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八回 孟金龙遇难得解救 神镖将奋战震八方

  闵德润一对三下,没想到震得他躺在山坡上,动不了。正在这时候来了一个人,手提大棍要暗算孟金龙,这个人是谁呀?他姓武叫武大成,人送绰号叫铜棍大将,武大成是肖金台巡捕寨的副寨主,他是受闵士琼之命,在山后埋伏的,咱们前文书说了,为什么他提出来让儿子和孟金龙到后山比武呢,原来都埋伏好的,就预防着这一手。如今果不出他所料,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孟金龙这一震倒,武大成正好下手,把棍子一举往下就砸,耳轮中就听“嘡”,大棍子飞了。那位说孟金龙脑袋怎么这么硬,能把棍子崩飞?不是这么回事,武大成的背后也跟着一个人。这武大成也不知道,在他后头跟着一个大汉,手里边拎着一条娃娃槊。他一砸孟金龙,这条大汉用娃娃槊往上一崩,把他棍子给崩飞了。武大成一愣,心说这是谁呀,转回身来定睛瞧看,就见身边背后站着一个大汉,虎背熊腰,面如黑炭,黑中透亮,两道大抹子眉,一对黄眼珠,穿青挂皂,提着金乎乎的娃娃槊,他看这人太面生了,不像十三省总镖局的人。可是是谁?他猜不出,用手一指:

  “呔,黑大个,你是什么人?因何崩飞某的兵刃?”后边那个人嘿嘿一笑:“哼……怎么呢?许你暗箭伤人,就不许我崩飞你的兵刃吗?小子,我不但要打你的兵刃,还要打你这个人,你招槊!”奔武大成就砸,武大成往旁一闪身,这一槊砸空了,一翻腕子,槊往横扫,正打在武大成后背上,就听见“啪”这一槊,把武大成砸了个骨断筋折,死于非命,这位把娃娃槊放到地上,过来把孟金龙抱起来:“哎!孟金龙,你觉着怎么样?醒醒!醒醒!醒醒!”其实孟金龙没有昏过去,孟金龙被他抱起来这一活动,一口气上来了:“哎呀!可他妈要了龙儿的命了。”孟金龙看看身边这黑大个:“我说你是谁呀?多谢你把我救了!”“嘿呀,咱自己人没说的,起来活动活动。”搀着孟金龙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这个孟金龙就是条铁汉子,你看刚才一时间动不了,经人抢救,没有片刻的工夫,他就恢复正常,孟金龙一手提着紫金摩云杵,冲着这个人直作揖:“哎唷,谢谢您朋友,谢谢你!谢谢你!哎!你这块头也不小啊。”那位咧嘴也乐了:“比你还差着一截呢!”“贵姓啊你呀?”这位报通名姓,名字叫李永泰,人送绰号“神槊无敌”。

  提起李永泰来,别人不熟,他叔叔可是有名的人,就是十三省总镖局的副总镖师——神刀将李刚,李四爷是他亲叔叔。李永泰这是从哪来呢?从十三省总镖局来的,原来呀他父母早死,李刚把他送给一个高人学艺,现在武艺学成,奉师之命,来找神刀将李刚,就找到十三省总镖局,到这一打听,人都不在,都上肖金台赴英雄会去了,李永泰心急呀,他一听英雄会,那不用问,都是英雄啊。练武的人都希望看这种场面,他跟伙计们问明地理,起身奔肖金台,可是到了山口,喽罗兵不让他进去,山口整个封锁了,禁止出入,不管李永泰怎么说,也不行。李永泰没有办法了,他一想,我还是回去。不行!我爬山吧。李永泰爬山很有两下子,就这样从后山爬上来了。密林之中,他正往前走,一看,在平川之地,两条大汉比武,从谈话之中才知这大个叫孟金龙,哎呀,这人我早听说过,是九头狮子孟二侠的儿子,也是镖局的一员虎将,今天没想在这遇上了。可是他一看哪,这打的真特殊,一对三下,那位也不含糊,金顶龙头槊劲太大了,他不认识他叫闵德润。后来武大成要下毒手,他这才跳过去,把棍子给他崩飞,又一槊砸死武大成。这就是以往的经过。这两员猛将一见面,高兴得不得了,孟金龙溜了两圈,忽然想起来了:“哎,对呀,闵德润还在这呢,他派人收拾我,就不兴我收拾他吗?”想到这,他一推李永泰:“哎,伙计!帮帮我的忙,揍那个王八蛋。”对!