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二回 擂上二主将争雌雄 台下一老翁动侠心

  再说东侠扭脸一看,正是铁扇仙风流侠张鼎张子美,便叮嘱道:“贤弟,要多加谨慎!这个凶僧甚是厉害!”“老哥哥请放心,赢了他我也不算光彩,输了他我也不觉得丢人,只当上这儿来学习学习。诸位少陪了!”张子美这人潇洒大方,平易近人。话罢他转身下东看台,上擂台走近法禅,拱手道:“法禅师父请了!老朽这厢有礼!”法禅圆眼怪翻,定睛瞧看:“阿弥陀佛,这不是张老侠客吗?”“不错,正是老朽。法禅师父,您今日大驾光临,能到杭州擂来,真给咱武林界大大增色啊。您看这成千上万的观众,只看着您的发招定式,就能长不少知识,学习很多能耐,张某也不例外,别看我没登台,我也向您学习了不少能耐。您的硬功,堪称一绝,天下武林弟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老朽是望尘莫及呀!说我既然不行,为何还要登台呢?常言道:见高人不能交臂而失之。张某想借这个机会和大和尚学几招,不知您能否赏脸?”张子美这一番话,谦虚、柔和、中听。

  法禅闻听,点点头道:“阿弥陀佛,老侠客过谦虚喽!既然您已登台,贫僧非常欢迎。我这两下子也不怎么样,望求张老侠客多多指教!”话罢,两个人互道了个“请”字,各亮门户,就战在一处。

  就见张子美两臂齐摇,身形转动,显而易见,他比侯二侠的功夫要高一筹,但若想胜法禅,似比登天。法禅是硬功,张子美是软功;法禅讲的是以力相撕毁,张子美讲的是以巧破千斤。

  俩人大战了三十五个回合,未分输赢。

  再看张子美的鼻洼子和两鬓都冒了汗,招数也越来越缓慢。

  东侠在东看台上瞅得清楚,心说:子美是来帮忙的,我能叫人家吃亏吗?非得让法禅打倒了才算完了吗?想到这儿,老英雄把衣服收拾收拾,低声向贝勒道:“爷,您先坐着,我上台去看看,把张老侠客换回来。”贝勒早为张子美坐立不安了,一听东侠要求上阵,心中不由得高兴,就听他道:“好吧,老侠客,看来非您不可了,注意啊!”“唉,我知道。”东侠应道。

  童林一看东侠要亲自上阵,急忙起身相拦道:“大哥,用不着您去,杀鸡焉用牛刀?再说在家千口,主事一人,您哪能亲自登台呢?小弟我去得了!”“大将督后阵,有你的仗打,你先在这儿养神吧!”东侠笑着对童林道。别看他嘴上这么说,其实他根本不相信童林能胜法禅。东侠心想:万一童林让法禅给打了,他现在还没有外号,将来怎么给他起呢?今后他还闯不闯江湖?东侠既爱护童林,又不相信他,因此婉言谢绝。

  童林一看大哥不愿意让自己去,也不好勉强,就退回原位而坐。

  单说震东侠,转脸对二弟侯杰道:“我不在,由你料理一切。”“大哥可要留神!”侯二侠为大哥捏着一把汗。“我知道。”东侠应毕,冲大伙儿抱拳告辞,转身下了东看台。

  且说台上,法禅和张子美打得正难解难分,就听有人大喊一声:“呔!老罗汉果然武艺高强,张老侠客的能耐也不含糊。你们两位且住手,老朽在此!”二人闻听,各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张子美回头一看,是大哥东侠,他顿时就明白了,心说:我老哥哥真聪明,他来的正是时候,再打几个回合我就招架不住了。

  张子美用手帕擦擦头上的汗,道:“大哥,这么说您要亲自登台跟法禅比试喽?”“正是。贤弟,够意思,你到下边去休息休息,把他就交给我吧!”张子美应声回归东看台。按下他不说。

  单说震东侠,稳稳当当来到法禅的面前,拱于道:“老罗汉,可认识老朽?”法禅怪眼圆翻,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对方不像是个练武的,倒像是个学馆里的教书先生,便问道:“阿弥陀佛,施主您可是东昆仑侯廷侯老侠客?”“不错,正是老朽。”东侠应道。“哎哟,久闻大名!别看我远在云南八卦山,早就听说您这一号了,东南西北四大侠之一嘛!没想到今天在此与东昆仑相遇,真是贫僧的造化!”法禅故作惊讶道。

