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四回 孟金龙大战闵德润 萧银龙舌战闵士琼

  胜英大战闵德润,两个人斗到五十多个回合没分输赢,老少英雄在后边看着,非常着急,把金头虎贾明急得嗷嗷直叫,正在这么个时候,山头上一阵大乱,孟金龙来了。

  “小小子别着急,我在这哪。”大家抬头一看是金龙,不由得喜出望外。孟金龙从哪来的?从镖局。前文书咱说了,诸葛山真两路派将,一部分赶奔肖金台,一部分看家,就没让这孟金龙来。原因就因为这孟金龙天真烂漫,这人太虎,恐怕他一来了,把事闹糟了。把他留在镖局子不放心,让鱼眼高恒照看他。自从老少英雄走了以后,孟金龙吃饱就睡了,这一觉睡醒,他想起贾明来了,前院找到后院找半天没找着,孟金龙就有点急了:“小小子,唉哟我三大爷哪去了,怎么都没了?”鱼眼高恒就劝他:

  “大小子甭找了,他们上街办点事,一会儿就回来。”

  “办什么事去了?”

  “给你买牛肉去了。回来给你清炖牛肉多香啊,坐下、坐下。”高恒就把他给稳住了。孟金龙又等了一会,一看贾明还没回来,他又不干了,站起来就想走。高恒急忙把他拦住,又好一顿哄,三翻五次的这么一哄,孟金龙有点怀疑了。心说不对劲,这里边一定有毛病,肯定这鱼眼高恒唬弄我。想到这,他可不干了,一把就把鱼眼高恒举过头顶:

  “兔崽子,我叫你糊弄我,你跟我说实话,小小子到底上哪去了,说了真情还则罢了,不说,我今天就摔死你。”把鱼眼高恒吓得颜色更变,他知道孟金龙说得出来,就做得出来,无计可施了,高恒就喊:

  “放下我,我告诉你,快把我放下!”孟金龙这才把他放下。

  “说,到底他们上哪去了,”鱼眼高恒没有办法,这才跟他说了真情,等说完了,孟金龙就像疯了一样,从门后拿起紫金摩云杵,撒脚就跑,高恒就在后边跟着:

  “大小子你上哪去?”

  “我找小小子,上肖金台。”高恒一听可坏了,就因为怕他惹事,才把他留在家。他要去了,非出事不可呀!三大爷把他托付给我了,我要是看不住,真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向三大爷交代呀?高恒在后面也追,好不容易才把他追上了,说什么也不让他去。孟金龙把大杵举起来了:

  “你再拦着我,我就砸烂了你。”最后高恒实在没办法,才答应领着他上肖金台。就这样俩人离开了镖局子,来到了肖金台的山口。到了这一看,进不去,山口被封住了,孟金龙就想往里冲,高恒没让,他给孟金龙出个主意。

  “这进不去,咱们找一条道。”

  “那上哪找去?”

  “你随我来。”其实高恒也没来过,也不知从哪进山,他领着孟金龙,转哪转哪,后来转到一面石崖,这没人看着,但是这石崖可挺高哇,要想上去,不太容易,他问孟金龙:

  “唉,大小子你能不能在这爬上去,要能上去,就能见着小小子;要上不去,就见不着了。”

  “哎,我试试啊!”孟金龙把大杵背到后头,噌往上一蹿,用手指把石头缝给抠住。噌噌噌,快似猿猴,时间不大,他就爬到半山腰了。回过头往下看:“哎,我上来没?”高恒点点头:

  “我说,你得带着我上去。”