李永泰也是个笨蛋,这么半天才想起来,回头再找,闵德润踪迹不见,您想他们俩这么一折腾,闵德润难道等着挨揍吗?晃晃悠悠,站起来捡起金顶龙头槊,撒腿就走,两个傻英雄等发现了也晚了。孟金龙火往上蹿:“不行,他钻到耗子洞里,我也得把他抠出来,没这么干事的,讲得明白就是我们俩,又蹦出一个小子,我非问问他怎么回事?你帮我追!”他们俩三蹦两跳,还真看见闵德润了,就见闵德润手提大槊,栽栽晃晃,正奔前山跑,但是速度不这么快,什么原因呢?闵德润也受伤了,因此这速度大大减慢,孟金龙用手一指:“哎!伙计!他就是闵德润,你给我追上他!”“好唻!”神槊无敌,拎着娃娃槊就追上来了。就目前这三个人来说,属李永泰体质最好,一是他刚出世,二是他没受伤,所以他没费吹灰之力,就抢在闵德润前面去了,把娃娃槊一横:“呔!别走了。”闵德润一瞧不好哇,这不是救孟金龙那小子吗?他连话也没说,抡槊就砸,龙头槊正砸在娃娃槊身上,“嘡……”把闵德润震得好悬没趴下,他知道这也是一员猛将,不敢力敌,转身就走,这时候孟金龙也上来了:“好小子!此路不通!你他妈走不了啦!”抡杵就砸,闵德润不敢还手,夺路而走,让两个傻子把他圈住了,前边就是大寨,他的亲人都在寨内,可惜不能见面,闵德润没办法,一转身奔后山就跑,这两员虎将在后头就追呀,就像两个猎人,撵兔子一样,说什么也不放,把闵德润追得眼前发黑,胸膛发热,心说要了我的命了,我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哪!怎么一个熟人也碰不见哪!哪怕有一个给我打打接应,缓缓气儿也行啊!他一边跑一边着急,就觉着胸口一热,用手一摸,血出来了。人一见血更头晕:“哎呀,我命休矣!”可是他咬着牙又往前跑了五里地,就听见“哗哗”的水声,“哗……”嗯!闵德润精神一振,回头一看,两人还离着一百多步,心说我下水跑吧!闵德润的水性相当好,“蹦”一下就跳进大河,到水里二话不说,他先喝了几口,为的是解解渴,一喝水精神头来了,他把脑袋露出来,冲着孟金龙一笑:“傻小子,他妈咱们后会有期,等我养好了身子,咱俩再决战!”孟金龙一看可着了急了:“小子你跑不了了。”“嘣”,他也进了水了,孟金龙的绰号叫“闹海金蛟”,这人水性够多大,孟金龙在水里能睡觉。闵德润一看他比自己的水性还大,心中就慌了,没了命的泅水前进,孟金龙跟条大泥鳅一样在后边就追他,闵德润一看不好,干脆我还上岸跑吧,费了半天劲才爬到岸上,他用手摁地刚一起来,李永泰上来了,大脚丫子正蹬他脖子上:“别动,动我他妈打死你!”闵德润一看完了,叫人逮住了。这时候孟金龙也到了,从水里上来,像拖死狗一样,把闵德润给拖上来了,两人二话不说,先揍他一顿,这一顿嘴巴子揍得四个槽牙全掉了,打完之后,把闵德润裤腰带解下来,把双膀给捆上了,李永泰拎着那条金顶龙头槊,孟金龙提着摩云杵,一只手拎着闵德润:“妈的,留你一口活气,咱们到前山算账去!见到你爹老匹大我问问,这一阵他认输不认输,他要认输了,我们就算赢了五阵,一笔勾销没有说的,你爹胆敢瞪眼,跟我说话不算数,我先他妈掐死你!”闵德润到了现在无话可说,是垂头丧气,任凭人家摆布,低着头跟着往前走,孟金龙是个混人,他不记得路,从哪追来的他早忘了,就知道有道就闷头往前走,李永泰头次到肖金台,对地理也不熟,押着闵德润走来走去,把道走错了,怎么找这聚义厅也找不着了。孟金龙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怪呀,我觉着离聚义厅不远哪,怎么这么半天还没找到,他打凉篷往前一看,前头有个大院套:“哎!对了,大概是这。哎,伙计!前边就是聚义厅了,快点走!”两个人奔这院套来了,实质上这不是聚义厅,两个人走到门前一看,不对劲呀,孟金龙站在门前直摇晃脑袋,探头缩脑往里看。觉着不对,咱们还得另找地方,可正在这么个时候,从院里出来个丫环,这小丫环出门办事,正好遇见他们仨,他看看孟金龙,又瞧瞧李永泰,一眼看见当中被绑的闵德润:“呀!这,这这!