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十四回 太湖中海川险丧命 深水里于和奇现身

  上回书咱说到童林与东侠战胜太湖四位寨主,得到镖车,正往回走,突然间被双头蛇吴大兵给截住了。老头就知道事情有变。

  他急忙命令水手停船,船只就在湖心停住了,叫水浪一推,这船只四处晃荡。童海川丁字步站好,把双钺也抽出来了。徐云、邵甫、泥腿僧张旺、穿云白玉虎刘俊、阮合、阮壁把家伙也全拿出来了。大家全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再说双头蛇吴大兵在船头上站着,用手指着童林和东侠:“老匹夫,你甭走了!姓童的,把脑袋给留下!没那么便宜!跑到这儿耍胳膊腿儿,想把太湖寨给压下去,你们是痴心妄想啊!本寨久候多时,把镖给爷爷我留下!”震东侠一看,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赶紧往前紧走两步,冲着吴大兵一抱拳:“二寨主,你还要反悔不成?说话不算了?”“老匹夫!我们可不是反悔,那是我大哥的主意。我跟他的看法不一样,我就不同意把镖银给你们;再说,姓童的还把我伤着了,新仇旧恨本寨是非报不可!把银子给我送回去!乖乖地给我下来,我把你们捆上;杀剐存留,本寨说了算!如果尔等不听,看见没,这可是太湖最深的地方,我宁肯这三只船不要了,叫你们全都做了湖中之鬼,活活地我把你们全淹死!”

  这小子可够毒辣的,童林心里头可有点害怕了。你说童林那么大能耐,怎么还害怕呢?童林呢,不会水,你看在陆地上本领高强,一看水就眼花;进到水里就会喝,喝饱了拉倒,他有能耐施展不出去呀!童海川一看四面都是白茫茫的水,离着岸还挺远挺远的呢。蹦,蹦不过去;飞,飞不了,这不干在这儿受苦吗?因此心中有点发慌。

  震东侠会不会水?会水,但是震东侠的水平也一般,那么大的东昆仑,不一定水旱样样拔尖啊,这么大的岁数了,在水里头动手,真就是打不过人家太湖的。您听听太湖这些人的绰号叫分水兽、浪里飞鲨、双头蛇,这都是水里的诨号,知道人家这些人全都水性最高,到了这儿,就到了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了。可话又说回来了,这能服软吗?能听吴大兵的吗?宁愿淹死,也不能服软啊!

  老侠客一阵冷笑:“吴大兵啊,你这个人说了不算,算了不说,真匹夫也!今天镖已经归还我们了,我劝劝你,领着人回大寨,从今以后,咱们两方面都是好朋友;如果你执意不从,非在这儿拉着,一切后果你要负全部责任!”“老匹夫,你吓唬谁呀?什么叫责任!我什么都不负!就知道要银子、报仇!兄弟们,上!”

  他把狼牙川一晃,代替军令,周围这几十只小船哗往上一冲,把三只小船给包围了。哎哟,这些水贼,哧哧往上乱纵,远了,用枪捅;近了,用刀劈,就打了群仗了。震东侠一看,不好,赶紧把宝剑亮出来,跟童林一分工,连那小哥六个,正东、正南、正西、正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面八方把这三只船给护住。那些车老板儿吓得双手抱头,一个劲儿地打哆嗦。这怎么回事儿呀?刚出龙潭,又入虎穴,没事儿了,怎么又有事儿了?天哪,这回可完了!这些人吓得哭爹叫娘,什么模样的都有啊。

  咱这么说,往上冲的小贼怎么能攻得上来呢?让童林两钺砍翻了两个,死尸栽入水中。童海川又飞起两脚,蹬倒了几个,使这些水寇不能靠近。

  震东侠那面也是如此,把宝剑一挥,砍掉他们的枪头,有俩小子把手指头全都掉了,“哎呀,老头厉害,过不去!”至于那几个方面也攻不上来。

  双头蛇吴大兵一看,这不行啊:“来呀!凿船!凿船!”事先人家早有准备。有不少的喽罗兵把衣服脱掉,左手拿着钎子,右手拿着锤子,扑通扑通跳入水中,然后潜到童林他们三只船的下面,用锤子就凿船。当当当,三下五下把船凿漏了。

  水花往上一翻,童林一看,脸色就变了:“船漏了!堵!”刚把这口子堵上,那口子又漏了;刚堵上这边儿,那边儿又漏了。三只船可全见水了。看这水越来越多,这船不得沉吗?就像童林这些人空有满身绝技,也施展不开呀!

