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五回 铁臂苍龙爱徒失智 司马道人搬弄是非

  震八方林士佩和金面太岁程士俊,打算逃到冲天岛,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被胜英四位老英雄拦住去路。在前文书中咱说了,胜英三老被困在藏仙洞,被七爷贾斌久搭救。等几个人缓过来之后,原准备去前山,却发现前面有两条黑影,正是林士佩和程士俊。这才追至河边,把他们堵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胜英用紫金刀点指着林士佩:“小辈,你还往哪里走?”到了现在,林士佩是狗急上墙,横下一条心了。他“哇哇”暴叫道:“老匹夫,你还活着!好,我不止一次说过,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有你就没我,有我就没你。胜英,这么办行不行?你要真有能耐,咱们俩来个单打独斗。如果你真给我打了,怨我经师不到,学艺不高。如果你打不了我,今天,我就叫你死在狼牙镩下,任何人不准帮忙,你敢吗?”胜三爷冷笑一声:“好吧,林士佩。我宁愿死在你的镩下,也不让别人帮忙。”“好,痛快,痛快。”他回过头来对程士俊说:“大哥,为我观敌,待我会斗老匹夫。”说着话,林士佩就把狼牙镩舞动开了。

  胜英也回过头来,对萧杰、孟凯、贾斌久说:“请各位给我观敌。今天,我一定杀他个心服口服。”三者十分担心,因为林士佩太厉害了,知道胜英没有人家的力气大,难免捏着一把汗哪。可是想嘱咐,也没用,胜英已经红了眼了。

  胜三爷过河,勒大带,紧狮子拌,甩须髯,双手捧刀,兜头就削。林士佩横拉狼牙镩往上招架,胜英不敢碰人家的兵刃,急忙手腕子一翻,刀走下盘,奔林士佩的双腿,林士佩使了个犀牛望月,用狼牙镩一架,胜英急忙撤回刀来,一翻腕子,使的这招是拦腰束玉带,奔林士佩腰中砍来。林士佩使了个大哈腰,刀从后背上掠过,林士佩双手捻锋分心就刺,胜英上步闪身,把狼牙镩躲过去了,就这样,二人在河边杀在一处。

  胜英从出世以来,闯荡江湖四十余年,从来没使过这么大的力气。今天,老头子就豁出去了,把压箱底的招数全拿出来了。抖擞精神,拼出这条老命,也要把林士佩给灭了。但见刀光闪闪,身影转动,老头真使了劲了。

  再说林士佩,恨不得一狼牙镩把胜英砸成馅饼。今天,他是疯狂之中加疯狂,一边打着一边叫唤,狼牙镩带着风声,“呜呜”直响,真是一场凶杀恶战!程士俊给林士佩观敌,他心里着急呀,暗想,这后面要是追兵上来,我们肋生双翅,也难以逃脱呀!他盼着林士佩快取胜。另一方面呢,萧杰、孟凯、贾斌久,替胜英捏着一把汗。三老眼睛瞪得一般大,在那看着,直替胜英着急,额角上冒出虚汗。

