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九十五回 暗昧人偏遭暗昧害 豪侠客每动豪侠心

  却说蒋爷在舱门侧耳细听,原来是小童,就是当初服侍李平山的,手中拿的个字简道:“奉姨奶奶之命,叫先生即刻拆看。”李平山接过,映着月光看了,悄悄道:“我知道了。你回去上复姨奶奶,说夜阑人静我就过去。”原来巧娘与幕宾相好,就是他。蒋爷听在耳内,暗道:“敢则这小子还有这等行为呢!”又听见跳板响,知道是小童过去。他却回身歪在床上,假装睡着。李平山唤了两声不应,他却贼眉贼眼在灯下将字简又看了一番,乐得他抓耳挠腮,坐立不安。无奈何也歪在床上装睡,哪里睡得着?呼吸之气不知怎样才好。蒋爷听了,不由地暗笑,自己却呼吸出入,极其平匀,令人听着直是真睡一般。

  李平山奈了多时,悄悄地起来,奔到舱门,又回头瞧了瞧蒋爷,犹疑了半晌,方才出了舱门。只听跳板咯噔咯噔乱响。

  蒋爷这里翻身起来,脱了长衣,出了舱门,只听跳板咯噔一响跳上去。知平山已到了大船之上,便将跳板轻轻扶起,往水内一顺,他方到三船上窗板外细听。果然听见有男女淫欲之声,悄悄说:“先生,你可想煞我也!”蒋爷却不性急,高高地嚷了两声:“三船上有了贼了,有了贼了!”他便刺开水面,下水去了。金福禄立刻带领多人,各船搜查。到了第三十船,正见李平山在那边着急,因没了跳板,不能够过在小船之上。金福禄见他慌张形景,不容分说将他带至头船,回禀老爷。金公即叫带进来。李平山战战哆嗦,哈着腰儿过了舱门,见了金公,张口结舌,立刻形景难画难描。金公见他哈着腰儿,不住地将衣襟儿遮掩,又用手紧捏着开禊儿。仔细看时,原来他赤着双脚。

  金公已然会意。忖度了半晌,主意已定,叫福禄等看着平山,自己出舱。提了灯笼,先到二船,见灯光已熄。即往三船,一看却有灯光,忽然灭了。金公更觉明白,连忙来到三船,唤道:“巧娘睡了么?”唤了两声,里面答道:“敢则是老爷么?”仿佛是睡梦初醒之声。金公将舱门一推,进来用灯一照,见巧娘云鬓蓬松,桃腮带赤。问道:“老爷为何不睡?”金公道:“原要睡来,忽听有贼,只得查看查看。”随手把灯笼一放。却好床前有双朱履,巧娘见了,只吓得心内乱跳,暗说:“不好!怎么会把它忘了?”原来巧娘已知将平山拿到船上,就怕有人搜查,他忙忙碌碌将平山的裤袜护膝等,俱各收藏。

  真是忙中有错,他再也想不到平山是光着脚跑的,独独地把双鞋儿忘了。如今见金公照着鞋,好生害怕。谁知金公视而不见,置而不闻,转说道:“你如何独自孤眠?杏花儿哪里去了?”

  巧娘略定了定神,随机献媚,搭讪过来说道:“贱妾惟恐老爷回来不便,因此叫他后舱去了。”上面说着话,下面却用金莲把鞋儿向床下一踢。金公明明知道,却也不问,反言一句道:“难为你细心,想得到。我同你到夫人那边,方才说嚷有贼,你理应问问安。回来,我也就在这里睡了。”说罢,携了巧娘的手,一同出舱。来到船头,金公猛然将巧娘往下一推,噗咚地一声,落在水内,然后咕嘟嘟冒了几个泡儿。金公等他沉底,方才嚷道:“不好了!姨娘落在水内了!”众人俱各前来,叫水手,救已无及。

  金公来到船头,见了平山,道:“我这里人多,用你不着,你回去罢。”叫福禄:“带他去罢。”带到三船。谁知水手正为跳板遗失,在那里找寻,后来见水中漂浮,方从水中捞起,仍然搭好。叫平山过去,即将跳板撤了。

  金公如何不处治平山,就这等放了平山呢?这才透出金公“忖度半晌,主意拿定”的八个字。他想平山夤夜过船,非奸即盗。若真是盗却倒好办;看他光景,赤着下部,明露着是奸。

     因此独自提了灯笼,亲身查看。见三船灯明复灭,已然明白。

  不想又看见那一双朱履,又瞧见巧娘手足失措的形景,此事已真。巧娘如何留得?故诓出舱来,溺于水中。转想:平山倒难处治,惟恐他据实说出,丑声播扬,脸面何在?莫若含糊其词,说我这里人多,用你不着,你回去罢。虽然便宜他,其中省却多少口舌,免得众人知觉,倒是正理。

