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五十四回 设毒计火烧孟家寨 报怨仇血洗双龙山

  于金凤、于银凤大战铁戟将方成,杀了个难解难分。这时候,孟家寨的人全得到消息了。串锣一响,家人出动,足有一百来号,各拿刀枪棍棒、镐耙、二齿,拥到院里头,呐喊助咸:“有强盗啦!有土匪啦,快禀明官府哇!”“嘡啷啷,嘡啷啷”,整个孟家寨都沸腾起来,像开了锅似的。

  话说两头。单说震八方林士佩,这个主意就是他出的。他恨不得把孟家寨的人杀个鸡鸭不剩,鹅犬不留。他手中擎着三挺分水狼牙镩,闯入正厅。巧了,赶上孟凯的夫人在正厅念佛。为什么要念佛呢?老太太特别迷信。丈夫跟着胜英奔双龙山赴会,去了一天也没回来,老夫人放心不下,把佛堂收拾干净,念起佛来,求菩萨保佑丈夫和朋友平安归来。她光顾念佛,晚饭也没吃。仆人们心痛老夫人,做了一大碗莲子粥放在桌子上。这时候,林士佩来了,他可不认识这老夫人是谁。但是,从衣着打扮上看,好像是个当家人。林士佩一想,管你是谁呢,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对。我先把这老太婆弄死再说。“哪里走,震八方林士佩在此!”他叫唤着冲进去了。

  这一嗓子不要紧,把老太太吓得睁开眼睛,她看冲进一个人,这人三十来岁五官狰狞,眼露凶光。老太太一害怕,把这碗粥端起来,照林士佩就是一下子,正好扣在林士佩的前胸。七月的天气,穿的都挺薄,扣上了,能不烫吗?把林士佩烫得直蹦。孟老夫人利用这个机会。拿起拐杖,照林士佩就是一下子。那位说,这老太太怎么这么厉害?人家当年也练过武术。现在虽说老了,可三五个小伙子想欺负她,休想占到便宜。林士佩光顾胸前这粥了,孟老夫人抡拐杖一打,就没躲闪,拐杖打在肩膀上,把他打得好疼,转身跳到院里。老太太抡拐杖就追下去了,林士佩缓过手来,孟老夫人哪是他的对手?拐杖往下一砸,林士佩用狼牙镩一挡,“咔嚓”一声,把拐杖砸折,林士佩返身就是一镩。老太太往旁边一躲,这一镩正好打在门框上。由于用力过猛“咔嚓”一声,把门框砸折,整个上梁就掉下来了。“哗啦啦”尘土飞扬,这一下子,可救了老太太,要不然非戳死她不可。

  前边这一乱,惊动了在后宅住的女眷。谁呢?林士佩的妹妹林素梅和小侠刘云的姐姐刘玉兰,她们刚躺下,就听四外喊杀连天、往窗户上一看,火光跳跃,吓得她们俩心通通直跳。心说,这是怎么回事,仗都打到家里来了。好在两个人都是武术大师,穿好了衣服,手提单刀,冲到院里头,正赶上老夫人和林士佩在尘烟中交手。刘玉兰大喊一声:“休要张狂,姑娘在此!”往前一纵,就是一刀。林士佩返手一狼牙镩,正砸在刀上,把玉兰姑娘震得膀臂发麻,抽刀奔他的双腿。林士佩往上一跳,两个人在院里就战在一处。等林素梅从后面拎刀跑到院里一看,哎哟,闹了半天,是自己的哥哥!她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按理说,一奶同胞,二年多没见面,得多高兴!但是现在素梅心中暗想:哥哥,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呢。我以为是谁来砸抢孟家寨,闹了半天是你。叫我怎么说呀!林素梅想到这里,横刀把林士佩拦住了。林士佩拿狼牙镩刚想往下砸,借着火光一看,是妹妹。他也愣住了。林素梅问道:“哥哥,你为什么领着人,对老孟家下此毒手?”

