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二十回 神力王爱才施仁政 飞天鼠林中吐真情

  神力王达摩苏要杀胜英,这就激怒了傻英雄孟金龙,他不顾一切闯进按察院衙门和神力王就扭打在一处。他可没想到神力王两臂一晃有千斤之力,而且是个摔跤的行家,一口气摔了孟金龙两个跟头,把傻英雄摔得是懵头转向,没办法他跟到衙门门前,一把手把贾明给抓住了,瞪着大眼珠子吼道:

  “就你他娘的出的主意,叫我白摔了两个跟头。”

  贾明把母狗眼一翻:

  “我说大小子,你他妈讲不讲理呀。他摔你,你不摔他吗,你那劲儿哪去了?你就是欺负我有能耐,在别人面前你一点能耐也没有。”

  在旁边气坏了杨香武。杨香武一想贾明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净调理别人了,这回呀,我得叫你吃点苦头。他把傻小子叫到一边给他出了个主意,孟金龙把大嘴一咧,嘿嘿乐开了,一把手把贾明的小辫抓住拎进了按察院衙门。贸明手刨脚蹬,声嘶力竭地喊道: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你甭管,一会儿你就清楚了!”

  来到大堂上,他用力把贾明一抡,就扔到神力王面前,这一下好悬没把贾明给摔死。孟金龙对神力王说道:

  “我说当官的,你有本事跟他摔摔,他比我可强的多。”

  贾明这才明白,这个主意就是“瘦鸡”杨香武出的。心说小瘦子你可损透了,我要能活着回去,跟你一定完不了!

  单说神力王一看这些年轻人一个比一个横,全不把自己看在眼里,不由得火气上冲,他就像疯了似的冲到贾明面前,把金头虎的肩头抓住:

  “我摔死你个猴崽子!”

  贾明吓得头发根发奓,心头怦怦直跳,心说这回我可要够戗啊,孟金龙那么大的块,让他扔的都不费劲儿,何况是我呀。但是贾明这小子有办法,他一看神力王抓住他的肩头,他用罗圈腿一勾,把神力王给盘住了,两只手一伸把神力王的腰给牢牢地抱住,这会儿神力王想把他甩出去可就难了,狗皮膏药——还粘上了。神力王连甩他三次,没甩出去,贾明这坏水就冒上来了,心说动力气我没你大,干脆我挠你的胳肢窝吧,他把手伸出来,一个劲给神力王挠痒痒。这时神力王可受不了啦,他的痒痒肉还挺多,就怕别人挠,他这一挠不要紧,神力王一点劲儿都没了,乐的眼泪也出来了,手一松贾明落了地。金头虎就利用这个机会攒足了力气就给神力王来了个老和尚碰钟,把脑袋对准神力王的小肚子“咣!”就是一下,这回神力王的乐子可大了,摔了个仰面朝天,大帽子也摔掉了,椅子也碰翻了,两旁的亲兵,吓得颜色更变,心说可坏了,这神力王一怒,咱们都得担责任哪!

  哪知道神力王从地上站起来不但没生气反而哈哈大笑,用手指着贾明:

  “哈哈哈哈,小猴崽子你真有坏主意,本王我算服了你了。你叫什么名?”

  贾明把脑袋一晃:

  “金头虎贾明啊!”

  “嚄,你为什么要救胜英?”

  “那是我三大爷,他是好人。”

  “你怎么知道他是好人呢?”

  “我当然知道了,我从小跟我三大爷一块长大的,我们爷俩形影不离,他的为人,他的品德,我是了如指掌。再者说我跟我三大爷食则同桌,卧则同榻,连上茅房都不离开,他干点什么事我清清楚楚。他犯法的不做,犯歹的不吃,奉公守法,人品端正,他能犯什么罪呀,遇上你们这些糊涂官,不问清楚了就随便杀人,明爷当然是不服了。”

  “嚄!你小子真有胆子,竟敢在我的面前胡说八道,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死算什么?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再过二十多年还这么大个儿,为了救我三大爷,赴汤蹈火我是万死不辞!”

  “哈哈哈哈,罢了哇!”

