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古典名著 >> 中国古代侠义小说
第八十回 假作工御河挖泥土 认方向高树捉猴狲

  话说智爷正向众人讨钱,有人向他说话,乃是个工头。此人姓王,行大。因前日他曾见过有逃难的小车,恰好做活的人不够用,抓一个是一个,便对智爷道:“伙计,你姓什么?”

  智爷道:“俺姓王,行二。你老贵姓?”王大道:“好,咱们是当家子,我也姓王。有一句话对你说,如今紫禁城内挖御河,我瞧你这个样儿怪可怜的,何不跟了我去做活呢?一天三顿饭,额外还有六十钱。有一天,算一天。你愿意不愿意?”

  智爷心中暗喜,尚未答言,只见裴福过来道:“敢则好,什么钱不钱的,只要叫俺的儿吃饱了就完了。”王大把裴福瞧了瞧,问智爷道:“这是谁?”智爷道:“俺爹。”王大道:“算了罢,算了罢。你不用说了,我的怯哥哥。”对着裴福道:“告诉你,皇上家不使白头工,这六十钱必是有的。你若愿意,叫你儿子去。”智爷道:“爹呀,你老怎么样呢?”裴福道:“你只管干你的去,身去口去,俺与小孙女哀求哀求,也就够吃的了。”

  王大道:“你只管放心,大约你吃饱了,把那六十钱拿回来,买点子饽饽、饼子,也就够他们爷儿俩吃的了。”智爷道:“就是这么着。咱就走。”王大便带了他,奔紫禁城而来。

  一路上,这些做工的人欺负他是怯坎儿,这个叫:“王第二的!”智爷道:“怎么?”这个说:“你替我扛着这六把锹。”

  智爷道:“使得。”接过来,扛在肩头。那个叫:“王第二十的!”

  智爷道:“怎么?”那个说:“你替我扛着这五把镢头。”智爷道:“使得。”接过来也扛在肩头。大家捉呆子,你也叫扛,我也叫扛,不多时,智爷的两肩头犹如铁锨镢头山一般。王大猛然回头一看,发话道:“你们这是怎么说呢?我好容易找了个人来,你们就欺负。赶到明儿你们挤跑了他,这图什么呢?也没见王第二十的,你这么傻。这堆的把脑袋都夹起来了。这是什么样儿呢?”智爷道:“扛扛罢咧,怕怎的。”说的众人都笑了,才各自把各自的家伙拿去。

  一时来到紫禁门,王头儿递了腰牌,注了人数,按名点进。到了御河,大家按档儿做活。智爷拿了一把铁锹,撮的比人多,掷的比人远,而且又快。旁边做活的道:“王第二十的!”

  智爷道:“什么?”旁边人道:“你这活计不是这么做。”智爷道:“怎么?挖的浅咧?做的慢咧?”旁边人道:“这还浅?你一锹,我两锹也不能那样深。你瞧你挖了多大一片,我才挖了这一点儿。俗语说的:‘皇上家的工,慢慢儿的蹭。’你要这么做,还能吃得长么?”智爷道:“做的慢了,他们给饭吃吗?”旁边人道:“都是一样慢了,他能不给谁吃呢?”智爷道:“既是这样,俺就慢慢的。”旁边人道:“是了。来罢,你先帮着我撮撮啵。”智爷道:“俺就替你撮撮。”哈下腰,替那人正撮时,只见王头儿叫道:“王第二十的!”智爷道:“怎么?”王大道:“上来罢,吃饭了。你难道没听见梆子响吗?”

  智爷道:“没大理会。怎么刚做活就吃饭咧?”王大道:“我告诉你,每逢梆子响,是吃饭;若吃完了,一筛锣,就该做活了。天天如此,顿顿如此。”智爷道:“是了,俺知道了。”

  王大带到吃饭的所在,叫他拿碗盛饭。智爷果然盛了饭,大口小口的吃了个喷鼻儿香。细想,智爷他乃公子出身,如何吃过这样的粗粝淡饭,做过这样的辛苦活计?只因他为了忠臣义士乔装至此,也就说不得了。再者,有造化之人,自有另外的福气。虽然是粗粝淡饭,他吃着也如同珍馐美味。

  王大在旁见他尽吃空饭,便告诉他道:“王第二十的,你怎么不吃咸菜呢?”智爷道:“怎么还吃那行行儿,不刨工钱啦?”王大道:“你只管吃,那不是买的。”智爷道:“俺不知道呢。敢则也是白吃的。哼!有咸菜吃得更香。”一天三顿,皆是如此。

  到晚散工时,王头儿在紫禁门按名点数出来,一人给钱一份。智化随着众人回到黄亭子,拿着六十钱见了裴福道:“爹呀,俺回来了。给你这个,短三天就是二百钱。”裴福道:“吃了三顿饭,还得钱,真是造化咧。”王头儿道:“明早我还从此过,你仍跟了我去。”智爷道:“是咧。”裴福道:“叫你老分心,你老行好得好罢。”王头道:“好说,好说。”回身去了。智爷又问道:“今日如何乞讨?”裴福告诉他:“今日比昨日容易多了。见你不在跟前,都可怜我们,施舍得多。”彼此欢喜。到了无人之时,又悄悄计议说:“这一做工,倒合了机会。只要探明了四执库,便可动手了。”