这不是二少爷吗?您,您这怎么啦?”这小丫头说完了扭头便跑,孟金龙和李永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推了一把闵德润:“走,往前走!”仨人继续往前走,但是,刚走了没有一箭之地,身后就追出人了,是女子的声音:“呔,我说前边那几个人,你们给我站住,把我哥哥给留下。”孟金龙和李永泰同时一惊,回头一看,追来了五个女人,有四个丫环,一个小姐,就见这个小姐身穿彩莲衣,腰扎战裙,头上梳着凤凰鬏,用绢帕包着脑袋,手中提着一对双枪,斜挎百宝囊,这女人长得可不错,玲珑透剔,身段苗条,圆睁杏核眼,柳眉倒竖,领着丫环就追上孟金龙了,孟金龙一看是个女孩子,他根本不在乎,大嘴一咧:“嘿嘿嘿!丫头片子,我也不认识你呀,你叫我们干什么?”“呔,胆大的狂徒,你们捆那人是我二哥,快把我二哥给放开,还则罢了,不然叫你在枪下作鬼。”说着跳过来,照孟金就是一枪,孟金龙也没防备这手,哪知这丫头这么厉害,躲闪不及,这一枪正扎肚子上,“蹦”把孟金龙扎得一咧嘴,又把枪尖给弹回去了,姑娘这才发现孟金龙会金钟罩的功夫,刀枪不入,把这姑娘给吓了一跳,就听闵德润喊了一声:“妹妹,你打不过他们呀,赶紧到前山给咱爹送信,你不要动手。”李永泰这才听明白他们是兄妹。

  哪位说:这丫头是谁呢?是大寨主闵上琼的老姑娘叫闵桂花,闵桂花有个外号叫“月里媳娥”。哎呀,这姑娘能耐可大呀,她怎么住到这了呢?有个原因,肖金台是贼窝子,三教九流、南来北往,什么人都有,所以那闵士琼就格外加小心,他姑娘大了,恐怕出点不好的事情,所以花钱在大后山凤凰坡,给姑娘专门修了个住宅,派了四个婆子,几个丫环服侍女儿,闵士琼也经常到女儿这坐一坐。这就表示男女有别呀,谁希望自己家里出丑事呢?但是这么大的姑娘能呆得住吗?闵士琼也有办法,给她留功课,让她写字读书,教她练武,还给她找了几位女教师,传授她武艺。因此闵桂花的武艺学得不错,掌中一对双枪上下翻飞,风雨不透,高来高去,陆地飞腾。同时她会打一种暗器,这种暗器叫五色迷魂帕,只要把这手绢一抖落,闻着香味,你非摔倒不可。为什么学这种暗器呢?就为了防身,姑娘大了,恐怕出意外,这都是闵士琼给安排的。

  咱们简短捷说,闵桂花一看是二哥,让人家给捆上了,能不心疼吗?听丫环这一禀报,挺双枪就出来了,她没想到孟金龙这小子皮糙肉厚,一枪没扎中,当时就把她吓了一跳。她哥哥让她别打,快上前山送信,闵桂花一想在这奔前山八里地,来回十六里,再把爹找来,你这命还能保住吗?远水不解近渴,所以闵桂花没听,二次晃双枪奔孟金龙,扎他的眼睛,孟金龙用宝杵住外一挂,两个人战在一处,闵桂花趁他们没注意,在兜里伸手把解药拿出来,先在鼻子上闻了几下,然后用鼻子尖找了找风头,她得找这顺风,不能找逆风,因为逆风,自己闻不好,把丫环婆子也熏倒,可怎么办?找好风向之后,虚晃一枪,跳出圈外,抽出五色迷魂帕,这手绢分五色,红的、黄的、白的、青的、黑的,叠得四四方方在兜里放着,用的时候往外一拽,用几条拿几条,手绢叠着,里边就有这种药,再看她把这拿出来往外“啪”这么一抖,正好顺风,“呜”正打到孟金龙脸上,孟金龙提鼻子一闻,怎么这么香呢,就跟那胭脂粉味一样,“哎呀,真他妈……啊涕……”打了个喷嚏,“咕咚”摔倒在地,他摔倒了,李永泰知道不好,上当了,用手捂鼻子,但是捂晚了,刚才那阵风一吹,他也闻见了“啊涕”,“咕咚”摔倒了,不但他俩摔倒,闵德润也闻见了。“咕咚”也摔倒了。这阵闵桂花赶紧跳过来,给他二哥解开绑绳,从兜里拿出解药,给闵德润闻上,时间不大,闵德润明白过来了:“哎……”揉揉眼睛一瞧李永泰、孟金龙都在地上躺着,张着嘴,是人事不省啦,把他恨的,小辈你们刚才把我槽牙都打掉了,我认为我这仇今生今世报不了了,没想到事情变化得真快,眨眼之间我没事了,你们又落到这步田地,我岂能容饶:“妹妹,把大槊给我。”这时候,有丫环把大槊给他搬来,闵德润顺手操起金顶龙头槊,直奔孟金龙,他先踢了孟金龙两脚:“呸!