  神力王暗竖大拇指,赞成贾明真有骨气,同时他也发现胜英手下这些孩子们一个个性情直爽,见义勇为,毫不怕死。当初认为镖行这些人都是耍人的乌合之众,今天看起来这些人都非常讲义气,甚至连死都不怕,可见胜英素日的为人,不然的话这些人决不能这么替他卖命。神力王想到这,气就消了,命人把大帽子捡起来,桌椅调摆好了,重新归座。他想了一想说道:

  “好吧,就冲着你金头虎贾明,本王就把胜英饶过,我要好好的问个明白。”

  “谢王爷,您这才叫明白呢。”

  这就叫胡打胡有理,像神力王那种人,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连皇上对他都谦让三分。可以说阶上一呼,阶下百诺,瞪眼就杀活人,在他面前的人毕恭毕敬,连大气都不敢出。他还从来没遇上过今天这种事,这些年轻人竟然敢跟他瞪眼睛动手,分庭抗礼,他觉得这事儿挺新鲜,所以他不但不生气,而且还特别称赞这伙人。这也说明神力王这人也不错,心直性耿,也是非常豪爽的。他马上吩咐一声:

  “来呀,把胜英、王熙给我放回来。”

  “喳。”

  时间不大把胜英和王熙解开绑绳推到堂上,两个人双双跪倒,王熙往上叩头:

  “谢王爷不斩之恩!”

  “你给我起来吧。王熙呀,往后为官可要多加谨慎,不然的话,你可小心脑袋!”

  “谢王爷,千千岁。”

  王熙站起来,重新穿好官服,把帽子戴上。胜英可没敢动,因为他现在的身份跟王大人不一样,王大人是激怒了神力王,承认个错就罢了。自己有重罪在身那,能说两句话就完事吗?因此胜英在这跪着听候审问。

  金头虎贾明往前紧走两步:

  “三大爷,方才我跟王爷交朋友了。这王爷挺够意思,想要重新审问,您老人家有什么事照直说,甭害怕,有明儿在这保镖呢。实在不行我还跟王爷摔一交,我挠挠他胳肢窝,他一乐就全完事儿。”

  一番话把胜英弄的是啼笑皆非。神力王往门口一看,门口还站着不少年轻的,其中有个大个儿,就是刚才被自己摔倒的那位,他就问贾明:

  “贾明,那伙人都是谁呀?”

  “那都是我的师兄弟,都不放心我三大爷,特来探听消息的。”

  “都让他们进来吧。”

  “谢王爷,都进来,进来,王爷有请。”

  这时小弟兄鱼贯而入。黄三太、杨香武、于兰、萧银龙、张七、李昱、傻英雄孟金龙,大家来到里头给神力王见礼。神力王挨个一问姓名,一瞅他们都是相貌堂堂,一派英雄气概,心里很高兴,一摆手让他们退在一边听信儿。大家瞅着师傅受审心如刀绞一般哪,就想看看怎么样一个结果。单表神力王,轻轻把桌子一拍:

  “胜英。”

  “罪民在。”

  “你可知罪?”

  “罪民罪该万死!”

  “你知道你犯下什么罪了吗?”

  “王驾圣明,小民确实不知道身犯何罪。”

  “好吧,既然你不知道本王就跟你讲清楚,此事发生在上个月的初五,那乃是当今圣上的寿诞之日,那夜晚间万岁在御花园招待王宫亲贵,连本王我也参加了。为了助酒兴,万岁皇爷传旨把退罗国进贡一盏宝灯挂在万寿山头,与文武群臣观看宝灯,哪知宝灯突然不见,被贼人偷走。万岁皇爷十分震怒,命人进行搜查,就在这万寿山的山头发现匕首刀一把,字柬一张,那字柬上留下四句话,上写:

  罪民盗灯,回奔南京,要捉罪民,我叫胜英。

  万岁皇爷看罢,马上降旨调查,查来查去这才弄明白,闹了半天南京有个十三省总镖局,这总镖头就是胜英。因此这才派本王赶奔南京亲自处理此事,并给我上方天子剑一把,有先斩后奏之权。胜英啊,本王要想杀你不跟捻个臭虫一样容易吗?你听明白了吗?”

