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一百十六回 计出万全极其容易 算失一着事甚为难

  且说智化要将柳青带入水寨,柳青因问如何去法。智化便问柳青可会风鉴。柳青道:“小弟风鉴不甚明白,却会谈命。”

  智化道:“也可以使得。柳兄就扮作谈命的先生,到了那里,不过奉承几句,只要混到他的生辰,便完了事了。”柳青依允。

  智化又向陆、鲁二人道:“二位贤弟,大鱼可捕妥了?”陆彬道:“早已齐备,俱各养在那里。”智化道:“很好。明日就给他送去。只用大船一只,带了渔户去。到那里,二位贤弟自然是住下的。却将船只泊在幽僻之处,到了临期,如此如此。”

  又对丁二爷、蒋四爷说道,“二位贤弟务于后日夜间要快船二只,每船水手四名,就在前次砍断竹城之处专等,千万莫误。”

  计议已定,智化与柳青来至水寨,见了钟雄,言柳青系算命先生,笔法甚好。“小弟因一人事繁,难以记载,故此带了他来,帮着小弟作个记室。”钟雄见柳青人物轩昂,意甚欢喜。

  至次日,陆彬、鲁英来至水寨送鱼。钟雄迎至思齐堂,深深谢了。陆彬、鲁英又提写信荐龙涛、姚猛二人。钟雄笑道:“难得他二人身体一般,雄壮一样。我已把他二人派了领班头目。”陆彬道:“多蒙大王收录。”也就谢了。陆、鲁二人又与沙龙、北侠、南侠、智化见了,彼此欢悦。就将他二人款留住下,为的明日好一同庆寿。

  到了次日,智爷早已办得妥协,各处结彩悬花,点缀灯烛,又有笙箫鼓乐,杂剧声歌,较比往年生辰不但热闹,而且整齐。

  所有头目、兵丁,俱有赏赐。并传令今日概不禁酒,纵有饮醉者亦不犯禁。因此人人踊跃,个个欢欣,无有不称羡统辖之德的。

  思齐堂上排开华筵,摆设寿礼。大家衣冠鲜明,独有展爷却是四品服色,更觉出众。及至钟雄来到,见众人如此,不觉大乐道:“今日小弟贱辰,敢承诸位兄弟如此的错爱,如此的费心,我钟雄何以克当!”说话间,阶下奏起乐来,就从沙龙让起,不肯受礼,彼此一揖。次及欧阳春,也是如此。再又次就是展熊飞,务要行礼。钟雄道:“贤弟乃皇家栋梁,相府的辅弼,劣兄如何敢当?还是从权行个常礼罢了。”说罢,先奉下揖去。展爷依旧从命,连揖而已。只见陆彬、鲁英二人上前相让。钟雄道:“二位贤弟是客,劣兄更不敢当!”也是常礼,彼此奉揖不迭。此时智化谆谆要行礼。钟雄托住道:“若论你我弟兄,劣兄原当受礼;但贤弟代劣兄操劳,已然费心,竟把这礼免了罢。”智化只得行个半礼,钟雄连忙搀起。忽见外面进来一人,扑翻身跪下,向上叩头,原来是钟雄的妻弟姜铠。

  钟雄急急搀起,还揖不迭。姜铠又与众人一一见了。然后是武伯南、武伯北与龙涛、姚猛,率领大小头目等,一起一起,拜寿已毕。复又安席入座,乐声顿止。堂上觥筹交错,阶前彩戏俱陈。智爷吩咐放了赏钱。早饭已毕,也有静坐阔谈的,也有料理事务的。独有小二郎姜铠却到后面与姜夫人谈了多时,便回旱寨去了。

  到了午酒之时,大家俱要敬起寿星酒来。从沙龙起,每人三杯。钟雄难以推却,只得杯到酒干,真是大将必有大量。除了姜铠不在座,现时座中六人俱各敬毕。然后团团围住,刚要坐下,只见白面判官柳青从外面进来,手持一卷纸札,说道:“小可不知大王千秋华诞,未能备礼。仓促之间,无物可敬,方才将诸事记载已毕,特写得条幅对联,望乞大王笑纳。”说罢,高高奉上。钟雄道:“先生初到,如何叨扰厚赐!”连忙接过,打开看时,是七言的对联,乃“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写得颇好。满口称赞道:“先生真好书法也。”

  说罢,奉了一揖。柳青还要拜寿,钟雄断断不肯。智化在旁道:“先生礼倒不消,莫若敬酒三杯,岂不大妙?”柳青道:“统辖吩咐极是。但只一件,小可理应早间拜祝,因事务冗繁,需要记载,早间是不得闲的。而且条幅、对联俱未能写就。及至得暇写出,偏又不干,所以迟至此时。未免太不恭敬。若要敬酒,必须加倍,方见诚心。小可意欲恭敬三斗,未知大王肯垂鉴否?”钟雄道:“适才诸位兄弟俱已赐过,饮得不少了。先生赐一斗吧?”柳青道:“酒不喝单,小可奉敬两斗如何?”