  林士佩傻了:“妹妹,你怎么在这?哎呀,把愚兄找得好苦。”林素梅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说:“哥哥,自从你离开我之后,我就身遭不测呀!”她把以往的事情说了一遍,一直讲到她被老侠客石多石俊山所救,认作干父女,送到孟家寨,胜英、孟凯、萧杰等人对她关怀备至,并没因为林士佩的原因对她冷淡或歧视……姑娘说到这里,眼泪掉下来了,说:“哥哥,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不能恨胜英胜老侠客。你应该扪心自问,前者莲花峪,谁是谁非,你要不隐藏高双青,能不能得罪胜老明公?即使这样,胜老侠客对你如何?一让再让,再再让。可是,哥哥,你是执意地不听。如今,你投奔了双龙山,又仗着双龙山的势力,抄人家的家。你这么做可太狠毒了,哥哥,希望你听妹妹的话,悬崖勒马……”

  林素梅正说着,就见林士佩把眼睛一瞪:“妹子,你别说了,你不要袒护老匹夫胜英。我明白,胜英对你不错,这无非是收买人心。你一个女孩子家,懂得什么呢?纯粹是上当受骗了,素梅呀,你眼里要有你哥哥。今天晚上,你助我一臂之力,把老孟家的人杀光了,然后,哥哥带着你走,一定给你找个好去处。如果你不念手足之情,妹妹,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哥哥,这么说你是要断去兄妹之情不成。”

  “那看怎么讲。今天你要执意帮助老孟家,那就是我的仇人。哥哥我可对不起你。”

  林素梅一听这话,不哭了,哭也没用,她把牙关一咬,柳眉倒竖,用柳叶刀点指:“哥哥,既然你无情,就休怪我不义。我决不能帮助你胡作非为!”

  “好哇!”林士佩火往上冲,抡镩便砸,跟妹妹战在一块。旁边,还有王兰姑娘站着呢。她实在看不下去,恐怕素梅有失,抡单刀前来助战。二女子把林士佩缠住了。

  另一方面,也在激烈战斗。谁呀?就是那恶面如来法都。这小子最坏,他指挥手下的人,撤了硫磺,泼上鱼火,放火把孟家寨给点着了。这可不光烧了孟凯家。这孟家寨有好几百户老百姓,房子连房子,房山连房山,这一把火,把孟家寨整个给点着了。有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出来救火,叫法都看见,他喝令一声:“见人就给我杀!”

  他这一发话,手下的人敢不听吗?结果杀了十几名无辜的老百姓。正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孟家寨的大道上回来一伙人,正是胜英带领人们回来了。

  刚才咱们说了,胜英他们老少三十三人去双龙山赴会,一直到掌灯的时候,这金面太岁也不交出法都来。胜英知道上当了,就问程士俊:“寨主,你说把法都交给我们人,为什么一天了,还没给呢?”程士俊一笑:“这个,容我三思。嘿嘿,老明公你别着急,等我想好了,把人给你了。”刚说到这,孟凯一脚把桌子蹬翻,叫道:“程士俊,别跟我们变戏法了。咱们水贼过河,甭使狗刨,你小子是不是使的稳军计,把我们稳在这,你有其他的诡计。”

  程士俊一听,仰面大笑:“哈哈,孟老侠客,你真是个高人哪,你算说对了,实话告诉你,你们现在已无家可归,现在的孟家寨都翻了个啦!”众人一听这句话,脑袋“嗡”的一下,就知道上当了。大家再想抓程士俊,只见他一转身拐进了月亮门洞。指挥喽罗兵往上冲。大伙都惦记家,无心恋战,胜英指挥大家杀出一条血路,回到孟家寨。