  胜英一听汗流浃背呀,赶紧往上叩乓:“王驾千岁,罪民听明白了,不过王爷圣明,我是天大的冤枉,我决没干此事,上个月的初五我还在镖局之内,有人证、物证、不信请王爷调查。再者一说,即使是我干了坏事,我怎么敢留下名姓,天下哪有这样愚蠢的人哪?这个理不用我讲,谅王爷也会清楚。”

  “嗯,本王也是这么想的。通过这件事,本王我想起去年那个茬儿,有三个人叫什么飞天鼠秦尤、过街鼠柳玉春、盗粮鼠崔通,也是越入皇宫盗取三宝,鸳鸯镯、珍珠衫,九凤金钗,那时候不也是留的你的名吗?等了后来才把这件事弄清楚。盗宝的三寇捉拿归案,押在刑部大牢听候处理。哪想到,有人胆大包天,砸监反狱,把这仨猴崽子给救走啦。至今他们下落不明,不知到何处去藏身,万岁皇爷十分震怒,为此把刑部司堂官员全都割职留用,同时又降旨,无论如何要查明此事,捉拿凶犯归案,追回国宝珍珠灯。本王我就想,这些事情怎么都出在你胜英的身上,是你也罢,不是你也罢,为什么都跟你有关呢?看来你就是个祸根,不把你铲除,早晚就是个祸害,本王一怒之间这才要把你斩首。这就是以往的实情。胜英啊,我可不是吓唬你,你抬头看,皇王圣旨就在那供着,难道这还有假吗?”

  胜三爷听罢叩头碰地。

  “王驾千千岁,我胜英闯荡江湖几十年,除暴安良,敢说行的正,走的端,光明磊落,从来不做犯法之事,也想必得罪了绿林的朋友。我想宝灯丢失与三鼠有关,这两件案子是紧紧相连,只要王爷能给我一线生机,我胜英愿戴罪立功,追回国宝,捉拿逃亡的贼寇,请王驾开恩。”

  “嗯,我也有这个意思。胜英,你先委屈一会儿,我跟王大人商议商议再定。”

  说着把胜三爷带下去了。神力王转身赶奔后花厅,派人把王熙叫到屋来,王熙给神力王行完礼,神力王赐坐,跟他商议:

  “王大人,方才你都听清楚了,胜英要求给他开脱罪名,捉拿盗宝的贼人,追寻国宝,你看此人可信用吗?”

  “回王爷,我跟胜英相处不是一天了。此人光明磊落,是个诚实的正人君子,而且武艺精通朋友甚多,要委他捉拿贼寇,追回国宝不费吹灰之力,我看可以信用。”

  “你敢给他当保人吗?”

  “卑职敢,愿以全家的性命担保。”

  “好吧,就冲你的分上,本王就这样决定啦,关于皇上那方面,全有本王我哪!”

  二人商议完了,重新升堂,把胜英提上来。这回神力王也变了模样了,命人把胜英的刑具去掉。

  “胜英啊,方才我跟王大人商议好啦,决定派你捉拿盗宝的贼寇,捉拿三鼠归案不得有误。如果你要抓住他们办成此事,不但没罪,反而有功;如果办不成休怪本王不客气,杀你个二罪归一。”

  “多谢王驾千千岁。”

  “不过,胜英,时间可得有个限制。本王就给你一个月的工夫,在一个月之内你若办成了一笔勾销没有话说,要超过了一个月我可拿你顶罪!”

  “多谢王爷!”

  “要这样,你就回镖局吧。”

  “多谢王驾千千岁。”

  胜英站起来,长出一口气,小弟兄们过来替胜英谢过神力王,别人不说,单说这贾明一个劲行礼:

  “哎呀王爷,你这人真好,您能活八百八,六百六,这寿禄早着嗬呢!您可积了德了。”

  神力王一乐:

  “贾明啊,咱们算交了个朋友,往后到北京请到王府去串门。”

  “我这个人就是好友,您要高兴咱俩备不住还拜把兄弟呢。”

  黄三太踢了他一脚,心说你是个什么东西?敢跟王爷拜把兄弟。就冲这一句话就犯下抄家灭门之罪,幸好神力王是正在高兴的时候,以为是信口胡说呀!

