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三回 童海川庙中逢知音 两道爷埋名育高生

  且说两位道人要打发童林走,童林闻听,心中一急,道:“两位道爷,出家人大慈大悲,普度众生,您就高高手,把我留下吧。实不相瞒,我在本地一无亲戚,二无依靠,囊中分文皆无,又赶上个寒冬,我要离开这儿,就得冻饿而死。我留在这儿,也决不白吃道爷的饭,我身体好,什么粗活儿都能干,哪怕您给我安排点什么重活儿、苦活儿都行,我想在这儿多呆一些日子。仙长慈悲,把我留下吧!”

  听童林这么哭哭咧咧地一说,两位道爷的心也就软了下来,说道:“好吧。不过我们这庙里挺清苦,多一口人吃饭,对我们来说就多增加点负担。不过,看你实在可怜,暂时就先住到这儿吧。吾儿!”“有!”“把童林安排到西下屋,你们要好好地照顾他,啊!”“是!童施主跟我们来吧。”就这样,小老道把童林安排到西下屋住下了。

  第二天,童林吃饱了饭,就又琢磨开了:怪不得老人常说“绝处逢生”,这玩艺儿还真对呀!你看怎么那么巧,这两位道爷就把我给救了。这人真好!我还没问人家姓什么、叫什么呢。人家道爷说了,多一口人对他们来说就增加一些负担。我这么大的个小伙子,我得好好地给人家干活儿呀,别让人家一不高兴再把我给轰走,我可上哪儿去呢?

  童林从住下那天开始,整天就不闲着,见什么活儿就干,每天早早起来,把院子扫个干干净净。他一瞅,嗬,这庙里的老道还不少哩:大老道、小老道、半大老道,足有三四十个。你说这么多的老道,一天烧柴、用米、用水,这数量也相当可观啊!童林看着有四五个水缸,他就想:我给挑水。每天别人还没起来,童林就把水缸挑得满满的。等大伙儿都起来了,他把灶火也生着了,给每个人把刷牙水、洗脸水都打好了。你说谁不喜欢这样勤快的人呢?而且童林这个人还挺结实,见什么活儿就干什么活儿。他这一来,一顶八个,从而也就减轻了这些老道的负担。大伙儿呢,也非常喜欢他,经常问长问短,日子不多,童林就和大家都混熟了。这些事,不知不觉就传到两个老道的耳朵里。

  这一天,童林正在院里劈柴禾,两个老道走到院子里头,看着童林,乐了:“童林,你先把手中的活儿放下,跟我们到屋里来。”“唉,唉!”童林心里怦怦直跳,心想:坏了,准是又要撵我走,这可怎么办呢?

  童林跟着两个老道进了屋,往旁边一站。那道爷用手一指那凳子:“坐下吧,坐下说话。”“唉,谢道爷!”“来了几天了?”“大概十多天了吧。”“在庙上住着怎么样?”“嗯,挺好,挺好的。吃得也饱,睡得也香。”“我们想问问你,你不是说,你到江西龙虎山是为了找高人来的吗?”“唉,是啊。”“你找高人想干什么呢?”“学武术。”“学武术?你喜欢练武吗?”“太喜欢了!过去我就练过。”“都练过什么呢?”“练过……跨虎登山,嗯……大开门小开门、大红拳小红拳,嗯……我都练过。”“那你现在还会吗?”“会呀!”“那好,你练一套让我们两个看看。”“唉唉,唉!”童林一想:只要不撵我走,怎么都行。

  来到院里头,童林把袖子挽了挽,走行门,迈过步,啪啪啪就练了一大气。等练完了,童林也累得个满头大汗。两位老道看着童林,点了点头说:“嗯嗯,行!哎,童林,我们这儿高人是没有,不过你要学练武术,我们也会几招,正打算教教你。”“噢!”童林一听,可乐坏了,扑通就跪下了:“两位老师,干脆你们就收我做弟子得了!”“不不不!起来,起来!现在还不能这么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教你,不过我们的能耐也不大,你能学几招就学几招,这样你也就不负此行了。”“谢谢两位恩师!”随后,两位道爷每人练了一趟拳。这两趟拳可不怎么样。童林在旁边瞅着,一招一式,怎么伸手,怎么抬腿,他都一一铭记在心。然后,童林也按两位道爷的样子练了一趟。两位道爷看了,都挺满意,心里说:你瞧着吧,这庄稼小伙子,比那些徒弟都强得多。看来他受过打击,不然的话,他不能这么用功。