  咱们长话短说。胜英和林士佩大战了八十多个回合,没分输赢。可有一样,昆仑侠的体力不如林上佩呀,老头打到八十回合刚一过,浑身上下全是汗,嘘嘘带喘,力量不及,他心中暗想:这么打我赢不了林士佩,干脆使暗器得了。想到这里,虚晃一刀,“噌”往东北方向一纵身,林士佩心头就是一动,他知道胜英使暗器有一绝,就是在动手的时候,他都加着十二分的小心。他看胜基一拉败架,没敢追。就在这时候,胜英拽出三支金镖,一回身,奔林士佩就打来了。头支镖,奔林士佩的哽嗓咽喉,林士佩看得清楚,赶紧往旁边一甩脸,这支镖打空了。紧接着,第二支镖到了,奔林士佩的心门。林士佩说声:“不好!”往旁边一拧身,这支镖又贴着衣服过去了。只见胜英一兜手,奔林士佩的小腹,林士佩往旁边一闪,结果上当了。原来胜英这镖没扔。这镖后面有穗子,胜英把这穗子夹在手指缝里,这叫虚晃一招。镖一打又拽回去了。林士佩就在这么一愣的工夫,胜英这才发镖,这支镖大罗金仙也躲不过去,正打在林士佩的左腿上。只听“扑”的一声,林士佩是翻身栽倒,胜三爷押刀过去,把刀往空中一举:“林士佩,鼠辈!你今天还有何说”?金面太岁程士俊一看不好,刚想过来帮忙,被贾斌久、孟凯、萧杰三老拦住,干着急没有办法。单说林士佩,身上中了镖了。疼得他热汗直流。但是,这小子还是那么嘴硬,眼珠子一瞪,牙齿咬得“咯嘣嘣”山响:“胜英,老匹夫,今天就是我死了,也不服你。来来来,给爷来个痛快。胜英你要不动刀,我骂你的祖宗。”胜英一听,真是骑虎难下。心里想,我对林士佩已经饶过五次,算这回,是第六次。我往日给你留着情,今天,断无此理!胜英咬住牙关,刚要动手,突听远外传来哭喊声:“老侠客,刀下留情,难女到了。”

  “呀!”胜英一愣,只见山坡上,跑来几员女将。谁呀,于金凤、于银凤、刘玉兰还有林素梅。原来,这些人都在孟家寨看家,后来发现胜英他们走的时间太长,男女老少放心不下,又派了十二个人,来探听消息。在这十二人当中,就有四名女将呀,都赶奔双龙山。林素梅一到双龙山,就盼见到她哥哥林士佩,再相劝一番,尽兄妹手足之情。如果哥哥听了,也就罢了。如果不听,姑娘也就和他彻底断绝骨肉之情了。从前山找到后山,又从后山又找到前山,一看都打得乱了套,到处是死尸,到处是火光,惟独不见她哥哥的影子。后来,她遇上了黄三太,三太说,他们奔后山下去了。这四名女将才迫下来,离远处,借火光看得真切,林士佩在地上躺着,胜三爷手中晃着宝刀,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故此,素梅才大喊一声,来到战场。胜英一瞅,是林素梅。手软了,这姑娘是好人哪。如今,素梅就算总镖局的人了,她是老侠客石多石俊山的干姑娘,而且,把终身许配给了小侠刘云。这么一算哪,胜英的手哪能不软呀!林素梅就利用这个机会,到了哥哥近前。

  “哥哥,唉,让我怎么说呢,我是三番五次劝说于你,你就是不听,才有今日之祸。我再问问你,认错不认错?如果你要痛改前非,服法认罪,让老侠客把你送交官府,按律论罪,我想,大家能免你一死。假如哥哥,你到现在还不改过,恐怕妹子我也救不了你。哥哥,你到底怎么办?”林士佩一看,是林素梅,先前还不太好受,但是他把牙关一咬,把眼泪瞪回去了:“呸,林素梅,我不认你这个妹妹,你也别认我这个哥哥。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早就一刀两断了!我用得着你劝我吗?我为什么要认错呢?我的莲花峪被胜英给夺了。我之所以有今天,都是受了胜英的迫害。我就是死了,也不能认错。你给我滚!”林素梅气得浑身颤抖,脸色苍白。“你你你,好吧,要是这么说,那我就不管了。”素梅哭着走了。

  胜英原想一刀结果林士佩的性命,看见林素梅了,又改变了想法。得了,我留下你的一条命吧!但是,我得使你变成残废,省着你为非作歹。想到这,胜英把刀举起来,对准林士佩的两条腿,“扑”就是一刀,从林士佩这两条腿的膝盖下面,整个削下去了。林士佩疼得“嚎”的一声,顿时,人事不省,鲜血直流。