  贾明不敢言语了,师徒几个人从堂上下来,回到总镖局。神刀李刚,弼昆长老,铁牌道人,一粒洒金钱胡景春,萧杰萧三爷,以及于凤恒老英雄全在门口迎接。因为大家已知道信儿了,把胜英接到屋里,问长问短问经过,胜英就把方才的事讲说了一遍,说得大伙儿啼笑皆非,瞅着孟金龙和贾明一个劲儿的乐。

  诸葛山真说:

  “无量佛,这叫胡打胡有理,今儿个要没有明儿和金龙这个事就糟了,应该给他们俩记功。”

  把金头虎贾明美的,直甩大鼻涕。

  “多谢,众位别客气,别客气啊。”

  大伙哈哈一笑,其实这叫苦中作乐,谁心里都堵个疙瘩,尤其是胜英,这心里跟油烹似的,始终他在想着这个事。一个月的期限,转眼就到哇,上哪里去找国宝,上哪去抓罪犯,这三鼠究竟在什么地方?这真是大海捞针,谈何容易呀!胜三爷想到这长叹一口气。诸葛山真猜出来了:“兄弟,你不必着急,常言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咱这些人还想不出个办法吗?鸟飞还得有个影子,只要咱们认真调查万无不成之理!”

  “阿弥陀佛!”红莲罗汉说话:

  “师兄说得对,事不宜迟,那么咱大家就想个对策吧。”

  研究的结果是把众人分成四组,分为东西南北调查此事。打这一天开始大家可就忙上了,除了神刀李刚主持镖局子的事而外,其余的人全都投入到这个破案的事情上。

  一天、两天、三天,一眨眼就过了五天,结果这四路的人都回来了,一个个摇头不语,案情毫无进展。胜三爷双眉紧锁,心里头罩了一层阴影啊。三爷二话没说出离前厅,回奔自己的内宅,他现在一个人住到这。胜英回到屋里头,弄了本闲书翻了两页,心里头乱看不下去,把书放下,倒背着手在屋遛了几圈,就盘算这件事。这三鼠肯定离不开五湖、八大名山、三台,不过也可能不在这,远奔他乡。究竟这宝灯丢失,与他仨有没有关系?到哪去找呢?三爷左思右想没有头绪,就觉得有些乏困,坐到桌旁一只手按着太阳穴把眼闭上了。连日来胜英太乏了,工夫不大呼吸均匀,他就睡着了。

  就在胜英刚刚入睡的时候,后窗户外头“嗖嗖嗖”来了两条黑影。这两个人都拿着特殊的兵刃,东张西望,看看四外无人,用舌尖舔破窗户纸,往屋中窥视,一看是空房子,屋内陈设着一张床,一张八仙桌,两把太师椅,桌上点着灯,胜英脸朝着里面,脊背对着窗户,正在沉睡。这两个人不看则可,看完了相视一笑,心中暗想,老匹夫该你死在我们手里头,今天晚上我们哥俩就算来对了。想到这转到门前,一推,门里没上栓。您想十三省总镖局里还插门吗,一般人有多大的胆子也不敢来呀,因此就给这两个人带来了方便。他们俩一咬耳朵,一个在外边巡风放哨,另一个手提兵刃把门轻轻地推开,就到了里间屋。撩门帘一看正跟胜英打了个对脸。在灯光照射下,就见胜英紧皱双眉,闭眼熟睡,这位把手中的兵刃一晃,暗咬牙关:老匹夫哇,老匹夫,你身为胜手昆仑侠,你可知道今天已到了你的末日,你万没有料到,竟死到某家之手!说着话他往前一蹿,跳到胜英的面前,把掌中枪一晃就想下手。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胜英的桌子底下藏着一个人。这个人一看刺客要下手,冷不丁把桌子往上一举“哗——”桌子就飞了。桌子这一飞把胜英惊醒。

  “啊!”三爷睁眼一看,在对面站着个年青的,这个年青人手中托着长枪转身刚想走,桌子底下那位“嗖”就蹦出来了。上面一晃,底下一脚,正踹到刺客的腿上,刺客站立不稳“咕咚”摔倒,那个人往上一步,用膝盖一顶刺客的腰眼儿,拧胳膊就给绑上了,在外边巡风放哨的那位一看不好,拧身上房逃之夭夭,结果抓住一个跑了一个。胜英一看抓贼的是谁?正是大贼魔欧阳天佐。在前文咱们说过。欧阳天佐护送孟金龙,把他送到莲花湖。孟金龙跳下水去参加战斗把欧阳天佐就扔到湖边了。