  童海川心里头暗自叫苦:完了!想不到命丧太湖!这回翡翠鸳鸯镯也甭找了,官司也别打了,也甭保护雍亲王了!把这条小命扔到这儿了!童林这脑袋一转念,想起这些事儿了。事实上,也不怪童林这么想,要没人前来解围,慢说是童海川,就说是震东侠,今儿也得栽跟头。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突然,水花一翻,哗一声,从水里边儿蹿上来一位,看不清是不是水怪,等仔细一看,是个人。这人往上一蹿,水就到肚脐那块儿了,在水里边比平地还稳当。只见他把脑瓜子一扑棱,瞪着两只圆彪彪的大眼,就蜇摸开了,一边儿踅摸,一边吵吵:“哪位是童林童海川?谁叫童林?”这嗓子很粗,瓮声瓮气,跟打闷雷一样,但听得挺清楚。童林一听,找我?我不认识他呀!大概有原因。童林答应一声:“在下就是童林童海川!”“哎呀,你就是童林哪!可找着饭东了!饭东,哎,师兄,我找得好苦啊!”说完了之后,哗一声,一溜水线来到了童海川的船旁,手把船帮,往上一张身子就上来了。

  童林一看,嗬,这大个儿,比自己能高上一头半,肩宽背厚,膀大腰圆,真好比烟熏的太岁,火燎的金刚,高人一头,大人一倍!东侠、六小全为之大吃一惊,人还有那大块头儿的?这脑袋有十六斤,粗胳膊,粗大腿,大粗腰,一身黑肉,一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在头上盘着。这张脸,好像头号的洗脸盆,上窄下宽,肉在下边儿滴溜着,在秤上称一称,得三百斤也差不多少哇。你别看他长得这么蠢,模样并不难看;浓眉,大眼,双眼皮,狮子鼻,满嘴整齐的小白牙,年纪并不大,也就是二十六七岁。再看身后还背着独脚娃娃槊,这大槊用金水浸了十六遍,就像用黄金制造的一般,锃明雪亮,夺人眼目啊,身上穿着水手衣,腰里头围着一个小包儿。

  童林不认得呀,心说:兴许没听清刚才说什么,师兄?饭东?我哪有这么个师弟?我得问清楚。童林抓紧机会就问:“你找谁?”“我找童林,找的就是你!”“为什么找我?”“你是我师兄,是我饭东,管我吃饭啊!”童林一听,好悬没乐了,心说:这位是傻子。什么叫饭东呢?可童海川无暇追问下去,因为这是战场,白刃格斗,正打得激烈的时候,哪有功夫问别的。童林只是点点头:“壮士!你先闪退一旁,我们打完仗之后,再细谈。”“哎呀,打仗,太有意思了,我就爱打仗!饭东啊,你把这些小毛毛仔儿全都交给我了!”“哦,你也会武术!”“哎呀,太会了,天下第一!”

  好吗,这位还会吹。就见他探手从背后抽出独脚娃娃槊,噌,他一个猛子跳到水中,他这一到水里,就像鲨鱼一样,搅海翻江。那些喽罗兵可倒了霉了,架不住他用大手一抓,掐脖子,没使劲儿就掐死了;一扑棱,那位肩膀掉了;抓那只脚脖子,一抖落,腿断了。眨眼之间,把这些喽罗兵打得滚的滚,爬的爬,是四散奔逃;负伤者就有一半儿,死的漂在水上。