  等回来一看哪,孟家寨是一片大火。再走一程,就听见老百姓的哭声了。孟二爷急得直跺脚:“完了,完了,家完了,乡亲们也跟着倒霉了!”大伙加快速度,冲进了孟家寨。胜三爷一面指挥人帮助乡亲们救火、一面领着人冲进了孟二爷的家里。迎面正好碰上林士佩。胜英一贯忠厚老实,今天是忍无可忍,他高声喊喝:“林士佩呀!你的手段实在毒辣,胜某岂能饶你!”胜英往上一纵就是一刀。林士佩一看,坏了,怎么都回来了,心里埋怨程士俊,咱俩合计得挺好,你把他们稳在山上,我们在这做活。你看,怎么把他们给放出来了?他哪知道,这三十多人是三十多只老虎。程士俊想不让回来,行吗,林士佩不敢恋战,虚晃一镩,抖身上房,胜三爷拽出金镖来,照林士佩就是一镖,正好打在腿肚子上,把这小子疼得“哎哟”一声,身子一歪,好险!差点儿从房上掉下来。他忍痛扶伤,跳墙而逃。胜英在后面紧追。林士佩在房上,把两手指塞到嘴里,一打呼哨,意思是通知其他人快走。这些人一听见信号,“呼啦”一声顺着正北方向就冲下去了。胜英有心往前追,一看,大火烧得这么大,又怕天黑上了当,只好让他们逃走。胜三爷领着人回来,忙招集人救火,一直到天亮,才把大火止住。哎哟!烧得可够惨的了,孟家寨多半条街变成了一片瓦砾,而且有两个大人、四个小孩死在火海之中。另外,还杀了十七个人。这事人命关天,官府能答应吗?胜英和孟凯、萧杰一商量呀,必须报给官府,不然的话,谁也吃罪不起呀!他们派欧阳天佐到附近官府报了案。又派人把死尸装殓起来,孟凯回家一看哪,烧了十几间房子,财产没受什么损失。他拿出一部分钱来,给老百姓包赔损失。凡是家里房子被烧的,老孟家负责修缮。乡亲们十分感谢。到了晚上,官府才来人,问明原因之后,允许安葬死人,但是,又跟胜英提出来了:“你们是自打斗,必须把凶手抓住。不然的话,让胜英报案打官司,孟凯也得去。”把官府的人送走了,大家一商议,怎么办?还得上双龙山。不把林士佩、程士俊抓住,这事完不了。可是不敢去这么多人啦。这一次叫人差点儿没给端了,多危险哪!这回去,得留一些人看家。把欧阳天佐、欧阳天佑、入地昆仑丘连、一粒撒金钱胡景春、神刀将李刚这些人留下,余者全赶奔双龙山。

  按下家里人不说,单提胜英,那都气炸了肺了,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到双龙山上,一把将林士佩抓住,咬他几口。心说,我对你饶过五次,这次决不能放过你。胜英还嘱咐孟金龙、蒋伯芳,你们两人见到林士佩,往死里给我砸,两个人点头同意了。但是,到了双龙山口,可进不去了。山口全用大石头垒起来了。没等胜英靠近,就听串锣一响,喽罗兵开弓放箭“嗖嗖嗖”。箭如雨发,根本不能进去。大伙一看,山口进不去,绕路而行,来到后山,刚到后山,就见两山坡埋伏着喽罗兵。

  “十三省总镖局来人啦,别让他们进去!”“啪啪啪——”也是箭如雨发。胜英没办法领着人撤出来。这才明白了,林士佩、程士俊一伙把双龙山封锁了。胜英一想,这怎么办呢?正这时候,贾明给出主意了:“三伯父,我出个主意。大小子爬山可能耐了。干脆,让他爬上山去,然后系下绳子来,我们顺着绳子往上爬,您看这主意怎么样?”胜英心说挺好,把孟金龙叫到面前:“孩子,你顺着石壁,能不能爬上去?”