  胜三爷跳出圈外,把刀上的血迹擦干,点首唤人,取来金疮铁丹散,止血的丹药,给林士佩灌下去,进行包扎,又喊萧杰、孟凯和贾斌久:“三位请回来吧!”程十俊转身刚要跑,胜英喊一声:“站住,程士俊,你这个人也是作恶多端,可杀而不可留。但是,我胜某有好生之德,对林士佩,我能容让五次,对你也不例外。今天你别害怕,我们不要你的命,你把林士佩背走,你们俩找个地方,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以前的帐,咱们就一笔勾销。假如不听老朽良言相劝,你们两人再要为非作歹,犯到我的手下,我决不留情。你背他走吧!”程士俊先是一愣,恐怕上当,后来一想,胜英说话算数,人家要想抓我,不费吹灰之力呀!想到这,他一句话没说,把昏迷不醒的林士佩,背在身上,顺着山坡逃走了。

  这时候,黄三太、杨香武、贾明、蒋伯芳、李呈、张七、萧银龙、高恒、于兰小弟兄们赶到,在后面还跟着傻小子孟金龙。书中代言:傻小子孟金龙掉进翻板里头,后来被黄三太等众人给解救出来,闹了一场虚惊。要没人解救,就把傻小子给闷死了。这些事,不必细说。可等小弟兄们知道胜英把林士佩双腿给砍掉了,而且还让程士俊给背走了,都挺不高兴,贾明气得一跺脚:“哎哟,我的三伯父。您真是个活菩萨。您就忘了,放虎归山,必要伤人哪!”

  “嗳!”胜英说:“贾明,你哪里知道,我奉师之命,闯荡江湖,一向是能容人就容人。只是林士佩这小子作恶多端,我才不得不下此毒手。如今把他双腿削断,以示惩罚。如果他不改,再杀他也不算晚。”

  众人听了不断地赞叹。胜英领着众人来到双龙山的前厅,把所有的喽罗兵,全都集合起来。胜英奉劝这些人赶紧回家,搞点正当的职业,如果再要为非作歹,不能得到好的结果。这些喽罗兵,对胜英千恩万谢。胜英叫黄三太挨个发了路费,把喽罗兵遣散,然后放了一把大火,烧了双龙山。

  老少英雄这才起身回到孟家寨。在孟家寨逗留不到五天,就回奔十三省总镖局,这场风波才算告一段落。

  按下胜英先不说,单表金面太岁程士俊,背着残废的林士佩,一边走着一边哭。这一天,来到了冲天岛。在水边上,程士俊把手指往嘴里一塞,一打呼哨,从芦苇中划出两条小船:“什么人?”“我是双龙山的,姓程。”

  喽罗兵一看,认识他呀:“哎哟,程寨主,您这是从哪来?”“嗳,不用问了。我要叩见老寨主,快快把我渡将过去。”小船靠岸,程士俊背着林士佩上了船。小船一掉头,荡飘飘,飘荡荡,直奔冲天岛。等越过三道小寨,船才靠岸,程士俊让两个喽罗兵抬着林士佩,赶奔中屏大厅。到了院里头有人向里面通报。时间不长,让他进去,等程士俊进去一瞅,大厅里全是人,正中坐着的正是他的师傅,铁臂苍龙孙建章。旁边坐着师娘肖三娘。不见到亲人,还则罢了,见到亲人,程士俊是鼻子一酸,放声痛哭:“师傅、师娘,全完了!”堂堂七尺之躯,要不难过,能哭成这样吗?他顿足捶胸,把大厅整个给冲乱了。

  大寨主孙建章,一皱双眉:“士俊,你这是怎么了?不必着急,详细讲来。”夫人肖三娘也说:“快点坐在一旁讲话。”

