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四回 二道人长话叙门户 一掌柜短语解困境

  且说二位老道把童林问了个面红耳赤。为什么呢?你别看童林跟这两位道爷学了八年的武艺,他根本不知道两位老师叫什么名字。童林这个人很自觉,平时不敢问人家姓什么、叫什么,从那些小老道的嘴里也打听不到。但童林心里也明白,这两位老师绝不是一般人。今儿个,两位老道这么一问,童林先是脸红,后来他又笑了:“师父,恕弟子有罪!我不知道你们是谁!”“嗯,童林,你就要下山了,我们就把这个底交与你。你听说没有,在大清国内有四大剑侠?”“唉,好像听说过。”“这四大剑侠,头一位是镇古侠董乾董化一;第二位是碧目金睛佛姜达姜本初;第三位是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第四位叫珍珠佛董瑞。这四位剑侠的武艺,在江湖上是赫赫有名啊!他们呢,跟你也不远,是你的四个亲师爷。我们哥儿俩,我叫何道源,他叫尚道明,是四个剑侠其中第三位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的徒弟。我们哪,号称江南四小剑侠。你还有个师伯,名叫庄道勤,还有一位师叔,叫李道通。你都记住了吗?”“唉,记住了,记住了!”童林一听,心里高兴极了。他心里想:怪不得我的两位老师都这么大的能耐,闹了半天他们是著名的四小剑侠。“童林,我们哥儿俩从来不收徒弟,你是头一个呀!我们为什么不收徒弟呢?因为咱们门户的武艺十分尊贵,轻易不外传。不管这个人有多聪明,只要他的品德不好,我们是决不传授给他的。而你呢,可就例外了。经过我们反复的验证,发现你这个人很聪明,也很朴实,于是,我们便破例收你为徒了。海川啊,比如说,你离开江西龙虎山,在江湖上闯荡的时候,有人问你是哪个门户的,你可千万要保守秘密,别说是我们这个门户的!”“师父,那我怎么说呢?”“我们对你抱着挺大的希望,盼着你能在武术上别开天地,另兴一家。你明白这意思吗?你要跳开所有的门户,另兴一家武术。到那时候,你师爷也高兴,我们也高兴。咱们这个门户就希望由你来发扬光大了!将来你也会有徒弟,也会有徒孙,也可能桃李满天下。到那时,你就成了祖师爷了!”童林一听,心里这美呀:“噢,让我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武术?师父,要这么说,口气是不是有点大了?”“不,不,这不是为师我们的意思,这是你四位师爷的主意。你懂吗?”“噢,师爷都知道我?”“知道,我们早就把你这个事跟你的几位师爷说过了,连你师伯、师叔都知道。我们老少八个人,对你是全力支持,你千万不要辜负了我们对你的期望!”“是!”

  童林心里头这高兴呀,闹了半天连我师爷也知道有我这么一号!想想当初,我不过是个赌钱鬼,伤老父,离家出走,走投无路,身陷绝地。没想到绝处逢生,遇上了四小剑侠。童林越想心里越高兴。那高兴劲儿呀,就甭提了。

  尚道明、何道源两位道爷继续嘱咐童林。尚道爷说:“海川哪,咱们这个门户的规矩是比较严的。有五个字,你千千万万要记住!这五个字是:杀、盗、淫、妄、酒。这几个字怎么讲呢?先说头一个字‘杀’。现在你身怀绝艺,如果仗势欺人,仗着你的本领大开杀戒,伤害无辜,童林,那你可就犯了这头一戒,为师绝不答应于你!你别忘了杀人偿命,借债还钱。你要是惹了祸,我们哥儿俩远在千里之外,也要取你颈上的人头!”“是,弟子记住了!”“当然,不让你杀,不等于一个也不杀。比如说,你遇上江洋大盗、海洋飞贼或者是无恶不作、十恶不赦之徒,那非杀不可!但是,只要能容忍,就容忍,不该杀的,就不应该乱杀无辜。懂吗?”“弟子记住了!”“再说这第二个字‘盗’。我们这个门户是禁止偷盗的。如果你仗着武艺在身,不做好事,走千家盗百户,拿人家的钱,偷人家的东西,我们可决不允许!当然,这也得分拿的是什么钱。如果你杀赃官、除恶霸,取不义之财,救济穷苦的百姓,这个事,可以例外。但是,你要切记谨慎,不能胡来。这‘盗’字你记住了吗?”“记住了!”“这第三个字‘淫’。海川哪,这一条可事关重大呀!别忘了这句话:万恶淫为首,百顺孝当头。为人生到世上,应光明正大,不应该贪恋女色,做出愚蠢的没有道德的事来。比如说,你仗着满身的武艺,高来高去,陆地飞腾,可以走千家越百户,看着谁家的少妇长女就进行调戏,要干出这种事来,我们知道了,是绝不能让你活在世上的!你明白吗?”“我明白,请老师放心!”“这一条你切记住!别忘了:人之姐妹,己之姐妹;人之父母,己之父母。再说这‘妄’字。说白了就是传老婆舌。我们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切记话不要轻谈,有用的话就说,没用的话尽量不说。不要当着张三说李四,也不要当着李四说张三。如果用口舌挑拨是非,让人家白刃格斗,以致出了人命,我也决不答应于你!”“再说这‘酒’字。酒是最能误事的。你想一想,有多少人因为酒,倾家荡产;因为酒,破国亡家;因为酒,身败名裂。当然,酒也不是不可以动,也不是不可以喝,但要适可而止,不能因酒误事。记住了吗?”“弟子记住了!”“好吧。还有一款,不能把武术撂到地下换钱花。要想拿咱家的武术去换两个零花钱,那也是决不允许的。”