  孟金龙乐了:“爬这玩艺儿有什么难的?我说上去就上去。”

  “好,准备绳子。”哪来的绳子?大伙把狮子袢全解下来了。一根结一根,把它结好了,盘上,交给孟金龙。再看傻英雄孟金龙,把绳子套在脖子上,把鞋袜扒掉,光着脚丫子,爬石崖。前文书中咱们说过,孟金龙爬这玩艺儿可有两下子,再陡也难不住他。时间不长,来到崖头,孟金龙在旁边找棵树,把这绳子拴结实,顺着崖头,把这绳子扔下来了。

  胜英一看,孟金龙得手了,自己头一个把绳子抓住,顺着绳子,爬上去了。紧跟着孟凯、萧杰、大伙鱼贯而上,都上去了。把狮子袢拿下来解开,谁的还归谁,大家收拾得紧衬利落,赶奔中屏大厅。

  单说胜英、萧杰、孟凯,这仨老是形影不离呀。越过大墙,来到大厅,老哥仨散开。孟凯、萧杰守两头,胜英在中间。步过阴阳瓦,身子搭拉下来,往大厅里观看,就见大厅里灯火辉煌,程士俊正跟一帮人商量事呢。挨着他的就是恶面如来法都、铁戟将方成、震八方林士佩,还有十几位偏副寨主和秦国英、秦旺凤弟兄。程士俊说:“各位,今天晚上,山寨可吃紧,前山后山有人报讯,老匹夫胜英领着人要进双龙山。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别看用箭把他们射回去了,他们还得想办法进双龙山。”大伙就问:“寨主爷,那你说怎么办呢?”

  “我倒有个主意。”

  “寨主,什么主意?”

  程士俊冲着法都、林士佩、方成一抱拳:“我说三位,你们可把话听透了。我可没有赶你们的意思,但是,胜英主要是冲你们来的。你们要不在这,我能应付了他。为什么这么说呢?他有来言,我有去语呀。我老婆死在孟金龙手里,我要为她报仇,这是理所应该的。他们没有什么话可说。可是,你们三位要是在这里,我就有点团舌头。这么办吧,我那后山有个山洞,叫藏仙洞。你们三位委屈委屈,就藏在那。不是说你们没能耐。你们躲开呢,我便于说话。等把胜英他们打发走了,你们三位再出来,你们看如何呢?”

  林士佩冷笑一声:“寨主,那是不是有点贪生怕死了!”“不然,这叫有力使力,无力使智,谈什么怕不怕呢?我现在把双龙山就豁出去了,把命也豁出去了。我请求三位,能听我的劝,躲避一时。”

  “弥伦佛!”恶面如来法都说话了,“大寨主!好吧,我们不让你为难。你一片好心,把我们收留了,让你从中为难,我于心不忍。别人去不去,我不管。我先藏到仙人洞,行了吧?”法都这么一说,林士佩,方成也就无话可说了:“好吧,我们去。”“多谢三位的关照”。金面太岁站起来,吩咐一声:“来人哪,把三位送到藏仙洞。”

  “是,”有两个喽罗兵小头目,点了两盏灯笼,在头前引路,这三个小子在后面跟着,出离大厅,直奔后山。

  孟凯和萧杰这工夫赶紧凑到胜英的身边,压低声音就问:“你看这事怎么办?是不是拉家伙,下去,把他们截住?”胜英一想,不对,要现在下去截呀,截不住,最好跟他们来到藏仙洞。来一个堵窝掏,那多稳当。胜英把想法一说,老哥俩也同意,所以,三个人没声张,蹑足潜踪,在后面跟着。就见前面灯光晃动,约莫走了二里多地,走到前面一个大山石碰子面前,不走了。胜英他们赶紧躲到树丛之中,暗中观看。

  就见这小喽罗兵,东瞅瞅,西看看,发现没人,这才提高声音:“三位,这就是藏仙洞,你们就顺着门,往里走,里面可宽敞了,有桌子、有板凳,有吃的,请进吧!”

