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回 寻姑姑不见访高人 龙虎山遇雪险丧命

  话说童林在路上走着,一边捶脑袋,一边还跺着脚,等来到圃子外头,也看不着这童家庄了。童林傻眼了,心想:这江西听说在南省,既然在南省,我就得奔南边走。他辨了辨方向,顺着这大道,奔南边就下去了。

  书中代言,我们国家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在康熙年间,就有四亿多人口,共一十三省。

  童林没出过门,上哪儿去找这江西省呢?难哪!这一路之上,饥餐渴饮,晓行夜住,住不起大店房,就住那起火的小店,能不花钱就不花钱。有时他夜宿露天,渴了就在河沟里喝口水,饿了就买个饽饽吃,因为囊中的钱不多呀。就这么,他边走边打听,哩哩啦啦走了两个多月,就到了江西南昌。

  童林到这儿一打听,结果根本就没他姑姑这个人。别看是亲姑姑,两家却很少走动,书信也很少往来。他心想:坏了!我要是找不着我姑姑,连个安身之地都没有。我远离家乡,两眼一摸黑,求亲不遇,访友不着,我怎么办呢?眼看着这天一天比一天凉,我身上还耍着单儿呢。摸摸兜里的钱,也快花没了。这下子童林就更傻眼了。怎么办?我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难道就冻饿死在外乡?干脆,我还回去得了。这两个多月过去了,我爹的火儿大概也消下去了。想到这儿,童林就往回走。

  走出二十来里地,他又站住了,转念一想:不行,不能往回走。我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发了那么大的狠,结果半途而废,回去见着我爹说什么呢?把兄弟给我的俩钱也花没了,我这么个大个子,脸皮就这么厚?溜达溜达又回去了,那亲友还不把我笑话死呀!不,我怎么也得想法挣俩钱,这样回去还有个交待。不行,我还得往回返,得往南昌那边走。童林一边走,一边盘算:如果我不回家,在这儿呆着,两眼一摸黑,我怎么办呢?怎么生活呢?我干点什么呢?哎哟,这么一想,可又把他给难住了。童林就这么想啊,想啊,想一条道,合计合计,不行;又想一条道,还是不行。

  书说简短,童林想了一百多条道,觉得都实现不了,最后他想:哎,记得我学武术的那个时候,有个老师说江西这个地方有个山,叫……噢,想起来了,叫龙虎山。他说龙虎山里有高人,他们都是些最有名的武林高手,什么侠客啦、剑客啦,那武功才高哩!听说他们手下还有不少徒弟。哎,我不是最爱武术吗,干脆,我找老师学武术去得了!去了那儿,给人家好好干活儿,勤学苦练,将来把武术学好了,这不也是一条出路吗?戳杆子,立场子,教徒弟,这不也能维持生活吗?我爹知道了,他老人家那气不也就消了吗?对!童林想到这儿,便加快了脚步。他边走边打听这龙虎山,终于有人告诉了他去龙虎山的路。就这样,童林就奔龙虎山走去了。

  一日两,两日三,好不容易,童林才找到了龙虎山。等到了这儿,童林又傻眼了。他一想:这高人的脑门儿上也没贴着条儿,说我是什么什么侠客,我是什么什么剑客,我去哪儿找呢?光说有高人,可高人在哪儿呢?童林再仔细一看这龙虎山,我的妈,这山也太大了!山连山,岭连岭,重重叠叠,怪石横生,古木茂密,一眼望不到边。童林一横心:干脆,我豁出去了!他用兜里剩下的五个老钱买了几个饽饽,揣在怀里,就开始登山了。