我砸碎你的脑袋!”抡起来就要砸,他妹妹在旁边过来了:“哟!二哥,你等等。”“什么事?”“哥哥,我看你这么做有些不妥,是不是把他俩抓住,扭送到前山交给咱爹处理,您把他砸死在这,离家又不远,这多不好。”“妹妹,你不知道真要把他俩送到前山,他们就死不了啦!哥哥我这口气就出不来了,你可知这小子有多可恶,刚才把我都收拾苦了。看,我四个槽牙都打没了,我不打死他,我气难平。妹妹,你躲远,别把血迸你身上。”闵桂花劝二哥不好使,只好退在远处看着。再说闵德润把大槊举过头顶,二次想砸,就听树林里有人喊:“等一等,先别打。”闵德润一惊,背大槊甩脸观看,再看从树林那个方向,来个年轻人,走到近前看清楚了,这年轻人长得还挺好看,二十岁挂零,黄白镜子,宽脑门儿,尖下额儿,细眉,大眼,凸鼻梁,方海口,脸上长得也挺光亮,头上戴着八楞壮巾,顶梁门高打英雄结子,鬓插英雄球,穿着一身箭袖,勒着十字袢,腰系板带,外披英雄氅,上绣团花朵朵,在背后背着把刀,因为衣上的纽袢没系,露出里面大红的镖囊,带着五彩的穗头,右边挎着一个百宝囊,鼓鼓囊囊,不知里边装的什么东西。闵德润一看不认识,既不像山上的人,又不像十三省总镖局的人,闵德润一瞪眼:“朋友,道个万儿吧?你是谁呀!”“哈……,二少寨主,您当然不认识我了,因为我是刚出世的英雄,要问我的名字,我姓方呀,我的名字叫方子华,有个小小的绰号叫灯下无影。哎呀呀,这次奉师之命下山,闯荡江湖,听说江湖上五湖三台、八大名山,英雄辈出,打算挨个山头都拜一拜。如今走到肖金台,因为我地理不熟,把道给走错了,没想到正遇见你们,方才听你们一谈话,我知道您是二寨主二少爷。请问二少寨主,您后边站那女人是谁?”“那是我的胞妹闵桂花。”“噢,我可见过英雄了,您要砸的这俩是谁?”“我的仇人孟金龙、李永泰。”“噢,二少寨主,您砸不砸他,跟我没关系,我呢,有个小小的要求!”“讲!”“二少寨主,我方子华也是苦命人,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后来被我老师收养,这才传授我满身的本领,学艺五年,命我下山,闯荡江湖,您想想,一个人无家无业,四海漂流,到了晚上,连个说话的都没有,也太难了,我打算早早地成家立业,但是物色了那么多女人,我都没看上,是方才我看到胞妹,长得花容月貌,一表人材,如果二寨主你要乐意的话,能不能把你妹妹嫁给我,我就是你妹夫了,从今以后咱们就是连上亲了。我助你一臂之力,你看如何?”“呀呀呸!”闵德润气得,闹了半天不是好东西,哪有一见面就提亲事的,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娶我妹妹?可把闵德润气坏了,用手点指,“小辈,狂徒,我先砸死你再说!”朝着方子华就是一槊,方子华往旁一闪身:“哎,二少寨主,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好说好商量,你干吗打人呢?话又说回来了,别看你张牙舞爪,你这套跟别人使去,跟你家方大爷面前行不通,我叫你趴下你就趴下。”“小辈,你招槊!”闵德润可气坏了,甚至他恨这方子华都超过李永泰和孟金龙。嗖嗖嗖,连三连四,就是几槊,他妹妹在旁边一看也气坏了。闵桂花一听,这哪来的狂徒,这脸皮有多厚,根本就不认识,你说的哪门亲事,就凭我能嫁给你吗?姑娘气急眼了,抡双枪过来助战,兄妹二人大战这个狂徒,结果他们俩都上了当了。这个方子华别看武艺不怎么样,会打一种特殊的暗器,都在他这袖筒里,双筒的袖箭。如果这箭是一般的还行,尖上都有麻醉药,这种东西叫鸳鸯双弩,打着打着,就见他把刀一晃:“着!”“咔吧!”一支袖箭赶奔闵德润。“咔吧!”又一支袖箭赶奔闵桂花,闵德润一扑棱脑袋,正打肩头上,闵桂花一躲没躲开,也打在肩头上,兄妹二人同时觉着肩头发麻,就觉着半身瘫痪,刚要说声不好,人事不省,双双栽倒,“噹啷啷”兵刃落地。