有点傻,对他要多加照看才是。这孩子苦啊。”

  是这么回事,庄道爷把牛儿小子于和的身世略向海川讲了一遍。童林非常同情:“师伯,你放心,把我师弟交给我,我一定好好照应就是。”

  庄道爷这才点头,后来问童林:“那么你们准备上哪去?”海川说:“事还没完,一帮着我大哥去杭州打擂,为镖局子的事情;打了杭州擂之后还要继续捉拿贼寇,追查国宝的下落。”道爷闻听,长叹一声:“看来人生坎坷不平啊!海川,你是刚入社会,苦、乐、悲、欢,很多的事情等着你呢。贫道本应该前来帮忙,怎碍的,我是话外之人,不便沾染红尘,既然于和给了你了,我就算办完了事了。海川哪,往后多加谨慎,有什么事情别忘了给师伯我写信。有为难遭灾之处,师伯可能给你帮忙。”“多谢师伯。”

  道爷都说完了,又把于和叫过来:“孩子啊,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都听见了。”“从今以后,你跟你师兄在一起,你师兄就是你师父,跟我在你眼前一样,他说话你就要听;要不听,他可不能饶你,把你打死为师我也不管。你记住了吗?”“记住了。”“好,我还有事。东侠咱们今后再见吧。”

  震东侠知道像这种人是不可挽留的,人家万事超空。东侠一拱手,就见老剑客飘然而去。

  庄道勤这一走,什么时候还露面呢?到了后文书童海川大战世界妙手的时候庄道勤才露面呢。

  童海川二次学艺,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庄道爷走了,童林得了这么个师弟,非常高兴,问哥哥怎么办。震东侠还继续招呼穿云白玉虎刘俊、泥腿僧张旺、阮合、阮壁、徐云、邵甫过来。告诉他们整顿镖车,急需去北京,到那儿快去快回。我们在杭州听信儿。六小点头上马,跟着那东家押解镖银直奔北京。

  震东侠和童林带着傻弟于和及底下的仆人上马回归杭州。

  路上无话,等到了飞龙镖局,老少的英雄一听东侠和童林回来了,全都出来迎接。众人见面,欢欢喜喜,携手揽腕走进内宅。

  童林进屋一看,雍亲王在这里坐着呢,赶紧过去见礼:“爷,你挺好!”

  “海川啊,你可回来了!我这是度日如年,想得你都两眼望穿了。海川,来来来,我看看你受伤没。”“没有。”“到那儿伸手没?”“当然伸手了。”“快说怎么个经过,把经过跟我讲一讲!”童林不必多说,叫东侠介绍,东侠当着老少英雄的面就把去太湖的经过讲说了一遍。

  众人闻听,一个个咬牙切齿,骂孟恩,更骂这个吴大兵不是东西。大家都知道,通过这件事,肯定把太湖的人得罪了。书中代言,得罪了吴大兵能完得了吗?回归太湖,见着金头狮子孟恩,这么挑拨是非,尤其这帮人是铁扇寺的弟子,铁扇寺是武术之中独树一派呀。后来他们到铁肩寺拨弄是非,这才下请柬要请童林。

  童林赴宴,铁肩寺童林大聚会,而热闹节目也在后头呢,咱们暂时不提。

  书归正文,东侠刚坐下,二弟侯杰过来了:“哥哥,我也回来了。您看那是谁?”震东侠一看,旁边坐定一人,紫微微的面孔,大辫在脑后耷拉着,身穿纺绸裤褂,手里拿的把大扇子,长的阔口咧腮,连鬓络腮的胡子茬就好像画上画的判官一样。东侠可认识,正是扬州的老侠客大判飞行快苗泽苗润雨。

  前文书中咱们说过了,二侠和铁掌李元负责去请苗老侠客,正好震东侠他们上了太湖没遇上,昨天人家就到了。震东侠和苗老侠客那是好弟兄啊,过去见礼,两人又说又笑。众人彼此落座以后,震东侠问二侠:“贤弟,金龙镖局有小鬼吗?”“有,哥哥就等你了,人家来了两次,决定明天就开擂,把我急死了。你要今天不回来,这擂怎么开呀?看来你回来得正好,明儿个人家要求开擂,你看看怎么办。”东侠点头:“明日准时开擂,派人给他们送信。”

