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六回 假胜英禁宫伤人命 真胜英坐牢打官司

  金刀神镖将李世堂,把东西收拾好偷偷地离开店房,按照白天踩的路线,赶奔紫禁城,一路之上,穿房、越脊、滚脊、爬坡,施展飞檐走壁的本领。他可是个侠客,他的能耐大,一般的房子是挡不住他的,行走起来,真是快似狸猫。时间不大,他渡过御河,翻过紫禁城,就到了皇宫大内。他趴在角楼上往下一看,哎呀,这皇宫真是金碧辉煌,啊,数不清的房间,数不清的殿阁楼台。再往下看,一队队的禁军、手持红灯,加紧巡逻,防备得甚严,外面有军机营、里面有锦衣卫士。因此,李世堂格外的谨慎,双腿一飘,他跳到平地上,一边走,一边想:我干什么案子呢?军师可向我交待,最好偷一二样东西,或者杀两个娘娘,总而言之,这个祸是越大越好。偷什么呢?他一琢磨,皇宫大内最值钱的,就是玉玺,也就是皇上那颗大印。我要是把玉玺盗到手,这娄子就算捅到天上了。常言说:私凭文书,官凭印,当皇上的得有玉玺。可是,这玉玺在哪儿放着?他眼睛一亮,便有主意。他往前走着。只见前面红灯一闪,出来两个小太监。大的,十六七岁,小的,十四五岁。两人边走着,边闲谈。李世堂一看,机会来了,便闪身躲到明柱后头。他让两太监过去,顺手一抖,“扑”地一声把那年纪小的砍翻在地,把这年纪大的抓住了,刀压脖下。

  “别动,叫唤一声,我宰了你!”这太监吓得魂不附体,浑身哆嗦成一团。李世堂问道:“皇上的玉玺放在什么地方”?

  “呀……放在玺库之内。”

  “玺库在哪儿?”

  “从这往里走,进东配殿,那头一间就是。”

  “给我引路!你小子要敢跟我耍花活,我就要你的命!”这太监哪敢不听,战战兢兢地在前面引路。等到了东配殿头一间房舍,小太监用手一指:“就是这儿。”李世堂回手一刀,把这个太监也杀了。他迈步上台阶,来到门外头一看,门锁着呢。他取出万能钥匙,把锁捅开,推门进去了。打着火一照:正中央有一条案,上面铺着红毡子,红毡子上面铺着黄绫子,黄绫子上面有个金漆盘,盘子上面放着一个印盒。他把金锁打开,金盖张开,果然是那金镶玉玺。上有八个字:“受命于天,吉寿永昌”。对,是它。他赶紧把玉玺包起来,背在背后,退了出来。他一拐弯,往后头走,就是皇宫大内,皇上的寝宫哇。他翻墙而入,一看前面有一个院落,灯光闪闪,里面传出说话的声音。他蹑足潜踪来到窗下,舌头舔破窗棂纸,往里一看,是一帮女眷,一个个收拾得花枝招展,正围着一个美人,在闲谈。

  这美人也就二十岁上下,他可不认识是谁。书中代言:这乃是当今皇上康熙的宠妃,德妃,德娘娘。刚进宫不到一年,跟皇上感情甚好,据说,德娘娘刚怀孕,皇上对她十分宠爱。这个宫,就是德娘娘的。

  李世堂想:管你是谁呢!我是来作案的,案子作的越大越好。只见他顿起杀机,一推门就进来了,皇宫里面哪出过这种事,半夜三更的,进来一个生人。众人一瞅:这位,眼露凶光,手拿钢刀,谁不害怕呀,宫女们一片喊叫。只见李世堂手起刀落,一口气把宫女砍倒六个,又直奔德妃。德娘娘吓得钻到凤床的后头。李世堂手起一刀,从后心插进去,德娘娘惨叫一声,倒在血泊之中。李世堂把刀擦了擦,转身从宫里出来,事情也凑巧,他刚一出来,就见对面红灯开道,许多太监抬着暖轿,上头坐着一人,后面旗罗伞盖,来者正是康熙皇帝。他去找德妃。没想到跟李世堂相遇。前头的卫队发现一条黑影一晃,不像是宫里的人,就站住了“干什么的,站住。”