这个方子华微微一笑:“小辈,这不是让我费劲吗?就凭你们两个人的能耐,还想在我面前猖狂吗?哈……,这小子一阵狂笑,过来把袖箭起下来,把尖擦干净,就装到袖筒里了,然后把刀背上,他也不管闵德润、也不管李永泰、孟金龙,一弯腰把闵桂花抱起来,旁边是树林,打算把姑娘抱进树林撒野。这小子是真正的采花贼,这胆子就这么大,可是他刚一转身的工夫,就听见前边有人断喝一声:“站住,狂徒!快放下我女儿!”把方子华吓得一哆嗦,把姑娘放下了。回头一看,来了一位老者,手提双枪,后边带着一伙人,他不认得是谁。来者非别人乃是大寨主闵士琼。闵士琼是怎么来的哪?原来呀,他二儿子跟孟金龙到后山比武,这是一计,他心里很清楚,满以为二儿子稳操胜券,所以在这坐着单听喜讯。心里盘算着,别看我连输四阵,这一阵是准赢无疑,可是左等儿子不回来,右等也不见儿子露面,他心里头就没底了,派了一个心腹人去后山看看。这心腹人去了,又等了很长时间跑回来了,偷偷向他禀报:“大寨主,后山没人呀,二寨主没了,孟金龙也没了,另外那还有具尸体,像是武大成武寨主死到那了,后背都给打烂了。”哎哟,心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两个人还收拾不了孟金龙吗?他把我儿子弄到哪去了?当爹的疼儿子,闵士琼说什么也坐不住了,他就把前厅的事交给小帅韩秀和宝刀大将韩殿奎,向胜英告假,说我有点小事随后就到,带了几名偏副寨主和喽兵,急匆匆赶奔后山。到后山一看哪,这小头目说的一点都不假。摸了摸武大成,早死多时了,身上都凉了。他打凉篷往四外山坡一看,没人影儿啊!带这几个人就找开了:“德润——你在哪?德润——”后边人也喊:“二少寨主,你倒回答呀!”一边喊一边往前找,老头一想,这离我丫头哪儿不远,是不是她能知道些?所以领着这帮人找闵桂花,哎,正好遇上这件事,他就发现一个年轻人,一扬手二儿子、姑娘全躺下了。那个年轻人不怀好意,抱着女儿进树林,闵士琼可急了,大吼一声,冲到近前,就见那年轻人一笑:“老头子你是谁,仨鼻子眼,多出一口气。”

  “小辈!你是哪儿山头的?快点报通名姓!”

  “哈哈哈……我方才都说了,我姓方叫方子华,今年二十一岁,奉师之命下山闯荡江湖。因为我也该成家了,现在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就看上这丫头了,打算跟她成就好事,生米做成熟饭,早晚是我媳妇了,你干什么拦着?”“哎呀!”闵士琼一听这小子的脸皮够多厚呀,竟说出这种无耻的话,把老爷子气得晃双枪就扎。方子华一乐:“老头,你看见没有,连你儿子都不行,你不是白给吗?再告诉你,你知道我本领为什么这么大吗?帽子衣服为记。看着没,这是上三门的帽子,我们讲的是孝、悌、廉、耻、智、仁、勇、义。”他还廉耻呢?大言不惭,看着没,你要跟上三门的人动手,你不是白给吗?闵士琼暗咬牙关,心说这小子我非抓住他不可。然后就是胜英,你来瞧你们上三门走得正,行得端,怎么出了这种人,要在我女儿身上打主意?铁证如山,看你老匹夫还有什么话可说,然后我让你当面丢丑。闵士琼想到这,手中双枪一晃,直奔方子华。

  说到这咱还真得介绍介绍,这方子华没说瞎话,刚才说的都是真情。确实他出身寒苦,自幼父母双亡,流落街头,就成了小要饭花子了。后来就被五凤山的欧阳道爷给他收留了,欧阳道爷叫欧阳真,一看他太可怜,把他收到山上传授他的武艺,他真正就是上三门。而且呢,欧阳道爷一想:你拜我个出家人不合适吧,干脆我给你找一个老师,介绍的是谁呢?他老师就是神刀李刚。李四爷呢,一看是欧阳真老人家给领回来的,觉着情面难却,收个徒弟吧。就这样给他一顶帽子,一身衣服,他算正式加入上三门,这怪就怪李刚粗心大意,也怪欧阳真老剑客目不识人,结果教出这么一个坏蛋。这小子学好武艺,寻花问柳,没少作案,人家都赴英雄会,他上这找便宜。