  震东侠一看,这是人吗?这纯粹是一只老虎将士啊!这是谁呢?这是,哎呀,真要是海川的师弟,真要是我们的人,这可太好了!海川又增加左膀右臂。那位说这是谁?这就是《雍正剑侠图志》中的主要英雄,姓于,叫于和于宝元,有个绰号叫牛儿小子。怎么叫牛儿小子呢?因为他长得像头牛,性情蛮又硬,也像头牛,所以有人送他这么个绰号。这牛儿小子说的一点儿不假,他跟童海川是亲叔伯师兄。

  咱们前文书说过,童林的老师是江南的四大名剑何道源、尚道明,他有个师伯叫庄道勤,还有个师叔叫李道通,这牛儿小子于和于宝元就是头一位老剑客庄道勤的弟子。庄老剑客一生之中有两个徒弟,大徒弟早就满徒了,在云南玲珑岛,那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现在是玲珑岛的总辖大寨主,要讲大徒弟司徒朗的能耐,那是剑客的身份。在后文书咱们自有交代。

  数年之后庄老剑客又收了个徒弟牛儿小子于和于宝元,这孩子有点儿二百五,吃饭不知道饥饱,睡觉不知道颠倒。

  说庄老剑客那么高的身份,怎么收这么个徒弟呢?事出有因哪。因为这牛儿小子于和是个苦命人儿,自幼无父无母,家住宜昌,因为遭了水灾,把房子土地全给淹了,五岁上父母全给淹死,就剩下一个孤儿。他就没死,怎么办呢?亲属全无啊!五岁就游荡在江湖,靠着讨饭为生。但是这个于和于宝元天生的就个儿大,说五岁,比那十五岁那个儿也不低,是个畸形儿,一般人都拿他当大小伙子。人怕比,马怕骑。有山靠山,无山独立。亲人没有了,他也得活着,饥一顿饱一顿哪。经过这残酷环境的磨炼,这孩子的性格非常古怪。

  后来他在宜昌到处流浪,他有什么吃什么。他哪懂得什么法律不法律,抓切糕,抢馅儿饼,样样事儿都得干,就成了本地的一害。在那个年代呀,要饭的特多,成群结队。一般要饭的都挨欺负,打过来,骂过去,这牛儿小子身强力壮,什么都不在乎,而且昏天黑地,所以这帮人儿就拿他当了靠山,拥护他当头儿。你看牛儿小子从小岁数不大就当首领了,领着一帮要饭花子,说上哪吃去,呜就是一帮,他带头儿抢,抢完了给大伙分,真正成了一害了。

  那时候,三六九大集,就往集市上拥,也不管是炸油果子、馅儿饼、瓜果梨桃,牛儿小子都爱吃,过来就抢,他一招呼,这帮人就往上冲。那时候就没王法吗?怎么没有?有时候官府把要饭花子抓住,打个半死,跑了的算是幸运。十回是有十四把牛儿小子抓住,一顿痛接,但这牛儿小子生就的皮糙肉厚,你打你的,我吃我的,他不耐烦,把眼一闭,呼呼睡着了,弄得官府这些人啼笑皆非。

  有时候,把牛儿小子抓住,搁监狱里头,能怎么的?没犯大罪,押几天滚蛋吧,放出来,他照旧重操旧业。那帮人儿一听说牛儿小子出狱了,又主动找他,形成一大势力。宜昌府的老百姓要提起牛儿小子来,没有一个不头疼的。这怎么办呢?做小买卖的都怕。后来,遇上一个有心儿眼的,这位也是卖馅儿饼的,牛儿小子领着一帮人来了,到这儿抢人家的馅儿饼,可这位笑呵呵的:“甭抢!我请客,吃多少,我给做多少。一不报官,二不反抗。”牛儿小子觉着这人挺好,一边问他:“你这心挺好,不像那些人似的,还报告官府。”这个人说:“我呀,也是苦出身,当年也要过饭,一样,知道挨饿的滋味不太好受。不过呢,我说各位呀,你抢我,那没意思,看见没,集市上这都是小本经营,本儿小利薄。你就吃我这一顿,这一个月我缓不过来气儿,我上哪弄钱去哪?你们要有能耐的话,吃大户,别抢我们这小买卖。”牛儿小子一听:“大户是什么?”“大户就是经抢的,你就吃他一年半载,他也不在乎。我们受不了。”“那大户在哪儿?”“哎,大户啊,咱甭说别的了,你往西北去,有个大庙,那大庙叫九和宫,那就是个大户。每天烧香的,还愿的,上供的,堆积如山。光那供果就够你们吃的了,还用说别的吗?有能耐的话,你们就上九和宫抢去吧。那多好啊!”