  一宿晚景已过。到了次日,又随着进内做活。到了吃晌饭时,吃完了,略略歇息。只听人声一阵一阵的喧哗。智化不知为着何事,左右留神。只见那边有一群人,都仰面望上观瞧。

  智爷也凑了过去,仰面一看,原来树上有个小猴儿,项带锁链,在树上跳跃。又见有两个内相公公,急得只是搓手道:“可怎么好?算了罢,不用只是笑了。你们只顾大声小气的嚷,嚷得里头听见了,叫咱家担不是,叫主子瞧见了,那才是个大乱儿呢。这可怎么好呢?”智爷瞧着,不由地顺口儿说道:“那值吗,上去就拿下来了。”内相听了,刚要说话,只见王头道:“王第二十的,你别呀。你就只做你的活就完咧,多管什么闲事呢!你上去万一拿跑了呢。再者倘或摔了哪里呢,全不是玩的。”刚说至此,只听内相道:“王头儿,你也别呀。咱家待你洒好儿的。这个伙计他既说能上去拿下来,这有什么呢,难道咱家还难为他不成?你要是这么着,你这头儿也就提防着罢。”王头儿道:“老爷别怪我。我惟恐他不能拿下来,那时拿跑了,倒耽误事。”内相道:“跑了就跑了,也不与你相干。”

  王头儿道:“是了,老爷。你老只管支使他罢,我不管了。”

  内相对智化道:“伙计,咱家托付你,上树给咱家拿下来罢。”

  智爷道:“俺不会上树呀。”内相回头对王头儿道:“如何?全是你闹的,他果然不会上树咧!今晚上散工时,你这些家伙别想拿出去咧。”王头儿听了着急,连忙对智爷道:“王第二十的,你能上树你上去给他老拿拿罢。不然晚上我的铁锹、镢头不定丢多少,我怎么交得下去呢?”智爷道:“俺先说下,上去不定拿得住拿不住,你老不要见怪。”内相说:“你只管上去,跑了也不怪你。”

  智爷原因挖河,光着脚儿穿着双大曳拔趿鞋。来到树下,将趿鞋脱下,光着脚儿,双手一搂树本,把两腿一拳,“哧”、“哧”、“哧”,犹如上面的猴子一般。谁知树上的猴子见有人上来,它连蹿带跳已到树梢之上。智爷且不管他,找了个大杈桠坐下,明是歇息,却暗暗地四下里看了方向。众人不知用意,却说道:“这可难拿了。那猴儿蹲的树枝儿多细儿,如何禁得住人呢?”王头儿捏着两把汗,又怕拿不住猴儿,又怕王第二十的有失闪,连忙拦说:“众位瞧就是了,莫乱说。越说他在上头越不得劲儿。”拦之再三,众人方压静了。智爷在上面见猴子蹲在树梢,他却端详,见有个斜槎桠,他便奔到斜枝上面。那树枝儿连身子乱晃,众人下面瞧着,个个耽惊。只见智爷喘息了喘息,等树枝儿稳住,他将脚丫儿慢慢一抬,够着搭拉的锁链儿,将指头一扎煞,拢住锁链。又把头上的毡帽摘下来,做个兜儿。脚指一拳,往下一沉,猴子在上面蹲不住,“咭遛”“咭遛”一阵乱叫,掉将下来。他把毡帽一接,猴儿正掉在毡帽里面。连忙将毡帽沿儿一折,就用锁链捆好,衔在口内,两手倒把顺流而下,毫不费力。众人无不喝彩。

  智爷将猴儿交与内相。内相眉开眼笑道:“叫你受乏了。你贵姓呀?”智爷道:“俺姓王,行二。”内相回手在兜肚内掏出两个一两重的小元宝儿,递与智爷道:“给你这个,你别嫌轻,喝碗茶罢。”智爷接过来一看,道:“这是吗行行儿?”

  王头道:“这是银锞儿。”智爷道:“要他干吗耶?”王头儿道:“这个换得出钱来。”智爷道:“怎么,这铅块块儿也换的出钱来?”内相听了笑道:“真是怯条子。那不是铅,是银子,那值好几吊钱呢。”又对王头儿道:咱家看他真诚实,明日头儿给他找个轻松档儿,咱家还要单敬你一杯呢。”王头儿道:““老爷吩咐,小人焉敢不遵,何用赏酒呢。”内相道:“说给你酒喝,咱家再不撒谎。你可不许分他的。”王头道:“小人不至于那么下作。他登高爬梯,耽惊受怕的得的赏,小人也忍得分他的?”内相点了点头,抱着猴子去了。这里众人仍然做活。