看上闵德润的妹妹闵桂花,这才要强行无礼,并且,用带毒的暗器将人打伤,这就是以往的实情啊!这才给后文书留出不少的麻烦,咱们单说大寨主闵士琼,咬牙切齿晃双枪大战方子华,意思想把他抓个活的,哪知道这小子还挺厉害,闵士琼多聪明啊,知道中暗器自己就昏迷不醒了,急中生智一摸这兜,还有一支飞枪,得了,我先发制人吧,一转身:“叭!”就是一飞枪,正好打在方子华这嗓子上,“扑”的一声,脖子后边冒了尖了,把方子华给打死了。闵士琼一抖手:“哎呀,这下打得太重了,本想抓个活的,没想到死了。死人口里无招对,又一看,他穿这身衣服是上三门的,尸体在,你胜英还有什么说的?想到这里,提双枪回来,救儿子救女儿,当然了,他从这淫贼身上搜出来的解药,给儿子女儿上上这解药,不多时闵桂花、闵德润全缓过来了,一看见爹爹来了,两人羞愧难当。闵士琼把方才的经过说完了,可气坏了二少寨主闵德润:“好小子!我岂能容饶!”“啪!”其实不打也死了,打完之后,还觉着不出气,回头看见李永泰和孟金龙,心中暗想,事情都坏在你们两人身上,要没有你们两个,我能倒霉吗?把我妹妹也株连了。我砸死你们!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大喊一声:“二少寨主,槊下留情,老朽到了!”闵德润一看,来者正是胜英,胜英怎么来的呢?

  因为前厅正在比武,他发现闵士琼慌慌张张领人走了,闵士琼着急,胜英比他还着急,孟金龙一直没回来,死活不知,他不放心,叫黄三太到后山看一下,黄三太回来向他说,后山无人,就发现后山一具尸体,不知道是谁?胜英大惊,就把前山的事交给诸葛山真掌管,胜英一个人到后山来找金龙,因为九头狮子孟凯不在,把孩子托付给自己了,一旦有个三长二短,对不起好朋友,胜英的心肠够多热。他把后山找遍了,都找不到孟金龙。三爷正在着急,误走此地,发现这事,这才大喊一声,把闵士琼给拦住。闵士琼一看是胜英,把手中双枪一托,吩咐他儿子:“德润,不准动手,听胜老明公有何话讲?”三爷来到近前一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孟金龙和李永泰在这躺着,两人动不了地方了,后来才知道,两人中了五色迷魂帕,三爷一乐:“姑娘,咱们打仗讲的是真刀真枪,用这种手段赢人,不算英雄,我跟你父说得清楚,十阵赌输赢,孟金龙和闵德润他们两人比武,别人都不得参预,如今咱们双方都失信了,互相都派人干预此事,这是不守规矩呀,姑娘,能不能把两个人都救过来呀。”闵桂花不敢作主,偷眼看他爹。闵士琼点点头,那意思可以,所以闵桂花这才弄来解药,救醒了孟金龙和李永泰。两个傻家伙睁开眼看看,唷,胜英在这呢:“哎呀!三大爷,你怎么在这呢?这、这什么地方?”胜英长叹一声:“傻孩子,我不来,你还能有命吗?这位英雄是谁?”胜英一指李永泰,李永泰赶紧跪倒:“三大爷您不认识我,我是神刀李刚之侄李永泰,人送绰号,‘神槊无故’,奉师命前来投靠三伯父,找我叔叔!”“噢!”胜英这才明白,孟金龙在旁边介绍了方才的经过:

  “三大爷,要没他,龙儿早死了,咱爷俩就见不着了!”胜英大喜,问闵士琼:“大寨主,这怎么办?你说这第五阵,算谁输,算谁赢呢?”闵士琼一笑:“老明公,我看这样吧,金龙也没事,我儿也没事,这事都没分出上下来,我看这一阵不算,还得重来。胜英点头:“可以,哪咱们都到前厅吧!”“等等,老明公,还有个事,我想向您请教请教。”“大寨主,什么事?”“这个人是谁?”说着话,闵士琼一指地上这尸体:“这就是方子华。”胜英过来看看不认识:“大寨主,这人是谁?”“哈哈,老明公,您真不清楚,还是假不清楚,适才这个人,打算用暗器把我女儿和儿子都给伤了,真要是把他们伤了,老朽没有话可说,哪知道这小子乃是个采花的淫贼,竟想在我女儿身上下手,幸亏老朽赶到得及时,这才免于羞辱。你看,穿衣打扮,他是你们上三门的,他刚才给我说他叫方子华,是上三门的。老英雄,此事又做何解释呢?”