  听到这儿,童林一皱眉:“师父,那您说我怎么办才算对呢?”“当然有出路了,比如说,你凭着一身武艺,可以替国家出力报效,奋勇杀敌。在两军阵前,你把自己的能耐都施展出来。平日为了谋生,戳杆子、立场子、收徒弟、保镖、护院,这都行啊!”“噢,那我就明白了。”

  尚道明、何道源两位道爷给童林讲了两个时辰,童林心里面也明白了。另外,两位道爷又告诉童林说,如今的武林中,共有八十一个门户,并且就哪个门户有什么高人、门长是谁、有什么绝艺、有什么专长、哪个门户好、哪个门户不好,都告诉了童林。在这儿,咱们要交待一句,你说童林上山都八年了,能什么也不知道吗?其实平时两位道爷也没少告诉他。这回呢,有些事情是重新重复的,还有些事情则是刚告诉童林的。童林把两位道爷的话牢记在心。

  这一天,爷三个难离难舍,作了彻夜的长谈。到了第二天,两位道爷叫小老道把童林的东西给拿来,童林一看,一套衣眼、一个大褂,还有一双新鞋,另外还有个不大的小包。尚道爷用手一指:“海川,你把这套衣裳穿上吧。我们哥儿俩也没有别的什么可送你,这几件衣物给你做个纪念吧!”童林一听,扑通就跪在地上给两位师父磕头。过了一会儿,童林就把这身衣服穿上了。里边是粗蓝布的上衣和裤子,腿上系着腿带,外面是土黄布大衫。这大衫又大又肥,左大襟上是白骨头纽,腰裹扎着带子,把踢死牛豆包洒鞋往脚上一穿,怎么看怎么是个大老赶,好像是从深山沟里来的那侗头侗脑的土老农。两位道爷把那个小包拿来,递给了童林:“海川,庙上清苦,你也知道,本打算多给你俩钱,可我们也剩下不多了。这五两散碎的纹银,也够你回家的盘缠,你把它收起来。”童林颤抖着双手把银子接过来,再一看这银子,上面尽是锯齿,一小块一小块的,连个整块银子都不称。童林明白,就凑这点银子对他们来说也是很不容易啊。童林接过银子,热泪盈眶:“多谢老师赠我的盘缠!”两位道爷说:“天也不早了,吃完了饭,你就起身吧。往后有什么事情,只管跟我们老哥儿俩打招呼。”“是!”

  童林吃完了饭,把子母鸡爪鸳鸯钺往腰里一别,摸摸兜儿里面那五两碎银子,就准备要动身了。庙里的小老道听说童林要走了,也都来到院里为他送行。两位道爷一直把童林送出二仙观。

  到了那两棵大树的跟前,尚道爷说话了:“海川哪,走吧!”童林又跪下给两位师父磕头,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恩师,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我说点什么话来表达我的心意呢?两位师父对我恩重如山,不但救了我的性命,还传授我绝艺。如今我们就要分手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恩师给你们问安!”“哈哈哈!……海川,你怎么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呢?男子汉志在四方,应当到外边去闯荡,不要作妇人之态。走吧!”童林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这才跟小老道们一一握手告别。就这样,童林一狠心,离开了龙虎山。

  童林边往前走,边往回瞅,走一步一回头。大约走出三里多地,童林再一回头,师父还在庙门口站着呢。童林频频摆手,一狠心拐进了山弯儿,再一回头,什么也看不见了。

  在山上住了八年,童林对这山上的道路也非常熟悉了,哪条道通哪儿,他闭着眼都能找到。

  出了山的外边,童林就开始想家了。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何况童林又是个孝子。你别看他当初因为要钱把爹给误伤了,可童林平日很好。他长这么大没离开过爹娘和兄弟,这一次离家八年,你说他能不想吗?其实,童林在学艺期间也没少掉眼泪。今儿个,童林一离开龙虎山,真好像小鸟出了笼子一样痛快、自由、轻松!想起父母和兄弟,童林的心里就火辣辣的,恨不能插上双翅,一下子飞回童家庄。同时,童林又担心父母的身体,老爹快七十了,母亲也六十五六了,两位老人怎么样呢?还在不在呢?万—……但愿苍天保佑两位老人平安无事!童林心里着急,脚下也加快了步子。现在走道,童林觉着特别轻巧,就仿佛两只脚上挂着风一样,只要稍微一使劲,走个十里八里的全不在话下。