  欧阳天佐背着手在湖边来回遛着,等着孟金龙和胜英,结果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他正转悠着呢,忽然水面上又来了只小船,欧阳天佐闪身躲到一棵树后,定睛看着。船上有仨人,这仨人并肩站在船头上,一边往里走着,一边闲谈,借着水音,欧阳天佐听得挺真。上垂首是个黄脸膛,能有二十二三岁,小伙子长得挺精神,在手中提着一把五色拦云幡。拦云幡是什么?就是一条枪,不过呢,这枪有点特殊,枪尖的后边还有个套,就好像蒙古草原上使用的套马杆。专门套对方的脑袋,所以就不能叫枪了,叫拦云幡。

  下垂首的是位红脸膛,二十出头,挺棒的体格,手中也端着拦云幡。唯独当中这人,长得挺漂亮,比他俩的个头猛着一点,黄白镜子红眼眉,两只眼睛放光,身上斜背一把刀,斜挎镖囊。两个水手荡桨摇撸正奔莲花湖。就听他们仨说话。当中那个人问这黄脸的:

  “大哥,前边是战场,最好找个地方避一避,然后咱们再去送信。”

  那个人点点头:

  “好吧,要那么说咱先到岸上躲一会儿。”

  船只一调头,靠了岸了,这仨人下了船直奔欧阳天佐这树林来了。大贼魔一看,赶紧点地拧身,蹿到树顶上去了,由于他轻功特高,声音皆无,这仨人谁也没听见。他们进了树林,离着欧阳天佐这棵树不远的地方,坐下了,不住地往莲花湖的水面上看。那个红脸的就问当中这位:

  “大哥,这阵闲着也没事,您跟我们谈谈,您在北京是怎样脱险的?”

  那个人长叹一声:

  “唉,一言难尽呐,就就说我秦尤是个交朋友的人,要没朋友帮忙,我死八回都死过去了。”

  欧阳天佐在树上一听,什么!他自称秦尤,难道就是那个“飞天鼠?”这小子摊了官司,定成死罪了,怎么又跑到这来了?从方才简短的几句对话,大贼魔就听出来飞天鼠秦尤是被人所救。

  书中代言:秦尤怎么会跑到这来呢?原来胜英和哥六个下台湾追回三宝,抓住三鼠,把他仨打囚车装木笼交给大人王熙。王大人派了一个副将,两个守卫,一小队差兵,把这囚车押往北京。三宝入了皇宫的大库,把三个人定成死罪,押到刑部大牢,就等着秋后处决,这三个人是万无生还之理呀,在刑部牢还能出得来吗?仨人可也就认了。

  但是秦尤有好多朋友,他有不少结拜的把兄弟,其中有个是肖金台的。这肖金台的大寨主名叫闵士琼,他有个儿子叫闵德俊。这个闵德俊就是秦尤结拜的把兄弟,闵士琼还是秦尤的干爹,与秦尤交情至厚。在前文书中咱们也交待过,秦尤这个人为人还很正,交朋友血心仗胆,他真有几个过命的朋友,闵德俊就是其中之一。

  三鼠一被拿,押到南京按察使衙门,这消息就透出来了,也被肖金台的人得知了。闵德俊一听盟兄被抓了,心如油烹一样,就跟他爹闵士琼商议:

  “爹,我哥哥被抓了,无论如何想办法,咱也得把他救了。”

  闵士琼也同意,他们就商议了几个方案。一、大闹按察使衙门,破门而进把三鼠给救出来。

  后来发现这个办法不现实,因为大牢守卫甚严,里面又没他们的人,硬往里攻,恐怕攻不进去,尤其那离十三省总镖局子还近,那么一闹胜英必然知道信儿,他们再要一参与此事,画虎不成,反类其犬,就把这个主意推翻了。