  “咳,那你们回去吧!”“唉!”这俩喽罗兵,提着灯笼走了。

  胜英等两个喽罗兵走远了,再往藏仙洞这一看,前面人影皆无。可以断定,这三个人钻进洞里了。胜英为了堵窝掏,从树林出来,也奔藏仙洞。往洞里一看,伸手不见五指、对面看不见人,胜英一想呀,还得注点意,别中了埋伏。一边往里走,一边用紫金刀点地,萧杰和孟凯也加了一百二十分小心。哪知道,走进去刚五步,突然听见身后,天崩地裂一声,“咔嚓”千斤闸板落下来,整个把洞口堵死了。

  “上当了!”三老转身想出来,势比登天。孟凯把金背七星刀抡圆了,“咔咔咔”连砍了数刀,不济于事,闹了半天是铁闸门。厚能有二寸,就是有宝刀,宝剑也伤损不了。三老正在着急的时候,就听头顶上,有人一阵狞笑:“嘿嘿,胜英,老匹夫,你们中了我们的计了!”三老抬头一看,就见头顶上火光一闪,露出三个脑袋来。谁呀?正是林士佩,法都和方成。借着火光才看清楚,闹了半天,藏仙洞里面地方挺大,形状好像个大窝头。底下大,顶上尖,有四丈多高。上面有个气眼,但是不大,人的脑袋钻不出去,还有横三竖四的铁条。林士佩他们都在上边呢。闹了半天哪,有地道,顺着地道人家都出去了,把消息插死,把胜英他们关到这里边了。林士佩在上面笑完了,这才对胜英说:“老匹夫,知道你们非来不可,我们跟大寨主商量一条妙计,你果然上当受骗了。可怜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藏仙洞这滋味怎么样?不是要抓我们三人吗?正相反,把你们三位给抓住了。你们是当世的三侠,了不起的人物,这回叫你们手拉手去见阎王。大概里面空气不太好,给你们加点佐料!”林士佩说完了一点手,喽罗顺着那眼,往下扔东西,是硫磺、燃硝掺着辣椒面。接着,又把火把扔进来了。“扑”的一声,把点着了,神仙都怕一溜烟,何况父精母血的人哪!三老一看不妙,赶紧把英雄擎脱掉,“啪啪”扑打这些火。结果,火是灭了,烟却冒起来,这硫磺、燃硝、辣椒面的烟,是最呛人的。眨眼之间,里面是浓烟滚滚,把二老呛得“咔咔”一个劲的咳嗽。林士佩在上面,非常高兴:“好了,就等着收尸吧。”他们认为不把这三个老头呛死,也得憋死。

  三个人起身,赶奔中大厅。等来到大厅,金面太岁程十俊在这正等着呢。“三位,怎么样?”“哈哈,大功告成,把胜英、萧杰、孟凯全都堵到藏仙洞了。我还给他们加点佐料,不出片刻,就把他们活活地呛死。”程士俊也乐了:“三位,你们说,咱们这主意多妙,何必和他们动武呀,他们也不是好惹的,来来来,坐,一会咱们就去收尸。”林士佩屁股还没等伞稳当呢,就听院里“嚎”的一嗓子:“林士佩你还不出来送死!”

  “哟。这是谁?”群贼就是一乱。各擎兵刃,往院里观看,就见院里头站定九个人。都是谁?来的正是:黄三太、杨香武、李昱、张七、高恒、孟金龙、贾明、萧银龙和打虎太保于兰。原来这些小弟兄们比胜英他们迟来两步,就出了这事了。喊的这嗓子,是黄三太。林士佩到院里一看,除了孟金龙不好对付之外,其余都不值得交手呀。黄三太二目圆翻,用手点指:“林士佩,我师傅何在?”林士佩非常得意:“黄三太,你要找你师傅,最好到丰都城去找。这阵,他们早就归西了。”