  且说李平山就如放赦一般,回到本船之上。进舱一看,见蒋平床上只有衣服,却不见人,暗道:“姓蒋的哪里去了?难道他也有什么外遇么?”忽听后面嚷道:“谁,谁,谁?怎么掉在水里头了?到底留点神呀!这是船上,比不得下店。这是顽的么?来罢,我搀你一把儿。这是怎么说呢?”然后,方听战战哆嗦地声音,进了舱来。平山一看,见蒋平水淋淋的一个整战儿,问道:“蒋兄怎么样了?”蒋爷道:“我上后面去小解,不想失足落水。多亏把住了后舵,不然险些儿丧了性命。”

  平山见他哆嗦乱战,自己也觉发起禁来了。猛然想起,暗暗道:“怪道,怪道!我下半截是光着的,焉有不冷的呢?”连忙站起,拿过包袱来,找出裤袜等件。又拣出了一份旧的给蒋平,叫他换下湿的来:“晾干了,然后换了还我。”他却拿出一双新鞋来。

  二人彼此穿的穿,换的换。蒋爷却将湿衣拧了,抖了抖,晾起来,只顾自己收拾衣服。猛回头见平山愣愣柯柯坐在那里,一会儿搓手,一会儿摇头,一会儿拿起巾帕来拭泪。蒋平知他为那葫芦子药,也不理他。原来李平山在那里得命思财,又是害怕,又是可惜,又是后悔,又是伤心。害怕者,方才那个样儿见金公,他要翻起脸来,我将何言答对?不定闹出什么事来!

  幸而还好,他竟会善为我辞焉。可惜者,难得这样好机会,而且当面见了应许带我上任,我这一去,焉知发多少财?不定弄到什么田地。至没能耐,也可以捐个从九品、未入流。后悔者,姨奶奶打发人来,我不该就去。何妨写个字儿回复他,俟我到了那边船上,慢慢地觑便再会佳期;即不然,就应他明日晚上也好。我到底到了他那边船上,有何不可的呢?偏偏的一时性急,按撩不住,如今闹得这个样儿,可怎么好呢?伤心者,细想巧娘的模样儿,恩情儿,只落得溺于水中,果于鱼腹,生生儿一朵鲜花被我糟蹋了,岂不令人伤心么?想到此,不由地又落下泪来。蒋爷晾完了衣服,在床上坐下,见他这番光景,明知故问道:“先生为着何事伤心呢?”平山道:“我有我的心事,难以告诉别人。我问蒋兄,到湘阴县什么公干?”蒋爷道:“原先说过,我到湘阴县找个相知的先生,为何忘了呢?”

  平山道:“我此时精神恍惚,都记不得了。蒋兄既到湘阴县找相知,我也到湘阴找个相知。”蒋爷道:“先生昨晚不是说跟了金太守上任么?为何又上湘阴呢?”平山道:“蒋兄为何先生、先生称起来呢?你我还是弟兄,不要见外的。我对你说,他那里人,我看着有些不相宜。所以昨晚上我又见了金主管,叫他告诉太守,回复了他,我不去了。”蒋爷暗笑道:“好小子!他还和我撇大腔儿呢。似他这样反复小人,真正可杀不可留的。”复又说道:“如此说来,这船价怎么样呢?”平山道:“自然是公摊的了。”蒋爷道:“很好。我这才放了心了。天已不早了,咱们歇息歇息罢。”平山道:“蒋兄只管睡,我略略坐坐,也就睡了。”蒋爷说了一声:“有罪了。”放倒头,不多时竟自睡去。平山坐了多时,躺在床上,哪里睡得着,翻来复去整整地一夜不曾合眼。后来又听见官船上鸣锣开船,心里更觉难受。蒋爷也就惊醒,即唤船家收拾收拾,这里也就开船了。

  这一日,平山在船上嗨声叹气,无精打彩,也不吃不喝,只是呆了地一般。到了日暮之际,翁大等将船藏在芦苇深处。

  蒋爷夸道:“好所在,这才避风呢。”翁大等不觉暗笑。平山道:“我昨夜不曾合眼,今日有些困倦。我要先睡了。”蒋爷道:“尊兄就请安置罢,包管今夜睡得安稳了。”平山也不答言,竟自放倒头睡了。蒋平暗道:“按理应当救他。奈因他这样行为,无故地置巧娘于死地;我要救了他,叫巧娘也含冤于地下。莫若叫翁家弟兄把他杀了,与巧娘报仇。我再杀了翁家弟兄,与他报仇,岂不两全其美么?”