  童林从这天开始,就跟这两位道爷在一起学武艺。日子不多,童林的武功便大有进步。

  过了两个多月,两位道爷就不让童林学武艺了,开始让他干活。他们天天让童林挑水,不过,这回挑水的地方可同以前不一样。

  红脸的老道告诉童林:“离开二仙观,走到前山,那儿有个地方叫捉虎岭。翻过这道岭,有一道山涧,这山涧叫狼牙川。在狼牙川的下面有条小河,我们爱喝那河里的水。每天你也不用多挑,挑满这四缸就行了。”

  童林心想:这回我可有活儿干了。他哪儿知两位道人告诉他的这条道,连翻山越岭,来回一趟足有一百多里地。这一百里挑一担水,得挑四缸,这活儿可不轻啊!童林看着这扁担,再瞅瞅那水桶,就有点傻眼了:水桶和水缸大小都差不多,是特号的,扁担还是铁的。甭说挑水,光这扁担和水桶,没点劲的人都挑不起来。可童林不能叫苦呀,他心里说:人家是我的恩人,还传给我武艺,我要一叫苦,完了,饭碗子非砸不可。

  头一天,童林只挑了一缸半水就走不动了;第二天,童林一瘸一踮,咬着牙又挑。开始的时候,童林还不习惯,可到了后来也就逐渐地习惯了。

  半年过去了。这会儿,童林一天挑四缸水,不费吹灰之力。两位道爷一看童林干得不错,便说:“童林哪,水也甭挑了,我再给你找点活儿。”“唉,您说什么活儿吧。”两位道爷把童林领到一个空房子里头,指了指地下。童林一看,那儿有两个大陶瓷盆,盆里放着一团一团的像豆腐丝一样的皮条子:有牛皮的,有驴皮的,还有马皮的。这些皮条子都在镖胶里泡过,现在都粘到一块儿了。就听两位道爷说:“明儿个吃完饭,你搬个小板凳往这儿一坐,给我们把这些皮条子一根一根地都解开,我们好用。这玩艺儿能变钱花。”“唉,好了!”说着容易,做着难。

  第二天,童林用手指头一掰这皮条子,他就傻了眼。你想想,这些皮条子都是用镖胶给粘到一块儿的,拿手能撕开吗?童林一想,人家道爷交待得明白,只能用手撕,不能动用别的器皿。可那又怎么办呢?没办法,解吧。就这样,整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童林总算把这两盆皮条子给解开了。再看童林这手,已面目全非,特别是拇指和食指,全都给抠破了。十指连心啊!童林疼得晚上都睡不着觉。但是,童林也不叫苦,他心里说:指头破了,我也要撕,也要解!人家道爷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

  两位道爷一看童林的手,赶紧抓来中药,用药水给他洗手,消了肿。两位道人又给童林端来两盆皮条子。童林解完了,手又磨破了。两位道人又用药水给他洗手消肿。就这样,解了破,破了洗,童林又解了半年多时间皮条子。到了后来,童林再解这玩艺儿,不费吹灰之力,一拽就开。他哪知道,这是两位道爷传授他的本领,叫“鹰爪力”。

  皮条子解完了,两位老道又给童林安排了新活儿。

  老道让童林拿手捣米。你想,这米外面有壳包着,本来得用棒槌捣,可两位道人硬要童林用手捣,这受得了吗?没捣两天,童林的手就跟血葫芦一样了。两位道人用药水给童林洗洗手,消了肿,他又继续捣。捣来捣去,童林手上的茧也增厚了。等再一揭这米,手也不疼了,简直像铁锤一样。捣了一年米,童林算一算上山的时间已有三年多了。