  “师傅、师娘,你们先看一个人。来呀,把他抬上来!”喽罗兵用软床,把林士佩抬上来了。还拎着两条半截腿,往大厅的正中一放,群贼就是一阵大乱。连铁臂苍龙孙建章也站起来了,“呀,这不是士佩吗,他……这是怎么了?”“师傅呀,我们乃是被老匹夫胜英所害。”他哭着把经过讲叙了一遍。书中代言:他能说他不对吗?当然不能。他把责任全都推在胜英身上,他说:“胜英打着保镖的旗号,暗地之中,专门和绿林人作对,是官府的爪牙,五湖、三台、八大名山,几乎叫他平了一半了。一个月以前,他领着一伙人,来到徒儿我的双龙山,无故挑衅。胜英有个侄儿,叫孟金龙,大闹内宅,把你徒儿的媳妇活活给折磨死了。我岂能与他善罢甘休哇!找他一论理,他恼羞成怒,找人平了我的双龙山,把士佩双腿削断。要不是我抢救及时,他就没命了。徒儿我千里跋涉,来到冲天岛,望师傅念师徒之情,给我们报仇雪恨。如果师傅不管,我就死在你们的面前。”程士俊说到这,把宝剑拽出来,要横剑自刎,幸亏军师司马超手快,一把把程士俊手脖子抓住了。孙建章“啪”的把桌子一拍:“士俊哪,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叫师傅给你出气吗?既然是这样,你还为什么要自杀呢?不要学妇人姿态,还不把宝剑收起。”程士俊一听心中高兴。听这意思,我师傅是默许了。胜英呀,你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啦!程士俊收住了眼泪。

  孙建章命人准备了一张软床,让林士佩躺在上面,因为流血过多,一路之上,又受尽风霜之苦,因此两腿发炎,化脓,发高烧,说胡话,要不好好调治,还有生命危险。孙建章命人把他抬入后房治疗,咱先暂且不提。

  单说孙建章传话,摆了一桌子酒席,给程士俊接风。在酒席宴上,孙建章详细地打听了经过,程士俊把一宗宗一件件事情添油加醋地向师傅叙说了一遍。孙建章听完之后,气得怒目圆瞪,用手点指十三省总镖局的方向:“胜英啊,老匹夫!我这些徒儿和你有何仇何恨?你不该下此毒手哇!虽然你现在是保了镖了,可别忘了,你也是绿林人出身。当初,你也吃这碗饭。你占据逢虎山,我占据冲天岛,咱们还有往来呢。啊,如今你屁股坐在那面,当了官府的鹰犬,你是六亲不认哪!如此说来,老朽与你岂能善罢甘休!”程士俊一看师傅生气,心里高兴,说:“师傅,胜英实属可恨。他手下的爪牙,也很可恨。像飞天玉虎蒋伯芳,是胜英的五师弟,这小子掌中一条亮银盘龙棍,甚是厉害。自从这姓蒋的出世以后,死在他手下的绿林人,不计其数。这次双龙山。也是叫他这条棍子搅黄的。师父,你也不能放过蒋伯芳、萧杰、孟凯、入地昆仑丘连、铁牌道人诸葛山真跟红莲罗汉弼昆、神刀将李刚、大贼魔欧阳天佐、二贼魔欧阳天佑、消息大王贾斌久等人,都不是好惹的呀。在动胜英之前,必须把他的羽翼铲掉,不然,他们这些人同心协力,实难对付。”“嘿……孩子,不是为师说大话,要消灭这些人,不费吹灰之力”。“请问师傅,你有什么好主意吗?”孙建章摇摇头:“孩子,你就放心吧。你安心住在我的冲天岛,早晚我帮助你恢复双龙山。至于怎么铲除胜英等人,咱们再另商良策。”