  东侠一摆手道:“老罗汉,您谬说了。不错,侯某是学过几招,可那都是些粗拳笨脚,再则说如今年过古稀,老而无力,实则空有其名,无有其实。老罗汉,在未动手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讲在当面。”“弥陀佛,大侠客有话您就只管说,老僧洗耳恭听!”法禅应道。

  东侠问道:“老罗汉,我不明白您是以什么身份来参加杭州擂的?”法禅沉吟片刻答道:“我是应约而来。”“噢,谁约您来的?”东侠追问道。“金龙镖局的潘龙啊!”法禅应道。东侠继续问道:“他怎么跟您说的?”“他——震东侠,您甭往下问了,无论他是怎么说的,反正我已被请来了。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我就得给人家帮忙效力,这还有什么可问的?”法禅反问道。“不,您说错了,咱们得把事情交待清楚,要换个别人,我绝不说这些废话,可现在是您呀,堂堂云南八卦山四庄主,又是出家的罗汉,比别人的身份要高得多,因此不得不把这些事情跟您讲在当面。”东侠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最后道:“您听听这讲理吗?大帽子压人,无理取闹。他们约我们上插比武,我们有心不答应,但好像是怕他们;答应了也并非我们的心愿,这叫强人所难。这事要换到您头上,您怎么办?这名义上是擂台,以武会友,实质上就是战场。方才您也看着了,打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我恐怕您不明白内情,助纣为虐,帮虎吃食。凭您这个身份,合算吗?事情说明白了,我希望您不要参与这个事。既然已来了,您就在旁边坐阵,看个热闹,何必帮潘龙与我为仇做对呢?当然,我们这些人未必是您的对手,难道您手大能捂得住天吗?万一有个人比您的武艺高,把您给打了,您说您怎么回云南八卦山?依我看,您犯不着。老罗汉,我的话说完了,请您马上回去换个别人。不知意下如何?”

  其实法禅什么都清楚。他听罢东侠的话,嘿嘿一笑道:“老侠客,算了吧,依我说你们都是同行,潘龙领人打砸,大概也有原因,您就别纠缠此事了。他提出立擂比武,您不也领人来了吗?手脚都上了擂台,您怎么还能说不乐意呢?这叫自欺欺人哪!如果我法禅还没上来,您把我叫到旁边,讲这番道理,我要再登台,就没吃过人饭。可我现在都打了好几阵了,您又劝我回去,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你们两家谁是谁非与贫僧毫无关系。老僧的意思就是以武会友,您这不也来了吗?别光顾说话,咱们也伸伸手,我也会一会著名的东昆仑,瞅瞅东侠有何本领,我好学上几招,带回云南八卦山,见着我大哥混元侠李昆,也有个交待。不然见了这么高的高人,没交上手,我要后悔一辈子!东侠您看如何?”

  东侠听罢,心说:这仗非打不可了!法禅他不往正题上说,硬往旁边扯。很明显,他是在袒护潘龙。

  想到这儿,东侠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老罗汉执意要动手,侯廷也应该遵命了!那可就讲不起了,我要得罪大罗汉啦!”

  “阿弥陀佛,无所谓得罪,咱们俩人比试比试!”

  再看东侠,往后一撤身,把袖面挽了挽,紧紧带子,周身上下紧凑利落,抬胳膊、抬腿,没有半点绷挂之处,晃动肩头,运用原功。那位说这是干什么?东侠知道法禅的厉害,因此他要动用真功夫。东侠一生谨慎,尤其这一次,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再说法禅,也做好了准备,心说:我已连胜三阵,消耗了不少体力,现在面临强敌,不得不防。

  就见他骑马蹲裆式往台上一站,晃着秃脑袋。这才叫摇头晃屁股,惹得众人都乐了,心说:这是什么毛病?是不是后背有虱子了?