  这时候,大伙没事了,高谈阔论。童林这才把于和于宝元叫过来要告见雍亲王,也与别人见礼。

  哎哟,傻英雄往这一站,成了作揖虫了,给这个作揖,给那个作揖,后来他有点不耐烦了,把脑袋一扑棱:“嗯,怎么没人给我作揖呢?这还有完没有了,光作揖怪累的,管饭吃不管饭吃?”

  一句话把众人全逗乐了,敢情这位就记住吃。童林说:“诸位别见笑,这是我的师弟牛儿小子于和于宝元,在太湖拣着的。我的兄弟有点憨傻,说话着头不着脑,要求各位可多原谅啊!”最后把于和领到雍亲王面前,单独介绍。“过去叫爷。”

  “嗯,我还是他爷!”“混账,要满嘴胡说我可不答应!”

  “怎么个爷?”“爷就是管饭的,连我的饭都是他管的,要得罪他,不但你挨饿,连我都挨饿。懂得吗?”“哎呀,那可惹不起,快过去磕头。嗯,给爷磕头了。”

  你看着简短的对话,雍亲王胤禛对这傻英雄太喜欢了。“起来……我看看”

  胤禛把于和拉住仔细看看,这位五大三粗,这胳膊和腿这个硬劲就甭提了,怎么看怎么喜欢。“你叫于和?”“对了,你想的就是我。嗯,你管饭吃不?”“管哪,一管到底。”“嗯,那就好。”“于和呀,往后跟着你师兄,你要不听你师兄的话,我就不给你饭吃!”“嗯,我记住了,你们两位我谁也得罪不起。”

  胤禛大笑,指着把椅子,让于和坐下。你也别说什么于和呀听不进去,他的脑袋像拨浪鼓似的,瞅瞅这个,瞅瞅那个,一味着傻笑。

  且说震东侠冲着南侠司马空、大判飞行侠苗泽躬身施礼:“二位侠客爷,明天擂台的事情,就仰仗着二位了。以侯某的意思,不愿把事态扩大,愿意和平了结;那一方面,北侠秋田亲自出马了,听那个意思是不依不饶,非要在擂台上比试高低。二位请想,我们是针尖对麦芒啊,二虎相斗必有一伤,谁把谁伤着也不好,让人家别人笑话!因此把二位请出来当调和人,要求你们二位多多出力,能顺说北侠最好这个擂别继续打了。”

  南侠说话了:“东侠只管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们俩。你们没回来以前,我们俩商议过了,无论如何把事态压下去,但是,如果北侠秋田执意不从,非要打不可,那我们也就无能为力了。”东侠点头,“但愿二位老侠客,尽得一定的力量,我们也就高兴了。”

  傍晚无话,第二天,大家早早起来,梳洗已毕,饱餐战饭,东侠吩咐一声:“鞴马!”

  哎呀,飞龙镖局开锅了,几百匹高头大马鞴好了。一匹马有一个马童,众人鱼贯而行出了镖局,纷纷上马。在头前开道的仍然是一轮明月照九州,二侠侯杰,侯杰的身旁带着不少的保镖伙计。探子开着道,在他的后面,上垂手是震东侠,下垂手是童海川,中间是雍亲王胤禛,后面跟着傻英雄于和于宝元,再往后是南侠司马空、大判飞行快苗泽苗润雨,铁扇仙风流侠张鼎张子美、铁掌李元,其他众人在后面跟着。这几百匹马一出杭州,老百姓全轰动了。

  六月初三杭州开擂隔了很多天不打了,老百姓议论纷纷,有那好事的,四外寻风打听,知道杭州还有二次擂,谁不想看看这个热闹?一传十,十传百,全轰动,间隔了这么长时间,远天远地的人全都赶到了,因此看热闹的人比上一次还多得多啊!