  李世堂有点慌神。但这小子凭着本领高强,伸手拽出两只镖来,“啪啪”就是两镖,把两个卫士打翻在地。康熙皇帝吓得呆若木鸡。禁军往上一闯,要捉拿李世堂。这小子一见事不好,左右开弓,又砍倒了几名卫士,跳上房去,有人就喊上了:“有刺客,捉刺客呀!”有人拿灯笼往房上一照,连皇上都看见了,闹了半天这刺客是个老头,白脸,上中等的个儿。

  李世堂作案,是按军师所说的那样,到时候,你得亮相,让人看看你是什么模样,这才能陷害胜英,他也是有意把身子转过来,让皇上看看,然后,他一转身奔前殿,又提笔在墙上写了几个字:“作案者胜英也。”写完了,把笔扔到地上,就跑了。

  李世堂作完案跑了不说,皇宫里可开了锅:头一个,把皇上吓坏了。各宫的娘娘,急忙赶到东暖阁给皇上问安,找御医大夫给皇上看病、抓药。再者到处是死尸,还丢了玉玺。这么大的事,能不跟皇上说吗?在提到德娘娘遇刺身亡时,康熙皇帝“哎哟”一声不省人事了。多亏抢救及时,他才明白过来。只见他像疯了一样,把御案拍得“啪啪”山响。“传朕的旨意,所有的官员到东暖阁见我!”

  不到四更天,所有在北京城的大臣,约摸四五百人,全部到东暖阁:屋里跪不下,院子跪一大片,就见皇上二目圆睁,用手点指这些人:“你们都是干什么的,你们领着俸禄,身为朝廷大臣,连个皇宫都保护不住哇。咋夜晚间,德妃娘娘遇刺身亡,孤也险遭毒手,丢失金香玉玺,死伤多人,你们担得了这责任呀?”

  “我的妈呀!”文武百官吓得呆若木鸡,心说:我的爷,这是谁干的?这胆子也太大了!

  康熙皇帝暴跳如雷:“你们听着,限一个月内破获此案,把凶手抓获。如逾期不破,我全要你们的脑袋!”

  “是!万万岁!”谁敢说话呀,别人都不敢说话,惟独神力王达摩苏说话了。他是世袭的铁帽子王爷,又是皇亲,自然敢说话,神力王往上叩头:“皇上圣明,奴才有话要问。”“讲!”“昨日晚前,皇宫所发生的不幸之事,真是出乎奴才等人意料之外。请陛下宽怀,奴才等一定尽力破案!”

  康熙皇帝点点头:“此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奴才尊旨!”皇上一摆手,文武百官退出东暖阁,由神力王召集了一个会议,把文武官员召集在一起,由他领御,带着刑部正堂何春、顺天府知府王熙、九门提督何乐,组成一个班子,进皇宫大内调查。神力王等进皇宫里一看,惨不忍睹,这凶头手段太残忍了,他们填了十张表,把现场情况,详细记录,查来查去,最后查到中和殿,再看墙上留下一句话:“作案者胜英也!”

  “啊?!”神力王大吃一惊,王熙也吃了一惊。这王熙非旁人,就是当年的南京按察史。由于他办案有功,经过神力王保举,现在到了北京顺天府,当了知府。他们两人都认识胜英,心说:这事怎么又和他有关系?难道又是栽赃?但是这话没敢说,因为这案子太重大了。于是,如实记录在册,然后,写好本章,由神力王呈交皇上。康熙呀,这两天连饭都没吃,就等这个信儿呢。神力王来到东暖阁,先给皇上叩头,再将表章呈上。康熙皇帝亲自审阅。越瞅气越大,最后将眼光落在“作案者胜英也”这行字上。

  “胜英,我瞅这名儿怎么这么熟悉呢?皇叔,胜英是什么人?”“启奏皇上,乃是十三省总镖局的总镖头。万岁忘记了,前几年有人栽赃陷害他,盗走翡翠鸳鸯镯、珍珠汗衣、九凤珍钗,曾经留下过他的名字。”“噢,怎么又是他!好,传朕的旨意,马上派人,把胜英的家给我抄了!把胜英捉拿归案!”“是!这个、不过、不过……”“有何事吗?”“启奏陛下,据奴才观察,这案子好像不是胜英所为。皇上请想,作案之人,怎能留下自己的名字呢?也许有人从中栽赃陷害,……”皇上把脸一沉:“王叔,不必多言,不管如何,这胜英也不是个好东西,把他抓来再说!”