  第二个主意是闵德俊领着众人,在半路上截囚车。结果也被推翻了,王熙就怕这手,在沿路之上都有官兵护送,守卫甚严,不容他们下手,所以这个方案也失败了。

  第三个方案就是在北京救人。救人有两个方法,一个砸监反狱,一个抢法场。他们一想抢法场不太现实,到了天子脚下,里九外七皇城四门,菜市口要出大差哪,有多少军兵在那儿守卫?那怎么能抢得了呢?后来就决定,在刑部大牢上下手。可里边没人帮着,没有内应这事也成功不了。他们想来想去想起一个人来,在刑部衙有个提牢厅的主事,这个人叫李清泉。要提起李清泉一般人不知道,要提他的祖上那颇有名气。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手下,有一员大将名叫李文忠。李文忠还是朱元璋的亲外甥,既沾皇亲,能耐又大,后来朱元璋坐了皇帝。加封李文忠为十王千岁,这个李清泉就是李文忠的第九世孙。满清进关后,他为了在这混碗饭吃,在刑部衙当了个提牢厅主事。表面上为清朝效力,实质上他憎恨大清,总想着反清复明,恢复过去那个时代,但是空有其心,实无其力。他跟肖金台的大寨主闵士琼是把兄弟,哥俩处的不错,经常有书信往来,他就把反清复明这个希望寄托到闵士琼身上,希望这帮绿林人早晚能挑起大旗,能把满清推倒,可以说交情莫逆,无话不谈。

  为了救秦尤,闵家父子想起李清泉来了,看来秦尤这个官司他是正管,他要能给帮忙,就可能把三鼠救出来,为了解救秦尤闵家父子真花出本钱去了。闵德俊亲自下山,带了八名伙计,化装成买卖人的模样,另外暗带值钱的宝物,其中有个翡翠马,还有个玉石珍珠佛,这都是当初他们做买卖抢来的,把这两件宝物随身带着,又带了不少的银子,赶奔北京住到李家老店。后来闵德俊一打听,三鼠仍然在大牢里押着,还没问斩。因为朝廷里的事甚多,没来得及处理他们,正是下手救人的好机会。

  闵德俊换了一套好衣服,第二天拿着帖子,到提牢厅主事李清泉的府里,把帖子一递,时间不大李清泉把他接进去了,一看是侄儿来了。李清泉大喜呀:

  “孩子你从哪来?”

  “叔叔,我从肖金台来。”

  “你爹挺好?”

  “托您福我爹挺好!”

  “你母亲也挺好?”

  “也托您福,我母亲也很好!”

  “嚄,孩子,你到北京来有什么事?”

  “叔叔,我就是找您来的!”

  “找我?为什么?”

  “不为别的,叔叔,我们要救三个人,您可得给帮忙。”

  “救谁?”

  “飞天鼠秦尤,过街鼠柳玉春,盗粮鼠崔通!”

  “啊!”李清泉一听汗就下来了。

  “孩子,那谈何容易呀?三鼠夜入皇宫盗去国宝,万岁皇爷十分震怒,把他们定成死罪押入刑部大牢哇,不定哪天旨意一下就把他们凌迟处死,这三个人身负大罪怎么能救得出来呢?”

  闵德俊一笑:

  “叔叔,要好救就不麻烦您喽!您是提牢厅的主事,专管案情这件事,我想您会能帮上忙的。我爹本来想给您写封信,又恐怕万里有一,这封信落到别人手里,对您对我们都带来灾祸呀,因此让我转达,让叔叔再怎么为难也给我们帮帮忙。叔叔,不让您白帮忙,您看看这个。”

  说着他让仆人拿过个小箱子来,把箱子打开从里边取出两件宝物——翡翠马、珍珠佛。这两件宝物往桌子上一放,借灯光一照,那真是耀眼生辉呀。李清泉一看这两样宝贝真是无价之宝。

  他一个六品主事,芝麻粒那么大的官,哪见过这个呀。看过之后乐得手舞足蹈:“孩子,这,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哪敢收?”

  “叔叔,不算什么,您收下吧,但是求您那个事您可得给帮忙。”

  “哎呀——”李清泉倒背着手在屋里转悠了半天,二眉间锁了个大疙瘩。

  “我想想啊……哎!”