  “那行了。”孟金龙一伸手,在腰里把龟背五爪驮龙抓拿出来了。这驮龙抓的链子三丈三长,再加上鹿筋的绒绳三丈三就是六丈多长。鱼眼高恒也带着飞抓和爬城索,把它们接到一起,不到十丈,也差不多少。高恒把飞抓头抓到自己腰带子上,往上一蹿,也往上爬。孟金龙在前,他在后,金龙爬一程,拽一程,就这样俩人爬上石崖。等到了上面高恒往下一看,眼睛都发晕,这要是摔下去,粉身碎骨,难怪这没人守着,谁能上得来呀?他真佩服孟金龙爬山的本领高强。哥俩在山石崖上坐了一会,喘了喘气,这才起身寻找胜英。费了九牛二虎的劲,登上一座崖头,往前一看有喽兵,这喽兵的脸都冲着里面,后背冲着他们。高恒一听,听着有人动手,就知道胜英在里面。想到这,他告诉傻小子孟金龙,你不是想找金头虎贾明和你三大爷吗?就在眼前,你就得把这些喽兵打败。

  “好了。”孟金龙哇哇怪叫,抡宝杵就冲上来了。这顿砸呀,把喽罗兵打得是落花流水,就抢占了山头,往下一看,正好瞅见贾明。

  “哎小小子,我来了。”贾明一看是孟金龙,高兴得直跳。

  “大小子快下来!”

  “小小子我下不去。”“唉呀你真的娘的笨哪,你不能抱着脑袋往下骨碌吗?”他一出这主意,孟金龙点头就答应了。这位把紫金摩云杵往后一背,双手抱着脑袋,把眼一闭,咕咚就滚下山崖。这也就是孟金龙,要换个别人还活得了吗?就因为孟金龙有“铁布衫”的功夫护身,刀枪不入,不然,他这条命就保不住了。等孟金龙下来,一个滚儿从地上站起。

  “哎,没摔着。”把身上的灰尘拍了拍就跑过来,把贾明抱住了:“小小子可把我想死了,你怎么在这?”贾明把他领过来和老少英雄见面。高恒呢,还在上边哪,孟金龙把他给忘了。按下高恒咱先不提,单表孟金龙,下来之后,他擦擦眼睛,往对面观瞧,他一看。

  “哎哟,这不我三大爷吗?跟个蓝靛壳伸手了,我说那小子他是谁呀?”贾明这才告诉他:

  “大小子,这个蓝靛壳可坏了,他姓闵,叫闵德润,他是大贼头闵士琼的二儿子。这小子他妈的坏得邪乎呀,我和三大爷给你炖了好多好多牛肉,都让这小子给吃了。三大爷管他要肉,他不但不给,还打咱三大爷,你还不过去帮忙吗?”

  贾明这一烧火,可气坏了孟金龙,傻英雄把紫金宝杵一晃,嗷一嗓子,就冲上去了。“三大爷你把这蓝靛壳交给我,我问他给不给我清炖牛肉。”大伙一听这个乐呀,心说话,这都是什么词呀。单说老英雄胜英,正在大战闵德润,把胜三爷累得通身是汗,忽听身后孟金龙一喊,胜英虚晃一刀跳出圈外,老英雄回头一看,正是金龙。

  “唉呀,孩子你来了?”

  “啊,三大爷我刚来,您把这小子交给我。”胜三爷回归本队怀抱宝刀,给孟金龙观战。单说傻英雄,抡动宝杵来到闵德润面前。

  “呔!蓝靛壳你怎么那么坏,你把我的牛肉还给我。”闵德润一听,这是哪挨哪呀,谁拿你的肉了?他一看头前站这大汉,比自己还高一拳,比自己还壮着一圈。唉呀!掌中这条大杵金光闪闪。他不认识是谁,把金顶龙头槊一晃,高声喊喝:

  “呔!来者为谁?”