  “遵旨!”神力王不好再说什么了,退出东暖阁,立刻点兵,派两个总兵,一路赶奔十三省总镖局带胜英,一路赶奔茂州古城村,抄胜英的家。可怜,白发苍苍的老夫人,加上胜奎夫妻、胜福、老家人胜忠、仆人、仆妇、婆子、老妈,一共二十六口,全都打入囚车,一直拉到北京,投入刑部大牢,家也叫人封了。这件事谁都知道了,老百姓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心说:胜英怎么能干这种事呢,真叫人莫名其妙。

  单说另一路。总兵大人领人来到十三省总镖局外,从马上跳下来,往里就闯。胜英和李刚正在柜房说话,总兵大人一进来,就高声喊道:“谁是胜英?!”

  胜英站起来:“老朽便是。”

  “锁上!”过来就把胜英锁上了。李刚等众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过来就进行打点:“大人,不知胜英身犯何罪?”“废话少说!这是皇上的旨意。押走!”说着便把胜三爷打入囚车,装进木笼,直押北京。

  胜英这一走,镖局里可乱了套,男女老少,一百来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金头虎贾明嚷道:“哎呀,我三伯父又打官司了,怎么倒霉的事,都让他赶上了?官府也不问青红皂白,尽冤枉好人!走!哥儿们、弟兄们,到北京去折腾他一场……”他正说着,贾斌久过来,“啪”地给他一个嘴巴:“你还不给我住口!”“这……这事太气人了!”

  大家商议一阵,决定镖局子暂时先关门,大家一齐奔北京,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就这样,铁牌道人诸葛山真、红莲罗汉、弼昆长老、神刀将李刚等率领小兄弟一百零六位,起身奔北京城。

  到了北京之后,他们先住在“秦家老店。”这秦家老店的掌柜姓秦,叫秦西,有个外号叫赛叔宝。据说他就是隋唐年间秦琼的后人,是秦琼的十八代贤孙。他家开的店房最好,凡是练武之人,只要一进京,就住在他这儿,不但院子宽敞,价钱还便宜。神刀将李刚,跟他交情还不错,到这儿以后,把整个店都包下来了,秦西冲李刚一抱拳:“老侠客,你怎么得闲到这儿来了?”“咳,别提了!一言难尽。难道你在北京没听说吗?皇宫里出事了,有人夜入皇宫,杀死娘娘、宫女,盗走玉玺,临走在墙上题字,说是胜英所为。”

  “哎呀,现在整个北京无人不知,无户不晓。听说把皇上都气病了,皇上亲自责成神力王抓这个案子。由于案情太重,恐怕胜者明公是凶多吉少。”等秦西一走,老少英雄一商议,第一步先去探探监,见见胜英,安慰安慰他。第二步要打点人情。可是,那刑部大牢,谁也进不去。不认识人,那是门也没有。最后,大家想个主意,到顺天府找王熙王大人。大家派了九头狮子孟凯、震三山萧杰、铁牌道爷诸葛山真、红莲罗汉弼昆、神刀李刚这五老,带着礼物到了顺天府。王煕真不错,穿便衣,从后门把五老接到花厅。相见之下,众人把礼物呈上,说明来意。王熙一晃脑袋:“各位,这礼物我是绝对不敢收呢,因为案情太严重,沾上就是一溜皮呀。你们说说想干什么吧?”