  沙龙道:“这却合中,就是如此罢。”欧阳春命取大斗来。柳青斟酒,双手奉上。钟雄匀了三气饮毕。复又斟上,钟雄接过来,也就饮了。大家方才入座,彼此传壶告干。七个人算计一个人,钟雄如何敌的住?天未二鼓,钟雄已然酩酊大醉。先前还可支持,次后便坐不住了。

  智化见此光景,先与柳青送目。柳青会意去了。此时,展爷急将衣服、头巾脱下,转眼间出了思齐堂,便不见了。智化命龙涛、姚猛两个人,将太保钟雄搀至书房安歇。两个大汉一边一个将钟雄架起,毫不费力,搀至书房榻上。此时虽有虞侯伴当,也有饮酒过量的,也有故意偷闲的。柳青暗藏了药物来至思齐堂一看,见座中只有沙龙、欧阳春,连陆、鲁二人也不见了。刚要问时,只见智化从后边而来,看了看左右无人,便叫沙龙、欧阳春道:“二位兄长少待,千万不可叫人过去。”

  即拿起南侠的衣服、头巾,便同柳青来至书房。叫龙涛、姚猛把守门口,就说统辖吩咐,不准闲人出入。柳青又给了每人两丸药塞住鼻孔,然后进了书房,二人也用药塞住鼻孔。柳青便点起香来。

  你道此香是何用法?原来是香面子。却有一个小小古铜造就的仙鹤,将这香面装在仙鹤腹内,从背后下面有个火门,上有螺蛳转的活盖,拧开点着,将盖盖好。俟腹内香烟涨足,无处发泄,只见一缕游丝从仙鹤口内喷出。人若闻见此烟,香透脑髓,散于四肢,登时体软如绵,不能动转,需到五鼓鸡鸣之时方能渐渐苏醒,所以叫做鸡呜五鼓断魂香。

  彼时柳青点了此香,正对钟雄鼻孔。酒后之人呼吸之气是粗的,呼地一声,已然吸进,连打两个喷嚏,钟雄的气息便微弱了。柳青连忙将鹤嘴捏住,带在身边,立刻同智化将展昭衣服与钟雄换了。龙涛背起,姚猛紧紧跟随,来至大厅。智化、柳青也就出来,会同沙龙、北侠,护送至宫门。智化高声说道:“展护卫醉了,你等送至旱寨,不可有误!”沙龙道:“待我随了他们去。”北侠道:“莫若大家走走,也可以散酒。”说罢,下了台阶。这些虞侯人等,一来是黑暗之中不辨真假,二来是大家也有些酒意,三来白日看见展昭的服色,他们如何知道飞叉太保竟被窃负而逃呢。

  且说南侠原与智化定了计策,特别穿了护卫服色,炫人眼目,为的是临期人人皆知,不能细查。自脱了衣巾之后,出了厅房,早已踏看了地方,按方向从房上跃出,竟奔东南犄角。

  正走之间,猛听得树后悄声道:“展兄这里来。鲁英在此。”

  展爷问道:“陆贤弟呢?”鲁二爷道:“已在船上等候。”展爷急急下了泊岸。陆彬接住,叫水手摇起船来,却留鲁英在此等侯众人。水手摇至砍断竹城之处,击掌为号,外面应了。只听大竹嗤嗤嗤全然挺起。丁二爷先问道:“事体如何?”陆爷道:“功已成了。今先送展兄出去,少时众位也就到了。”外面的即将展爷接出。陆彬吩咐将船摇回,刚到泊岸之处,只见姚猛背了钟雄前来。自从书房到此,皆是龙涛、姚猛替换背来。