胜英一笑:“大寨主,此言差矣,这个人说他是上三门的,有什么证据,噢!凭帽子,凭衣服,这种东西,谁都可以戴,谁都可以穿,他不定从哪偷来的。他说是我们门户的不行,得有人证,没人证他就是胡言乱语。”哎呀!闵士琼一瞧,胜英真能搅哇,可不是吗,死人嘴里无有招对,只好暗气暗憋,吩咐一声:“赶奔前山。”当然了,让他女儿带着丫环婆子休息。单表他们,来到前山归座,十三省镖局的人一看,不但孟金龙平安地回来了,还领了一员黑面大汉,经介绍叫李永泰。永泰过来给神刀将李刚磕头,李四爷非常高兴。单说闵士琼,休息片刻,抱拳说道:“各位,方才第五阵赌输赢,没分出高低上下,我儿和孟金龙打了个平手,因此这一阵不算,现在我们接着往下进行,请问这第五阵,哪位出场?”闵士琼刚说完,从头身边背后“噌”站起一人:“大寨主,第五阵我的。”大家甩脸一看,站起来的小伙子是傲骨英风,一派英雄的气概,说话的非是旁人,正是震八方的林士佩,这林士佩的气焰始终是这么嚣张,现在他虽然在这坐着,心里可乱着呢,林士佩心里不是滋味,他想什么呢?五湖三台、八大名山,我莲花峪是头一个大山头,哪个不服哇?我是莲花峪头把大寨主、金交椅呀,我爹和我经过两辈子的经营,把莲花峪整得是铜帮铁底一样,手下一千一百多名兄弟,我还有两位副寨主丘玉、丘瑞,没想到被胜英搅了个乱七八糟。现在五湖三台,八大名山,把我的莲花峪给勾下去了,就凭我震八方林士佩,我有家难奔,有国难投,领着我妹子来到莲花池,小帅韩秀是对我不错,念盟兄弟的感情将我收留,而且把我安排到上宾馆,虽然说吃喝不愁,但是寄人篱下,这也不是长久之事啊!我们什么时候能将莲花峪恢复过来呢?我林士佩哪天还有出头之日呢?所以他呀总想这事,拿现在的话来说,他是被约请的客人,十阵赌输赢中没有他,林士佩十分不满哪!他认为闵士琼瞧不起自己,我林士佩不是一般的人,怎么的也得给我安排一阵呢,结果没有,可是自己是客人,强宾不压主,又没法跟人家计较,所以上山之后,林士佩就暗气暗憋,现在机会来了,第五阵不算还得重来,林士佩正好钻这空子,自己补这么一阵。他在那坐着就想好主意了,因此嗷嗷一嗓子,他站起来,向大寨主闵士琼讨这差事。闵士琼一看是林士佩,也不敢得罪,一想也好,林士佩是当世的英雄,果然有武艺,让他出场也不算吃亏:“林寨主,你要出场?”“对!我要出场!”“那你可要多加谨慎。”“那是自然,大寨主您放心吧!”林士佩飞身跳到天井当院,冲着胜英一抱拳:“老明公,请您过来一趟,今天我这第五阵跟谁我也不打,我专跟老英雄比武较量,前者在莲花峪我败在你手,心服口眼,今儿个,我再想在台前领教,请过来吧!”胜英一看又是林士佩,心中暗想,这个东西太可恶了,我胜某三番五次给你留情,你不但不感恩戴德,痛改前非,相反变本加厉。胜英这心里头可也有点气啊,因此胜三爷站起身来把衣服整理整理,来到林士佩面前,朝他一拱手:“林寨主,胜某在此,这么说这第五阵是咱俩的事喽?”“对!老明公,咱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这第五阵,就是你跟我,任何人不得参预,任何人也不能帮兵助阵,假如你十三省总镖局的人,哪一个出头替你一帮忙,这阵不算。我也不例外,也不管五湖三台、八大名山、八十三路的英雄好汉、朋友,只能看,不能伸手,谁要一替我伸手,我算栽,不知老英雄你可答应否?”胜英一挑大指:“高!林寨主,我大赞成了。你跟我心想到一起了,老朽愿意奉陪!”“好,那咱们都嘱咐嘱咐自己人,以免他们违背规矩。”林士佩说完了一转身,来到东厢房,这东厢房十间大厅都开着呢,里里外外全是人家山上的人以及山下请来的客人,林士佩一拱手:“各位,在下林士佩,我要包打第五阵,跟昆仑侠赌斗输赢上下,方才我们两个讲得明白,单对单,个对个,不准任何人参预,我希望我的朋友,各位好汉您在旁边给站脚助威,哪一位也不要过来帮忙,即使我林士佩不行了,要掉脑袋了,怨我经师不到,学艺不高,我宁愿死,也不愿大家帮忙。