  诸葛山真说话了:“大人,我们可以下全保,我师弟是冤枉的。他从来就没离开过总镖局,什么时候能进皇宫去干这种事呢?明摆着是又有人栽赃陷害。你了解胜英,您想想他能干这事吗?”王大人不住地点头,但也没有办法。诸葛山真继续说:“我们来此,是打算探探监。求大人助一臂之力。”

  “哎呀,各位呀,我是爱莫能助哇。如果胜老明公就押在我的顺天府,还好办。他是押在刑部,而刑部堂的何春、铁面无私,我怎好启齿呀?近来,上面下令禁止接见,你们去了也见不着。”

  诸葛道爷说:“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王熙思索片刻,说:“不过,如果认识神力王,就好办些了。”

  众人一听,全傻眼了。在座的,谁也不认识神力王。万般无奈,他们从顺天府出来,回到秦家老店。

  五老坐下,长吁短叹,小弟兄们围过来,问长问短。李刚把经过讲说了一遍。谁知贾明一听乐了:“哎呀,我当什么为难的事呢,不就是要见见神力王吗?我们哥儿俩还有交情。当初在南京的时候,我俩还摔过跤呢。他拍着我的脑袋说:‘有出息,有出息!’想见他,只要我一句话!”大伙一听乐了。便由贾明来到了神力王府。到了门上,先递门包,后说小话,哀求人给通禀一声。门上人这才到里面送信儿去了。等了两个时辰,也听不见回音,各位老侠客急得直搓手、跺脚。贾明急不可耐地说:“哎哟,拿了我们的银子,不给我们送信儿,我可不答应!”说着,贾明挺起草包肚子便往里闯。“干什么的?站住!”门上人喊。贾明把狗眼一翻:“去你妈的!”说着,便“哐哐”两拳,打趴下两个,冲了进去。到里面就喊:“哎……神力王在哪里?你的好朋友来了!”众人一看,哪来的怪物,到王府上大喊大叫。于是就过来抓他。贾明见人就接,结果一路上,打倒了十几个人。这一折腾,便惊动了养心斋的神力王。

  原来神力王一点儿信儿也不知道,那个门官受贿是不假,但他根本就没通报。神力王正在养心斋独自寻思着怎样审问胜英?怎样把这案子尽快了结。他知道这事不是胜英干的,但怎样才能解救胜英,把皇上的疑虑打消呢?正在这时,他听见外面一阵大乱。神力王把脸一沉:“怎么回事?”旁边人一探头:“哎哟!我的妈呀,回王爷,外面来了个矬子,长得像酒鬼似的,见人就打,胡冲乱撞,不知是怎么回事!”

  “待我观看!”神力王迈大步出来一看,正好遇上贾明。神力王一愣: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哇?突然想起来了:“那不是贾明吗?”贾明抬头一看,正是神力王。忙说:“我的王爷,找得我好苦哇!”贾明过来,双膝跪倒,往上叩头。你说这事怪不?神力王瞅着他就高兴,瞅着他就顺眼,一点儿都没生气,用双手相搀:“明儿,你这是从哪儿来?”“我们从南京十三省总镖局来,有一肚子话,想跟王爷您说。我们来了老半天了,钱花了一大堆,也不给通报,憋得我没办法,这才跑进来找您。”神力王一听,脸一红,心说:我这门上人也太不像话了!“贾明,都谁来了?”“来了一大帮呢,都在门口等着,想见您!”“好吧,来人,传我的话,把他们都领来见我!”

  “是!”王爷的话,谁敢不听?老长史亲自出去迎接,把李刚五老让到里面,等进院一看,台阶上站定一人,威风凛凛,相貌堂堂,三眼大花翎,就断定这是神力王。旁边站着的贾明见到众人,把嘴一咧:“来来来,我给介绍、介绍,这就是神力王,我的好朋友。”大伙一听,纷纷过来给神力王见礼。神力王一摆手:“免了吧!都请到屋里坐。”

  大家来到屋里,神力王说:“你们找我有事呀?”贾明挺着草包肚子,一晃冲天杵小辫:“神力王,您就听我的吧。我三伯父身犯何律,法犯哪条?挺好的人,你们抓他干什么?听说,把人家的家都给抄了,这也太不讲理了。这真是屈死好人,笑死贼呀!听说我伯父押在北京刑部大牢,早晚要掉脑袋,我们大伙十分挂念,千里迢迢来到北京,想看看我三伯父,不知王爷允许不允许?”