  这个铁臂苍龙孙建章,可不是个等闲的人物。在明末清初的时候,他当过山海关的副总兵,跟吴三桂在一起呆过。后来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他就辞职不干,领着手下的人退到冲天岛,占山为王。这冲天岛,与大陆隔海相望。海上交通发达,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他盘据在此,趁着大陆年年内乱,发展了自己的势力。这些年来,把冲天岛修建得如同铜帮铁底一般。而且,他设立了八十一座大寨,在他手下有四玉、八侯、七贤,十六俊,这都是能攻惯战,水陆两地的英雄。这孙建章野心勃勃,打算趁着混乱的局面,吞并天下,还想当皇上。因此,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叫逍遥自在王。他夫人叫肖三娘,那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熟读兵书,善晓战策。因为她爱穿白衣服,因此绰号叫白衣仙子。这两口子,苦心经营了几十年,在岛子上的老百姓,都是渔民。平日打鱼下网,战时,就是冲天岛的军队。所以,孙建章手下的军队就有十万多人。他成了海外的天子,独立的王朝。他手下四个王都是谁呢?东王叫夏平安,乃是武林的高手,绰号电光大侠。西王叫春三贵,绰号霹雳狂风。南王叫秋双雨,绰号六指神侠。北王叫李定旺,绰号双头大侠。他还特意聘请了一位军师,绰号神机妙算、赛子房的司马超。据说这司马超哇,就是司马迁的三十二位世孙。这个人不但武艺高强,而且神机妙算。在治理冲天岛方面,费了不少的苦心。他在孙建章面前,是言听计从,威信至高哇。在冲天岛上,除了孙建章之外,他是二号的上皇上。下面还有八侯。哪八侯?钻天侯赵金,入地侯钱晓,翻江侯李顺,搅海侯孙跃,登山侯周广,跳涧侯吴祥,入林侯郑六,翻脸侯王晓波。七贤,是七个老道,也全是武林中的高手,这七个道人是:铁板真人李士宽、逍遥真人宫万良、三保真人郝之杰、无影真人魏久令、冲天真人雷鹏跃、长命真人宁旺友、绝命真人马定宽。十六俊是谁呢?都是手下的战将,有神刀马保、花刀李贵、双肩王猛、一阵风项冲、铁掌周飞、燕子童令、小二郎苏八、三眼佛袁亮、千手观音闵春晓、大肚子天王解刚、紫面客程缓、浪里桃花吴乃新、海底寻针齐冒、顶风八万里赵光、踏水无痕马四、水上飘叶千。就这些人当中,随便拔出一个,都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英雄好汉。因为有这些人帮着,孙建章的实力才非常的雄厚。官军也不能奈何于他。如今呢,台湾的石朗,曾经给他来过书信,要求他与台湾、澎湖合作。但是都被孙建章拒绝了。孙建章的意思是我就是逍遥自在王,跟任何人都不合作。将来有了机会,全国都是我的,我要当皇上。这就是他的野心所在。但是孙建章这人很古怪,一般的事情,他不管,别看他的弟子不少,他很少有来往。故此程士俊来的时候就提心吊胆,可没想到,这一哭起了作用了。把孙建章哭活心了,答应给他报仇雪恨。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孙建章让程士俊吃完了饭,休息了片刻,他又抽空到后面看看林士佩的伤。林士佩经过医治,精神见好,能说话了,一看师傅和师娘来了,林上佩是仰面痛哭哇!把莲花峪失败的经过又讲说了一遍,孙建章摇摇头:“嘿,没出息的东西。五湖三台、八大名山那么多的人,那么大的势力,还斗不过一个胜英吗?让人家各个击破,还有脸在我面前叙说呢?好好养伤吧,养好伤再说!”“师傅,弟子如今已成为残废之人,这口气怎么出得来?”“放心,有师傅我呢,养你一辈子,还养得起,你就好好养伤吧!”“多谢恩师!”

  孙建章这个火就不打一处来,等回到前大厅,吩咐一声:“鸣钟集合!”

  “噹噹……”院里的大铜钟,连响了九下。发出的信号是冲天岛八十一寨大寨主、八十一寨副寨主、四王、八侯、七贤、十六俊有关人员、全到大厅集合。程士俊也在这坐着。只见大厅里全是人了,站得整整齐齐。“参见王驾千千岁。”“免!”孙建章把袍袖一抖,众人呼啦站立两旁。“各位,今天有个事,需大家商议。”“谢王爷!”“呼啦”人们按次序坐好,大厅里坐不下,就在院里坐。程士俊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老师的身旁。孙建章面沉似水,大厅里鸦雀无声。他咳嗽两声,说:“各位,今天把你们请来,商量一件大事。大概你们都有耳闻,大清朝出来个走狗,就是胜手昆仑侠神镖将胜英胜子川。此人外忠厚、内奸诈。表面上保镖为生,暗地之中给大清充当鹰犬,背叛绿林道,平山灭岛,手段残忍,专跟我的弟子徒孙为仇作对,众位要是不信,让士俊跟大伙讲叙讲叙,士俊哪!”“在。”“把你知道的讲讲吧。”