  其实这人叫发坏,心说:你上九和宫去呢,那老道最有势力,给你们吃行,不给你们吃,二指宽一纸条儿,送到官府,你们就出不来了。

  牛儿小子哪懂这个呀,认为这人是好心,等吃完了馅儿饼把嘴一抹,好了,下回九和宫了。他怎么想,就怎么办。

  这次领着四五十个要饭花子赶奔九和宫来了,离这集市不到八里地,他们连蹦带跳就到了。九和宫是江西宜昌府最大的庙宇,仅次于江西龙虎山二仙观张天式的庙宇,前到后六十八层大殿,占地百亩啊。人家种着果木树,种着地,有山产,而且香火最盛。各州府县的老百姓经常到这儿来烧香还愿,一百里以外的也来。所以,这庙就开了个大旅馆,远道来的都安排到这儿,到时候你给店钱,还代做买卖。

  牛儿小子带着一帮人来到九和宫门前一看,哎呀,可真阔气,还没来过这地方呀,旁边儿有门儿,咱进去。牛儿小子打头领人进来了,到里头,东一头西一头乱串。小道士一看,啊,这是怎么回事儿?要饭花子起哄,怎么都跑到院里来了?“去去去!你们哪来的?”牛儿小子把眼一翻:“哪来的?咱是吃来了,这里管饱。”“谁说的?”“你管谁说的!找吃的。”他们就闯进玉皇阁大殿。

  刚好有一香客刚烧完香,上完供,桌上满满当当的。牛儿小子闯进去,往桌上一看:“哎呀,都是好吃的,来呀!伙计们吃啊!”是一抢而空啊,抢完了又到别的屋里去了。小道士阻拦不住,赶紧报告观主。九和宫的观主不是别人,正是江南四小剑侠的头一位剑客庄道勤。偏赶上庄道勤在家,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道爷赶奔前院,到前院儿的台阶上一看,前院儿简直乱成一锅粥了,窗户也给摘掉了,各屋里的东西给抢了个乱七八糟。

  为首的一条大汉,穿着破烂衣服,虎头虎脑的,抡胳膊,挽袖子,领着一伙人,正在那儿造反呢。老道爷一看,一皱眉头,心说:这可是新鲜事儿啊,从来没遇上这么干的,要饭花子要造反!

  道爷把手一晃:“无量天尊!你们要干什么?快给我住手!”小道士也过来了:“老道爷,你看看,那小子是头儿,人们都叫他牛儿小子,是江西宜昌本地的一害呀!这家伙见谁抢谁,最不讲理了。”“噢,你叫牛儿小子吗?来来来!”牛儿小子看一个白胡须老道叫他过去,过去就过去呗,迈大步他就过来了。“我说你叫什么名字?”“牛儿小子。”“牛儿小子这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领人到我的庙宇前来爬墙?”“肚子饿,没饭吃。”“噢,要吃饭。要吃饭也不能这么干哪。五行三教九流啊,你得凭着力气挣钱,挣了钱才能吃饭,你这么抢抢夺夺,难道你就不怕王法吗?”“王法是什么玩儿?他在哪住?”呵,道爷一听,好悬没乐了,这位敢情什么也不懂。“哈哈!混蛋小子!你这是抢了我的庙宇,你要是抢了人家的家庭,人家打你一顿,你怎么办呢?”“我不怕打。”“不怕打?”“不怕!”“是吗?那我试试。来人!”过来一帮小老道。“给我打!”

  这几个小老道一听,观主有话,就往上闯,揪住牛儿小子的脖领子,本人这衣服就够糟的,一伸手,嘶啦一声,领子给拽掉了,搬腿的撇腿。抱胳膊的抱胳膊,把牛儿小子撂倒在地,抡起拐杖就打。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