  别看贾明说的是白话,但是,说得很清楚。神力王皱皱眉:“贾明啊,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怎么就知道这事不是你三伯父干的呢?”“别的事我不清楚,这个事我太清楚了。我三伯父为人正大光明,不但不做坏事,还尽协助官府做好事。他能无缘无故,跑到皇宫杀娘娘、杀宫女、偷玉玺吗?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再说,他老人家一直在总镖局,和我们早晚在一处,他又不会分身法,什么时到北京作的案呢?您也不想想,作案人都怕别人知道,为什么在墙上留下自己的名和姓,这不明摆的是栽赃陷害吗?甭问,我三伯父他得罪的人太多,准是林士佩一伙捣的鬼。”“你说什么?”“准是他妈林士佩这小子捣的鬼。”“林士佩是何人?”

  “贼呀,一个贼头哇。当初占据莲花峪,收一个采花贼叫高双青。因为我和我三伯父去抓他,把他给得罪了,这小子一直怀恨在心。前者,在双龙山,我三伯父找到他,屡劝不改,最后没办法,把他的双腿砍断。这小子更怀恨在心,不用问,是他搬弄是非,说不定又找出谁,跑皇宫来陷害我三伯父。请神力王您给明断哪!”贾明说完,李刚、诸葛山真、红莲罗汉,大家也作了补充,全跪下求神力王保胜英不死,并答应帮助把此案查清。

  神力王点点头:“各位起来,其实本王也有所怀疑。我认为胜英不能干这事,就是很难说服皇上。这么办吧,咱们试试看,本王进宫,向皇上禀明原委,请求皇上下一道圣旨,免胜英无罪,好戴罪立功。”

  贾明说:“对了,这招再好不过了。王爷,您就多费点唾沫星子,跟皇上好好说说。如果您说不了,带我去也行。我看看皇上什么模样,保准把他说服。”

  神力王一笑:

  “不必了,皇宫大内,乃是三尺的禁地,空纸白人,焉能出入哇。至于你们要见见胜英,此事还可以商议。”神力王说到这,叫人把何春叫来。何春,是刑部正堂,正是主管。他听了神力王的意思,冲王爷一抱拳:“请王爷作主,您看怎么办都行。”“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写个条子,让他们赶奔大牢,去见见胜英。”

  “是。”何春当时批了条子,交给贾明。贾明等人高高兴兴辞别神力王。神力王送到二门,问贾明:“你们住在哪?”“住在西门外,秦家老店,有事您到那串门。有工夫,我们还得求您,不把我三伯父的案子结了,我们是不能离开北京。”

  “好吧,我就不远送了。”

  众人出来,拿着条子,赶奔刑部大衙。等见到提牢厅的主事,把这条子往上一递,主事一看,有正堂大人的批示,不敢不遵,这才把众人领进大牢,见到胜英。胜英戴着三大件刑具,在稻草上坐着呢。众人一看,无不难过,诸葛山真手扶着铁栅栏,眼泪掉了:“无量天尊,三弟受惊了。”胜英急忙站起来一看,哥们弟兄都来了,心里也很难受:“都来了?”

  “都来了,你放心在这住着。我们已经拜会过神力王、王驾千岁,答应在天子面前,保举你不死。你千万别往心里去,要好好地保养身体才是。”胜英点点头,大家又谈了一会儿,牢头过来:“时间到了,走吧,走吧,改日再来。”

  大家没办法,这才洒泪而别。临走的时候,诸葛山真给牢头五十两白银,冲他说了不少好话,说:“胜英受屈含冤,被押在此处,请各位多多关照。他想吃什么,就给他买点什么,余下的就请各位买包烟抽吧!”牢头见到银子,眉开眼笑,不住地点头:“道爷,您就放心吧。把胜英就给我了。”

  贾明一听,把眼一瞪:“我可告诉你了,我们的银子不是好花的。过两天,我们还来,我三伯父要吃得白白胖胖的,那就说明你有功。如果他要瘦了,你可小心,我拧折你的狗腿。”黄三太在旁边捅了他一下子,他才不说了。大家离开大牢,回到秦家老店,在店中静候神力王的消息。

  话说神力王第二天早晨就进了皇宫,到东暖阁,见到皇上之后,万岁赐坐。神力王坐定才说:“陛下,经过连日来的奔波,业已找出头绪。胜英是一个好人,被屈含冤,受了别人的陷害。据说,陷害他的人叫林士佩,至于在皇宫作案的凶手,还有待调查。依奴才之见,皇上是不是将胜英释放,让他戴罪立功,破获此案。”

  康熙皇帝皱了皱眉:“王叔,你敢保证,胜英是好人?”