  程士俊站起来,冲着众位一抱拳,讲得慷慨激昂。讲到伤心处,程士俊是大哭不止呀。他这一哭哇,把大伙都哭得群情激奋,一个个拧眉瞪眼,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胜英抓住,碎尸万段。等程士俊讲完了,大厅里的气氛庄严肃穆,外加沉痛,孙建章往左右看了看:“众位,听清楚了吧?可见胜英是我们的眼中之钉、肉中刺,不及早把他铲除必是一害。本王爷已决定,与那老匹夫胜英势不两立。一定把十三省总镖局的人以及胜英手下的人全部铲除,以消我恨。请各抒己见,有什么良策,只管讲来。”

  于是,一派主张武力解决,到十三省总镖局,趁人不备,放把火烧了,然后再把总镖局的人全杀了。另一派的主意是,下封书信,把胜英他们引到冲天岛来,然后一网打尽。还有的主张指出地点,双方比武,利用比武,消灭胜英等人。争议了一个时辰,也没争论下来,孙建章皱了皱眉,眼往神机妙算赛神仙的司马超看了看:“军师,你有什么良策?”

  “无量佛。”司马超一笑,“千岁,方才大家所提之事,贫道认为不妥。比如说,我们化装改扮奔十三省总镖局,要杀他们去,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易,攻其不备,可能一开始,我们能占点便宜,但是,让人家反过手来,对咱们是不利的。因为是在胜英的一亩三分地,在人家的势力范围内,如果官家知道了,再派出军队,岂不被人家一网打尽?此事万万不可。再者,想把胜英领到冲天岛来,也不是上策。那胜英也不傻,他能不能来呀?能不能上这个当啊?我们有什么把握,说胜英就能来呢?这也不是上策。”大伙听军师这么一说,都点了点头,知道这位军师是智囊,有的是好主意。孙建章问道:“军师,那依你之见呢?”“依贫道之见,哈哈,不干咱就不干,要干,咱就大干。使用这种办法,管叫胜英等人一个不剩。”“啊,先生,有何良策?快讲出来,让我们大家明白明白。”“嘿嘿,大伙发言之时,贫道我都已计划好了。你先别问我怎么办?我先让你们看一个人,来呀,请老侠客。”

  其实,司马超早就安排好了。时间不大,听见脚步声,一撩帘,进来一个人,金面太岁程士俊一看,“哎哟”把他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原因?进来这人,活脱脱就是胜英。此人身高八尺挂零,面似银盆,五官端正,颇下一部花白须髯,头戴鸭尾巾,身穿杏黄色短靠勒狮子拌,大带扎腰,蹲裆滚裤,抓地虎靴子,身披英雄氅,肋下佩带一口宝刀,斜挎镖囊,怎么看,怎么是胜英。但是,要仔细观察,那眉、那眼有些不同之处。山上的人都认识,来者正是巡捕寨的总寨主,金刀神镖将,姓李,叫李世堂,人们都管他叫假胜英。李世堂迈步来到里面,给大家见过礼,司马超一笑:“王家千岁,要想置胜英于死地,全在李世堂李老侠客身上。”

  “啊!”孙建章也愣了,“此话怎讲呢”?

  “王爷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打算派李世堂老侠客,赶奔北京,就冲他的五官相貌,就冲他的仪表,以胜英的身份出现,在皇宫里做点惊天动地的事情,给胜英栽赃,借皇上的手,把胜英除掉,你看这个主意如何?”