  这一天,两位道爷又把童林叫到跟前:“童林!”“唉!”“跟我们到庙外去一下。”童林跟着两位道人就出了庙门。

  在二仙观门前,是一片空地,地上长着两棵大树。这两棵树长得高大挺拔,每棵都有一搂多粗,树与树之间的距离有一丈五尺远。童林来到树底下停身站住,就听两位道爷说;“童林哪,从明天开始,你就转这两棵树。转什么形的,这还有姿势,这姿势可不能搞错。”说话间,这红脸的道爷往下一哈腰,左手在前,手指尖跟鼻子尖齐,右手护住前心,骑马蹲裆式往下一蹲,上身不动,两腿动,啪啪啪围着这树就转开了。转得这形呢,就像阿拉伯数字那“8”字似的。老道转完了,就对童林说:“转多少日子,你别问。多会儿不让你转,你就拉倒。”“唉!”童林这点真好,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从不多问。从这会儿开始,童林整天就转这树。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童林光转这树,就转了整整三年的时间。你甭问转了多少圈,你往那树根儿底下瞅,一个规规正正的“8”字,陷进地面有三寸多深。那都是踩下去的啊!可见童林付出了多大的辛苦,掉了多少滴汗水啊!两位道爷呢,从不跟着童林,但他们却偷着观察。看见童林夜以继日,勤学苦练,从不间断,两位道爷不由得心中高兴。他俩把童林唤到眼前:“童林,树也别转了,你现在行了!你知道为师我为什么让你挑水、解皮条子、捣米、转树吗?告诉你,这是教你的基本功。你只有练好了这些,才可以学武艺,那样才能驰名于天下!”

  童海川眨眼之间,就度过了六个春秋。他在江西龙虎山二仙观,受两位高人的传授,学得了满身的本领。

  这一天,两位道爷把童林叫到跟前,告诉他:“童林哪,你这六年练的是基本功。从明天开始,我们就教你正式武艺。”

  童林一听,不由得喜出望外。第二天,童林早早就起来了,站在院里等着两位师父。就见两位道爷短衣襟,小打扮,从屋里走了出来。他俩把童林叫到跟前,开始教他掌法和拳术。

  书说简短,两位道爷手把手地教童林,童林更是一个心眼儿地学。师徒摽在一块儿,练一天胜十天,练一年胜十年。练了一些日子,刀枪棍棒,十八般武艺,童林就都学会了。这会儿,童林的掌法更了不得啦。两位道爷传授他的掌法叫“八卦柳叶绵丝掌”。这种掌法,在当时的武林中是独一无二的,一共是三十六招。这种掌法讲的是按外伤内;打的时候,看上去好像没使劲,但打到对方身上,专伤骨头。童林学好了掌法,两位道爷又根据十八般武艺里边的精华,给童林打造了一双武器,名字叫“子母鸡爪鸳鸯铖”。这是一种短兵器,一只手拎一只。两个月牙扣在一起,当中抓着个大月牙,小月牙护守。在大月牙的两端,还有两个鸡爪,这鸡爪能撕落别人的兵刃。一看这特殊的兵器,就知道主人的招法与众不同。

  又过了一些日子,童林就学会了三十六路鸳鸯钺。

  转眼之间,两年又过去了。这会儿的童林,与当初的童林可大不一样了:两只眼睛锃亮,太阳穴也鼓起来了,胸脯也格外发达,咳嗽一声都是两响。

  这一天,两位道爷把童林唤到面前:“海川哪,你到山里几年了?”“师父,八年了!”“唉。按理说武术这个东西,应该活到老学到老,无穷无尽,可我们哥儿俩商议了一下,觉着该打发你回家了。一则,回家看望一下你的父母和兄弟;二则,你到江湖上闯荡闯荡。不论什么人,光关着门学,那只是半拉武术,非得去闯荡闯荡,见识见识高人,经一经风雨,见一见世面,会一会武林高手,这才能验证你武艺的高低。”童林一听,扑通就跪下了:“师父,是不是弟子有什么过错,两位师父打算撵我走?”“哈哈哈!……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说小孩子话!你要有什么过错,不是今天,我早就把你撵走了。刚才,我们哥儿俩说的是实话。你出去闯荡几年,将来有机会,你还可以回来嘛!”童林一看,两位老师的主意已定,就不敢再争辩了:“老师,你说我什么时候走合适?”“明天就可以下山。海川哪,再告诉你点事,你到山上已八载了,你知道我们哥儿俩是谁吗?”

  两位道人究竟何许人也,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