  “我乃是孟金龙,九头狮子孟凯,那是咱爹。小子你把我那牛肉弄哪去了。”

  “呔!孟金龙你不疯装疯,不傻装傻,今天这是战场,什么牛肉不牛肉的,拿命来。”闵德润说到这,抡槊就砸,孟金龙也急了。

  “好小子,不给肉还想动手!打呀!”两件兵刃就碰在一起,耳轮中就听见“噹啷啷啷啷”,就好像半悬空中打了个沉雷,火光四溅,把孟金龙震得噔噔噔倒退了六七步,摔了个屁股墩。闵德润身子也往后退,仰面摔倒,“噹啷啷”金顶龙头槊撒手了。两员猛将这劲都差不多少。单说孟金龙,从地上一骨碌起来,张着大嘴乐了:“嘿嘿嘿,唉我说小子你真有把子劲。来,再来,看看咱俩谁劲大。”这时候闵德润从地下也站起来了,伸手拿起龙头槊,往上一蹿,呼就砸下来了。孟金龙也不躲闪,拿宝杵往上一撩:

  “打呀。”噹啷啷啷两件兵刃又碰在一处。这回孟金龙可没摔倒,身子一栽歪,用大杵一拄地:“唉哟真够劲呀!”闵德润身形晃动,也好悬没摔倒。

  好哇,再来!两员猛将往前一凑,就战在一处。他们俩这一打,真是一场凶杀恶斗,真好比上山虎遇见下山虎,云中龙遇见雾中龙,这俩人全不会巧招,全用兵刃碰兵刃,把两旁的人全给惊呆了。大家心里清楚,二虎相斗,必有一伤,不是孟金龙倒霉,就是闵德润倒霉。贾明在后边一看,实在替孟金龙担心。贾明擦擦眼睛,急得直晃小辫,心里说话,这孟金龙都傻实心了,怎么一点主意也没有哇,你倒想个巧招哇。他替孟金龙着急,贾明想着想着忽然坏水冒上来了,他在后边就喊:

  “唉……大小子你听着。”

  “啊,我听着哪,小小子什么事?”

  “大小子你他娘的别这么打呀,得来点花活。”

  “小小子,我听不明白,什么花活?”

  “大小子,你来个杵里加脚,不就行了吗!”孟金龙特别听贾明的,贾明说这话他一听还就懂。他一听,对了,杵里边还可以加脚哇。想到这,心里高兴,嗡的一杵,奔闵德润就砸。闵德润横大槊往上一架,孟金龙利用这个机会,大脚抬起来了,朝着闵德润的小肚子,咚就是一脚。闵德润没注意,正给蹬上。唉哟这二少寨主可有乐子了,噔噔噔往后一退,摔了个仰面朝天。孟金龙乐了,唉哟还得是小小子有办法,一抬脚丫子他就躺下了。“我砸死你。”抡宝杵往上一闯,他要砸闵德润,可吓坏了林士佩、韩秀以及各家的寨主。

  急忙吩咐一声:“来呀,开弓放箭!”叭叭叭!刹那间箭如雨发。孟金龙恐怕把眼睛伤了,一只手捂眼睛,转头就跑。

  “唉呀,了不得了,带尖的筷子来了。”他把这箭叫带尖的筷子。他跑回去不说,人家从山上系下绳子来。闵德润抓住,一手提大槊,上头一使劲,把少寨主给提上山头,闵德润这才拣了一条命。可他回到山头之上,用手指着孟金龙,还有贾明。“小辈,你们记住这笔账,我一定完不了,哇呀呀呀!”气得他直叫唤。贾明在底下也喊:

  “蓝靛壳,让你拣了个便宜,这笔账我们也忘不了,等以后见着你,再把你整死。”

  “贾明,有能耐你过来。”

  “蓝靛壳,有能耐你他妈下来。”双方就对骂了一阵。其实,这一点用也没有,胜英急忙给贾明制止了。

  “明儿,不得胡言。”

  “哎,是了。”贾明这才不敢说话了,现在两方面处于僵持阶段,底下的人,上不了山,上边的人,也不敢下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肖金台的人就采取长困之法,想把这些人困死在里边。胜三爷他们这个着急就甭提了,欲生不得,欲死不能,大家急得直转,就这样一直盼到天黑。周围的山头上点起灯来了,肖金台的人,轮流吃饭休息。这老少二十三人,什么吃的也没有,大家席地而坐,唉声叹气,定更天左右,贾明就听见,好像山头上有人叫他:

  “明儿,贾明……”贾明一晃脑袋。哎,心说我是要死呀是怎么的,哪个勾死鬼叫我的名字?他仔细一听,是叫自己。金头虎顺着声音,来到一座山崖之下,扬起头来往上看,就听上面有人说:

  “贾明,接着绳子!”