  离开龙虎山,童林又走了一天,就觉着又累又饿。童林一想,我得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吃饱了再赶路。他又往前走了一程,哎,前面是一个大镇子,这镇子叫双雄镇。童林进了镇子一看,嗬,这镇子像个小城市一样!怎么这么热闹,人怎么这么多?闹了半天,这双雄镇是从江西进北京的咽喉要道。去湖南、湖北……这儿是通往四面八方的必经之路。童林一想,我的钱也不多,吃好的吃不起,干脆,吃两碗面条就算了。童林闪目一看,靠着路北,饭馆一家挨一家,大饭庄子也有,小门脸儿的也有。童林找了一家比较便宜的饭馆就进去了。

  进里边一看,饺子、面条、大碗面,什么都有。童林找了个座坐下。伙计边擦桌子边问:“客爷,您吃点什么?”“面。”“那您打算用多少?”“嗯……先给我来二斤吧。”童林约莫有二斤差不多。一会儿的工夫,面也给下好了,作料也给端上来了。童林一吃,哎哟,这个香啊!他一转碗,就把这两碗面给吃下去了。他咂咂嘴,觉着还没吃饱,再来两碗吧。想到这儿,童林朝伙计叫道:“伙计啊,再给我下二斤!”“啊!”伙计一听就咧嘴,这位能吃四斤面条!这可真行!二斤面下好了,伙计用大海碗给童林端上来。童林没费劲,就吃完了。这回可饱了。童林打了个嗝,用手揉了揉胸脯:“多少钱?”“不多,八个老钱。”“哎,还真不贵!”童林伸手就在兜里摸这根子。童林不摸则可,一摸这银子,“哟!”他就傻眼了:五两银子不翼而飞。这下可把童林给急坏了,浑身上下翻了个到,没有。后来他发现,这兜儿底下有个小窟窿,那银子肯定从这小窟窿里溜出去了。你想,童林一路上马不停蹄,一跑一颠,那点碎银子可不全得颠到外面去吗?这会儿,童林急得直冒汗。俗话说:一文钱逼倒英雄汉。你吃了人家的东西,到时拿不出钱来,这玩艺儿怎么交待得了呢!伙计一看,这位什么毛病?吃面条的时候挺痛快,怎么给钱的时候这么难呢?“我说这位大爷,快把钱赏出来吧,我们还等着算账呢!”“唉唉……唉!这……”童林实在没办法了,“我说堂倌哥哥,实在对不起!”“什么事?”“我把钱丢了。”“啊!钱丢了?这么说你吃面条以前就没摸摸兜里有没有钱?”“我马虎了。就揣在兜里头,谁知这儿有个窟窿,钱从这儿给掉出去了!”伙计把眼一瞪:“我说大爷,您这就个对了!我不管您有没有钱,您吃了我们的面条,就得付钱。我们是小本经营。您想想,您丢了钱您不给,他丢了钱再不给,我们这不就倒塌啦?”童林一琢磨,这可怎么办呢?摸摸身上的衣裳,也值四碗面条的钱,可这是老师留给我做纪念的呀,我刚离开龙虎山就把这衣裳给当了,这像话吗?可不能这样做!浑身上下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怎么办呢?童林让钱憋得都转了向了。

  正这时候,掌柜的过来了。“怎么回事?”伙计说:“您看这位大爷,吃了咱的面条不给钱!他说他的钱给丢了。您看,这怎么办呢?”童林一看是掌柜的来了,赶紧上前解释。他把自己的情况讲了一遍。掌柜的听完,看看童林这穿着打扮,瞅瞅他的举止动作,觉着这人不像个说瞎话的。“哎,我说小伙子,你贵姓?”“免贵姓童。”“这么办吧,这几碗面条钱我不收了。”童林一听,他是感恩不尽啊!“掌柜的,这可不行!虽说我现在没有钱,但这面钱我非给不可!”“非给?你没钱给什么?”“那……我打算找点生财之道。”“嗬,生财之道!你是会什么手艺呢,还是有什么挣钱的路子?”“我会练武术。我打算找个把势场子,求求帮。只要能求来俩钱,还您这面条钱不成问题。请问,这儿有没有把势场子?”童林这么一问,掌柜的反倒来了情绪。“我说姓童的伙计,我们双雄镇别的可能不行,要讲这把势场,那可是远近驰名啊!你来看,离开我们的饭馆往前走,走到那小十字路口,一拐弯儿,那儿有座庙,叫关帝庙。在关帝庙的前边,就有个大把势场子。我们这儿还有个著名的老师父,他叫铁背龟雷春。雷老师光徒弟就收了四五十号。你要是能和雷师父认识认识,到他那儿求个帮,讨个路费,不在话下!”童林听罢,眼前一亮。师父说过,一笔写不出俩绿林来,练武术的都是一个祖师爷,人不亲,艺还亲呢。如果到了外面,有个马高镫短,可以到把势场子求俩钱,不就把这账给结了吗?

  想到这儿,童林往起一站:“掌柜的,您贵姓?”“免贵姓李。”“李掌柜,那我就去了。您放心,过一会儿,我就把这面条钱给您送来。”“好说好说。我不要了,说话算数!”话音未落,童林一转身,就离开了这小饭馆,直奔关帝庙去了。

  欲知童林求帮成否,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