  正在思索,只听翁大道:“兄弟,你了?我了?”翁二道:“有甚要紧?两个脓包,不管谁了,都使得。”蒋平暗道:“好了,来咧。”他便悄地出来,趴伏在舱房之上。见有一物,风吹摆动,原来是根竹杆,上面晾着件棉袄。蒋爷慢慢地抽下来,拢在怀内,往下偷瞧。见翁二持刀进舱,翁大也持刀把守舱门。忽听舱内竹床一阵乱响,蒋爷已知平山了结了。他却一长身将棉袄一抖,照着翁大头上放下来。翁大出其不意,不知何物,连忙一路混撕,也是活该,偏偏地将头裹住。蒋爷挺身下来,夺刀在手。翁大刚然露出头来,已着了利刃。蒋爷复又一刀,翁大栽下水去。翁二尚在舱内找寻瘦人,听得舱门外有响动,连忙回身出来,说:“大哥,那瘦蛮子不见了。”话未说完,蒋爷道:“我在这里。”哧,就将刀一颤,正戳在翁二咽喉之上。翁二嗳哟了一声,就两手一扎煞,一半截在舱内,一半截在舱外。蒋爷哈腰将发绺一揪,拉到船头一看,谁知翁二不禁戳,一下儿就死了。蒋爷将手一松,放在船头。便进舱内将灯剔亮,见平山扎手舞脚于竹床之上。蒋平暗暗地叹息了一番,便将平山的箱笼拧开,仔细搜寻,却有白银一百六十两。

  蒋平道声“惭愧”,叫道:“平山呀,平山。这银子我却不是白使了你的,我到底给你报了仇了。你也应当谢我!”说罢,将银放在兜肚之内。算来蒋爷颇不折本,艾虎拿了他的一百两,他如今得了一百六十两,再加上雷震赠了二十两,利外利,倒多了八十两。这才算是好利息呢。

  且说蒋爷从新将灯照了,通身并无血迹。他又将雷老儿给做的大衫折叠了,又把自己的湿衣(也早干了)折好,将平山的包袱拿过来,拣可用的打了包裹,收拾停当,出舱,用篙撑起船来。出了芦苇深处,奔至岸边,连忙提了包裹,套上大衫,一脚踏定泊岸,这一脚往后尽力一蹬,只见那船哧地滴溜一声,离岸有数步多远,飘飘荡荡,顺着水面去了。

  蒋爷迈开大步,竟奔大路而行。此时,天光已亮,忽然刮起风来,扬土飞沙难睁二目。又搭着蒋爷一夜不曾合眼,也觉得乏了,便要找个去处歇息歇息。又无村庄,见前面有片树林,及至赶到跟前一看,原来是座坟头,院墙有倒塌之处。蒋爷心内想着:“进了围墙可以避风。”刚刚转过来,往里一望,只见有个小童,面黄肌瘦,满脸泪痕,正在那小树上拴套儿呢。

  蒋平看了,嚷道:“你是谁家小厮,跑到我坟地里上吊来?这还了得吗!”那小童道:“我是小童,可怕什么呢?”蒋爷听了,不觉好笑道:“你是小童,原不怕。要是小童上吊,也就可怕了。”小童道:“若是这么说,我可上那树上死去才好呢?”说罢,将丝绦解下,转身要走。蒋平道:“那小童,你不要走。”小童道:“你这茔地不叫上吊,你又叫我做什么?”

  蒋爷道:“你转身来,我有话问你。你小小年纪,为何寻自尽?来,来,来,在这边墙根之上,说与我听。”小童道:“我皆因活不得了,我才寻死呀。你要问,我告诉你。若是当死,你把这棵树让给我,我好上吊。”蒋爷道:“就是这等。你且说来我听。”

  小童未语,先就落下泪来,把已往情由滔滔不断述了一遍。

  说罢大哭。蒋爷听了,暗道:“看他小小年纪,倒是个有志气的。”便道:“你原来如此,我如今赠你盘费,你还死做什么呢?你有了盘费,还死不死呢?”小童道:“若有了盘费,我还死?我就不死了。真个的我这小命儿是盐换来的吗?”蒋爷回手在兜肚内摸出两个锞子,道:“这些,可以够了么?”小童道:“足以够了,只有使不了的。”连忙接过来,趴在地下磕头,道:“多谢恩公搭救,望乞留下姓名。”蒋平道:“你不要多问,急早快赴长沙要紧。”小童去后,蒋爷竟奔卧虎沟去了。不知小童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