  到了散工,王头同他到了黄亭子,把得银之事对裴福说了。裴福欢天喜地,千恩万谢。智化又装傻道:“爹呀,咱有了银子咧,治他二亩地,盖他几间房子,买他两只牛咧。”王头儿忙拦住道:“够了,够了。算了罢!你这二两来的银子,干不了这些事怎么好呢?没见过世面。治二亩地、几间房子,还要买牛咧、买驴的,统共拢儿够买个草驴旦子的。尽搅么!明日我还是一早来找你。”智爷道:“是了,俺在这里恭候。”

  王头道:“是不是,刚吃了两天饱饭,有了二两银子的家当儿,立刻就撇起京腔来了。你又恭候咧!”说笑着就去了。

  到了次日,一同进城。智爷仍然拿了铁锹,要做活去。王头道:“王第二十的,你且搁下那个。”智爷道:“怎么,你不叫俺弄了?”王头道:“这是什么话,谁不叫你弄了?连前儿个,我吃了你两三个乌涂的了。你这里来看堆儿罢。”智爷道:“俺看着这个不做活,也给饭吃耶?”王头道:“照旧吃饭,仍然给钱。”智爷道:“这倒好了,恁吗儿不干,吃饱了竟墩膘,还给钱儿。这倒是钟鼓楼上雀儿,成了乐鸽子了。”王头道:“是不是,又闹起怯燕儿孤来了。我告诉你说,这是轻松档儿,省得内相老爷来了……”刚说至此,只见他又悄悄地道:“来了,来了。”早见那边来的恰是昨日的小内相,捧着一个金丝累就、上面嵌着宝石蟠桃式的小盒子,笑嘻嘻地道:“王老二,你来了吗?”智爷道:“早就来了。”内相道:“今日什么档儿?”智爷道:“叫俺看看堆儿。”内相道:“这就是了。我们老爷怕你还做活,一来叫我瞧瞧,二来给你送点心,你尝尝。”智爷接过盒子道,“这挺硬的,怎么吃耶?”内相哈哈笑道:“你真呕人!你到底打开呀,谁叫你吃盒子呢?”智爷方打开盒子,见里面皆是细巧炸食。拿起来掂了掂,又闻了闻,仍然放在盒内,动也不动,将盒盖儿盖上。内相道:“你为什么不吃呢?”智爷道:“咱有爹,这样好东西,俺拿回去给咱爹吃去。”内相此时听了,笑着点头儿道:“咱爹不咱爹的,倒不挑你。你是好的,倒有孝心。既是这样,连盒子先搁着,少时咱家再来取。”

  到了午间,只见昨日丢猴儿的内相带着送吃食的小内相,二人一同前来。王头看见,连忙迎上来。内相道:“王头儿,难为你。咱家听说你叫王第二十的看堆儿,很好。来,给你这个。”王头儿接来一看,也是两个小元宝儿。王头儿道:“这有什么呢,又叫老爷费心。”连忙谢了。内相道:“什么话呢,说给你喝,焉有空口说白话的呢。王第二十的呢?”王头儿道:“他在那里看堆儿呢。”连忙叫道:“王第二十的!”智爷道:“做吗耶?我这里看堆儿呢。”王头儿道:“你这里来罢。那些东西不用看着,丢不了。”智爷过来。内相道:“听说你很有孝心。早起那个盒子呢?”智爷道:“在那里放着没动呢。”

  内相道:“你拿来跟了我去。”

  智爷到那里拿了盒子,随着内相到了金水桥上。只听内相道:“咱家姓张。见你洒好的,咱家给你装了一匣子小炸食,你拿回去给你爹吃。你把盒子里的吃了罢。”小内相打开盒子,叫他拿衣襟兜着吃。智爷一边吃,一边说道:“好个大庙!盖的虽好,就只门口儿短个戏台。”内相听了,笑得前仰后合道:“你呀,怯的都不怯了。难道你在乡下,就没听见说过皇宫内院吗?竟会拿着这个当大庙。要是大庙,岂止短戏台,难道门口儿就不立旗杆吗?”智爷道:“那边不是旗杆吗?”内相笑道:“那是忠烈祠和双义祠的旗杆。”智爷道:“这个大殿呢?”

  内相道:“那是修文殿。”智爷道:“那后稿阁呢?”内相笑道:“什么后稿阁呢,那是耀武楼。”智爷道:“那边又是吗去处呢?”内相道:“我告诉你,那边是宝藏库,这是四执库。”

  智爷道:“这是四直库?”内相说:“哦。”智爷道:“俺瞧着这房子,全是盖的四直呀,并无有歪的呀。怎么单说他四直呢?”内相笑道:“那是库的名儿,不是盖的四直。你瞧,那边是缎匹库,这边是筹备库。”智爷暗暗将方向记明,又故意地说道:“这些房子盖的虽好,就只短了一样儿。”内相道:“短什么?”智爷道:“各房上全没有烟筒,是不是?”内相听了,笑了个不了,道:“你真呕死人,笑得我肚肠子都断了。你快拿了匣子去罢,咱家也要进宫去了。”智爷见内相去后,他细细地端详了一番,方携了匣子回来。

  到了晚间散工,来至黄亭子,见了裴福,又是欢喜,又是担惊。乃至天交二鼓,智爷扎缚停当,带了百宝囊,别了裴福,一直竟奔内苑而来。不知后文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