  “我在这哪,你是谁?”

  “我是鱼眼高恒,接绳子。”唰,在山崖的上面系下一根大绳。贾明这个乐呀,就知道高恒能想办法救大家。

  “三大爷你快过来,这有绳子了。”老少英雄闻听全都扑过来了,就见眼前一条绳子晃动。大家高兴啊,先叫胜英上,胜三爷上去好看看是怎么回事。三爷点头,用手把绳子抓住,噌噌噌时间不大,就到了悬崖之上。上边有个人一伸手,把胜英拽上去,三爷一看,正是鱼眼高恒。

  “孩子,怎么你也来了?”

  “三大爷,我早就来了。孟金龙不听我的话,非要上肖金台,我不领他来,他要摔死我,逼得我没办法,我才领他来。他从悬崖上骨碌下去了,我没敢。但是,我在这呆着干什么哪,看样子,你们是上不来,所以我才找绳子去了。这些绳子,都是我在肖金台里面弄到的。故此系下去,搭救众位。”

  “好孩子,你真聪明。”胜三爷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简短捷说,那二十二位全顺着绳子上来了,大家真是又惊又喜,真可谓两世为人哪!然后把绳子扔到荒草之中。众人一商议,应当先回镖局,饱餐战饭之后再做商量。就这样他们转过山崖,顺着一条小路,回到十三省总镖局。等回到镖局,二话不说,先喝水后吃饭,全都饿坏了。等饭吃完了,水也喝足了,大家有了精神,这才凑到一起,商议对付肖金台的办法。有人就主张,撤请帖,聘请天下的英雄,攻打肖金台。有的人就主张禀告官府,调动军队,攻打肖金台。有的就主张,下战书,跟他决一死战!真是众议纷纭,莫衷一是。最后,诸葛山真说话了:

  “无量佛!众位呀,贫道倒有个主意。”众人都知道诸葛道人是智囊,料事如神,所以就问:

  “道长您快说说,您有什么办法?”

  “无量天尊,我看这么办,咱们派一个人,赶奔肖金台下书,这封信由我师弟胜英执笔,质问闵士琼,为什么出尔反尔,他究竟打算干什么?这是一;另外以下书为名,试探肖金台的动向;第三,下书之人到了山里之后,别回来,找一藏身之处,接应咱们。咱们就定好,明天晚上里应外合,攻破肖金台。但是,派这人事关重要,究竟派谁去合适,咱们大家再商议。”哎哟,大伙一听诸葛山真的办法是不错,派谁合适哪?贾明过来了:

  “三大爷,派我去吧,您看合适不合适。”胜英一摆手:

  “你不适合干这个差事,退在一旁。”

  小弟兄你看我,我看你,都想去,就怕胜英不同意。这时候诸葛山真的眼睛就落在塞北观音萧银龙身上。萧银龙是何等的聪明?看出诸葛山真的意思来了,小英雄赶紧迈步躬身施礼:

  “在下不才,愿意下书。”

  “无量佛,胜师弟我看银龙去是挺合适的。”胜英点点头,因为他知道,萧银龙这孩子不仅能耐大,而且十分聪明,让他下书真是万无一失。人选定了,胜英提起笔来,给闵士琼写了封信,然后把图章盖上,等这封信干了,塞在信封里,把封头封好,递给萧银龙。

  “孩子,你把这封信带着,一定要亲手交给闵士琼。你到山上一共有三件事:一、下书;二、观看山上的形势;第三、你要想办法脱身,藏到山上,明天晚上三更天,咱们不见不散,你要在里面接应我们,咱们里应外合攻破肖金台。”