  “哎哟!”黄三太急得双脚直跳,抡大刀就奔林士佩。林士佩和黄三太战在一处。黄三太怎么能打得过林士佩呢?五六个照面,刀就飞了,三太捡刀的这么个工夫,杨香武蹦上来了,把小片刀一晃:“好呀,林士佩,你害我们师傅,我们不能答应你。小子你着刀。”杨香武这两下子更白给,没出三下,小片刀就飞了。这时候,金头虎贾明上来了,手里晃着一字镔铁杵:“好小子,林士佩,你小子坏得都冒油哇。可惜,我三伯父对你一片苦心,一再的容让,爱惜你是个人才,没想到,你是个地地道道的白眼狼。这次,明太爷和你完不了,着杵!”贾明今个也真急了。但是,急有什么用?不是人家的对手,几个照面,贾明的镔铁杵也飞了。

  “咳,好大劲!”他去捡杵去了。红旗李星、凤凰张七两个人,两把刀上来了,困住林士佩,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贾明把镔铁杵捡回来,用手一指孟金龙:“我说大小子,你他妈傻实心了,今天晚上,来了就是玩命,你怎么还不过去!”孟金龙这才大吼一声,提宝杵就冲上来了。林士佩一看是孟金龙,心里就怕了七分,他知道孟金龙劲太大,不敢动手,赶紧虎晃一招,跳出圈外。“大寨主,交给你。”你说这招有多损,他把孟金龙交给程士俊了。

  程士俊呢?一见是孟金龙,眼珠子都红了,想起夫人的死,简直是痛断肝肠呀,一晃花杆描金戟,跳到孟金龙面前:“小辈呀,你来得好,我正要给我夫人报仇雪恨!”其实呀,程士俊说了半天,孟金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早把那茬给忘了。就是不忘,他也不知道,死的那人是他媳妇。孟金龙乐得:“你说什么,跟我完不了?来来来,我他妈和你还完不了呢!你还给我爹。”晃摩云杵大战程士俊,程士俊能耐是不小,无奈力量没有傻英雄孟金龙劲大。他累得通身是汗,心中一想,怎么办?难道说,我夫人的仇就不报了不成?又一想,有主意了,逢强智取,遇弱活擒哪。还得动脑子。想到这,他虚晃一戟,转身就跑,孟金龙拉大杵,在后面就追。贾明喊道:“大小子,别追他,一追就上当。”孟金龙一听有道理,就不迫了。程士俊一回头:“唷,孟金龙,你小子是英雄,还是狗熊?要是狗熊你听贾明的,要是英雄,你敢追我吗?敢追吗?”他拿话一激孟金龙,孟金龙来劲了:“他妈的,我怎么不敢?没有我不敢做的事。兔崽子往哪里跑?”前面是一个月亮门洞,程士俊一下就跳过去了。傻英雄迈步刚到眼前,就觉得脚下一软,“咔吧”一声,掉了陷坑。上面连环板一转,把孟金龙就盖到里面,再想出来,势比登天哪!程士俊二次出来,哈哈大笑:“傻小子,今个就叫你憋死在里面。哪个敢还来?”这些人就指着孟金龙,孟金龙这一中了埋伏,这些人全傻了。贾明把冲天杵小辫一晃:“哎哟!这可够呛呀!谁能来帮助呀?”声音未落,就见房坡之上,有人喊喝:“明儿,不要担心,五叔到了!”说着话,“嗖”地一声,跳下一个人。扎巾箭袖,手中擎着亮银盘龙棍。来者正是飞天玉虎蒋伯芳。群贼一看,蒋伯芳来了,没有一个不害怕的。你看,怕蒋伯芳和孟金龙不一样,因为孟金龙他傻,画个道,他就走。蒋伯芳就不同了,能耐大,心眼还多,是最难对付的,程士俊把大戟晃了三晃,摇了三摇:“姓蒋的,来得正好,某家我……”他想说,某家和你大战三百合,但是又没敢说。“我”了半天,他又回去了,冲着法都一抱拳:“师傅,我有点累了,把姓蒋的交给您了。”你听,这程士俊又把最难对付的,交给法都了。法都明知道是这么回事,也得硬着头皮过去。他把掌中的方便连环铲往空中一晃,跳到蒋五爷面前:“咳,蒋伯芳,认得某家么?”“认得,你就是搅闹胜家庄的罪魁祸首法都。”