  欧阳春、沙龙先跳在船上,接下钟雄。然后柳青、龙涛、姚猛俱各上船。鲁英也要上船,智化拉住道:“二弟,咱们仍在此等。”鲁英道:“众弟兄俱在此,还等何人?”智化道:“不是等人,是等船回来。你我同陆贤弟,还是出水寨为是。”鲁英只得煞住脚步。不多工夫,船回来了。鲁二爷与智化跳到船上,也不细问,便招动令旗,开了竹栅,出了水寨,竟奔陈起望而来。

  及至到了庄门,那两只船早已到了。三个人下船进庄,早见沙龙等迎出来,道:“方才何不'同来呢?务必绕了远道则甚?”智化道:“小弟若不出水寨,少时如何进水寨呢?岂不自相矛盾么?”丁二爷道:“智大哥还回去做什么?”智化道:“二弟极聪明之人,如何一时忘起神来?我等只顾将钟太保诓来,他们那里如何不找呢?别人罢了,现有钟家嫂嫂,两个侄儿、侄女,难道他们不找么?若是知道被咱们诓来,这一惊骇,不定要生出什么事来。咱们原为收伏钟太保,若叫妻子儿女有了差池,只怕他也就难乎为情了。”众人深以为然。智化来到厅上,见把钟雄安放在榻上,却将展爷衣服脱下,又换了一身簇新的渔家服色。智爷点头。见诸事已妥,便对沙龙、北侠道:“如到五更,大哥苏醒之后,全仗二位兄长极力的劝谏,以大义开导,保管他倾心佩服。天已不早了,小弟要急急回去。”

  又对众人嘱咐一番,务必帮衬着说降了钟雄要紧。智爷转身出庄,陆彬送至船上。智爷催着水手,赶进水寨时,已三鼓之半。

  这一回去不甚紧要,智爷险些儿性命难保。你道为何?只因姜氏夫人带领着儿女,在后堂备了酒筵,也是要与钟雄庆寿。

  及至天已二鼓,不见大王回后堂,便差武伯南到前厅看视,得便请来。武伯南领命,来至大厅一看,静悄悄寂无人声。好容易找着虞侯等,将他们唤醒,问:“大王哪里去了?”这虞候酒醉醺醺,睡眼朦胧道:“不在厅上,就在书房,难道还丢了不成。”武伯南也不答言,急急来至书房。但见大王的衣冠在那里,却不见人。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拿了衣冠,来至后堂禀报。姜夫人听了,惊得目瞪痴呆。这亚男、钟麟听说父亲不见了,登时哭起来了。姜夫人定了定神,又叫武伯南到宫门问问,众位爷们出来不曾?武伯南到了宫门,方知展护卫醉了,俱各送入旱寨。武伯南立刻派人到旱寨迎接,转身进内回禀。

  姜夫人心中稍安。迟不多时,只见上旱寨的回来说道:“不但众位爷们不见,连展爷也未到旱寨。现时姜舅爷已带领兵丁,各处搜查去了。”姜夫人已然明白了八九,暗道:“南侠他乃皇家四品官员,如何肯归服大王?如此看来,不但南侠,大约北侠等,都也故意前来,安心设计,要捉拿我夫主的。我丈夫既被拿去,岂不绝了钟门之后。”思忖至此,不由得胆战心惊。

  正在害怕,忽见姜铠赶来,说道:“不好了!兄弟方才到东南角上,见竹城砍断,大约姐夫被他等拿获,从此逃走的。这便如何是好?”

  谁知姜铠是一勇之夫,毫无一点儿主意。姜夫人听了,正合自己心思。想了想,再无别策,只好先将儿女打发他们逃走了,然后自己再寻个自尽罢。就叫姜铠把守宫门,立刻将武伯南、武伯北弟兄唤来,道:“你等乃大王亲信之人。如今大王遭此大变,我也无可托付,惟有这双儿女交给你二人,趁早逃生去罢。”亚男、钟麟听了放声大哭,道:“孩儿舍不得娘亲啊!莫若死在一处罢!”姜夫人狠着心道:“你们不要如此。事已紧急,快些去罢。若到天亮,官兵到来围困,想逃生也不能了。”武伯南急叫武伯北备一匹马。姜夫人问道:“你们从何处逃走?”武伯南道:“前面走着路远费事,莫若从后寨门逃去,不过荒僻些儿。”姜夫人道:“事已如此,说不得了。快去,快去!”武伯甫即将亚男搀扶上马,叫武伯北保护,自己背了钟麟,奔至后寨门。开了封锁,主仆四人竟奔山后逃生去了。未知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