  “是啦,师傅,我全都记住了。”那么怎么能见面呢?后来想个办法,让萧银龙身上带门信炮。这种信炮就好像现在的“二踢脚”,点着之后能在空中爆炸,能放出火花,那就是萧银龙放的,大伙见着信炮就奔那个方向,两方面就汇合了。事情交待完了,诸葛山真又嘱咐萧银龙,千万多加小心,我们大家把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你且不可因小失大。

  “是。”萧银龙领命下去休息,脸上带出得意的笑容。本来吗,萧银龙是后拜胜英为师的,来得也最晚。可是,萧银龙露的脸可不小哇,胜英对他格外的重视,别人也看出来了,难怪萧银龙得意。一夜晚无话可说,到了次日天光见亮,萧银龙早早地起来,梳洗已毕,饱餐战饭,再检查检查这封信,带上了判官双笔,这才跟众人告辞。胜英命黄三太等把他送到镖局子外头,拱手告别。按下众人咱暂且不提,单表小侠萧银龙,顺大道赶奔萧金台。因为来过一次了,萧银龙对道路很熟,没费多大劲,一直来到山口。再看山口,把那些障碍都拆除了,喽罗兵照样在此巡逻,萧银龙往前走了两步,一抱拳:

  “各位老大辛苦!”喽罗兵一瞅,有认识他的:

  “唉哟这不是少侠客吗?”

  “不错,是我,请你们跟大寨主说一声,就说萧银龙奉我老师胜英之命前来下书。”

  “好唻,我说您等一会啊!”这个喽兵说完了,转身往里面送信。

  话分两头,单说萧金台的人,原来定下的毒计,想把胜英等人一网打尽,结果没想到这些人全跑了。后来在草丛里发现一条绳子,这才知道他们顺着绳子逃走的。闵士琼仰天长叹:“胜英真是命不当绝。”这个计策落空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呢?他正跟山上的寨主商议对策,这时候,喽兵进来了。

  “报、报寨主爷,山口外来个小孩自称叫萧银龙,奉了胜英之命前来下书,要见大寨主。”

  “噢,”闵士琼一愣,心说胜英为什么派人下书哪?他跟两旁的寨主商议,宝刀手韩殿奎站起身来。

  “大哥,我看这事不奇怪,下书是假,刺探山里的情况是真,咱们可要多加防备。”

  “嗯,”闵士琼对韩殿奎非常的信服,当时传令:“来呀,给我准备。”山上做好准备了,由大少寨主玉面小如来闵德俊代表萧金台来迎接萧银龙。单说闵德俊,领着喽兵来到头道山口,一看,哟嗬!这小伙这个漂亮劲就甭提了,萧银龙长个让人见喜的脑袋,谁看着谁喜欢。小孩年岁不大,长得水水灵灵,闵德俊暗挑大指称赞,十三省镖局还有这样的人物,赶紧抢步进身过来,一抱拳:

  “您就是萧少侠客吗?”

  “啊,不错正是萧银龙。唉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是不是少寨主闵德俊那。”

  “啊,不错是我。”

  “少寨主一向可好,萧银龙有礼了。”

  “唉呀,不敢当,不敢当,少侠客,随我往里请。”

  俩人说说笑笑往里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多年的老朋友。闵德俊今年十七岁,萧银龙十五岁,这两个小伙往那一站,那是不差上下。闵德俊长得也是非常好看。不然能叫玉面小如来吗?往里走着走着,闵德俊心生一计,暗想,这小伙长得挺漂亮,不知武艺怎么样,今个我得试验试验他。砰一伸手把萧银龙的手腕子抓住了。“少侠客,山路崎岖,坎坷不平可要小心点。”他嘴是这么说的,暗地之中想跟他比比力气。就见他牙关一咬,“嘿”一拽萧银龙。这招叫顺手牵羊,想给萧银龙来个下马威。但是聪明的萧银龙早就做好了防备,他往里走着的时候,发现少寨主的眼睛直转。萧银龙就知道他肯定没安好心。等他拉着自己手的时候,萧银龙就较上劲了。闵德俊往怀里一拽,萧银龙单膀一晃,使了一招叫“老龙抖甲”又叫“狮子摆头万兽惊”。