  “哎哟,真是个好主意!”孙建章就问:“老侠客,你可乐意?”金刀神镖将一笑:“在下为了王家千岁,万死不辞!”

  “好样的,拿酒来!”有人把酒拿来,孙建章亲自给李世堂敬酒三杯,李世堂一扬脖喝下去了。喝完之后,他把嘴一擦:“王爷、军师,到底让我怎么干吧”?孙建章望着司马超,让他出主意,老道嘿嘿一笑:“李老侠,从现在开始,多带川资路费,起身到北京,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然后,你再找一个适当的机会,夜入皇宫,至于到了皇宫里怎么干,那就见机行事,见景生情,或者盗国宝金镶、玉玺;或者杀两个娘娘,或者放把火,总而言之,这娄子捅得越大越好。最好作公开露面,让人记住你这相貌,那样一来,谁都会认为是胜英干的。事成之后,你迅速回岛,不准在外面逗留。这就算你立下大功一件!”

  “遵命!”李世堂转身刚要走,孙建章又把他叫过来:“李老侠客,未料胜,先料败。未思进而先思退。一旦此事不成,或出了差错,你打算怎么办呢?”

  “哈哈!王驾千岁您就放心。这个事是万无一失。倘若中途出了变化,我或者被人抓住,或者身受重伤,决不吐露真情。我决不能把大家说出去,我宁可自己掉脑袋!”

  “好样的!来呀,赏白银三千两。”孙建章为了消灭胜英,真豁出去了。雪花白银点过去,李世堂高高兴兴接过来,向大家告辞。程士俊在旁边一听,这心里美就甭提了。心说,高,真高哇!这个方法太妙了!胜英啊胜英,你做梦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手。你就忘了,打人家一拳,防备人家一脚。这回管叫你家祖坟都得让人给刨了。程士俊高兴,咱先不说,单表这假胜英李世堂,回到总巡捕寨,把这银子存起来一部分,打了一个小包裹,临行之时,对他夫人王氏,儿子李归,把经过讲说一遍,王氏一听,吓得容颜更变:“老爷,这可是件危险的事。你敢说一点事都没有吗?”

  “嗳,夫人放心。我小名叫侠客,大风大浪过了多少,小沟小渠还翻得了船吗?你就放心。”夫人摇摇头:“那北京,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皇宫内,更是三尺禁地。你要夜入皇宫,岂不等于是赴汤蹈火,有去而无回吗?”

  “我受王驾重恩,莫说不能出事,即便是个死,也在所不辞。”说完了,李世堂开始休息,到了次日天光见亮,他换好了衣服,身边一个仆人都不带,出了总巡捕寨,来到水边,有小船把他送到对岸。

  闲话少说,单说李世堂,来到了北京城。他没心看景色,就在大石砬子附近,找了个小店房,包了个单间,住下了。头一天,他门都没出,饱饱地睡了一觉,解除一路上的疲劳,到了第二天,精神头足了,开始到街上溜达,他上哪溜达?专门在紫禁城门外转。这皇宫可不是随便能进去的,虽然他是个侠客,可是没来过,格外谨慎。绿林人管这叫踩道。他围着紫禁城整转了一天,把出入道就踩好了。头脑里作到有数,需用什么他买点什么,然后回到店房,把门插上,把门帘、窗户帘全挡上,开始做活。做什么活呀?他发现御河不好过,特别宽,城墙也特别高,他准备了两条飞抓百练索,又准备一条长绳子,一头带镖尖,一头带铁环,这是为过御河所用的。另外他准备了几个油绸子口袋,把百宝囊仔细检查了一遍,把火扇子、火折子、漆铜桶、硫磺、燃硝、问路飞蝗石、带尖的、带刃的、带钩的、带刺的、麻花的、拧劲的、剥门撬户的小刀子,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好。他一看不大离了,决定明天晚上就进皇宫。

  第二天白天他又没出门,足足地睡了一天哪。到了掌灯的时候,他起来了,饱餐战饭,梳洗已毕,带好了应带之物,要进皇宫,给胜三爷栽赃。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