  “陛下放心,奴才敢拿人头担保。如果陛下不相信的话,我可立保证书。”

  “那就不必了。王叔,总而言之,玉玺是万万不能丢的。一、要胜英在一百天之内,请回玉玺。二、把凶手捉拿归案。逾期不能办成者,我要把胜英全家抄斩。”

  “多谢陛下。”也就是神力王,几句话,把本保下来了,要换别人,门儿也没有。神力王高高兴兴回到王府,命长史骑着马,来到秦家老店找贾明,不到一个时辰,老少英雄全都到了神力府。神力王在花厅接见,礼毕归座,神力王把进宫的经过讲说了一遍,大伙一听,高兴得直蹦啊:“王驾千岁,您算积德了。感谢王驾千岁!”众人全都跪下了,叩头带响,有的人还哭了。神力王用手相扶:“各位义士请起,这是本王应尽之责呀。”

  大家站起来,贾明就问:“王爷,什么时候,放我三伯父?”“本王现在就办。”神力王命长史写了一份公事,带着手谕,赶奔刑部大堂,见到何春,把手谕呈上,何春闻风而动,放出胜英。黄三太等各位老少英雄都在门前等着呢。一看胜英被释放了,大家乐得不得了,虽然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但是就像十几年没见似的。

  胜英回到秦家老店,换了套衣服,领着众人到神力王府致谢。胜英一见神力王,跪倒在地,叩头碰地:“多谢王驾千岁、千千岁,俺胜英有礼了。”神力王用手相扶:“老义士平身。你受委屈了!”说着,让胜英落座。胜英过来,又见过神力王请来陪坐的王熙,众人在两旁相陪。胜英先说了一番客气话,神力王一摆手:“老义士,你不要客气了,自从发案那天,本王就断定不是你干的,一定是有人从中捣鬼,皇上发怒,这才降旨,抄了你的家,将你锁拿归案。这你放心,别看你的家属还在大牢,有何春何大人从中帮忙,谅也不能吃苦。只是把他们当个人质。你呢,皇上降旨,让你戴罪立功。如果把事情办成,就把你的家属释放,你就放心吧!”

  胜英闻听,不住地点头,想起母亲,白发苍苍,还在大牢之中。二目之中,热泪滚滚,神力王也安慰了半天,说:“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本王只保的是你自己,没保你的家眷。那样一来,皇上不能准本哪。另外,胜英,我告诉你,皇帝就给一百天的期限哪!你可千万别过了时间,无论如何,在百天之内,请回金香玉玺,再把搅乱皇宫之人抓获。时间紧迫,你可要抓紧哪!”

  神力王说罢,吩咐设摆酒宴,众人不敢打搅,告辞出来。王熙一直把他们送到店房,胜英拉着王熙的手,说:“大人,我所虑者,就是我母亲。年过八十了,受此打击,一定是体力不支呀。我不在京的时候,请求大人多加关照。”王熙说:“你就放心吧。全包在我的身上,老义士,你抓紧破案就是。”到了第二天,胜英又通过王熙帮忙,与一家人见了面。胜英安慰了母亲,安慰了子女,让大家好好在这听信,这才从刑部牢出来,在北京逗留两三天的光景,大伙便起身回奔十三省总镖局。

  到了镖局,就研究这件事,估计谁干的?这个人究竟是哪的?从什么地方着手办这事。

  诸葛山真说话了:“兄弟,我问过神力王了。作案之人跟你的相貌相似,但不知此人是谁?如果要能查出他的住处,案子就不难办了。”大家左猜右猜,猜不着这个人是谁,就在大家发愁的时候,外面伙计禀报:“回总镖头,有人前来下书。”“下书之人何在?”