  老百姓这一看:“哈哈,都是飞龙镖局的,看着没,头前的是二侠侯杰,后边的是大侠侯廷。瞅瞅那老赶哟,那姓童的叫童林,这家伙才厉害呢!你别瞧不起他,在擂台上,掌打铁背罗汉法禅,哇,一口血就给打出来了。哎呀,这人那么厉害,不光会种地,还会打活人呢。那后边是谁……”

  老百姓说长论短,议论纷纷,众人听见,假装没听见。一行人等到了北高峰下,二侠侯杰在头前开着道:“乡亲们,闪闪!诸位,别踩着你们。”

  老百姓哗啦一闪,众人从人群中通过,来到东看台。东看台早有人在这里收拾得利利索索的,负责接待大伙。

  众人下了马,仆人把马接过来,刷洗饮遛不提。

  震东侠先把胤禛陪到上边,然后又把大判飞行侠苗泽接到上面,其他人都跟着上了东看台。大家就座之后,仆人献茶,往对面的西看台一瞅,西看台上空无一人,哪回他们都来得晚。众人往擂台上一看,擂台一切照旧,只是有几个伙计在那里打扫桌椅板凳,全安排好,兵刃架子都摆上了。

  往台下一看,哎呀,满山坡上都是人,不下数万之多呀。大家落座大约有半个时辰左右,忽然听见东北方向老百姓开了锅。

  金龙镖局的来了,金龙镖局的来了……

  老少英雄居高临下,撒目观瞧,就见老百姓左右一分,从外头闯进一队马匹,也有几百匹马呀。为首的正是金龙镖局的总镖主潘龙。再看潘龙,在马上坐着洋洋得意,高举马鞭,在身后,跟着他的保镖,护院的伙计们咋咋唬唬在前面开道。再往后面观瞧,有匹黄骠马,端坐着一位老者,童林可注意了,一瞅这位老者,跳下马来,瞅瞅身高也就在五尺挂零,论个头来讲不高,可这脑袋可不小,奔颅头,大脑门,再看多少有点鹰钩鼻子,菱角嘴,齐耳飘摆一部银髯,条条透风,根根露肉,太阳穴鼓鼓着,一双色眼子,凸出眶外,二目如电。那老头头上带着草帽,小辫在后头飘着,末根系着红头绳,左助下佩带着一把特号的大宝剑,这把宝剑金把钩,金什件儿,绿鲨鱼皮剑鞘,二尺多长的灯笼穗左右飘摆,是古香古色呀。这剑也太长了,童海川用眼睛一量,能有四尺。书中代言,这是什么剑呢?这把宝剑是著名的背手剑,据说当年秦始皇嬴政亲自佩带,因为嬴政恐怕对自己不利,身上有御甲,外面还有背手剑。这把宝剑千斤钻玉石,削铁如泥,是宝剑和刀之中尺寸最长、分量最大的,故此叫背手剑,也有人管它叫秦王剑。

  无疑这小老头就是北侠秋田秋佩雨,在秋佩雨的身后,弟子徒孙,山呼海倒,众星捧月一般,把老师北侠扶下来,先上了西看台,其他众人鱼贯而上,纷纷就座。东看台离着西看台不到一百步,正常的眼睛一看就看得都挺准。那边往这边看,这边往那边看,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南侠起身:“老侠客打起来就晚了,这不来了吗!趁这个空隙,我们跟他见见面陈述利害劝说一番。”“南侠,那你可就受累了。”“自己人这么客气呀,苗老侠咱俩走一趟。”“在下愿意奉陪。”

  再看这老二位从东看台下来,带了两名探子手头前给开道,分人群,赶奔西看台,来到西看台下,跟人家伙计一打招呼,伙计就问,“你们找谁?”

  “我们是飞龙镖局的。我们是南侠司马空、大判飞行快苗泽苗润雨。有事求见北侠,烦劳你通报一声。”“嗯,好……”

  伙计赶忙到上边送信儿,告诉潘龙,潘龙听完就是一愣,啊,眼睛一转,心中暗想他们来干什么来了。这我得跟老师商量见是不见。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