话又说回来了,您别好心不落个好报,哪一位要不知道背着我帮忙,那你就是骂我八辈祖宗。”这些人一听,说,我们这些人吃饱了撑的,干什么非给你帮忙,你有能耐去打去呗!所以有几个挑头的就说:“林寨主,您放心,我们全明白了,我们只能在旁边助威,谁也不帮忙就是!”“多谢!多谢!”林士佩说完,“唰”一下甩掉英雄氅,把虎头巾摁了摁,帽带儿勒紧,把腰中的大带紧了几扣,提靴子,奓臂膀,浑身上下收拾了个干净利落,在桌子底下操起自己的三挺分水狼牙镩,林士佩把手里这条兵刃掂量了掂量,心中暗想,自从败在胜英的刀下之后,我弃了双剑学习大镩,暑往寒来,下了一年多的苦功,前者在莲花湖战船上,我跟胜英对过阵,那老匹夫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我眼看要取胜了,偏赶这时候,孟金龙来了,弄得我大败而归呀!哎!刚才我说多好,不要别人帮忙,就是胜英跟我,我是非胜不可,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条大镩之上。想到这,心里挺高兴。单说胜英,也像林士佩一样,回过头嘱咐十三省总镖局以及请来的众人,三爷把这道理一讲:“谁也不兴过去,哪一个没我的话,帮我的忙,就是绝我的祖宗,刨我的坟,三太、贾明、金龙,你们都听见没有?”“唉呀!三大爷,我们全记住了。”“好!只要你们年轻人不惹祸,老一辈人我就放心了!”这时候,夏侯商元过来了:“兄弟,你知道林士佩为什么要提这些条件?”胜英摇摇头,夏侯商元说:“你怎么不懂了,林士佩这是一计呀,从你们俩年岁来讲,他年轻得多,从力量讲,他比你力量大。前者你们俩交手,你好悬没败在他手。他心里有底呀,故此不让别人帮忙,他要打你个老实的,三弟呀,你可要多加谨慎呀!”胜英一笑:“老哥哥放心,明知是个当,今天我也得上,我倒要看看林士佩有什么本事。”胜英也挺犟啊!说完之后,甩掉英雄氅,摁摁鸭尾巾,勒大带,抽出鱼鳞紫金刀,冲着林士佩一抱拳:“请吧!”“请!”“噌!”“噌!”两个人跳出圈外,一转身,林士佩晃手中大镩一咬牙:“嘿!”跳起来奔胜英就是一下。“呜!”心说六十二斤半,老匹夫,我看你往哪躲。胜三爷一瞧来势甚猛,不敢拿刀往上接。什么原因呢?他那条大镩六十二斤半,胜英这把刀二十斤零四两,那差多少哇?恐怕接不往,三爷往旁边闪身上步,把刀一翻腕子,“嗨!”把大镩压住,刚想使“顺水推舟”,那知林士佩把大镩的镩头往上一撩,往后一抬,“着!”奔胜英太阳穴便砸,这条大镩总结十八般兵刃的精华,又能当枪使,又能当棒用,林士佩真下过功夫,是专门用来对付胜英的,三爷一看,赶紧一低头,“嗨!”“呜!”镩镍砸空,胜英摆刀往里便砍林士佩的双腿。林士佩脚尖点地,往空中一纵,蹦起来一丈多高,胜英这刀砍空,此刻林士佩在空中悬着哪!连人带大镩一块下来,双手抡镩,奔胜英的后背便砸:“老匹夫,着哇,呜!”胜英连头都没敢回,打垫步往旁边一蹦,这才把大镩躲开,紧跟着转过身来,压单刀跟他战在一处,这一伸手不要紧,大伙看得清清楚楚,胜英不行!再看林士佩抖擞精神,掌中这条大镩越使越快,呼呼挂风。林士佩就像一头猛虎一样,一边打一边咬牙。胜三爷是节节败退,首先兵刃抵不上人家,不敢碰!二十几个回合之后,胜英鼻子尖见了汗了,勉强对付,战到四十个回合,再看胜三爷,脸都变了色了,胸脯一起一伏,气都上不来,十三省镖局的人吓坏了,金头虎贾明急得直晃小辫,孟金龙刚要上去,黄三太一把把他拉住:“贾明,你怎么出损主意,方才我老师怎么说的,他宁愿死在林士佩大镩底下,也不愿别人帮忙,都别动。”“那咱就瞧三大爷归位不成?”把贾明吓得眼全闭上了,不敢看,老少英雄全扭脸不看,心说话胜英,不出五个照面命就没了,可正在大伙着急之时,忽然天罗网上出现一人,再看此人手提亮银盘龙棍,长身躯往下观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