  童林翻山越岭,逢人就打听,见人就打问。等走到大山里边,仍然连个高人的影也没见着,饽饽也都吃完了。童林还往山里边走,两天两夜,他什么也没吃着。这回童林可就更傻眼了。嘿嘿!面对空山,走投无路,童林的眼泪也掉下来了。他心里想:看来我就得冻饿至死,做个冻死鬼了!童林越想越不是滋味,心里比刀子扎还要难受。他又一琢磨: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不能泄气呀!不找着这高人,我宁愿就这么冻饿而死。就是爬,我也得往里爬!你说这小伙子多坚决。就这样,童林又坚持走了一天一夜。后来,他实在再也走不动了,顿时就觉着头重脚轻,眼前金光乱转。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一个人,就是你有天大的能耐、天大的本领,不吃饭,你就玩儿不转。这会儿,童林就觉着这两条腿直突突,四肢也无力。他看看天,坏了,这天还阴了。这可怎么办?上不着村,下不着店,这深山野岭之中,除了树就是草,万一下雪怎么办?自己身上还要着单儿呢。最后,他只好又勉强往前栽栽晃晃地走了一里多地。

  小北风嗖嗖地一刮,雪花就落下来了。童林实在是走不动了。他望着前边这一片开阔地,在道边找了棵树,往这儿一靠,一屁股就坐到树根儿底下去了。这会儿,童林感觉是又饿、又乏、又冷,他把胳膊腿儿一抱,缩成一团。雪越下越大。不一会儿,童林想动也动不了啦。到天似亮非亮的时候,大雪已把这山给埋没了。童林呢,也给雪埋到底下去了,只有鼻子眼儿和嘴这块儿还露着个小黑窟窿。童林这会儿已失去知觉,不省人事。如果没人解救,他这条命也就算交待了。正这时候,从远处的山坡上走来两个老道。

  再看这两位道人,穿着打扮与众不同。一个红脸儿,一个白脸儿。这红脸的,头上戴着暖帽,身上披着灰色道袍,腰系着丝绦,手里拿着佛尘,五绺须髯胸前飘摆,长得慈眉善目,两只眼睛烁烁发光。看上去,他能有六十岁上下。这白脸的比红脸的个子稍微矮了一点儿,长得是细眉朗目,三绺须髯,头上也戴着暖帽,身穿青布道袍,腰里也系着丝绦,手里头也拿着拂尘。

  这两个老道连说带笑,就登上了山坡。就听那红脸的说:“无量天尊!师弟,这场雪下得多好!你看,漫山皆白啊!这空气有多新鲜,一尘不染!”白脸的接应道:“可不是么。尤其这早晨的空气,比什么时候的都好。”红脸的提议:“哎,贤弟,你我咱们练练功怎么样?”白脸的问:“行啊!你说咱练什么功?”红脸的答:“咱们练一练踏雪无痕。”“行啊!你在前边走,我在后边跟着你。”红脸的赞同道:“好,咱们说练就练!”就见这两个老道,把长大的道袍撩起来掖在丝绦上,挽了挽袖面,将拂尘插到腰里头,收拾个紧凑利落。红脸的在前边,白脸的在后头,俩人往下一哈腰,嗖嗖嗖就练开了。

  什么叫踏雪无痕呢?你看见没看见,这两个老道在雪地里头走,几乎留不下脚印。那身子跟飞一样,离远了看,就好像两只飞雁。

  时间不长,两个人站住了。他俩站的这地方,正好是童林冻晕过去的那棵树旁边。两位道人停身站住,回头看了看雪迹,没有脚印,俩人乐了。“哈哈哈!……师弟,看来咱们这功夫还都不错嘛!”“可不是吗,咱哥儿俩这叫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两个人说完相视而笑。突然,那红脸的道爷一回头:“嗯!”他发现树底下有个雪包:“这是什么玩艺儿?怎么这雪包上面还有个黑窟窿?是动物?不对。我得过去看看。”红脸说着话,就奔这儿来了。他从腰里拽出拂尘,在那雪包上面啪啪一掸,童林的脸从雪中露了出来。“哟,无量天尊!这不是人吗?他是从哪儿来的?怎么冻死在这儿?”说着话,这道爷就伸手摸了摸童林的鼻子,嗯,多少还有那么点热气;再把手伸到童林的怀里摸摸,心脏还在微微地跳动。多亏童林的体质好,要一般的人早就断气了。两位道爷一看,救人如救火,干脆咱也别练功了。红脸老道让白脸老道把童林背在背上,他在后边护着,转回身赶奔庙宇。