  忽然他想起一个主意来:

  “德俊哪,咱这么办吧,你先回店房听信儿,我也出去打点打点,只要我把这个人情给走通了,这事情就有希望。”

  “多谢叔叔,事成之后我爹说了,还有重谢。”

  闵德俊说完,又在包袱里拿出五百两白银。

  “叔叔,您买包茶叶喝吧。”

  李清泉称谢,闵德俊这才告辞。按下他回店不提,单表李清泉,把这五百两银子分成两半,自己留起二百,包起来三百。把两件宝物也分成两份,把翡翠马自己留下了,把珍珠佛包好了。他带着礼物出门上轿赶奔皇宫,等来到神武门外,他下了轿子,他拿了帖子要求见一见总管太监叫锁连成。

  要说皇宫大内,光太监就有好几千哪,里边有十四个大总管,十四个里边还有一个总总管。像后文书上慈禧当政,那大总管就是李莲英,慈禧年轻那会儿,大总管就是安德海,那在皇宫内院当个太监头,谁惹得起?经常靠近皇上和太后,说一不二,掌握大权哪。且说这个锁连成,他现在担任的是御膳房的总管。这御膳房是专门给皇上和娘娘做膳食的,那是大权在握,他跟李清泉处的不错,李清泉当的六品主事就是他保举的。李清泉也经常来,所以太监们就不注意这些。有人跑到里边一送信,锁连成在里面乐呵呵接出来,跟李清泉一见面:

  “哟,兄弟你怎么来了?”

  “哥哥,我找您来了,想聊一会儿。”

  “好,往里请吧。”

  锁连成知道他无事不登三宝殿,到了没人的地方,哥俩坐下他就问:

  “兄弟直说吧,什么事?”

  “嘿,哥哥没别的,我当这个提牢厅的主事呀不容易,这碗饭不好混,还得求哥哥在皇上面前多给我美言,运动运动我的官职。”

  “兄弟你放心吧,早晚这刑部大堂的正印官是你的,我没说吗,你含辛茹苦再混几年,然后我再给你使把劲儿,指定叫你升官就得了。”

  “谢谢哥哥,还有件事,我当这个官您是知道的,专门跟犯人打交道。就拿最近来说吧,大牢里押了仨死囚,就是盗宝的三鼠。这仨小子蛮横不讲理呀,见牢头打牢头,见狱卒打狱卒,整天折腾。给他上夹棍,给他打板子,抽鞭子,他们都不在乎,这些东西都是江洋大盗,横骨插心,真叫兄弟我担心哪!您说这要是逃了狱,或者是怎么的,我受得了吗?皇上也不降旨,快要了他们的狗命,留着这种祸害有什么用呢?”

  “兄弟,他们折腾不了几天了,听皇上那意思是过些天凉快凉快,就降旨要他们的命了,这两天皇上事多,你先忍几天,注点意就得了。”

  “不是哥哥,注点意倒行了,一旦出点事,我这两耳朵‘香炉’就得搬家呀,我不求别的,我就求哥哥你给我保着点险,万一出事您给我说几句好话。”

  “放心吧,这事包到我身上了,真要出事全有我呢。”

  “我先谢谢哥哥。”

  说着他把两件宝物拿过来,三百两白花花的银子,一尊玉石珍珠佛。

  “哥哥,这可是我家藏的珍宝哇,我知道您喜欢这古董因此给您送来的,请您笑纳。”

  “哟,兄弟,这可是无价之宝哇,你在哪弄的?”

  “这是我祖先给我留下的。”

  “嚄,真是船破了有底,底破了有帮,帮破了还有三千六百颗大钉子啊,还得说你们老李家有钱哪。”

  这话什么意思,就因为李清泉九代曾祖就是十王李文忠啊,他拿出这种东西谁都不认为奇怪,就认为真是他们李家祖上传下来的。

  当太监有几个不贪的?锁连成也不例外,笑呵呵把礼物收了,李清泉告辞。

  李清泉为什么这么做,这叫先垫一垫,走动好了人情,把话垫过去,一旦出了事,有人保险,省得脑袋搬家。

  可见这个人是老谋深算哪,人情走动完了,他派人通知闵德俊,说:“差不多了,咱俩怎么下手哇?”

  闵德俊说:“叔叔,我是领着人砸监反狱,还是怎么的?”