  错了,外行。法禅这是在运用气功,如果把他的衣服脱了,你可以看到:胸脯能鼓起一寸厚,后背能鼓起一寸厚,法禅运足了气。就见两人滴溜溜身形乱转,四只眼睛盯在一起,光转不发招。

  书中代言,在敌我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谁沉得稳,谁取胜的可能性就大,反则很容易吃亏。

  书接前文,再看整个场内鸦雀无声。人们直脖、瞪眼、屏息,仔细观瞧。究竟谁胜谁负,难以预料。

  单表童林,此时手扶桌案,腰板直挺挺,两眼瞪得一般大,眼毛一眨不眨,他暗自替侯廷捏着一把汗。这些人都怎么想,咱不一一细表。

  且说擂台上,两人转了十几圈,法禅终于沉不住气了,就见他身形一转,噌往前一纵身,就跳到了东侠的面前,而后双掌一分,喊了一声:“阿弥陀佛!老侠客,贫僧得罪了!”噗的一声,一个单掌开碑,奔东侠的面前劈去。

  东侠一看,此掌来势甚猛,掌上挂风,往旁边一闪身,法禅此掌走空。东侠扬手,啪一架法禅的胳膊,身形往下一矬,竖右掌奔法禅当胸便打。法禅一看,掌奔心门而来。那位说,法禅把肚子挺起,接一掌呗,不敢。法禅知道东侠的厉害。

  就见法禅晃身躯、摇双臂,与东侠战在一处。六七个回合之后,仍不分高低。就这个时候,只听得人群中有一位,抖丹田大喊一声:“二位,暂且住手!我来了!”本来场内挺肃静的,被这一喊喝声马上就给搅乱了。

  众人回头一看,就见从人群中走出一位,飞身登上擂台。

  东侠和法禅见此情况,各虚晃一招,跳出圈外。俩人平身站稳,定晴观瞧,就见来者平顶身高五尺八寸,长得细腰宽膀,扇子面的身材,面如冠玉;宽脑门儿,尖下巴颏儿,眉分八彩,一对大豹子眼,通贯鼻梁,方海口,三绺短墨髯,一条大辫飘于背后;身穿宝蓝色长衫,腰系一根凉带,左肋下还佩带一口宝刀,足有三尺六寸长;黄锃锃的刀牌,大黄的玩手,金八钩、金什件儿、白鲨鱼皮刀鞘,一看就是宝家伙;再看来者二目如灯,太阳穴鼓鼓着。

  东侠和法禅都不认识,大伙儿也都愣了。

  就见这位冲东侠一抱拳道:“老侠客,您就是东昆仑侯廷侯振远吗?”“不错,正是老朽。”东侠笑罢,又问道:“敢问您是哪位?”来者哈哈一笑道:“我是个无名的小辈,姓智叫智亮,河南洛阳人。”

  东侠闻听不甚惊讶,闹了半天,此人正是威震江湖的太平侠。

  书说至此,咱得交待一下。这套书的名字叫《童林传》,又叫《雍正剑使图志》。在这套书中,有侠客二十位,剑客三十二位。把他们组合到一起,构成一幅图画即剑侠图。那位说这些剑侠客都是些谁呢?剑客有:

  镇古侠董化一

  碧目金睛佛姜本初

  珍珠佛董瑞

  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

  今古侠关九公

  云龙九现周寻

  英雄得鹿陆民瞻

  江南第一剑李晚村

  九圣魔母吕娩娘

  赛南极昆仑子孙茂昌

  沧海变桑田王阴

  阴阳居士白大官

  老洒海金元

  西域剑客马回来

  八卦昆仑子何道源

  八卦无极子尚道明

  太虚上人庄道勤

  九宫上人李道通

  头顶八卦脚踏太极王十古

  瞽目寻针巴彦良

  横推太极张明志

  冷眼观潮赵明真

  云台剑客燕普

  无形剑客万俟羽休

  盖天第一手陶洞天

  羽士清风侠杜清风

  赛南极诸葛建

  泥小鬼陆恒

  恶面佛石头僧

  水晶长老亚然

  大喇嘛佛马宝善

  绝命怪叟上官青

  侠客为:

  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

  震东侠侯振远

  一轮明月照九州侯敬山

  西方侠长臂飘然叟于成

  北侠秋佩雨

  南侠司马空

  大判飞行侠苗润雨

  铁扇仙风流侠张子美

  铁掌李元

  鼓上飞仙丁瑞龙

  混元侠李昆

  历胆侠慧斌

  赤胆侠谭桂林

  追风侠于斗

  独行侠赵坤

  独棍神佛铁木真

  无双女侠于秀娘

  太平侠智亮

  天灵侠王凤

  地行侠于飞

  余者也有能赶上剑客,也有类似侠客的,一共是三十二位,咱不必一一细表。

  单说太平侠智亮,他是正宗正派,二十个侠客之一,家住洛阳。要说起智亮这个人,他能活至今日,那真是不容易啊!一生之中坎坷不平,乃至险于非命!

  智亮究竟有何凶险,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