  “把信留下,他就走了。临走的时候说了,这封信一定要交到您手里。”“拿来我看。”伙计把信呈上,胜三爷打开一瞅,就吃了一惊呀。什么事?闹了半天,是冲天岛孙建章给胜英来的信,上面写得很清楚,说上皇宫作案之人就在冲天岛。玉玺也在那里,你要要的话,十日之内,来岛上一谈。

  胜英又惊又喜。喜的是,这么快就知道了下落。惊的是,冲天岛的孙建章,无缘无故来了这么一封信,势必不怀好意,肯定这案子与他有关系。众人轮流把信看完,发表议论。

  诸葛山真一皱眉:“三弟,事情很明显了。铁臂苍龙孙建章是林士佩的师傅,他徒弟的双腿被你砍断,他一定是怀恨在心,这个案子就是他指使做的。至于他派的是谁?现在还不得而知。今天这封信,请你去到冲天岛,这就没安好心哪。想把你引了去,把你干掉,给林士佩报仇。”

  贾明一听:“三伯父,你可别去呀,那是龙潭虎穴。到那就得归位。”众人说什么的都有,飞天玉虎蒋伯芳一皱眉:“三哥,有什么可想的?干脆带人踏平他的冲天岛,抓到孙建章一问,什么都清楚了。”

  胜英闻听,苦笑了两声:“兄弟,你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他们要没有充分的准备,决不会来这封信。事情很明显。他们挖好深坑,等我们掉。洒下金饵钓鱼,用意不单是我,要想把我们一网打尽。据我所知,冲天岛又是龙潭,又是虎穴。那是五湖、三台、八大名山所不能比的。铁臂苍龙孙建章,是野心勃勃呀。这个人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手下雄兵上将不下十几万,就你我几十个人,敢说踏平冲天岛吗?”

  蒋伯芳又问:“三哥,那你意思,是去,还是不去呢?”“咱们从长计议。”胜英不表态,大家就没有办法了。胜英一抱脑袋:“这两天,我头疼得很,我要回屋休息去了。”胜英走了,大伙不知道胜英打的是什么主意。

  单说胜英,回到屋里,把门关上,偷着掉了几滴眼泪。想娘呀!胜英恨不得一下子把案子破了,把母亲从监狱里救出来。他是个大孝子,遇上这个事情,能不着急吗。胜三爷又一想,冲天岛这地方,不是个好地方,我要说去,我这些兄弟都得去。去多少,完多少,岂能因为我一人,连累大家呢?胜三爷又一想,事从我身上引起来的,我自己得圆这个梦。我自己得去解决。明天我就赶奔冲天岛,我看什么样个铁臂苍龙孙建章,你想干什么。这就是胜英的主意。

  次日,天还黑着呢,胜英就起来了。他收拾了一个小包,带好镖囊,背好紫金刀,跟任何人也没打招呼,出了总镖局,赶奔冲天岛。一路之上,马不停蹄,急急赶路。这一天就来到水边,隔海相望,海面上雾茫茫,对面就是冲天岛。

  胜英正在水边站着,突然就听水打船帮,船压水浪,来了一条浪里蹿的小船。这小船两头翘翘着,黄油漆大肚,划得非常快,船上四名水手,船头上站定一人。这人有三十来岁,满脸的水锈,小胡子茬,穿着一身水衣水裤,手中握着劈水刀,等小船来到岸前,这人冲胜英一抱拳:“老爷子,您就是胜手昆仑侠胜英吧?”“不错,正是老朽。你怎么认识我?”“哎呀,老侠客,您是当今了不起的人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怎么能不认识呢。老侠客,您是不是想进冲天岛呢?”“不错,正是。”“奉我家总辖大寨主所差,特来接您。您就请上船吧!”胜三爷毫不犹豫,脚尖点地,飞身上了他的小船。就见这小船,一掉头“哗……”,乘风破浪,直奔冲天岛。胜三爷站在船头,让风一吹,须发随风飘摆。此刻,胜英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他憋着一肚子话,见到孙建章要说。说好了,还则罢了;说不好,我这条命就不要了。

  约有半个时辰左右,小船驶到冲天岛的水寨都城。驶船这小头目,冲着都城连击三掌,发出信号,再看闸门提起,小船从下面钻进去。胜英心里明白,我现在已经走进龙潭虎穴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