  翻过一座小山,在山坳的平坦之处,现出了一座庙。书中代言,如果童林不是冻饿到这种程度,再往前走一程,他就能看见这座庙了。接前文书,这庙的名字叫“二仙观”。庙虽然不大,可也不算小。两位道爷来到了庙门口,把角门推开,一进院,正好有几个小老道在这儿收拾雪。小老道抬头一看,是师父回来了。嗯,怎么还背了个人?一个小老道赶紧把手中的扫帚木锹都放下:“师父,这是怎么回事?”“噢,我们在外边练功,遇上这个人。快把房门打开!”“唉、唉。”小老道把房门给打开了。

  白脸老道将童林背进了屋里。敢情人冻到这种程度,不能往热炕上放,也不能叫他烤火炉子,就跟那冻梨似的,得拿到凉水里缓着,缓来缓去,把那冰全给拔出来了。这样的梨就软乎,就能吃了。这人呢,也是如此。冻到这种程度,要是往热炕上一放,坏了,这人整个就废了。所以呢,小老道就先从外间屋拿来一条板凳,把童林放到板凳上,然后将他的衣服、鞋、袜子全部扒掉。红脸老道让小老道拿撮子撮了两下子雪,然后用这雪给童林擦摩身上。蹭来蹭去,一直蹭到童林身上的肉皮见了红色。老道摸了摸,觉着比刚才的呼吸量大了,这才放了心。他让小老道把童林抱到床上,把两套被子盖在童林的身上。老道给童林号了号脉,一看这人没有什么别的病,只是身体太虚弱了,便告诉小老道快去给他熬点小米粥;要是有鸡蛋,那再给他卧上两个。小老道应声而去。

  童林一直在这木床上躺了将近三个多时辰才明白过来。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是在做梦不成?怎么身上暖暖的,旁边好像有人在出气?想到这儿,他转眸子仔细一看,在床边有两把椅子,椅子上坐着的两个老道正盯着他看呢。在他俩的身旁还有几个小老道。童林又把眼睛闭上了,心里说:是做梦吗?不像,难道真是有人把我给救啦?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过来两个小老道,一个搂住他的脖子把他扶起来,另一个给他喂着粥。哎哟,童林觉着这香啊!此时此刻,他没有力量说话了,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童林把卧鸡蛋和小米粥都吃光了,心里才觉着有了底。红脸的老道又叫小老道给童林端来一大碗粥,童林又吃了下去。喝完了两碗粥,童林的鼻子尖儿就见了汗。小老道过来又扶童林躺下,给他把被子盖好。童林休息了一会儿,慢慢地缓过来了,心说:这是真的,这出家人可太慈悲了!没人家,我活不了啊!想到这儿,他把被子往开一撩,就下了床,扑通往两位道爷的面前一跪道:“仙长,救命之恩,真好比我的重生父母,再造的爹娘!童林我给您二位磕头了!”“哎,起来起来!你身体还很虚弱,快躺下,快躺下。”“不不,我用不着躺了,我可以站着。”“不,那你也得坐下讲话。”红脸和尚连声劝道。这屋里还挺暖和,童林把自己的破衣服归弄归弄,这儿瞅瞅,那儿看看,说道:“仙长,是您救的我吗?”“嗯嗯,是我们把你救的。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我叫童林,字海川。”“哪儿的人哪?”“京师南霸州童家庄的。”“噢,可够远的!那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唉,两位仙长,我是一言难尽哪!我来访高人学武艺。”“谁介绍你来的?”“没人介绍。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俩老道互相看了一下,乐了:“那这高人你访着了吗?”“哪儿去找呀?都说江西龙虎山藏龙卧虎,尽是成了名的剑侠,可我爬山爬了好几天,连个影子都没见着。”“噢……哈哈哈……年轻人,你太幼稚了!你大概上当了吧?听他们胡说,把你害成这个样子。唉,这么办吧。你呢,先好好休息休息,等明天吃完了饭,就离开这里,该干什么你就去干吧!”童林一琢磨,明儿个就轰我走哇!我要是离开了这里,谁还管我的饭呢?

  童林到底走否,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