  “不错,正是贫僧。姓蒋的,你是胜英的走狗,不把你杀了,难消我心中之气呀。来来来,和贫僧决一死战!你就接铲吧。”他劈头就砸,蒋五爷使了个海底捞月,往上一兜,正好兜在铲杆上,“嘡啷啷,”把法都震得是膀臂酸疼,赶紧调转铲头,一现铲攥,大月牙子,奔蒋五爷的脖颈。蒋五爷一低头,棍走下盘,去扫他的双腿,法都脚尖点地,往空中一纵,“噌”大棍走空。法都双脚落地,还没等站稳,蒋伯芳一翻腕子,这大棍又回来了。这一招叫秋风扫落叶,“喔——”法都“哎呀”一声,赶紧往外推,但蒋伯芳这劲太大了,“嘡”的一声,连人带铲,把法都砸出一丈多远。这凶僧站立不稳,“扑通”一声就趴地上了。还没等他双脚点地站起来呢,蒋五爷一个箭步就到他眼前,把亮银盘龙棍往空中一举,“恶僧人,你就给我撂在这吧!”“喔,”法都是躲闪不及,正砸脑袋上,砸了个万朵桃花开,就死于非命。蒋伯芳棍打法都僧,可惹了大祸了。

  咱们说过,这法都和尚是河南少林总院的门徒弟子。他老师就是少林寺的好方丈血练金刚璧和僧。璧和一共有八个徒弟。其中最得意的就是这个法都。今天在双龙山被蒋五爷一棍打死了,璧和能答应吗?才有下一文书,璧和僧找蒋五爷报仇,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单说蒋五爷,把大棍上的血迹擦干,扭转回身,点指唤林士佩:“小子,你过来。你把火烧孟家寨那劲头拿出来,来,跟五爷比比!”林士佩硬是不敢过来。铁戟将方成一看,这多丢人,砸死一个,我们都不敢过去,这双龙山还能保得住吗?这小子晃动铁戟,哇哇暴叫,飞身形,跳过来,大战蒋五爷。蒋伯芳抖擞精神,跟方成打了十七八个照面,方成大戟往下一砸,蒋伯芳使了个举火烧天,往上一崩,方成就怕碰这条棍子,赶紧撤戟头一翻腕子,见戟攥,插五爷的俩眼睛,蒋伯芳往旁一歪脑袋,大戟走空了。“着,我也使个拦腰索玉带。”蒋五爷一棍奔他腰来了,方成吓得大哈腰,往地上一蹲,棍从头顶上过去,还没等他站起来,这蒋五爷一翻腕子,棍从上面下来,这下打得个实着,正拍在他后背上。“啪,”把方成打了个骨断筋折,七窍流血,死于非命。金面太岁一看,我的妈!姓蒋的也太厉害,两员大将死在当场,这仗没法打了,他冲两旁招呼一声:“兄弟们,别看热闹,都给我上!”一说话,大小喽罗兵,偏副寨主,各拉家伙往上冲,把蒋五爷困在当中。

  黄三太一瞅,既然打了群仗了,咱也别看热闹,上吧!小兄弟们各拉兵刃,就冲上来了。院里头就打了交手仗了。

  单说程士俊,利用这个机会,到了林士佩面前低声道:“林寨主,形势不妙哇!我看双龙山是保不住了。你我趁此机会,赶紧逃命去要紧。”

  林士佩点点头:“我也有此打算。快走!”你说这两位多损,把这乱摊子交给喽罗兵了。这二位从角门,一拐弯,逃了。可惜这些喽罗兵,被蒋五爷打得刀枪乱飞,时间不大,院里全是死尸。贾明眼尖,打着打着,翻母狗眼一看,就说:“别打了,尽打耗子,老虎跑了。”一句话,把蒋伯芳提醒了,闪二眸子一看,林上佩、程士俊俩人没有了。

  “明儿,官府要的就是林士佩,别让他跑了!”