  “别别别,那可不行,大牢里有神机营在那守着,全是火枪。你们再会飞檐走壁,也架不住一溜烟哪。这么办吧,后天我假装审讯,就在审讯期间,你领伙人赶到,就把他们抢走,我顶多犯个失职的罪名,把这六品官拿下去,脑袋能保得住,将来我走动人情,这碗饭我还照样吃,只是对得起你们爷俩就行了。”

  “多谢叔叔。”

  他们把这事就定好了。到了第二天二更左右,提牢厅主事李清泉要审讯三鼠,要说他也有这种权力,犯人在里边不老实,在里边胡作非为,提牢厅主事完全可以审问。因此他就把三鼠给提上来了。正在审讯的时候,闵德俊领帮人黑灰子抹脸,大吼一声跳到天井当院,把军兵赶散,把三鼠救走,事后李清泉慌慌张张把这事报告刑部堂官。刑部堂官一听可要了命了!三鼠是国家的要犯,这一救走了还了得吗?四个官商量商量,最后奓着胆子奏明当今皇上。

  康熙闻听大怒,把四个官推出去要杀,多亏文武百官求情,康熙这才赦了他们的死罪,但是活罪不免,割职留用。把皇上气的一天没吃饭,把文武百官吓的战战兢兢,都感觉到这事太奇怪了,从大清朝开国到而今,在刑部牢里头公然抢出犯人的事还没有过。他们哪知道是李清泉在里边捣的鬼,这四个官一被革职留用,就牵怒到李清泉身上:

  “就怪你,你要不提出审讯,能出这事吗?你平白无故审讯他仨干什么?”

  他们把一肚子气撒到李清泉身上,但是李清泉有靠山哪,有大太监锁连成给他做主,这四个官也不能把他奈何,这件事就过去了。哪知道三鼠被劫走没有四天呢,皇宫又出事了。皇上正在皇宫内苑观看八宝莲花万寿珍珠灯,突然灯丢了,这两件事全连到一块了,北京整个乱套了。灯怎么丢的?又是三鼠干的。

  愿来闵德俊把他仨救出之后藏到李家店,刑具撤掉,刨了个坑,销赃匿迹。闵德俊就想带着三鼠回肖金台,但是秦尤不干,口打唉声:

  “兄弟你把我救了,你是我的恩人,我一辈子忘不了你,但是哥哥我这口气出不来,老匹夫胜英不死我是死不瞑目。没想到前者盗三宝给他栽赃,连他根汗毛都没伤了,这回我还想干个惊天动地的事,让皇上大大的着急!”

  闵德俊就问:

  “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二入皇宫再盗点值钱的东西,第二次给胜英栽赃。”

  闵德俊一听一挑大拇指,罢了,我盟兄真有胆子。

  “好吧,盟兄我跟你去。”

  就这样闵德俊陪着秦尤潜入皇宫把灯给偷出来了。偷完灯还留下那么几句话,用匕首插到万寿山的山头。您说他们有多损哪!他们把宝灯盗到手里头,第二天城门刚开就离开北京潜回肖金台。见着大寨主闵士琼,闵士琼非常高兴,设宴款待,祝贺三鼠,死中得活,说这回胜英可活不了啦。

  秦尤可不这么想:

  “干爹,您想错了,您别看第二次给老匹夫栽赃,我想朝廷决不能怪罪于他,还得放出他来,叫他找灯,早早晚晚还得打到咱这肖金台。”

  “哎哟,冲你这么一说该怎么办呢?”

  “干爹咱们应当及早准备,这叫未曾来水先垒坝。您要听我的主意,应该设摆天下英雄盛会,暗藏绝户计把胜英等一网打尽。他要不来一笔勾销没有话说,假如他要是来了,连胜英带他的爪牙是一个不留哇!”

  “好。就听你的!”

  闵士琼就听了秦尤的了,马上写请帖聘请天下绿林的朋友到肖金台参加英雄盛会。把时间地点都定好了,得派人送请帖呀,别的地方都好办就想到莲花湖了,这莲花湖寨主小帅韩秀是势力最大,韩秀能不能参加呢?这可难说。闵士琼心中没底,这才派了两个徒弟,一个叫桑严彪,一个叫桑严豹,让他们俩赶奔莲花湖下书,去聘请韩秀。

  飞天鼠秦尤不放心:

  “干爹,我跟韩秀关系不错,最好我亲自去一趟。”

  闵士琼答应了,这三个人才起身赶奔莲花湖。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