  “咳。”一较劲不要紧,把闵德俊甩出去五尺多远。闵德俊身子一晃,好悬没摔倒,让喽兵把他扶住了。闵德俊这脸一红,心中暗想,没想到这萧银龙年纪不大,劲可不小,噗嗤一笑。萧银龙也一乐,俩人全都明白。

  顺山门进二道山口,又来到三道山口,转过中平八寨,这才来到中央大厅。萧银龙清楚,自己这次来的使命,是以下书为名,刺探山中的形势是真。所以这一路之上他是注了意了,哪个地方有兵,哪个地方路险,哪个地方有机关埋伏,哪个地方不好打,在他心里就画了个地图。

  这时,他进了中平大厅的院里,小侠闪目观瞧,不看则罢,萧银龙这一看,大吃一惊。为什么哪?他就没想到这个萧金台能修建得这么宏伟,就拿这大厅来说,光这院子,能有二亩地大小,方砖铺地,两旁边摆着八个大荷花缸,荷花缸里面都养着荷花和金鱼。抬头看,正厅十五间,都带着回廓抱厦,厅房也能有三丈五尺高,显著气派森严。这十五间房子,全都连着,里边全打通了,显著这屋子特别大。东西厢房各十间,南房也是十间。抬头看,大厅上悬着一块大匾,上写“聚义厅”三个金色的大字,门口站着四十名彪形大汉,左面的抱着斩马刀,右面的怀抱双手带,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再看东西有两个角门,都通后院,但是两个门都关着,都有重兵把守。身后是南房,他们进来之后,过道门也被人看上了。抬头看整个上面罩着天罗网,这天罗网一共是三层,鸟都飞不出去,莫说是人。如果要是有人来到这,人家把角门和串堂门一堵,你是插翅也难飞。萧银龙看罢多时是暗自吃惊,这时候闵德俊说话了。

  “小侠客,请。”

  “多谢。”萧银龙提着袍子,上台阶走进大厅。他往屋一看,这个敞亮劲就甭提了,紧对着门的上面有一座高台,这台子高有三尺三寸,用大红漆漆的,整个铺着虎皮。在台的后面有八扇屏风,描龙画凤,在屏风前面,放着一张办公的帅案,上头都是南绣的桌垫,桌围子。后面是一座虎皮高交椅,虎头朝下,虎尾在上,在上面端坐一人。见此人,平顶身高八尺开外,长得是虎背熊腰。往脸上看面如银盆,两道苍眉一对阔目,准头端正,方海阔口,留着花白的胡须。光头,没戴帽子,小辫在后边噹啷着。身穿元青色裤褂,外披英雄氅,腰裹扎着一巴掌宽的英雄大带,左肋下挎着一口宝剑,在上边端然一坐,真是百步的威风。在他身后站着肖金台的八大寨主,还有他二儿子闵德润。就见闵德润圆眼怒视萧银龙。小侠往两旁一看,雁翅形有两溜桌案,上面坐的正是万丈桃花浪小帅韩秀,在韩秀的身后站着四个大个儿手端着金银铜铁八大锤,韩秀手下的四猛将,韩忠、韩孝、韩勇、韩猛。银龙对这些人很熟悉,因为打过几次交道了。再往下观瞧,坐着一位年迈苍苍的老者,但是少了一个耳朵,背后背着五金折铁刀,斜挎镖囊。萧银龙看着眼熟,噢,想起来了,正是莲花湖的老寨主主刀大将韩殿奎。再往下看挨着韩殿奎那坐着个人,看此人身高八尺挂零,细腰奓臂,面如冠玉,十分的英俊。背后有人给他擎着一条三停分水狼牙镩,此人正是震八方林士佩。往右首观看,那坐着个老道。这老道面似油粉,大三角眼睛,一部黄须髯撒满前胸,九梁道冠,八卦仙衣,腰扎水火丝绦,背背双剑,手拿拂尘,面带奸诈,盯着银龙不住地狞笑。银龙可不认识他是谁?书中代言:这个老道就是萧金台的军师,闵士琼的智囊,人送绰号八宝真人,姓梁叫梁洪斌。这老道不仅武艺高强,而且鬼点子甚多。再往两旁一看,各位寨主佩剑悬鞭站了两大溜,足能有一百开外。两旁边还摆着不少八仙桌,桌后边坐着不少人。萧银龙就不认识了,但他一算计大厅里的人数能在五百人开外。银龙看罢多时,往前紧走两步,冲着闵士琼一抱拳:

  “请问,您就是肖金台的大寨主闵士琼吗?”

  闵士琼点了点头,从萧银龙一进屋他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心中暗想,这小伙长得真棒!跟我儿闵德俊不差上下,哎呀,这孩子长得可真好看呐,他就非常喜欢。容等萧银龙一说话,那声音好似铜铃,又圆润,又洪亮,又悦耳,闵士琼看罢多时点了点头。

  “不错,正是本寨,娃娃你是谁呀?”

  “回大寨主的话,我老师就是胜手昆仑侠胜英,我是他老的弟子萧银龙。”

  “噢,原来是萧少侠客。我且问你,你来到萧金台,所为何故?”

  “回大寨主的话,我是奉我老师之命前来下书。”

  “书信在哪?”

  “在我怀里。”

  萧银龙把信掏出来往前一递,闵德俊接过来转给他爹。闵士琼把封头撕掉,掏出信来,定睛瞧看。不看则可,这一看那,觉着脸上有点发烧。在这封信上胜英指责闵士琼出尔反尔,不讲信用,而且追问他宝灯你给不给,秦尤你交不交?你打算怎么办,你给我说个痛快话,我立等答复。

  闵士琼看完了,把信放到桌上。

  “萧少侠客,你老师的信我看过了,他的意思我都明白了,请萧少侠客赶紧回转总镖局,关于你师傅问的那些事,我过后再答复。”

  萧银龙一听,什么?过后再答复,这过后是什么日子?神力王就给我老师一个月的期限,现在都过去九天了,如果在这一个月之中取不回宝灯,抓不着盗宝的贼寇,我老师就得打官司呀,事在燃眉,岂能迟误。

  银龙想到这把脸往下一沉,冷笑道:

  “大寨主,言之差矣!”

  闵士琼闻听就是一愣,心说小毛孩子还敢跟我犟嘴,指责我说错了,我得问问他:

  “萧银龙,本寨错在何处?”

  “哈哈哈哈,大寨主,我来之时,我老师说得明白,请大寨主立刻给回答,不能再往下拖延了。可您说让我回去候信儿,这不就错了吗,我回去怎样答复呢?”

  “萧银龙,方才老夫说得清楚,你走之后我们还要商议,等商议之后再给你老师答复。”

  “大寨主,您错就错到这了,我虽然年轻,但这些事我全看见了,远在几天之前,大寨主就向我老师许诺,交灯,交人,打官司,有没有这事?我老师是诚实的君子,就信以为真,哪知道你说话不算数哇,把我老师困到金蛇楼,容等我们把那楼给破了,结果发现那灯是假的,你又给换了,这是第一次失信。第二次你想叫我们进山赴会,商讨宝灯之事,我老师又信以为真,带着我们赶奔萧金台,你命人把我们困在山口之中,打算把我们一网打尽,用心何其毒也,这是第二次失信。如今又想用言语搪塞于我,明着是让我回去送信,实则你又要耍阴谋,施诡计,少侠客焉能上当啊,所以说今天你不给我一个答复,我是不能离开。”

  “咝。”闵士琼一看这小孩年岁不大,舌剑唇枪,是真能讲啊。

  闵士琼刚想说话,萧银龙又说:

  “大寨主,恕我直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