  “对。”大伙各拉家伙,上了房,往前一看,有两条黑影,一前一后,奔正东下去了,蒋五爷大吼一声,拉棍就追,小弟兄们也跟下来了。

  单说林士佩和程士俊,两人一边跑一边商量,往哪跑哇?二人打定主意,赶奔冲天岛。干什么去?投奔他的老师孙建章。孙建章那是最有能耐的人,而且,冲天岛的实力也最雄厚。在五湖、三台、八大名山当中,名列首贯。如果师傅能帮这忙,这气就能出得来,这仇也能报得了。关键是,今个能不能出了这双龙山?所以这两个人,玩了命似的往外跑。回头一看,后面有人追上来了,他们俩更加着急。仗着程士俊在这占山多年,对地理非常熟悉,领着林士佩东转西转,把蒋五爷等众人给甩掉了。哎呀,把他们俩累得通身是汗哪。往前瞅,前边有一道河,两人在河边站住了。稍微喘了口气,程士俊回过头来。瞅瞅双龙山,心里挺不是滋味,经营了多年,今日毁于一旦,被人占领了。尤其使他难受的是,夫人的坟就在山上,心中暗想,你们等我到了冲天岛,请来能人,再报仇雪恨。

  林士佩呀,比他着急:“大寨主,咱们还往哪个方向走?”

  “不着急,过了河,就到家了。”

  “那还是速速过河为好。”

  “唉,怕什么?你我水性精通,到河里还怕谁呀!”说话之间,两个人转身刚要过河,突然,前面黑影一晃:“站住!此路不通。”两个人吓得魂飞天外,心说,这个地方最秘密,是谁在这呢?拢目光一看,两人傻了。在前面并排站着四个人,为首的正是胜手昆仑侠胜英,左有萧杰,右有孟凯,旁边还站个矬子,正是七爷,钻云太保消息大王贾斌久。胜英他们困在藏仙洞,怎么出来的?就是七爷,贾斌久给救出来的。

  贾七爷对消息这玩意儿是大内行,什么复杂的机关,他是一看即懂。他把家里的事办完了,到了孟家寨,去看望各位弟兄。结果到了孟家寨,见到一粒洒金钱胡景春。胡景春告诉他:“我师傅不在,上山找程士俊、林士佩他们去了。”把以往的经过叙说了一遍,贾七爷一听,吓了一跳。那双龙山是龙潭虎穴,万一中了人家的埋伏,怎么办呢?就这样,七爷随后就跟来了。他要晚来一步,胜英他们的命就保不住。他在山中发现前面有几个黑影,七爷就紧跟着,结果跟到藏仙洞,眼瞅着胜英他们被困到里面了。

  一开始,七爷打算进去,把群贼杀散把胜英他们救了。可是他知道林士佩这小子武艺高强,打不过人家。正着急呢,一看林士佩他们走了,心里这才高兴起来。他见左右无人,便跳到藏仙洞门口,上下左右一找,把开关找到了。用宝剑一点,八宝的螺丝一转,“咔吧”一声,千斤闸板开了。里面的浓烟冒出来了。贾七爷赶紧到里面:“三哥!三哥!三哥!”这么一喊,胜英、萧杰、孟凯虽说听见了声音,可已经不能回答了。等贾七爷到了里面,把火扇子拿出来一照,见三人都熏得动不了啦!

  “哎哟,三位老哥哥哟,幸亏我早来一步,不然的话,你们都得呛死。”七爷把他们背出藏仙洞,等他们明白过来之后,这才决定,一定要捉拿林士佩。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